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64 雷霆出击,终是废后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么多年,朕竟是不知皇后的寝殿内居然还藏有此等隐秘的密室。”宣帝的声音轻飘飘的,也没有表露出太多的情绪,听在庞皇后的耳中却如雷霆炸响,耳朵轰鸣似是周遭的所有声音都消失了。

    任凭庞皇后心机深城,手段高超,突然被皇上正面打个正着,她焉能不慌,不乱。

    尤其是在庞皇后刚刚与幽莲教教主方霸天有过两场激烈情事这个前提之下,她的心里就好比有着七八只水桶,七上八下的让她惊惧不已。

    虽然她的身体背叛了宣帝,可在庞皇后的心里,就算她恨她怨宣帝,她最爱的那个男人仍旧是宣帝,猛地这么被自己的丈夫给撞上,真就有种被捉奸在床的耻辱感。

    而事实上,如果宣帝不是就坐在寝殿中等庞皇后,直接选择打开密道走进去,啧啧啧…说不定正好就能看到庞皇后跟方霸天正激烈的翻云覆雨。

    也不怪庞皇后一时反应无能,实是她一没料到宣帝会在这个时候来坤宁宫,二是她怎么也没想明白,宣帝竟然都走进她的寝殿了,地宫之中的摇铃怎就没响,一点讯息都没有给她,否则她无论如何也陷入不了这般屈辱又尴尬的境地。

    “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金安万福。”庞皇后定了定心神,心中波涛汹涌面上却分毫不显,她恭敬的跪在地上向宣帝请安,长长的云袖之下,修剪得圆润的手指甲深深的掐进她的手心里,鲜血随之流出她却并不觉得疼痛,仍旧一副面不改色的模样。

    “嗯?”除了初见庞皇后从密室中走出来那一瞬,宣帝锐利的眸光渐深,随即又暗了暗之后,他轻靠在软榻上神色莫测高深,周身帝王之气凌厉狂霸,令人根本不敢抬头直视他的双眼。

    常言道男人都是有劣根性的,只要是他的女人,那么即便就是他不喜欢的,也万万不能背叛于他,更遑论是替他戴上一顶有颜色的帽子?

    宣帝可不是什么小白,否则他也不能有九个儿子,庞皇后固然在地宫之时简单的收拾过自己,可只要行了那事儿身上难免就会留下痕迹,想不让人发觉还真不容易。

    也该是庞皇后倒霉,在她跟方霸天*之后,每次都是在地宫简单收拾好自己,等回到寝殿才仔细清洗自己的身体消除痕迹,怎料这次刚从密室出来就遇上了宣帝。

    无疑庞皇后是被惊吓到了的,可她就算再怎么害怕跟心虚也万万不能拉扯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然可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皇上驾临坤宁宫臣妾有失远迎,还望皇上恕罪。”从还在潜邸庞皇后为宣帝侧妃之时,庞皇后就在不断的揣摩宣帝的心思,争取可以将韩皇后踩在脚下,她则一步步走进宣帝的心里。

    只可惜任凭她机关算计,各种手段使尽,她都未曾看透过宣帝的心思,每每她觉得近了的时候,缓过神来却发现他还远在天边,遥遥不及。

    宣帝眸光淡淡的看着庞皇后,也没有出声叫庞皇后起来,沉默的气氛下就连空气都是令人窒息的。

    “回回皇上的话,寝殿内的密室臣妾也是一个时辰前才才发现的。”每次与方霸天欢好,那个男人都特别喜欢在她的身上留下深深的青紫痕迹,庞皇后虽有拒绝不许过,却架不住方霸天压根不肯听她的话。

    自知方霸天那条路走不通,又为了避免自己露出马脚被人抓住把柄,庞皇后不得不秘密请了大夫专门替她研制了一种涂了就能消去痕迹的秘药。

    毕竟她乃六宫之主,每日都有嫔妃到坤宁宫向她请安,那些个女人个个都是人精,由不得她不防。

    此刻她就在宣帝的眼皮子底下,又是跪着的姿势,动作稍大一些就会露出胸口的春光,届时可就真真让宣帝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废了她这个皇后。

    “午膳后臣妾的头有些疼,就在嬷嬷跟宫女伺候下回了内殿躺上床准备睡一觉,正睡得迷糊之际,臣妾感到口渴便起身唤人,没曾想就在臣妾挥手胡乱抓扯间,意外将隐藏在床后的密室给给打开了。”说话间庞皇后下意识的紧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这个时候床后的密室可以曝光,她有那个自信就算宣帝亲自下去瞧了,也查不出什么多余的痕迹,唯独她对皇上不忠这件事情绝对不能曝光,否则她纵有九条命也不够皇上杀的。

    听着庞皇后这既合情,又合理的解释,宣帝还是那副喜怒不形于色的模样,只是那修长有力的手指一下接着一下敲击着软榻上的矮几,那声声‘笃笃笃’的声响好似一下下敲在庞皇后的心上,任她演技高超也不免要露出慌乱之色。

    “密室门被意外打开之后,臣妾受惊瞌睡一下就醒了,然后见殿外伺候的宫女们也没听到臣妾的喊声,便没叫她们进来伺候,而是自己因着好奇心独自走了进去。”

    为了把宣帝给骗过去,庞皇后不住在心中一遍遍催眠自己,她没有说谎,她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好似就这样一遍一遍给予自己暗示,她所说的每一句话就都是真的了一样。

    “竟有这样的事。”

    “臣妾不敢欺瞒皇上,臣妾说的也都是真的。”适当的示弱才能换取更多的方便与时机,庞皇后乃个中高手,运用起来也是得心应手。

    “皇后应该不会介意朕去密室中瞧瞧吧!”到了这个时候还将他这堂堂一国之君当成傻子一样的耍,宣帝险些就要压不住胸口奔腾的怒火。

    好一个庞家女,好一个庞皇后,她是将他这个皇帝的尊严死死的践踏在地,那么也就休怪他对她一点情面都不讲。

    “皇上真是折煞臣妾了,不说这皇宫各处是皇上的,就连这天下都是皇上的,有什么地方是皇上去不得的。”面上瞧不出什么来,在这短短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庞皇后应对起宣帝来愣是整个后背都汗湿了,她从未有哪一刻,如此迫切的不希望皇上留下来,最好能赶紧走,走得越快越好。

    然而,上天似是没有听到庞皇后的心声,宣帝没有一点要离开的意思。

    “臣妾因着好奇之心进了密室一次就已经是坏了规矩,原这从里面出来就要第一时间通知皇上,让皇上过来瞧一瞧的。”

    “皇后有心了。”即便宣帝一直都知道庞皇后精于演戏,黑的能说成是白的,死的能说成是活的,却难免也会被她的演技所迷惑,相信她所说都是真的。

    如若宣帝没有接到陌殇的密信,提前知道了所谓的幽莲教,隐藏极深的洪荒山庄,以及那几条从洪荒山庄通向坤宁宫的地道,或许此刻听了庞皇后的话,宣帝还真难对庞皇后起疑。

    毕竟这个女人说得太逼真了,哪怕就是她细微的一个面部表情,都似是散发着令人信服她的魔力。

    “臣妾从密室中出来,发现里面的照明不太亮,地上积了厚厚的灰尘,墙壁上还有不少的蜘蛛网,皇上若要进去可得多带些人手,那里面还挺大的。”

    “皇后所言有理。”闻言,宣帝点了点头,复沉声对外面的张公公吩咐道:“小德子,你到坤宁宫外传朕谕令,立即调动一队二十人一组的御林军进来。”

    “奴才领旨。”

    张公公领命退下之后,宣帝扫了眼仍跪在地上的庞皇后,嗓音低沉暗哑带着丝丝慑人的冷意,“皇后从里面出来模样弄得挺狼狈的,下去梳洗一番再出来吧!”

    “臣妾谢皇上恩典。”

    “动作快一些,朕还等着皇后给朕领路到密室中探一探险,兴许会有点别的什么发现。”

    “臣妾省得了。”

    宣帝移开了目光,冲着庞皇后摆了摆手,示意她赶紧退下,莫在他的跟前晃悠。

    提心吊胆的退到内殿外,庞皇后那颗提到嗓子眼的心可算是暂时落了地,她扬了扬声唤道:“含冬,曼霜,进来伺候本宫沐浴梳洗。”

    饶是庞皇后自己的心腹之人,也是不知她跟方霸天亲密关系的,每次事后清洗身体,庞皇后也不让人近身,含冬她们只能远远的候候着。

    这个时候庞皇后高喊两个宫女进来伺候她沐浴,可不就是要里面的宣帝亲耳听到,反倒是她不叫人进来伺候才更显得她心中有鬼不是。

    坤宁宫占地面积是很大的,庞皇后自然有着隐秘性极好的沐浴场所,待她进去沐浴,便让含冬跟曼霜在外伺候,等她洗好身子擦好药,不出半刻钟的样子,她身上的痕迹就会彻底消失。

    届时,皇上即便心中起了疑,手中也拿不到证据,那她还还有搏一搏的机会。

    “朕来得这般突然,她都能冷静以对,看来她不是底牌充足,就是万分肯定她没有留下任何把柄,朕拿她压根没办法。”想到庞皇后的有恃无恐,宣帝就恨得牙根直痒痒。

    “请皇上恕属下冒犯之罪,刚才为何不拆穿皇后,现在给了她喘息的机会,不知会否节外生枝?”之前那事儿换了哪个男人都会大怒,更何况那个人还是皇上,只怕亲手杀了庞皇后的心都有了。

    只是烈震不明白,皇上为何要放庞皇后一马,让她去沐浴梳洗,岂不将什么痕迹都洗没了。

    “起来吧,朕恕你无罪。”那一刻的愤怒过后,宣帝就冷静了下来。

    自己的女人红杏出了墙,宣帝固然是愤怒的,但他心里的女人从始至终都是韩皇后,其他女人没有一个入得他心,便是跟别的男人睡了,他又有什么可恼的。

    想明白这一点,宣帝对庞皇后就不气亦不恼了,反正她离死也不远,没得人家不痛不痒,反倒他自己气得不行。

    “无论如何今晚她都是跑不了的,朕晓她手段颇多,也知她有办法洗净痕迹,但那又如何,朕既已经盯上了她,还怕她在朕眼皮子底下玩花样不成。”有些地方的痕迹可以用药物遮掩掉,可有个地方只要你做过,短时间之内有经验的嬷嬷都是瞧得出来的。

    宣帝自是不会让宫中嬷嬷去替庞皇后验身,但不代表宣帝不会让太师府的人去给庞皇后验身,是以庞皇后在他动手之前有无遮掩,于宣帝而言并无太多差别。

    他便是不待见庞皇后,却也绝不允许皇室的尊严被践踏至此。

    “你的功夫虽不如烈锋的好,却也是内功深厚的,皇后会武就连朕都瞧出来了,你该不会不知。”宣帝神色莫明的眯了眯眼,语气带着凛冽的杀气。

    “回皇上的话,属下确是瞧出皇后会武,并且皇后的武功很高,怕是比之属下都不差。”

    “让人在外面盯死坤宁宫就好,里面的人全都撤出去,切莫因小失大。”

    “是,皇上。”

    “皇后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朕也不便逼得太紧,仍是让暗处的眼睛盯着皇后,但不要有什么其他的动作,突然将人撤离难免会让她心生警惕。”

    “请皇上放心,他们知晓分寸。”打从发现庞皇后不但会武,且功力还不浅,烈震就对手下的暗卫再三叮嘱过,莫要与庞皇后发生正面冲突,否则折损人手是小,将宣帝暴露出去是大。

    而庞皇后也一直隐藏得极好,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她根本不会动武,一举一动都份外的小心谨慎,便是最得庞皇后信任的王嬷嬷跟吴嬷嬷都不知她会武之事。

    “启禀皇上,二十人小队的御林军到了。”

    “让他们都进来候着。”

    “是,皇上。”张公公在殿外应了声,转身对着身后的御林军交待了几句,这便轻甩着拂尘领着他们走进庞皇后的寝殿。

    殿内宣帝挥手示意烈震隐在暗处护卫他的安全,明处除了御林军之外,又调了两个山字辈的暗卫出来随侍左右。

    “你去瞧瞧皇后沐浴梳洗好了没有,让她赶紧过来见朕。”

    “是,奴婢遵旨。”

    宫女惜文退下之后,庞皇后便衣着得体的由含冬跟曼霜两个宫女扶着走进内殿,“请皇上恕罪,臣妾让皇上久等了。”

    外面宣帝还在等着,庞皇后也不敢由着性子一直泡在浴池里,只得匆匆洗了一个澡,又赶紧在身上青青紫紫处抹了药膏,待得痕迹消失立马就换了衣服梳了妆,任由含冬跟曼霜伺候着她出来面圣。

    “皇后平身吧。”

    “臣妾谢皇上恩典。”

    “那密室的开关在何处,皇后你便来打开,朕也好到里面瞧个究竟。”

    “是,皇上。”因着要表现出她是意外发现的密室,又是意外的触碰到的机关,是以她的动作一定要很生疏,甚至还得找不到地儿才符合条件,庞皇后扑到床边,真可谓是狠狠折腾了一番才将那个机关给找着。

    宣帝瞧着庞皇后那番卖力的表演,在庞皇后看不到的地方嘴角狠抽了抽,差点都要憋不住笑出声。

    “皇上,那个机关就藏在这里。”

    “既是找着了,皇后就打开它吧。”

    “是。”

    随着那个隐蔽的机关被触动,庞皇后那张精致凤床的后面发出‘轰隆’一声响,接着就缓缓露出一道门。

    “以你为首,领十个人走前面探路。”

    “是,皇上。”话落,被宣帝用手指着的那人便领着十个人走进密室。

    “皇后也随朕进去看看?”

    “皇上去哪儿,臣妾就去哪儿。”许是出于女人敏锐的直觉,庞皇后可不认为宣帝是想她了才来坤宁宫见她的,他既然来了,就必然是来者不善。

    只是一时间庞皇后不知自己哪里露了破绽,以至于宣帝就将她给盯死了。

    走进那道门,先是穿过一条差不多五米距离的密道,接着就有一间会客厅,一间闺房,一个库房跟两间暗室出现在眼前。

    如同庞皇后进来然后出去所说的那样,这个地方也不知是谁留下来的,更不知存在多长时间了,里面到处都是厚厚的灰尘,不说库房里那六七只大箱子几乎被灰尘给埋了,就是那间看起来华丽精致的闺房,也差不多被灰尘给淹没,瞧不出原来的面貌了。

    从外面的密道一直深入到里面的各个房间,都留下了一串脚印,看起来就是之前庞皇后所走过的,倒是与庞皇后对宣帝所言分毫不差。

    “皇后没有将那几个箱子打开看看?”

    “回皇上的话,臣妾本是因好奇心进来的,一个人走在里面心里怕怕的,倒是没敢随意乱动里面的东西。”说着庞皇后露出几分怯怯的神色,望着宣帝颇为不好意思的样子。

    “在百多年前,坤宁宫也不叫坤宁宫,也不知哪位后妃曾经住过这里,留下这几间密室倒也不奇怪。”

    “皇上所言甚是。”

    “你们将每个房间,每个角落都仔细查找一遍,看看还有无其他密道之类的。”

    “是,皇上。”

    一柱香之后,二十个御林军将几间密室翻了个顶朝天都没有发现其他的机关,便向宣帝复命道:“启禀皇上,未曾发现其他异常。”

    “原来这几个大箱子里装的都金银玉器,首饰珠宝,想来应是那位后妃所收集留在此处的。”庞皇后手中拿着一个凤穿牡丹的金步摇,细声细气的道:“这首饰的款式很是有些陈旧了,放置的时间就算没有百年以上,少说也有五六十年了。”

    “皇上,那边的闺房里发现了一个带锁的小箱子,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还请皇上前去过目。”

    闻言,宣帝一边点头准备过去,一边不忘对庞皇后吩咐道:“此处既是没有危险,朕就不妨多留片刻,皇后先出去让御膳房准备晚膳,朕就留在坤宁宫用膳了。”

    “皇上能留在坤宁宫用膳这是臣妾的福气,臣妾这便去安排。”

    “嗯。”宣帝留在此处是为了等陌殇,而庞皇后乐意离开,那是因为这里面的一切都是她提前布置好的,防的就是密室暴露的那一天。

    那个小箱子里面装的无非就是一些孤本古籍,皇上乐意留下看,她也乐意有时间可以避开宣帝到外面另做一些安排,那颗提起的心方才能放得下。

    “你们都退到密道口去守着,没有朕的命令,谁都不许靠近。”

    “是,皇上。”

    “烈震出来。”

    “皇上。”

    “朕不相信坤宁宫只有这么一处地方,你给朕仔细的再查一遍,朕倒要瞧瞧这里还有什么古怪。”

    “是,皇上。”烈震仔仔细细找了一遍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不由眉头紧锁的道:“皇上,既然此地什么异常都没有,那么有没有可能是被布了什么阵法,以咱们的肉眼根本就什么都瞧不着?”

    不说楚宣王世子是精通奇门阵法的,就是安平和乐郡主也精通阵法,如若他们发现不了问题所在,要么一个选择是退到外面等楚宣王世子从出口找过来到这里,要么另一个就是派人去请安平和乐郡主进来一探究竟。

    “嗯,不排除有这个可能。”

    “糟了。”烈震惊呼一声之后,面色一变再变的对宣帝道:“皇上,咱们不该让皇后出去的,越是到了这种时候,唯放在眼皮子底下才妥当。”

    宣帝伸手揉了揉眉心,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将所有御林军都撤出去,留下四个暗卫在此等候楚宣王世子,烈震你依旧不要现身,留在暗处以防万一。”

    兔子急了要咬人,狗逼得急了不得要跳墙么,宣帝不得不防着庞皇后兵行险招。

    她既能为了太子对寒王下狠手,非取寒王性命不可,那么为了让太子登位,她就未必没有可能对他这个皇帝动手。

    要知道此时寒王已逝,太子尚且未废,他就是明正言顺的储君,一旦他这个皇帝出事,那么太子就能顺利的登基,谁敢保证庞皇后就不会走这一步。

    “皇上赶紧出去,然后发密信给郡主,让她立即进宫护驾。”

    宣帝眸色渐深,显然也是猛地想到了什么,他沉声道:“出去之后立即启动计划三。”

    “是,皇上。”

    不得不说烈震的反应不慢,宣帝做决定也足够果决,他们*不离十的触摸到了庞皇后的心思。

    虽然从头到尾宣帝都没有表现出什么,但庞皇后还是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从密室中走出来,她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杀了皇上,杀了皇上……

    只要皇上死了,那么太子作为储君,太子就可以顺利的登基为帝。

    再加上有太师府跟太子一派的大臣们的支持,任谁也没有那个能力将太子再拉下马,除非寒王还活着。

    寒王死了,就因为不放心寒王是假死的,庞皇后不禁冒了险,亲自潜进寒王府确认了一遍。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时候,纵使抉择艰难,庞皇后还是选择了她活,让宣帝去死。

    是的,只要宣帝死了,她不但可以保全自己,还能送太子顺利登基。

    对,就这么办。

    “娘娘……”

    “都闭嘴,你们过来本宫有事情吩咐你们立即去办。”

    王嬷嬷跟吴嬷嬷对视一眼,竟是莫名的秒懂了庞皇后的意思,整个人不禁骇出一身的冷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64雷霆出击,终是废后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