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91 毒王重伤,一网打尽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太师府

    “咳咳…咳…”

    宽敞华贵的卧房内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檀香味,冲散了苦涩刺鼻的药味,也让房间里的气息好闻了几分。

    整个卧房里里外外足足摆放了八个火炉,使得整个房间都温暖如春,丝毫感觉不到外面的冰冷刺骨的严寒。

    庞太师垫着枕头靠在柔软的大床上,他只着一件雪白的中衣,剧烈咳嗽起来的时候一张憔悴的老脸憋得通红,好似恨不得将他整个肺都给咳出来。

    断断续续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咳嗽过后,庞太师疲惫的向后仰倒回去,满是凸起青筋的手背看起来格外骇人,太师夫人刘氏面带忧色的轻拍着他的后背,只盼着能减轻一点他的痛苦,让他可以好受一些。

    “老爷你怎么样了?”

    “咳咳。咳咳咳…”庞太师看着刘氏有些着急的张了张嘴,却是话未出口又带出一连串的剧烈咳嗽,随着他渐渐加剧的咳嗽声,竟是‘噗’的一声喷出一大口血,直接就吓得刘氏尖叫一声。

    “啊――”

    这一声尖叫不可谓不凄厉,哪怕就是院外伺候的人都被吓了一跳,一双双眼睛都下意识的看向了庞太师的卧房。

    只是里面的主子没有传唤,他们做下人也不敢乱闯,更何况发生这样的事情,类似他们这样的人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安全。

    “老爷…老老爷你怎怎么又吐血了,怎么办?怎么办?不行不行,妾身得得叫大夫…对对对,叫大夫立马就叫大夫过来。”只因从庞太师嘴里喷出来的血正好就喷到了刘氏的脸上,这才将她吓得完全慌了神。

    好在刘氏也是历经过大风大浪的,短暂的惊慌过后她就冷静下来,知道眼下她该要怎么做,而不是傻站在这里‘哇哇’大叫,这样什么忙都帮不上。

    原本眼见刘氏那惊慌失措厉声尖叫的模样,庞太师非常瞧不上眼,并且有那么一瞬间他都有想过干脆一把掐死这个蠢女人算了。

    可下一瞬看到刘氏冷静下来不说,还知道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吩咐屋外伺候的下人去请陈府医过来,他那颗高高提起揪成一团的心可算是落了地。

    “老爷你坚持住,妾身已经派了人去请陈府医过来,他一定不会让老爷有事的。”说话的同时刘氏也是强忍住心中的害怕,先是扶着庞太师靠在枕头上,将他的头垫高,接着又轻抚着他的胸口给他顺气,见他面色渐渐有所好转,这才从袖口里掏出手帕来给他擦去嘴角的血迹。

    “这世间任何人,任何事都比不得老爷您来得重要,你可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子,不然谁来成就咱们庞氏一族的大业。”庞太师乃是刘氏一辈子的依靠,纵然庞太师的姬妾也不少,可庞太师并非是个贪恋美色的男人,他后院的那些个女人,说得难听一点都是他手中的棋子,都是对他大业有所助益的扭带。

    她们既是棋子,甭管庞太师再怎么宠爱她们,她们也越不过刘氏去,而刘氏也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的心思跟手段往往都用在庞太师的身上,至于那些个女人她从来都不放在眼里。

    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纵使那些女人个个手段了得心思玲珑,只要她将男人的心牢牢抓在自己的手里,那么就不会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动摇她嫡妻的地位。

    故而,在庞太师的心里,就算他视女人为可以随意摆弄或是操纵生死的棋子,但对刘氏这个发妻还是有几分发自真心敬重的。

    “老爷若是心中有火发不出来,哪怕就是痛打妾身一顿也好过这么折磨自己,要是。要是老爷有个好歹,您叫妾身可怎么活。”

    “您是妾身的夫,是妾身的天,要是没了老爷,那妾身也不活了。”

    就如刘氏所言,庞氏一族的大业尚未成功,庞太师怎么舍得去死,他是个非常惜命之人,否则刚才吐血之际,听着刘氏惊慌之下的连连尖叫,有那么一瞬间他也万万不会动了要掐死刘氏的心。

    这个女人跟了他一辈子,自她嫁入太师府就处处为他考虑,为庞氏一族效命,庞太师再如何的冷血无情,对于自己这个发妻还是有几分宽容的。

    是以,听着刘氏对着他说的一句句话,饶是心硬如庞太师也不由得看向刘氏的目光多了几分柔情,安抚性的拍了拍她的手背。

    “老爷您好好休息一会儿先着急着别说话,陈府医肯定就快来了,妾身倒杯水给您漱漱口。”

    努力平复自己心情的庞太师没有开口,苍白的面色沉静如水,实在琢磨不透他在想什么,好在他也没有过多的为难刘氏,而是冲她点了点头。

    他是个好面子的人,这般狼狈的他,若非迫不得已,庞太师并不希望陈府医看到,哪怕那个陈府医是他的心腹也不行。

    “怎么样,老爷有没有舒服一点。”

    “嗯。”

    “老爷没事就好,刚才可是吓死妾身了。”

    “咳咳…咳咳咳…”

    “这是怎么了,今个儿夜里怎么咳得如此的厉害,莫不是妾身没有照顾好老爷,让老爷受了凉染了风寒。”

    刘氏满是自责的喃喃低语听着庞太师的耳中,不禁让他心中很是熨帖舒畅,始终有人在担心记挂于他,哪怕那人在他眼里不甚重要,不也让他倍有成就感吗?

    “跟你没关系,你无需自责。”他的身体是否感染了风寒,庞太师心中还是有数的,“再去倒杯水来,口渴得厉害。”

    “老爷您等会儿,妾身马上就好。”

    趁着刘氏去倒杯茶水的功夫,庞太师靠在枕头上心思就已经是百转千折了,待刘氏将茶水递到嘴边,他就睁开眼就着刘氏的手喝了几口,那火辣辣灼痛不已的嗓子总算好受了许多。

    “一会儿陈府医过来,夫人你就去看看正儿跟统儿回来了没有,若是回来了直接让他们来见本太师,现在可不是沉醉温柔乡的时候。”

    “老爷放心,等陈府医过来妾身就亲自去两个孩子的院子喊人。”

    刘氏的眸光微闪,复又垂下眸子敛去了她的心思,以免被庞太师瞧出什么来。

    这个时候别说他们老两口吃不香睡不着,就是对太师府里好几个主子来说,最近几天那都将是不眠之夜,谁也甭想睡得踏实了。

    兴许有那能睡得踏实的,就是在刘氏眼里那几个她虽异常疼爱,却又没什么本事的孙子跟孙女儿,大概也只有他们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照样吃喝两不误。

    “扣扣扣…”

    “谁来了?”刘氏看了看闭目养神的庞太师,见他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只得自己扬声问道。

    “回夫人的话,是陈府医到了。”

    “快。快快些请进来。”

    门外伺候的婢女得了刘氏的吩咐,赶紧将门推开方便陈府医进入,旋即庞太师的声音就幽幽的响起,“夫人你先退下吧!”

    刘氏虽说有心想要留下来听听陈府医怎么说庞太师的身体情况,但碍着庞太师已经开口让她离开,她也找不出可以继续留下来的理由。

    抿了抿唇她眸色复杂的看了看庞太师,语气带着几分恭敬的道:“老爷的身体就劳烦陈府医费心了,老爷,妾身这便先行告退。”

    “去吧,别忘了本太师交待夫人的事情。”

    “妾身不会忘的,外面有伺候的丫鬟跟小厮,老爷若有什么吩咐只管叫他们一声就行,妾身会交待他们的。”怒极攻心导致庞太师险些中风之后,庞太师就好像一下子老了好几岁似的,身体调养着也不见好都是刘氏在贴身照顾他,这也就让庞太师住进了刘氏的院子里,使得庞太师的后院没少找事来闹腾。

    只是那些女人心里明白,这么多年她们就算联手都没能斗垮刘氏,没能撼动刘氏在庞太师心中的地位,渐渐的她们就算争宠也不会再算计到刘氏的头上,就怕一个不小心惹火烧身。

    也因庞太师是住进了刘氏的院子养病,这才使得后院那些女人就算闹腾也不敢申张,否则她们就是给了刘氏处治发落她们的机会。

    这么多年的互斗下来,她们就算再没脑子也学得聪明了许多。

    “嗯。”淡漠的目光自退出房外的刘氏身上收回来,庞太师拧了拧眉,冷声道:“陈府医再给本太师诊一次脉吧!”

    话落,庞太师就挥开袖子伸了一只手出来,双眼却是疲惫的闭上了,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太师刚刚又吐血了。”陈府医的手指搭在庞太师的腕间片刻之后,他的手指好似被针扎了一下就猛地弹开,他的脸色也随之一变。

    自打那日早朝回府庞太师怒极吐血险些中风之后,陈府就一直负责调理照料庞太师的身体,他之前是真没发现庞太师的脉象里竟然还隐藏着……

    “刚才的确是吐血了。”他吐过血这事儿是瞒不住陈府医的,倘若真的瞒过了,怕是庞太师就要怀疑陈府医的医术了。

    “太师可是从昨日开始咳嗽的?”昨日陈府医外出寻找一味草药,因此,他不仅没在太师府也未曾过来替庞太师诊脉,否则庞太师体内的变化,他应该昨日就有所察觉了。

    “嗯。”点头之时庞太师一直在观察陈府医的神色,见他神色微变之后又敛了下去,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冷声道:“你的脸色很奇怪,可是本太师的身体有何不妥之处?”

    既是看出陈府医的犹豫,庞太师也就更不可能放过他,那凌厉而阴戾的目光锁定住陈府医的时候,后者甚至觉得他在庞太师的眼里就是一个死人。

    “本太师要听真话。”

    陈府医闻言深深的看了眼庞太师,咬着牙硬着头皮道:“劳烦太师换另外一只手给属下再诊一次,属下不是不想说而是还有几分不确定。”

    “本太师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陈府医你明白吗?”

    “属下明白,也时刻谨记着自己的身份。”

    “那好,你便再诊一次脉吧!”到底是自己的身体,庞太师虽说不知具体哪里出了问题,但他隐隐也察觉到了一点什么。

    直到刚才再次吐血,且心脏的位置有如万蚁在撕咬他的心,他才惊骇异常汗湿了整个后背。

    提心吊胆的再替庞太师诊了一次脉,收回手之后陈府医足足怔愣了好半晌之后,他才惨白着脸深吸一口气起身,然后重重的跪到了庞太师的床前。

    “本太师的心脏处有什么?”短短的一句话吐出口之后好像用尽了庞太师全身所有的力气,但他不允许自己倒下,是以若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出他声音里带着的颤音。

    “属下该死,竟然直到现在才有发现,请太师责罚。”那东西饶是他想要解也艰难至极,此时也顾不得其他,只能先跪下请罪。

    “本太师是中毒了?”咬着牙,庞太师如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这样的他反而更让人恐惧他的存在。

    “不,太师没有中毒,而是中了蛊。”

    若是中毒的话,陈府医毕竟不是庸医,他透过脉象早该有所警觉的,不会拖到现在才知晓。

    “本太师中了蛊?”

    “是的,属下确定那是蛊,否则属下不会直到现在才发现。”

    “这这不可能。”

    面对庞太师的否认,陈府医只得保持沉默,他就是不相信才会要求诊另外一只手的,又岂是庞太师说没有就没有。

    “本太师不曾接触过北疆跟南疆的人,那些人轻易也不会离开自己的故土踏足四大国的境内,本太师怎么可能会中蛊。”

    “太师,并不是只有北疆跟南疆那些人会用蛊,某些用毒高明之人也是会用蛊的。”

    陈府医话音落下,庞太师的目光就‘刷’的一下扫向他,面目阴森冷戾的道:“那你可能确定本太师中的是什么蛊?”

    “如果属下没有看错的话,太师中的应该是蚀心魔蛊。”

    蚀心魔蛊四个字一出,陈府医就感到一股令人窒息的杀气自庞太师的身上四溢开来,他不禁后怕的打了一个寒颤。

    “蚀心魔蛊你确定。”

    “属下确定。”

    “是他,竟然是他,哈哈哈…他可真是一点都没有辱没他老毒物的称号,好,好得很。”

    “请太师息怒,务必要保持情绪的平静,否则那蚀心魔蛊就会自沉睡中惊醒,而后肆意的撕咬太师您的心脏,令人痛苦不堪,受尽折磨。”

    蚀心魔蛊是一种非常霸道的蛊毒,说是毒它其实就是一只很小很小的虫子,外表看起来就跟小蚊子一样,给人一种就算被它给咬了也无害的印象,可它一旦进入人的体内就会盘踞在人的心脏位置。

    平时它一直都处于沉睡的状态,不会给人造成任何的不适,然而,在特定的两种情况之下,蚀心魔蛊会被惊醒,时不时吞食人的心头之血来强化自己。

    它被惊醒的情况,一则是施蛊之人用音波操控它,让它撕咬被施蛊之人,一则就是胸口的怒气达到压制不住爆发的程度,也会将它给惊醒。

    动怒之时体内气血翻腾,情绪彻底失去控制,沉睡中的蚀心魔蛊一旦被惊醒,它就将不再沉睡,而是会像一个调皮的孩子,时不时就扑过去咬你几口,让你痛却又不会让你死。

    这种蛊乃是媚骨老人年轻时初接触北疆南疆那边的蛊毒而研制出来的,一经曝出这个名字就名震武林,也让江湖上的人越发惧怕毒宗。

    “你可有办法替本太师解了这蛊?”听过陈府医对蚀心魔蛊的解释之后,庞太师对解了这蛊其实是不抱希望的,但他仍是不想被媚骨老人所控制。

    那个老毒物真tmd该死,他与他有些合作不假,可他竟然向他下蛊,简直可恨至极。

    在这之前收到媚骨老人杀药王不成反被药王谷四大长老追杀,他还想出动自己的人去助他一臂之力,万万没想到真相足以让庞太师亲手斩杀媚骨老人了。

    那个混蛋,md他真希望媚骨老人被药王谷的人找到,然后让他痛不欲生的死去,也好泄他胸口这口怒气。

    “属下无能,请太师恕罪。”

    “罢了,说来也是本太师自己不小心着了他的道,又如何能怪罪到你的身上,先起来说话吧。”

    “太师,这蚀心魔蛊是媚骨老人弄出来的,这世上除了媚骨老人,能解之人不会操过双手之数。”

    “都有哪些你说与本太师听听。”

    “一是药王谷师徒,二是天山老人师徒,三是媚骨老人的三弟子。”

    听得陈府医的话,庞太师刚刚升起来的希望又变成了失望,药王谷与庞氏一族已成死敌,药王谷甚至对庞氏一族下过药王令,他们是万万不可能出手替他解蛊的。

    而那天山老人更是寒王的师傅,那溥颜跟燕如风也是寒王的师兄,他们不盼着他早死就不错了,又怎么可能替他解蛊。

    至于媚骨老人的三徒弟,庞太师想了想也觉得不怎么靠谱,尤其他对毒宗的人现在膈应得厉害,哪里还敢指望他们帮忙。

    没得给他解了蚀心魔蛊,又再给他弄点别的,那种头上悬着剑的滋味,庞太师可不喜欢。

    “还有一个人兴许太师可以一试,据属下所知他与各方都没有交情,只要咱们许出的条件能让他满意了,相信他也不会拒绝。”

    “谁?”

    “药楼之主无情公子。”

    “他?”

    “是的,太师。”

    垂眸半晌庞太师睁开眼,沉声道:“本太师中了蛊这个消息你知我知,本太师不希望再有第三个人知道。”

    “请太师放心,属下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药楼那边你负责联络一下那个无情公子,看看他有没有那个能力出手,只要他能给本太师解了这蚀心魔蛊,不管他提什么要求本太师都会尽可能的满足他。”

    “是。”

    “另外,解蛊这事儿咱们也不能全压在这些人上面,你替本太师安排一些人手,让他们去北疆等地找些能玩蛊的人回来。”

    “是,属下省得了。”

    “可有办法压制本太师体内的蚀心魔蛊,有这东西拖着本太师,本太师真是一刻都不得清静。”

    “属下虽说解不了此蛊,但压制它减少它的活动还是可以的。”

    “那你动手吧,就算再疼本太师也忍得住。”

    “得罪了,太师。”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陈府医满头大汗的收了金针,而庞太师整个人瘫软在床上,就好像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浑身上下瞧不见一点干的。

    “今日过后请太师要牢牢的记得,无论发生什么让您动怒的事情,您都要心平气和,否则属下的压制就会失去应有的效果,你将再次忍受蚀心魔蛊之苦。”

    “嗯。”

    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以庞太师的脾性可不会就这么算了,哪怕现在他不能正面跟毒宗翻脸,但他也绝对不会让媚骨老人好过。

    “既然太师已经没事了,那属下就先行告退了。”

    “嗯。”

    陈府医前脚刚刚离开,庞太师后脚就发出了特殊指令,很快房间里就出现几个满身杀气的黑衣人。

    “传本太师之令,继续搜寻媚骨老人的下落,如若发现他的踪迹先不要打草惊蛇,隐晦的留下线索给药王谷的人,本太师要他们斗得两败俱伤。”

    “是。”

    “另外,想办法跟紧药王谷的人,兴许你们还能提前找到媚骨老人也说不定。”

    不知怎的就在媚骨老人下达这个指令之时,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宓妃那张绝美的小脸,庞太师顷刻间就好似明悟了什么东西。

    旋即,他勾了勾嘴角,漆黑的瞳孔里满是莫测高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91毒王重伤,一网打尽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