关灯
护眼
字体:
V563 成者王,败者寇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潜龙殿

    “皇上,这是郡主刚派人送来的消息。”

    “给朕拿过来。”撒网的时候宣帝没觉得紧张,倒是越临近收网他这心里就越是不安,这倒不是他舍得谁,要放过谁,而是就怕哪里出一点差错,他的谋求就得又往后无限期的延迟。

    等了那么多年,不说终于有机会将庞氏一族连根拔起,至少将深埋在后宫之中的庞皇后除掉,先行收一点利息也是好的。

    “皇上,郡主已经开始行动,这个时候传消息进来可是需要皇上的帮助?”张公公为人圆滑是圆滑,个人的小心思也不少,但他对宣帝绝对是忠心不二的,否则宣帝亦不会容得下他。

    遂,整个计划里面,除了寒王是假死一事张公公不知情以外,其他的张公公都或多或少的知道一些。

    即便张公公知晓其中内情这般多,可他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更知道谁才是他真正的主子,他唯一效忠的人到底是谁。

    宣帝是个难得的明君,他待张公公亦是很好,可以说换了别的帝王,张公公得不到这些,那些人更会因为他曾是伺候宣帝的而容不下他,想方设法都要弄死他。

    可如若继宣帝之后,登上皇位的是寒王,那么别的不说至少张公公的后半辈子是无忧的,哪怕他只是一个无根的飘浮之人,也能有人替他顶立香火。

    如此,张公公的立场与选择就显而易见了。

    “那丫头真需要帮忙的话可不会这么客气。”宣帝手里握着宓妃亲笔所书的短短数语,目光幽幽的掠过张公公的脸,嘴角那是不甘心的撇了撇。

    哎,那么精明又能力出众的丫头,怎么就不是他家的呢?

    这也就算了,本来宣帝的心里就够怨气十足的了,每每再想起温老爹在他面前炫耀自己宝贝闺女那得瑟的神情,宣帝就更加的郁促了。

    “那郡主她这是要提醒皇上什么?”眨了眨眼,张公公提着小心肝,全当没看见宣帝的目光,自顾自的说道。

    “那丫头问朕要先斩后奏的自主权呢。”

    “呃…”张公公瞪大双眼呆了呆,而后就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她就是吃定了朕会同意,分分钟将朕拿捏得死死的,简直叫朕对她又爱又恨,偏还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是别人这样威胁他,宣帝必然是恼,是怒的。

    即便眼下找不到收拾惩戒的机会,往后有了机会也肯定要狠狠的讨要收拾回来。

    偏生那个对象换成是宓妃,宣帝表示即便就是被威胁了,他对她也是恼不起来,怒不起来。

    “郡主素来不喜约束,行事随心所欲的,讨厌那些个条条框框,可郡主是个知晓分寸的,她晓得皇上疼她,就算提出什么要求也绝对是在皇上的许可范围之内。”

    “哼,那丫头给你什么好处了,你竟这般的了解她?”在陌殇插手之后,宓妃原没想淌这浑水却硬是被宣帝挖了一个坑给拖下了水,要说宣帝在这事儿上还有那么一丢丢心虚的。

    故而,就如张公公说的那样,依照宓妃的性格确是会向他提条件,提要求,但她提出的条件跟要求都不会太过份,绝对不会超出他的原则以及他的承受能力之外。

    毕竟以宓妃的脾性,她是不屑做某些事情的。

    “回皇上的话,郡主她可不就是给奴才好处了,这个好处可是金山银山都不能衡量的。”他是近身伺候宣帝的总管太监,天天贴身伺候着宣帝,难免就会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他可是个很多人都争相要拉拢之人。

    故,张公公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身处他这样的位置很多时候不能太过干净,因此,圆滑的张公公难免就会收些好处,这事儿宣帝是知情的,只要张公公没有违背原则,他也不介意通过张公公的嘴透露一些消息出去。

    “行了,跟那丫头接触的机会多了,小德子这张嘴也变得越发的贫了。”到底张公公是宣帝一路看着的人,他对他忠心与否,宣帝心中自有一杆称去衡量。

    那些意图用金钱收卖张公公的,哪怕是真从张公公嘴里探听到些什么,也不过都是些宣帝想要让他们知晓的,是以张公公会透露消息出去,无一例外不是对宣帝无害的。

    宓妃能入张公公的眼,又得了张公公的几分真心,除了张公公自己瞧人的眼光很独到之外,也是他从宣帝对待宓妃的态度上瞧出一些端倪的。

    更何况宓妃要算计谁的话,采用的手段就是我光明正大的算计你,压根不屑背后玩阴招,她的脾性就是在皇上跟前也没有收敛半分。

    那所谓金山银山都不能衡量,不能相换的好处,宣帝是个明白人,转念一想就明白了。

    “是是是,皇上教训得是,往后郡主进宫,奴才肯定躲远一点。”

    “朕懒得跟你瞎扯,你且亲自走一趟,将朕的口谕传达给宓妃丫头派来的人,就说她信上所说,朕全都准了。”

    “是,奴才遵旨。”

    “快去快回,宓妃丫头跟阿殇那小子都行动起来了,朕也不能坐着了。”

    “是,皇上。”

    回完话张公公也顾不上合不合规矩,转身小跑着就离开了,看得他身后的宣帝愣了愣,旋即眉头也扬了扬,心下不禁有些好笑。

    “烈震。”

    “属下在。”

    “可有寒王殿下那边的消息传过来?”昨天宣帝有收到宓妃传来的密信,信中宓妃提及寒王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原定他将在除夕夜出场的计划怕是会有所改动,遂,宓妃提前告知他一声,也好让宣帝做一下准备。

    寒王是他的儿子,这些年来就算寒王与他这个父皇并不亲近,可对于自己的儿子宣帝岂有不了解的道理,之前放手将一切都交给陌殇跟宓妃去做,那是因为他知道他的身体没好负担不了,一旦出了事他可就辜负了所有人为他付出的心血与精力。

    眼下既然他的身体已经彻底恢复,无论如何宣帝知晓他定会站出来的。

    不是只有他才想为自己的妻子报仇,若非为了顾全大局,寒王又何尝不想替他的母后报仇。

    如今报仇的机会就摆在眼前,寒王只会想着如何手刃仇人,而并非退居幕后。

    “回禀皇上,属下确有收到寒王殿下传来的消息。”

    “快些拿给朕看看,若是他有什么行动,朕也好配合他。”墨寒羽体内的剧毒被宓妃解了,那颗一直压在宣帝心中的石头就算落了地,他心中的储君人选便也板上钉钉,丝毫不用再有所犹豫。

    这就好比朝中众臣心中所想一样,他们其实心里都明白究竟谁才是明正言顺的储君,可就因为寒王身中剧毒,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是以即便他们有心想要站在寒王一边,却也难免心生不安跟犹豫。

    眼下寒王不可为储君的致命缺点已无,宣帝有理由相信,只要寒王站出来,废太子之后寒王就是实至明归的储君人选。

    且不说寒王是宣帝心中最满意的储君人选,就凭着宣帝手中还握有的那道先帝爷遗旨,文武百官也不得不接受寒王为储君的事实。

    “烈震,你让烈火亲自跑一趟梨花小筑,让他代传朕的口谕给寒王,一切皆按照他信中所说的行事,朕将会是他最为坚实的后盾。”

    “皇上请放心,烈火一直隐身藏在暗处,由他去传递消息不会引起任何怀疑的。”

    “在未曾取得最后的胜利之前,朕也不能大意轻心。”由寒王继承大统那是众望所归,民心所向,连带给他废后都提供了便利,宣帝万万不会在此时手软。

    “属下会告诉烈火,让他再三小心谨慎的。”

    “嗯,快些去办吧。”

    “是。”

    烈震前脚刚刚离开,张公公后脚就跑了回来向宣帝复命,喘着气尖细的嗓音份外有些刺耳,“回禀皇上,郡主身边的侍女红袖代传郡主的话,说是多谢皇上的信任,她定不辜负皇上的期待。”

    话落,张公公小心翼翼的抬头瞅了几眼宣帝的表情,却见宣帝拧着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道:“那丫头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朕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有郡主替皇上分忧,皇上也少劳神操心些,奴才瞧着可是心中高兴。”

    “嗯,你这张嘴倒是很会讨巧。”

    “跟在郡主身边学了一点子皮毛,能逗皇上一笑那是奴才的荣幸。”

    “哈哈哈…”宣帝笑过之后从椅子上起了身,他抬头眺望远方片刻,而后冷声道:“撒下的鱼饵足够多了,今夜朕誓必要将那条鱼给钓起来。”

    这一天他等得太久,以至于当这一天来临之时,宣帝不禁都有些迷惑。

    这,究竟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

    “几方同时出手,皇上定会如意的。”纵使庞皇后有通天之能,遇上存了心要拉她下马的三个在金凤国最为有权利的人,只怕也是插翅难飞的吧!

    回想庞皇后做下的一件件恶事,尤其是她对韩皇后做下的恶事,张公公不知午夜梦回之时,庞皇后会不会自噩梦中惊醒,从而后悔自己那般狠毒。

    “摆驾坤宁宫。”

    华儿你且看着,朕终会将害了你的人,一个接着一个送到地下去陪你,让她们在你的跟前忏悔。

    “皇上起驾坤宁宫。”

    ……

    百年前,江湖上有一最庞大的邪教,名唤幽莲教。

    幽莲教的第一任教主是个容貌美艳,妩媚妖娆的女子,被誉为江湖第一美人儿,人称莲姬。

    相传莲姬原是出身于江湖上的武林世家,有一与她家势相当同为武林世家年轻一辈佼佼者的青梅竹马未婚夫,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习武,彼此之间的感情很好,也相当的深厚。

    莲姬天生就是一个习武的奇才,年方十四就被她的祖父定为家族继承人重点培养,修习唯有历代家主方能习得的武学秘笈。

    莲姬从小到大性格都非常的强势且霸道,她亦从不觉得她比男儿逊色,也唯有在她的未婚夫面前才有温柔婉约的一面。

    如若在他们年满十六之后,未曾离开各自的家族外出历练,或许他们会一直就那么相伴下去,直至成婚生子。

    在外出历练之前,莲姬的未婚夫也没有遇到那个让他一见便钟情的女子之时,他以为他对莲姬的感情就是爱情。

    直到他生命中的他所认为最重要最不可或缺的那个女子出现之后,莲姬的未婚夫方才醒悟,原来他对莲姬的喜欢与纵容从来都不是爱情,他只当莲姬是妹妹。

    没有对比就没有真相,如果他没有遇到他所钟爱的女子,那么兴许他就会跟莲姬成婚。

    然而,这个世上没有如果。

    意识到自己不能娶莲姬为妻,他定要与自己心爱的女子结成连理,遂,不等历练结束他便带着那个女子回了家族欲向父母禀明他的心意,力求在不损害两家世交之情的基础上退掉婚事。

    可当时完全沉浸在爱情中的他,完全没有想到莲姬是个多么骄傲且性格强势的女人。

    无疑莲姬是深爱着她未婚夫的,因此,当她被她的父亲急召回家族,她的未婚夫一脸歉意向她提出退婚之时,高傲如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死缠烂打。

    在莲姬看来,她跟她的未婚夫十六年来不说朝夕相处,却也两小无猜长到这么大的,那么多年里面她的未婚夫都没有对她说,他们之间不是爱情,而是兄妹之情。

    历练归来,他竟带回一个女人,在她面前说那个女人才是他的真爱,而他只当她是妹妹。

    呵呵…笑话,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可她笑不出来。

    那一天莲姬并没有让她的未婚夫等多久,既没撒泼的不允诺退婚,亦没有对她的未婚夫多作纠缠,而满心都是对莲姬愧疚不已的男人,自然更不能对莲姬提出过多的要求。

    她沉默,他也跟着沉默。

    没过一会儿莲姬就告诉她的未婚夫,他要跟那个女人成婚可以,不过却必须等到两年之后,到时她会亲自上门去退婚。

    本就觉得理亏的男人跟他的家族,对此哪里还能有意见,只当莲姬需要两年的时间来平复心情,他们也能理解便就此离开了。

    一年半时间转瞬即逝,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面莲姬哪里都没有去,她寻了一处地方闭了死关,待得武功大成方才出关。

    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情,莲姬就是调查她那未婚夫跟那个女人,竟发现他们连承诺她的区区两年都等不了,而是早滚在一起还有了孽种。

    这对莲姬来说莫过于奇耻大辱,也不怪她回到家族就有消息传到她的耳朵里,说是她的未婚夫亲自登门了好几次,目的都是为退婚而来。

    那个女人怀了他的孽种,他自是想早日迎娶那个女人进门,但在此之前却必须得先与她退婚,否则不只是他,就连他的家族都要沦为整个武林的笑柄。

    探听到这些莲姬表现得也很冷静,她让她的父母转告她的未婚夫,她此时正是练功的关键时刻尚不能出关,他若实在等不及可以先与那个女子成婚,但条件是不能大宴宾客。

    那家的长辈也不希望自己的孙子或是孙女顶着私生的名头出生,想了想也就同意了莲姬的要求,让他的儿子跟那个女人同婚,府外一点办喜事的气氛都没有,府内却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就在他们成婚的那一日,莲姬身着一袭血色的长裙出现在她的未婚夫家,因为整个婚礼没有宾客,有的不过是他们自己的家人,这倒方便了莲姬一网打尽。

    莲姬提出两年之期就是一直在给她的未婚夫机会,可那男人非但不知悔改还再次伤她,属于她莲姬的男人居然胆敢背叛她,还带着另外一个女人到她面前示威挑衅,这样的侮辱莲姬怎忍受得了。

    是以因爱而生恨的莲姬,就在她未婚夫与那个女人成婚的那一天,以一己之力屠尽了她未婚夫满门。

    她杀人的手段极其凶残,整座山庄里面几乎找不出一具完整的尸体,尤其是她未婚夫跟那个女人的尸体,简直分不清哪里是哪里。

    起初,莲姬只是废了她未婚夫家所有主子们的武功,留着他们一口气,就是要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背叛她究竟该落得怎样的下场。

    就这样莲姬当着她未婚夫的面,一刀一刀削着那个他心爱女人的肉,听着她一声声的惨叫觉得心中特别的畅快,她曾经的痛,定要百倍千倍偿还给他们。

    他们成婚之时,那个女人已经挺着六个月大肚子了,莲姬看着她是愤怒的,因此,她丝毫不顾她未婚夫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愣是当着他们的面将那个女人的肚子生生剖开,将她肚子里的孩子扯了出来。

    饶是如此莲姬也没有让那个女人,她无比愤怒的问道:“背叛我的滋味怎么样?早知今日你又何必当初,你越是心疼这个女人,我就越是让她痛不欲生,这就是你背叛我的下场。”

    直到那一刻,男人才忍不住一遍遍的反问自己,他做的究竟是对还是错。

    他知道他此生欠了莲姬的,却不知会迎来莲姬如此疯狂的报复。

    只因他的一己之私,他令莲姬因爱生恨,变成了一个杀人魔鬼,他所爱的女人因他被一刀刀削肉剔骨,他的儿子尚不足十月被活活从肚子里剖出来,来不及睁眼看一看这个世界就失去了生命。

    他的家族因他被灭,他的祖父祖母,父母叔伯,兄弟姐妹全都因他而受尽折磨而死,他便是万死也难辞其咎。

    可是莲姬将所有人都给杀了,偏偏就是留下他一条命,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以极其残忍的手段灭了林氏一族满门之后,莲姬并没有回她的家,而是拎着半死不活的她的未婚夫去了相对偏远的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是幽莲教的起源地,亦是幽莲教的总部所在,莲姬便是创立幽莲教之人。

    三十年间幽莲教在武林中名头极响,无论名门正派还是歪门邪派都要避其锋芒,不敢与之争锋。那个时候的幽莲教在江湖上可以说是呼风唤雨,无人能出其右。

    然,七十年前幽莲教不知为何突然从江湖上消失了,任凭江湖人术查找多年亦是未果,渐渐的幽莲教就淡出了江湖人的视线。

    宣帝安排由烈锋为首的二十个暗卫武功都是一流的,否则宣帝也不能将他们派到陌殇的身边听从陌殇的调遣。

    要知道陌殇的身边从不缺少能人异士,各路高手更是层出不穷,哪怕就是皇帝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落了面子不是。

    是以,在陌殇的带领之下,一行全部身着黑衣的百人仅以半个时辰就拿下了洪荒山庄,一番查找过后,所谓洪荒山庄的背景也就浮出了水面。

    “啧啧啧…从江湖上消失了足足七十年的幽莲教竟藏身在此,本世子还真好奇姓庞那个女人怎么跟幽莲教扯上关系的。”

    烈锋显然也被这个突然证实的消息惊得一怔,不过他很快就回了神,静待陌殇的下一步指示。

    “从时间上推算,现任的幽莲教教主应当是莲姬的孙子辈,看来想要弄清楚整件事情,唯有通过地下这条密道进坤宁宫向庞皇后询求答案了。”

    站在密道门口,银发紫眸的陌殇周身凝具着冰寒之气,无形中强大的威压真真是令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除了这条密道之外,立即封锁其他所有密道,别说一个人就连一只苍蝇也不许飞出洪荒山庄。”

    “是,世子爷。”

    墨氏皇族的威严是不允许任何人践踏的,此时此刻陌殇倒是希望庞皇后跟幽莲教的教主莫要是那样的关系,否则这可不是废后就能善了的。

    “烈锋,你随本世子一起进入密道,你带来的其他人留守洪荒山庄。”

    “是,世子爷。”烈锋得了陌殇的指示,立马转身出去对带来的暗卫们交待一番,回来便跟随陌殇进了密道。

    ……

    坤宁宫,庞皇后的寝殿底下秘密修建了一个小型的地宫,现任幽莲教教主方霸天就时常住在这地宫之中,唯有这个地方的一个物件儿可以最大程度助他神功大成。

    方霸天不过四十出头,却因修炼邪功让他看起来形似七八十的老者,不但有着一头花白的头发,面容更是跟枯树皮差不多,看起来很是有些吓人。

    当初他会寻到坤宁宫的地底下修建这座地宫,就是为了埋在此地的一颗黑色珠子,若是那珠子能取走,他也不会一连二十多年都窝在同一个地方。

    不过这地方呆着虽是无趣,却对他的修为大为有利,尤其是在方霸天找到庞皇后那么一个有趣的玩具之后。

    有了庞皇后的帮忙,方霸天要起十二到十四岁之间的处子就容易了很多,他练起功来也越发顺利,最后更是连庞皇后都被他拖下水,时不时就会被他狠狠的玩弄一番,当真是有趣至极。

    “本宫若是出了事,你的逍遥日子也就到头了。”咬着牙,庞皇后愤恨的看着丝毫不理会她,当着她的面仍旧顾自玩弄少女的方霸天,整个人都要抓狂了。

    她急得要死,他偏偏还只知享乐。

    他到底知不知道,如果再不把外面那些人解决了,她会被废掉的好吗?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本宫说话。”

    终于伴随着庞皇后失控的低吼,那边大床上的方霸天也完了事,他从床上下来随意捡了件外袍披上,而床上那个赤果果的少女满身青紫,却是早就断了气。

    很快就有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中的人出来清理善后,只见方霸天走到情绪失控的庞皇后身边,干枯的手指轻捏住庞皇后的下巴,声音阴冷的道:“你在威胁本座,嗯?”

    “你…”平日里这个男人会由着庞皇后放肆,可当他真正动怒之时,庞皇后也是不敢触他霉头的,否则她会生不如死。

    “想要本座帮你也成,不过你得拿出诚意。”显然,听着方霸天话里的意思,刚才他并未尽兴。

    “你…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想这些。”庞皇后怒,却是不敢再吼了。

    “呵呵…不要表现得这么不情愿,你得想想如何取悦本座,否则本座很难保证即将替你去办的事情会不会因此而大打折扣。”

    面对方霸天毫不掩饰的要求,庞皇后心中怒极,面上不敢显露分毫。

    “怎么?你不愿意?”

    “没。没有。”

    “很好,尊贵的皇后娘娘,本座可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话到这里庞皇后脸已经很红了,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被撩拨的,可以说庞皇后在床上的百般功夫,那是方霸天一点一点调教出来的,绝对的*蚀骨。

    他便是要这高贵的皇后躺在他的身下,方霸天很是享受这种征服愉悦感。

    不一会儿,房间内气温不断升高,暧昧*气氛节节攀升,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此起彼伏。

    一场男女之间以床为战场的激战就此拉开序幕……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方霸天准备回洪荒山庄解决楚宣王世子跟安平和乐郡主,庞皇后则是简单的收拾一番后出了地宫。

    宣帝至少有三年未曾踏足坤宁宫了,庞皇后自是想不到宣帝会在她的寝殿等着她。

    当她自密室出来,目光迎面撞进宣帝漆黑的瞳孔里,庞皇后的面色瞬间惨白如纸,身体也禁不住瑟瑟发抖。

    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几个大字,完了,完了,真的完了……

    这一刻,她猛地想到成者王,败者寇,她竟以惨败来收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63成者王,败者寇下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