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72 再受打击,怒极吐血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相府・碧落阁

    “白梅,郡主是出府了吗?”樱嬷嬷没在卧房里找到宓妃,一心只以为宓妃出了相府,看到手里抱着赤红斗篷的白梅便低声询问。

    “回嬷嬷的话,郡主未曾出府,此刻正在武场练功,丹珍跟冰彤伺候在侧。”

    “嗯,夫人过来了,老奴去请郡主,你先到西暖阁去伺候着。”

    “是,嬷嬷。”

    武场内,只见宓妃穿着轻便简洁的白色练功服,手里挥动着一把轻灵的长剑,身姿轻盈飘逸的在梅花桩上时起时落,那翩然的姿态美是令人屏息。

    “冰彤,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有小姐这么俊俏的轻功啊!”丹珍一脸入骨花痴般迷恋的望着宓妃握在手中那剑势凌厉又万般变化的剑招,就连眼睛都不会动了,一张红艳的小嘴微张着,呆呆傻傻的模样瞧着不免好笑。

    当然,丹珍最最眼馋的可不是宓妃的武功招式和武学心法什么的,她最馋的是宓妃那出神入化的轻功,也不知什么时候她才能练到那般境界。

    “以你的资质怎么能跟小姐相提并论。”

    “呃…”丹珍抿了抿唇,一张清秀明艳的小脸崩得紧紧的,她又不是不知自己有几斤几两,怎么敢把自己放到跟小姐同一位置?

    她有看起来很蠢的样子?

    “不过用小姐的话来说,你我不谈学武的骨格跟天赋如何,单就是学武时年纪太大就注定在武学一途上无法获得太高的成就。”

    眼见冰彤那一本正经说这些话的样子,丹珍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表情,嘴角猛抽了抽,她摊了摊手轻咬着唇瓣道,“所以呢?”

    “所以你这辈子都别想练就如小姐那样出神入化的轻功,就你学的那点儿功夫,能够自保不给小姐添麻烦就相当不错了。”

    丹珍,“……”

    “你也别觉得委屈,我也没比你的天赋好到哪里去。”冰彤话音刚落,丹珍就抬眸紧盯着她,要怎么办,她有想揍冰彤的冲动有没有。

    她虽习武的时间太晚了些,可她学武的资质一点都不算差好不,怎么到了冰彤的眼里她丫的就一无是处了呢?

    “其实你的轻功不错了,比起我来就强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这一刻,丹珍看着冰彤彻底没了脾气,特么她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家冰彤变成了这样?

    “冰彤你该不会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身了吧,不然你怎么变得…呃,变得…”挠了挠后脑勺,纠结着一张脸丹珍也没能想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现在的冰彤,此刻,她真是无比的怀念以前的冰彤,还是不怎么说话的冰彤比较可爱,至少不会她哪里痛她就使劲往哪里戳啊!

    “去你的,少胡说。”冰彤冷着一张俏脸,抬眸看了看梅花桩上已经收了剑的宓妃,柔声道:“别闹了,小姐都已经收了剑,咱们快些过去伺候。”

    “这可用不着你说,伺候小姐我是最乐意的。”话落,丹珍就好似一阵风般飘向了宓妃。

    以宓妃的耳力,她就算不是刻意的,也能同一时间一心几用,倒是将丹珍跟冰彤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心下不禁觉得好笑。

    她的这两个贴身丫鬟习武的资质很是一般,也早就错过了习武的年龄,但这两个丫头都吃得了苦,还肯下功夫反复练习,剑舞教导起来也就格外的用心,近一年时间下来倒也算有所小成。

    高手什么的谈不上,对付十个八个不会武的壮汉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就是不幸跟有功夫底子的护卫杠上,三五个短时间内在她们手上也讨不到便宜。

    对此,宓妃是相当的满意,她的碧落阁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是能文又能武的,她是该偷着笑才能彰显心中的愉悦之情。

    “你们的努力本小姐是看在眼里的,等以后有时间本小姐就炼制一些能改善体质的丹药,让你们都服食一颗,对你们习武也会有所助益。”

    虽说想要赶得上她是不太可能,少说也能让她们占个中上的等级,如此宓妃也是满意的。

    “体质还能改善?”丹珍眨着星星眼瞅着宓妃,若非还谨记着樱嬷嬷的教导,莫要忘了她与宓妃之间的主仆关系,搞不好她得兴奋的扑到宓妃身上去。

    “别人做不到,可不代表你家小姐我也做不到。”

    “我家小姐是最厉害的。”

    “嗯,这话本小姐爱听。”

    “呵呵…”丹珍傻笑了一会儿,捏了捏手心按捺下激动的心情,满眼仰幕的望着宓妃,道:“今个儿的天气可是极好,浴汤跟早膳都是准备好了的,奴婢先伺候小姐沐浴,然后再到花厅用早膳。”

    宓妃将惯用的长剑放到冰彤的手里,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道,“冰彤去门房问问大公子二公子跟三公子回府没有,丹珍伺候本小姐去沐浴梳洗。”

    “是。”俩儿丫鬟恭敬的应了声,刚要转身离开却见樱嬷嬷快步朝她们迎面而来。

    “奴婢给郡主请安,郡主万福金安。”

    “嬷嬷怎么来了?”宓妃抬了抬手示意樱嬷嬷起身,好看的眉头轻蹙,温润的嗓音自带丝丝慑人的清冷,却又是极其悦耳动听的声音

    “回郡主的话,是夫人来了碧落阁要见郡主。”

    “娘来了。”顿了顿,宓妃也不难猜到温夫人的来意,怕是昨晚也没能睡个安稳的觉。

    “西暖阁内暖和些,奴婢将夫人请进了西暖阁,郡主可是现在回去。”

    “嬷嬷先去西暖阁回话,待本郡主沐浴梳洗后就去见母亲,莫要让她等着急了。”

    “是,郡主。”

    宓妃沐浴之时并不喜欢有人在身边伺候,丹珍替宓妃备好热水与换洗的衣服后就退到了外面,又给两个二等丫鬟传了话让她们将早膳端到西暖阁,以便节省时间,免得宓妃饿着肚子吃不到东西。

    待宓妃收拾妥当自己从净房出来,时间已经过去小半个时辰,若不是担心温夫人等久了,少说宓妃都要多泡一会儿才会起身出来。

    “娘亲等着急了吧!”清脆清润的嗓音响起,宓妃就跟变戏法似的坐到了温夫人的身边,一只手还环抱住了温夫人的胳膊,看得温夫人怔愣片刻,而后便捏了捏宓妃的鼻子轻笑出声。

    “不着急。”温夫人拍了拍宓妃的手背,就将她的手抓在自己的手心,不舍得再松开,“可是饿坏了,快些尝尝这些早点,娘亲看了看都是你爱吃的。”

    “嗯,娘亲用过了吗?”

    “娘胃口不好,早上吃得少。”温夫人因为心中有事自然吃不下东西,可她又怕说出来惹宓妃为她忧心,开口的时候就给钱嬷嬷递了眼色,让她莫要说话。

    任凭温夫人的小动作做得再小,宓妃的眼睛多尖啊,哪能就没有瞧见,清冷的眸光风轻云淡的扫向钱嬷嬷,笑眯眯的喊道:“钱嬷嬷。”

    钱嬷嬷被宓妃点到名,先是浑身一僵,接着就苦着脸目露幽怨的瞅了温夫人一眼,无比恭敬不敢有丝隐瞒的道:“回小姐的话,夫人确是胃口不好,早上就只吃了一个水晶饺子,还望小姐能劝着夫人多吃一点。”

    闻言,宓妃挑了挑眉,绝美的小脸上巧笑嫣然的,却是看得温夫人眉头一跳,只得连连道:“你爹上早朝去了,娘一个人吃不下。”

    “嗯。”

    “白梅,你去多拿一副碗筷来,本夫人要跟小姐一起用早膳。”

    “是,夫人。”

    “娘亲在担心什么?”温夫人的身体可是宓妃好不容易才调养好的,可不能让她再这么熬坏了身子。

    “这个时辰早朝早已散了,可你爹还没有回府,娘这心里没有底,总觉得不踏实。”对于自己的女儿,温夫人是一点都没有隐藏自己的心思。

    要说女儿实在太聪明,温夫人就是有点心思也很难瞒得过,与其被宓妃给点明出来,还不如她自己老实交待呢。

    “这里不用你们伺候都退下吧。”

    “是,郡主。”

    “娘亲可是在担心庞家?”待西暖阁只有她们母女,宓妃才一边喝着粥,一边表情淡淡的提到庞家。

    “呃…娘确是担心庞家,毕竟庞家根基深厚,可不是那么容易拔得起来的。”温夫人对庞氏一族的人都是相当厌恶且憎恨的,当年若非庞皇后硬要横插一脚,她的好姐妹韩皇后绝对不可能早早就逝去,只留下小小的一个寒王。

    这些年来温夫人虽说绝大部分的心神跟精力都用在了宓妃的身上,若无必要她是断然不会进宫的,尤其她最厌烦庞皇后那个女人。

    因着温夫人与已逝韩皇后的关系,庞皇后就非常热衷于刁难温夫人,是以,温老爹为了维护自己的妻子不受欺辱,宫中宴会他从来就是能推就推,能躲就躲,除非实在推不掉躲不开他亦会小心的守着温夫人,生怕庞皇后找温夫人的麻烦。

    倘若庞氏一族真的可以被消灭,无疑温夫人心中是无比快的,终于算是替韩皇后报了仇雪了恨。

    “好了,娘亲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庞氏一族受重创已是注定,庞皇后被废黜已是事实,任凭庞太师也通天之能,他也无法逆天而行。”

    今日早朝宣帝必将宣读废黜庞皇后的圣旨,宓妃相信这道圣旨一出,即便会造成满朝哗然的轰动,只要没有一个以庞太师为首的庞系一派的人站出来替庞皇后说话,朝堂之上就绝对不会有一个人站出来质疑宣帝的旨意。

    圣旨即下,再无收回的可能,更何况宣帝是铁了心的要废黜庞皇后,又怎么可能给她翻身的机会。

    即便宣帝真有那个心,庞皇后也没有给自己留什么余地,哪怕仅仅只是为了维护皇室的颜面,红杏出墙秽乱宫闱的庞皇后也不能活。

    “爹爹这个时候都还没有回府并不能说明什么,以前没有这事儿的时候爹爹不也要忙上许久,庞家的事情娘亲不必忧心,自有我跟哥哥们会处理的。”

    “哎,娘其实也不是忧心不忧心的,只是有些感概罢了。”温夫人摇了摇头,见宓妃一脸的迷茫之色,她才软了声又道:“娘只是没有想到庞皇后那个不可一世,自视甚高的女人也会有这样的一天。”

    “娘亲跟已逝的韩皇后是好姐妹,如今庞皇后落得这般下场,娘亲有这样的感概也不奇怪。”

    “曾经娘亲以为她会一直这么尊荣下去,哪怕锦华的逝去跟她有关,甚至完全就是她的手笔,别看她位居中宫是个女人而已,但无论是皇上也好,寒王也罢,轻易都是动她不得的,不然轻则动摇金凤国的江山社稷,重则就会触发四国大战,惹得生灵涂炭。”

    论家族根基与底蕴,庞氏一族固然比不得他们温氏一族,可架不住温氏一族的人历来都是忠君之臣,绝对没有坐拥天下的野心;

    而庞氏一族与温氏一族不一样,他们野心勃勃,要图谋的东西太多太多,根本就防不胜防。只要稍微给他们一点点机会,看到一点点的曙光,那么他们要不就扶持一个傀儡帝王,挟天子以令诸候,要么就踏着被他们扶持的那一个,将金凤国改名换姓自立为王。

    庞太师乃两朝元老,他在朝堂上的号召力很是巨大,又有庞氏一族积攒了好几代人的底蕴,附庸他们的家族跟势力并不少,真要全力反扑起来,可不整上金凤国上下都会跟着一起发生动荡。

    一旦金凤国内部发生动荡,谁也不敢保证其余三大国不会借机染指金凤国富庶的领地,由此展开疯狂的掠夺,届时,浩瀚大陆必乱。

    综合各个方面的因素,宣帝就算恨毒了庞皇后也不得不隐忍不发,就担心因他一己之私而将整上金凤国陷入险境,让普通百姓遭受战乱之苦。

    有着相同想法的还有寒王,他自幼被先帝爷亲自带在身边教导他为君之道,帝王之道,聪慧的寒王比谁都懂得多,明白得多。

    更是因为寒王对先帝爷的承诺,即便他日渐长大,知晓庞皇后就是害死他母后的凶手之一,他除了面子里子都极其不待见庞皇后之外,却也从未向庞皇后下过手,甚至他都没有要求宣帝对庞皇后做出惩戒。

    “从你爹那里,娘自是知晓皇上对庞皇后那是一点都不假辞色,这也说明皇上心中对庞皇后是怨气很深的,但就因为皇上所处的那个位置,娘也是万万不敢奢望皇上会对庞皇后下手的。”

    “娘的意思妃儿明白。”

    温夫人见宓妃吃好了,就亲手拿了湿帕替宓妃擦了擦嘴角,柔声道:“就因为皇上是皇上,所以皇上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娘为锦华不值过,后来看得淡了倒也慢慢放下了。”

    “娘亲莫要想太多,现在寒王已经恢复健康,皇上非但要动庞皇后,就是庞氏一族以及其他的一些家族都会被连根拔起的。”

    “妃儿,你的意思是皇上要替寒王铺路了?”

    “嗯。”

    “这样也好,等寒王坐上那个位置,没了那些有异心又有能力掣肘他的人,他的帝王之路也能走得轻快些。”

    “娘亲说得不错,皇上是吃够了外戚太强的苦楚,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让寒王走他的老路,有些该清除掉的就得清除干净,省得留下碍眼。”

    “听了妃儿这些话,娘心里安定多了。”

    “昨晚的行动寒王也参与了,不会出什么差错的,一切都在按照原定的计划进行,娘亲只管等云朗天清的那一天到来就好。”

    “好,娘就等着那一天。”

    昨夜宓妃从皇宫出来,除开送了一封信回相信交到温老爹的手上,提前给温老爹提了个醒,接着她又收到了陌殇写给她的亲笔信,知晓了洪荒山庄的背景,以及那个在江湖上曾经盛极一时的幽莲教。

    同时,宓妃对庞皇后与幽莲教教主方霸天之间的关系也知情了,想想还真挺恶心的。

    男人都是有劣根性的,不管宣帝是否在意庞皇后,只要庞皇后是他的女人,那么即便他不要庞皇后,也是绝对容不下庞皇后背叛他的。

    遂,且不管庞皇后犯没犯其他的错,只要宣帝咬死了这一条,就足够废黜庞皇后十回八回,还堵得庞氏一族无人胆敢站出来替庞皇后出头。

    为了彻底安温夫人的心,宓妃直接了当的对温夫人提了一二,便是至此绝了温夫人的不安,还让温夫人的脸色变了变,似是很难想象庞皇后竟会做出那样不堪的事。

    “算算时间爹爹也快回来了,若是娘亲心中还有什么疑问不妨等爹爹回来你再问问,女儿一会儿还要出府一趟,怕是不能陪你太长时间。”

    “娘知道你忙,娘不用你陪。”

    “那好,等晚上妃儿回来再去给娘请安。”

    温夫人点了点宓妃的额头,柔声轻笑道:“好,等晚上你跟你三个哥哥一起来看看娘。”

    “嗯。”

    太子府跟太师府的封禁令是宓妃亲自下达的,御林军也是宓妃亲自调动的,直到快上早朝的时候,宓妃才解了两府的封禁,让太子跟庞正庞统得以出府去上早朝。

    想必没有互换到消息的太子跟庞正等人很憋屈,见到庞太师想说又不能说就更憋屈,光是那情景让宓妃想到都十足十的逗趣。

    ……

    太师府

    “噗――”

    “老爷。”

    “爹。”

    “祖父。”

    散朝后从金殿走出来,庞太师再也没有遮掩他的情绪,黑沉着一张苍老的脸,一言不发的往外走,周身都释放着骇人的冷气,谁也不敢靠近他。

    紧赶慢赶回到太师府,庞太师前一脚刚踏进前院的垂花门,紧崩着的脸色就猛地惨白如纸,那口憋了许久的血顿时如泼墨般的喷溅而出,吓得后面紧跟着他脚步的太师夫人,庞正庞统等人惊叫出声。

    顷刻间,太师府乱作一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72再受打击,怒极吐血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