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69 雷霆出击,终是废后6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正是本郡主。”

    宓妃目光坦荡的迎视庞皇后那双好似淬了剧毒般的双眼,嘴角微微上扬,那似笑非笑的姿态险些刺激得庞皇后暴跳抓狂。

    收到宣帝的求救信号,宓妃安排好一切不做停留的直奔进宫,没曾想途中发生了一点有趣的事情,不然她应该早在一个时辰之前就到了坤宁宫才对。

    路遇拦路虎,宓妃的解决办法是既简单又粗暴,什么都别跟她谈,直接就动手开揍。

    想到当时的一幕幕,与宓妃前后脚进宫,此时正负责殷守整个坤宁宫的红袖悔夜等四人,到此刻都忍不住一阵阵牙酸,好同情那些人怎么破?

    “咳咳…宓妃丫头,皇后就交给你来对付了,朕这头现在还有些晕晕的。”用膳的时候宣帝将庞皇后的用意瞧得那么分明,他哪里还敢肆无忌惮的吃喝,但为免打草惊蛇他又不得不吃。

    是以,那些食物进了他的肚子,饶是他提前有所准备也中了些招,一时半会儿恢复不了。

    “倒是难得皇上强忍着满腹的恶心陪着庞皇后演戏,真是辛苦皇上了。”宓妃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庞皇后的痛苦之上,看着庞皇后那阴沉得似能滴出黑水来的脸,某小女人很不厚道的笑了。

    “证据果然不是那么容易收集的。”撇了撇嘴,宓妃是一点儿面子都没有给庞皇后留。

    面前这个女人越是在意什么,她就越是当着她的面催毁什么。

    “有些东西宓妃丫头心中有数就好,不要说得那么直接嘛!”宣帝看似怒瞪了宓妃一眼,可落在庞皇后的眼里,那眸底满满的都是纵容好吗?

    听着他们你来我往的对话,庞皇后简直气红了眼,周身的杀意迸射出来,竟是再也不遮不掩了。

    “本宫要杀了你们。”

    “啧啧啧,你要杀本郡主,好,本郡主就让你杀,你过来啊!”说话的时候宓妃的手也没闲着,腕间的蓝鲛筋丝飞射而出,径直缠在宣帝的腰间,运功轻轻一扯宣帝就落到她的身后,“庞皇后由本郡主来收拾,皇上可别拖本郡主的后腿。”

    说完,宓妃就松开了宣帝,看也不看宣帝黑沉如水的那张脸。

    这丫头嘴巴真毒,可他偏还拿她没办法。

    宣帝与庞皇后交过手,自知他不是庞皇后的对手,几乎在宓妃开口那一瞬,宣帝就秒懂了宓妃的意思,然后他觉得他这个皇帝被深深的打了脸。

    咳咳…虽然也许宓妃只是嘴上说说,心里并没有那个意思,但这不妨碍宣帝多想一二啊!

    “温宓妃你欺人太甚。”咬着牙,庞皇后向宓妃发起主动攻击,往日的雍容端庄消失殆尽,她整个人的气息变得血腥而阴戾。

    察觉到空气中有煞气的波动,宓妃黛眉轻拧,璀璨的眸光落到庞皇后的脸上,旋即闪过丝丝了然。

    不曾想光武大陆还流传有这样的东西到浩瀚大陆,果然她跟庞皇后只能是天生的敌人。

    “哼,本郡主就是欺你了,你来咬本郡主啊。”宓妃一边游刃有余的应对庞皇后的杀招,一边气死人不偿命的挑衅庞皇后,直气得庞皇后怒红了双眼,看着宓妃的眼神真真是将宓妃凌迟至死都不解恨。

    以前庞皇后在宣帝心目中的形象他记不太清楚,却也曾被庞皇后的表象迷惑过,唯有此刻看到庞皇后这张牙舞爪的模样,宣帝也是控制不住的嘴角猛抽。

    宣帝一直都知道宓妃的武功很高深,是能与殇小子比肩的姑娘,他这也不是头一回见宓妃与人交战动手,只是上一次明显没有这一次视觉冲击那么大。

    上一次距离隔得有些远,宣帝是体会不到宓妃身上那股凛冽战意的,就算有所感知也顶多算是皮毛。

    然,这一次不一样,如此近距离的观看宓妃与庞皇后激战,宣帝目露震惊的同时,不得不护好自己,总觉得他要太过大意,单就她们两人交手所产生的气浪都会将他给震伤。

    见识到庞皇后爆发出来的真实武力值之后,宣帝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子庆幸。

    是的,他庆幸庞皇后留给了他缓冲的时间,否则就算宓妃接到他的信号赶进宫来,看到的只怕也是他温热却失去生气的尸体了。

    “温宓妃你找死,本宫已经走到这样一步,再没什么能够阻拦本宫的脚步了。”她举着匕首要刺死宣帝,却被宣帝抓了一个正着,她还有什么退路。

    庞皇后从来都不傻,既然宓妃能在她的寝殿中与她大打出手,换句话说她这坤宁宫必然已经成了她的囊中之物,根本无人可以再来帮她。

    “想要本郡主死的人,本郡主会提前送她下地狱,怎么庞皇后也想以身犯险么?”别人或许还瞧不出,但宓妃却在庞皇后眸底看出了她要求死的念头。

    将今晚前前后后发生的所有事情串连起来,宓妃大概也明白庞皇后为何不拼死杀出一条血路,而是有些懦弱的选择一心求死。

    刺杀皇上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即便是她作为皇后,也承担不起这件事情曝光带来的毁灭性效果。

    死庞皇后一死不要紧,她也可以牺牲,只因庞皇后还放不下太子,也放不下庞氏一族。

    “你们所有人都一再的逼迫本宫,尤其是你温宓妃,你一次又一次破坏本宫的事,你以为本宫当真惧怕你不成。”交手数十个回合,庞皇后招招式式看似狠辣阴毒,一出手就要取宓妃性命,实则她更多的是在试探宓妃功力的深浅。

    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与人痛快大战一场的宓妃,难得遇上庞皇后这么个对手,她当然不能一出手就把人给玩残玩废了,攻防之间也多是在试探。

    倒是没曾想庞皇后武功一点都不弱,若她不是半路出家修习的武功,而是自幼就系统的修习武功,她应当是个非常难缠的对手。

    如今的浩瀚大陆之上,已经鲜少有人知晓光武大陆的存在,自然而然光武大陆能流传到浩瀚大陆并且被保存下的武功功法也是凤毛麟角,能有幸得到之人都有莫大的机缘。

    显然庞皇后就是那么一个幸运儿,否则她在武学上的成就不会这般高,倒是可惜了。

    “以庞皇后你的心机城府,磅礴野心,你要惧怕本郡主才有鬼。”

    也不知庞皇后是如何得到那套功法秘笈的,也不怪庞皇后没有将那套功法传授给太子,实是那套功法女子修炼没有任何的要求,但若男子修炼的话…咳咳,那个要求苛刻就不说了,但凡是个男人都接受不了那么做。

    呃…凡事皆有意外,能够下定决心修炼那套功法的男子,搞不好就是那脑子有病,心理变态的。

    “不过容本郡主善意的提醒庞皇后一句,不属于你的东西始终都是不属于你的,即便勉强抢到了手,终究还是要还回去的。”

    不属于她的东西始终都是不属于她的?

    呵呵…温宓妃你在暗指什么?

    只要是本宫想要的东西,那么若是本宫得不到,便是毁了那又如何。

    “没有试过你焉知那不是属于本宫的东西。”

    “感情之事,本郡主不是当事你无权评说对与错。”听到庞皇后这明显想歪的话,宓妃额上滑下三条黑线,她可没有那个闲心去掺合她与宣帝韩皇后之间的三角恋情。

    本来情情爱爱这种事情,局外人有什么资格去评说局中之人的对与错。

    你眼里对的,又焉知不是另外一人眼中错的。

    你所认为错的,又岂知不是对的。

    “你…”庞皇后显然被宓妃淡漠的回答给惊了一下,看向宓妃的目光有些幽深,也不知她想到了什么。

    她爱宣帝,宣帝不爱她,却深爱着韩皇后,所以她恨毒了韩皇后,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怎么弄死韩皇后。

    她以为韩皇后死了,宣帝的眼睛里就能看到她,就能爱上她。

    可结果呢?

    韩皇后的确如她所愿被她弄死了,死的时候也痛苦凄惨不已,但即便韩皇后死了,还死了那么多年,宣帝的眼里从来都没有过她。

    遥想当年她,韩皇后与宣帝三人之间的感情纠葛,身边众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只是所有人都认为韩皇后跟宣帝是一对,而她庞欣瑶是硬插足进去的。

    可他们哪里知道,在宣帝与韩皇后初识的那一天,她也在啊!

    她认识宣帝的时间不比韩皇后晚,难道只因韩皇后出现了,所以她连追求自己爱情的权利也没有了吗?

    那时宣帝跟韩皇后还不曾订下婚事,她跟韩皇后之间本是公平竞争,怎么落到有些人的眼里就是她抢韩皇后的,就是她破坏别人的感情?

    所有的局外之人都说自己错了,哪怕当着她的面不敢说,背地里也纷纷指责着她的错,在她对宣帝感情的这件事情上,那些人有什么资格评判她。

    没有人知道在这件事情上面,庞皇后是多么渴望得到一个人的理解,哪怕只有一个人。

    可是那么多年过去了,从来没有一个人肯站在中立的位置说一句公平的话。

    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偏偏是个庞皇后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丫头,这叫她脸上的表情如何能不精彩。

    “本郡主最是实诚了,你不用太感谢我。”宓妃一脸无辜之色的摊了摊手,要是她脸上没有那揄揶之色就好了。

    站在宓妃身后被保护得密不透风的宣帝默默听她们对话到这里,俊眉深深拧做一团,眸底掠过一抹深思,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

    他可没瞧出庞皇后有半分要感谢她的意思,反倒被她呛得快要吐血了。

    “本宫只想杀了你,可没想要谢你。”

    “谁杀谁还不一定呢,你手中那东西本不该存在于此,你既以不听上面的训诫修炼了它,本郡主也是留不得你。”

    初跟宣帝动手之时,庞皇后暴露了自己会武的事实,可她的武功路数还是瞧得出来。

    随着宓妃对她试探的增加,庞皇后为了不被宓妃压着打下意识就露了几分真本领,现在听了宓妃的话,也就由不得宣帝不多想了。

    跟陷入沉思的宣帝不一样,自己最大的秘密被宓妃如此轻易的掀开,庞皇后心下猛地一‘咯噔’,漆黑的脸色越发阴沉,目露怨毒之色的盯着宓妃。

    在她意外得到那套功法,并无视第一页所书的警告修习那套功法之后,为了不留痕迹那套功法的原本就被庞皇后给毁了,温宓妃是如何知晓的?

    “你想要本宫的命,还得看看你有没有那样的本事。”原本已毁,庞皇后手中仍留有手抄本,但她绝对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宓妃。

    “你既执迷不悟,本郡主也就不客气。”此时此刻,宓妃可没有将庞皇后当成一国之母来对待。

    光武大陆与浩瀚大陆之间横亘着的鸿沟是无法跨越的,那么为了维持浩瀚大陆的平衡,光武大陆的武学绝对不能出现在浩瀚大陆。

    这个时候的宓妃尚且还不知晓幽莲教教主方霸天所修炼的邪功,若是她知情,必然跟陌殇一样非除掉不可。

    庞皇后修炼的这套功法很是有些阴毒,同属光武大陆淘汰掉被封禁的*,根本鲜少有人修习。

    好在庞皇后在修炼中没有因贪图速度而沾过血,不然随着功力的加深庞皇后的神智就会受到影响,一步步越发离不开鲜血,也会造下越来越多的杀戮。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等你赢了本宫再来张狂也不迟。”

    “本郡主成全你。”

    历经‘绝望深渊’那一战,又有云雾仙山之上便宜师傅的点拨与助益,宓妃不但古武之术提升到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就是她在这个世界所修习的武功都一再突破瓶颈,直逼顶峰。

    这要不是存了试探庞皇后的心思,她能浪费这么多的时间?

    说时迟,那时快,宓妃收起玩乐的心思,出手如电,雷霆之势,不出一盏茶的功夫庞皇后就狼狈落败。

    白纤细的双手飞快的结出一个印结,宓妃一点儿不手软的拍向庞皇后的天灵盖,只听庞皇后凄厉的惨叫一声,整个身子如一滩烂泥似的瘫在地上,艰难的喘着粗气。

    “宓妃丫头你这是……”哪怕宓妃曾说过留庞皇后不得这样的话,宣帝也从未怀疑过宓妃会下手杀庞皇后,他只是不解她的行为。

    “皇上头还晕乎?”

    “有点。”捏了捏眉心,宣帝觉得就他现在这样的状态,貌似很难处理跟善后啊?

    他可没有忘记庞太师跟太师夫人被他困在潜龙殿,也没有忘记他连夜召见了皇室宗族的人,就他这样的状态难保不会把好好的局面弄砸了。

    “给。”

    “什么?”

    “毒药。”宓妃撇了撇嘴,没好气的挖了宣帝一眼,好在大局初定,她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宣帝接住宓妃抛向他的青色丹药,嘴角抽了抽,却没有任何犹豫就把丹药给吞了,“小气的丫头,这次算朕欠你一个人情,随时你都可以来讨。”

    “哼,这还算不多。”

    “庞皇后这是被你废了?”

    “难不成皇上心疼了。”宓妃眯了眯眼,她眼里的宣帝虽然有很多她不太喜欢的地方,不过宓妃不得不承认他真的是个难能可贵的好皇帝了。

    只是他好归好,却也负了好些个女人,难保那些女人就不会心中怨恨于他,继而做出错事。

    一步错,步步错。

    “朕心疼于她倒不至于,只是朕难免对她心有愧疚。”只是不管宣帝心中对庞皇后是如何的愧疚,就凭庞皇后做下的那些事情,他就无法原谅。

    事情的发展都是朝着宣帝所预料的那般,他不会优柔寡断,再为墨氏皇族留下隐患,至于他欠庞皇后的情,就留着下辈子再还吧!

    又或者就如庞皇后所的那样,但愿来世他们莫要再相遇,但愿来世庞皇后莫要再爱上她,便是宣帝还给庞皇后的一段缘分了。

    “唔,皇上还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就好。”宓妃了然的看了宣帝一眼,没有过多发表自己的意见,“庞皇后的武功已经被我给废了,现在的她连普通人都不如,剩下的事情皇上就自行处理吧,太师府那边我会亲自盯着,不会让他们跑出来坏皇上的事儿。”

    “好,朕知道了。”

    宓妃离开的时候看都没有看地上的庞皇后一眼,她知道今晚过后,将再无庞皇后。

    至于皇家会如何抹去庞皇后这个人,貌似这并不在宓妃关心的范围之内。

    “以你的聪慧想来今日之果在你行事之前就该预料得到,朕有几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的回答。”服下了宓妃给的丹药,宣帝的脑子清醒了很多,人也精神了很多,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庞皇后,他终是移步过去将她扶起来安置到一张椅子上才神色淡漠的开口问道。

    曾经以为自己很强的庞皇后,怎么也没有想到,等宓妃真正跟她动起手来之时,她竟在对方的手里走不到十个回合就凄惨落败。

    而后宓妃更是在她根本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之下,快如闪电的出手废了她苦修近二十年的功夫,那一刻庞皇后是真不知她还活着干什么。

    恍恍惚惚浑身奇痛无比间,一双有力的大手将她从地上扶起,耳畔响起宣帝清冷低沉的嗓音,她莫名红了眼眶,心中很是委屈。

    “你与朕走到今时今日这一步,你不曾想到,朕亦不曾想到,只是你与朕到底立场不同,很多事情也不是你我可以左右的。”

    “皇上想问什么?”庞皇后重重的喘了一口气,以平息胸口的钝痛之感,她将自己身体的力量大部分靠在椅背上,以此来减轻她体内的疼痛。

    宓妃对庞皇后没有一点留手,便是没有取她性命只是废了她的武功,也是留足了苦头给庞皇后吃,谁让某女人是个有仇必报的。

    一想起太师府曾对相府和穆国公府下过的绊子,宓妃没杀人都是好的了,哪能连点利息都不收?

    “朕想问的,皇后心知肚明。”

    “呵呵…”

    宣帝记忆中的庞皇后从来都是张扬的,这副姿态倒是一点都不符合她的气场,好看的双眉紧紧拧成一团,正欲开口说什么时,庞皇后抬起头一瞬不瞬的紧盯着宣帝的脸,低声问道:“皇上想问的,想知道的,臣妾都可以告诉皇上,反正臣妾也不想活了。”

    当然,在临死之前庞皇还会保住太子,会保住太师府,只是能保得了多久却不是庞皇后能够左右的。

    只要这一次宣帝不借着她将事情闹大,闹到要废太子除庞氏一族的地步,那么有些退让庞皇后不得不给。

    “朕从未想过让你去死。”看着面前一心求死的庞皇后,静默中从宣帝嘴里吐出来的话,就好似一把锋利的尖刀,正的掏挖着庞皇后的心。

    是的,废后是必然之举,但宣帝是真没想过要庞皇后的命。

    只有活着才能受到折磨,死了那是解脱。

    他的华儿哪怕是死的时候都受尽了苦楚,他如何能让害过她的人那么痛快的去死。

    “皇上不想让臣妾死,是因为死太便宜臣妾了吗?”庞皇后呆呆的看着宣帝,第一次觉得整颗心都凉了,她到底爱上了这个男人什么,他竟伤她至此。

    犹记得初见时,他是有心的,只是他的心给了韩锦华,从此再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走进他的心里。

    “是,死太便宜你们了,如果没有你们,华儿她就不会死。”提到韩锦华,宣帝看向庞皇后的眼神就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臣妾现在这个样子,不管皇上要做什么,臣妾都是反抗不了的。”闭了闭眼,庞皇后在这一刻,那颗深爱着宣帝的心彻底死了。

    “皇上想要替她报仇,留着臣妾慢慢折磨也好。”如果她与韩锦华不是站在对立面,兴许她们会成为朋友,只是这世间没有如果。

    “朕愿来世,你莫要与朕相识,而朕这一生所亏欠你们的,来世再偿还吧!”

    “哈哈哈…”庞皇后仰头大笑,咸咸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到嘴里,她笑得痴狂,“皇上,臣妾问你,你有没有一点点喜欢过臣妾,哪怕就一点点。”

    宣帝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面不改色冷声道:“朕从未爱过你,哪怕只是一点点。”

    “好,好,真好。”

    也不知庞皇后又哭又笑呆怔了多长时间,等她的情绪完全平复下来,宣帝已经对外发布一个接着一个的指令,废后一事只剩扫尾了。

    抬起头再次对上宣帝那双漆黑凤眸时,庞皇后向宣帝提出了两个要求,而作为交换条件,宣帝向她询问的每一个问题,只要她知道的都全部诚实相告。

    谁也不知道幽静的内殿之中,宣帝跟庞皇后到底谈了些什么,等到宣帝走出坤宁宫那一刻,漫天大雪初停,寒风依旧肆虐,宣帝微微仰头袖中的拳头捏得‘咔咔’作响。

    他知道,他的使命还没有完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69雷霆出击,终是废后6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