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82 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嗯,这地方还真是不错,那个臭小子还真是会享受。”嗅闻着空气中清甜的梨花香,药王站在湖心亭微闭着双眼无比享受的道。

    哪怕就是灵气充裕,风景如诗如画,有如世外桃源般的药王谷,也没有梨花小筑这般奇特的地理环境,可让梨花一年四季常开不败。

    “师傅要是喜欢这里,不妨就多住几天。”站在梨花小筑最高的一处建筑内,可以借助居高的地势将盘龙湖上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这简直就是一个绝佳的观战地点。

    任凭媚骨老人想破他的脑袋,他都想不到在盘龙湖这个地方,竟然会隐藏着一座别院。

    也亏得梨花小筑外面的阵法精妙绝伦,就仿佛是个天然的隐匿阵法,天然的防御屏障,使得梨花小筑隐没在此地,不是超顶尖的阵法高手根本发现不了隐藏在这里的秘密。

    媚骨老人将决战的地点选择在盘龙湖,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这里灵气的浓郁程度已经可以与药王谷媲美了,别的不说单就是对师傅的修炼也很有帮助不是。”湖心亭的风景是梨花小筑最为特别的一个地方,是个天然的积聚灵气之地,只有像他们这样修习特殊功法的人才能感觉到,普通人站在这里只会觉得特别的舒服,并不会有其他的感受。

    除了湖心亭这个地方,还有两个地方也不比湖心亭逊色,可宓妃却不会说出来,那里算是她跟陌殇的秘密基地了,哪怕就是师傅也不能告诉。

    “哼哼,别以为你个小丫头在为师面前替那个臭小子说好话,为师就能认同他了。”药王撇了撇嘴,一点不客气的戳穿宓妃的小心思。

    “师傅想太多了,我可没有要替熙然说话的意思,他的事情他自己办。”看着某药王那傲娇的样儿,宓妃份外无语的翻了个大白眼,对他们这些个长辈的嘴硬实在是无可奈何得很。

    明明都已经打心里接受了不是,偏偏嘴上还死活都不承认。

    哎,宓妃还真替她家熙然头疼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光明正大,昭告天下的站在她身边啊!

    “小妃儿最好不要帮他,不然他只会更惨。”经过药王的多方查探跟了解,陌殇在他看来那是异常完美且无可挑剔了,配他的小徒弟挺好,很不错。

    天知道在药王收宓妃做关门弟子的时候,因着宓妃是他唯一的女徒弟,原想着将宓妃带回药王谷,这丫头会不会就跟他前面那四个徒弟中的哪一个看对眼了呢。

    真要如此那可就是喜上加喜,药王还曾满眼期盼,结果他们几个师兄妹之间压根就没有那个意思,这让药王还烦恼了好长时间。

    毕竟在药王看来,宓妃很优秀这是毋庸质疑的,他另外四个徒弟无论是相貌,学识,武功,品德等等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怎么就没有发生点儿他盼望的事儿。

    要说宓妃虽然入门最晚,但她却是最得药王宠爱的一个弟子,其他方面也就不说了,在挑选未来另一半这件事情上显然药王觉得知根知底的最好。

    不管宓妃与其中哪一个看对了眼,药王都有信心,宓妃的后半辈子会过得很幸福。

    可惜,宓妃偏偏喜欢上了他徒弟以外的男人,对四个师兄也只有兄妹般的感情,药王也不是老古板,想开了也就放下了。

    只是想到抢走他宝贝小徒弟的陌殇,药王哪怕是认可了他是宓妃的另一半,遇上了也绝对没有一个好脸色,不找陌殇麻烦都是好的,还想让他夸陌殇呢。

    “是是是,师傅说的都对,妃儿都会牢记于心。”宓妃替药王倒了一杯热茶,看着她师傅走神怔愣了好一会儿,久久都没缓过来。

    对于自家师傅曾有过的某些想法,宓妃觉得既好笑又好气的同时,心里也有着满满的感动,不是真正关心疼爱你的那个人,又怎么可能为你打算谋划那么多。

    只是宓妃注定要辜负药王的一片苦心,她对四个风格各异却都同样俊美绝伦的师兄,的的确确半点都不来电,对师兄们的喜爱就像对她的大哥二哥和三哥一样,实在生不出半点的男女之情。

    好在师傅也开明,不然宓妃觉得她夹在中间会尴尬死,师兄们估计也会跑得一个都不剩。

    “你最会干的事情就是忽悠为师。”药王不是头一回被宓妃给坑了,他老人家都快搞出心理阴影了,实在是宓妃出起招来那是令人防不胜防。

    “咳咳,瞧师傅这话说得。”

    “嗯,小妃儿也会觉得不好意思?”药王睁大了他的双眼瞅着宓妃看了一眼,旋即爽朗的大笑出声。

    难得看到这丫头流露出这样的一面,药王笑过之后心情好像更加美好了。

    “我怎么可能会不好意思,肯定是师傅头昏眼花看错了。”

    “小妃儿你这是嫌为师老。”

    “难不成师傅还是芳龄十八一朵花儿不成?”宓妃眨着水灵的大眼睛,认真得不能再认真的道。

    “噗――”

    芳龄十八一朵花儿……

    咳咳,确定这是形容药王的?

    不对不对,应该是确定这是形容一个男人的?

    “咦,你们来了。”宓妃扭头看着迎面向她走来的剑舞跟红袖,清冷的声音糯糯的,柔柔的。

    也是剑舞红袖他们顾忌被宓妃形容的那个人是药王谷之主,又是他们小姐的师傅,否则他们哪里会憋着笑,必然是要轰笑出声了。

    那‘噗’的一声,也只是他们真没憋住才发出来的,倒是恼得药王连脸色都变了。

    “小姐,一切都按照你的吩咐准备好了。”红袖小心翼翼的瞅了眼貌似气得不轻的药王,又扭头大大咧咧的向宓妃回话。

    “嗯,我知道了,让手下的人再盯紧一点,但不用采取行动静待指示即可,明白吗?”

    “小姐就放心好了,属下一定办得漂漂亮亮的。”

    瞧着嘻皮笑脸的红袖,宓妃冲她摆了摆手,后者领会的退到一边,还伸出两只手在嘴巴上比划了一个叉,示意她会闭紧嘴巴乖乖不说话。

    “师傅你生气了?”

    “哼!”虽是生气得很,可药王还是任由宓妃抱着他的胳膊,可一对上这丫头调皮又戏谑的眼神儿,他真的很想揍她一顿怎么办。

    然而,当药王想揍宓妃的念头刚刚浮上心头,他不禁又想到宓妃出海归来武功修为大涨,他们师徒真要打起来,谁揍谁还不一定呢。

    顿时,药王就如一只圆鼓鼓的气球猛地被针扎破,顷刻间就泄了气整个儿瘫在地上,那感觉无比的酸爽,那滋味无比的心塞。

    “哎哟,师傅真的生气了?”水灵灵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了转,还不等宓妃再开口,被宓妃哄着的药王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师傅这是不疼我了。”

    药王明知宓妃这受伤的表情是装出来的,他挣扎了一下坚持没开口,仍是板着一张脸故作生气状,只是袖中的手却颤了颤。

    “师傅你真不疼我了?”

    药王瞅着宓妃看了看,开始琢磨这小丫头片子这是想要唱哪一出啊!

    “既然师傅都不疼我了,那我还是走吧,我找拓跋师傅去,他肯定会疼我的。”

    然后,药王眨了眨眼,白花花的长胡子颤了颤,他嘴唇动了动,那模样那神态简直了。

    “……”

    “师傅,您这是对我无言以对么?”

    “啊,你个臭丫头,看为师不揍你。”无比心塞郁闷的药王再也坐不住了,暴跳如雷的要收拾宓妃。

    “呵呵…师傅淡定,淡定。”

    “淡定个屁,你个丫头就是欠收拾。”

    “师傅大人有大量,怎么能跟妃儿我较真,那会有失您堂堂药王的风范。”

    药王干瞪了瞪眼,嘴角抽了抽,没好气的道:“为师迟早会被你个丫头给气死,噎死,心塞死,郁闷死……”

    “呃…”怔愣过后宓妃真的很想大笑三声有没有,她家师傅怎么能这么可爱,“师傅说了这么多个死法,到底您想要怎么死?”

    “噗――”

    这次站得距离最近的红袖实在是没有忍住,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转过身去,双肩抖动得特别厉害,笑得肚子都要抽筋了好不。

    在她旁边的剑舞也没好到哪里去,不过是她性格相对冷漠些,因此,笑得比较含蓄?

    “行啦行啦,你们想笑就笑吧,都别憋着了,要是憋坏了这丫头更得气死老夫不偿命。”

    这次宓妃也不闹了,她抱着药王的胳膊撒着娇,声音软软糯糯的极是动听,“妃儿知错了,师傅不要生气,我师傅肯定会长命百岁的,还要看着妃儿成婚生子,收个小徒孙看着他长大呢。”

    “你这丫头真是一点都不害臊。”药王点了点宓妃的额头,他哪里真舍得生她的气。

    “在师傅面前有什么可害臊的。”

    “那行,为师就等着小妃儿给为师生个徒孙,小妃儿只管放心,为师肯定会好好将小徒孙带在身边的。”没提到这个的时候药王没去想过,宓妃开口之后,药王的脑洞就瞬间大开了。

    唔,那个臭小子跟小妃儿的孩子,不管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肯定都特别的可爱,他们父母的天赋都那么出众了,想必他们也差不了。

    吼吼,越想药王就越觉得是那么回事,他不反对陌殇那臭小子赶紧把小妃儿娶回府了,这样他就可以早日抱到可爱的小徒孙了。

    此刻被自己幻想出来的画面美得冒泡,萌得一脸血的药王那个激动兴奋的心情简直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而他看向宓妃的眼神儿都好似放着绿光,吓得宓妃后退两步不说,还怕怕的咽了咽口水。

    眨了眨眼,那什么她这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还顺带自己挖了个坑,成功将自己给埋在里面了?

    “师师傅啊,咱们言归正传,先谈正事。”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后面这句宓妃当然只敢小声嘀咕,没敢真的说出口去。

    “小妃儿。”

    “你想干嘛,师傅你别用这样的眼神儿看着我,我我真的知错了。”呜呜呜…师傅,不带您转变这么快的好伐,也不想想你徒弟还是一未成年,居然就想你徒弟去生孩子,这有点接受无良。

    “小妃儿,你看你跟那个臭小子情投意合,两情相悦互许终生的,既然早晚都要成婚,那不如就早点成亲。”以前药王的注意力都在宓妃的身上,自是不满陌殇将宓妃给抢走,但现在想到宓妃跟陌殇成亲后就会有孩子,然后他就有徒孙可以抱了。

    所以,那神马的宓妃直接被舍弃掉,小徒弟哪里有小徒弟给他生的小徒孙可爱呢。

    “师傅,午时快到了。”突然,宓妃指着快到头顶的太阳大喊了一句。

    顺着宓妃手指的方向,药王抬头瞥了一眼,沉吟片刻决定暂时放宓妃一马,不过他是绝对不会放弃让宓妃早日成婚这个念头的。

    反正不管这丫头同意不同意,只要她的爹娘点头不就可以了,相信陌殇那个臭小子得知这个消息,只会配合他这个师傅行事,除非他不想娶宓妃。

    眼睛转了转,打定主意的药王瞬间收敛了自己的心思,笑眯眯的看了宓妃一眼,沉声道:“那个老毒物肯定早就等在外面,为师这就去会一会他。”

    “媚骨老人才没有师傅您心大呢,他可是早就准备好了天罗地网在等师傅。”宓妃撇了撇嘴满是嘲讽的道,那个媚骨老人真叫人看不上眼。

    “这倒很符合那个老毒物的脾性,不管决战是输是赢,他都想不计代价的要为师的性命。”

    “看来师傅心里明白得很嘛!”

    “谁叫为师有个宝贝徒弟呢,这可是那老毒物拍着八匹马都赶不上的。”安排大徒弟,二徒弟跟四徒弟离开星殒城,三徒弟留在城中清剿毒宗分部之后,药王本是要针对媚骨老人做一些安排的,不料宓妃都提前安排好了,可不就省了他这个师傅的事儿。

    “离开盘龙湖必经的几条路上都已经有毒宗的人在那里设下了埋伏,致命毒阵陷阱也准备了不少,还真是非取师傅项上人头不可。”

    “上次他下毒偷袭为师,没想到为师却遇上你这么个用毒的鬼才,为师不但没死成还收了你这么好个弟子,这次他是不择手段也果取为师性命的。”

    “那师傅打算怎么做?”

    “他要为师的命,为师可不惧他,他狠为师就比他更狠,看看谁才能真正的笑到最后。”

    “师傅有此觉悟就好。”

    “你这丫头,现在可以跟为师说说你的安排了。”

    宓妃点了点头,抓紧时间简洁的开口道:“城内师傅完全可以放心,三师兄那里有溥颜跟燕如风相助,毒宗的分部必定会一个不留全解决掉。”

    横扫就由药王谷动手,最后的清剿则会由陌殇调动的军队去清场,要让那些打金凤国主意的人知道,这是一块硬骨头,想要啃下不太容易,还得拿出点真本事来。

    “另外,大师兄二师兄还有小师兄离开星殒城的消息是被封锁的,因此,我让我身边的沧海,悔夜和残恨容易成师兄们的模样跟在师傅身边去观战,以免打草惊蛇让毒宗有了防备。”

    目光掠过宓妃落到剑舞红袖身边的三个男人身上,他们都头戴帷帽,在药王看过去的时候摘了下来,那三张脸赫然就是宓妃大师兄二师兄和小师兄的模样,应付不熟悉的人绝对可以以假乱真。

    “啧啧,你这丫头的容易术越来越高明了,要不是为师知道内情,只怕也得被你骗过去。”媚骨老人那是玩毒的祖宗,眼界见识非一般人可比,万万是不能在他的面前使用易容蛊的,否则一露面就得暴露。

    那老毒物怎么也不会想到,宓妃给他这个师傅安排在身边的三大徒弟,并非真的本尊而是易容的替身。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徒弟。”

    “哈哈哈…好,不愧是我的徒弟。”

    闻言,宓妃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嘟着嘴道:“师傅与媚骨老人交手之后,也别管什么江湖道义,可劲儿将他给弄死吧,至于埋伏在沿途的那些人,我会好好招呼他们的。”

    “放心,为师绝不允许毒宗将手伸到四大国,以图干涉四大国的朝政。”药王谷的存在就是守护浩瀚大陆,毒宗既然敢坏这个规矩,那么药王就不可能手软。

    有些手段该施展的时候,药王可不会顾忌什么面子,真要媚骨老人得逞了,他才是千古罪人来的。

    “诸葛前辈跟师傅,还有那个媚骨老人乃是同一辈的人,师傅与媚骨老人一战由诸葛前辈当裁判,想来媚骨老人也没有反对不同意的理由,这样在对战过程中,他想对师傅下黑手就难了。”

    “为师长得很像软柿子吗?至于让你们一个个都这么护着?”

    “噗嗤――”宓妃捂唇笑看着药王那张无比幽怨的脸,毫不客气的笑出声,后又安抚道:“我们才不是要护着师傅,不过只是防那个老毒物罢了。”

    “对了丫头,那老毒物有没有调派毒宗长老过来?”

    “这个…”宓妃抿了抿唇,她能说她没有往这上面想过吗?

    药王谷与毒宗这一战,其实更多的是药王与媚骨老人之间的决战,虽然他们会借机铲除毒宗的一些分部势力,但也还没到需要双方长老都出面的地步吧!

    “媚骨老人的野心大得很,你这丫头应该也收到过媚骨老人与四大国皇室密切联系的消息,他想要做什么难道你就真的没有猜测过。”

    顿了顿,药王接着又道:“就算与媚骨老人接触的不是四大国皇族中人,至少也是朝中重臣,他们能掀起来的风浪会有多可怕,为师相信小妃儿心中有数。”

    “呼!”宓妃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敢情是她把问题想得过于简单了,“师傅提点的对,我会特别注意的。”

    “一旦发现有毒宗的长老参与进来,小妃儿不要犹豫,立即发信号调信药王谷的长老,他们自会有办法赶过来相助于你。”

    见识过光武大陆以及三大秘地的神奇,对于药王谷的某些神奇之处,宓妃已经不觉得神奇了。

    “好,只要这次除掉媚骨老人,收拾起毒宗来就容易多了。”

    “师傅会尽力的,能正面杀了他最好,若是不能为师也不介意用些手段。”再次抬头看了眼太阳的位置,药王对沧海他们三个招了招手,沉声道:“走,徒儿们,咱们师徒这就去会会那老毒物。”

    沧海,悔夜,残恨嘴角微抽,抖了抖耳朵相对无言,看了宓妃一眼之后,不紧不慢的跟上药王的脚步。

    “剑舞红袖,你们再去探查一下,看看毒宗有无调动长老过来。”

    “是,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82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