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76 寒王没死,医毒之战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寒王府

    循声望去,只见湖边那着一袭玄色锦袍的寒王负手站在柳树下,他眉目如画,唇色如樱,肤色如雪,精致的五官立体而深邃,额前几缕长发随风飘动,漆黑如墨的眸子里暗藏刺骨的冷冽与空灵的静谧,剑眉轻挑时邪气横生,眸底溢满魅惑,只一眼望进他的眸子里,就能慑人心魂,俊美到笔墨都无法描绘他容颜的十之二三。

    “咳咳…那个大师兄不知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溥颜在江湖上人送他‘倾颜公子’的称号,相貌自是生得一等一的好。

    他一袭白衣胜雪,浓淡适宜的剑眉下,狭长的双眸好似山涧中潺潺的溪水,温润如山间徐徐清风,高挺的鼻梁,薄唇颜色偏淡却水润富有光泽,嘴角微勾轻轻上扬之时,眉目间更是染上几分风流写意。

    “什么?”一袭黛青色华丽锦袍更衬得燕如风身姿挺拔修长,宽袖广摆,腰束白玉腰带,乌黑的发丝用玉簪高高束起,鬓边散发滑落,为冷酷俊逸的他凭添了几分鲜活的生气,柔和了他冷峻刚毅的面部线条。

    “哎,我就不该跟大师兄探讨这样深刻的问题,这完全就是自讨没趣嘛!”

    听着溥颜的话,燕如风仅是皱了皱眉头,紧抿着唇瓣什么话都没说,却是加快了脚步朝着湖边背对着他的那个身影走去。

    “别走那么快,大师兄倒是等等我。”

    “你很吵。”

    溥颜睁大双眼狠瞪了燕如风的背影几眼,抽着嘴角没好气的道:“我是想问大师兄,咱们家小师弟解毒之后,模样是不是变得越发的俊美非凡,风华绝代了。”

    犹记得当年天山老人将身中剧毒的寒王带回天山,溥颜还曾非常自恋的说过,他是他们师兄弟三人里面长相最为俊美出众的。

    结果随着天山老人用药将寒王体内的剧毒压制下去,慢慢调养过一段时日之后,寒王俊美绝伦的相貌就慢慢凸显出来,可是狠狠打击了溥颜一番的。

    长大后的寒王,撇开他的身体问题不谈,单论他的相貌那可是能与天下第一美男楚宣王世子齐名的存在,饶是溥颜每年绝大部分时间都跟在寒王的身边,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寒王的脸,可当看到寒王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目露惊艳之时。

    “虽说以前的小师弟就长得很好看了,但现在好像更胜从前了。”

    “你可真无聊。”燕如风的长相也不差,但他却不太在意自己的相貌,也就注定他是无法理解溥颜那种追求‘美’的感受的。

    又许是燕如风对于美的外貌早就已经麻木了,他自游历途中遇到陌殇,被陌殇身上的病症难住,从此决定留在陌殇的身边观察研究,以求打破陌殇活不过二十二岁的预言,他的审美观就上升到一个别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要知道在见识过陌殇的容貌过后,放眼浩瀚大陆怕是难有比陌殇更出色的了,因此,燕如风对寒王的变化根本就没有溥颜感觉到的那么直观。

    “我这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压根就是不懂欣赏。”溥颜撇了撇嘴,一脸不赞同燕如风的态度,脚下的步子却是越踩越快。

    “长得好看有饭吃,还是说长得好看就能遇到一个两情相悦的意中人?”燕如风突然停下脚步扭头问溥颜,语气中带着轻嘲与讽刺,“莫不二师弟还是一个喜欢以色事人之人?”

    容颜终究会老去,人生在世又何必那么在乎那张臭皮囊呢?

    溥颜瞪大双眼,咽了咽口水,一脸的呆滞,“……”

    不对劲啊,他怎么就以色事人了,说得他跟那什么似的,呸呸呸。

    不对不对,他好像没抓住重点。

    他怎么觉得大师兄的语气怪怪的,呃…到底他错过了点什么?

    “你们俩在后面磨蹭什么,还不赶紧过来。”天山老人跟寒王说话的时候就听到了另外两个徒弟的脚步声,等他话都说完了,俩臭小子还没过来可不就让他恼了。

    “师傅,寒羽。”

    “师傅。”溥颜笑嘻嘻的站到天山老人跟前喊了一声师傅,转过身看着寒王,轻唤道:“寒羽。”

    私底下寒王是不摆什么亲王架子的,尤其是在他很珍视的人面前,因此,没人的时候天山老人师徒都会直接喊墨寒羽的名字。

    也只有相对正式的场合,他们才会以视尊重的喊上一声寒王。

    “师傅,既然大师兄跟二师兄来了,那咱们就到水榭里坐一坐。”

    “好。”看着寒王恢复健康乃是天山老人最大的心愿,如今寒王体内的剧毒不但解了,就连寒王的体质都得到了脱胎换骨的改变,犹如重获新生一般,他简直高兴得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浩瀚大陆与光武大陆除了地域的差别,就是生活在两块大陆上的人,他们哪怕位于同样一个位面,先天的体质却是完全的不一样。

    光武大陆的人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适合修习武功的,而浩瀚大陆则是不同,一千个人里面能有一百个适合习武的就算相当不错了。

    而且在那些适合习武的人里面,能够学至武学巅峰的人只有少数部分,绝大部分都只能处于中上。

    是以,光武大陆有三大秘地作为守护,在光武大陆的外围虚无之海上还设有禁制,禁止光武大陆上的人前往浩瀚大陆,否则用不了多长时间浩瀚大陆就将彻底的消失。

    在绝对强大的实力面前,任何的抵抗都是无力而苍白的,浩瀚大陆与光武大陆的对碰,等同于以卵击石。

    “你们师弟已经完全恢复,身边也没有你们可以出力的地方,为师的意思是这样的,看你们听后有什么别的想法,咱们师徒可以再商量看看。”

    用现代的话来讲,天山老人是个非常民主的师傅,他不会强行命令自己的徒弟要做什么,该做什么,而是非常尊重自家徒弟的意见。

    “我们听从师傅的安排。”师兄弟三人默默对视一眼,坚定的异口同声道。

    “朝中的事情我们乃是江湖人士就不去插手了,为师相信寒羽自己就可以处理好。”

    “朝中的事情盘根错节,师傅跟师兄们不掺合进来是最好的,我也不想师傅和师兄们淌这样的浑水。”星殒城所有的兵力调配全权掌握在宓妃的手里,哪怕就是要调动一个人也必须持有宓妃的手令才行,遂,目前的星殒城最为平静不过。

    在这样的局面下,任何一个势力冒头都会将宓妃的目光吸引过去,从而将自己暴露在阳光下,别说明面上什么都做不了,就是背地里小动作也容易被抓到把柄。

    因此,寒王有理由相信,在刺杀他的事情彻底查清之前,谁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冒头出来,也就是说这几天是他筹谋安排最恰当的时机。

    庞皇后被废黜,因着宣帝手中握有两个最大的把柄,故而,庞太师手脚皆被束缚住,不管他动与不动都会仔细的惦量再三,轻易不敢有所动作,这也为寒王争取到了布局谋划的时间。

    消失的幽莲教在金凤国势力渗透甚广,教主方霸天也是庞皇后背后最大的倚靠,可他对自己神功的自负,与对自己的自视甚高,终是让他在陌殇的手上付出了以自己的生命以及整个幽莲教的灭亡的惨重代价。

    “寒羽这边为师是一点都不担心的,你毕竟还有宓妃丫头跟陌殇小子助你一臂之力,为师担心的是药王谷与毒宗之战。”

    天山老人跟药王的交情不一般,彼此间可谓是有着过命的情份,即便他们一人隐居药王谷,一人常住天山之巅,但只要他们中任何一个有事,另外一个绝对不会推脱半分。

    “明日药王在盘龙湖约战媚骨老人,师傅不妨去盘龙湖观战,也好防着那媚骨老人暗地里下黑手。”溥颜现在也是了解过药王与宓妃初识情景的人,若非那次药王中了媚骨老人下的三笑逍遥散,怕是也收不到宓妃那样的关门弟子。

    “媚骨老人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背后下黑手,师傅去观战正好防着他。”

    “如风,你两个师弟都赞成为师去观战,你的意思呢?”天山老人见大徒弟一直没开口,他的目光也就落到了燕如风的脸上。

    似是察觉到他家师傅的某种恶趣味,燕如风嘴角微抽,仍是面无表情的沉声道:“师傅去不去观战都一样,反正宓妃师妹一定会去,而且媚骨老人绝对不会有机会能暗地里下黑手。”

    坑人,阴人什么的,宓妃师妹敢认第二的话,谁还敢去认第一?

    “你听谁说宓妃丫头会去观战的,为师怎么不知道。”

    “我有收到楚宣王世子的传信,他在信中有提到宓妃师妹会去盘龙湖观战,但宓妃师妹不会现身,至于师傅他也说了您肯定会去。”

    燕如风就不明白了,他这师傅明明都决定了要去观战还反复问他们个什么劲儿。

    “呃…那小子跟宓妃丫头一样的心黑,哼!”

    看着天山老人孩子气的样子,燕如风更是有种浑身都起鸡皮疙瘩的感觉,他下意识的抖了抖,道:“药王前辈的大弟子二弟子跟四弟子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了星殒城,唯有云锦会留在星殒城清剿毒宗所有的势力,我跟二师弟负责配合云锦行动就好。”

    毒宗在浩瀚大陆的存在就好比一颗毒瘤,不除掉后颗不堪设想。

    如果毒宗只是插手江湖中事便罢了,甭管怎么闹都是在江湖武林中,威胁不到四大国的江山社稷,偏偏毒宗的手伸得太长,不但渗透到了四大国各个繁华重要的城镇,还与四国皇室中某些人有利益牵扯,一旦发生动乱必将天下大乱。

    要知道毒宗是靠什么发源起家的,他们别的东西或许不多,但最是不缺的就是各种各样的毒药,但凡毒宗的人利用毒药来控制四大国的掌权人,后果会如何谁人敢说。

    “阿殇既然有这样的安排,那咱们就按他的安排行事。”寒王信任陌殇就好比信任自己一样,他相信陌殇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以为他考虑为前提的,因而,他无条件相信陌殇,哪怕有的事情陌殇都不曾知会他一声。

    “具体细节什么的他信中没说,却说宓妃师妹会亲自来一趟寒王府,算算时间差不多要到了。”

    说曹操曹操到,燕如风话音刚落,寒王府大管家就喘着气来报,“启禀王爷,安平和乐郡主来了。”

    “师傅…”

    “今个儿天气很好,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你看着为师做什么,直接将宓妃丫头请到这里来就好。”天山老人摆了摆手,复又轻笑道:“为师觉得那丫头会更喜欢这里的喜致,比起呆在封闭的房间里,这里惬意多了。”

    寒王点了点头,道:“请郡主到这里吧。”

    “是,王爷。”

    迎着湖边微凉的轻风,水榭内寒王几人远远便瞧见身着一袭火红束腰拖地长裙的宓妃迎面漫步而来,那似火如血一般鲜艳的颜色更衬得宓妃肤色如雪,乌黑柔亮的发间斜插一支紫水晶发钗,长发垂至盈盈一握的腰际,显得清新飘逸,高贵典雅,倾国倾城绝美的小脸上,眉如翠羽,眸似点漆,瑶鼻秀挺,唇色如绯,气似幽兰。

    花园小径两旁的雪兰花随着宓妃的步伐不断的倒退,她漫步而来的画面唯美得令人屏息,仿佛天地间都只余那抹耀眼的火红之色。

    直到宓妃踏进水榭,天山老人喊出一声宓妃丫头,方才将寒王四人从那唯美的意境中拉出来。

    宓妃见了他们几人先是简单的问了问好,随后便直接步入正题,清冷的嗓音如冰似雪,沁人心扉,“外面的传闻相信你们也都知晓了,接下来咱们的计划是这样的。”

    话落,宓妃将她和陌殇商量后的结果又详细的说了一遍,其中很多细节的地方还要他们配合,万万不能马虎。

    “寒王假死的消息已经传出,各方势力都会坐不住,尤其是庞太师只怕又吐了一次血。”任何让庞氏一族不痛快的事情宓妃都很乐于去做,只怪庞太师太过小强了一点,怎么就没有被气死呢。

    “局面虽说会很乱,却也是我动手最好的时机。”

    宓妃挑眉看了寒王一眼,轻笑道:“确是如此,你的死现在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寒王府的守卫先要加强,争取让你的人耍着那些来探查的人玩,也就更方便你将其他事情安排妥当。”

    “嗯。”

    “另外,在明日我师傅与媚骨老人决战完之前,你是生还是死绝对不能曝光,至少不能让你证实你死了,或是你还活着。”

    “那个这还有区别吗?”溥颜眨巴着双眼,有些没听明白宓妃的话。

    “区别当然有,一直无法确认寒王到底死没死,他们提起的心就一直落不了地,时间稍稍长一些,他们心中的恐惧跟猜疑就会被越放越大,如此一来他们做出的判断就会出现偏差,甚至是决定性的错误。”

    “明日早朝文武百官定会逼着你跟阿殇拿出之前彻查我遇刺的结果,你是怎么安排的。”

    “呵呵…他们要结果,那就给他们。”

    寒王拧了拧眉,半晌后沉声道:“你的意思是幽莲教?”

    “庞皇后已经被废,事实上你遇刺也的确是幽莲教所为,我将幽莲教推出来他们谁敢反驳,谁敢质疑,再加上五城兵马司那些早就应该下狱的大臣,局势怎么看都对我们大大有利。”

    “倒是我想偏了。”

    “并非你想偏,而是你关心则乱。”宓妃笑了笑,话锋一转声音冷了几分,“庞皇后与幽莲教教主方霸天的关系不会被翻出来,至于庞皇后与方霸天达成结盟的条件却能创造出很多个。”

    “那咱们再将细节商议一下,具体如何划分也定下来,以免临到头出差错。”

    宓妃轻轻颔首,道:“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76寒王没死,医毒之战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