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81 寒王没死,医毒之战6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寒王府・流枫阁

    “王爷。”

    “进来回话。”

    幽夜跟苍茫对视一眼推开门走了进去,在他们的身后随处可见手执长枪的寒王亲卫兵在巡逻,可见寒王府的守卫当真是严密到连只苍蝇都别想飞出去,连只虫子都别想爬得进来。

    “王爷,溥颜公子跟如风公子已经出发去了穆宅,此时应该与云锦公子碰面了。”

    “嗯,有他们三人联合出手,星殒城内潜藏着的毒宗分堂应是一个都跑不了。”墨寒羽手中正在翻阅的乃是一份星殒城的布防图,需要特别注意的几个地点都已经被他用红色标记了出来。

    “这次虽说药王没有直接表明什么,但也算是默认了朝廷军队的介入,这个情本王还得承着。”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得药王认同的指挥军队的人除了王爷,顶多还有楚宣王世子而已,别的人要是胆敢掺合进来,属下以为药王会直接翻脸的。”

    “王爷,属下也赞同幽夜的看法。”王爷体内的毒是郡主出手解的,可郡主却不能摊到明面上来,是以郡主只能借助她的师傅药王的名号。

    药王谷与毒宗早晚会有一战这事儿不假,可药王谷要何时行事却不是他们能够左右的,若非有郡主在中间联系着彼此,顺势让他们横插一脚解决毒宗这个后患,怕是他们还得花费更多的心血。

    “只是楚宣王世子怕是不会再出面了,他他可是最烦这些麻烦事的。”幽夜一边说话一边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语气中满是无奈啊无奈。

    要不是楚宣王世子还念着他与王爷之间的手足情,只怕压根不会代替寒王出面解决这许多的事情,现在王爷既然已经痊愈,楚宣王世子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这么些日子相处下来,你倒挺了解他的。”寒王‘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漆黑的墨瞳含着淡淡的笑意扫了幽夜一眼。

    “嘿嘿……”幽夜干笑着抓了抓后脑勺,他搓了搓手略带窘迫的道:“要是楚宣王世子不再出手的话,难道王爷要亲自露面?”

    他们现在还演着戏呢,王爷真要出去露了脸,那还不得穿帮了。

    “这些原本就是本王应该处理的事情,阿殇已经帮了本王很多,后面的事情哪里还能再麻烦他。”寒王反复看了几遍桌上的布防图,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之后,他才抬起头沉声说道。

    “可是……”

    “别可是了,以前不也没有阿殇来帮本王么,你们这么快就养成了依赖的性子?”说到这里寒王的声音里就带着刺骨的冷意了,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身边出现那样一类手下的。

    “王爷教训得是,属下知错了。”

    “盘龙湖那边的情况如何?”寒王倒也不是真的要教训幽夜跟苍茫,只是该提醒的和该他们谨记的,他将会毫不手软。

    “回王爷的话,药王与媚骨老人的约战时间是午时,据打探回来的情报分析,媚骨老人会提前到达盘龙湖,还有他名下的弟子也会赶过去一部分。”

    “那个老毒物这次与药王一战,他是打定主意要取药王性命的,沿途所做的准备怕是不会少。”

    “王爷这话没错,江湖传闻那媚骨老人确有那样的习惯,曾经也不乏有人中招。”媚骨老人在江湖上的风评差得要死,只差没在他的脑门上刻下‘他是十恶不赦大恶人’的标签,幽夜是极其反感这个人的。

    尤其是毒宗将手伸向寒王,媚骨老人又重伤了寒王,导致寒王体内剧毒发作再也无法压制之时,幽夜真真是将媚骨老人给恨进了骨血里面。

    “在药王收郡主为徒之前,药王就被媚骨老人下黑手偷袭过。”苍茫难得会说这么长的话,一般有什么情况都是幽夜开口禀报,“曾经吃过一次亏的药王应该不会在同一个人的身上跌倒两次,这次媚骨老人有准备,药王的准备想必也不会少。”

    “师傅会到盘龙湖观战,媚骨老人若想下黑手怕是有些因难,而且不说宓妃会私下准备些什么,单就是药王的另外四个徒弟也都不是摆设。”他只担心能否将星殒城内毒宗的余孽一网打尽,倒是一点不担心药王的安危。

    虽说药王一共五个徒弟,其中三个都被派离了星殒城,但就剩下的那两个,真要动起手来也足够媚骨老人好好喝上一壶的了。

    “诸葛前辈是与溥颜公子和如风公子一同离开的寒王府,以诸葛前辈卓绝的轻功,想必早到了盘龙湖,只等午时一到就可以观战。”

    “药王呢?”

    “回王爷的话,属下等没有发现药王的踪迹,但他绝对会去盘龙湖与媚骨老人一战的,否则药王谷哪里丢得起这个脸。”

    “药王素来行踪隐密,加之他的功力也极其深厚,也不怪你们发现不了他的踪迹。”哪怕就是他亲自出手,也未必能跟着药王而不被药王察觉。

    当然,这只是说以他现在的功力,以后会如何那可就说不准了。

    “给本王说说早朝的情况。”

    “是。”幽夜恭敬的应了一声,然后便简洁有力的将早朝上发生的事情都复述了一遍,一丁点儿没敢掺杂自己的情绪在里面。

    “早朝结束她一定会赶去盘龙湖,如此,盘龙湖附近就可以不用派人过去,也能够多腾出一些人手来收拾那些残余势力。”

    沉吟片刻之后,寒王伸手捏了捏眉心,低声道:“王府依旧保持警戒,府里的人一个都不能调离,另外本王的替身以及你们两人的替身要准备好,本王决不允许在这个时候出差错,明白吗?”

    “请王爷放心,属下保证不会出差错。”

    “本王的那些兄长们不会闲着的,必然会潜进寒王府一探虚实,再调二十个暗卫将落寒轩给本王围起来,里面的人不许与外面的人接触,外面的人也一个都不许放进去。”

    “是,王爷。”

    “许是本王多此一举,但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小心为上,除了那二十个暗卫之外,再安排十个影卫隐藏在暗处,让他们随机应变,见机行事。”

    “是,王爷。”

    “放消息出去,就说天山老人去盘龙湖观战,一是为了给至交好友药王助威,二是为了请药王来寒王府替本王看诊。”

    幽夜苍茫对视一眼,敬声道:“是,王爷。”

    “启禀王爷,楚宣王世子到了。”

    “快些请进来。”

    “是。”

    到底寒王府不是他的楚宣王府,也不是他的梨花小筑,陌殇也就没有随着自己的性子想到哪里就到哪里,多少还是要尊重一下寒王这个主人不是。

    “留在外面候着。”

    “是,世子爷。”

    “你们也都先退下吧。”

    “是,王爷。”

    书案后,寒王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着陌殇沉声道:“我没想到阿殇会来。”

    陌殇就近挑了张椅子坐下,嘴角含笑淡淡的扫了寒王一眼,很是直白的道:“你以为我会很想来?”

    “当然没有。”

    “本着有始有终的原则,本世子还是送佛送到西的妥当。”

    寒王微怔,随后轻笑出声,道:“那我可要好好谢谢阿殇。”

    “嘴上的谢我可不要,以后有你谢我的时候。”

    “阿殇没有陪宓妃去盘龙湖观药王与媚骨老人一战?”不得不说这个时候陌殇出现在寒王府让寒王觉得相当的讶异,按照他对陌殇的了解,这家伙难道不该陪在宓妃的身边,哪里会担心他忙不忙得过来。

    咳咳,在陌殇的眼里,难道他不是应该认为既然他已经恢复,剩下的事情就都要交给他自己来收拾吗?

    “我没去,你看起来很遗憾的样子。”

    “没有没有。”寒王摆了摆手,这都送到眼前的帮手,他哪里舍得赶走。

    “我倒是很想陪着阿宓,可你这边麻烦太多,虽说处理起来让人厌烦不已,但要一直处理不完,本世子只会觉得更烦更恼。”

    寒王默了默,一脸的无言以对。

    他知道温绍轩与南宁县主的大婚定在正月里,距离现在也不过就剩二十来天了,别人不着急,可陌殇很着急好伐。

    当然,陌殇可不是急着参加温绍轩与南宁县主的婚礼,他是急着等温绍轩大婚后,他才能上相府提亲,向温相跟温夫人求娶宓妃。

    “远的你我就先别想了,先说眼下急需要处理干净的事情。”

    “嗯,阿殇看看这个。”到底寒王对宓妃是真正的动过心,情不知所起,就一往而深了,他虽决心要放下宓妃,成全宓妃跟陌殇,但说的容易,真正做的时候才发现很难,真的很难。

    只是他已错失守在宓妃身边的机会,那么坦荡如寒王,他就算心里酸酸涩涩说不出是种什么滋味,也断然不会对宓妃或是陌殇造成困扰。

    “星殒城的布防图?”陌殇是谁啊,他能看不出寒王那片刻的异样,只是不点破以免大家尴尬罢了。

    他爱宓妃,很爱,寒王也是爱的,并且陌殇相信寒王对宓妃的爱不会比他少,只是他跟寒王相比,他们在明白彼此对宓妃的心意时,寒王因为自己的身体犹豫了,而他同样因为自己的身体,却是偏执而疯狂的认定了。

    初与宓妃坦白他对她感情的时候,虽然宓妃接受了他的感情,但陌殇知道那个时候的宓妃还不太懂什么是爱,那个时候的宓妃对他有好感,却还不是爱。

    她爱上他,是在后面的相处中一点点积累的。

    遂,有时候陌殇不禁会想,假如从一开始的时候,他跟寒王互换一下位置,如果寒王不曾想那么多,不曾有过犹豫,那么现在陪在宓妃身边的会不会就是他。

    只是这世上没有如果,他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同样寒王也没有。

    他不介意将自己的东西让给寒王,可这世上唯独感情陌殇不会相让,即便寒王跟他一样深爱着宓妃那又如何,宓妃是他的,他断然不会让。

    别说宓妃爱的是他,他不会让,就是宓妃爱的人不是他,陌殇怕是也不会让的。

    “嗯,目前倒是有掌握到琉璃国,北狼国跟梦萝国来人的行踪,但对他们这个时候潜伏进来的意图尚还弄不清楚。”

    “你现在明面上还是一个活死人,将你手上能够调动的人手都交给我,外面的事情我来处理,而你最好留守寒王府。”紫色的眸子眯了眯,陌殇立马就做出了决定。

    “阿殇的意思是他们会探访寒王府?”

    “嗯。”

    背靠着椅背想了想,寒王的目光再次掠过那张布防图,幽深的墨瞳底掠过一抹杀意,“如此,外面的一切就交给阿殇了,我便坐阵寒王府等他们亲自登门。”

    “你自己小心。”

    “放心,他们既然敢来,本王也就敢让他们留下点什么东西。”

    “哈哈哈…好。”

    陌殇来寒王府的目的既已达成,复又与寒王交换了一些彼此收集到的情报,一刻钟后陌殇领着无悲无喜大摇大摆的自寒王府离开。

    ……

    盘龙湖

    “为师吩咐你们的事情都办好了吗?”今日的媚骨老人穿了一件带帽的黑灰色长袍,整个人都笼罩在袍子里面,独独露出了他那张苍老干枯满是深深皱纹的脸。

    他与药王宿怨已深,上一次没能弄死药王,这一次的机会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再错过。

    “请师傅放心,徒儿都安排好了。”

    “咱们的人都在沿途那几条要道上埋伏好了,有没有发现朝廷的人?”

    “那几条离开盘龙湖的路已经被咱们的人封死,一路上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人,至于朝廷的人就更加没有了。”安顺是媚骨老人的二徒弟,他与祝泉素来不对盘,这次若不是媚骨老人紧急召唤,他压根不会来有祝泉在的地方,“师傅为何会觉得朝廷的人会来?”

    “此次咱们毒宗与药王谷一战,虽说是江湖恩怨,但这星殒城毕竟是皇都,难保朝廷会有所动作。”媚骨老人可不惧什么朝廷军队,惹毛了他一把毒药洒过去,分分钟就能解决那些人。

    他除了怕麻烦,更是担心在金凤国动静闹得太大,会直接影响到他的终极计划。

    “师傅不必担心,就算真有朝廷的人想插手,徒儿必将让他们有来无回,直接毁尸灭踪即可。”

    “没有朝廷的人是最好,如果有就按你的办法,不用回禀为师直接清理掉。”

    “是,师傅。”

    “药王谷的人呢?”不知怎的媚骨老人总觉得心下很是不安,这种感觉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

    “星殒城内倒是发现了不少药王谷的人,但城外一直没有什么发现。”说到这里安顺也觉得奇怪,按理说药王谷想要除掉毒宗,难道不该像他们一样埋伏设卡,布置层层机关陷阱吗?

    药王就对自己那么有信心,认为他一定可以击败他的师傅媚骨老人?

    “安顺你在发什么愣?”

    “呃…师傅,徒儿只是想不明白药王谷在打什么算盘,东城外徒儿可以很确定,不曾发现一个药王谷的人,他们全部集结在城内想要做什么。”

    “哼,药王那个老东西,他将药王谷的人全部留在城里还能做什么,他是想尽数催毁掉毒宗在星殒城内所有的分堂跟据点。”

    药王有这样的打算并不奇怪,毕竟媚骨老人自己也有这样的打算,并且他还安排了自己的五徒弟应康全权负责清剿药王谷在城中的势力。

    “对了,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一点。”

    “师傅是指什么?”

    “药王的五个徒弟在哪里,他们分别在做什么,你可有收集到消息?”

    “回师傅的话,徒儿已经确认过了,药王来盘龙湖与师傅一战,身边不会跟随药王谷的长老,但他的大徒弟二徒弟还有四徒弟都会陪同药王一起来。”

    “那个云锦呢?”总觉得不把那些人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媚骨老人始终难以安心。

    “云锦不会出城,他要留在城内坐阵。”

    媚骨老人花白的眉毛拧了拧,那张干枯的脸上阴沉的神色越发令人觉得恐惧,“就他一人?”

    “是的师傅,只有他一人,但药王谷的其他人挺多,一点不比咱们的人少。”

    “能主事之人只有一个,别的再多都不顶用,一会儿传为师的命令,交战后全力击杀云锦。”

    “是。”

    “药王的那个小徒弟呢?就是相府的那个什么郡主的丫头片子,她呢?”

    “寒王之前不是死了吗,昨天又传出寒王没死,疑是服了假死药,那个丫头跟楚那个什么世子奉了宣帝的旨意彻底此事,他们都被绊着脱不开身。”

    安顺是听过陌殇大名的,好在现在陌殇被缠着脱不开身,否则对他们而言可是大大的不利。

    “那个寒王有那么些意思,等为师除掉药王,定要去寒王府走上一趟。”

    打从三个多月前,他们毒宗与寒王交过一次手,寒王在围杀之下逃脱,他们的师傅貌似就对寒王感起兴趣来。

    这次来星殒城,安顺可是听说媚骨老人动过要收寒王做弟子的念头,他这心里可不希望寒王入毒宗,不然岂不是又要多一个压在头上的人。

    “师傅能屈尊降贵的去看他,那是他的福气。”

    “你们的心思别以为为师毫不知情,为师喜欢创造一件完美的作品,却更喜欢催毁一件完美的作品。”显然,寒王之于媚骨老人就是他想打造的那件作品。

    别以为媚骨老人会真的想培养出一个超越他的存在,他的野心与权势之心比任何人都要大,如何能容忍骑在他头上之人。

    只可惜媚骨老人的那些个徒弟,压根没有一个认识到这一点。

    不知这是可悲,还是可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81寒王没死,医毒之战6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