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73 再受打击,怒极吐血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陈府医怎么样了,老爷他没事吧。”太师夫人刘氏面色憔悴的紧挨着床边,虽是在对陈府医说话,但她的眼睛却是一刻也没离开过庞太师。

    自她嫁给庞太师的那一天起,刘氏这一辈子就好像是只为了庞太师而存在的,为了庞太师,为了庞氏一族,她不但背弃了自己的嫡亲妹妹,也背弃了养育她的家族。

    她为了自己的男人,为了让庞氏一族更上一层楼,多年来不只一次算计过刘太后,也让荣昌伯府替太师府挡了不下三次的灾,背了不下三次的黑锅,可以说打从刘太后与庞皇后撕破脸皮,刘氏就彻底被刘太后与荣昌伯府给厌弃了。

    是以,刘氏能够依靠的人现在只剩下庞太师一个,她万万不能让庞太师出事,否则将来她绝对没有什么好日子可过。

    别说什么她还有两个儿子会孝顺她那样的蠢话,儿大不由娘,这一点刘氏看得无比的清楚,真要有一天在她跟儿媳妇之间发生了口角,儿子到底是帮她这个娘还是帮他的媳妇儿谁也不敢保证。

    因此,刘氏打心眼里就没有想过要依赖儿子们过活,比起依靠儿子显然还是依靠丈夫相对妥当些,只要庞太师还在一天,那么底下的人就翻不出什么浪来,她依旧是高高在上不容侵犯的太师夫人,谁敢拿脸色给她瞧?

    别说是在回府的路上刘氏就瞧见庞太师的脸色很不对劲儿,就是在坤宁宫宣帝当着他们夫妇的面,让庞皇后自己向他们坦白自己的过错,而后宣帝一锤定音下旨废黜庞皇后那一瞬,庞太师脸色就超级难看要吐血的。

    到底是几十年的老夫老妻了,刘氏还能不了解庞太师?

    在那样的情景之下,极要面子的庞太师怎么可能在强势的宣帝面前示弱,遂,他是强忍着那口要吐出来的血,一直硬撑到早朝散后回府才发作的。

    “哎哟,这可真是急死本夫人了,老爷他到底怎么样了,你倒是说句话啊!”若非还顾忌着自己的仪态,刘氏都控制不住自己要动手抓住陈府医的胳膊拼命摇晃了。

    刘氏嫁给庞太师一共生了两子一女,不管儿子还是女儿都很出众,可她在两个儿子身上花费的心思和心血却是远远赶不上她花在庞皇后身上的心血,她也一直都将庞皇后视为她的最终依靠。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刘氏想破了脑袋也万万没有想到庞皇后会被废黜,这根本就是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让她就是有力也使不上。

    要知道宣帝给出的那个废黜庞皇后的理由,真真是堵得她跟庞太师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不管心中有多少的不甘都只得咬着牙混着血往肚子里咽。

    废后的圣旨上没有直接点出这一条,一来是宣帝要维护自己跟皇室的颜面,二来又何尝不是给了他们庞家一个台阶下,不然追根究底的翻出来对谁都没有好处。

    普天之下没有人会去议论皇帝的是非,因为那是会被杀头甚至牵连九族的,可太师府就不一样了,出了庞皇后那样一个红杏出墙的女人,是想太师府的人一出门就被天下人的口水给淹死吗?

    “娘,您别着急。”

    “娘,就算您要问什么,也总得留点时间先让陈府医替父亲诊完脉再说不是。”

    庞正庞统两兄弟近年来确是有些暗斗,不过他们对庞太师还是很孝顺,也尤为听庞太师的话,此时也是异常担心庞太师的身体。

    眼下随着庞皇后被废黜打入冷宫,他们庞氏一族的总体实力大减不说,就是明里暗里的势力也锐减了三分之一不止,这样的局面可不是他们所乐见的。

    重创既已成为定局,庞正也好,庞统也罢,他们都无力回天,只能愁容满面的叹息一声。

    这个时候他们绝对接受不了庞太师再发生什么意外,不然庞氏一族可不单单只是受重创那么简单,搞不好真被宣帝一鼓作气的拿下可就真的糟了。

    “你们爹都吐血了,为娘能不急吗?”刘氏又气又恼的瞪了两个儿子一眼,除了她自己以外,谁能体会她的半分心情了。

    “瞧祖母这话说得,翔儿也是很担心祖父身体的,不过就算翔儿再怎么担心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要等陈府医看过之后才能行。”骁勇侯世子庞翔虽说不是庞太师的嫡长孙,可他生了一张巧嘴,是个能说会道又极会甜言蜜语哄人的家伙,因而,他不但很得庞太师的疼爱,刘氏也极其的宠爱纵容这个孙子。

    “嗯,祖母的翔哥儿也长大了。”即便骁勇侯夫人白氏在刘氏跟前失了势,刘氏对庞翔的疼爱也没有减少半分,原来怎么宠现在还怎么宠。

    白氏自从娘家出事后,她在太师府的日子就过得异常的艰难,不得不一再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来示弱,可白氏是个极其能隐忍的女人,只要让她找准时机,再次翻身做主也并非没有可能。

    “祖父身体一向健朗,这次许是怒极伤了心肺才吐的血,西儿相信祖父只要吃上几帖药就会痊愈的,祖母这个时候越发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不然等祖父醒了谁能有祖母照顾祖父来得用心。”

    庞统的嫡长子庞西已经二十有三,两年前就已经娶了一个与他家势相当的女子为妻,可他作为庞太师的嫡长孙,却没有庞翔来得受宠,心中焉能没有不甘不忿。

    只是庞西在庞太师的眼中一直存在感都较低,且还是一个对弟妹非常好的大哥,让得他在庞太师心里的位置也很是有些特殊。

    想当然的,庞西比不得庞翔嘴巴甜会说话能讨祖母刘氏的欢心,遂,刘氏跟庞太师不一样,虽说庞西跟庞翔都是她嫡亲的孙子,但明显刘氏更偏疼庞翔,这一度让庞西的母亲孙氏心中记恨不已。

    “好,西哥儿的话也有道理,祖母就听你们的,耐着性子先让陈府医诊治。”

    这个时候不管是白氏还是孙氏,作为儿媳的她们是没有资格开口说话的,只能低眉顺目的站在一旁,什么时候被各自的夫君叫到,才能说得上话,做得上事情。

    虽然是早就知道刘氏偏心庞翔,可这亲眼目睹的时候孙氏心里还是非常的不痛快,真有一种恨不得刘氏快些去死的念头。

    即便孙氏现在掌着太师府的中馈大权,可她能自己拿主意的事情其实很少,毕竟她的上头还压着一个婆婆刘氏,不然她也不至于处处都受到掣肘,完全没有办法替自己的夫君谋到好处。

    “陈府医,父亲他如何了?”提心吊胆的等了这么长时间,总算看到陈府医收回了搭在庞太师腕间的手,庞正就急吼吼的出了声。

    紧随他之后问出声的还有庞统跟刘氏,倒是孙子辈的庞西跟庞翔等几人没有出声也没有上前,就算心里很着急面上也没有流露过多的情绪。

    到底他们都是受过家族专门培养的,身上的有些东西平时不显,到了该显的时候还是不会辱没了庞氏门楣的。

    “太师是先怒极攻心,而后又郁积于心,这两相作用之下便导致了太师吐血昏倒。”若是寻常诊脉倒用不着这么长的时间,只是这次庞太师怒极攻心险些导致中风,这才让陈府医变了脸色。

    他乃太师府专门供养的大夫,论起医术来他一点都不比宫中的御医逊色,更甚者宫中的御医还不定能比得上他的医术。

    平时为了掩盖某些东西,太师府也会时常拿了庞太师的帖子到太医院请御医入府看诊,实则不过就是庞太师牵拢太医院某些人的一种手段罢了。

    “陈府医,那父亲他的情况严重吗?”庞统皱着浓黑的双眉,语气是难掩的忧心。

    这个时候他们腹背受敌,还不知道皇上会不会继续向太师府下手,如果父亲在这个时候病倒,于他们而言可是大大的不利。

    “还好。”陈府医一边提笔写下两张药方,一边神色凝重的说道。

    “那老爷怎么还不醒来?”庞太师倒下那一刻对刘氏而言就好比天塌地陷了,一颗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眼见过了这么长时间庞太师都没醒,心下不免就更着急了。

    “等我给太师扎上几针,太师自会醒来。”

    “那你快一些给老爷扎针,见不到老爷醒来,本夫人这心里实在不踏实。”

    陈府医淡淡的看了刘氏一眼,面上也并无不喜,他拿出长短各异,粗细不同的银针,取了其中三根最长的分别扎在庞太师头顶的三个穴位上,不出一盏茶的功夫就见庞太师悠悠醒来。

    “老爷你可算是醒了,真是吓死妾身了。”女儿庞皇后已经被废,她再也不能成为刘氏的依靠,那么如今刘氏就只能好好守着庞太师了,哪怕让她天天求神拜佛,也定是祈祷庞太师能长命百岁,也好让她富贵荣华。

    “咳咳…”

    “父亲你醒了。”

    “祖父你好点了没有。”

    庞太师睁开双眼那一瞬,就见他的身边围满了人,喉咙发痒的他还来不及说话就不住的干咳起来,一张没有血色的脸硬是被他咳得通红。

    “来,妾身先扶老爷坐起来,莫要着急说话,先喝口水润润嗓子。”

    “嗯。”淡淡的点了点头,庞太师就着刘氏的手喝了一杯热茶才觉得自己的喉咙舒服了些,身体也有了些力气,人也精神了一点。

    “怒极攻心将血吐出来才好,往后还望太师牢记这一点,切莫再硬撑。”陈府医是个什么样的脾性庞太师是了解的,因此听了陈府医直白的话,庞太师只是受教的点了一下头,别的什么都没有说。

    “这次是太师运气好,不然真要中了风可是找不到地儿哭的。”

    一听中风那么严重,刘氏的脸‘刷’的一下就变了,庞正庞统等人亦是如此,心下不免都在庆幸。

    “好在淤积在心口的血终被吐了出来,要不就算我的医术高超,太师至少也要卧床休养三个月才能恢复。”陈府医一直都将自己定位成太师府的一个大夫,是以他对庞太师的野心还明庞氏一族要做的那些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有些话他也唯有点到即止。

    至于别人听与不听,信与不信与他倒是没一点干系。

    “咳咳…有劳陈府医了,老夫自会好生遵照医嘱,还劳陈府医费心了。”

    “太师放心好了,我会尽到自己职责的。”

    “今日的教训老夫已经记下了,再不会有下一次。”

    陈府医含笑点了点头,沉声道:“太师刚醒来还是要忌操劳,好好休息才是王道,我这便先行告退,等药熬好了再过来替太师施针一次。”

    “好,弈哥儿你送陈府医一趟。”

    “不用麻烦三公子,这府里我可是很熟的。”

    见陈府医拒绝庞太师也就没有强求,轻抬了抬手让庞弈回来,他锐利的眸光扫过房间里的所有人,半晌后冷声吩咐道:“正儿跟统儿,还有西哥儿,翔哥儿,弈哥儿,勇哥儿和最小的洋哥儿都留下,其他人都回自己的院子去,本太师这里不用你们伺候。”

    “是。”白氏跟孙氏就算再不对盘,这个时候也不禁默默的对视了一眼,又无比恭顺的退到房外。

    她们作为媳妇,很多时候都会被夫家排拒在外,好在她们的丈夫跟儿子都被留了下来,至于里面都将谈些什么,只要她们肯花心思就没有不知道的。

    倒是庞洁,庞烟跟庞芯三个嫡出的小姐,一想到她们被排拒在外心里就很不舒服,难得就因为她们是女儿身就是庞家人了,祖父这分明就是区别对待。

    可是庞太师在太师府积威甚深,她们可不敢当着庞太师的面流露出丝毫的不满。

    至于太师府唯一的一个庶女庞月,在她看来里面要谈的事情不管怎么着都跟她扯不上关系,她在与不在都没甚差别,顺带还看了一遍庞洁三姐妹变来变去的脸色,她觉得走了这么一趟还是很有收获的。

    “父亲留下我们可是要说昨晚在宫中发生的事情?”提到这个庞正就是一头雾水,心中疑问实在太多,他真迫切想要一个答案。

    天知道早朝上,宣帝的废后圣旨一下,庞正几乎都怀疑自己产生了幻听,不然他的妹妹怎么会被废黜了?

    可当他想要站出来质疑宣帝的旨意时,却又想到庞太师交待他们兄弟的话,只能眼睁睁看着庞皇后被废,被打入冷宫,且再无翻身之地。

    “为父知道你们心中有很多的疑问,现在为父就把原由全都说给你们听。”

    现如今的宣帝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庞太师没看在眼里的帝王了,他的成长速度超乎庞太师的想象,也怪他太过自负竟忽略了他的成长。

    狮子始终是狮子,就算是睡着了也改变不了他是狮子的事实。

    如若他能早些防备,是不是就不会被宣帝狠狠的煽下这一巴掌?

    这世上没有如果,因此庞太师心中的疑问也注定不会有答案。

    “为父已经老了,也没有多少个年头可活了,但我庞洪的儿子跟孙子你们还年轻,你们定要勇往直前不要被任何的艰难险阻所打倒,明白吗?”

    “父亲放心,儿子明白。”

    “我们会让父亲为我们骄傲的。”

    眼瞅着庞太师的目光从表了态的两个儿子身上落到孙子辈的庞西等几人身上时,庞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率先开口道:“祖父放心,孙儿会努力,一定不会让祖父失望的。”

    “祖父,我们也一样。”

    “好好好,你们将是我庞氏一族未来的希望,从今天开始祖父会监督你们学习,直到将你们培养成能够独挡一面撑得起门楣为止。”

    庞翔庞西兄弟五个嘴角微抽的对视一眼,怎么有种跳进了火坑的感觉。

    “是,孙儿们一定好好学习。”

    “你们有那个心祖父就满足了。”庞太师也不知是信了还是没信他们的保证,有些东西已经养成,他就是再不甘心也改变不了什么,怪只怪自己在他们年幼之时没能多花些心思在他们的身上,以至于让他们成不了大才。

    “随后要谈的事情你们插不了手,也改变不了什么,但祖父希望你们好好的听着,好好的学着,至少要做到心中有数,懂吗?”

    “我们省得,祖父就放心好了。”

    接下来庞太师就一点都没有客气了,用着一个局外人一样的语气将他跟刘氏进宫后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说了一遍,尤其着重说了宣帝在坤宁宫对他们说的话,以及让他们夫妇看的东西。

    连带着他们夫妇与庞皇后的对话也说了一遍,真真是没有一点隐瞒。

    至此,庞正跟庞统也总算明白为何早朝之上,面对宣帝废黜皇后的圣旨,父亲会无动于衷,甚至叫他们也莫要插手。

    由于没有他们出声,庞系一派的人自然就不会冒然出头去碰霉头,其他堂派之人明摆着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看他们损失惨生心里才痛快来着。

    “如今的局势对咱们大大不利,也是时候好好规划一下咱们将来要走的路了。”庞太师悠悠的叹了一口气,不过一夜之间他就仿佛苍老了十多岁,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些许,阴沉着脸的时候也越发显得阴戾骇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73再受打击,怒极吐血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