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85 决战!药王VS毒王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又一次猛烈的对轰过后,药王跟媚骨老人都急速的后退数十步,强劲的气浪掀起几丈高的水幕,只见他们原本干净整洁的衣袍此时已经有些脏乱和褶皱,梳理得干净利落的头发也垂落了一些下来,身上更是都不同程度的挂了彩。

    打了两个多时辰没有分出胜负,两人的体力消耗都非常的严重,气息多少都开始有些不稳,因此,退开后隔空相望的两个人脸色都很不好看。

    “悔夜,咱们三个人里面就数你的武功最好,依你之见他们两个到底谁更胜一筹。”

    继续这样打下去天都得黑了,那媚骨老人可是一个狠角色,真要到了夜里,他们的危险系数将会翻倍。

    别看他们天弦五音原来都是毒人,经由宓妃替他们解毒之后,他们的身体里也是带着剧毒的,只是那些毒对他们本身不会再有影晌,并且他们还能利用自己身体里的毒,可算成是他们身上的一种先天优势,毕竟别人可得不到他们这样的体质。

    但是他们用毒跟媚骨老人那个玩了一辈子毒的老毒物比起来还是要差些道行的,难保不会就栽在他们擅长的东西上面,来个阴沟里翻船。

    “不好说。”悔夜是易容成宓妃小师兄乐风的样子,性格要开朗活泼一些,有些乐风的习惯跟举动在悔夜的身上表现出倒也毫无违和感。

    残恨哪怕在奉宓妃为主之后,沉闷的性子改了不少,但他还是不太喜欢说话,顶多就在宓妃的面前会话多一点点。

    遂,宓妃的二师兄诸宸由他来扮演就错不了了,饶是媚骨老人都没有瞧出什么端倪。

    沧海原就是天弦五音中的老大,由他扮演宓妃的大师兄萧凡,再做一次老大也做得相当不错。

    虽说药王与媚骨老人使尽浑身解数打败对方都来不及了,也不太会分出心神来管别的,但架不住那两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他们要是在这边旁若无人的窃窃私语,怕是有暴露的风险。

    于是,他们三人完全就一副专注于观看打斗的模样,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说话,彼此交流都用密语传音,这样就不担心引起媚骨老人的注意了。

    “连你也看不出来?”

    闻言,悔夜直接扭头白了沧海一眼,沉声道:“药王前辈没有尽全力,同样媚骨老人也还有所保留,不到最后一刻我可瞧不出来他们谁更厉害。”

    即便他们一方战胜了另一方,这方也绝对会伤得不轻,不知怎的悔夜总觉得那媚骨老人好像在算计什么,也不知药王前辈有没有察觉到异常。

    毕竟悔夜隔的距离有些远,有些东西无法近距离的观看,尤其当他们打斗起来,速度越来越快,他就是瞪大双眼看到的也是一道道的残影,能够做的实在太少。

    “嗯,悔夜分析得不错,媚骨老人的实力怕是药王前辈在之前也错估了,否则他不会这般的被动。”

    残恨的话音一落,沧海跟悔夜都看了他一眼,但很快就收回了目光,就连脸上的表情都迅速的调整了一下,正好就迎上了媚骨老人阴戾的眸光。

    “呼,好险。”

    三人垂了垂眸子,同时长长的轻呼出一口气,暗道一声好险,差点就被媚骨老人注意到了。

    “都小心一点。”

    “嗯。”

    “那老毒物的眼神儿可真毒。”

    “他要不毒怎么配得上他的名号。”

    “……”

    作为这场决斗裁判的天山老人也是瞧出了一些门道,心下不禁更担心药王了,若说之前他还认为他跟媚骨老人交手可以战个平手,那么现在天山老人可不敢托大,便是不愿承认却也否认不了这个事实。

    若是他与媚骨老人一战,那么天山老人必败。

    老毒物实在藏得太深,他们竟是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扎扎实实让他打了药王一个措手不及。

    “你们三个臭小子就一点不担心你们师傅?”突然,天山老人的声音在沧海三人的耳边炸响,他们抬头见媚骨老人没有反应,旋即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决战没有结束,我们就算担心也没有办法,总不能咱们都去参战,这只会给媚骨老人发起围攻的借口。”悔夜也就是乐风目光紧盯着媚骨老人,无声的话却是在回答天山老人。

    “他想杀了药…呃,他想杀了师傅的决心那么明显,可让他意外的是他也错估了师傅的实力,没有预料到他跟师傅一战会进入焦灼状态,一时间谁也打败不了谁,只能就这么僵持着。”

    “只是这样的局面也持续不了多长时间,媚骨老人不会任由这样的局面拖延下去,他在武力方面若不能完全碾压师傅,下一步他肯定会用毒。”

    “你们说的都对,但越往后你们就要越警醒些,老夫总觉得那老毒物有些诡异。”

    “诸葛前辈也有那样的感觉?”悔夜好看的眉头微拧,他就说他的感觉不会有错。

    “老家伙以前就说过,他的五个弟子里面,除了宓妃丫头就属你的感知能力最为灵敏,看来他一点没说错。”

    悔夜嘴角抽了抽,心说他的感知能力原本天生就好,后天又被小姐强化过,自然是极好极好的,至于小姐的小师兄感知能力如何,他没见识过不好发言。

    “诸葛前辈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先说说你的看法。”天山老人并不想媚骨老人注意到沧海他们三个,便是闪身挡到了他们的前面,又冲他们眨了眨眼,示意他们好好配合。

    随后,在沧海悔夜残恨的注视之下,不同的四个人声就响了起来,看得他们是一愣一愣的。

    果不其然他们这边的动静很快就引起了媚骨老人的注意,只是当他听清楚天山老人跟药王的三个徒弟在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张本就不好看的脸更是气得扭曲了,险些就要压不住胸口翻腾的熊熊怒火。

    尤其在他准备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又正好对上药王看过来似笑非笑,似嘲非嘲的眼神,整个人被刺激得头发都要倒竖起来。

    “老毒物,言论自由你未免管得有点宽,别忘了你的对手可是本谷主。”

    “药丹你找死。”

    “想要本谷主的命,老毒物怕是也要付出点儿代价。”药王并没有被媚骨老人所激怒,模样此时虽说有些脏乱但丝毫不影响他仙风道骨的气质。

    “咳咳…诸葛前辈您还有这样的绝技啊!”悔夜有种被惊呆的感觉,看着天山老人的眼睛都在放绿光。

    腹语什么的他们是有过接触的,只是从一个人的肚子里先后发出四种不同的声音,彼此还极富情绪的交谈,就让人大光眼界了。

    “这不过就是个雕虫小技罢了,怎么你个小家伙想学?”

    “这个…诸葛前辈能教教晚辈么。”俗话说技多不压身,悔夜还是很好学的。

    “哈哈哈…难得现在还有人愿意学这个,等这事儿完了,找个时间老夫慢慢教你。”

    “多谢诸葛前辈。”

    “以老夫跟你师傅的交情,你倒不必言谢。”

    一滴冷汗自悔夜脑后滑落,他僵着脸嘴角微抽,莫名对天山老人有种愧疚的情绪啊!

    那什么他要不要跟天山老人坦白?

    “诸葛前辈,之前那些话会不会将媚骨老人给激怒,这样对师傅岂不是不利。”

    “老毒物迟迟不出手,你们师傅就难寻到战机,刚才的言论就算没能将老毒物给激怒,但他心里绝对平静不了,后面就要看你们师傅如何应用了。”

    “诸葛前辈,您之前问的问题,晚辈是这么看的。”

    “你说。”

    “媚骨老人擅长使毒,甚至被江湖上的人称之为用毒的祖宗,并且就连他所修习的武功功法都逐渐带了剧毒,除了他以外再没有别的人可以修习。”

    当然还有一种意外的情况,那就是如果有媚骨老人亲自指导,还是有人可以修习他所修炼的功法的,但显然媚骨老人并不喜欢教授给他人,哪怕是他的嫡传弟子。

    “因此,媚骨老人所修习的功法又被称为毒功,只要他想,那么他外放的内力都是暗藏剧毒的,然而,从他跟师傅交手到现在,他却一直都没有用过毒,哪怕就是在硬抗了师傅几记强攻的情况下,他都没有使毒。”

    不只悔夜不相信媚骨老人是良心发现,又或是觉得有他们在旁虎视眈眈他不好下手,就是天山老人以及沧海和残恨也是不相信媚骨老人会光明坦荡,只为跟药王来场公平公正决战的。

    如若在决战之前,他们没有发现媚骨老人那么多的小动作,兴许一直未见媚骨老人用毒,他们真就相信他是想与药王公平一战。

    但综合各个方面的情况来看,媚骨老人不使毒分明就是另有谋算啊!

    “这的确太不符合媚骨老人的行事之风了。”沧海的目光掠过天山老人的脸,先是落到药王的脸上,接着又落到媚骨老人的脸上,沉声又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不管是什么总之就是冲着你们师傅去的,他们决战还未分出胜负,咱们也不能冒然插手,只能提高警惕将老毒物给盯得死死的,你们也都多长一个心眼,一旦发现情况不对就不要顾忌那么,先出了手再说。”

    “我们知道了诸葛前辈。”

    “老毒物精明得很,老夫也不能跟你们呆太长时间,不然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情来,你们都小心着些。”

    “诸葛前辈也是。”

    “嗯。”目前为止天山老人对沧海他们三个的表现还是非常满意的,轻点了点头也就退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只见他背靠大树,姿态闲适的扬声道:“我说老毒物你可藏得真深,神不知鬼不觉就把我们所有人的眼睛都蒙骗过去了,你这打的什么主意啊你。”

    自家老友的功力有多深,天山老人心中很是有数,但他也是一点都没有料到,媚骨老人的功力隐隐还要高出药王一线,这可真不是个好消息。

    起初,媚骨老人约战药王之际,即便药王从来都没有小瞧媚骨老人这个敌人,但那个时候药王还是自信的认为凭他的功力能稍稍压媚骨老人一线,就算取胜不轻松赢的人也必然是他。

    哪曾想残酷的现实狠狠的给了药王一巴掌,差点儿打得他昏头转向,一时慌了神。

    “这藏着掖着的性格还真一点都不像你,总觉得你有这样的修为应该闹得江湖上从尽皆知的,这样才能彰显出你毒宗宗主的不可侵犯的威严,怎的遮着掩着不说是想做杀手锏打定主意要杀了药老头儿不成?”

    “诸葛清心你给本宗主闭嘴。”

    “嘿,我说老毒物你管天管地的,怎么还管老夫说话不说话,你又不是管家婆未免也管得太宽,老夫告诉你,你这样不好,很不好。”

    “诸葛清心你给本宗主等着,早晚有一天本宗主定要亲手教训教训你。”

    “啧啧啧…哎哟哟,老夫好怕怕啊,老毒物赶紧来教训老夫,你来,老夫正等着呢。”

    “你个混账东西。”媚骨老人被天山老人气得眼眶发红直跳脚,以前他怎么没发现诸葛清心是个这么讨厌的家伙。

    该死,真该死,等他收拾了药丹,再去收拾他,他定要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哟,老毒物你这是恼羞成怒了,可别以为老夫怕了你,你再敢骂老夫一句,老夫就骂你十句,百句,千句,骂你祖宗十八代。”

    媚骨老人又气又恼,手脚都直打颤,愤恨的怒瞪天山老人却是没再出声开骂。

    高手过招一个愣神就会遭到重创,他现在的对手是药丹而不是诸葛清心,他一定要集中注意力,万万不能被诸葛清心左右了他的情绪,忍着,一定要先忍着。

    “老夫这个裁判就是无聊了些,过过嘴皮子的瘾罢了,你个老毒物恼什么恼,不管老夫说了什么你只当自己没听见不就成了,反正就算老夫说你被药老头儿给打死了,难道你真就被打死了不成?”

    好像觉得媚骨老人还不够生气,不够恼火,天山老人致力于刺激他,再刺激他,狠狠的刺激他。

    “诸葛清心,你,本宗主记住了。”有那么一瞬,媚骨老人都已经心生怀疑,不料天山老人再次神来一笔,竟将他心中的疑虑给打消了。

    毕竟天山老人是什么样的脾性江湖上人人皆知,他能按捺着两个多时辰都没有说话已经很好,后面这些举动也不难解释。

    这边很诡异的战场好像变成了媚骨老人与天山老人之间的,那边药王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尽可能的休息,集聚体内散乱的真气内力,以便回复巅峰的身体状态。

    今日他与媚骨老人交手,除去一开始他们都在彼此试探之外,后面的打斗可全是两人的真功夫,真实力,纵然彼此都还留有底牌,发挥出来的真实实力也*不离十了。

    也是直到这一刻,药王才切身感受到,媚骨老人所修炼的毒功如今已然大成。

    论功力的话,媚骨老人稳稳的紧压他一线,他想取胜几乎没可能,除非不计后果的选择跟媚骨老人同归于尽,否则顶多就只能死死的守着不落败而已。

    然,这却不是什么长久之际,短时间内拖着还行,要是拖的时间长了,药王还是要落败。

    尤其让药王心中很没底的一件事情,就像天山老人跟悔夜察觉的那样,以毒功而闻名天下的媚骨老人,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施过毒来对付药王。

    这究竟是媚骨老人有信心大败药王,以至于不屑对药王用毒,还是在这背后他隐藏着更深层次的东西。

    且不论媚骨老人到底打着什么算盘,药王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他不能再拖下去,唯有速战速决又或是激怒冷静自持的媚骨老人,逼着他发疯,逼着他提前使用后招。

    好在药王跟天山老人这对好友的默契一如既往的好,只是收到药王匆忙间的急速一瞥,天山老人就领会了药王要表达的意思。

    想都没来得及想,天山老人就用他自己的方式拖住了媚骨老人,还技巧高明的没让媚骨老人有所察觉。

    “悔夜,将现场的情况传讯给小姐,事情的发展怕是要超出咱们之前的预料了。”

    “嗯。”

    悔夜点了点头,借着沧海和残恨的掩护,他动作快如闪电般的给宓妃发了信号。

    “老毒物你这是在威胁恐吓老夫?”

    “随你怎么想。”

    “呵呵…”天山老人冷笑连连,收到药王隐晦传达给他要动手的讯号,他果断又决定下一把狠药,无比轻蔑讥笑的目光锁定住媚骨老人,冷声道:“但愿老毒物你能活着走出盘龙湖,否则你的愿望怕是要成空。”

    不等媚骨老人有所反应,他就接着又恶狠狠的道:“等你这个老毒物跟药老头儿决战完输了重伤之际,老夫一点都不介意上前补补刀,真要弄死了你就全当替寒羽那个孩子报仇了。”

    一道清啸的雷鸣声响起,药王白色的身影急速的逼近媚骨老人,在他准备怒喝天山老人来不及反应之际两掌轰在他的身上,紧随其后的一脚更是扎扎实实的踹在媚骨老人的胸口,鲜血顿时就从媚骨老人的口中喷溅而出,如泼墨一般四处散落。

    黑色的身形不受控制的后退,胸口气血翻腾,狼狈砸落在地上的媚骨老人稳住身形后,没忍住又‘哇哇’连吐了几口血。

    他干枯的脸阴戾得吓人,满是凸起青筋的手捂着钝痛不已的胸口,无比愤怒的道:“药丹你趁人之危,诸葛清心你将要为你的愚蠢而付出惨重的代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85决战!药王VS毒王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