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75 再受打击,怒极吐血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穆宅

    “可是轩小子回来了。”花厅内,药王的目光专注的落在面前的棋盘上,左手执黑子,右手执白子,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他头也没抬的开口。

    “回前辈的话,是晚辈回来了。”这要不是因着他是宓妃的嫡亲大哥,药王对温绍轩也没这么好的态度,说起话来不但很随意,还带着对晚辈的慈爱。

    起初温绍轩面对药王跟宓妃的四个师兄,温绍轩还会觉得拘紧放不开,互相了解相处过后倒也彼此亲近了几分,气氛非常的融洽。

    “过来坐。”药王仍是没有抬头,此刻只见那棋盘上,黑子与白子缠斗得厉害,步步皆是杀机,“朝中之事可尘埃落定了?”

    药王谷在浩瀚大陆地位特殊,既不干涉四国之事,亦不插手江湖武林中事,只除非事件本身牵扯到药王谷才有可能主动或是被动的出手。

    此番借势在金凤国星殒城向毒宗宣战,说来也是综合了各个方面的因素与条件,最后不得已被推着上架的,当然,这其中难保就没有药王故意放水,修改原定计划配合宓妃行事的原因存在。

    只有将星殒城的水搅得越浑越乱,他们才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浑水摸鱼的条件,才能达到他们的最终目的,彻底解决药王谷与毒宗的是非恩怨。

    虽然这中间有药王放水要助宓妃一臂之力的因素,最重要的一点却在于,药王谷神秘莫测,毒宗也不遑多让,两大势力想在彼此的地盘交战根本不太可能,也就只能让两派势力的家主另择一处地方过招了。

    因着药王要配合宓妃解毒救寒王的计划,是以正乱成一团麻的星殒城,无疑就是那个最佳的地点。

    “前辈,几位公子不在?”

    “嗯,不在。”最后一颗白子落下,彻底斩断黑子的生路,药王微拧的眉头慢慢松开,他抬头看了看温绍轩,轻抚着长长的白胡子道:“昨夜是个不眠之夜,宫里宫外都挺热闹。”

    “前辈说得是。”

    看着面前温润如玉,俊美似谪仙一般的温绍轩,药王起身走了几步,抬眸眺望远方,“今个儿的天气不错,灿烂的阳光驱散了连日来那令人窒息的阴霾。”

    随着收网行动的展开,宓妃掌控了整个星殒城的兵力调动,牢牢将星殒城把控在自己的手里,陌殇不动声色有如雷霆出击般的攻下洪荒山庄,捣毁坤宁宫下的庞大地宫,一举斩杀了幽莲教教主方霸天,灭了幽莲教。

    宫里宣帝一方面软禁了刘太后,让刘太后在逼迫之下做出了艰难的抉择,一时间元气大伤,短时间之内是没办法跳出来作怪了。

    另一方面捉贼拿脏的将庞皇后堵个正着,步步紧逼庞皇后刺杀于他,继而拿住庞皇后的七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废黜了庞皇后。

    至此,深埋后宫十余年的庞皇后被连根拔起,她手下所有明里暗里的爪牙一一被抓活活杖毙而亡。

    “只要有一颗始终坚守的心,那么终有一日可以拨云见日,扫去阴霾。”

    宓妃,陌殇与宣帝三方联合行动,温绍轩兄弟,穆家兄弟以及韩家兄弟等等,他们谁也没有闲着,都各自领了命令竭尽所能的去完成,坚决不给自己人拖后腿。

    再加上寒王隐在暗处调动赤湮军无缝隙的配合,这拔出庞氏一族的第一步不要走得太漂亮。

    与此同时,为了能够转移几派势力的注意力,方便宓妃跟陌殇行动,子夜时分药王谷与毒宗正面交锋,两个时辰之后他们各有伤亡,因暂未分出胜负,在药王与媚骨老人的示意下各自撤回。

    “轩小子说得不错。”药王拍了拍温绍轩的肩膀,笑声很是爽朗豪气,“废黜皇后的圣旨已下,半个时辰前老夫就听到外面传得厉害,百姓们也似炸了锅一般,太师府有何反应?”

    “已逝韩皇后素有贤名,百姓们都记着韩皇后的好,即便韩皇后已逝那么多年,但只要提起韩皇后就会唤起百姓们的某些记忆,庞氏固然在韩皇后逝去之后,很快就被册封了皇后,但其实庞氏并不得民心。”

    “当没人拿庞皇后跟韩皇后做比较的时候,庞皇后瞧着还行,挺有一国之母的风范,可一旦将庞皇后与韩皇后做一番比较,哪怕韩皇后逝去那么多年,她依旧有声望,得民心,这是庞皇后怎么都比不上的。”

    纵然宣帝只是捡了庞皇后较轻的罪行来拟废后的旨意,其真正被废的两个原因一个也没提,除了宣帝要维护墨氏皇族的尊严之外,也是因为圣旨上所拟定的理由,就已然堵得住天下悠悠众口了。

    百姓们对庞皇后被废黜,在他们心里未有掀起半点的风浪,就觉得这是理所应对,没什么可质疑的。

    如果庞皇后被宣帝抓在手里的仅仅只有圣旨上所拟定的罪行,那么凭借庞太师的手腕,他完全有那个能力挽回局面不说,还能激起民愤让宣帝下不去台。

    只可恨宣帝抓着庞皇后的死穴,秽乱宫闱跟刺杀皇上两大重罪,随便甩出一条都够赐死庞皇后,抄家灭族的了,压根就没给庞太师翻盘的任何可能。

    切切实实的证据摆在庞太师跟太师夫人的面前,在宣帝凌厉的目光注视之下,他们夫妻颜面扫地,只恨不得地上能裂开一条缝,也好让他们躲进去遮遮丑。

    宣帝没在圣旨上列举出这两条就已经是给了庞太师天大的恩赐,废黜庞皇后却没有赐死庞皇后,这也已是给庞氏一族莫大的恩典,如若庞太师还敢玩什么花样阻止宣帝废后,那就等于是要跟宣帝撕破脸,让天下所有人来评判整个庞氏一族。

    届时,庞氏一族还有何声望,又有什么资本再立足于世?

    “皇上将一切算计得刚刚好,庞氏打入冷宫再无翻身的可能,庞氏一族也受到重创,元气大伤,晚辈相信短时间之内太师府是蹦Q不起来了。”

    话落,温绍轩含笑眯了眯眼,眸底掠过的丝丝冷光异常凌厉,竟是与他温润的气质截然不同。

    庞氏一族的实力非常雄厚,势力非常的广阔,其中庞皇后至少就是那三分之一还要多一些的势力,如今庞皇后被废黜,她身后的势力被连根拔起,就等同于斩断了庞太师一条有力的右臂,损失不可谓不惨重。

    偏偏往常有什么触及到庞氏一族,庞太师都会竭尽所能的维护,想方设法的保住,唯独这次舍弃庞皇后,却是他主动舍弃的不说,还巴不得赶紧舍弃掉,以免迁连到自身,反而惹出更多的麻烦。

    “老夫怎么听说那庞太师刚回府就吐血昏死过去,这可是真的?”想那庞氏一族太过胆大,竟然胆敢算计药王谷,他焉能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噗嗤――

    不经意间看到药王略显孩子气的一面,温绍轩没控制住就笑出了声,他道:“前辈得到的消息没错,庞太师要早在宫里就把那几口血给吐出来也不至于差点憋坏。”

    “哦?”

    “据晚辈收到的消息来看,庞太师怒火攻心偏生不愿在皇上的面前示弱,就一直强忍着要吐血的冲动赶回府,结果可能憋太久了竟险些中了风。”

    得到消息那一刻温绍轩不禁坏心眼的想,上天应该再开开眼的,就该让庞太师中了风去,那样的话皇上兴许就不用再缓,一鼓作气拿下庞氏一族就最好了。

    “这么说来是太遗憾了点儿,也怪那皇帝忒没本事,再使劲刺激刺激他不就成了。”

    闻言,温绍轩嘴角微抽,不难从药王的语气中听出,他是有多不待见皇上那种生物。

    “庞氏一族这次折损了庞皇后不说,整体实力也受到重创,以庞太师的性格他是万万不会坐以待毙的,只怕后招会非常的毒辣。”

    “他就是再毒也毒不过那老毒物去,老夫就再断他一臂试试,看看他还能蹦Q多长时间。”

    “那就辛苦前辈了。”

    “让你手下的人这两天避着太师府一点,莫要再近距离的探听消息。”猎物濒临死亡之时的反扑是极其厉害与恐怖的,药王可不希望温绍轩折损太多的人。

    太师府既与毒宗有所勾结,那么药王就不介意打压毒宗来碾压太师府,他倒要瞧瞧等他们将庞氏一族的羽翼拔光了之后,庞太师还能否翻得了天。

    “是,辈一会儿就去将人手撤回来。”

    “眼下也没有特别的事情要做,轩小子你便回一趟相府,若小妃儿在府中你就让她来穆宅,老夫有些事情要与她商量。”

    “前辈放心,晚辈定会把话传到。”

    “嗯。”药王点了点头,别说这有几日未见,他还怪想念那个时常把他给气得跳脚的小徒弟,“昨晚的行动听说寒王那小子也参与了,既然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最后的一出戏也是时候上演了。”

    寒王从梨花小筑回到星殒城,温绍轩是有接到传信的,对于寒王能恢复得这么好,这么快,温绍轩还觉得很是神奇,不过只要一想到这全都是他宝贝妹妹的功劳,温绍轩又觉得理所当然了。

    他的妹妹不管做什么总是好的。

    “晚辈会做好准备,竭尽全力配合的。”

    “呵呵…那轩小子不妨也告知其他几个小子一声,让他们都警醒着些,演完最后一出好收场。”到底药王还是比较喜欢药王谷的生活,外面纷扰的世界呆个一天两天还好,时间一长就觉得无比的烦躁。

    “是。”

    “师傅。”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远远的药王跟温绍轩就听到了乐风的声音。

    “是那四个臭小子回来了。”

    “师傅。”快步走进花厅后,乐风走在最后没有出声,萧凡,诸宸跟云锦异口同声的向药王行了礼。

    “前辈与四位先谈着,我把事情安排好就回相府给妃儿传话。”

    “嗯,你先走。”

    听闻温绍轩是要回相府,不但云锦跟乐风让他带话给宓妃,就连一向话少的萧凡跟诸宸也都开了口让他带话,温绍轩见自家宝贝妹妹如此受师兄们的疼爱,满心高兴的同时又不免有些心酸吃味。

    这可真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滋味啊!

    “明日午时为师与媚骨老人约战盘龙湖,在为师跟媚骨老人交战期间,你们要做到双管齐下,一方面要清除干净星殒城内的所有毒宗势力,另一方面名册上所有的毒宗分部也要一并清除干净,绝不能留下后患。”

    “师傅放心,星殒城将由三师弟留下做指挥,我跟二师弟和小师弟一会儿就将秘密出城,分别赶往其他地方。”

    “这次咱们部署如此的精密,定能报了师傅被媚骨老人偷袭的一箭之仇。”

    “毒宗没有准备,而我们却是准备充分的,这次肯定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叫媚骨老人防不胜防。”

    “看你们信心十足的,为师对这一点就更有底气了。”要说药王这一生最得意的是什么事情,无非就是收了五个天资卓越的好徒弟。

    前面四个跟随他学医的时间长,感情也更深,但药王对他的关门弟子宓妃,却是最为疼爱与纵容的。

    “此次若能一举灭了毒宗自是最好,若是不能也无妨,至少按照咱们原定的计划能够重创毒宗,让他们不休养一二十年恢复不了。”

    “师傅,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药王笑了笑,捏着自己的胡子沉声说道:“明日为师约战媚骨老人,你们都切莫记挂为师,牢牢记住你们该做的事情,只要你们能将毒宗的那些羽翼全给折了,便是给为师最好的礼物。”

    “师傅…”

    “怎么,你们觉着为师会输给那老毒物?”公平公正的较量,药王的武功其实是略胜媚骨老人一筹的,否则当初媚骨老人要取药王性命,也不会那么下作的偷袭下毒。

    媚骨老人虽说一身毒功冠绝天下,但也架不住药王是一代神医,他若正面冲药王下毒根本就得不了手,两人撇开医毒不用,能分出高下的就是武力值了。

    “没有,我可没那个意思。”眼见药王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乐风连连摆手,这是欺负他年纪比较小吗?

    “咳咳…那寒王既已回了寒王府坐阵,小妃儿肩上的担子可就能卸下了,大师兄二师兄和小师弟就放心离开呗,有小妃儿跟着师傅去盘龙湖,那老毒物绝对讨不到什么便宜。”

    药王与媚骨老人乃是一对一的江湖决斗,只要媚骨老人不使那些下流卑鄙的手段,宓妃隐在暗处也是不会出手相助她师傅药王的。

    “也对,咱们怎么把小师妹给忘了。”

    “嗯。”

    “有小师妹在就不会有问题。”

    药王,“……”

    这一个个的他有那么弱吗?

    居然没有一个是放心他的,还有没有把他当成是他们的师傅了。

    “师傅这是生气了?”

    “没有。”

    乐风摸了摸鼻子,都这样了还叫没生气,“师傅还不了解小师妹的性子么,明天您与媚骨老人决战,就算你不许小师妹跟着去,小师妹也会偷偷跟去的。”

    而且小师妹若偷偷跟去的话,没准儿师傅您还察觉不到呢,后面这句乐风可没敢说出来,不然指不定药王要怎么收拾他。

    “咳咳…算你们说得有道理,那小丫头出了一趟海回来功力大增,现在就连为师都瞧不出她的深浅。”小徒弟太过优秀了,无论学什么都快,让他这个做师傅的一点成就感都没有,药王也是很心塞的。

    “等这次事了之后,为师要对你们进行考核,没道理你们比小妃儿学武的时间长,居然还赶不上小妃儿,必须给为师勤学苦练,否则看为师不收拾你们。”

    “是师傅,我们保证会勤学苦练,争取向小师妹看齐的。”

    师兄弟四人僵着身子,微抽着嘴角齐声应道,心里却忍不住吐嘈道:他们都是正常的,正常的懂不懂,哪里能跟小师妹那样的变态相提并论,那不是纯粹的找虐吗?

    “毒宗那边经过昨夜一战,现在应该也静了下来筹谋明日那一战,暂时不会有什么动静,不用再盯之前那么紧。”

    “是。”

    “废后圣旨已下,朝中定局已成,太师府折损了一个庞皇后不说还元气大伤,他们不会再拿庞皇后说事儿,却必然会找到其他的借口反扑。”

    “师傅的意思是……”

    “为师的意思是寒王该登场了,为师也应该被媚骨老人刺激刺激,然后扬言要替寒王解毒了。”

    就算是在寒冬腊月里,云锦亦是一把折扇从不离手,他轻笑道:“那徒儿就跑一趟寒王府,去商量一下怎么传出寒王没死的消息。”

    “哎,听说那庞太师刚回府就吐血吐昏了过去,这要寒王没死的消息传到他的耳朵里,咳咳…他该不会被活活的气死吧!”

    天知道庞太师之所以能舍得下庞皇后,那是因为他以为寒王死了,损失了一个庞皇后却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怎么算都不亏不是。

    可若告诉他,那心腹大患没死,庞皇后却彻底毁了,庞太师怕是又得吐血了。

    ……

    太师府

    “你刚才说什么?”

    “父亲,我…”

    “我什么我,为父问你刚才说的什么,你再给为父说一遍,你说。”原本半靠在床上静养的庞太师听了庞正的话猛地坐直了身体,他的脸色阴戾至极,双手死死的抓着庞正的衣领,手背上面青筋暴凸,看起来格外的吓人。

    眼见庞太师的情绪再度失控,吓了一跳的庞统赶紧上前劝慰道:“父亲有话好好说,您别激动,千万不要激动。”

    陈府医已经说过了,庞太师必须得静养些时日,切忌情绪大起大落,尤其是动怒万万不可以,否则真要中了风可就麻烦大了。

    “咱有话慢慢说,慢慢说,您别生气别动怒,身体最是要紧了。”

    许是庞统的安抚起了作用,庞太师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方才平复下自己的失控的情绪,他对自己的身体情况也是有所了解的,也知道克制自己。

    “你说,把你知道的都说给为父听,为父会控制自己保持冷静,你们也别瞒着为父。”

    庞正被庞太师吓了一跳,张了张嘴却是看向庞统,一时有些犹豫说还是不说。

    其实他刚才的话说得很清楚明白,只是不管是庞统还是庞太师都下意识的以为自己幻听了。

    寒王他死了。

    为此,他们还反复派了人潜进寒王府确认过的不是吗?

    寒王怎么可能没死。

    “父亲,儿子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外面都在传寒王没死,只只是因为在三个月前毒发之后,服用了一味极其罕见珍贵的药。”

    “接着往下说,为父还受得住。”

    庞正抿了抿唇,手心都汗湿了,他在庞太师的注视之下只觉得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接着往下说,“据说那是一味非常特别的药材,初服用之时效果不大也不明显,只有等到寒王的身体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呃,也可以说是濒临真正的死亡那一刻,那味药才会在他的身体里发生作用。”

    听到这里庞太师的眉头已经拧得死紧,就是庞统也是一样,“就现在外面传的,那味药还有一个名字叫什么假死神药,说什么破而后立,儿子以为这简直就是放屁。”

    “宫里有什么反应?”

    “皇上刚听闻之时觉得不信,但又听闻药王在安平和乐郡主的带领下前往了寒王府,皇上坐不住也去了寒王府。”

    “那寒王府呢?”

    “外面传出寒王没死的消息后,寒王府那些人以府中停着棺材挂着白幡不吉利,是对寒王的诅咒为由,现那一片素白之色早就撤掉了。”

    “查,给本太师查,仔仔细细的查。”

    “父亲您是说寒王他真没死?”

    “上当了,咱们都上当了。”庞太师咬着牙,那眼神太过阴戾恐怖,仿佛盯上谁就要谁的命一样。

    胸中气血翻腾,庞太师终是没能忍住,他怒吼着‘噗’的一声又喷出几口鲜血,那血正好溅到庞正跟庞统两兄弟的脸上。

    然后,他们就见庞太师瞪大着眼睛倒了下去,那一刻吓得他们魂不复体的尖叫道:“快,快请陈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75再受打击,怒极吐血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