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70 落定,重创庞氏一族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无悲回来了没有?”

    “回世子爷的话,还没有。”

    随意披散在身后的银色长发随着陌殇的动作垂落下来,剑眉轻拧紫眸幽深似云似雾,明明只是一个皱眉的动作,却无形中带出慑人的威压。

    “无喜你去接应看看。”唯有掐断方霸天所有的退路之后,陌殇才能做出最后的决断,否则难保不会狗急跳墙,若让方霸天不顾一切拉着他们陪葬就不太美妙了。

    要不是考虑到这一层,陌殇也不会领着一群人在中途停下来,明面上瞧着是因密道内机关陷阱太多,五花八门的阵法也太过诡异,相当让人头疼,实际上这些摆在陌殇眼前就跟过家家差不多,难度系数也就小打小闹罢了。

    也是方霸天倒霉,遇上谁不好偏遇到陌殇这么个煞星,这条连接坤宁宫与洪荒山庄的密道,只要没有遇到宓妃跟陌殇这两个变态,换成其他人进来没有人带领,那就无异于是踏进了鬼门关。

    生,很难。

    死,倒易。

    运道这东西玄之又玄的,说不清来倒不明,许是方霸天顺风顺水了那么多年,一倒霉就踏到铁板,阴损之事做得太多就连老天也瞧不过去了。

    “是,属下立马就去。”

    走前半段密道之时,途中遇上的那些‘眼睛’被一一斩杀,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之后他们就差一点跟幽莲教教主碰个正着,对方没有要跟他们交手的意思不说,反而还选择了撤退,但在后半段密道里也没少给他们下绊子。

    好在世子爷精通此道,有世子爷一路领着他们前进,这才没有任何的伤亡,否则还不知要折损多少兄弟在这遍布机关陷阱的鬼地方。

    他们一路前进到坤宁宫的范围,陌殇才挥手让他们停下脚步,各自原地休息待命,同时也往外面通传消息,看看世子妃那边进行的可还顺利。

    如果不是他们亲眼所见,只怕任谁也不会相信,原来在坤宁宫的地下不仅藏有密道,暗室,更深处的地方竟然还隐藏着一座阴森诡秘的地宫。

    整座地宫被笼罩在防御大阵之中,只要触及到任意一个阵法边缘,就将触发整个防御大阵,是以没有收到确切消息之前,陌殇并未采取任何的行动。

    无比淡定的留在原地,有意让防御大阵中的人觉得他这个楚宣王世子是被眼前精妙的防御大阵给难住,困住,一时想不出什么破阵之法。

    到了这个时候就是不用陌殇开口,他们所有人也或多或少明白,为何幽莲教的人明明都要跟他们正面冲突了,反而火速的退了回去。

    洪荒山庄的出路被堵死,显然另外一边求生之路就藏在眼前这座地宫之中了。

    如此,退路即生路,倒无关乎面子尊严什么的,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才能图谋更多。

    “世子爷。”

    “你回来了,那条路上面可是坤宁宫庞皇后的寝殿?”陌殇曾对庞皇后背后的势力猜想过很多,却是怎么也没有料想到她跟幽莲教关系匪浅。

    幽莲教乃是百年前在江湖上声名鹊起的,虽说不是什么好名声,而是令江湖人士都闻风丧胆的邪教,可幽莲教的实力不容小觑。

    七十年前幽莲教自江湖上消声灭迹,好像一夜之间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留下半点可寻的痕迹。

    如果不是幽莲教创教之时名头太过响亮,只怕整个武林人士都要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有关于幽莲教的梦。

    至于那是美梦还是恶梦,也就各花入各眼了。

    别说陌殇想不到消失的幽莲教一直藏身在坤宁宫的地底之下,换了旁人只怕也不会将这两者联想到一块,便是当初庞皇后稳座皇后之位,决定在坤宁宫中挖几条密道以备不时之需,却意外发现坤宁宫中隐藏的那几间密室,继而再发掘出掩盖在密室下面的庞大地宫,她也没将这与江湖势力联想到一起。

    初时,庞皇后只以为自己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却不知她那时的一举一动都悄然入了方霸天的眼。

    正是在庞皇后一次次寻找走进地宫之路的期间,她让方霸天对她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以及一种近乎偏执的征服欲。

    于是,方霸天就挖好了陷阱,一步步将庞皇后谋算进了他所编织的圈套里,让庞皇后一次又一次的背叛了宣帝,沦为了躺在他身上迎合他的女人之一。

    “回世子爷的话,属下在那条通道的壁道中发现了另外两条通道,主通道通向的地方是几间密室,再往外就是庞皇后的寝殿,另外的两个出口,一个通向坤宁宫的小厨房,一个则是通向后花园假山水榭的。”

    陌殇修长的手指轻抚着腰间的龙凤玉佩,他的声音好似清风一般,没有任何的形态,听在耳里却异常的舒服,但又有着不容质疑的王者威压,“那上面的密室应该就是之前打探到的,可有与那里皇上留下的人接头?”

    “回世子爷的话,属下见到皇上留下的人了。”

    “嗯?”

    “皇上那边进行得很顺利,庞皇后被郡主废了一身武功修为,坤宁宫已经由皇上执掌大权。”烈锋表示很激动有没有,皇上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总算有机会吐出胸中那口郁气了。

    还有庞氏一族,皇上想要一下子将庞氏一族连根拔起是不现实的,可一步步先断了庞氏一族众多的羽翼,最后再收拾庞氏一族未必就没有清除掉这颗毒瘤的资本。

    只要庞皇后被废黜,怎么着也能算重创了庞氏一族,折损了庞氏一族少说三分之一的势力,怎不叫人心喜。

    “初步看来大局已定,没有逆转的可能了。”陌殇似笑非笑的摩挲着下颚,紫色的凤眸里幽光掠过,他得再加紧一点速度才行。

    唔,还以为他能第一时间解决掉幽莲教那个大患,然后去助他家小女人一臂之力,倒是一时不察被他家小女人抢先到前面去了。

    心下有了决定,连带着陌殇脸上的笑意都明媚了几分,看来他要加快速度才行,总不好让宓妃跑来密道里帮他,那样显得他这个男人太没用。

    “郡主可还在宫中?”

    “回世子爷的话,郡主将坤宁宫的局势控制住,剩下的一切都交给皇上处理之后便领着她的四个人出宫了。”

    “哦?”陌殇扬了扬眉,不用过多思考他就明白为什么宓妃没有留在宫里,而是以最快的速度出了宫。

    皇室的丑闻还是知道得越少越好,即便是不小心知道了也要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宓妃聪明的避开,将一切交给宣帝去善后,半点都不染手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郡主出宫后是去盯着太师府了。”

    闻言,烈锋看向陌殇的眼神都带着惊诧了,怎的郡主要做什么,世子爷一猜一个准儿?

    “呃…世子爷真是神机妙算,郡主出宫后直接去盯紧太师府了。”庞太师跟太师夫人都被皇上困在宫里,不解决了废后之事,他们根本出不了皇宫。

    而为了掐断太师府与庞皇后之间唯一的那么点意外,由郡主亲自去困死太师府,无疑就是最保险的做法。

    只要宓妃在太师府外一刻,那么太师府里的哪怕一只苍蝇也甭想飞得出去。

    “皇上身边调派的人手可还充足,若是不够你便领人去帮他。”

    “皇上身边人手充足,属下跟着世子爷就好,眼下只有解决了幽莲教教主,断了庞皇后最后一条路,她才能算是彻底殒落。”

    “嗯。”陌殇淡漠的点了点头,他可不相信宣帝手里就只有那么一丁点儿的人手,想到防御大阵破解之后,地宫内还有那么多的幽莲教教徒,他也不过就是口头上客气一二罢了。

    为了不破坏规矩,陌殇在星殒城能够调派的自己人很是有限,遂,剿灭幽莲教这种事情,最好还是由宣帝派人比较稳妥。

    只可惜宣帝也精明得要死,他对陌殇的能力百分之百的信任啊,为了少折损自己的人手,宣帝派配给陌殇的人加上头领烈锋也不过就二十一个人。

    “世子爷,属下回来复命。”

    在无喜返回去接应无悲的途中,无悲就已经带着打探回来的消息往回赶,一听陌殇等着急了,两人更是一刻都不敢耽误的跑了回来。

    “外面情形如何?”一开始这整个局就是陌殇与宓妃商量着布下的,尤其是今晚收网的这个决定乃是陌殇下的,对于全局的掌控怕是没人比他更清楚。

    陌殇是个力求完美之人,事情进行中他不允许出现任何差错,故而,每走一步都必须达到他预期的效果,否则很难让他满意。

    即便一切都在他的算计预测之中,陌殇瞧不见过程,结果却是要掌握的。

    “回世子爷的话,外面的情形与世子爷之前预料的相差无几,洪荒山庄被咱们彻底掌控,外围也被封死,所以出路都被掐断。”

    “嗯。”

    “寒王殿下从梨花小筑回到寒王府,一边相助了世子妃掌控城中兵力调配,一边调动了赤湮军将星殒城外方圆百里范围都封锁了。”

    “呵呵…”陌殇邪魅一笑,性感的薄唇勾起好看的弧度,道:“这倒挺符合他的性格。”

    “寒王殿下传了信,转告世子爷尽管动手,他会守好外围,保证任何漏网之鱼都逃不出去。”

    “现在既已全无后顾之忧,那本世子就领你们进这地宫瞧个新鲜。”

    紫眸危险的眯起,陌殇轻轻挥动衣袖,只见一股有质却无形的劲气狠狠的拍在防御大阵之上,然后整个大阵牵一发而动全身,防御大阵瞬间就被激活了。

    防御大陆犹如一朵蘑菇云护卫在地宫的上方,被触动之后波光粼粼的闪烁着锋利而刺眼的寒芒,似一把把利剑能斩断人魂,收割性命。

    “全都退后。”

    “是,世子爷。”

    看着那闪掠着寒光的大阵,在陌殇的命令之下,无悲无喜等人纷纷后退,在他们的感知里,那个大阵好似活物一般,任何人胆敢擅闯一步,必将引得万剑齐发,身首异处的境地。

    天下阵法,万变不离其宗,只要找到阵眼就可以破阵。

    别看陌殇的攻击看似没有任何的章法,却在他强悍的几番试探之下,那个隐蔽的阵眼就暴露在了他的眼前。

    “幽莲教,本世子今日便会上一会。”话落,那个在方霸天眼中极其厉害的防御大陆轰然碎裂,发出刺耳至极的声响。

    “遇幽莲教之人,杀。”

    “是。”

    “该死东西,他竟这般轻松就破了本座的防御大阵,混账。”方霸天一声怒喝,底下幽莲教众人却是敢怒而不敢言,就怕扫到方霸天的台风尾。

    早知如此,还不如之前拼死杀出一条血路,指不定他们现在都出了洪荒山庄。

    可现在,难不成当真要被活活困死在这地宫里?

    “教教主,楚楚宣王世子他们杀杀进来了。”

    方霸天怒极,袖中的拳头捏得‘咔咔’作响,低吼道:“都愣着做什么,都随本座一起出去迎战,难道你们要坐以待毙等死不成。”

    “教主说得不错,咱们战。”

    “战,咱们杀出去。”

    “杀――”

    幽莲教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都没有退路,他们唯有与陌殇一战,才能求得一线生机。

    “听闻幽莲教教主神功盖世,本世子特来讨教一二。”

    “楚宣王世子陌殇。”

    “正是本世子。”陌殇眯了眯眼,看着方霸天那张戴着面具的脸,怎么瞧就怎么不舒服,“本世子很好奇你面具下的那一张脸长什么样。”

    所以,你乖乖受死吧!

    “呵呵…那就请楚宣王世子不吝赐教。”陌殇素有天下第一美男之称,在容貌与气质上无人能出其右,方霸天也是个颜控,看到陌殇那张脸就足以让他嫉妒得发疯发狂。

    既然那张脸是不属于他的,那么他就要将之毁掉,不计代价的毁掉。

    “放心,本世子是不会客气的。”

    这是什么该死的眼神,本世子定叫你后悔出生到这个世上。

    ……

    太子府

    “不。不要,母。母后…不…”

    “母后不要。”

    昏暗的卧房中,宽敞柔软的大床上,沉睡中的太子突然伸出手胡乱在空中挥舞,嘴里断断续续迷糊的说着什么,额上豆大的汗珠不停滑落,一张俊脸痛苦的扭曲着,整个人看起来正承受着无法言说的痛苦折磨。

    太子在梦中不停的喊着母后,并且一副大受惊吓的模样,许是母子连心,宫里庞皇后出了事,宫外太子便有所感应。

    “不要…不要,母后不要丢下儿臣,母后…”

    “父父皇,儿臣求求您…”

    “啊――”

    一番挣扎过后总算是从恶梦中醒来,太子惊叫一声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披在肩后的黑发散落下来挡住太子的脸,他忽明忽暗隐在阴影中,唯有那受过惊吓后的喘息声在房间里显得格外的清晰。

    “呼!”足足缓了好久的神儿,太子才平复下来,他揉了揉眉心,垂眸喃喃低语道:“原来是做梦了,还好只是一个梦。”

    “不对,无缘无故的本太子怎么会做那样可怕的梦,难道宫里出事了?”拧着眉,太子的双手死死抓住床单,赫然可见手背上那突突的青筋。

    母后,可是您在责怪儿子?

    要是还有别的选择,儿子一定不会舍弃你的,母后你别怪我。

    “殿下,殿下出什么事了?”太子自恶梦中惊醒,发出那么凄厉的一声惨叫,想不惊动人都难。

    更何况太子是个怕死的家伙,他住的院子里里外外的侍卫没有一百也有七八十,这还只是明面上的,暗处的还没有算在这个数里面。

    尤其是眼下这个特殊时期,太子更是增加了自己院落的守卫,生怕有人闯进来取他的性命,虽然这个可能性真的小得可怜。

    “殿下您这是这是做恶梦了?”

    “嗯。”

    太子淡淡的应了一声,复又垂下头去,周身都笼罩着一层森冷的杀意。

    “奴才给殿下倒杯热茶压压惊?”

    “嗯。”

    “殿下可有哪里不舒服,要不奴才去请府医过来看看?”

    端着茶杯喝下肚几口热茶,慌乱迷茫的太子渐渐冷静下来,他越想越觉不对劲,不管他的梦境是真还是假,他都必须去证实一番,否则他就是心在宽也是睡不着的。

    “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殿下的话,现在是寅时正,外边天还未亮。”

    “你去安排一下,本太子要出去一趟。”

    “这还不到进宫早朝的时间,殿下……”

    没等人把话说完,太子冷声打断,声似寒冰的道:“本太子要去哪里还轮不到你做主,叫你做什么直接去做就好,不该问的别问。”

    “是,殿下稍等片刻,奴才这就去安排。”

    自打太子听了庞太师的话,最终选择放弃庞皇后,太子就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整个人的状态非常不好,夜里不点凝神香,不喝安神茶他根本就不能入睡。

    原有这两手准备太子夜里好歹还能睡上一觉,却没想今夜太子好不容易睡着,竟然只因做了一个恶梦便被惊醒了。

    梦里的情景异常的恐怖,太子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拥护他的人要么死,要么就叛离他,接着他的母后死了,庞氏一族也灭了,即便他倾尽所有也没能登上那个位置,最后更是落得一个惨死的下场。

    太子所做的梦,与他所期盼的完全相反,叫他怎能不惊惧害怕,身陷梦中无法醒来的时候,太子的精神都险些崩溃掉。

    “该死的,不行,不能呆在府中坐以待毙。”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掀开锦被下床后,太子就坚定不移的做了一个决定。

    “无论如何必须进宫见母后一面,即便要被父皇训斥,也一定要见到母后。”皱着眉头垂下眸子扫了眼汗湿的衣裳,太子冲进旁边的净房洗了一个战斗澡,又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出来,精神才稍微好了一些。

    “殿下,殿下,不不好了。”

    “什么?”

    “殿下,太子府外面有有御林军把把守。”在太子阴戾的目光瞪视之下,小厮的脸色惨白如纸,身子更是摇摇欲坠,可见被吓得不轻。

    太子府怎么被御林军围困起来了,他也百思不得其解啊!

    “你刚才说什么,再给本太子说一遍。”

    “回回殿下的话,太子府被御林军围困起来了,任何人不得外出。”

    “外面有多少人?”

    “五五百人。”

    “由谁统领的,他们听命于谁?”

    “奴奴才去问过,说是安平和乐郡主奉了皇上的谕令,在未经皇上召见之前,太子府任何人都不得外出,否否则……”

    太子脸一白,低吼道:“否则什么?”

    “否则安平和乐郡主可以先斩后奏。”换句话说,安平和乐郡主手中握着生杀大权,谁要不怕死就尽管上。

    “是她。”如果换了别的人,太子还有一争之力,可对象是宓妃,他相信如果他要硬闯,那个女人不会因为他是太子就不对他动手。

    小厮看着失魂落魄跌坐在椅子上的太子,又惊又怕的咽了咽口水,拉耸着脑袋再不敢开口说话。

    “完了,能劳动她来盯着太子府,可见宫里是真的出事了。”

    什么宫里出事了,太子想说的是肯定是他的母后出事了,可他却被困住,什么都做不了。

    父皇你的心就那么狠,非得废了母后不可?

    是不是废完皇后,就该轮到废儿臣这个太子了?

    寒王他都已经死了,父皇您这么做又是在给谁铺路,为什么你的眼里就是看不到儿臣,也看不到儿臣的努力。

    你可知,儿臣好恨。

    “怎么办,不行,本太子不能干坐着,一定要想到办法才行。”

    “太师府,对,本太子还有太师府。”太子神神叨叨的走来走去,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这样的情况下,太师府怕也被盯上了,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躲过她的眼睛?”

    “殿下。”

    “你还有什么没有禀报?”

    “殿殿下…奴才奴才…”

    “本太子很可怕吗?”

    “没没有。”

    “快说,否则本太子杀了你。”

    小厮紧咬着嘴唇,直到嘴里有血腥味蔓延,他才猛地一闭眼,抱着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念头,颤着声说道:“那个御林军守卫让奴才给殿下带一句安平和乐郡主的话,说是这几日太子辛苦了,好生呆在太子府休养就好,莫要操心太师府之事。”

    “混账,她欺人太甚。”

    哗啦――

    多宝格在太子暴怒的情况下被推倒,上面那些价值连城的宝贝摔在地上,发出一连串刺耳的声响。

    “太师府也被御林军围困起来,那么即便本太子能出去也进不了太师府,还淡什么商量事情,解决问题。”

    与太子府这边差不多,庞太师跟太师夫人被宣帝连夜召进宫之后,庞正跟庞统怎么可能睡得着,兄弟俩因得了庞太师的交待也不敢冒然行事,可他们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整个人都憋屈死了。

    等了三个时辰之后,他们终于等不住了,想要做点什么却发现太师府被御林军包围了起来,那个领头之人赫然就是宓妃无疑。

    原本庞正跟庞统是要闹事的,只见宓妃拿出宣帝的手谕,他们也就无话可说了,难不成他们还能硬闯抗旨不成?

    太师府与外界的联系被宓妃如此光明正大的掐断,庞正庞统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被困。

    只要宫中宣帝那里没有传来消息,宓妃就会一直困着太师府跟太子府,隔绝他们与外界的所有联系,直到庞皇后被废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70落定,重创庞氏一族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