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67 雷霆出击,终是废后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慈宁宫

    “慌慌张张的做什么,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虽然已经下令慈宁宫上下所有人都闭宫不出,不许打探外面的消息也不许传递什么消息出去,但追逐了权势一辈子的刘太后还是心有不甘,整个人越发的暴躁易怒。

    可是她既然已经答应了宣帝,便是不甘也不愿的做出了让步,万万就没有再反悔的理由跟借口。

    更何况宣帝毕竟是刘太后唯一的儿子,她到底还是不想将她与亲生儿子之间最后的一点情份都给作掉。

    “奴婢该死,请娘娘恕罪。”

    “你是该死。”

    朱嬷嬷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喘一口,明知她的举动已经触怒了刘太后,可她刚收到的消息却又不得不禀报给刘太后知晓。

    否则待刘太后主动问起之时,也就是她陨命之时。

    “启禀娘娘,奴婢有事禀报,等奴婢回禀之后,任由娘娘处治,奴婢不敢有丝毫的怨言。”顶着来自刘太后莫大的压力,朱嬷嬷咬紧牙关必须要说。

    凌厉的眸光落到朱嬷嬷的身上,刘太后也暂时收起了满身的戾气,冷声道:“你说,哀家便听听你要说什么?”

    “娘娘,奴婢刚接到消息,皇上未时末进了坤宁宫,但直到此时都还未从坤宁宫出来。”

    若问这偌大的后宫谁是宣帝最为厌恶之人,那个人非庞皇后莫属。

    是以,别说刘太后不相信宣帝能去坤宁宫恩宠庞皇后并且留宿,就是朱嬷嬷也不相信,随便拉一个宫女出来问问,答案必然也是否定的。

    “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娘娘的话,现在是亥时初。”

    “消息是从坤宁宫传来的?”

    “回娘娘的话,是咱们的那枚暗桩从坤宁宫传来的消息,奴婢怕的是皇上在在坤宁宫出出出事。”

    “你说什么?”

    “奴婢…”

    “好了,哀家知道你的意思,你所担心的也不无道理。”兔子急了都会咬人,已经被逼到绝路的庞皇后会做出什么,刘太后也不敢保证。

    难道这个时候要她说,庞皇后那么爱她的儿子,所以就算庞皇后再怎么有野心,她也不会对宣帝动手?

    刘太后不是什么单纯的小姑娘,就庞皇后此时有的心思她曾经不也有过么,既是如此刘太后也不免开始担忧起宣帝的安危来。

    废后既已势在必行,那就绝无更改的可能,皇帝选在这个时候去坤宁宫,他本身的目的就让刘太后有所怀疑,却也更加深了刘太后对庞皇后会向宣帝下手的忌惮。

    “该死。”

    随着刘太后黑沉着脸阴戾的低咒出声,朱嬷嬷颤抖着身子跪在地上越发大气不敢喘上一口,她禁不住会想这从坤宁宫传来的消息,她要没有接到该多好,也不至于现在就正面承受刘太后的怒火了啊!

    只是坤宁宫一直被庞皇后把持着,里里外外伺候的人但凡有丁点儿可疑,无一例外都会被庞皇后找借口给换了或是杀了,就连她也不知道坤宁宫里谁才是刘太后埋下的那枚暗桩。

    那人虽说会从坤宁宫传递消息出来,可朱嬷嬷等人却从未与她有过直接或间接的接触,因而她们根本无从判断那个人是谁。

    而那人直接受命于刘太后,也只有刘太后见过她的模样,哪怕真要往坤宁宫递重要消息也是经由刘太后自己的手,她素来不喜其他人横插一脚。

    慈宁宫在那日皇上来过之后就闭宫不出了,刘太后也一狠心就断了里外所有的消息联系,然而,便是朱嬷嬷也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有消息自坤宁宫传出来,且完全没有引起什么怀疑。

    不得不承认太后娘娘的心思不是她等奴婢可以揣摩的,一个搞不好就会将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

    “请娘娘息怒。”

    “息怒,你叫哀家如何息怒,庞欣瑶她简直放肆,竟是一点没将哀家放在眼里,她在找死。”

    短短不过片刻的功夫,刘太后已经被自己脑海里所幻想的即将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吓得心乱如麻,整个人失态的骂起庞皇后来,甚至是连名带姓的直呼庞皇后。

    “娘娘,那是庞皇后自己找死作死,娘娘可别因为她而气坏了自己的身子。”

    突然,刘太后脸上的怒火消失殆尽,她紧抿着唇静默半晌,那神色让跪在地上只盼自己存在感再少一点的朱嬷嬷恨不得自己能立马就这么消失了。

    她她她到底说什么了,怎就让娘娘的情绪变化如此之快?

    “呵呵呵…你说得对,哀家犯不着生庞欣瑶的气,没得把自己气坏了不划算。”

    “呃。是,娘娘能这么想就对了,庞皇后她她不值得娘娘生气发怒的。”

    “朱嬷嬷,你说的没错,庞欣瑶就是自己在找死作死,哀家只要静静等待她的凄惨下场就好。”

    “这…”

    闻言,朱嬷嬷猛地瞪大了双眼,她这是不是知晓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情。

    “你是个聪明的,刚才你有收到什么,有向哀家禀报过什么吗?”

    朱嬷嬷微微一怔,很快就反应过来,她低下头恭敬的哑着声道:“回娘娘的话,奴婢只是进来给娘娘按摩肩膀的,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哀家这里不用你伺候,退下吧!”

    “是,奴婢告退。”

    当偌大的寝殿内只剩下刘太后独自一人时,她抬起右手在空中飞快的比划了几个手划,旋即一道黑色的影子就落在她的面前。

    “传令给她,什么都不要管,在坤宁宫做到自己的本份就好,如若暴露了就让她自行解决。”

    “是,主子。”

    冰冷刺骨的三个字如机械般自喉咙间吐出,那道黑色身影立马化作一道黑烟消失在殿内。

    知子莫若母,打从上次宣帝来见了她一面,刘太后就知道宣帝是铁了心要废黜庞皇后的,当年若非各方势力逼他太紧,庞欣瑶也坐不上皇后之位。

    依照宣帝的脾性,他可以随便册立一个后宫女人为后,那个人却万万不会是庞欣瑶,在宣帝的心里他无比的憎恨庞欣瑶这个女人。

    只可惜当时身在局中的刘太后没能看清楚这一点,否则她不支持庞皇后,而是另外扶持一个后妃,也不会跟宣帝母子之间走到这样的地步。

    身中剧毒的寒王,体内剧毒一日不解,他就早晚都有一死,庞皇后错就错在太过心急,以至于彻底触怒了宣帝,也让宣帝即便忍痛都要借着寒王之死将事情闹得越大越好,如此他才能做更多的事情。

    如果不是寒王死了,皇帝要铲除前朝后宫庞氏一族的势力,必然会引起朝野动荡,文武百官都会给皇帝施压,让他很多事情都做不了。

    然而,有了寒王之死作为契机,朝中众臣都知道皇帝已然怒极,皇帝心中憋着火呢,不让皇帝发泄出来的后果谁也承担不起。

    是以,他们明哲保身都来不及,哪里还能聚在一起向皇帝施压?

    饶是庞太师在一反常态显得异常坚持的皇帝面前都要避其锋芒,退让一步,谁敢在这个时候不怕死的阻拦?

    初闻宣帝去了坤宁宫,好几个时辰都没有离开,刘太后确是被吓了一跳,但朱嬷嬷那本是劝慰她的一句话,让得刘太后仿佛伸手拨开了眼前的云与雾一般。

    那一瞬,她是扫除表面浮尘,透过虚无看见了本质。

    “呵呵…”低低的冷笑过后,刘太后揉着眉心满脸疲倦的喃喃自语道:“哀家是真的老了,好多事情都不敢去赌了。”

    在这个敏感异常的时期,宣帝明知他的一个举动就有可能触发庞皇后发疯,但他还是去了坤宁宫,这何尝不是他的赌命之举?

    也许,早在宣帝踏进坤宁宫那一刻,在他心里就想到了庞皇后会对他下手。

    既是如此,刘太后就有理由相信,宣帝不会一点防备都没有,庞皇后向他下手,最后谁能笑到最后还没个定数呢。

    “庞欣瑶,无论如何哀家都不会让你如愿的。”闭了闭眼,刘太后面色一沉,极快的做出了某种决定。

    捏了捏手心,黑沉的眸子掠过一缕幽光,刘太后起身移到了墙壁上的一幅画,接着又在寝殿内随意的丢下了几粒细小的石子,而后消失在殿内。

    “嬷嬷,这雪连着下了整整两日,眼瞅着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继续这样下去,就是每天都清扫宫内的积雪,也难找到下脚的地方。”

    “下不下雪这可不是你说了就能算的,外面风大雪大的你们只管呆在自个儿的屋子里,莫要出来生事就好。”朱嬷嬷被刘太后那句话吓得不轻,却也只能候在殿外不敢离开,生怕刘太后会再唤她。

    作为刘太后的心腹,朱嬷嬷是知晓许多刘太后秘密的,而有那么一个秘密,饶是朱嬷嬷也要避得远远的。

    “奴婢怎能留下嬷嬷独自在此守夜,就算……”

    “行了,什么都不许多说,安静退下便是,娘娘这里自有本嬷嬷伺候着。”朱嬷嬷眸光冰冷的扫了几眼跟前熟悉的小宫女们,脸上的表情也冷冰冰的,带给人莫大的威压。

    似是承受不住这样的压迫,前边儿开口的那个宫女被身后的几个宫女扯了扯衣角,她也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只得又惊又惧的低声道:“嬷嬷如果有别的吩咐只管唤奴婢们一声,奴婢们便先行告退了。”

    “嗯。”

    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背对着她们,连个眼角余光都没有施舍给她们的朱嬷嬷,平日里在刘太后跟前比较得脸的几个宫女都变了变脸色,心下越发不安了。

    有资格在刘太后面前获得脸面的宫女就找不出一个简单的,她们不但光有秀美的容貌,就是心思也比一般人要玲珑得多,想事情也更有深度。

    实是这两天接连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即便是在她们什么都不知情的情况之下,也敏锐的察觉到这次事情的严重性,哪怕身份卑微如她们也生出了试探的心思。

    显然她们的小心思没有瞒过朱嬷嬷的眼,而朱嬷嬷因有自己的顾忌,是以也没有让她们太下不来台,不动声色的警告了一番便就此作罢。

    “哎,真是要变天了。”喃喃的低语声从朱嬷嬷的口中溢出便随寒风消散,她如木桩般坚定的守候在沉重的殿门之外,幽深的眸底竟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迎着漫天肆意飞扬的风雪,朱嬷嬷抬头看着阴霾低沉的天空,或许她内心中渴求的答案不会让她等太久。

    天亮之后,一切都将成为定局。

    娘娘听了她禀报的消息却什么动作都没有,朱嬷嬷不相信刘太后会放任皇上置身于危险之中,而皇上在大仇未报之前,即便就是让自己身陷致命的险境,定然也不缺保命的法宝。

    ……

    寒王府

    “王爷。”

    “进来回话。”

    “是。”幽夜依旧是那样一身装扮,黑衣墨发如同漆黑夜色里漫步而出的黑暗精灵,“正好应了王爷的推算,不然怕是得劳烦郡主的人来回跑一趟梨花小筑了。”

    “她提前进宫了。”这话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此时的寒王府依旧是里里外外一片素白之色,就算是王府里那些如诗如画的风景,不禁好似也随着寒王的‘死’而黯然失色,变得死气沉沉。

    明王跟武王达成协议,两府更是关起门来丝毫不过问外面的事情,大有一种宣帝不传召他们,他们就称病不踏出王府半步。

    陈王虽说因着寒王之死而暴露了,可他除了是刘太后一手培养训练出来的之外,他本人的能力也十分不容小觑,自知自己惹了麻烦哪能不善后,更何况刘太后扶持他是一回事,出手帮他收拾麻烦又是另外一件事。

    只要陈王一天不想被刘太后放弃,那么他就誓必要让刘太后看到他的价值,否则失去刘太后这个助力,他将更难在太子,明王跟武王三人的压迫之下出头。

    撇开这三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家伙,庞皇后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的母后,一心为他铺就帝王之路的母后,太子即便有庞太师压着,也做不到彻底舍弃庞皇后不管。

    太子很依赖太师府这个外家,那是因为庞太师不但手中握有兵权,还在朝中很有势力跟威望,有了庞太师的支持太子就可以少走很多的弯路,同时也让那些有心与他争夺皇位的皇弟们深深的忌惮于他。

    只是宣帝也曾很用心的将太子带在身边亲自教导他帝王之道,从小看惯了自己的父皇在强大外戚下苦苦的谋求与挣扎,太子哪能意识不到外威太强对皇权的威胁。

    然而,即便明知外戚太强对君王不利,太子想要扫清一切障碍上位却不得不依靠庞氏一族,这让太子矛盾不甘的同时更心生了几分侥幸。

    在太子看来他依赖庞氏一族,他自己的心里是有底线的,所以对庞氏一族他存的是利用之心,待他上位之后第一个要除掉的威胁就是庞氏一族。

    这般侥幸的心理若是被宣帝知晓,他只会嗤之以鼻,越发觉得太子难当大任。

    依靠庞氏一族夺得皇位那无益于就是与虎谋皮,不是宣帝要贬低自己的儿子,而是就凭太子那个头脑,哪里能算计得过庞太师那个老匹夫。

    星殒城内最大的几方势力都没有任何的动作,底下那些附庸的家族就只能有样学样,遂,这期间最为清冷的寒王府倒是星殒城中,寒王藏身最安全的地方。

    离开梨花小筑之后,寒王第一时间就潜回了寒王府,外有天山老人领着大徒弟跟二徒弟打掩护,任谁也想不到‘已死’的寒王还能参与此次行动。

    “属下打听到好像是宫里突然发了什么信号,郡主收到之后就立马进了宫。”

    “能让她只交待几句话就速速朝着皇宫赶去,出了什么事情倒是不难猜到。”诚如宓妃所言,宣帝毕竟是他的父亲,而且这么多年来默默的为他做了很多事情,他的有些心结也该是解开的时候了。

    “王爷,那咱们需要派人进宫……”

    “还不到本王出场的时候,有她在皇上不会有事的,咱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幽夜默了默,自是不敢违背寒王的意思。

    “星殒城内外所有可调动的兵力都已经被她掌握,你与龙凰旗的人可接到头了?”

    “属下见到了龙凰旗旗主,他让属下转告王爷,星殒城内外的兵力皆在他的掌控之中,暂时不需要王爷的帮忙。”

    “他的能力本王很放心。”话锋一转,寒王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刺骨,“让火凤行动,执掌禁卫军,务必将皇宫给本王守得犹如铁桶一般。”

    “是,王爷。”

    “郡主这边不需要本王帮忙,那本王也去会一会洪荒山庄,希望可以助阿殇一臂之力。”

    幽夜默,“……”

    王爷您这么做决定真的好吗?

    貌似世子爷不会太喜欢您去横插一脚的吧!

    没等幽夜将脑海里的念头打消,苍茫就带了一个新消息回来,待寒王看过之后,俊逸出尘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丝丝邪笑,暗磁的嗓音一如既往的冰寒,“那个方霸天的确是个人物,本王便去会一会他。”

    幽夜苍茫默默对视一眼,两个嘴角皆是一抽,貌似他们真的有很长时间没有从王爷的脸上看到这样跃跃欲试的神情了。

    不由得两人都对那挑起了他们家王爷兴趣的猎物,幸灾且乐祸的在心中给点了一排蜡,全当是提前为对方默哀三分钟。

    洪荒山庄地下密道中,陌殇原以为他会跟幽莲教教主给正面对上,不曾想对方居然丢下这么多的机关陷进阵法就撤退了。

    这一举动分明就是告诉陌殇,在除了坤宁宫那个地方之外,对方还替自己准备了一条退路。

    为了废黜庞皇后,陌殇花费的精力不算少了,哪里能容得下对方逃脱,故而,随着他领人更深入密道,却也见不得寒王太过清闲。

    于是,寒王就收到了陌殇的传信,并且信中只有对幽莲教的寥寥数语,可见某世子是存了心要为难寒王的,谁让某世子他不痛快了呢。

    “幽夜,一刻钟的时间,本王要看到有关幽莲教跟洪荒山庄所有的详细资料。”

    “是,王爷。”

    “铄海,振盟。”

    “王爷,属下在。”

    “拿本王令牌调动青龙,玄武阁,立马将星殒城外方圆百里范围封锁起来。”

    点名被叫到的两个黑衣少年上前恭敬的应声,“属下领命。”

    只要幽莲教的人不死守在地下,那么寒王还当真不怕抓不到他们。

    不管密道中隐藏的生路通向何处,距离就算挖得再如何的远,顶多也就通向星殒城四大城门之外,不可能越过百里范围。

    “沿途设下关卡,本王不希望有任何的漏网之鱼。”

    “是,王爷。”

    铄海跟振盟领命而去,幽夜也是速度极快的抱着一堆东西回到房间,沉声道:“王爷,您需要的东西全在这里了。”

    寒王仅仅只是明面上的势力就让太子,明王等人忌惮非常了,若是寒王私底下的势力再暴露一二,也不知太子他们还能不能生出与寒王的争斗之心?

    一目十行的看完堆满整张桌子的资料,寒王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捏了捏眉心,冷声道:“其他人留在王府待命,随时听候调遣,幽夜苍茫随本王去一个地方。”

    “是。”

    前脚刚踏出房门,便见天山老人师徒三人站在雪花飞舞的院子里,“师傅,大师兄二师兄。”

    “寒羽要出去?”

    “是的,师傅。”

    “寒王府就交给为师替你坐阵,幽莲教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让你大师兄跟二师兄随你走一趟。”

    “这…”寒王了解自家两个师兄的性格,说实话他并不想将他们牵扯进这些纷争之中。

    燕如风跟溥颜一瞧便知寒王心中所想,是以燕如风没有开口,溥颜一脸怒气的道:“小师弟不用担心连累我们,我们自保的能力很好。”

    话既说到这个份上了,寒王还能说什么,只能乖乖点头任他们随他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67雷霆出击,终是废后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