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86 决战!药王VS毒王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怎么了,你该不会想要临时落跑?”云锦阴恻恻的瞪着陌殇,打定主意要将陌殇留在这里善后,他实在很担心师傅那边的情况,正准备要赶过去。

    既然陌殇没有陪在小师妹身边,决定替寒王出了这个头,那么云锦就没有想过要让陌殇过得轻松,非得找点事情给他做。

    “话说能为三师兄你效劳,其实我是接受的,但是……”

    “既然你接受那就不要废话了,赶紧的后面的一切都交给你了,本公子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

    面对云锦的不客气陌殇不恼也不怒,邪魅暗磁的声音似有蛊惑人心的魔力,“三师兄应该先听我把话说。”

    “呃…”云锦微怔了怔,貌似好像之前陌殇的确说到什么但是来着,他眨了眨眼表情无辜的瞅着陌殇,这要换个意志不坚定的人,没准儿就将那个但是给咽回肚子里了。

    可谁让云锦遇到的人是陌殇,也就注定云锦的目的无法达成。

    “咳咳,那什么你真的要说。”

    “嗯,是的,要说。”毫不理会云锦警告威胁他的小眼神儿,陌殇的态度那叫一个坚定。

    恨恨的咬了咬牙,云锦黑着一张俊脸冷声道:“你说,本公子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一朵花儿来。”

    这混蛋真是太不可爱了,呜呜呜…他家小师妹看上哪个男人不好,怎么偏偏就看上这家伙了。

    哼哼,这家伙如此的不尊重他这个师兄,他得让小师妹给他出气,不收拾这家伙一顿他着实心中怒火难消。

    “刚有收到阿宓传来的信息,三师兄可要看看?”

    “嗯,你说什么?”

    陌殇将一张小小的纸条递给云锦,要是不亲眼看一看怕是云锦真会死拖着他,不让他离开。

    也是这拖着的人是宓妃的三师兄,换了别人陌殇才懒得搭理,哪里需要态度这么‘和蔼’。

    “该死的毒宗,该死的媚骨老人。”宓妃传来的讯息非常的简短,但却将她要表达的意思跟要概括的内容表达得非常的清楚明确,让人一看就能明白。

    “这消息证实确认过了吗?”云锦咒骂完过后,激动的情绪很快就收敛了,面色沉静的看向陌殇。

    “无悲无喜已经去查,很快就会有结果,况且你觉得阿宓会无缘无故传这样的消息给我。”

    “那倒不是,我是无条件相信小师妹的,只是你也清楚现在是特殊时期,那媚骨老人又狡猾得很,谁知道是不是他故意设下的陷阱。”

    “你这样分析也没错。”

    云锦瞪着陌殇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他虽然很想亲自去一趟盘龙湖,亲眼确认师傅的安危才能放心,但他又没办法拒绝宓妃的请求,同时更不想因为他而坏了宓妃的事儿。

    尤其这件事儿还是跟师傅的安危,以及药王谷的安危为前提的,咬了咬牙纵使不愿云锦也不会再留着陌殇,“确认消息属实之后,我听从小师妹的安排。”

    怪不得之前陌殇看他的眼神那么奇怪,敢情是在这里等着他,他丫的,这小子分明就是一副‘他老早就知道’的模样嘛!

    “三师兄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我不但会保证阿宓的安全,也会保证师傅他老人家安全的。”

    “哼,你别乱叫,我是小师妹的三师兄可不是你的三师兄,我还没承认你呢。”云锦这是典型的死鸭子嘴硬,愣是不愿给陌殇一个好脸色瞧。

    对陌殇称他一声三师兄,要说云锦其实心里是偷着乐的,毕竟陌殇是宓妃喜欢的男人,他们几个做师兄的就算不满小师妹被狼给叼走了,却也感动于陌殇对宓妃的深爱,因此,在他们心里早就认可了陌殇。

    只是就算心里认可了,面子上还是不会给陌殇好脸色瞧的,这样他在求娶到小师妹之后才会越发珍惜小师妹,疼爱小师妹不是。

    陌殇是什么样的性子,又是什么样的身份,放眼这天下怕是没几人能入得他的眼,得到他的尊重,但就因为他爱宓妃,也看重宓妃所在意的人,所以陌殇在面对他们这些人的时候,简直是表达出了他最大的善意与真诚。

    “现在不认没关系,反正早晚都会认的。”虽说云锦出口的话不甚好听,但他对陌殇的态度明显软化了许多,陌殇也就不去挑战云锦的底线了。

    哪怕就是看在他们是发自内心对宓妃疼爱纵容的份上,陌殇就会对他们多几分包容,多几分敬重。

    “可别把话说得这么满,等你求娶到我家小师妹再来说这话也不迟。”

    “有了三师兄的鼓励与支持,我一定会更加努力的,争取早日抱得美人归。”

    一句话直接就让云锦黑了脸,看着笑眯眯的陌殇,云锦只觉得他牙好疼,真特么疼。

    以后谁要敢再说他的脸皮厚,他非将陌殇拎出去溜溜不可,让他们见识见识真正的脸皮厚是什么样的。

    “那两个是你的人?”嘴上功夫既然比不过陌殇这个心黑的家伙,云锦也不是固执的人,果断转移了话题。

    “嗯。”

    “属下参见世子爷。”

    “起来吧。”

    无喜已经率先出城盯住毒宗的动静,无悲则是赶回来向陌殇复命,“启禀世子爷,盘龙湖方圆五里范围都被毒宗控制住了,里面出不来外面也进不去。”

    话落无悲就从怀里掏出一份简易的地形地势以及人员的大概分布图递给陌殇,类似绘图这样的打探情报的办法,他们还是跟着世子妃学到的。

    “你也看看吧!”

    分布图虽说画得很是简洁,但非常的浅显易懂,陌殇只扫了一眼就心中有了谱,云锦接过去看了一遍,捏了捏眉心冷嘲道:“怪不得那个老毒物那么痛快就舍弃了星殒城内所有的毒宗势力,他真正要对付的人竟然从来都是我师傅,便是那两个影子分部也不过是他的障眼法罢了。”

    “他的目的很明确,既是要拖住你,也是要拖住我。”陌殇冷冷的勾起嘴角,他这跟媚骨老人还没有接触就被他给摆了一道。

    有意思,真有意思。

    只是招惹到他真的没问题吗?

    兴许今日过后,媚骨老人会相当恼怒他将主意打到陌殇的身上。

    “你想怎么做?”看到陌殇嘴角邪气横生的浅笑,云锦不禁后背蹿出一股寒意,莫名觉得非常的庆幸,好在他们跟陌殇不是敌人,否则真是有种连在睡梦中都提心吊胆不得安宁的感觉啊!

    “唔,本世子会让他知道算计到本世子的头上,他将付出意想不到的惨重代价。”

    “媚骨老人准备相当的充足,怕是经此一战美丽的盘龙湖就得毁了。”盘龙湖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真要让媚骨老人在那里用了毒,怕是往后的几年都将寸草不生。

    “你觉得本世子会给他那样的机会?”

    “但愿你真能阻止。”

    “本世子喜欢用事实说话。”

    “那小爷就等着看你表现。”

    “世子爷这是关于毒宗七大长老的详细资料。”云锦跟陌殇说话的时候,无悲不敢冒然插嘴打断他们,只能等着他们说完才开口。

    接过那叠不算厚的资料看完,陌殇剑眉微拧,明紫色的眸光渐渐加深,整个人邪气横生看起来危险至极,“传令猎云骑待命。”

    “是。”

    “毒宗的七大长老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尤其是他们施展的合体毒阵触之则亡,我是知道你的本事不小,但你可千万不要托大,不然后悔都来不及。”

    “三师兄这是在关心我?”

    “谁关心你了,本公子只是善意的提醒你,你要是死了我就给小师妹重新找个好男人,看着她和和美美的嫁人生子,谁还记得你是谁。”

    我去,心思真毒。

    陌殇明知云锦没有那个意思,但这家伙就不能说句好听的,非得浑身是刺,不扎他几下就浑身都不爽快。

    “你将没有那样的机会,我自己的女人我自己疼,我的女人幸福也只有我能给,就算她要嫁人生子那也绝对是嫁给我。”

    “媚骨老人准备得这么充足,各个方面他肯定也都算好了,师傅怕是被他给拖住了,决战无论胜负都讨不到好,媚骨老人肯定不会放过他。”

    “那可是你师傅,就算如此他就没有别的准备了,那你岂不是太小看你师傅了。”

    听着陌殇这话云锦大大的翻了个白眼,一点都不注意自己的形象,沉声道:“我师傅为人坦荡,他可没有媚骨老人那么多的花花肠子,更没他的满眼算计。”

    “放心吧,出不了事。”

    “你知道什么,我是担心师傅受伤之后被围攻,搞不好诸葛前辈都得被搭进去,也不知道师傅他能不能找到机会给谷中长老传个信,这下事情真的搞大了。”

    云锦着急的心情陌殇完全体会不到,他是个喜欢掌控全局的人,别以为在不清楚局势之前,他能任由宓妃不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活动。

    他将宓妃看得比什么都重,谁若敢动她一根头发,便是叫他倾覆了这天下那又如何。

    “你这人真是让本世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你就不能有一次好好听我把话说完再发表你的意见?”

    “呃…”后脑勺滑下几条黑竖线,云锦抽着嘴僵在那里,好半晌后才抿唇道:“你说你说,我听着。”

    “不是有句话叫人算不如天算,媚骨老人什么都算计到了,他唯独没有算到盘龙湖那一块儿可是属于本世子的地盘。”

    “什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我在盘龙湖有一处别院,位置极是隐秘,在无人带领的情况下谁也发现不了,谁也进去不了,唯一一个自己走进去过的人是阿宓。”

    “这么说……”

    “媚骨老人选哪里跟师傅他老人家决战不好偏偏选了盘龙湖,如果他只是光明正大公平公正的与师傅一战,那就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可他既然有别的打算,还想在本世子的地盘生事,你觉得本世子能让他好过了。”

    在盘龙湖方圆五里地范围内用毒,或多或少都会对梨花小筑造成影响,别的地方陌殇可以不管,但梨花小筑谁敢损伤谁就要付出代价。

    “那老毒物只防着师傅往外逃,他要采用围杀的政策,却怎么也想不到师傅他压根不可能往外逃,真要落败后又遭到媚骨老人的追杀,打不过就跑呗,躲进梨花小筑凭他有通天之能也休想找到。”

    “这样就好,这样我就能安心了。”

    “那七大长老对毒宗而言很重要吧!”

    “你是想……”云锦愕然的眨了眨眼,真要如他心中所想的那般,他真想替媚骨老人默哀三分钟。

    咳咳,果然招惹到这个心黑的家伙后果很严重,结局会很凄惨。

    “送上门的大礼岂有不收的道理,难得阿宓有提出要求我得尽可能满足她才行。”

    云锦看着陌殇那一本正经认真得不能再认真的模样是又好气又好笑,依他之见收礼什么的都是骗鬼的,主要后半句才是他真正想表达的意思。

    “毒宗在东城外闹出这么大动静,这里乃是天子脚下可不是什么江湖武林的地界,本世子有义务要驱逐他们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云锦还能表达什么看法,他只能无奈的摊了摊手,黑着脸道:“你出城去帮小师妹,城里我会负责处理妥当,保管不会丢了你楚宣王世子的威名。”

    “三师兄放心,不管是师傅还是阿宓我都会护好的,谁要敢动他们就是跟我陌殇过不去。”

    “嗯,我信你。”

    意见达成一致之后,云锦对毒宗七大长老的资料又补充了几句,陌殇也针对城内的事情交待了云锦几句,随后两人默契的点了点头,陌殇修长挺拔的身影就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云锦的视线里。

    “云锦,听说楚宣王世子来了,他人呢?”

    “溥颜你别看了,他刚走。”盘龙湖现在的情况云锦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燕如风跟溥颜,天山老人可是他们的师傅,他要什么都不说也太不是个人了。

    除了盘龙湖的情况外,他跟陌殇交谈的内容他也没有瞒着,而是全都说了出来,“诸葛前辈不会有事的,陌殇那个人还是很靠谱的。”

    “大师兄你怎么说?”

    “他们的决定没有问题,城内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妥当,我们留下来帮云锦。”

    “既然大师兄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去盘龙湖添乱。”

    “做不到的事情他不会承诺。”

    “我也没有怀疑过他。”溥颜撇了撇嘴,虽说陌殇很好可他就是有些不待见。

    好吧,谁说人见人爱的楚宣王世子就不能有个不喜欢他的人存在了。

    “云锦,我们抓到一个人,从他的嘴里应该可以审问出不少的东西。”

    “就是那人嘴巴有些硬,又浑身是毒很是有些麻烦。”

    “老毒物的弟子?”

    “嘿,你可猜对了。”

    “是谁?”

    “媚骨老人的五弟子应康。”燕如风漆黑的眸子划过一道利光,为了抓住应康他跟溥颜可是费了一番功夫,那个男人真不是一般的狡猾。

    听到应康的名字云锦黑眸也是猛地一亮,露出一抹浅笑的道:“你们可真厉害,那个应康在毒宗的名头挺是响亮的,而且他很得老毒物的信任,也是下一任毒宗宗主的候选人。”

    “那咱们可算是捡到宝了,说什么也得从他嘴里套出点东西来。”

    “嗯,我还就不信咱们三个人斗不过他一个,就算他浑身是毒又怎么样,咱们三个的一身医术又不是摆设。”

    溥颜之前也是被那个应康气得不轻,心里也是堵得厉害膈应得很,听了云锦的话就舒服多了,他还就不信找不到办法治他,“要不咱们先用鞭子抽他一顿。”

    “只要不弄死了,我没意见。”仅是回想一下应康那人的态度,就连燕如风也受不了,若非留着他的命还有用,不然抽死他得了,省得瞧着碍眼。

    “不用那么麻烦,你们可别忘了不单单只有毒宗用毒厉害的,我家小师妹用毒也很厉害,那应康不是仗着自己一身是毒了不得吗?”云锦扯了扯嘴角冷笑出声,很是邪恶的又道:“那咱们就给他来个以毒攻毒,看看谁更厉害。”

    “咦――”燕如风跟溥颜听了都眼前一亮,是啊,他们怎么把宓妃给忘了。

    云锦是谁?

    他可是宓妃的三师兄啊,难保他的身上就收着不少宓妃给的好东西。

    “走走走,咱们一起去会一会应康。”

    “毒死那孙子,看他还得意不得意。”

    “嗯。”

    云锦扭头看了眼一副同仇敌忾表情的师兄弟俩儿,不禁纳起闷儿来,那应康到底怎么得罪他们了。

    ……

    许是被诸葛清心转移了注意力,又被药王突然出手打得连连吐血,媚骨老人已经彻底被激怒,并且整个人都发起疯来。

    此时此刻他顾不得他正在与药王决斗,看着湖边那眼见药王出手伤他得逞之后就露出一副‘他很无辜’表情的天山老人,媚骨老人再也不掩饰他森森的杀意。

    偏偏他的杀意不是冲着药王去的,反倒是锁定住了天山老人诸葛清心,一副要将天山老人就地斩杀的阵势。

    在他看来就是因为天山老人分散了他的注意力,方才导致他被药王重伤,这简直就是媚骨老人人生中的奇耻大辱,誓要天山老人的血才能洗净。

    “诸葛清心,你要是个男人那就接下本宗主这一招。”封锁在丹田内带有剧毒的内力在媚骨老人的体内疯狂的运转,细如发丝的黑色轻烟肉眼可见的自媚骨老人的身体里冒出来,那画面看起来极其诡异。

    “老毒物你又不是女人,老夫是不是男人你又怎么会知道。”

    “你找死。”

    “啧啧,只要老夫的女人知道老夫是个男人就行,就不劳老毒物你为这等小事而操心了。”天山老人自知硬拼他肯定不是媚骨老人的对手,也就只能逼着他继续发疯,这样他才能出其不意。

    砰――

    巨响过后又伴随着一阵‘轰隆隆’的连续破裂声响,药王将媚骨老人那一招尽数接下,冷嘲道:“老毒物你的对手是本谷主,可别找错了人。”

    “好,好得很,那本宗主就先解决了你,再去收拾诸葛清心。”

    “有自信是好事,但自信到自负就不太好了。”亲眼见识到了媚骨老人出神入化的一身毒功,药王应对起来也是丝毫不敢大意,神经高度紧崩戒备着。

    “药丹,从现在开始一切都结束了。”打了那么长时间媚骨老人也算摸到了药王的底,也不怕他最后留着的那个底牌了。

    药王谷是个神秘的地方,他毒宗也不逊色,更何况这次为了击杀药丹永绝后患,媚骨老人可是拿出了不少好东西去作为交换,要是这样都失败了,那么毒宗危矣!

    只有药丹死了,他才能逆转局面。

    “老毒物你放心,就算是死本谷主也会拉着你下地狱的。”

    “哈哈哈…药丹,那你就好好品尝一下本宗主为你精心准备的东西。”

    这次媚骨老人要用到药王身上的毒可不是出自他之手,而是他付出了惨重代价从那个地方换来的,除非在这片大陆上有那个地方的人,否则药王必死无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86决战!药王VS毒王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