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83 决战!药王VS毒王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抬头只见太阳已经快到正中,距离约定的时间估计也就一柱香的功夫,媚骨老人站在结了冰的湖边,眉头是越皱越紧。

    是他向药王下的约战帖,药王也明确答复他会应战,那么媚骨老人就不会认为药王他会临阵脱逃,那样岂不是不战而降?

    以药王那个老东西的秉性,他是断然不可能逃避不敢来与他一战,那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否则那个老东西怎么可能到现在都不出现。

    “安顺。”

    “师傅您叫我。”

    “嗯。”媚骨老人不是毛头小子,更加不会认为这个时候药王都没有出现,是因为药王功夫不如他,害怕与他对战会输才逃避拖延时间迟迟不现身。

    他只会认为药王在谋划布置着什么,所针对的对象一定是他。

    “星殒城内可有最新的消息传过来?”

    “回师傅的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消息传来。”虽然还没有到约战的时间,可等了这么长时间安顺早就等得不耐烦了,这一张嘴说到药王语气就特别的冲跟不屑,“都这个时候了那什劳子药王还没有现身,他肯定是怕了师傅压根就不敢来,就凭他个胆小鬼哪里能是师傅的对手。”

    听着安顺近乎拍马屁的话,媚骨老人不紧没有觉得高兴,反而脸色还阴沉得吓人,怒斥道:“胡扯什么,你给本宗主闭嘴。”

    “师师傅…”

    “什么叫做祸从口出你不知道吗?本宗主以前是怎么教你的,你是什么身份,药王的是非是你能说的,嗯?”

    去年媚骨老人跟药王动手就是偷袭加下毒才得的手,然而,饶是身中三笑逍遥散又身受重伤都让药王从他的眼皮子底下给逃了,到底他跟药王孰强孰弱,别人瞧不清楚,媚骨老人自己能不知道?

    说什么药王因惧怕于他才不敢来应战,这是在嘲笑药王?

    媚骨老人怎么觉得这其实是在嘲讽他,他还没到那种需要贬低对手来抬高自己身价的地步。

    “徒儿该死,徒儿知错了,请师傅息怒。”

    “跪在地上像什么样,起来。”

    “谢师傅。”

    “药王他是不可能临阵脱逃的,本来也就是咱们来得早些,现在还不到约定的时间。”

    即便媚骨老人说这事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可听在安顺的耳中就份外觉得刺耳,他觉得若不是药王迟迟不来,他又怎么可能被媚骨老人当面训斥,想想他就觉得憋屈,觉得胸口窝着一团火。

    “你给为师仔仔细细的想一想,真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吗?”

    “师傅,真要说有什么特别情况的话,那就是在传药王很早就离开了穆宅,但好像药王又没有出城,现在城里有几拨人都在找药王的踪迹。”

    “有几拨人都在找他?”

    “是的,也不知药王在玩什么把戏,不过师傅与药王决战盘龙湖之事,虽然在药王谷和毒宗的双重管制之下并没有传到江湖上,但星殒城内却是传得沸沸洋洋,那些人在午时之前找不到药王,必然就会追到盘龙湖来的。”

    安顺的分析没有错,媚骨老人听了也是认同的,他要借这次的机会向药王下杀手,那么他就要杜绝一切发生意外的可能,遂,紧拧着眉头冷声吩咐道:“为师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城里那几拨寻找药王踪迹的人,你要么拖住他们让他们来不了盘龙湖,要么就直接处理干净,为师不想看到他们出现在盘龙湖,你可明白?”

    “安顺明白,请师傅放心。”

    “有什么话只管说,难不成还怕为师吃了你?”

    “没。师傅,徒儿只是在想该怎么解决那支宣帝的暗卫队。”

    “那个皇帝现在不是正忙得昏头转向吗?他的暗卫寻找药王的踪迹做什么?”

    “师傅,他为的自然是寒王。”

    经安顺这么一提醒,媚骨老人就转过了脑子里的那个弯,脸色阴戾的低咒出声道:“该死,别的都好处理,惹上他的暗卫队会很麻烦。”

    倒不是媚骨老人怕了宣帝,而是不想招惹没必要的麻烦,可现在一时间他也找不到办法解决宣帝的人,那些暗卫又不会听从他的指挥。

    “要说都怪那个寒王,死也就死了吧,偏偏要死不活的样子,搞得所有人都要围着他转。”

    “宣帝的所有儿子里面也就寒王最有出息,宣帝要能不着急才有鬼。”媚骨老人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黑着脸道:“阻止他们靠近盘龙湖就好,暂时不要跟他们正面冲突,不到万不得已别把他们给弄死了。”

    “这是为何?”

    “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这里不管怎么说都是天子脚下,真要把宣帝给惹毛了,就算他弄不死咱们,也绝对不会让咱们好过,本宗主不想节外生枝。”

    “是,师傅。”面上安顺答应得很好,至于心里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替为师传话给你五师弟,让他在城里留意祝泉。”说到底媚骨老人是个绝对不会给自己留后患的人,经过药楼那次事件,不管他曾经有多宠信祝泉那个徒弟,真到需要做出抉择的时候,他可是相当果断的。

    祝泉是他养大的没错,既然他给了祝泉生命,那么当他要收回之时,在媚骨老人看来祝泉就应该乖乖的将自己的人头奉上。

    “七师弟怎么了?呃…难道师傅担心七师弟会背叛毒宗吗?”私底下怎么不对盘,怎么争怎么夺都可以,但在媚骨老人面前还是收敛些为好,安顺打骨子里就是惧怕媚骨老人这个师傅的。

    “会与不会为师暂且不知,但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是,我一会儿就给五师弟传话。”

    “让应康将他给为师盯牢了,一旦发现不对,为师允许他就地斩杀祝泉,替为师清理门户。”

    闻言,安顺心中一震,面色不禁有些发白,不管怎么说祝泉都是师傅一手带到大的徒弟,这说杀就杀,真让他有种脊梁骨都发寒的感觉。

    那么多年就是养一条狗在身边也该有感情了吧,要是媚骨老人说的是杀其他人,安顺不会觉得有什么,但偏偏那个要被杀的人是祝泉,他就生出阵阵后怕。

    媚骨老人也是他的师傅,他也是媚骨老人的徒弟,倘若有一天他惹得媚骨老人不快,是不是他的师傅也会像对待祝泉一样,开个口就能要他的命。

    “你很怕为师?”

    “没有,我我…我只是有些感叹,七师弟他毕竟是我的师弟,听师傅那么下命令,一时间有点难以接受。”这个时候越狡辩越会惹得媚骨老人记恨,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弄死他,安顺在心中暗暗给自己打气,老老实实将他心里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虽然我跟七师弟之间明争暗斗也不好,甚至于在众师兄弟中我跟七师弟从来都不对盘,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同门,要是我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全然一副小家子气,岂不枉费了师傅对我的教导。”

    “你是什么脾性为师还是知道的,祝泉对为师已生背叛之心,为师断然是留不得他的。”

    “我毒宗不留叛徒,任何胆敢背叛毒宗之人都要死,既然祝泉背叛了师傅,背叛了我们众师兄弟,那他就该死。”

    “他心眼颇多,你且提醒应康莫要大意,要是让他侥幸逃脱了,必将后患无穷。”

    “是,师傅。”

    “这一次为师无论如何都要留下药王的性命,盘龙湖将是药王的葬身之地,这样方能打响我毒宗称霸浩瀚大陆的第一步,谁若坏了为师的事,为师必要他生不如死。”

    安顺嘴角动了动,低着头没敢说话,“虽说你的安排跟部署都已经很完美,但为了万无一失,传本宗主之命,让七大长老分散潜伏在盘龙湖外,如若本宗主失手,就让他们联手击杀药王。”

    “是。”

    “倘若七大长老现了身动了手,你可知你要做些什么安排?”

    “回师傅的话,七位长老动手之际,我会调动所有能够调动的人手将盘龙湖围得密不透风,必让药王无处可逃,只得殒命在此。”

    “好,退下去安排吧!”

    “师傅,那药王到现在都还没有来,我离开后留师傅一个人在这里行吗?要不要我调……”

    打断安顺话的不是媚骨老人,而是来得不早不晚的天山老人,“啧啧啧,你这小娃子还真是相当的不懂事,你师傅他可是老毒物啊,还能怕孤单寂寞不成。”

    “你是…”

    “安顺退下。”

    安顺喜怒形于色的瞪了天山老人一眼,不甘的退到媚骨老人身后,“是,师傅。”

    “你来这里做什么?”天山老人跟药王私交甚好,要是药王有个什么,他必然出手相救,这就让得媚骨老人很是有些被动。

    “嘿嘿…你这老毒物还真是好笑,你来得盘龙湖,老夫就来不得盘龙湖了,这盘龙湖是你家的?”

    “你不在寒王府守着你那宝贝徒弟,你跑这里来凑什么热闹。”

    “老毒物你也别着急着赶老夫走,就像你说的老夫为了我那宝贝徒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当然也是为了老夫的小徒弟着想。”

    媚骨老人双眉皱成一团,阴冷的道:“你什么意思?”

    “哼,老夫什么意思,三个多月前你重伤老夫徒弟的事情老夫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倒好还敢跑来星殒城作威作福,别人怕你老夫可不怕你。”

    宓妃丫头可是说过了,他得将寒王跟媚骨老人先绑在一起,方才便于后面的操作,也让药王那老家伙有借口去寒王府替墨寒羽解毒。

    “要不是你个喜欢背后下黑手的不要脸的东西,老夫的徒弟会搞成现在这生死不知的情况。”

    “注意你说话的用语跟口气,你以为你是在跟谁说话。”自媚骨老人在江湖上成名开始,就再也不曾有人胆敢指着他的鼻子这么骂他,这个天山老人简直就是找死。

    “老毒物你也别遮着掩着,江湖上谁人不知你是什么样的人,你也就能吓唬吓唬你的徒弟。”

    “本宗主没那个闲功夫跟你东拉西扯,你只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老夫不是已经说过了,要不是为了老夫的徒弟,你以为老夫会想要看到你。”

    “你该不会让本宗主替你医治寒王吧,本宗主用毒很厉害可医术却不太精,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天山老人黑着脸怒视媚骨老人,要是可以的话,不用等药王来收拾媚骨老人,连他都想出手了。

    “老夫是来请药王去寒王府的,至于你着实想太多了点。”

    低垂的眸光微闪,媚骨老人倒是从天山老人的话里掌握了一点讯息,这个老东西要请药王去寒王府,这岂不让他很为难?

    “你与药王这一战不结束,老夫也请不走药王,想必媚骨老人应该不介意由老夫来做你们对决的裁判吧!”

    “本宗主管得住你么?”

    “哈哈哈…老夫素来自由惯了,老毒物还是管管你的徒弟就好。”

    “哼!”

    “说起来你与药王的武功是处在伯仲之间,你擅使毒,药王也擅医术,你们真要打起来一时间怕也胜负难分。”话锋一转,天山老人观察了一下地势地形,顺便挑了一个绝佳的观战位置,低笑道:“难得啊难得,高手决战可不容易看得到,老夫这次可以大饱眼福了。”

    眼见天山老人都找好了位置,是打定主意不走了,媚骨老人又不能赶他走,只能黑着脸转过身对安顺交待了几句,沉声吩咐他道:“为师交待你的可都记下了。”

    “师傅放心,徒儿都记下了。”

    “去吧。”

    目送安顺的背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天山老人干脆倚靠着身后的大树闭上了双眼,看似是在闭目养神,实则他的思绪已经活络开了。

    他从寒王府赶到穆宅的时候,药王已经离开穆宅不知去向,天山老人问过也没有得到什么明确的答案,只知药王已经前往盘龙湖。

    接着他也没有在穆宅逗留太长时间,叮嘱了燕如风跟溥颜师兄俩几句,他就出了东城门。

    不曾想在快要到达盘龙湖的时候,他发现了些很有趣的东西,也因此耽搁了很长一段时间,不然以他的速度早就到达盘龙湖了。

    毒宗果然不负它的名字,真tmd就是毒,就是阴险,明面上下帖子约战药王,看着挺光明磊落的,结果背地里小动作层出不穷,重重机关陷阱,那就没有想过要给药王留生路。

    不管药王跟媚骨老人一战最后的结果是胜还是负,受伤都是必然的,毕竟就算药王的武功要比媚骨老人高上一线,但也还不到足以完全碾压媚骨老人的程度,拼起来的话受伤少不了。

    据天山老人所知,药王来盘龙湖跟媚骨老人决战,身边压根就没有带人,真要一切都按照媚骨老人的计划进行,搞不好药王真就要折在这里。

    先是受了伤,接着再被围攻,不得不说媚骨老人的算盘打得极好,极响。

    “该死的,那个老家伙到底在搞什么,怎么还不现身,该不是已经掉媚骨老人挖好的坑里了?”天山老人没有发出声音,心里却不住的嘀咕。

    “哎,真是要命,也不知道那老家伙有没有准备,千万可别真自己一个人来,就算加上一个我,想要全身而退也太难了。”

    “不行,绝对不能坐以待毙,可在老毒物的眼皮子底下,我要怎么才能不引起他的注意将信号弹发射出去呢?”就在天山老人琢磨着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时候,药王爽朗的声音由远及近的响起,也使得他‘刷’的一下就睁开了双眼。

    “老毒物竟然来得这么早,本谷主应该没有迟到吧!”话落,药王还一本正经的抬起头仰着脖子看了看天上的太阳,那模样真叫人恨得牙根直痒痒。

    “你来得刚刚好,刚刚好。”媚骨老人瞪着药王,一字一字都好似从牙齿缝里蹦出来的,可见真真是气得不轻。

    只是他越表现得生气,怒火冲天,岂不就越让药王看了他的笑话。

    “本谷主跟你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咱们之间可没什么交情,倒是恨怨甚多,直接开打省事。”

    “本宗主也是这个意思,药王请吧!”

    “为师与媚骨老人一战乃是单打独斗,你们师兄弟三人站在一旁观战即可,切不可插手懂吗?”

    “是,师傅。”

    媚骨老人原本就知道萧凡诸宸跟乐风会随药王一同前来,因此,看到这三人他一点没觉得意外,只是很仔细隐晦的确认了一下他们的身份而已。

    倒是天山老人在看到药王的三个徒弟之后,那颗提得高高的心稍稍落了点地,至少还有三个帮手不是,真要一个都没有他才想哭。

    “你个老家伙怎么现在才来,是不是路上……”

    没等天山老人把话说完,药王就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附在他的耳边低声道:“小妃儿说你会来,我久等不到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看到你这老家伙还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路上遇到了些麻烦,那老毒物可是打定了主意要你的命,你有什么对策没有?”

    “把心放在肚子里,老毒物要是不在盘龙湖对付我,兴许我还真会中他的招,但他运气不好,偏偏选择了这个地方。”

    “咦――”

    “现在时机不对,咱们等会儿再详谈。”

    “好。”天山老人见药王一副信心满满,准备充足的样子放心了不少,扬声就道:“在你来之前我跟老毒物都说好了,由我来做你们决战的裁判,老家伙你没意见吧!”

    “既然老毒物都没有意见,本谷主还能有什么意见,你便做一次见证人好了。”

    “哈哈哈…好,老夫会绝对公平公正的,既是决战就必然会有所损伤,两位切记点到为止,莫要伤及性命。”

    “嗯,本谷主素来坦荡,既不是生死决斗,断然不会下什么狠手的。”

    媚骨老人见几道目光都落在他的脸上,他的额角跳了跳,皱着眉头道:“本宗主也没你们想的那么卑鄙。”

    “那么老夫宣布,你们可以动手了。”当太阳升到正当空之时,天山老人高抬起手,伴随着他的声音又重重的落下。

    药王与媚骨老人目光凌厉的对视一眼,一黑一白两道身影飞掠至半空,不过几个呼吸间,两人已火速交手数十个回合,竟是旗鼓相当,谁也没落半分下风。

    “砰――”

    彼此对轰一掌之后,药王跟媚骨老人的身影都急速的后退十数米方才稳住脚步,强劲的内力铺散开来,有如飓风来袭,盘龙湖上凝结的冰层都被震得‘咔咔’作响,呼啦一下‘轰’的一声碎裂而开。

    “一年多不曾交手,老毒物的功力更胜从前了啊!”目前这几十个回合,媚骨老人没有用真功夫,药王也没有用真功夫,他们都在试探对方。

    “彼此彼此。”媚骨老人皮笑肉不笑的盯着药王,暗自懊恼没能摸到药王的底,那老东西果真防备得紧。

    继续这样彼此试探下去的话,他们谁也占不到上风,一直都会是平手,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分出一个胜负。

    只是他若先忍不住的话,岂不显得他不如药王?

    “老毒物在发什么愣,看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83决战!药王VS毒王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