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93 围堵毒王,幕后之人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梨花小筑・湖心亭

    “小师妹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师兄可是连着叫了你几声你都没有一点反应。”一袭华丽的玄色锦袍将他颀长、挺拔的身躯完美的勾勒出来,那头如瀑布般的黑发用一支白玉发钗高高束起,俊美的的脸庞是真正的面冠如玉,微微勾唇一笑,邪肆的笑容就在他的嘴角绽放开来。

    云锦掀开袍子坐到宓妃的对面,习惯性的伸出手揉了揉宓妃的脑袋,桃花眸流光溢彩,眸底满是他对宓妃的疼爱之情。

    此情无关乎男女,是哥哥对妹妹的疼爱怜惜,纵容与溺爱。

    这世间但凡宓妃想要的,他这个三师兄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也会亲手捧到她的跟前。

    “三师兄别闹。”宓妃甩了甩头意欲摆脱云锦在她头上作乱的那只大手,可不管她怎么躲愣就是没能躲开掉那只大手,只能鼓起腮帮子睁着水灵的大眼睛怒瞪云锦。

    大哥二哥三哥喜欢时不时揉揉她的脑袋捏捏她的脸也就罢了,怎么就连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他们几个也染上了这样的怪毛病,被揉头捏脸的她也很无奈的好伐!

    “呵呵…三师兄没闹,唔,这是表达喜欢的做法,难道小师妹忘了这可是你自己说过的话。”看着宓妃那娇嗔的小模样云锦笑着收回了揉她脑袋的手,另一只手却是又带着几分恶作剧般的捏了捏宓妃的脸,捏过之后满意的道:“小师妹的脸真软,捏着可真舒服。”

    成功收到宓妃的几枚大白眼,云锦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只是他不管怎么跟宓妃闹还是把握着分寸的,以免真把宓妃给惹毛了。

    咳咳…有个超级会使毒的小师妹真的不是一件太美妙的事情。

    就算再怎么有所防备,也防不住这丫头下手太过神不知鬼不觉,等她露出一副‘你完了’表情的时候,呵呵…你就会发现自己莫名其妙中招了。

    “三师兄见过师傅了吗?”对于自家哥哥们跟师兄们的恶趣味宓妃深深的表示无奈,既然打不得又拒绝不得,她便乖乖认命好了。

    反正摸了她的头捏了她的脸,她妥妥的一定会在其他地方报复回来,嘿嘿!

    “嗯,见过了,我就是从师傅那边过来这里的。”

    “这么说师傅已经把他的打算都跟三师兄说了,那三师兄是怎么想的。”宓妃医术再怎么高明她也不是神仙,这次媚骨老人下的毒太过霸道,远不是那什么三笑逍遥散可以相提并论的。

    若非是遇到她,药王就算没有被媚骨老人所杀,最后也会毒发身亡的。

    现在宓妃不但替药王解了毒,还保住了他的七经八脉不被那毒所伤,只是要静心调养几个月,暂时不能动武,这已是药王可遇而不可求的机缘。

    要知道没有宓妃出手,即便药王最后的结果好一点,没有毒发身亡,必然也会武功尽失彻底沦为一个废人,这可比杀了他让他去死更让他难以接受。

    “师傅留在这里休养虽说有小师妹照顾更好,但师傅毕竟是一谷之主,药王谷的很多决策必须师傅来下达,长老们其实并不具备那样的权利。”

    关于药王谷的一些隐秘宓妃拜入药丹门下之后也是听说过的,因此,宓妃知道在药王谷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凌驾于谷主权利之上的长老,更是因着那长老险些致使药王谷千百年的基业毁于一旦。

    从那之后,药王谷虽然依旧存有长老会,但长老们的权利却被死死的限制了,是完全不能再跟药王谷一谷之主相抗衡的,也由此避免了长老专权之事再度发生。

    只是自那之后,药王谷历代谷主的选拔就越发的严厉,甚至可以说是近乎苛刻,但凡有一点不能满足当选谷主的条件都将被无情的剔除。

    相传,药王谷的第一任谷主是姓药的,可在他百年之后继承药王谷的人却不是他的儿子,也不是他的孙子,而是药王谷中一位惊才绝艳天赋异禀之人。

    那人原本并不姓药,但在继承药王谷当天,他就在药王谷所有人的见证之下改了姓,从此,继承药王谷的人只要不是那位谷主的后代,那么他们都会在继任仪式举行的当天改为药这个姓。

    这个姓在世人眼中兴许有些特独却也很是普通,仅仅也就是一个姓罢了。

    但是,药这个姓对于世世代代生活在药王谷的人来说,它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任何一个药王谷之人都渴望能够拥有药这个姓氏。

    遂,云锦话里的意思宓妃一听就明白了,也知道让药王回药王谷才是最好的。

    “而且此次一战,毒宗大部分势力被一网打尽,他们除了潜藏在金凤国的根基被切于一旦,就是其他三国也发生了动荡,大师兄这一步棋虽说走得惊险,可也只有各个地方都同时出手,方才能出其不意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关于毒宗的近况宓妃不是没有收到消息,就算她没有刻意去打听,陌殇收到消息也会提前知会她一声,让她心中有个数。

    别看这两日她所有的心思都花费在追踪媚骨老人的事情上面,对于跟媚骨老人能牵扯上关系的事情,宓妃也是高度重视的。

    “如今毒宗总部已毁,元气大伤,正是着手将其彻底剿灭之际,然,毒宗可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总部毁了毒宗还有冥谷。”

    “说起来我可是对那个什么冥谷好奇得不得了。”犹记得宓妃刚刚拜药王为师,在药王谷渐渐接触到关于毒宗的一些事情开始,她对那在江湖上素来有‘死亡之境’之称的冥谷就万分的好奇。

    若非是后来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指不定宓妃老早就跑到冥谷一游去了。

    “冥谷那个地方黑气环绕,死气沉沉,断绝生机,随处都可见致命的毒物,真真不是一个好地方。”

    “呃…这么说来三师兄你去过?”

    对上宓妃局促戏谑的眼神儿,云锦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低声讲述道:“我跟大师兄还有二师兄出师离开药王谷到江湖上历练之时,曾经到冥谷历练过,只是我们都不曾靠近冥谷真正的腹地。”

    闻言宓妃撇了撇粉嫩水润的小嘴,清澈无尘的眸子里掠过一抹浅浅的笑意,她的三个师兄她了解,个个都是医术精湛,除了二师兄以外,另外两个在当时必然都是用毒小白。

    他们胆敢跑到冥谷去历练,凭借的除了高强的武功便是他们那手绝佳的医术了,否则按照云锦描述的里面的凶险程度,搞不好真得栽在里面出不来。

    “小师兄怎么没去?”

    “那时乐风倒是想去来着,只可惜他没有出师,根本离不开药王谷。”

    宓妃嘴角一抽,额上落下三条黑线,笑得那么神秘干什么,害她还以为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呢。

    “毒宗保存下来的人现在全都退守进了冥谷,大师兄二师兄还有小师弟他们三人驻守在冥谷外不敢冒冒然攻进冥谷里面,就怕不清楚里面的情况伤及无辜。”

    “这倒是个问题,进攻之前定要好生谋划谋划才行。”她的师兄们个个都不是畏惧生死之人,药王谷的人也不是贪生怕死之人,只是那种没必要的牺牲他们万万不会应允。

    “师傅没回药王谷之前,大长老跟水灵长老留在药王谷坐阵,二长老跟三长老已经赶往冥谷支援大师兄他们,只是那冥谷确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想要拿下它怕是得花费很多的时间跟精力。”

    “不着急,先把冥谷封锁起来,媚骨老人迟早都会出来的,若非他很自信无人能攻破冥谷,否则三师兄以为他到现在还能坐得住?”

    那个老毒物将什么都算得很精,而毒宗是他最大的倚仗跟靠山,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毒宗被药王谷一举覆灭。

    在这样的情况下,媚骨老人仍旧没有动身回毒宗的意思,可见他更在意自己身上的伤,也更加介意他体内的毒,这两个隐患要是一日不除,那么除非冥谷毁灭之际,否则他都会咬牙忍着。

    “小师妹分析得没有错,只是要攻破冥谷谈何容易,更何况难得遇上这样天时地利人和能够一举剿灭毒宗的大机缘,要是抓不住这机缘,却要眼睁睁看着机缘流逝,给予媚骨老人重来一次的机会,光是想想都不甘心。”

    “三师兄的意思我明白,咱们先不着急,总能找到收拾他的机会,而且我相信那个机会很快就会来了。”

    “小师妹你的意思是……”

    宓妃眨了眨眼,轻笑道:“媚骨老人的背后还有人,那个人的本事大得很,毒宗几乎被毁于一旦,冥谷又被困,纵使媚骨老人仍在逃亡,这个消息他也不会不知道的。”

    “那老毒物不会看着毒宗被毁,他被逼如这样的绝境也肯定会拖着那人一起下水。”

    “没错,只要他将求救信号发给那幕后之人,我跟陌殇这边就可以动手,本来留着他不动手就是为了将他背后那人给引出来,没想到他倒是能忍,直到现在都没什么动静。”

    “若能将媚骨老人掌控在我们的手里,瓦解起冥谷倒是容易了。”

    “待明日师傅到寒王府替寒王解了毒,三师兄就随师傅一同回药王谷,然后告诉大师兄他们先守着冥谷就好,其他的暂时什么都别做。”

    听了这话云锦目光幽幽的看着宓妃,语带几分疑惑的道:“小师妹打算亲自去一趟?”

    “怎么,我不能去。”

    “不是,能去,当然能去,可你这个大忙人怎么走得开。”

    “朝堂上该处理的,该收拾的,这次皇上一点没手软都收拾得干干净净,那些还想要伸爪子出来的人也被一一震慑住,至少未来一个月以内他们都会安安份份的,不敢再冒头出来作怪。”

    想到那混乱的皇宫,云锦无比庆幸自己没有生在帝王之家,否则光是那么一想,他这头就疼得厉害。

    “那个时候寒王毒解了,那些人的注意力将全部被寒王给吸引,倒真没你这丫头什么事了。”

    “三师兄这是在夸寒王?”

    “就算是本公子在夸他呗,他的的确确是个人物,就是比起陌殇那小子也不弱。”

    宓妃听出云锦话里暗指的意思,不禁好笑的摇了摇头,她这个三师兄有时候比小师兄还要孩子气,真是拿他没有一点办法。

    “别看寒王有那么多个敌人,在本公子的眼里那几个人加起来都不定斗得过寒王一个。”

    “啧啧,三师兄可是极少对一个人评价这么高的,看来三师兄很是欣赏寒王啊!”

    “本公子就是想看他们兄弟争斗的好戏罢了,谁让这日子如此的无聊。”

    很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宓妃撇了撇嘴,慢条斯理的道:“帝王之路原本就是鲜血与白骨来铺就的,他若连那几个人都解决不了,白瞎了本小姐替他解毒,还替他做了这么多的事儿。”

    “他是个好的,金凤国交到他的手里,极好。”

    入得药王门下的第一天,他们就知晓了一些关于药王谷存在的隐秘,因此,他们虽说并不关心四国朝政,却也或多或少都要关注四大国的历代帝王。

    金凤国墨氏皇族之危乃是从先帝爷的父皇惠帝就拉开了序幕的,发展到先帝爷的时候强大外戚开始专权根本已经无法逆转,哪怕是先帝爷在位后期醒悟过来,想要逆转这样的局面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虽然先帝爷做了很多的准备,也施展了诸多的手段,也仅仅只是给宣帝留下了一个烂摊子而已。

    好在一直都在夹缝中求生存的宣帝懂得隐忍,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积攒自己的势力,又有数位忠臣尽心竭力的辅佐于他,方才保存了墨氏皇族的江山。

    虽说宣帝已是做得不错,可就像先帝爷年老之时一眼看中寒王的帝王之才一样,寒王比起宣帝来更适合做一个造福天下苍生的帝王。

    “嗯,我对他也很有信心,爹爹跟大哥他们的眼光一定不会有错。”

    云锦笑看着宓妃,慑人心魂的桃花眸微眯着,却是自有一股浑然天成的妩媚在无形中散发出来,“小师妹最是不喜这些事情,若非你要护着你的爹娘兄长,怕是别人求也求不去你的出手。”

    “还是三师兄了解我。”

    “哼,你个贫嘴的丫头。”

    “怎么样,三师兄同意我之前说的吗?”

    “同意,怎么不同意,不管是师傅还是谷中长老都不会希望有人在攻打冥谷之时不必要丧命的,有你这个比媚骨老人用毒还要高明的小丫头在,怎么可能跟你客气。”

    “三师兄放心,顶多正月初五我必会赶至冥谷与你们一同剿灭冥谷中所有残余毒宗之人的。”

    “明日替寒王解毒一事小师妹可都安排妥了。”

    “就在三师兄过来之前我刚刚给皇上传了信,他会努力配合的,而我也会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师傅那里有三师兄给打掩护,想来是不会出差错的。”

    寒王的毒早就解了,并且身体恢复的情况远远超出了宓妃的预料,那家伙果不其然也能归于因祸得福运气好到逆天的那一类人,那脱胎换骨的效果比起服了洗髓丹效果还要显著,且不含半点副作用。

    “早些了结这事也好,省得还要有所挂念。”这次在星殒城呆的时间够久了,云锦已然有些坐不太住想要开溜了。

    “三师兄有关明日去寒王府替寒王解毒,寒王死后又活过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其中一些细节的地方我们再探讨一下,免得关键时候露了馅。”

    “嗯。”

    接下来的时间师兄妹两人针对明天去寒王府一事又谈了很多,直到将各个方面的细节都推敲探讨到位,方才四目相对笑出了声。

    “师傅那边有劳三师兄去说,晚一点我怕是要回相府一趟。”

    “嗯,你这丫头两天没有回府了,伯父伯母会担心你很正常,只是那太师府现在什么动静都没有,肯定是憋着坏水在等着对付你,小师妹切记时时刻刻都要小心。”

    “只要他们敢对我出手,我就让他们有来无回,最近正好手痒得厉害,前两天跟毒宗那四个长老交手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他们很不经打啊!”

    “噗――”

    刚把茶水喝到嘴里还没来得及咽下,宓妃这话一蹦出口云锦直接就喷了。

    “咳咳…你这丫头以为是在打什么,还很不经打?”甩掉一脑门的黑线,云锦抽着嘴一脸无语的瞅着宓妃。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家小师妹的暴力倾向越来越严重了呢?

    “那天出现在盘龙湖的七大长老并非毒宗真正的核心长老,但他们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只可惜他们运气不太好遇上小师妹你这么个…呃。呵呵…”

    ‘小煞星’三个字都到了嘴边,云锦又窘迫的笑着咽了回去,小师妹可爱是可爱,但这无法抹去她是个女人的事实。

    既然是女人,那么小心眼记仇就是她们的天性了。

    云锦默默的表示,他一点都不想被自家小师妹给惦记上,那滋味绝对会相当的‘*’,画面太美他都不忍直视。

    “咦,那小子怎么来了,小师妹我就先闪了。”话落,云锦一溜烟就跑了,那速度简直飞一般的快。

    头一回云锦那么感谢陌殇,真是来得太及时了有没有?

    “阿宓,你那三师兄怎么跑得那么快,难道是被为夫给吓的。”

    宓妃闻言黑线,撇嘴道:“你可真不要脸。”

    “嗯,在自家媳妇儿面前我要什么脸。”

    “打住打住,你给我说人话。”

    “人话就是媚骨老人那边有动静了,他发出信号了。”

    “当真?”

    陌殇捏了捏宓妃粉嫩的脸颊,佯装生气的道:“为夫得有多无聊才跟你开这种玩笑。”

    “呃…那咱们快些过去,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光武大陆的人在此作祟。”

    “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93围堵毒王,幕后之人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