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68 雷霆出击,终是废后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里风雪太大,街道上积了很厚的雪,马车行驶在路上也是慢慢悠悠的,想快都快不了。

    雪天路滑乘坐马车是有一定风险的,毕竟这样的天气险些有人愿意外出,太师夫人是个很惜命的,打从马车一离开太师府,她就再三交待车夫要慢些赶车。

    小安子是得了张公公叮嘱的,只要他顺利的将庞太师夫妇领进宫就成,至于其他的便随他们折腾,不打他的主意他就可以当作看不见。

    别看小安子一副不太精明的模样,庞太师费了些心思也没能从他嘴里套到什么话,为了不引起怀疑,庞太师只能歇了心思。

    孰不知,小安子确是不知皇上连夜召见庞太师夫妇目的何在,但这一点都不耽误小安子大智若愚的耍着庞太师玩儿。

    他是个卑微而低贱的小太监那又如何,难道他的命就是命,太师府的公子们就金贵得不得了,只要一回想起他五年前差点儿就死在骁勇侯世子的手里,小安子就恨不得庞氏一族快些被皇上连根拔起。

    他的命是张公公救的,他也拜了张公公为师,小安子自是对皇上忠心不二,能故作为难的说些真真假假的消息给庞太师,混淆他的视听就很不错了。

    真要举动太过异常,难保精明如庞太师不会瞧出点什么来。

    “前面就到皇宫了,还望太师跟太师夫人再忍一忍,等进宫就好了。”小安子的声音尖细得很,他的语气虽柔,听在太师夫人刘氏的耳中却是说不出的刺耳。

    “恶劣的天气如此,也不能怪罪到小安子公公的身上。”太师夫人就算忍不了也得忍着,受不住也得受着,在庞太师的瞪视之下,她是话到了嘴边也硬生生的咽下。

    马车外面小安子但笑不语,没太在意庞太师话里的影射之意,行至巍峨的宫门前,饶是自认尊贵不凡的庞太师也不得不舍弃马车,跟在小安子的身后步行入宫。

    当下有资格乘坐马车直接入宫的,除了已逝的寒王,就剩下一个楚宣王世子了。

    也不知庞太师想到了些什么,下马车后迎着狂风大雪步步艰难的往里走,竟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满。

    好在进了宫门没走多久,庞太师夫妇就坐上了软轿,不然保不准一直这么走下去太师夫人会忍不住失了贵妇风范而发飙。

    掀开轿帘眼瞅着这不是去御书房的路,庞太师就算很快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却也下意识的发出‘咦’的一声,语气中带着讶异,“小安子公公,这可不是通向御书房的路,是不是走错了?”

    “太师放心,奴才并没带错路。”

    庞太师被不软不硬的噎了一下,他的眸光沉了沉,老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奴才奉皇上谕令去太师府时,皇上本是在御书房批阅奏章的,只是突感身体不适,一边传了沈太医到潜龙殿替皇上诊脉,一边吩咐张公公将剩下的奏章都送到潜龙殿,待皇上好些了继续批阅。”

    没等庞太师收拾好心情开口,小安子似是知晓他要说什么,立马出声将庞太师堵个正着。

    “皇上交待了,会在潜龙殿召见太师。”

    一边几次张嘴都被堵了回来,庞太师心中气极,面上却是一派温和之色,那样的忍功看得小安子暗暗心惊。

    “微臣自当一切以皇上为先。”

    闻言,小安子点了点头,一副无比恭敬的模样走在前面继续领路。

    软轿行至离潜龙殿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庞太师也不用小安子提醒,直接招呼太师夫人下了轿,剩下的路他们必须用脚走,否则就是对皇上的大不敬。

    太师夫人刘氏这个时候可不敢闹什么脾气,低眉顺目的跟在庞太师的身边,生生将自己的存在感降低了。

    “请太师跟太师夫人稍等片刻,容奴才进去回话通禀一声。”

    “嗯。”

    直到小安子的背影彻底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太师夫人才恶狠狠的道:“那个低贱的小太监太可恶了,他简直放肆。”

    这要是她府里奴才的话,她非将他千刀万剐不可,不然还真当自己是一盘菜了。

    “阿嚏――”

    刚踏进殿内的小安子连连打了两个喷嚏,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非常确信自己被人给咒骂了。

    若是他知晓太师夫人刘氏评价他的话,估计会笑得很大方的将她送他的话回送给她。

    他小安子将自己的身份认得很清楚,也从未将自己当成一盘菜,只是不知道太师夫人最后能不能被当成一盘菜来对待了。

    “本太师看你才放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有你说话的份吗?”

    “我…”太师夫人刘氏(以后都简称刘氏)紧咬着嘴唇一副委屈至极的模样,心里虽憋屈不已却是不敢冲着庞太师发火,只能咬牙切齿的道:“妾身知错了,一定会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不给老爷添麻烦。”

    “不是本太师要吼你,夫人你该知道现在是特殊时期,皇上正愁抓不到本太师的把柄,你是准备亲手给皇上送上门去?”

    “妾身错了,老爷别生气。”

    “哎,你能想明白最好。”

    “妾身都听老爷的,老爷不发话妾身绝对不胡乱开口说话了。”

    “夫人你且记着谨言慎行,宫里不比咱们府里,尤其潜龙殿是皇上的寝宫,不说遍地都是皇上的眼线,少说咱们是处于被监视状态中的。”

    “这…”几乎没有经历过这样处境的刘氏吓得面色一白,她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接着便强作镇静的捏了捏自己的手心,深吸一口气道:“妾身省得了,知道该怎么做。”

    眼见刘氏是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并不是嘴上说着敷衍他的,庞太师提起的心稍稍安稳了些。

    “皇上还有些紧急的奏章未曾批完,吩咐奴才先将太师跟太师夫人请到偏殿稍坐,待皇上批阅完奏章再召见两位。”

    话落,小安子只领着两人往偏殿而去,任由庞太师旁敲侧击也没问出什么有用的情报。

    “太师太师夫人请坐,皇上命奴才准备了瓜果点心跟共水,还请慢用。”

    “怎么没看到张公公?”在小安子就要退下的时候,庞太师开门见山的问道。

    “前两日师傅他就染了风寒,一直喝着药也没见好,仍每天伺候在皇上身边,这不沈太医给皇上诊了脉,说是皇上也染了风染,好在是刚染上不严重,否则师傅可免不了一顿板子。”

    张公公染了风寒这是有迹可寻的,小安子敢说就不怕庞太师起疑,毕竟有什么作假的手段,能比要被骗的那个人亲眼所见还要真实呢?

    连接两日早朝,张公公身体有恙,这可是满朝文武皆亲眼所见之事。

    “皇上体谅师傅辛劳,发了话在师傅病好之前不用到跟前伺候。”

    庞太师虽觉哪里不对,可他又说不上来,只见他的眉头拧得死紧,脸色也严肃了几分,“那现在是哪位公公在皇上跟前伺候?”

    “乃是秦公公,太师要见一见吗?”

    “皇上连夜召见微臣,微臣这心里实在没底,是以……”

    “太师的难处奴才明白,不过就是传句话的事情,不过举手之劳罢了。”

    刘氏见小安子这么上道心下也松了一口气,面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很是隐晦的递给小安子一个荷包,满是感激的道:“小小意思,全当是给小安子公公的一点茶钱。”

    “那奴才便多谢太师夫人了。”

    秦公公接到宣帝的旨意就是在庞太师夫妇进宫后将他们困在潜龙殿,而后静待宣帝新的指示。

    若非宣帝足够的信任秦公公,否则这么重要的一环,宣帝是万万不能交到秦公公手中的。

    一切都是宣帝计划好的,潜龙殿内根本没有宣帝的身影,然而,秦公公的任务之一就是坐实宣帝在潜龙殿这个事实,不然难保庞太师不会想到别的。

    “秦公公打扰了。”

    “太师于咱家可是有恩的,这可谈不上什么打扰不打扰的。”

    “秦公公都这么说了,那便请秦公公替老夫解一惑。”

    虽然秦公公这些年明里暗里透露了庞太师不少有用的消息,但秦公公到底不是他的人,因此,庞太师对秦公公其实是有所保留的。

    不过因着秦公公与张公公不同,前者有弱点可以收卖可以威胁,故而,有些东西庞太师并不瞒着秦公公,在他面前说话也直白得很。

    反倒是庞太师一直想要拉拢的张公公,那人简直油盐不尽,可见他谁那一边都不沾,庞太师也就对张公公放下了戒心。

    “今日从温相那里递上来的折子比较多,且都是急需要批阅的,皇上染了风寒头疼得很,偏还要赶着将折子批阅出来,脾气很是不好。”

    秦公公不是一次两次收庞太师给的好处了,遂,他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也不怕庞太师听了不认账,不给他好处。

    “等到皇上把那些折子批完,怎么着也还得一个时辰左右,索性这偏殿内很是暖和,太师跟太师夫人不妨下下棋以此来打发时间。”

    “秦公公可知皇上连夜召见老夫是所为何事?”

    “这个咱家也不瞒着太师,皇上的心思咱家可不敢去揣摩,只隐隐探听到似是与皇后娘娘有关。”说完这句话,秦公公也不管庞太师是怎么想的,反正他是什么都不愿说了。

    得了这么个信,庞太师也知从秦公公嘴里再套不出什么,想想这老太监的性子,便也收了心思。

    “虽说这么晚才进宫,不过内子留在这里着实不太妥当,不若就让她去太后娘娘那里请个安,或是去皇后娘娘那里问个安?”

    听出庞太师话里的试探之意,秦公公面不也色的摇了摇头,他压低自己尖细的公鸭嗓道:“不是咱家不愿去给太师传这个话,而是咱家可没有那个胆子去触怒皇上。”

    “秦公公此话怎讲?”

    “具体怎么回事咱家也不清楚,总之就是有一天皇上去了慈宁宫,也不知跟太后娘娘谈了些什么,等皇上走了,太后娘娘就封闭了慈宁宫谁也不见了。”

    “这…”庞太师的话顿了顿,关于刘太后关闭慈宁宫的事情他是听说过的。

    “至于让太师夫人去坤宁宫给皇后娘娘请安也免了吧,且不说这个时辰皇后娘娘早就歇下了,就是没有皇上也不能在这个时候随意放外人进后宫不是。”

    庞太师张了张嘴,他想说刘氏是个女人,这个点进后宫也没关系,可看到秦公公明显不赞同的眼神,他只能收了这个心思。

    “皇上的旨意是同时召见太师跟太师夫人两个人,如果太师夫人真要去太后娘娘那里请安,可以等天亮之后,便是要去坤宁宫见见皇后娘娘,也是一样的。”

    “有劳秦公公提点,过两天老夫必将亲手送上谢礼。”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甭管在庞太师的眼里秦公公是个多么低贱的存在,只要在他用得着他的时候,他就能将秦公公捧得高高的。

    “无妨无妨,咱家相信太师。”

    “老夫以后还要多多倚仗秦公公,还望秦公公多多提点才是。”

    “好说好说。”秦公公一副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咱家出来的时间差不多了,这便先到皇上跟前伺候,若有其他消息咱家会想办法通知庞太师的。”

    “有劳秦公公了。”

    等到秦公公离开,庞太师才一脸阴沉之色的跌坐在椅子上,“这么些年,倒是老夫小瞧了他。”

    “老爷您这是?”

    “皇上他这是来者不善,咱们夫妻都要小心应对才能脱险,夫人可得长点脑子明白吗?”

    刘氏嘴角动了动,没敢说出什么放肆的话,她重重的点头声音也沉沉的,“妾身知道了。”

    ……

    坤宁宫

    宽敞柔软的凤床上,宣帝毫无防备的合衣躺在上面,只见他面色红润,呼吸均匀,就好像真的只是睡着了一样。

    殿内伺候的人都被庞皇后赶了出去,就连张公公也不例外,便是张公公不放心庞皇后与宣帝独处,但他一个奴才又能怎么办呢?

    说得难听一点,庞皇后再怎么不得宣帝待见,她也是地位尊贵的皇后娘娘,还轮不到他一个奴才站出来对皇后指手划脚的。

    精致的六角香炉里散发出清新凝神香的味道,跳跃烛光的映衬下,殿内的气氛既朦胧又暧昧,如梦似幻般带给庞皇后很不一样的感受。

    这一刻,庞皇后的心神是完全放空的。

    在庞皇后的记忆里面,几乎没有太多她与他独处的画面,尤其是像现在这样静谧的相处画面。

    宣帝对她是不屑于演戏的,因而宣帝对她总是尖锐的,难得宣帝有这么安静的时候,庞皇后近乎痴迷的凝视着床上宣帝沉睡的容颜。

    “皇上,你说臣妾应该拿你怎么办?”

    白皙纤细的手指轻柔的抚过宣帝俊逸的脸庞,在上面反复流连不去,庞皇后略显癫狂的喃喃自语。

    “皇上,臣妾只是爱上了你,臣妾错了吗?”

    “臣妾那么的爱你,难道错了吗?”

    “臣妾为了皇上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皇上就是看不到呢?”

    “皇上,你为什么不爱臣妾,为什么?”

    最后一句话,庞皇后几乎是压抑着自己低吼出来的,烛光下那张端庄明艳的脸布满了狰狞之色。

    “皇上,你不该逼臣妾的,你为什么要逼臣妾呢?”

    歪了歪头,庞皇后喃喃又道:“臣妾也不想这么做的,都是皇上逼臣妾的,都是您给逼的。”

    一般情况下,不管宣帝走到哪里,他的身边都有四个武功高强的暗卫在贴身跟随,是以想要刺杀宣帝根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此刻,藏身在暗处的以烈震为首的四个暗卫,他们没有感觉到来自同类的威胁,也没发现宣帝有什么异常,只当宣帝是太过疲劳所以睡着了。

    然后,他们看到庞皇后很仔细的照顾着宣帝,就像一个妻子对深爱的丈夫那样,可随着庞皇后不断对着睡着宣帝一句句质问出声时,烈震四人察觉了导常。

    皇后这是要对皇上不利?

    脑子里有了这样的想法,烈震四人看向庞皇后的目光就不一样了。

    而此时庞皇后针对宣帝的行动也展开了,只见她猛地拔出一把匕首,那锋利的刀口在烛光下照亮了她的脸,听她怒吼道:“既然皇上不给臣妾生路,那皇上也就休怪臣妾无情了。”

    话音落下,庞皇后举起手中的匕首就朝着宣帝的胸口刺去。

    砰砰砰砰!

    伴随着四道摔在地上沉闷的声响,坐在床边的庞皇后将匕首收了起来,她转身迎视着四道看向她,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的目光,凉薄的笑道:“你们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你们都不能动了?”

    烈震四人浑身僵硬的躺在地上,脸上青筋直冒,那看向庞皇后的眼神可不就是要将庞皇后给凌迟了么。

    “本宫原就防着你们呢,既明知下毒抓不住你们,那本宫又怎会做那等无用功。”

    许是烈震的目光刺激到了庞皇后,她失控的上前狠狠的踹了烈震一脚,彻底暴露了自己会武功的事实。

    那一脚也着实很狠,烈震当场就抽搐几下,嘴里喷溅出几口鲜红的血,脸色‘刷’的惨白。

    “别在妄想了,本宫已经掐断了坤宁宫与外界的联系,谁也救不了你们。”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庞皇后不知死了多少遍了,她手劲极大的捏住烈震的下巴,冷声道:“本宫真想挖了你这双眼睛。”

    烈震只恨自己太过大意,面上不肯屈服庞皇后半分,心里却是担忧宣帝的情况。

    好似看出他双眼所表达的意思,庞皇后拍了拍他的脸,张狂的轻笑出声,“等本宫处理干净了你们,皇上他也会下去陪你们的,你们瞧瞧你们将会死得多么的值得。”

    “咳咳…你你个毒妇。”

    刚刚得到自由,烈震想要呼救,庞皇后伸手捏住他的嘴巴,阴冷的道:“本宫劝你不要白费力气,今晚谁也救不了你们。”

    “他们这样浑身僵硬的情况持续不了多长时间,你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吗?”突然一道冰冷的女声在庞皇后的身后响起,身着一袭水绿色的身影悄然现身。

    “本宫做事不需要你来教导。”

    “哼,本护法也没想教导于你。”

    “本宫很清楚本宫在做什么,他们四个就交给你去处理干净。”

    “好,本护法希望皇后你的动作能够快一些,以免夜长梦多。”

    “带上他们四个赶紧滚,本宫现在不想看到你。”

    绿护法冷冷的看了眼庞皇后,似是一点都不在意她的态度,抬起右手打了一个手势,又有四道身影出现在房间里,“一个负责一个,随本护法走。”

    “是。”

    直到烈震四人被绿护法带走,躺在凤床上的宣帝都没有醒来的迹象,可见那几道菜混合在一起,迷药的效果是有多么强大了。

    重新拾起那把锋利的匕首,庞皇后一步步逼近仍不知危险即将降临的宣帝,目光中难掩痛苦与挣扎的道:“今生爱上你,本宫从未后悔过,即便本宫从未走进过你的心里,得到过你的温柔。”

    “若有来生,本宫不要再爱上你。”

    “若有来生,本宫再不愿与你相见。”

    “若有来生,……”

    “皇上,臣妾送您最后一程。”

    匕首即将刺进宣帝胸口那一瞬,原本双眼紧闭的宣帝猛然睁开双眼,目光凌厉如冰的扫向庞皇后,不辨喜怒的道:“看来皇后要杀朕的决心很是坚定。”

    有那么一瞬庞皇后被突然醒来的宣帝给惊到了,她脚步往后退了两步,一张脸刹时惨白如雪,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再次举起匕首朝宣帝刺去。

    她在宣帝的眼睛底下暴露了自己的目的,宣帝岂能容得了她?

    摆在她眼前的只有一条路,只有杀死宣帝,后面该是如何才能由她做主。

    “臣妾会走到这一步都是皇上逼的。”

    “说什么是朕逼的,这不过只是你用来掩饰自己野心的借口。”

    宣帝也是会武的,短短几个呼吸间,他就已经跟庞皇后交手了十来个回合,渐渐他就落于下风,一招一式都开始被庞皇后给压制。

    “你个丫头既然来了还不出来帮朕一把,你可别等朕死了再出来,那样真就中了她的计了。”

    耳畔响起宣帝的声音,庞皇后顺着宣帝的目光看去,只见披着火狐斗篷的宓妃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寝殿内,眸光淡淡的注视着她。

    “温宓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68雷霆出击,终是废后5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