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78 寒王没死,医毒之战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翌日,又是寒冷腊月里的一个难得的好天气,晴空万里,阳光明媚。

    只是这腊月里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并且还都是普通百姓完全没有能力没有资格去应对之事,让得这个即将到来的新年,那是过得相当的沉闷而压抑。

    “娘,外面冷得很,还是早些回屋里去暖和暖和。”

    “云哥儿,宇哥儿,你们说今日早朝之上,事情会顺利吗?”虽有温老爹的劝阻,可仍是没能拦得住温夫人,哪怕就是宓妃也没能阻止温夫人亲自送他们父女俩出府去上早朝的步伐。

    温绍云看了看温绍宇,温绍宇又看了看温绍云,兄弟两人一左一右挽住温夫人的一条手臂,温和的嗓音好似带有安抚性的魔力,“娘,爹跟妃儿都是不打无准备之仗的人,既是选择了主动出击,那么就不会允许有意外发生的。”

    “娘就算不相信爹,也要相信妃儿不是,那丫头可不是一个肯吃亏的,招惹上她的人甭想讨到半点便宜。”

    “有你这么说你妹妹的吗?”温夫人嗔怪的瞪了温绍宇一眼,不过想到自家女儿的脾性,心中的担忧也就随之消散了几分。

    “儿子这是在夸赞妃儿呢。”

    “就你贫嘴。”

    “那些事情娘就交给我们来操心就好,至于娘也别想那么多,只管好好筹备着替大哥将新娘迎娶进府就成。”虽说在温绍轩跟南宁县主订亲之后,温绍云兄弟就与南宁县主接触不多,不过关于那位南宁县主的为人,他们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倒是很看好大哥温绍轩的这门亲事。

    南宁县主虽然还未进门,不过却是好运的得到了小叔子跟小姑子的认可,这也使得她在嫁入相府后可以很快的融入这个大的家庭。

    “哎,娘也知道那些事情用不着娘去操心,可娘就是管不住自己。”

    “那娘就转移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就像二哥说的,将所有心思都用到筹备大哥的婚礼上去。”

    “你们大哥的婚礼娘早就在准备了,到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缺的。”温绍轩乃是相府的嫡长子,也注定是要立起相府门楣之人,对于他的婚事别说温夫人要花很多的心神精力,就是温老爹也要时时过问一二。

    温绍轩的妻子会是相府的长媳,她的家势可以差,长相也可以普通,甚至她的才华学识这些都不需要太过出色,但懂事明理,心胸开阔,善良却不懦弱,能辨是与非,识大体知大局懂进退这些品德却是万万不能少的。

    否则,她既无法胜任相府长媳的这个身份,亦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温氏一族当家主母。

    “别以为娘不知道你们心里都打着什么小算盘,你们也都不小了,等你们大哥完婚,也是时候要替你们相看妻子了。”

    听得温夫人这话,温绍云跟温绍宇皆是抽着嘴角苦着一张脸,他们悔不该提及温绍轩的婚事,不然自己又哪里会躺枪?

    说到要替他们相看妻子,温绍云跟温绍宇就觉得苦大仇深,天知道他们现在一点也没有那样的心思好伐!

    对于成亲这样的事情他们的确不反对,可前提条件是要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不然娶个没感觉的妻子相伴左右,那还不如杀了他们来得痛快。

    “虽然你爹跟为娘还没有松口答应陌殇来相府提亲,可你们做哥哥的也该知道,妃儿跟陌殇是两情相悦,非君不嫁非卿不娶的,你们爹跟你们娘也做不出那棒打鸳鸯之事。”

    瞅着两个儿子那一脸的窘迫与不耐,温夫人没好气的伸手戳了戳他们的脑门,态度很是强硬的道:“以前我跟你们爹不太同意妃儿跟陌殇走到一起,那是担心陌殇真的活不过二十二,那岂非是要让你们妹妹后半辈子守活寡,现在那个预言已经被打破,陌殇也恢复了健康,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看他都是最适合你们妹妹的,尤其他对你们妹妹是深爱进了骨子里,怕是错失了他,我跟你们爹也遇不上这么个合心意的女婿了。”

    温绍宇撇了撇嘴,哪怕之前已经因为宓妃跟陌殇的事情痛揍过陌殇一顿,但一想到自己的宝贝妹妹被陌殇拐走了的这个事实,他还是很不待见陌殇。

    “不说我们做爹娘的满意不满意陌殇这么个女婿,就是看在你们妹妹认定了陌殇的份上,我们也是不忍心反对不同意的。”要说温夫人也年轻过,她哪里会不明白自己女儿的感受,只要宓妃觉得幸福的事情,她这个做娘的可以不计一切代价的去满足她。

    “娘,我们也没有反对他做我们的妹夫啊!”终是有些耐不住听温夫人的念叨了,温绍云立马表态。

    “哼,这次娘是跟你们说认真的,等你们大哥成了亲,妃儿与陌殇订了亲,娘所有的精力就可以落到你们两个的身上了。”

    异常满意的看着二儿子跟小儿子猛然大变,一副‘我已生无可恋’表情的脸,温夫人那是又好气又好笑,真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娘,别这么狠,咱们再商量商量?”温绍宇抱紧温夫人的手臂,竟是直接撒起娇来。

    “哦,那你们说说你们想怎么跟娘商量,千万别拿之前那套来忽悠我,我是不会相信的。”

    “呃…”兄弟两人默默无语的对视一眼,直觉自家娘亲变聪明了,有点不好忽悠肿么破?

    “娘,我是不反对成亲的。”

    “既然不反对,那……”

    “可是娘,儿子虽说不反对成亲,也不惧继大哥之后就成亲,但是娘总得让儿子挑一个合心意的姑娘成亲吧,不然娶个貌合神离的妻子那又有什么意思。”

    “娘,我跟三弟的想法是一样的,成婚娶妻是可以的,但不能随随便便的娶啊。”

    温夫人瞥了温绍云跟温绍宇一眼,见他们态度诚肯不似在说谎敷衍她,心下满意的点了点头,柔声道:“只要你们有这个心,娘就还是原来那句话,娶什么样的妻子我跟你们爹都不会插手,你们可以自己选择,但就是不能一直以没有喜欢的为借口来拖着。”

    “娘放心,我们一定会很仔细留意的。”眼见温夫人已经有所退步,温绍云跟温绍宇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至于那等宓妃跟陌殇订亲后就偷溜的小心思,却是不得不乖乖的收了起来。

    别看温夫人是个温柔如水,看似没什么脾气的人,但就是这样的人发起火来才是最为可怕的。

    “今个儿星殒城怕是会动荡得厉害,你们也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娘就不用你们守着了。”

    “娘就把心放进肚子里,爹跟妃儿会处理好的,咱们晚上再见。”

    “好,去吧去吧,娘晚上亲自下厨做些你们爱吃的等你们回来。”

    “嗯。”温绍云温绍宇冲温夫人点了点头,便是各自翻身上马也准备离开,之所以不与温老爹跟宓妃同行,那是因为他们不顺路。

    目送两个儿子的背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温夫人才招呼钱嬷嬷,低声道:“咱们也回吧。”

    钱嬷嬷轻点了点头,低声劝慰了温夫人几句,便是扶着温夫人的手缓缓朝观月楼而去。

    “马上就到宫门口了,爹爹在想什么,怎么眉头紧锁的样子?”

    看着宓妃那一副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云淡风轻样儿,温老爹瞅着自家闺女的目光不禁露出一丝丝幽怨,颇有几分受了委屈的样子。

    “爹爹这是什么眼神儿,看得妃儿浑身发毛的感觉。”

    温老爹被宓妃活灵活现耍宝的模样给逗得‘噗’的一下笑出声,不禁好笑的摸了摸她的脑袋,低沉而富有磁性的浑厚嗓音响起,“寒王现在突然活过来,这其中存在的猫腻明眼人一瞧便能窥一到全,要是他们以借来大作文章的话,寒王怕是要失民心,丢声望的。”

    “爹爹是指因之前寒王的死,圣旨昭告天下,星殒城所有百姓守孝这事儿?”

    “嗯。”

    “早前制订这个计划之时,这一点就被预料到了,只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总要有所舍才会有所得。”宓妃抿了抿水润的红唇,接着又道:“对百姓而言,那个位置上面坐着的人是谁,其实他们一点也不在意,他们真正在意的是坐在那个位置的人,能否让他们过上安居乐业的太平生活。”

    “妃儿这话说得有道理。”争夺权势的从来就是那些不甘平凡,野心勃勃之人,普通百姓所求不过一日三餐的温饱而已。

    谁为这天下之主,的确不是他们所在意的。

    “虽说百姓们无权无势,地位卑微,他们也没有什么话语权,但是他们心中自是有一杆称的,寒王少年成名,浴血战场守卫着金凤国的太平,他是百姓们心目中无往而不胜的战神,即便当真有人以此为借口大作文章,寒王声望有损大失民心也只是暂时性的,待时间长一些该回来的最后都会回来。”

    “寒王没死的流言一出,怕是很多人都回味过来自己中计了。”说到那‘很多人’三个字时,温老爹丝毫不掩眼里的嘲讽之意。

    “爹爹何必管这个,就让他们觉着这是皇上布下的一个局那又如何,他们要早几天明白过来,兴许局势还有可能被逆转,但现在才回过味来一切都晚了,就算他们想闹,可他们有拿得出手的证据么?”

    “咳咳…原来他们是在这里被你跟陌殇摆了一道。”琢磨过来味来,温老爹愣了一下,也是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既然针对寒王死了却又活了这件事情他们拿不出证据来说明什么,那么这个亏吃了他们就算不甘不忿也只能打落牙齿混着血往自己肚子里咽。”

    “确是这么个理。”重重的点了点头,温老爹是一脸的认同之色。

    “寒王在三个多月前与毒宗有过一战,并且身受重伤甚至是毒发,哪怕是寒王的师傅天山老人出手也无法再压制寒王体内的剧毒发作,这件事情起初被寒王封锁得死死的,知道的人几乎没有,可后来寒王回到星殒城,为了刺激寒王让寒王早死,这件事情被曝了出来。”

    温老爹眸光微闪,沉声接着宓妃的话道:“因着寒王毒发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这就导致谁也不敢保证那个时候的寒王是不是服用了如今流言中的那一味药。”

    “接着寒王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的情况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再到之后寒王同一天接连两次遭遇刺杀,朱雀街重伤再毒发,宫中御医也是亲自到寒王府证实过的,遂,压根不存在作假的可能。”话锋一转,温老爹又道:“而且就算是作假,当天赶到寒王府做确认的御医可不全是皇上的人,太子明王武王他们都有份,连带着庞太师也脱不了关系,那些个御医里面就有两个是他的人。”

    “爹爹分析得很对,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他们除了尽可能损毁寒王在百姓们心目中的声望之外,是没办法朝寒王身上泼脏水的。”

    刺杀寒王乃是庞皇后一手主导的,那么寒王就是一个受害者的形象,就算因着寒王假死之事会失掉一些民心,但宓妃就未必没有办法帮寒王再次民心笼络回来。

    编故事什么的,她还挺擅长的。

    “最重要的是皇上手里捏着庞皇后被废黜的终极把柄,庞太师就算有心想要翻盘却是无力回天的。”一旦将皇上给彻底激怒,不管不顾的行起事来,就是庞太师也绝对吃不消后续有可能发生之事,他唯今之际只有避其锋芒。

    “对外皇上必然不会公布庞皇后与幽莲教勾结刺杀寒王一事,但在朝堂之上皇上却不会有所隐瞒,一则是警告庞太师莫要轻举妄动,二则也是警告朝中那几派势力,惦量惦量自己的斤两再有所动作。”

    “这么多年了,皇上不是没有动作,唯独这一次取得的收获是最大的,亏得你跟陌殇从旁添了一番助力。”

    宓妃不甚在意的撇了撇嘴,没好气的嘟囔道:“就这烂摊子,女儿可没兴趣插手去管,若非因为爹爹身处其中,而女儿又怕麻烦,才不淌这次的浑水呢。”

    “是是是,为父可是托了闺女的大福了。”温老爹笑着揉了揉宓妃的脑袋,漆黑幽深的眸底满满都是自豪。

    “虽然这次有我跟陌殇的帮忙,皇上算是将庞皇后那颗毒牙给拔掉了,但金凤国的朝堂却是从内部开始烂的,皇上想要替寒王把路铺平了,未来还有很长一段路呢。”

    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岂能指望庞太师一点反击都不做?

    搞不好这次就彻底激怒了庞太师,会让他做出某种决定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

    “后面的事情就不该是妃儿你该烦恼的了,皇上不行的话,不还有寒王么。”这次若非事出紧急,温老爹是不会让宓妃掺合进来的。

    他忠君是没有错,女儿想要保护他,他这个做爹的又何尝不想保护自己的女儿。

    “嗯,我也没打算要管,寒王体内的毒解了,就算是我对皇上最大的承诺了。”

    “爹爹的妃儿只要做自己觉得开心的事情就好,其他的还有爹爹在呢。”

    “爹爹也安心吧,寒王可不是皇上,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倘若那个位置上坐的人是寒王,估计冒不出那么难缠的强大外戚来。”

    闻言,温老爹嘴角一抽,可在脑海里将皇上跟寒王放在一起比较之后,温老爹又不得不承认宓妃说得一点儿没错。

    宣帝确有杀伐的意识,但他却没有寒王的杀伐果决,距离成为真正的帝王还有所欠缺。

    “药王谷与毒宗开战,妃儿会去吗?”药王在盘龙湖约战媚骨老人这事儿,星殒城早就传遍了,温老爹想不知情都难。

    “双方开战自有三师兄主持大局,但我会去盘龙湖观战的,以免媚骨老人又向师傅下黑手。”

    “那替寒王解毒之事?”

    “这个不着急,放出寒王没死消息,还有那味药的时候,我可是将那味药说得神乎其神的,这不得让天山老人在寒王府仔细研究研究?”

    温老爹先一愣,接着就笑开了,他点着宓妃的额头,道:“你这丫头还要故意放人进寒王府探虚实?”

    “与其让他们在暗处憋着坏水,倒不如让他们潜进寒王府探个清楚。”

    “这样也好,更能取信于人。”

    “上完早朝,将皇上交给我的差事了结后,我就赶去盘龙湖观战,然后师傅就会激怒媚骨老人,让媚骨老人提到寒王激起师傅的逆反心理,等到他们交手完,师傅到寒王府替寒王解毒就水道渠成了。”

    最初的计划与这个有所出入,但并不影响大局,是以后期的改动反倒让计划越发的完美。

    兴许直到毒宗被瓦解的那一天,媚骨老人都不会想到他们借着他的名号,做了一件糊弄天下所有人眼睛的事。

    “你的本事爹爹清楚,多的就不说了,切记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受伤。”

    “爹爹放心,谁也伤不到我的。”

    宓妃话音刚落,马车便停了下来,旋即车夫恭敬的声音就传进了马车里,“相爷,郡主,到宫门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78寒王没死,医毒之战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