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88 毒王重伤,一网打尽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梨花小筑

    腊月二十七,气温骤降,狂风夹带着暴雪再次袭卷了整个星殒城,短短不过半个时辰左右,地面上的积雪就高高的没过了脚踝,鹅毛般的大雪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可即便就是在这样恶劣的严寒天气下,梨花小筑内却是奇异的温暖如春,阵阵清幽的梨花香沁人心脾,令人心旷神怡的同时也让人不禁有些流连忘返。

    倘若能够有机会一直呆在这样的地方,也未尝不是一件人生幸事。

    “小姐你怎么过来了?”

    “怎么,本小姐不能来吗?”宓妃挑了挑眉,笑望着在她走进房间后就显得异常局促的沧海悔夜跟残恨,心下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这几个家伙跟在她身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各自的性子虽说都改变了不少,但在她面前窘迫而不知所措得连手脚都不知该往什么地方放的他们,还是让宓妃觉得他们很可爱。

    “没没有,没有什么地方是小姐不能去的。”

    “全都坐到这边来,本小姐又不会吃了你们,都把手伸出来让本小姐再替你们诊一次脉,看看你们体内的毒素都全部清除了没有,真要不小心还残留在你们体内,那对你们往后的修炼可是非常的不利。”

    “小姐,毒素没有清完的话后果会很严重吗?”

    宓妃抬眸扫了悔夜一眼,似笑非笑淡淡的道:“也是因为你们体质特殊,所以就算体内残留一点毒素也不会对你们的性命造成威胁,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毒素也会被你们的身体逐渐的慢慢炼化与吸收,从而你们的毒体也会变得比现在更厉害一些。”

    “呃,那这样不是好事吗?”悔夜眨了眨眼,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要是在他们体内留下一点余毒还有这样的好处,没道理小姐还要给他们清毒不是?

    似是看穿了悔夜心中所想,宓妃粉唇轻抿带着几分笑意的道:“余毒会淬炼你们的身体,让你们的毒体变得越发厉害,但余毒会也从此阻碍你们的修炼,直白的说就是你们的武功将在余毒炼化之日就从此停滞不前,再也不会有任何的进益。”

    “咳咳…那个小姐还是快些替属下看看,属下不想武功停滞不前。”

    如果他们不曾追随宓妃一起出海,也不曾亲身体验过在光武大陆强者为尊的生存法则,兴许他们将不会再执着于修炼一途。

    毕竟他们天弦五音一共五个人,合在一起对敌的话,在浩瀚大陆江湖武林中已是难逢敌手,就算遇上那种超顶尖的高手他们也有与之一战的实力。

    即便他们不合在一起,论单个的实力,撇开最强的悔夜不谈,其余四个放到江湖上那也并入了一流高手的行列,遂,在他们的眼界没有被打开之前,或许他们就真的不会再追求更强的武者巅峰了。

    “小姐先给我看。”

    “对对对,还有我,悔夜说过留着余毒挺好的,小姐不用给他瞧。”

    残恨话虽不多,但他动作最快,直接挤掉悔夜将自己的手伸到了宓妃眼前。

    沧海则是更加的直接,他不但将悔夜给挤开,还不忘在嘴上损损悔夜,气得悔夜在他们两人的身后直跳脚。

    “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注定都是强者为尊,只要拥有绝对的实力,那么不论是你是何身份,你都具备了别人所没有的话语权。”

    “小姐的话我们会牢牢记在心里,永远都不会忘的,尤其这次的教训我们会铭记于心,更要谢谢小姐在这个时候都没有对我们失望,还肯花心思教导我们。”如果他们绝对强大的话,两天前哪怕就是被媚骨老人领着毒宗的三大长老联合围杀,他们也有能力与之一战,而不是只能抱着必死之心绝望的迎接死亡的降临,完全无法抵抗媚骨老人强悍残酷的压倒性对他们的碾压。

    哪怕是以前他们面临最危险的情况,也没有那一刻被围杀时的绝望,因为以前他们至少还有能力可以抵抗,只要坚持下去就还有生路。

    但是在媚骨老人与毒宗长老压倒性的围杀之下,别说逃命了,就是抵抗以求自己少受点伤少流点血那都奢望,唯一可以乞求的,大概就是能死个痛快,少受点折磨。

    因此,在那一刻他们比任何时候都要渴望拥有强大到敌人都无可匹敌的实力,他们要努力修炼,他们要站到高峰,再也不要被毫无反抗之力的碾压第二次。

    以前他们觉得自己是个高手,然而,在看过药王与媚骨老人一战之后,他们扪心自问,且不管他们的对手是哪一个,他们上去后能在对方的手里走过几个回合?

    残酷的现实告诉他们,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他们什么都不是。

    浩瀚大陆的武学最高境界早就满足不了沧海他们几个,难得他们拥有比别人更加得天独厚的资源,那为什么他们不好好的加以运用,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气跟机缘。

    谁让他们的主子乃云雾仙山之主,总能找到适合他们修炼的光武大陆的武功功法,不然这么逊的他们,哪里还有追随小姐左右的资格。

    “本小姐可没有那个闲心来教训你们。”

    “我们离不开小姐的教导,小姐还是多多教训教训我们吧,也好让我们长点记性,省得稍有一点点成绩就沾沾自喜不懂人外有人,天外还有天的道理。”

    “罢了,这次你们也受到了教训,一个个都伤得不轻,不过这对你们而言未必就不是好事。”有道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宓妃很是护短这没有错,但她也绝对不养无用之人,既是她手下的人当然越强她越高兴。

    沧海他们是最先跟着宓妃的,倘若往后她真的要回光武大陆的云雾仙山,那么她也必然不会丢下他们。

    可是沧海他们现在的武功修为,真要到了光武大陆,在外围地方还好,至少能活命,可一旦进入内围地域,别人轻轻松松就能弄死他们。

    到底是她手下的人,真要被人给秒掉了,宓妃脸上还有光没光了?

    要说那媚骨老人跟毒宗还是帮了宓妃一个帮的,至少他们将宓妃看重的沧海悔夜他们给打醒了,让他们清楚的认识到‘强者为尊’这四个字真正的含义。

    “经此一事你们也知道实力的重要性了,往后就给本小姐好好的修炼,不然以后想要一直跟在本小姐的身边做事怕就很难了。”

    宓妃趁着跟他们说话的空档,替他们都诊了一次脉,发现他们体内残留的毒素比她预想的要少,嗓音清冷的道:“今天晚上跟明天晚上再各服一粒清毒丹,等过几天我再给你们看一次。”

    “是,小姐。”

    “行了,你们的外伤也很严重,好好休息。”

    “属下们送小姐出去。”

    “怎么,还担心你家小姐我不认路不成,都回去躺着。”宓妃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都回去。

    等到宓妃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转角处,沧海看着悔夜跟残恨低声道:“小姐以后怕是会去光武大陆,咱们兄弟要好好努力了。”

    “嗯,咱们可是小姐的手下,万万不能去了那边之后给小姐丢脸。”残恨咬了咬牙,丢不丢脸是其次的,怕的就是与人交手自己却被秒杀,光是想想他脸上的表情都够精彩的。

    “我们一定要好好练功,下次绝对不能再让人来救了。”

    “说得对,以后我们要更加勤学苦练才行,要是有机会再遇到媚骨老人或是毒宗的人,咱们定要亲手找回场子,一雪前耻不可。”

    “扣扣扣…”

    “进来。”

    “剑舞红袖你们怎么过来了?”两天前剑舞红袖是跟着宓妃一起行动的,她们因有宓妃的庇护,故而毒宗七大长老联手布下的合体毒阵对她们没有造成什么直接影响,倒是在交战中受了不少的外伤。

    有药王谷的人在,没有内伤只是外伤的话,短短不过几个时辰就能完全恢复如初。

    “在外面遇到小姐了,就让我跟剑舞给你们送午饭过来,怎么样肚子都饿了吧!”红袖扬了扬手中提着的食盒,娇美的脸上笑意盈盈,煞是动人。

    “不说还不觉得,听红袖一说肚子还真饿了。”

    “嗯,尤其在闻到饭香之后,肚子就又饿了几分。”

    “既然饿了那就赶紧趁热吃。”剑舞话不多却是趁着红袖跟他们三个说话的功夫将食盒打开,随着一道道美食被摆上桌子,她都听到了沧海悔夜他们偷偷咽口水的声音。

    “噗嗤――”

    红袖看着他们窘迫的样子,没忍住就捂住嘴笑出了声,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状。

    “咳咳…那个你们吃了没有?”沧海作为老大在悔夜跟残恨不开口的时候,他就只能率先开口了。

    “放心吧,我们是吃了过来的。”

    “既是如此,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趁着吃饭的功夫,沧海将宓妃过来替他们复诊时说的话转述给了剑舞还有红袖听,他们五个人是一体的,虽不是亲兄妹却胜似亲兄妹,往后不管走到哪里他们都要在一起。

    “我们五个说什么也不分开,所以咱们要一起努力,争取跟上小姐的步伐。”红袖紧紧的握了握拳头,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坚定。

    “我们一起加油。”

    “加油。”五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明亮且坚定异常,然后五个拳头互相碰了碰,而后相视一笑,笑容里满满都不用言说的默契。

    就算他们穷尽毕生之力都追赶不上宓妃的脚步,但他们会坚持不懈的努力,争取距离宓妃近一点,再近一点,在宓妃需要帮助之时能够帮得上宓妃就满足了。

    ……

    “水灵长老您这是在等我?”

    正欲去寻宓妃的水灵长老听到宓妃的声音先是一怔,接着脸上就露出温柔似水的笑容,柔声道:“丫头快过来,你师傅醒了,他有话要跟你说。”

    “师傅醒了?”

    “嗯,醒了,睁开眼没有看到你就问起了你,而且关于毒宗我们也是时候坐下来商量商量。”

    “那我们去师傅那里再说。”

    “走吧。”水灵长老拍了拍宓妃的手,与她并肩朝着朝霞阁而去。

    刚到房间外面宓妃就听见她师傅药王正在跟大长老,二长老和三长老说话,从她听到的药王的声音来看,药王的身体虽说还很虚弱,但好歹完全脱离了生命危险,这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师傅,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推门进入房间,宓妃先是看了看药王,接着就恭敬的出声问好。

    “小妃儿你来了。”若非有他这小徒弟事先做的那些准备跟安排,药王怕是真的就跟这个世界说再说了。

    他这一辈子能有宓妃这么个弟子,就是死亦能得以瞑目,人生再没有什么遗憾。

    “丫头,叫你过来除了你师傅醒了,剩下的事情想必水灵长老也已经跟你说过,现在我们几个老东西就想听听你的看法。”

    听了大长老的话宓妃淡淡的点了点头,却是没有着急着先谈这事儿,而是坐到床边低声道:“师傅,让妃儿先给您诊诊脉。”

    “好。”对宓妃提出的诊脉要求药王并没有拒绝,他与媚骨老人一战虽然说不上是惨败,但也是元气大伤,他甚至从未想过媚骨老人会隐藏得那样的深,而他的毒功竟也被他修炼到那样一种令人浑身发寒的境界。

    纵使他已经十二分防备着媚骨老人向他下毒,但他最终还是没能防得住,不知何时让媚骨老人钻了空子,那毒进入他的身体内部游走于他的七经八脉,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丹田内的内力全部吞噬,直至他与媚骨老人最后一击之时才爆发出来,使得他在顷刻间落败不说,还彻底丧失了战斗力,否则始终护着他的天山老人以及沧海他们三人又怎么可能被逼入绝境生死只在一线之间。

    但凡在落败那一刻,他丹田内的内力还能凝聚,那么不说与媚骨老人血战到底,至少成功逃至梨花小筑的防御范围是没有问题的。

    只要能踏进梨花小筑,他们的安全就有了保障,只可惜当时完全丧失战斗力的药王,简直可以说他完全就是天山老人他们的拖累,有他在又没有援军的话,他们根本连一线生机都没有,摆在眼前的唯死路一条。

    即便没有药王,天山老人跟沧海他们要想成功逃脱,也将是九死一生的结局,更何况还要带着药王,前路于他们而言近乎没有。

    “有什么小妃儿直说便是,为师要是连这样的打击都经受不住,那也不配为你的师傅了。”

    宓妃轻扯了扯嘴角,柔声道:“师傅自己就是神医,妃儿哪敢在师傅的面前班门弄斧。”

    “你这丫头。”听得宓妃的话,药王睁大双眼怒瞪宓妃,这小丫头片子这不是埋汰他的么?

    论武功,他这做师傅的打不过徒弟。

    再论医术,他这做师傅的还是要输徒弟一筹。

    咳咳…这么一想药王额上滑下三条黑线,他这做师傅的在徒弟面前未免也太失败了。

    “好了丫头别闹,谷主他的身体可没事了?”

    “师傅体内余毒已清,但到底元气大伤还得精心的调养一段时间。”

    “这样就好,咱们药王谷的人别的不多,调养身体需要用到的好药材却有很多。”

    “虽说这次师傅醒来性命无碍,可是少则一月多则三月内师傅都没有办法动武,并且切记不能强形运功,否则导致内力逆行可就麻烦大了。”

    “你师傅是那么不懂事的?”这次好在大长老他们来得及时,不然他若死了还没什么,要是真累得天山老人跟沧海他们一块儿陪着他死了,那他就是死了也闭不上双眼,便是化作厉鬼也绝不会放过媚骨老人。

    这次撇开中了毒功力全失之外,他的内伤也是非常的严重,否则也不至于被救回梨花小筑后,毫无知觉的昏迷两天才清醒过来。

    “我可没那么说过。”

    “小妃儿,你且告诉为师,媚骨老人对我下的毒,是不是来自那个地方?”

    宓妃眨了眨眼,抿唇道:“确是来自光武大陆的东西,媚骨老人背后的人必须好好查一查。”

    无论是光武大陆的人还是光武大陆的东西,宓妃都不允许那些人或是那些东西出现在浩瀚大陆,一经发现必须彻底清除干净。

    清澈水润的明眸危险的眯起,微微勾起的嘴角给人一种致命的危险感,“我跟熙然离开得太过匆忙,有些事情还未来得及处理干净,许是这让他们觉得他们就有了资格胆敢挑衅我与熙然的权威。”

    “这么说来必然有光武大陆的人与媚骨老人有所接触,而毒宗跟咱们药王谷一样,对跟光武大陆有关的某些东西是有传承记忆的。”顿了顿,大长老接着又道:“虽说我们都知道光武大陆的存在,也都曾出海去寻过那片传说中的大陆,但结果都是无功而返,断然不可能是媚骨老人自己联系上的那边的人。”

    “嗯,大长老的分析没有错,这次媚骨老人侥幸逃脱保住了一条命,可他的伤势比起师傅来也好不到哪里去,而且只有他活着咱们才能找到他背后的人。”

    “宓妃丫头说得对,他若是没有逃脱就死在了咱们的手里,那咱们也别想引出他背后的人了。”

    二长老话音落下,三长老接口又道:“只是这都两天了咱们也没有找到跟媚骨老人有关的线索,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被人给救走,要是他已经被救走,那咱们这条线索岂不是就得断了?”

    “三位长老跟师傅都放心好了,媚骨老人在熙然的地盘上闹上这么大的事,他怎么可能让他痛快得了。”宓妃脸上的笑容很明媚,但语气却森冷森冷的,带着凌厉的杀伐之意,“他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选择在盘龙湖向师傅下手,孰不知在他给师傅下毒,又领着毒宗三大长老围杀师傅跟沧海他们的那一刻,他的身体就沾染了某些特殊的味道。”

    “那个臭小子既然早就安排到了这一步,那他是故意看着为师被媚骨老人……”

    “师傅,他还等着您老人家的认可呢,哪里会挖这样的坑里坑您呢?”

    “哼!”

    “那个特殊的味道并非下在盘龙湖周围,亦不是直接下在媚骨老人的身上,而是被媚骨老人施的那些毒从梨花小筑外围吸引过去的,他根本就是自作自受。”

    梨花小筑外围有防御大阵,陌殇为了杜绝有擅闯梨花小筑的人逃脱,因此,外围那些绿色的植物上都洒有具备追踪效果的药粉。

    那些药粉一旦沾染上不采用特殊的药物根本清洗不掉,只要利用专门训养过的灵蝶就能将之追踪到。

    以前覆在那些植物上的追踪粉已经很是厉害,陌殇出海归来后吩咐无悲去洒上的追踪粉更是升级版的,便是光武大陆那些人沾染上都不易察觉,更不用说浩瀚大陆的人了。

    “丫头你这话我们都没有听懂,你给详细说说?”

    “师傅跟媚骨老人交战,整个盘龙湖都可以说是处于风暴中心,你们强大对轰的内力扩散出去激发了那些药粉,而熙然用的那些药粉具有特殊性,遇毒之后将加速药粉的挥发,最后顺着风就融入进了你们的身体。”

    “那我们岂不是也……”

    “还记得我喂师傅喝完药,顺带让你们都喝了一碗我独门配制的凝神汤么?”

    “那凝神汤里加了解追踪粉的东西。”

    “嗯。”

    “只要那老毒物跑不了,为师就安心了。”

    “师傅把心放回肚子里吧,妃儿一定会替师傅找回场子的,不过咱们得先把他背后的人引出来再说。”

    “那小妃儿就让那个臭小子把人给盯紧一点。”

    “目前咱们还不能出手,背后那人警惕得很,在不确定有无人监控媚骨老人之前,那人不会冒头。”这两天一直都是宓妃留守梨花小筑,外面的事情全都交到了陌殇的手里,他那边有什么新的消息也会第一时间传到宓妃的耳中。

    药王几人点了点头,那老毒物阴险又狡诈,他们若是冒然出手必会打草惊蛇,万万不能再给媚骨老人第二次逃脱的机会。

    “既然小妃儿你们已经有了计划,那为师也就不过问了,但小妃儿若是有任何需要用到我们的地方也千万不要客气,不然为师可会生气。”

    “这是当然,妃儿跟谁客气也不会跟师傅客气,更加不会跟长老们客气的。”

    “那就好。”

    “我们都会帮宓妃丫头的忙,毒宗是药王谷的仇敌,可不能让你个小丫头来一肩扛起。”

    宓妃挑了挑眉,还没开口就听药王又道:“小妃儿,诸葛那老家伙怎么样了,还有沧海悔夜他们怎么样了?”

    “师傅放心吧,诸葛前辈这次也算因祸得福,多年未有突破的他破而后立触摸到了突破屏障,现在已经闭关了,等师傅完全恢复应该就能见到诸葛前辈了。”

    “当真如此?”

    “比珍珠还真。”

    “那沧海他们如何?”虽说沧海他们只是宓妃的手下,可药王对那几个小子也很是看重,断然是不希望他们出事的。

    “他们恢复得很好,妃儿也不会让他们出事的,毕竟他们可是妃儿的左膀右臂啊!”

    看着宓妃灵动俏皮的可人模样,药王那颗高高提起的心总算是安稳的落了地。

    这次药王伤得实在太重,说了一会子的话他满脸都是疲惫之色,拉着宓妃又叮嘱了几句,实在撑不住就又睡了过去。

    “师傅不在药王谷坐阵,药王谷更是不能缺了主事之人,三位长老跟水灵长老还是尽快赶回药王谷方才妥当,至于师傅这边自有妃儿照顾,长老们不用挂心。”

    “谷主留在梨花小筑修养也好,这个地方既隐秘又安全,又还处于危险的风暴中心,怕是毒宗的人也想不到药王会继续留在星殒城而不是退回药王谷。”

    “此地灵气充裕,不失为一个疗伤圣地,只是要劳妃儿多多费心。”

    “我会照顾好师傅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88毒王重伤,一网打尽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