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77 寒王没死,医毒之战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元香。”

    “奴婢见过嬷嬷,嬷嬷安好。”身着粉蓝相间宫女装的元香刚从佛堂里退出来,抬头看到刘太后身边当红的朱嬷嬷立马福身行礼问安,丝毫都不敢不恭敬。

    她虽是刘太后身边的四大宫女之一,平日里在刘太后身边伺候也极为得宠,但她到底跟随刘太后的时日比不是朱嬷嬷,万万是不敢拿大的。

    “你我都是奴婢,谁也没比谁高贵,元香看到我也不必如此多礼。”嘴里话是这么说,可朱嬷嬷显然很喜欢元香对她这般恭敬的态度。

    哼,便是太后娘娘身边正当红的大宫女又如何,真要得罪了她,她也有的是法子弄死元香。

    “不说嬷嬷是最得娘娘心意的嬷嬷,单单就是嬷嬷比元香年长,元香就该对嬷嬷恭恭敬敬的。”元香将自己的心思收敛得很好,一分都没有外露,脸上表现出来的都是对朱嬷嬷恭敬无比的神色,“更何况奴婢还要处处仰仗嬷嬷的照拂,也好让奴婢多在娘娘跟前露露脸呀!”

    朱嬷嬷打从十岁就进了宫做宫女,十四五岁的时候就跟在刘太后的身边伺候了,她的心机城府,算计谋略可不是还不足双十年纪的元香可比。

    说得更直白一点,那就是朱嬷嬷在这幽幽深宫之中吃的盐比元香这个年轻丫头吃的米还要多,元香岂敢在朱嬷嬷的跟前放肆?

    “呵呵…你这丫头心思倒是挺活络。”原本朱嬷嬷还因元香对她的态度有所怀疑,却在听到元香后面那句话时便又打消了心中的怀疑。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纷争,别的地方如何朱嬷嬷不敢说,可在这高墙内吃人不吐骨头的后宫之中,你不算计,你不争你不夺你不谋求,那么你就只能被践踏进尘埃中泥泞里永不翻身。

    这其实还是轻的,至少那条命还在,更严重或是再惨一些,你的不争不抢不夺,便是悬在你头顶的一张催命符,随时都会要了你的命。

    不管你是这后宫之中高高在上,尊贵不凡的后妃也好,还是默默无闻,卑贱低微的宫女也罢,你若没有心机,没有手段,那么在这个地方你将活得无比的艰难,甚至早早就葬送了卿卿性命。

    “常言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奴婢觉得自己不比别人差什么,为什么要被她们死死的踩在脚下。”适时流露出些许自己的野心,方才能更加的取信于人,元香观察朱嬷嬷很久了,倒是将朱嬷嬷的一些心思琢磨得透透的。

    “你有志气是好事。”朱嬷嬷在刘太后身边当差这么多年,手底下也是暗中培养了自己心腹的,但这个元香可不在朱嬷嬷的自己人之列。

    “还望嬷嬷以后多多提点奴婢,奴婢不想再任人肆意欺压了,只要嬷嬷肯给奴婢机会,奴婢日后定会好生报答嬷嬷知遇之恩的。”

    元香明知道朱嬷嬷迟迟不表态是在忌讳什么,可她却不会傻得自己说出口,没得就坏了这次难得的机会,她还得更隐忍些才行。

    “你的梳头手艺极好,娘娘不时都会提到你,就是没有我的提点,你迟早也会出人头地的。”话锋一转,朱嬷嬷笑得温和且富有深意,那精明又带着一丝浑浊的双眼紧盯着元香,不愿错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田嬷嬷对你也是相当看重的,她也是娘娘身边的老人了,有她的照拂,你的前途定是一片光明。”

    如同元香跟其他三个大宫女之间有着明争暗斗一样,朱嬷嬷与刘太后身边的另一位嬷嬷也是相互较着劲,谁也不会让着谁。

    别看明面上刘太后对她们是一样的看重,事实上朱嬷嬷会更得刘太后信任一点,很多的事情也是通过刘太后的口,经由朱嬷嬷的手去完成的。

    为此田嬷嬷怎会不嫉恨朱嬷嬷,是以田嬷嬷在私底下没少给朱嬷嬷使绊子,只是她们两人都明白,私底下随便她们怎么闹,怎么争,却是万万不敢去坏刘太后的事,否则等待她们的唯死路一条。

    “奴婢还请嬷嬷帮帮奴婢,也算救救奴婢,不然奴婢真的就没有活路了。”说着元香就越过朱嬷嬷,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人,转身就冲朱嬷嬷跪下了。

    “元香你这是做什么,赶紧起来。”

    “嬷嬷您不知道,田嬷嬷之所以一再亲近奴婢,那可不是她需要奴婢替她做事,为她效力,而而是…是…”咬了咬唇瓣,元香也知她若不把话说清楚,朱嬷嬷断然不会相信她,只得胀红了一张脸低声道:“嬷嬷应当知晓田嬷嬷在宫外是有一个小宅院的,她的两个儿子儿媳,以及三个孙子和四个孙女儿都住在那里。”

    听到这里朱嬷嬷心思活络开来,隐隐似是猜到了什么,不过她也仅仅只是眸色略深,很是冷静的看着元香什么话都没说。

    “田嬷嬷的长孙听说十五岁那年发高烧不退,昏睡几日烧是退下了可脑子却是烧傻了,现在二十有八都没有娶媳妇儿,她她。她是想逼着奴婢嫁给她的傻孙子。”

    元香的父母早亡,她是被自己的亲叔叔给卖进宫的,也算是孤儿一个,可难道就因为这个,她就必须得嫁给一个傻子做媳妇,那她还不如就老死在这深宫之中,也好过被一个傻子糟蹋。

    “奴婢就算什么依靠都没有,也是不甘如此被欺辱的,虽说婉拒过田嬷嬷,却也是将田嬷嬷给惹恼了。”说到最后元香好似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那双清亮的眸子里透着几分绝望。

    “你是娘娘身边的大宫女,你的婚事岂是田嬷嬷能做得了主的,你也莫要太过担心。”这慈宁宫内也许别人不知道刘太后重用田嬷嬷的原因是什么,朱嬷嬷却是少数知情几个人里面的其中之一。

    田嬷嬷进宫跟着刘太后的时候,早就已经嫁过人生过了孩子,不像朱嬷嬷一直留在宫中不曾嫁过人,因此,田嬷嬷的某些手段正好就是刘太后需要的,于是田嬷嬷才有了资格入宫,并且成为了刘太后身边左膀右臂的两大嬷嬷之一。

    “嬷嬷许是太忙所有有所不知,换了往常田嬷嬷定不会将主意打到奴婢的身上,就算要打少说还要等上五年,但此一时彼一时,皇后被废黜之后,在坤宁宫伺候的宫女们干净的会被驱逐出宫,不干净的会被处死,皇上早有肃清后宫的意思,往后的咱不说,就是前面也已经动过两次手了。”

    元香不想被田嬷嬷拿捏,既然没有人帮她,那她只能自己搏一搏,赌一赌。

    若赌赢了,她跟着朱嬷嬷前途再怎么着都差不了。

    若赌输了,也不过就是她的一条命罢了。

    要她嫁给一个傻子为妻,她宁可去死也不苟活。

    “这些话你是从何处听来的?”

    “奴婢不是刚进宫的小丫头了,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这些年下来自认也有些眼力劲,不敢隐瞒嬷嬷分毫,这些都是奴婢通过皇后被废,自己总结出来的。”

    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皇上的眼前,皇上怎么可能不好好利用利用?

    哪怕前面清理过两次了,可这后宫里潜伏着的暗桩眼线还是太多了些,难得有让皇上可以借题发挥的事件,总要有所收获才成。

    “初夏跟梳玉看似与奴婢情同姐妹,但她们都是田嬷嬷的人,打从田嬷嬷有了第一次试探,她们就在游说奴婢,奴婢又岂能不知她们安的什么心。”

    她们是怕田嬷嬷再把主意打到她们的身上,所以迫不急待的想要将她给推出去。

    “奴婢势单力薄,只要田嬷嬷做好了局,又有初夏跟梳玉背地里向奴婢下手,就算奴婢心眼防备还算多的,保不准就会沦落到要被送出宫那些宫女里面,届时还不是田嬷嬷要如何就如何。”

    “哼,她的手倒是越伸越长,敢在娘娘眼皮子底下耍心机玩手段了。”朱嬷嬷拧了拧眉,此时倒是信了元香的话五六分。

    至于田嬷嬷之前怎么不动手,不是她没那个胆,而是她没时间,元香这丫头又还有些手段,方才让田嬷嬷不敢把事情闹大,否则就算刘太后不会重罚于她,必然也会影响她在刘太后心中的形象。

    “奴婢人微言轻,又资历尚浅,万万不敢托大,觉着在奴婢与田嬷嬷之间做选择,娘娘她会选择奴婢。”

    “你说的我都知道了,等晚一点我再给你回复。”

    “奴婢谢过嬷嬷。”

    朱嬷嬷摆了摆手,面上不动声色,心下思绪翻涌,脑子转得比任何时候都要快,缓缓压下心中的各种想法,她猛地想起自己来佛堂是干什么的,额上惊出一层冷汗,冷声问道:“娘娘在佛堂念经,她的心情如何?”

    这几日刘太后的脾气那是一日比一日暴躁,饶是常年伺候在刘太后左右的人都吃不消,轻易不敢跑到她的面前来惹她厌烦。

    若非必要,整个慈宁宫上上下下的人都恨不得自己在刘太后的面前是隐形的,谁也看不着,不然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刘太后下令杖责,运气不好可是会被活活的打死。

    “不怕嬷嬷笑话,原本今个儿该是初夏在嬷嬷身边当职,奴婢就是被她们给挤兑来的,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娘娘,提心吊胆了两个多时辰,发现娘娘心情似乎不错。”可要说心情好,那可真看不出来,元香也不敢把话说满了,不然朱嬷嬷要挨了罚那还不得全算在她的头上。

    “那你怎么没在里面伺候?”

    “娘娘说是想要一个人静一静,不许谁去打扰,便把奴婢给赶了出来。”

    在朱嬷嬷拧眉的时候,元香小心翼翼的又补了一句,“奴婢在外候了小半个时辰,娘娘说突然想吃红枣银耳莲子羹,奴婢这是正要去小厨房取。”

    “莫让娘娘等急了,你现在就去小厨房将红枣银耳莲子羹端过来。”

    “是,劳请嬷嬷稍等。”

    不一会儿跑着离开的元香又快步提着一个食盒走到朱嬷嬷的跟前,“嬷嬷,莲子羹现在温度刚刚好,端进去娘娘正好食用。”

    “算你有心了。”

    “能替嬷嬷分忧是奴婢的福气。”

    显然元香巴结讨好的姿态取悦了朱嬷嬷,让得朱嬷嬷脸上露出了一丝直达眼底的真诚笑容,她道:“在外伺候着吧,我先进去见娘娘。”

    元香垂下眸子恭敬的点了点头,朱嬷嬷一手端着托盘,一手抬起轻轻的敲了敲门。

    “扣、扣、扣…”

    “进来。”

    充斥着浓郁檀香味的佛堂内,刘太后穿着素净的宫装坐在柔软的蒲团上,手里拨动着圆珠的佛珠,嘴里不停的颂念着晦涩的经文,时不时还会敲一下木鱼。

    “老奴给娘娘请安,娘娘金安万福。”

    “你怎么来了?”听到耳畔响起的是朱嬷嬷的声音,刘太后微微诧异了片刻,那双微闭的双眼却是没有要睁开的意思。

    “回娘娘的话,奴婢有要事禀报。”

    “何事?”

    眼见刘太后将佛珠放下,有要起身的意思,朱嬷嬷赶紧上前搀扶,嘴里答话道:“元香刚从小厨房送来的红枣银耳莲子羹,温度刚刚合适,娘娘不妨先尝尝。”

    怕是她要禀报的事情一出口,刘太后别说没心情吃东西了,怕是连想要掐死她的心都有。

    只因有了前面几次的教训,这次朱嬷嬷也算是学乖了不少,哪怕她收到的那个消息将她震惊得魂不附体,她也再不敢咋咋乎乎了。

    “哀家什么样的风浪没有经历过,你只管说就是。”刘太后好几天都没什么胃口,难得有了点想吃的东西,看着桌上放着的红枣银耳莲子羹,肚子倒是有几分饿了,没多想就端了起来食用。

    “难得娘娘有胃口吃东西,老奴就等娘娘吃完之后再再说吧!”

    刘太后描绘得相当精致的双眉瞬间皱成小山状,她的脸色也‘刷’的一下阴沉下去,厉声道:“哀家让你说你就说,难道你要禀报的事情说了,哀家还能吃不下去东西不成?”

    “这个…”

    “说。”

    “回娘娘的话,宫外现在已经传得沸沸洋洋,寒寒王殿下他他没没死。”

    “噗――”

    美味的红枣银耳莲子羹刘太后刚送进嘴里第二口,朱嬷嬷后面结结巴巴‘寒王没死’四个字,直接刺激得她瞪大双眼,嘴里的东西全喷了出去。

    “咳咳…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回娘娘的话,老奴是说寒王殿下他他没死。”

    啪――

    手中晶莹剔透的琉璃碗自手中滑落,伴随着清脆的声响摔碎在地,刘太后也不知用了多大的力气死死抓住朱嬷嬷的胳膊,后者疼得一张脸都扭曲了,却不敢甩开刘太后的手也不敢叫一声疼。

    “你告诉哀家,寒王没死的消息可都证实了?”

    “回娘娘的话,寒王殿下没死的消息证没证实老奴不知,可现在整个星殒城都传遍了,而且据外面流传的那些消息来看,寒王殿下十之*是是真的没死。”

    “把话给哀家说仔细了。”

    “是。”朱嬷嬷也不敢有所隐瞒,赶紧将她知道的,外面流传的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亦不忘表达一些她自己的看法,“娘娘,事情目前就是这样的。”

    “太师府那边收到消息有什么反应?”

    “虽然太师府没有请御医过府,不过太师府还是传出了消息,庞太师在皇后被废赐下圣旨之后,强忍着回府就吐了一次血,接着再爆出寒王殿下没死的消息传进庞太师的耳中,他又再受打击,怒极攻心又吐了一次血,太师府的府医忙得脱不开身,根本不敢离庞太师太远。”

    “想来庞太师那只老狐狸也瞧出点什么了。”刘太后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仿佛她对寒王还活着这个消息一点都没有意外似的,只是她心里在想什么却无人能够窥探得到了。

    “老奴以为不管寒王殿下是不是真的没死,又是不是真的还活着,娘娘都不必太过关心,反正是真是假自有人会去替娘娘验证的。”

    “皇上可在宫中?”

    “回娘娘的话,宫外寒王殿下没死的消息一传开,皇上就丢下政务出宫直奔寒王府而去,怕是…怕是在皇上的心中从未相信过寒王殿下已经死了的这件事吧。”

    “呵呵呵…他不是不信,而是他一直都知道。”刘太后咬了咬牙,眸底溢满了恨意,亏得她还矛盾纠结过,事实上那不过就一场笑话而已。

    “寒王府有什么动静?”

    “回娘娘的话,寒王府将里里外外挂的白幡都撤下了不说,本已该离开的天山老人师徒又返回了寒王府,似是要确认寒王殿下是否曾服用过那味药。”

    “哈哈哈…”突然,刘太后挥手将桌上的东西都扫落在地,朱嬷嬷吓得低头跪地大气不敢喘一口,只听刘太后疯狂的笑道:“皇上当真是好算计,真真是好算计啊,我们所有人都被他给骗了,一个个自以为自己是聪明的,孰不知早就踏进了别人挖好的陷阱里,哈哈哈…真是可笑,可笑。”

    “皇上,你对哀家这个母后还真是一点情份都不念,一点情份都不念。”

    “请娘娘息怒。”

    “传信给陈王,让他来见哀家,若是暴露了的话,便让他自己了结吧。”

    朱嬷嬷不敢迎视正在盛怒中的刘太后,不管她下达的是什么样的命令,都恭敬的应声道:“是,娘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77寒王没死,医毒之战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