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97 寒王露面,各凭演技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文渊堂

    大管家按照寒王的吩咐好吃好喝的招待着这些大臣,只是他们的活动范围仅限文渊堂内外,寒王府其他的地方他们并不能去。

    为了在这个时候不挑起什么纷争,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宣帝就默认了这些各自分了党派的大臣出现在寒王府,他心如明镜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儿子大了心也就野了,他们一个个的都想要他坐的那个位置,既是如此他又有什么想不通的,那就各自拉帮结派的斗吧,谁笑到最后那个位置就是谁的。

    虽然宣帝非常肯定寒王的能力,也知他比他这个父皇更有帝王之才,但是每一条帝王之路都不是那么好走的,每一条帝王之路都注定要背负太多太多的东西,宣帝希望寒王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学到更多,得到更多。

    当然,同时寒王也注定会失去很多,这些都是寒王必须要经历的,除了他自己谁也帮不了他的忙。

    即便他这个做父皇的在面对他所有儿子的时候,根本就不曾做到一碗水端水,有偏疼的亦有不喜的,但不能否认他们都是他的亲生儿子,宣帝一门心思要扶寒王上位,又焉能说他没有私心。

    他对自己的这些个儿子看得透彻得很,一旦他们中的哪一个坐上皇位,那么其他不管参没参与夺位的兄弟都逃不脱一个死字。

    哪怕侥幸不死,也会活得生不如死。

    唯有寒王坐上那个位置,只要他的那些个儿子没有触碰到寒王的底线,那么他们就不会有性命之忧,也会生活得很好,甚至只要他们放下那样的心思,寒王还会给予他们重来一次的机会。

    可如果他们执迷不悟,打定主意要一条道走到黑,那么宣帝也不会责怪寒王心狠手辣,他不希望他的心慈手软遗传到寒王的身上,他更希望寒王成为一代英明的铁血帝王。

    只有这样金凤国的未来才会更好,金凤国的百姓才会越来越富强,从此,再无人胆敢挑衅金凤国的国威。

    对于宣帝的这些心思,此刻文渊阁内的大臣们是完全不知情的,他们也从来都不曾往那个方面去想过,只知如何图谋能让自己跟自己的家族更进一步。

    温老爹因着跟宣帝的关系最为亲近,他是那个最懂宣帝心意之人,也知宣帝在替寒王铺路,不惜要利用其他几位王爷,还包括太子在内的几人给寒王做试刀石。

    要是可以的话温老爹并不想知道这些,但他也明白这是不可能的,毕竟,整个温氏一族与宣帝紧紧的联系在一起,与寒王也紧紧的联系在一起,他根本就挣脱不开。

    好在温老爹的忠心是深得宣帝信任的,否则单单就凭相府与寒王府私交甚密的这一点,就能成为宣帝剔除相府最尖利的那一把刀。

    也许对此庞太师也是有所警觉的,只是宣帝态度莫明琢磨不定,温老爹又是一只笑脸狐他根本在温老爹的身上什么突破都没有,手中又没有可信度高的证据,让他没办法去多想。

    纵有庞皇后被废黜打入冷宫,此生与宣帝都生死不复相见,但宣帝对太子的态度与废后之前并无什么不同,更甚至于废黜了庞皇后,宣帝还对太子生出了补偿之心。

    由此可见,宣帝没有要废太子之意,这说明的确是他想太多了。

    可饶是如此庞太师的心也安定不了,他不得不反反复复揣摩宣帝的心思,揣测宣帝的一个个举动有无深意,如果有他该当如何,如果没有他又该当如何。

    庞氏一族损失了庞皇后已是伤了元气,伤了根本,好在庞皇后被废并没有影响到太子,否则对庞氏一族而言打击就会更大。

    如今,庞皇后没了好在太子还在,那么庞氏一族就还有倚仗,只要他们能扶持着太子上位,那何愁庞氏一族不能恢复往日的荣光,又或是比现在更上一层楼。

    “这茶味道不错,太师不妨品一品,下官见太师脸色不太好,喝杯热茶也能暖暖身子。”

    文渊堂内因着要招待这些大臣们,大管家特意多放了几个火炉,哪怕就是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只要坐在正厅里也绝对不会觉得冷。

    这人也是庞系一派的人,他也不过就是借着这个由头跟庞太师搭话罢了,究竟话里有几分真心,大概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明白。

    “刘大人有心了。”庞太师揉了揉隐隐作痛的眉心,淡笑着接过刘大人递到他手边的茶,先是嗅了嗅那清幽的茶香又送到嘴边喝了一口。

    心下不免暗叹一句,寒王府的茶果然是好茶,便是宫中的贡茶也不过如此。

    “太师,下官是想说……”

    庞太师抬手打断刘大人的话,他目光无喜无悲没有半点情绪的看了刘大人一眼,后者嘴唇颤了颤,后背就惊出一背的冷汗,“刘大人,你可知这里是何处?”

    “这。这里是是寒王府。”

    “看来刘大人还很清醒,寒王府就算没有寒王坐阵,也是容不得他人放肆之地。”人才谁都喜欢,就是庞太师也不例外。

    虽说庞太师恨不得寒王去死这是事实,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庞太师又何尝不是欣赏钦佩寒王的,他有时候都不禁会想,要是寒王是他的外孙,那他还有什么好谋划的,这天下合该就是他的。

    只可惜寒王非但不是他的外孙,还跟他是死对头,只要寒王在一天,庞氏一族就会受到威胁。

    那些寒王培养出来的亲兵,一个个都是好手中的好手,不说太子明王他们很眼红,也想要那样一队亲兵,就是庞太师也很眼红,也很想要。

    这段时间哪怕寒王活死人一样的那又如何,寒王府没有可主事的主子那又如何,不一样被寒王手下那群人守得跟铁桶一般?

    任何想要闯进寒王府来的人,哪一个没有付出惨重的代价才能进得了门。

    “是是是,太师教训得是,下官知错了。”刘大人抹了把脑门上的冷汗,双腿直打颤的道。

    他怎么就忘了他们被寒王府大管家一路恭恭敬敬的请进府,安排进文渊堂好吃好喝伺候着却限制了他们的自由呢?

    文渊堂外面他虽是没有去过,可他其他同僚的脸色,也知那外面不是他们想去就能去的。

    “嗯。”

    “太师那咱们就这么干坐着吗?”另一位庞系一派的大臣看着闭目养神的庞太师忍不住也开了口。

    在这寒王府坐着,他这心都是提在嗓子眼的,也好似屁股下的凳子上面有针在扎他,怎么都有种坐不住的感觉。

    “你们呆在温暖如春的文渊堂里坐着,有吃的有喝的还能跟人闲聊,皇上跟太子殿下他们还站在寒王府外迎着风雪等人,你们还想怎么着?”

    来寒王府之前庞太师确是心有不甘想要做点什么的,可在寒王府外他与皇上暗交一次手之后,庞太师也就把心思都收了起来。

    现在皇上已经不再掩饰他对寒王的偏疼与看重,他若真在寒王府搞事,不说宣帝不会给他留什么脸面,就是寒王手下那些人也会给他找麻烦。

    既是如此他何不静观其变,等待恰当的时机再伺机而动争取主动权。

    “寒王手下养的那些人可不是摆设,你们最好把小心思都收起来,免得闹出什么事就连本太师也保不了你们。”要不是这次宣帝下手又快又狠,根本不给庞太师私下动作的机会,让庞太师在朝中损失了很多的人,他也实在懒得多费唇舌敲打这两个蠢货。

    “多谢太师提点。”刘大人与另外一位大人僵着一张脸对视一眼,都觉得自己想拍马屁却拍在马蹄子上面很丢脸,窘迫的低下头猛灌茶水。

    而庞太师见这两人老实了也不再搭理他们,他靠在椅子上锐利的目光别有深意的扫过温老爹的脸,却又不与温老爹的目光对视。

    在庞太师的眼里温老爹很有问题,他的女儿温宓妃更有问题,只是不管这父女俩儿中的哪一个都难缠得很,一点把柄都让他抓不到,实在拿他们没办法。

    “那老东西还真是到现在都不死心。”庞太师不愿跟温老爹的目光对上,温老爹亦是不愿与他对上,见他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温老爹也只当没有感觉。

    温老爹跟庞太师在本身上是没有什么仇与怨的,但温老爹与庞太师的行事作风截然不同,这已经不单单表现在他们各自的政见不同上面,还表现在他们的为人处事上面,因此,他们就如同天敌一般,谁都不待见谁。

    一个忠君爱国之人,与一个野心勃勃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凌驾墨氏皇族之上,甚至是取墨氏皇族而代之的人,他们怎么可能成为朋友,他们只能是死敌。

    “他要能死心,太阳估计得打西边儿出来。”穆国公看了眼庞太师又收回目光不掩嘲讽的道。

    “他来寒王府的目的那么明确,也不怪皇上在府外就要收拾他。”不是他是寒王嫡亲的舅舅他要护着寒王,单就是凭着庞太师做下的那些事情,韩国公对庞太师就不是一般的厌恶。

    想到庞太师来寒王府就是要亲眼验证寒王到底是生还是死的,韩国公心里就憋着一股火气,横看竖看庞太师都超极不顺眼。

    倒是安静坐在一旁的韩老国公一直默不作声,安静的喝着茶水吃着茶点,直到韩国公说到寒王的生死,他的目光方才有了些许波动。

    “温相,你老实告诉老夫寒王他……”

    温老爹笑眯眯的回视韩老国公,冲他轻摇了摇头,后面没说完的话韩老国公就咽了回去,只是目光却紧盯着温老爹不放。

    与温老爹围坐在一圈的大臣都是保皇党,他们不参与皇子之争只忠于宣帝,听得韩老国公开口向温相提问,他们的目光也‘刷刷刷’的落到温老爹的脸上。

    见此情景韩老国公才意识到不妥,他清了清嗓子平静的道:“哎,老夫实在是太过担心寒王,好在一会儿皇上就能请来药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也能让老夫心中有个答案了。”

    “父亲不要担心,寒王吉人自有天相,他是受上天保佑之人,谁也要不了他的命。”

    “是啊韩老国公您老可得放宽心,韩国公说得不错,寒王殿下他定然会无恙的。”

    “承各位大人吉言,要是等会儿药王看过寒王之后,确定寒王平安无事,老夫就请大家到醉香楼吃酒去。”

    “好,既是韩老国公相请,咱们几个一定去。”

    拥护太子明王等人的大臣们很是安静乖顺的坐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谁让他们各自的主子都不在,就算他们想找人说说话,也不敢在寒王府这个地方太过放肆,谁知道有什么陷阱在等着他们自己往里钻呢。

    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不错,他们今个儿只要管住自己的嘴,自己的脚就会万事大吉,什么事也不会发生。

    至于寒王是生是死他们心里也不是没有数,都不过是不愿去相信罢了。

    任谁一心盼着他死的人终于死了,却又突然说那人没有死,他们也不会甘心,觉得不敢置信的。

    “这梅花糕味道极好,老韩国公不妨尝尝。”

    “嗯,看起来味道不错的样子,老夫就尝尝。”

    吃过点心就难免会喝一口茶水,温老爹虽不曾正面回答韩老国公问他的话,却也选择用另外的方式知会他老人家一声。

    眸光从矮几上‘寒王无事’四个字上面扫过,韩老国公领会了温老爹的意思,也就更乐得配合他,“梅花糕不错,茶也不错,等一会儿回府的时候老夫得让大管家给老夫准备一些带回去。”

    韩老国公与寒王关系不一样,他在寒王府说这样的话一点都不奇怪,就算别人听到了也没什么。

    而温老爹用茶水写下的四个字,也在韩老国公放茶杯的时候,隐秘的用衣袖抹了个干净,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厢文渊堂气氛正压抑之际,寒王府外迎着风雪足足站了一个时辰的太子明王等人总算是瞧见三辆马车朝着他们缓缓而来。

    “应该是药王的马车到了,刘明你去落寒轩禀告父皇一声。”

    “是,殿下。”

    历经了这些天发生的种种事情,太子为人处事越发的沉稳大气起来,这次他堂堂太子之尊在寒王府外迎着风雪足足站了一个多时辰等人,浑身冻得直打颤,哪怕他心里怒得要死,面上却是一点都不显,足以见证他的成长了。

    撇开寒王不谈,今个儿宣帝另外的八个儿子都一同来了寒王府,也省得他们说他这个父皇不公平。

    幽夜出来传话时,宣帝以八皇子九皇子年幼为名将他们一同带去了落寒轩,就剩太子,明王,华王,陈王,武王跟靖王六兄弟继续留在府外等候。

    华王跟靖王跟太子是一派的,他们兄弟原就没什么城府心机也最是听太子的话,刚被留在府外等候之时,他们尚且还能忍着,随着时间慢慢的加长,两人也是越来越不耐烦,要不是有太子拦着,指不定他俩儿还得闹出什么事来。

    明王跟武王算是能忍的,可被这么摆了一道,他们还是没能将脸上的怒气全给掩住,不满的情绪或多或少都有所外放。

    只是他们两人都不愿输给太子,既然太子都没有发火,也没有觉得委屈,那他们有什么可委屈的,不就是迎着风雪等人么,谁说他们就做不得。

    即便陈王为人处事再怎么的圆滑,他一个人又怎么顶得住五个人的轮番言语攻击,别看太子明王跟武王他们分成了三派,可对付打击起陈王来,都不用谁说他们就齐心得不得了。

    陈王也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的处境,但他除了忍隐之外什么都做不了,只要太子他们没有出手打他,就是在言语上刺刺他,难不成他还能跑到父皇跟前去告状吗?

    想到这些陈王也觉得自己很委屈,可有什么办法呢,他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他想高高在上不受欺凌,那么现在他就只能咬断牙混着血往肚子里咽。

    他们今日带给他的屈辱,唯有来日他坐在那个位置上才能一一洗清。

    朴实无华的马车在寒王府门口停下,驾车的云锦率先跳下马车,然后打开车厢门宓妃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声音软糯的轻唤道:“师傅,该下车了。”

    “嗯。”马车里药王的声音淡淡响起,云淡风轻却又自有一股强势霸道不容挑衅的威严。

    宓妃扶着身穿一袭白袍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药王下了马车,天山老人跟他的大徒弟燕如风也从后面一辆马车上走了下来。

    “药老头儿,老夫的徒弟可就要交给你了,你可得好好给他瞧瞧。”天山老人看着药王大大咧咧的提出自己的要求,说完他还不忘看着宓妃又沉声说道:“宓妃丫头,看着老夫这个做前辈的也这么疼你的份上,你可得让你师傅仔细给寒羽瞧病,不然老头儿我可是不依的。”

    “是是是,诸葛前辈。”

    “还是你这丫头讨喜。”

    “诸葛前辈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师傅既然答应了出手就不会失言的,您又何必说这些来刺激我师傅,仔细真把我师傅气跑了,您可就得哭了。”

    “小妃儿说得不错,为师其实还挺想看看你诸葛前辈痛哭流涕是什么样的。”

    “你们这对师徒真是……”

    “师傅,你就少说两句吧,小师徒的身体要紧。”燕如风打断天山老人的话,转头又对药王说道:“还望药王前辈别跟我师傅一般见识,外面风大雪大实在冷得很,还是先进府里再说。”

    宓妃眨了眨眼,远远就看到宣帝在张公公的挽扶下脚步如飞的奔了过来,软声道:“师傅,我们听燕师兄的。”

    “好,本谷主就听我家小妃儿的。”

    太子本欲上前迎接药王,也好给药王留下一个好印象,又怎料他的好父皇来得那么快,后面根本就没他什么事了。

    “溥颜说寒王情况不好,朕先请药王前去落寒轩,太子你们几个就随楚宣王世子一同过来。”

    “是,父皇。”

    “药王,里面请。”此时在药王的面前,宣帝也没摆什么皇帝的架子,说话也非常的客气。

    药王见宣帝都做到了这个份上,他也没什么可计较的,也就顺着台阶下,直接跟随宣帝一同前往寒王居住的落寒轩。

    “看来太子皇兄也没讨到便宜,要是晚一点通知父皇的话,太子皇兄应该就能在药王的跟前露露脸了。”

    听着明王带刺的话,太子不怒反笑,嗓音温和而细腻的道:“但凡本太子得不到的,你们不也得不到不是吗?本太子真想不明白,你们有什么可在本太子面前得意的。”

    话落,太子转身领着华跟靖王就进了寒王府,看都不再看一眼明王那张怒到扭曲的脸。

    至于武王跟陈王就愣是被太子忽略了个彻底,算他们还识相,没有送上门来找不自在。

    “世子爷怎么了?”

    “你们就没发现太子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吗?”走在最后才慢慢悠悠进府的陌殇笑得异常的邪魅惑人,那妩媚的风情妖娆多姿,真是看得人忍不住要流鼻血,“看来看去,寒王真正的对手还是太子,有意思,真有意思。”

    无悲无喜默了默,心说:世子爷,您确定自己不是在幸灾乐祸吗?

    寒王殿下有多倒霉,您就有多欢喜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97寒王露面,各凭演技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