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95 围堵毒王,幕后之人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不是那个地方的人吗?这片大陆上还有你对付不了的人,你有什么可惧怕的?”

    “还是说你对本宗主说过的那些全都是骗人的鬼话,你他娘的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你刚来的时候找到本宗主提出要合作,咱们各取所需也算是相互利用,但自你来到这片大陆,本宗主帮了你多少你扪心自问,可你居然眼睁睁的看着毒宗被药王谷一步步剿灭而无动于衷,有你这样的盟友还真他娘的是个悲哀。”

    “呵呵…你也别嫌本宗主说话难听,毕竟你做都做了还怕本宗主说吗?”

    “亏得本宗主还以为你有多厉害,结果你他娘也就是个花架子吧,不然你躲着做什么,冷眼看着本宗主被追杀狼狈逃蹿你很得意是不是,是不是啊!”

    “……”

    媚骨老人看到紫金面具男人第一眼的时候,尚且还能控制自己的情绪,隐忍着没有发泄出来。

    可当他感受到紫金面具男人对他的态度之后,心里熊熊燃烧着的那一把火就‘砰’的一下烧了起来,然后一烧就一发不可收拾。

    这些天媚骨老人的心里窝着火,为着他自己的身体着想他极力控制自己不要冲动,不要发怒,要保持住平常的心态才能应对后面发生的事情。

    孰不知被紫金面具男人这么一刺激,他就好比一根一点就着的炮仗,完全不受控制的‘噼里啪啦’的爆炸了。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听着媚骨老人冲他一声声的吼,紫金面具男人隐没在面具背后的脸‘刷’的一下就黑了个彻底,这个不知好歹的老东西是在找死。

    在他的眼里,他自己是高贵无尘的,而媚骨老人不过就是一个低贱卑微的贱民,他压根就瞧不上眼。

    虽说初到浩瀚大陆之际,他寻了媚骨老人作为合作的伙伴共同图谋大事,但媚骨老人在他的眼里无非就是一枚可随意丢弃的棋子。

    现在他肯来见媚骨老人,不是媚骨老人对他有多么的重要,而是这个人对他还有可利用的价值,否则都不用等陌殇跟宓妃来动手,他就能轻轻松松的掐断媚骨老人的脖子,让他连死都闭不上眼睛。

    “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何资格来质问本尊。”他的威严不容人挑衅,尤其是在他眼里如同低等生物一般存在的媚骨老人。

    不不不,应该说在他的眼里,整个浩瀚大陆的人都是低等生物,远远不是跟他处于同一层面的。

    “本尊虽说与你有合作是没错,但本尊有义务帮你守护毒宗吗?”

    “在本尊与你的合约里面貌似并没有这一条,你又是以什么样的立场来指责本尊的。”

    紫金面具男人的话如同一把把冰冷而锋利的刀深深扎刺在媚骨老人的心头,让他痛不欲生却又不见丝毫的鲜血,只余那种蚀心的滋味在心头萦绕,却又无力去做点什么。

    “你…”

    “看来合约上的内容你还记得很清楚,用不着本尊再提醒你。”药王谷近乎催毁了整个毒宗,也就间接等于是催毁了紫金面具男人在浩瀚大陆的势力,但紫金面具男人却不敢轻举妄动。

    不错,他怕的就是暴露了自己,而后再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他从光武大陆而来,虽说有着自己的骄傲,自负的看不起这片大陆上的人,但他并不愚蠢,还懂得要谨慎小心的行事,以彷备那些突发的意外。

    来到浩瀚大陆后他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尤其是这段时间呆在星殒城,他对陌殇跟宓妃的大名简直是如雷贯耳,想不注意都难。

    媚骨老人并不曾给过他关于陌殇跟宓妃的情报,因此,他亲自探查过陌殇跟宓妃的一些事迹,在知道他们出过海之后,心下对他们的防备就更深了。

    虚无之海很危险,几乎少有能活着穿过虚无之海最终到达光武大陆的人,但是不知怎的他就是莫名相信陌殇跟宓妃就是有那等气运之人。

    如果他们曾经去过光武大陆,那么他就不能冒然对他们动手,遂,当毒宗被逼入绝境他没有出手,当媚骨老人重伤逃离盘龙湖,几次险些被追杀致死之际,他就算在暗处盯着媚骨老人也没有出过手。

    毫不掩饰的说他就是在防备陌殇跟宓妃,生怕媚骨老人落得的下场就是他们要引他现身的一个局,好在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表明是他太多了,陌殇跟宓妃根本就没有找到媚骨老人的踪迹。

    而媚骨老人躲在这个小山村里面倒是非常的安全,不是亲眼所见的话,很难相信他会藏在这么一个地方。

    “罢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许是将心里的憋屈都吼了出来,媚骨老人整个人都轻松了,那颗浮躁的心也渐渐冷静下来。

    对于紫金面具男人的强悍实力他是有过切身体会的,是以媚骨老人有理由相信,真要将这个男人惹毛了,他是真的会杀了他。

    并且,他在紫金面具男人的面前根本就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只有绝望的等死。

    “你能想得明白,这最好不过,也省得本尊再多费唇舌。”为了防止他跟媚骨老人的对话传进第三个人的耳中,紫金面具男人在房间外面下了一种特殊的禁制,这也是他之前没有阻止媚骨老人冲他咆哮的原因之一。

    这个人就目前而言对他还有利,还得留着他的性命为他效力,在确定他没有被人给盯上之后,他想了想还是来见了媚骨老人。

    到底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个人在这片大陆上的名声紫金面具男人了解得很透彻,故而,在他完全失去价值之前他会护着他,不会把他激怒到失去理智。

    “本宗主需要你的帮助。”

    “说吧,你想让本尊做什么?”只愿这个老东西能识趣一点,否则他不介意给他一个刻骨铭心惨痛的教训。

    “咱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跑不了本宗主也就跑不了你,本宗主要你跟本宗主一起对付药王谷,药丹那个老混蛋胆敢毁我毒宗,我就要他的药王谷殉葬。”

    媚骨老人胆敢对紫金面具男人说出这样的话,他也是底气很足的,不怕紫金面具男人会为此翻脸。

    当初他答应跟这个男人合作,下决定之前自是要将他的背景了解清楚,只是他调查过后却发现什么线索都没有,心下就没了要与他合作的念头。

    一直以为都是他掌控别人的,何时轮到别人来掌控他,想当然媚骨老人不会干这样的事情,最后还是紫金面具男人向他坦白了他是自光武大陆而来,他的身份不是媚骨老人想查就能查得到的。

    只是紫金面具男人所不知道的是,毒宗在浩瀚大陆存在的时间非常的悠久了,在历任宗主继承宗主之位之时,都将从上任宗主手里传承到一些东西。

    而就在那些东西里面有着对光武大陆的一些大致记载跟描述,无巧不成书的是那些传承上面就刚刚好记录有紫金面具男人背景的资料,并且那一段记载还相当的详细。

    也许,当初毒宗的老祖宗记录下这一段,还就是因为被他记录的也是一派用毒的行家,比起他用毒的手段不知高了几倍,方才令他久久都无法忘怀。

    历经时光的流逝,在光武大陆那个势力发展到现在是什么样的局面媚骨老人不得而知,可他却在他传承到的东西里面发现了一些隐秘之事,他就不怕拿捏不住面前这人。

    “你这是在威胁本尊?”

    “本宗主只是请你帮忙,你又何必说是本宗主在威胁于你。”

    “呵…这就是你请人帮忙该有的态度?”想要拿捏他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紫金面具男人的眼中飞快的划过一抹浓浓的厌恶。

    只是他的脸上戴着面具,额前又有几缕散发垂下,倒是瞧不清他眼底的神色,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本宗主不觉得本宗主的态度有问题,你若觉得那是威胁,那你便就当作那是威胁。”

    自以为他吃定了紫金面具男人的媚骨老人又岂会知道他将面前这人给惹毛了呢。

    “本尊看你就是在找死。”话落,媚骨老人只觉有一道劲风迎面刮在他的脸上,不等他有所反应,就瞪大双眼憋了红脸,只盼着脖子上的那只手可以快些松开。

    然而,他的期盼注定只是期盼,紫金面具男人目光阴戾如同看一个死人一般的看着他,冷声道:“你信不信本尊直接掐死你。”

    直到这一刻媚骨老人才清楚深刻的认识到,任何的阴谋诡计在绝对强悍的实力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

    掐住他脖子的这个男人要杀他,简直易如反掌,而他却不知死活的在太岁头上动土,真是嫌自己的命太长。

    “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否则本尊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媚骨老人脸色涨红的点头,他真怕自己一口气喘上来就去了。

    砰――

    如同扔垃圾一样的将媚骨老人甩出去,让他的身体重重的撞到墙壁上再落下来,紫金面具男人做完这些从袖口掏出一张手帕擦了擦手,然后嫌脏的扔在地上。

    这个举动就跟打媚骨老人的脸一样,啪啪作响好不刺耳。

    “咳咳…咳…”只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他就被活活掐死了,想到这里媚骨老人后背蹿起一股寒意,再也不敢去挑衅紫金面具男人。

    “看在你也为本尊做过不少事情的份上,今日本尊就饶你一命。”

    面对媚骨老人的沉默紫金面具男人也不恼,对付不乖乖听话的人,你就得打,越打他才会越听话。

    “虽然本尊不会帮你去对付药王谷,但你若有别的需要本尊出手的地方,本尊倒是不会拒绝于你。”那个温宓妃就是药王谷药王的关门弟子,一旦他掺和到攻打药王谷的事情里,很难不引起那个女人的注意,对自己没有什么利益可图的事情,他是傻了才会去冒头。

    挨了一顿羞辱换来这样一个承诺,媚骨老人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只得狼狈不堪的点了点头,咬着牙沉声说道:“既然你不愿意帮忙攻打药王谷,那此事本宗主不会再提。”

    “很好。”

    “你应该知道本宗主这次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外加还中了毒,慢慢休养疗伤没有半年时间根本恢复不了,更何况本宗主还要分出一部分的内力来压制体内的毒,想要痊愈就更难了。”

    “所以呢?”

    “本宗主希望你能想办法治愈本宗主的内伤,最好还能解了本宗主体内的毒,真让本宗主自己调养的话,等调养好了毒宗就彻底没了,你想做的那些事情就更不可能达成。”

    “听你这么说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虽说我的属下已经赶往药楼去买药,但你知道顾忌颇多,万一被那楚宣王世子觉察到什么,这个地方本宗主也呆不了了,还得继续逃亡。”

    “行了,本尊就再帮你一把。”

    招了招手让媚骨老人自己走到他的身边,然后紫金面具男人就伸出一只手搭在了媚骨老人的腕间,面具后面他的脸色一变再变,就是他的气息都有轻微的起伏,这也是媚骨老人隔得近,否则他压根察觉不到。

    难道他中的毒连这个人都解不了?

    “你中的毒有些麻烦,本尊可以先替你把内伤治愈。”

    “那本宗主体内的毒……”

    “你着什么急,本尊只是说有些麻烦,可不曾说这毒本尊解不了。”

    一听这话媚骨老人那颗提起的心就踏踏实实的落了地,只要能把毒给解了,就是让他多等几天也无妨。

    “缺少的那几味药材本尊亲自到山中去采,现在本尊先替你治好内伤,等到酉时末本尊再来替你解毒,期间切记不能运功,否则功亏一篑你就别指望本尊再次耗损内力助你了。”

    媚骨老人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接下来房间里就彻底的安静了下来,紫金面具男人倒是真的很尽心的在给媚骨老人治疗他体内的内伤。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足足花了两个时辰紫金面具男人才收了手,冷声吩咐道:“本尊先行离开一步,你自己再慢慢的调息一番就没事了。”

    “多谢。”能屈能申才是大丈夫所为,该低头的时候就要低头,媚骨老人也很识时务的。

    “这个小山村不是久留之地,人多眼杂的本尊希望你心中能有个数。”

    “你放心本宗主会小心的。”哼,待他离开此地之时,就是他血洗这个小山村之际,就当这是他离开之前送给陌殇和宓妃的一份大礼。

    转身离开之前,紫金面具男人没忍住又扭头看了眼那盘膝坐在床上调息的媚骨老人,也不知他想到了什么,那泛着一丝碧绿的瞳孔里折射出一道冷戾的寒光,周遭的空气都随之凝结了一样。

    强大压抑而令人窒息的威压之下,媚骨老人也是非常不好受的,并且他还不敢运气来抵挡,那双闭着却没有睁开的眼睛里面,满满都是对紫金面具男人疯狂的杀意。

    他今日所受之辱,他日定当全部讨回。

    “刚才那么好的机会,熙然怎么不让我出手?”这农家小院正房上空笼罩的禁制对别人而言是个不能破解的难题,可对她跟陌殇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他们分分钟就能破了禁制且还能让布下禁制之人毫无所觉。

    那个面具男人替媚骨老人疗伤时,太过信赖他所布下的禁制,因此,他压根就没有分出心神来替自己护法,只要陌殇跟宓妃出手就能成功拿下他们。

    “他们现在已经是掉在陷阱里的猎物跑不掉了,阿宓又何必急在这一时半会儿的。”

    “可是…”

    “放心,阿宓心里想的为夫都知道,保证不会伤及这十里村无辜村民的。”

    “你是想再看看那个面具男人身边还有没有帮手?若他只有一人,咱们抓了也就抓了,可若他不只是一个人,一旦他出了事咱们就打草惊蛇了。”

    “对,为夫就是这个意思。”

    宓妃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她抿着嘴承认在她看到这一家五口之后动了恻隐之心,想着早一点救他们脱离苦海,罢了,现在都走到了这一步,万万不能前功尽弃了。

    “那咱们现在做什么?”

    “等。”

    陌殇将宓妃搂进怀里,然后抱着他闪身离开林家,复又出了十里村才放开宓妃,“今晚那人就会替媚骨老人把体内的毒给解了,而再晚一点时间他们就会收到明日药王将前往寒王府替寒王解毒的消息,届时你跟我都会出现在寒王府里面,他们才会真正放下心防。”

    “还是熙然想得周到,他们越是放下心防对咱们就越是有利,等真正动手抓他们的时候才会出其不意,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为夫来办,阿宓等着听为夫好消息就成。”

    “不要,这些天你也累坏了,你要做什么我帮你,然后我们一起回去休息。”

    “阿宓这是心疼为夫?”

    “对,心疼你。”

    “好,那咱们就一起。”

    两人甜甜蜜蜜的在十里村外面布置好一切,又留下了足以与那面具男人一较高低的几个人手,这才手牵手的回到梨花小筑。

    “小师妹你去哪儿了,师傅正等着要见你。”

    “正好,我也有些话要跟师傅和三师兄说,我们现在就过去。”

    “阿宓去吧,我安排一下明日寒王府的事情,替我向药王前辈问声好。”

    “嗯,那你先忙。”

    云锦这时候也没功夫跟陌殇斗嘴,这两天他们都忙得要死,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来,那样才能轻松一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95围堵毒王,幕后之人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