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92 毒王重伤,一网打尽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十里村・林家小院

    砰――

    轰隆隆几声巨响过后,那房门紧闭的正房里突然沉寂了下来,这让得刚要往正房里去送饭菜的秀娘吓得浑身直打哆嗦,怎么也控制不住那打颤的腿。

    手里端着的菜也应声而摔落在地,砸了个稀巴烂,那张本就惨白惨白的脸在这一刻越发的惨白没有一丝血色,活像一张死人脸。

    不过这个时候可没有人出来看秀娘的脸色好不好,只因正房里那位神秘的爷在发怒,吓得角落里的两个孩子失控的哇哇大哭,好以此来减轻心中的恐惧。

    “呜呜呜…”

    “娘,我们要娘,呜呜…”

    “爷爷,爹,娘…”

    “娘…救命救命啊娘…呜呜呜…”

    “……”

    两个孩子的哭声很是尖锐,吵得本就心浮气躁,怒火熊熊的媚骨老人双眼赤红,阴戾着脸杀气就从他的身上外放了出去。

    小孩子的心思纯净,他们对于危险的感知力远远超乎一个成年人,因此,当他们感受到来自媚骨老人对他们的杀意之时,两个小小的身子颤抖得如同秋风中的落叶,瑟瑟发抖又惊又惧。

    哪怕就是他们的哭声在这一刻也嘎然而止,只有那豆大的泪珠不停的滑落,看起来格外的可怜惹人怜惜。

    换了别人兴许看到这样两个小小的孩子就心软了,但他们面前这人可是媚骨老人,死在他手上的别说小孩儿了,就是刚出生的婴儿也不在少数,他怎么可能生得出恻隐之心。

    “闭嘴,再哭就杀了你们。”

    跪在地上的黄衫看了那两个孩子一眼,神情也是极其有淡漠,就算媚骨老人杀了他们,他又有什么资格去阻止。

    打从媚骨老人负伤走进这个村子里面,又挑选了这户人家,就注定了这一家五口的宿命。

    待他们离开之际,也就是这一家五口丧命之时。

    早死,晚死,既然都是要死的,那又何必再在乎什么早或者晚。

    “孩子,我的孩子…”打翻了饭菜的秀娘在惊惧间听到孩子惊恐又压抑的哭声,整个人立马就清醒过来,她哭着就想朝正房冲过去。

    林喜子伤了腿原是留在厢房里休息,他是听到从正房里传出来摔打东西的声音坐不住才拖着伤腿从房里挪出来,刚刚走到院子里就看到他媳妇儿秀娘不顾一切的就要往正房里面闯,顿时惊出他一身的冷汗。

    “秀娘。”

    “当当家的。”

    “秀娘你可别犯糊涂,你这么闯进去他只会下手更快更狠。”

    “那…那要怎么办,我们的孩子在哭,他们肯定很害怕,那个人会杀了他们的,你刚才没听见吗?”

    “秀娘,喜子说得对,你这么闯进去非但救不了两个孩子,还会害了他们的。”同样是听到响动跑出来的老林头一见自家儿媳的样子,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他活了这么大岁数,对家里这个不速之客也算看透了,等他养好伤离开之时,就是他们一家五口身死之时。

    就算他心里明白又能怎么办,他们根本就无力去反抗什么,只能就这样等死。

    遇上媚骨老人这样的人,他们十里村死他们一家也就够了,难道还要连累更多的乡亲吗?

    老林头一辈子坦坦荡荡做人,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之事,他是宁可死自己全家也不能再让媚骨老人去祸害其他村民的。

    “呜呜呜…那要怎么办,我们都已经什么都按照他们的吩咐办了,他们怎么能言而无信伤害我的孩子,呜呜…”

    “秀娘你别这样。”林喜子是孩子的爹,亲爹,听到自己孩子惊恐的哭声,他怎么可能不着急,他只恨自己没本事就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

    “当家的,呜呜…我们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救我们的孩子,我我这心好疼,真疼啊!”

    “秀娘你打我吧,都是我没用。”林喜子看着这样崩溃的秀娘也是跟着红了眼眶,却只能用自己的手臂紧紧的抱住她,滚烫的眼泪也是直在眼眶里打转。

    “哎,喜子你扶秀娘回房歇一会儿,莫要把他们激怒了那样孩子只会更危险。”

    “知道了,爹。”

    秀娘一门心思全都扑在正房里的两个孩子身上,脸上泪痕未干又添新的,两只手死死的抓着林喜子的手臂,好像唯有如此才能压制住她脑子里不断冒出来的疯狂想法。

    不是反正都要死的么,那她还有什么好怕的,他们敢伤害她的孩子,那她就敢给他们找不痛快。

    然而,秀娘到底是个善良的农村妇人,那个拖着别人一起去死的疯狂念头只持续了那么短短一瞬,很快就被她的理智给掐灭了。

    她跟她的公爹老林头想的一样,无论如何都不能连累村里其他的村民,他们是无辜的,既然他们一家都如此的不幸了,何苦还要拖累村里其他人跟落得跟他们一样的下场。

    “林老爹在家吗?”

    “秀娘婶子,秀娘婶子…家里有人吗?”

    紧闭的大门被一下又一下的敲响,不但是吓了林家人一路就连正房里的媚骨老人也是惊了一下,而后他就对仍跪在地上的黄衫使了一个眼色。

    至于之前哭闹不休的两个孩子,此时早已经软倒在地昏了过去。

    媚骨老人还没有糊涂,他虽然给这一家人都喂了毒药,但他很清楚这家人真正在意的是什么,所以就算他再如何的恼怒,不打算离开这个小村子之前,这两个小孩儿他都不会杀掉。

    只要有这两个孩子在他的手里,外面那三个大人就会乖乖听他的话,丝毫都不敢违逆他的意。

    “喜子你腿上有伤,不能出去见人,先扶着秀娘回房歇歇,外面的事情交给爹来处理。”

    “爹,这…”

    “你们听话,爹自有办法应对,不会让村里人发现什么的。”

    “那好,爹你小心点。”

    “嗯。”诚如媚骨老人心中算计的那样,林家三个大人都不想死,但真要死的时候他们就算畏惧也会去死,可他们又怎么忍心看着两个孩子小小年纪就去死。

    这个软胁媚骨老人拿捏得刚刚好,老林头看着儿子儿媳回了房,他才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调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方才转身去了门口将门打开。

    看着热情又对他们一家满脸关心的村民们,老林头打定主意更加不能连累他们,于是很快就找了合情又合理的借口将他们给打发走了。

    刚才他家不但传出了摔打东西的声音,还伴着两个孩子的哭声,老林头就说秀娘昨个儿夜里染了风寒病了,两个孩子却不懂事闹腾他们的母亲,喜子是个疼媳妇儿的,见孩子不听话就动了手。

    而后孩子就大哭了起来,嚷嚷着叫爷爷,叫娘救命,躲避喜子柳条的过程中撞翻了家里的东西,这才发出那些刺耳的声响。

    这会子两个孩子挨了一顿打,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家里便安静了下来,老林头原是想请村民们到屋里坐坐,只是屋里正乱还没来得及收拾,倒是不太好意思请他们进门。

    村民们听了老林头的解析都表示理解,也知他的尴尬便笑说着下次再到他家坐坐,便是三五人一起说说笑笑的离开了林家。

    他们住的地方距离林家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之前林家传出的那些声音他们也没听得很真切,又有老林头的解释,他们倒也不好再八卦什么。

    顺利的将赶过来的村民请走,老林头将大门关上,转身抬头就对上了黄衫那双冰冷无情的眸子,他的脚立马就僵住不能动了。

    “刚才你做得很好。”

    老林头张了张嘴,弱弱的道:“我我的孙子孙女怎怎么样了?”

    “他们只是昏了过去,只要你们乖乖听话,他们就不会有事。”

    “是是,我们会听话的,会听话。”

    看着手足无措的老林头老泪纵横的模样,黄衫略带几分厌恶的别开脸,转身大步离去。

    待他再次回到正房,原本盛怒之中的媚骨老人也彻底的冷静下来,他看着黄衫冷静的问道:“刚才你回禀的消息全都证实过了吗?”

    “回主子的话,属下不敢撒谎更不敢有所隐瞒。”今日他本该进城前往药楼买疗伤药的,就因临时接到这些消息才又折返回了十里村。

    “那你告诉本宗主,毒宗现在是个什么样的形势,本宗主要听实话。”

    黄衫知晓他的规矩,万万不敢在他的面前说谎,若非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也不可能折返回来,必然是要先去药楼一趟的。

    这次媚骨老人针对药王谷的计划在他眼里本是天衣无缝的,谁曾想最后功败垂成,不但将自己搞得像个丧家之犬一般狼狈逃蹿,就连毒宗也被药王谷一再进攻,元气大伤不说还只能退避冥谷深处,这于媚骨老人而言,无异于是奇耻大辱。

    “主子,药王谷这一次对毒宗出手是各个地方同时出手的,咱们根本就防不胜防,而且药王谷的情报掌握得非常的精确,咱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就遭遇了大敌。”

    “你且向本宗主细细说来,对于毒宗的损失也好让本宗主心中有个数。”

    “星殒城的情况主子早就知晓,属下就不再重提了,毒宗潜藏在金凤国其他城镇极为重要隐蔽的分部也都一一被催毁,上上下下不留一个活口。”

    浩瀚大陆四大国之中,毒宗潜藏在金凤国的分部是最多的,虽说不完全是毒宗的精锐势力,但所有分部加起来的实力已然有资本撼动金凤国的朝堂。

    媚骨老人万万没有想到他苦心经营那么多年的势力,竟然短短不过三天就被催毁殆尽,这真是叫他想不吐血都难。

    “其他三国药王谷的人也动手了?”

    “是的,他们虽说只对皇城下了重手,但那三国之中都各有两个赤级分部被毁,主事之人被生擒。”那些人知晓不少关于毒宗的机密消息,他们只要活着就是对毒宗威胁,又怎能怪媚骨老人初闻此消息震怒失控。

    “不愧是药王谷,本宗主早该知道他们有此实力。”咬着牙媚骨老人愤恨的道,“多年来本宗主一直都在试探,可结果都没有试探什么出来,不曾想这一战药丹那个老家伙倒是舍得下本钱了。”

    经此一战媚骨老人与药王那将是彼间见面就不死不休的仇敌,他们谁也不会放过谁。

    毒宗与药王谷,最终只能留有一个流传于后世,另外一个必须消失。

    “那日主子与药王盘龙湖一战,出现在盘龙湖的那三个人压根不是药王的徒弟,真正的萧凡等人那时正在攻打毒宗大本营。”

    “本宗主早该想到的,现在悔之晚矣!”

    “都说跟在安平和乐郡主身边的人就没有弱者,属下这次算是见识过了。”固然盘龙湖一战,沧海悔夜跟残恨三人被打得几乎毫无还手之力,但他们的战斗意识却是非常的顽强,从未有过放弃抵抗的意识。

    即便就是死他们也要战斗在最后,若是他们的心性不那么顽强坚定的话,只怕等不到药王谷的四大长老赶到,他们就已经死了。

    “那个丫头不是简单的角色,别说是你就是本宗主也小瞧了她。”尤其想到宓妃还是他老对头最疼爱的关门弟子,媚骨老人的脸色就超级难看。

    他就想不明白了,怎么那些好苗子全都跑到药丹那个老不死那里去了,他堂堂毒宗之主难道很差吗?

    “主子,既然安平和乐郡主的破坏能力那么强,是否要将她给盯紧了。”

    “莫要自作聪明,搞不好那丫头片子正在等着你们自己送上门去。”虽说媚骨老人在成名之后就鲜少这么的狼狈逃蹿过了,但他这次落得这样的下场,一方面要归功于药王谷那四大长老,另一方面则要归功于那个他一直无缘得见的温宓妃了。

    想他毒宗此番前来的七大长老,足足就有四个折在她一人之手,这样的人已经足够引起媚骨老人的重视,并且是高度的重视,再也不敢轻视于她。

    “本宗主逃离盘龙湖之后,残留下的痕迹都被抹得干干净净,又给了他们错误的引导,他们想要搜寻到本宗主的踪迹很难,也极花费时间,他们没有那么傻,而且透过那丫头这几次出手也多少看出了她的一些行事之风,本宗主可不认为她是草包,她的谋算精细得很远非你所能比。”

    黄衫对于媚骨老人如此贬低他而抬高宓妃并无不快,只是难免会觉得媚骨老人将宓妃看得太高,孰不知等某天他与宓妃对上之时,这才猛然惊觉甭管把这个女人看得再高,她都超出了他们的意料之外。

    “本宗主不管你心里在想什么,切记如若遇上那个丫头一定要避开她,还有派出一些人手去将楚宣王世子盯住,有任何消息尽快传达给本宗主知晓。”

    “是,主子。”

    “怎么还有什么想要禀报的?”

    犹豫挣扎了片刻,黄衫还是看着媚骨老人沉声道:“主子,我们毒宗此次与药王谷一战节节败退,不说散布在四大国重要城镇的分部几乎被一网打尽,就是毒宗总部也被攻破不得不退回冥谷暂作休养,避其锋芒,难道咱们就要这么一直被动挨打吗?”

    嘴里话是这么说,黄衫真正想要说的是,在毒宗这样的形势跟局面之下,主子真的就能在这个小小的山村里藏得住吗?

    纵然毒宗对外的总部已经被萧凡,诸宸跟乐风师兄弟三人带领药王谷的人联手催毁,那片山林间华丽恢弘磅礴大气的建筑群变成了一片废墟,但只要冥谷未破,毒宗就不会真正的消亡。

    而萧凡诸宸他们也知道,除非彻底毁灭掉冥谷,否则无论他们怎样重创了毒宗,终有一天毒宗也会死灰复燃的。

    遂,攻破毒宗总部之后他们没有放弃,而是追杀毒宗之人紧逼到了冥谷外驻守,将整个冥谷封锁了起来,斩断他们的出路。

    冥谷作为毒宗真正的发源地,不但外围布满了短短几个呼吸间就能致命的剧毒瘴气,内里的毒虫毒花毒草更是不计其数,稍不留神就会丧命于此。

    这个地方不同于药王谷灵气充裕,处处都充满生机仿如世外仙境,进入其中令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冥谷与药王谷恰恰相反,冥谷的上空黑气环绕,颇有一种阴云避日的阴森可怖之感,内里更是死气沉沉,处处都弥漫着一股令人遍体生寒的阴寒之气。

    若说药王谷乃是逢生之地,那么冥谷又被人称作死亡之境。

    普通人误入冥谷直接就是一个死,半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而拜入毒宗的初级弟子是没有资格进入冥谷修习的,他们对于毒的了解也仅仅只是比普通人强上那么一点点,擅入冥谷仍是逃不掉一个死字。

    对于这样一个地方,即便就是萧凡诸宸这等药王的高徒也是不敢由着自己的性子乱闯的,他们进去可保自己的平安却无法保证随他们一同进去的药王谷之人也平安。

    让药王谷的人无辜丧命,他们三个做不到,是以他们只能选择等,慢慢的静待时机。

    “毒宗千年基业险些一朝覆灭,你觉得本宗主心里就很好受,就不想将药王谷加诸在我毒宗身上的一切都还给他们,嗯?”

    “属下不敢。”

    “本宗主现在内伤未愈,还要分出一部分的功力压制体内剧毒,在这样的情况下回冥谷也是什么都做不了,想来着实可恨可恼,早晚有一日本宗主要让他们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无论如何属下都会竭尽所能替主子从药楼买来疗伤药让主子得以早日恢复,待得痊愈之日就灭了药王谷以泄主子心头之怒。”

    “毒宗之事本宗主自有安排,万万不会让药王谷的人毁了毒宗根基。”

    “是。”

    “你回来禀报这些消息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抓紧些进城去药楼吧。”

    “那主子自己小心些,属下告退。”

    媚骨老人没有说话,只是冲黄衫摆了摆手,后者会意的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房间里,临窗跌坐在椅子上的媚骨老人捏了捏眉心,喃喃自语的道:“当初本宗主之所以答应与你合作,也是基于保全毒宗千年基业的基础之上,现在本宗主跟毒宗都被逼入绝境,一招不慎就将万劫不复,你以为你凭什么可以置身事外。”

    袖中的手紧紧的屈握成拳,媚骨老人黑着脸咬着牙顾不得心中的纠结跟挣扎,仍是坚定的做出了决定。

    他若死了,毒宗若是没了,那人也绝对落不到好,他所谋求的也将成为一场笑话。

    既是如此,他为什么要那么听他的话,又为何执着的不愿联络他。

    他变成现在都是那人害的,他若不能解了他体内的毒,又治愈他的内伤,那就休怪他不讲情面将他也拖下水,让他去承受陌殇跟宓妃的怒火也未尝不是一件对他极其有利之事。

    “你可别怨本宗主,这都是你逼本宗主的。”从他出事到现在已经差不多足足三天,那人竟连面都没有露一下,不怪媚骨老人对他心生怨怼,巴不得将他也拖下水。

    话落,媚骨老人起身打开门走到院子里,从脖子上取下一个外形精巧的小东西,然后运功覆在其上,片刻后一道肉眼可见的流光直冲天际,宛如一颗流星划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92毒王重伤,一网打尽5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