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66 雷霆出击,终是废后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怎么了?”

    看着前面挡住他路的烈震,宣帝修长的眉微拧,语气低沉浑厚听在耳中极有威严。

    “请皇上恕罪,属下鲁莽了。”

    “朕是信任你的,有什么话无需避讳直说便是。”

    “常言道小心驶得万年船,不知皇上身上可贴身带有郡主研制的解毒丸,避毒丹之类的药物,若是有的话属下还请皇上提前服下一颗以防万一。”

    从目前的种种情形来看,庞皇后向皇上下手的可能性非常的大,由不得烈震不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

    “你说得对,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越是这个时候朕越是不能冒一丁点的险。”宣帝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从药楼买些精贵的药品回宫收着,但药楼里的东西再好还能比得上宓妃私藏的。

    因着宣帝与温老爹的私交,宓妃对宣帝也是丝毫不吝啬的,手里有什么好东西也绝对不会忘了给宣帝留上一份儿。

    宓妃特意送给宣帝的东西都非常的宝贵,宣帝也时常都是随身携带,少有离身的时候,这不现在就用得上了。

    “药楼的解毒丸也是分了等级的,朕手里的解毒丸还有一些,你先服上一颗,应该比你在药楼买的更有效。”

    烈震的职责就是誓死保护宣帝的安全,既然宣帝手中还有更好的,他也用不着推拒,只要更尽职尽责的护卫宣帝的周全就好,“属下谢过皇上。”

    “朕有避毒丹,她若真向朕下毒的话,应该是伤不了朕的。”庞皇后既然下了那样的决心,宣帝就不认为她会对他留手。

    故而,宣帝也不能就坐着挨打不懂还手,他与她之间原就没有什么情份,自然宣帝也不会觉得庞皇后对他还有何情份。

    她若真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有过,也不至于走到今时今日这样的地步。

    “嗯。”烈震点了点头,避毒丹这样的珍品在药楼虽是有售,可每月就只有一枚,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抢得到的,“有道是蛊毒不分家,皇后若是用了毒,难免不会再用到蛊虫之类的,要是皇上……”

    “你现在想到的这些,宓妃丫头可是老早就想到了,你看这是什么?”

    “咦,这个味道……”

    “这是宓妃丫头出海之前交给朕的,说是只要朕随身戴着这个香囊在遇到蛊虫蛊毒的时候,它便会向朕示警。”

    “皇上,还是郡主想得远,这样皇上的安全就又多了一重保障。”

    “嗯。”宣帝沉声点了点头,又道:“之前朕就已经发了信号给宓妃丫头,待她瞧见之后必然会即刻进宫,咱们只要在她进宫之前护好自己就行,其他的稍稍延后也无妨。”

    “属下都听皇上的安排。”

    “一会儿从密室出去,你便拿着朕的手谕吩咐小安子到太师府传朕手谕,让庞太师及其夫人随小安子一同进宫,片刻都不许耽误。”

    “这样不行,属下不能离开皇上,哪怕只是片刻的功夫。”谁也不能保证就在那么片刻功夫里,庞皇后会不会对宣帝动手,烈震实是不放心离开。

    “按朕说的去做,你真当朕就那般无能,一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不是的,属下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太过担心了有没有,他哪里敢质疑皇上的能力呢。

    “既然你心中没有那样的想法,那就这么说定了。”

    “请皇上务必小心防备着皇后一些,属下办完皇上交待的事情会立即赶回来在暗处守卫。”

    “嗯。”

    临出密室门口之时,宣帝与烈震交换了几个眼色,而后一切归于平静。

    庞皇后已经下定决心要对宣帝动手,为了不引起宣帝的怀疑,她就一直坐在凤床旁边的软榻上,那个位置正对着床后那一面墙,也方便庞皇后随时掌控宣帝的动静。

    只是从密室里出来她就不只一次向方霸天发出联络讯号,却始终联系不上方霸天,这让庞皇后心中有些没底,有些动作也不敢太大。

    轰隆――

    伴着墙壁再次分开的声响,庞皇后从软榻上起身,下意识的拂了拂衣服上的褶皱,快步迎上去柔声道:“皇上渴了吧,臣妾亲手泡了皇上爱喝的雪顶含翠,正好给皇上解解渴润润嗓子。”

    宣帝已然将自己所有外露的情绪都收敛了起来,论起演技他自是也不差的,面对笑语晏晏的庞皇后,宣帝始终拿捏着他与庞皇后相处的那个分寸,一点都未曾让庞皇后对他起疑。

    “皇后有心了,朕还真渴得厉害。”从密室出来任由庞皇后扶住他的手,宣帝历经岁月洗礼却越发显得俊逸沉静的相貌很有魅力,非常吸引庞皇后的目光。

    每每看着这样的宣帝,庞皇后的心情是既喜又恼的,她怨宣帝为什么看不到她的付出,无视她的存在,甚至是不给她任何的恩宠雨露。

    但凡他每月或是三四个月给她恩宠,兴许她就不会走错路,不会陷在泥潭里拔不出来。

    她是个正常的女人,她也有正常的生理需求,她需要男人的浇灌,可她要的宣帝往往都不会给她,所以,她在痛苦的矛盾纠结中踏错一步,而后步步皆错。

    方霸天在庞皇后的眼里是非常丑陋不堪的,可他那方面的能力又非常的强大,能够让庞皇后的身体得到莫大的满足与愉悦,这是宣帝所不能给她的。

    “这是今年皇上新赏赐给臣妾的雪顶含翠,臣妾平时可舍不得喝,皇上快些尝尝。”庞皇后从来都不是一个傻的,不知情的人看着她与宣帝相处的画面,或许不会觉得他们夫妻有多么的恩爱,但至少瞧着他们夫妻也是相敬如宾的。

    而事实如何,却只有庞皇后跟宣帝自己心里明白。

    从寒王遇刺到寒王身死,就算没有直接的证据可以证明是庞皇后所为,但宣帝心中肯定是怀疑庞皇后的,这一点从事发后宣帝一次都没有踏进过坤宁宫便能说明。

    一直不愿踏进坤宁宫的宣帝来了,庞皇后怎么着也不会自恋的以为宣帝是来看她的,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宣帝是有目的而来的。

    她在演戏,宣帝也在演戏,他们都不可能向对方交心,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试探对方,小心而谨慎的准备在对方的身上寻找到突破口。

    “皇后泡茶的手艺越发的好了。”从庞皇后手中接过茶杯,宣帝没有丝毫犹豫的就端起喝了两口,他相信庞皇后就算要下毒毒死他,也绝对不会在茶水里动手脚。

    她要除掉他就必定需要不留痕迹,在茶水里下毒目标跟痕迹都太明显,庞皇后没有这么愚蠢。

    “难得臣妾还有一个皇上能夸上两句的本事,臣妾还真想炫耀一番。”

    “那密室存在的时间应该很长久了,也不知是前面哪位后妃留下来的,库房里那几箱金银玉器,款式虽说老旧了一些,不过重新打造一番还能用。”

    “嗯,皇上说得对。”

    “密室既在坤宁宫中,又是机缘巧合之下皇后发现的,那几箱东西朕就赏赐给皇后了,至于要如何运用端看皇后自己的意思。”

    “这…”

    “朕既开口赐予了你,皇后受着便是。”

    “臣妾谢皇上恩典。”

    “那间闺房里找到的小箱子,里面收着的乃是三百多年前的古籍孤本,实是难得得很,朕刚才就吩咐人带了出来,一会儿拿回潜龙殿再仔细翻阅,便不留给皇后了。”

    庞皇后有那个自信宣帝在密室中查不出什么线索,因此,随着宣帝话落她也没有怀疑什么,只轻笑着自嘲的道:“臣妾可不是爱读书的性子,皇上您是知晓的,那些书籍还得放在皇上那里才能发挥大用处,臣妾已经得了赏赐可不敢再贪心了。”

    “密室朕已让御林军仔细的查找过,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之处,既然这密室留存已久,又在皇后的寝殿之中,也算与皇后有缘,让宫人们收拾一下就当作皇后的库房使用吧!”

    “皇上,这么做是否不太妥当,臣妾怎能享如此特权?”

    “便是特权也是朕给的,就这么封闭了难免觉得可惜,还是保持它的原样好了。”

    “是,臣妾定当不会辜负皇上的期望,一定好好会将密室给好好的利用起来。”

    “坤宁宫到底是皇后所居住的宫殿,朕有意吩咐御林军进坤宁宫将其他偏殿之类的地方都查找一遍,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密道或是密室,这还得皇后点头才行。”

    闻言,庞皇后面色微僵,却是极快就反应了过来,她红唇轻启,道:“皇上让御林军查一查也好,这样臣妾也好安心。”

    分明就是想借机清查一遍她的坤宁宫,却将官面子话说得这般好,让她就是想拒绝都找不到理由。

    “既然皇后也有这个意思,那朕便不客气了。”宣帝知道庞皇后心中憋屈得厉害,可他面上一本正经的,真真让人气得恨不能咬他一口出气。

    庞皇后嘴角狠狠的抽了抽,特么真想不顾一切的大吼一句,皇上您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只是在她早有准备的前提之下,皇上采取的任何行动都不会达成所愿。

    可庞皇后又焉知,宣帝老早就将坤宁宫摸得透透的,他明着调动御林军进来是探查其他地方还有无密道,事实上他不过是以此为借口,在庞皇后的眼皮子底下调来御林军护卫他的安全罢了。

    女人真狠起来的时候比男人还要狠,从庞皇后做出选择那一瞬,她说的每一句话,她的每一个动作,必然都是带着算计的。

    她要宣帝的命,目的是相当明确的,那么坤宁宫外有御林军在巡逻,一旦在她动手之时,宣帝闹出了什么动静,那她极有可能被抓一个现形。

    宣帝明着调人进来会逼急庞皇后,那么他就只能间接的调动自己的人进来以防不测。

    “皇上应该饿了,御膳房那边臣妾早就传了话过去让他们备着,膳食这会儿应当全都好了,臣妾先去吩咐王嬷嬷传膳。”

    “嗯,朕让小德子去调一队御林军进来,皇后不用着急慢慢来即可。”

    “是,皇上,臣妾省得了。”

    “小德子。”

    “皇上,奴才在。”

    “坤宁宫不比寻常地方,御林军到里面来执行命令虽是朕下的令,却也不能扰了皇后,不用调太多的人进来,三十人足以,让他们动静都给朕小一些。”

    “奴才遵旨。”

    庞皇后的武功极好,她站在外面偷听也不怕宣帝有所察觉,更何况她还察觉到暗处竟没有暗卫在保护宣帝的周全,这是怎么回事?

    不一会儿,张公公领了三十个御林军到宣帝的跟前复命,庞皇后离开片刻,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也依次摆上了桌。

    “本宫吩咐你们准备的东西可都准备妥当了?”

    “回娘娘的话,都已准备妥当。”

    “可有按照本宫交待的那么摆放?”

    “奴婢都是按娘娘所说那样放置的,万万不敢自己拿主意。”

    “那很好。”得到了令自己满意的答案,庞皇后脸上的笑容加深又露出几分诡异,“你们都是本宫信任之人,只要你们尽心尽力的替本宫办事,本宫是不会亏待你们的。”

    “奴婢等誓死追随娘娘,唯娘娘之命而是从。”

    “今夜成败在此一举,本宫将一切都计划得好好的,相信你们不会令本宫失望。”

    “请娘娘放心,奴婢等就是牺牲掉自己的性命也会完成任务的。”

    “呵呵呵…好,很好,只要你们按照本宫设计好的那样行事,肯定是不会出问题的,你们也用不着付出性命。”

    “是,娘娘。”

    “在本宫动手之前,你们再去确认一下各自负责的地方有无差错,然后让王嬷嬷来告知本宫。”

    “是。”

    “不管一会儿将要发生什么,本宫希望你们当作一场梦,梦醒之后牢牢记住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好,谁要是胆敢露出一丁点儿的破绽,本宫保证会让你们求生不能,求生却不得。”

    “奴婢们省得。”

    “散了吧。”

    “是。”

    听到外面响起庞皇后的脚步声,宣帝直接将未说完的话给咽回了肚子里,然后递了几个张公公懂的眼神给他,便沉声道:“小德子,朕跟皇后用膳的时候,你随御林军一起将坤宁宫各个地方都转上一遍,尤其是假山水榭那些地方,最是容易隐藏密道了。”

    “皇上用膳奴才怎能不在皇上身边伺候,坤宁宫乃是皇后娘娘的宫殿,最是安全干净不过了,奴才只需将皇上的意思传达给侍卫长,他自当知晓该如何做,奴才又不会武功没得还拖侍卫长的后腿呢。”

    “唔,听你这么一说也是这么个理,那小德子先去传话再回来伺候朕用膳吧!”

    “奴才这腿脚还灵活得很,保准儿很快就能回来。”

    退到门口的时候看到庞皇后,张公公立马恭敬的行礼问安,尖细的公鸭嗓很具有代表性,“奴才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金安万福。”

    “张公公快些免礼。”

    “奴才刚领了皇上口谕,先行告退。”

    “皇上,膳食已经摆上桌,可以用膳了。”庞皇后轻柔的话音落下,便伸出手要搀扶宣帝,宣帝也没让她失望,很是自然的任由她扶着便走向用膳的长桌。

    “光是闻着这味道,朕就觉得肚子越发饿了。”

    “前几日御膳房研制出了几道新菜,臣妾尝了尝味道觉得还不错,今晚便吩咐御膳房的长厨给准备了,皇上可要尝一尝?”

    说话间庞皇后指挥着周边伺候的宫女,让她们将盖子一个个揭开,露出下面精致绝伦,色香味俱全的菜品。

    随着宫女们的动作,庞皇后一一将那几道新菜品介绍了一遍,好似那菜的味道极好,光是嘴里说着都不禁暗自吞咽了几口口水。

    这般姿态是非常失仪的,不过庞皇后好似全部注意力都被菜给吸引了,故而,她的举动反倒更显真实不作假。

    “既是皇后推荐的,朕瞧着也不错,那便尝尝。”

    皇帝用膳必须得有小太监试食,是以,等专门试食的小太监尝过一口庞皇后推荐的菜,庞皇后就亲自替宣帝布了菜,接着她自己又抢在宣帝动筷之前将同样的菜吃进了嘴里,似是要以此证明什么。

    虽说宓妃出自药王谷却不懂医乃是四国皆知的事情,但庞皇后不愿冒一丁点儿险,她要的是十足的把握。

    她既不能确定宓妃有没有给过宣帝解毒丸之类的东西,那么她就不会明目张胆的下毒,即便在她的手里有几种无色无味,服用过后就连太医都查不出来的毒药,但她仍不选择冒险。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必要取宣帝性命。

    “皇后的舌头果真会吃,这道菜味道不错。”

    “那皇上再尝尝其他几道。”

    “好,皇后给朕布菜吧!”

    试吃的小太监惯会看人眼色,但凡桌上被宣帝瞄过一眼的菜,他都夹了试吃一口,确定没有问题才由庞皇后夹了放进宣帝的碗里。

    而庞皇后也似极力要撇清自己对宣帝没有异心那般,但凡宣帝吃过的菜,她都务必抢在宣帝吃之前,由她自己先吃。

    如此,宣帝倘若出事,绝对抓不到她的身上。

    “小德子,今日晚膳甚是不错,看赏。”

    “是,皇上。”

    宣帝每吃一口东西,他漆黑的双眸都微微半垂,谁也瞧不见他眸底的神色。

    在他与庞皇后独处的时间里,庞皇后有没有对他下毒,宣帝不是专业人士他不好评说,心中的防备也没有随之减少。

    悬挂在腰间贴身佩戴着的香囊一直未有动静,算是让宣帝心中好受了几分,至少庞皇后没有对他使用那些巫蛊之术,也让宣帝心中有了几分松动。

    只是上了饭桌,看到桌上摆放的某几道菜时,宣帝对庞皇后最后的一丝情份也被他给掐灭。

    那几道菜分开食用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若同一时间食用了,虽然不会被毒死,却会犹如中了极品迷药一般,撑不过一刻钟就会昏睡过去。

    直到看到桌上那几道菜,宣帝才算明白庞皇后究竟在打什么样的算盘。

    与此同时,宣帝也不得不承认,庞皇后的手段的确比起很多人来说都要高超太多太多。

    “皇上,臣妾陪您到外面走走,消消食可好?”

    “也好,朕确是吃得有些撑了。”

    在游廊上走了两圈,宣帝就开始犯困,整个人哈欠连连的,看得一旁的张公公低声道:“皇上可是困了?”

    “今个儿皇上可累得够呛,是该早些歇息。”

    “皇后娘娘所言甚是。”张公公恭敬的回了庞皇后一句,扶着哈欠连连的宣帝道:“皇上,可是要回潜龙殿歇息?”

    宣帝又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他似是困极,沉声道:“朕许是白日里太累了,不回潜龙殿了,就歇在坤宁宫吧!”

    “是,皇上。”

    一行人伺候着宣帝躺上床,张公公自是不敢跟庞皇后抢照顾皇上的活儿,便很会看人脸色的退到了殿外伺候,只道:“皇后娘娘,若是皇上有什么吩咐,娘娘直接唤奴才一声即可。”

    “本宫会照看好皇上的,张公公便退下吧。”

    ……

    “父亲。”

    “你们兄弟两人呆在太师府哪里都不要去,什么都不要管,守好太师就好,明白吗?”

    “请父亲放心,我们省得。”

    “皇上连夜召为父与你们母亲进宫,也不知所为何事,但为父会小心应对,你们莫要出差错就好。”

    “那父亲小心一些,我跟大哥在府中等父亲回来。”

    “嗯,行了,都进去吧!”这个时候他们一家聚在太师府门口,实在有些惹人注目。

    庞太师夫人从出府就一直没有机会开口说话,直接就被伺候她的嬷嬷扶上了马车,又得了庞太师警告的眼神,她就是肚子里有火也只能憋着。

    “老爷,也不知这个时候皇上他这唱的是哪一出,妾身这心里七上八下的很是不安,就连眼皮都跳得厉害。”

    一见庞太师上了马车,庞太师夫人那是一刻也憋不住心里的话了。

    “不管皇上要做什么,他让咱们进宫咱们就得进宫,难不成你敢抗旨不遵。”

    “妾身不是那个意思。”

    “好了,稍安勿躁,唯有保持冷静才能应对各种突发的情况,你给本太师记牢了。”

    “是。”

    “进宫之后,本太师会想办法让你去皇后的坤宁宫,你该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妾身知道。”

    “自己好生想一想,静一静,一切到宫里再说。”

    庞太师夫人看了眼明显不想多说什么的庞太师,只能憋屈的移开目光,手里的绣帕都不知被她给揉捏成什么样了,脸上的表情也份外的阴狠而扭曲,活像谁欠了她什么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66雷霆出击,终是废后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