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98 寒王露面,各凭演技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太子带着华王跟靖王走了,明王跟武王又怎么可能留下来,说实话他们挺不想跟陌殇碰面的,陈王眼见所有人都走了他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他们这些个王爷,怕就没有一个是想跟陌殇碰面的,只因陌殇头上的光环太盛,好像不管他们做什么都越不过陌殇去,时间一长他们也不想跟陌殇硬碰硬了。

    若能不见,最好不见。

    即便是陈王现在被太子明王他们排挤得厉害,他也靠近不了那几个,但这不代表陈王就想跟陌殇独处,因此,见所有人都走了,他便微笑着冲寒王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也转身大步离去。

    “你们爷我长得很吓人?”

    “不,世子爷是这世上除了世子妃长得最好看的人,一点都不吓人。”俗话说拍马屁也是讲究技巧的,与其拍世子爷的马屁还不如拍世子妃的马屁,只要赞美了世子妃,就算惹恼了世子爷也不会被找麻烦,穿小鞋。

    “那你们爷我很可怕?”

    “这怎么可能,那是他们胆子小。”

    “你们这张嘴不错,死的也能说成是活的。”陌殇紫眸微微眯起,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下颚,嘴角勾起一抹邪气,好似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无悲无喜你看我,我看你,抽着嘴角实是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你们保持沉默这是对本世子无话可说的意思吗?”

    一听陌殇这话,无悲无喜简直都要哭了,心中直呼:世子妃救命啊!

    “那个陈王再仔细查一查,什么细枝末节都不许给本世子放过。”

    “是,世子爷。”

    “行了,太子他们肯定会直接去落寒轩,你们就随本世子走一趟文渊堂。”

    “是。”

    “太子皇兄,父皇让我们跟楚宣王世子一起,咱们这样丢下楚宣王世子就走了妥当吗?”

    “是啊太子皇兄,那个楚宣王世子甚得父皇的宠信,要是他告我们的黑状可怎么是好。”

    华王跟靖王拥护太子,他们无心谋求那个位置,只想安安稳稳的当个逍遥王爷,许是正因为他们心中想的不那么复杂,所以他们活得更自在。

    他们虽说很惧怕楚宣王世子,却也从来都不担心楚宣王世子的枪口会对准他们,毕竟类似他们这样的小人物,着实还用不着楚宣王世子出手。

    “你们真想与楚宣王世子一道?”不是太子要吓华王跟靖王,而是太子心里很清楚他这两个皇弟对楚宣王世子究竟怵得有多厉害。

    别说他们了,就连他不也怵陌殇么。

    以前太子虽说还做过要拉拢陌殇,让陌殇替他效力的梦,可是等梦醒了他才清楚的认识到,像陌殇那样的人物岂是谁都能左右得了的,他曾经为拉拢陌殇做下的那些事情,落在陌殇的眼里怕也只得‘可笑’二字。

    幡然醒悟过后方知曾经的自己有多么的可笑,但太子他是不会被打倒的,别人看不起他,他却万万不能看不起他自己,他会用事实告诉所有人,他的坚持没有错,他有野心也没有错。

    谁说他没有帝王之能,等他成为金凤国的皇帝,他必将带领金凤国走上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他要告诉天下所有的人,不是只有寒王才有那样的能力,他墨思羽也有。

    “不想。”

    “我也不想。”

    “你们不想,本太子也不想,楚宣王世子有一双似是能看透人心的眼睛,仿佛这世间所有的脏污都逃不过他的眼睛,本太子很不喜欢。”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不想别人知道的阴暗面,太子的心里有很多,所以他最不喜欢与陌殇对视。

    好似在陌殇那双潋滟璀璨的紫眸里,太子所看到的是最为丑陋,最令人所不耻的自己。

    “那咱们就就先到落寒轩外面等着,等楚宣王世子到了咱们再一同进去,那样父皇也就不会说什么了。”就像太子说的那样,楚宣王世子有一双能看透人心的眼睛,华王每每遇到陌殇都是避开的,可在避开之后他又心有不甘,往往总是要说一些陌殇的坏话他的心里才能得到某种诡异的平衡。

    “三皇兄说的,太子皇兄以为如何?”

    “就听你三皇兄的,咱们先到落寒轩外面等着,他们早晚都会跟上来的。”太子现在处于很被动的局面,若无必要他真的不想跟陌殇有任何的交集,要是陌殇能离开星殒城的话,他就更放心了。

    明王跟武王的结盟在庞皇后被废,寒王遇刺真相浮出水面,皇上大刀阔斧肃清朝堂之后就分道扬镳了,此时两人走在一起也是互看不顺眼,一个干脆快步往前走,一个干脆索性落后一些,也免得相看生厌。

    “太子,陈王,本王不会给你们机会的。”袖中的拳头紧紧的握了握,明王从这一刻开始不再将武王视为对手,他的目光落到了太子跟陈王的身上。

    当然,那个最让明王忌惮之人仍是寒王,只是他已经不会再针对寒王做什么,他要借着寒王的手先将太子拉下马,接着再将陈王拉下马,等太子跟陈王落败之后,才是他与寒王之间的战争。

    至于他跟寒王一战,答案是很鲜明的,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哪怕就是死他也没有任何的怨怪。

    “寒王,本王是不会输给你的,咱们走着瞧。”武王冷眼看着前面明王的背影,嘴角的笑意是那样的冰冷,那样的嗜血。

    伪装了那么久的太子终于不再伪装,潜伏了那么久的陈王也终于不再潜伏,无疑这两大劲敌在武王看来比起明王要有份量得多。

    事先虽没有过交流,却不得不承认武王跟明王在很多时候都是相当有默契的,若非他们从生来就站在对立面,兴许还能成为至交好友。

    以前寒王剧毒缠身,随时都有死去的危险,武王虽对寒王出过手,可心中难免也有纠结跟矛盾,他是那样的渴望与寒王公平一战。

    武王会有这样的想法,大概跟他与寒王一样,都领兵出征,欲血沙场有关。

    自他领兵征战以来虽不是战无不胜,却也少有败仗,寒王却是少年披挂上阵,一战成名威震四方,直接就将武王比进了尘埃里。

    既然他们都是将军,那么武王就迫切的想要证明,他墨杰羽一点都不比他墨寒羽差,凭什么所有的光环都是属于墨寒羽的,他不服。

    “既然你现在好了,那么本王也不会觉得对你有所亏欠了,既然你那么厉害,那么待你拉下太子跟陈王之时,就是本王与你一战对决分出胜负之际。”

    你若赢了,这金凤国的大好江山就是你的,你若输了,那这金凤国的大好江山就是本王的,你再无权与本王争抢什么。

    此时的陈王对于自己同时被明王跟武王惦记上毫不知情,他不紧不慢的走在后面,时不时还要回头看一眼,直到确定陌殇没有跟上来他才放心。

    每每对上陌殇的那双眼睛,陈王就会情不自禁的回想起他第一次见到陌殇的情景。

    那个时候的陌殇还不过十二岁,而他却是自四岁开始就在刘太后的调教下将真实的自己完全隐藏甚至是抹杀掉的人,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一个自己,非但骗过了他的父皇,也骗过了他所有的兄弟,让他们全都无视了他的存在,给予了他一个不受滋扰的成长环境。

    然而,当他第一次跟陌殇的目光对视上,透过陌殇的那双眼睛,陈王只觉他的一切伪装不过就是一个笑话,那个他极力隐藏,真实的他赤果果的就呈现在陌殇那双漂亮到令人屏息的凤眸里。

    从那之后,陈王再不敢看陌殇的眼睛,哪怕一个短暂的对视他都不要。

    陈王对陌殇的畏惧,似是烙印在他的骨血里,怎么都挥之不去。

    只是陈王也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陌殇看穿了他的伪装却又从来都不拆穿他的真面目,他就如同一个游离在天地之外的人,淡漠的冷眼旁观着这世间所发生的一切。

    “楚宣王世子,本王不想与你为敌,可也绝对不会坐以待毙,本王不会输给你,不会。”

    若说小时候陈王害怕陌殇将他看到的告诉宣帝,让他暴露后被刘太后舍弃成为弃子的话,那么现在真实的已经展露出来,他就没什么把柄是握在陌殇手里的了。

    如此,他再惧怕陌殇就显得他懦弱,而陈王又岂会承认他懦弱,还不曾与陌殇交手他就要认输吗?

    不,他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没有什么反抗能力的四皇子了,他长大了,他也拥有自己的势力,往后他只会拥有更多与陌殇一战的资本。

    “陌殇,陌殇,大概只有除掉你,才能驱除本王心中对你所有的梦魇。”

    “阿嚏――”

    陌殇刚刚走进文渊堂,正要踏上石阶向正厅走去,他就连连打了几个喷嚏,鼻子真是痒得难受。

    “世子爷。”

    “唔,看来本世子这是被人给算计上了,你们说会是谁呢?”

    “……”无悲无喜对视一眼皆无语,张了张嘴却是什么声也没发出来。

    反倒是正厅里面那些老早就坐不住了的大臣们一听到‘世子爷’三个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也没想就从椅子上起了身朝着门外走去。

    “下官等见过楚宣王世子,楚宣王世子金安万福。”

    “诸位大人免礼。”

    “谢楚宣王世子。”

    “既然你们听到本世子的声音全都出来了,那也省得本世子再进去一趟。”陌殇淡漠的目光自他们的脸上一一划过,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几分,“皇上已经请了药王去落寒轩替寒王诊脉,你们便随本世子一同前往落寒轩吧!”

    “是,楚宣王世子。”

    “落寒轩不管怎么说都是寒王居住的院子,那里暗卫什么的肯定少不了,还望诸位大人牢记自己的身份,莫要把手伸得太长,以免得不偿失。”

    这还没去寒王的院子就被陌殇给下了面子,这些大臣们的面子颇有些挂不住,但谁让他们面前站着的人是陌殇,他们可不敢跟陌殇争辨什么。

    毕竟就算争了,也赢不了。

    “诸位大人也别觉得本世子说话不好听,你们应该也知道寒王府的暗卫那是只听寒王指令的,就是皇上也命令不了他们,你们真要犯到那些暗卫手里,寒王清醒着还好,你们能保命,但谁叫寒王睡着呢。”

    “下官等谨记楚宣王世子的提点。”

    “既然都记下了,那就走吧。”趁着刚才说话的空档,陌殇记下了几个‘刺头儿’,用密语传音给无悲下了命令,转身就朝落寒轩而去。

    温老爹乃文官之首,他自是要走前面的,韩老国公年纪大又是老臣子,加上他还曾是国丈,谁也不能越过他去,可庞太师又怎愿屈居温老爹之后,便是他身子不爽利也是抢在前头走,其余的大臣们聪明的就往后退。

    走前走后不也是往落寒轩去的,那又何必那么赶,反正到了落寒轩也只能候在外面,皇上怎么可能让他们全都冲进寒王殿下的卧房里?

    “宓妃丫头,这几日都没有给寒羽诊过脉,不如你再给他瞧瞧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天山老人收了寒王为徒之后,最为挂心的就是寒王的身体,现在寒王体内的毒解了,他也不是很放心,总要时常盯着才行。

    宣帝听了天山老人的话也是一脸期盼希翼的望着宓妃,之前替寒王解毒,寒王又休养那么一段时间,宣帝都没有守在寒王的身边,这次好不容易他也在场,也是非常希望宓妃再给寒王看看,顺便安安他的心,让他知道寒王是真的恢复健康了。

    “我很好,宓妃不用给我看,师傅在盘龙湖跟媚骨老人交手伤得不轻,宓妃还是给师傅看看。”

    “你这混小子乱说什么,为师身体好得很。”这要不是他跟媚骨老人打了一架伤得太深,又恰巧因祸得福突破了十来年都没有突破的瓶颈,说起来他应该谢谢媚骨老人的。

    要不是那老毒物,他指不定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突破,这修为更上一层楼的感觉简直令他欢喜得快疯了。

    “我看你们师徒也别争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替你们都看看。”

    “这样也行。”

    “那就有劳宓妃了。”

    “都把手伸出来。”宓妃也不跟他们废话,让他们都伸出手,她同时诊两个脉。

    宣帝还是头一回看到宓妃给人诊脉,见她同时给两个人诊脉也是微微吃了一惊,心中暗忖:这丫头的医术也真是逆天般的存在了。

    约莫两盏的功夫宓妃就收了手,绝美的小脸上笑意盈盈让人倍感亲切跟温暖,“诸葛前辈的身体很好,武功也大有精进,只是还得将内力更加的凝实,否则往后想要突破更高的层次就困难了。”

    “唔,你这丫头的话老夫一定要好生记着,你且放心老夫不会操之过急的。”

    “那就好,宓妃相信等下一次遇到媚骨老人,诸葛前辈一个人就能收拾他,将他打得落花流水。”

    “哈哈哈…宓妃丫头说这话甚得我心,甚得我心呐!”

    “师傅也别着急,等师傅完全恢复了,诸葛前辈都不是您的对手。”眼见药王目露哀怨的盯着她,宓妃赶紧笑眯眯的讨好道。

    这一讨好就将天山老人给出卖了,气得他是直跳脚,这丫头片子怎么说话的。

    “嗯,小妃儿说得对,等为师好了就跟你诸葛前辈比试比试。”

    宓妃嘴角微抽,额上滑下三条黑线,无奈的耸了耸肩看着寒王道:“寒王的身体恢复得很好,没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只是毕竟你体内的火毒跟寒毒刚刚清除不久,切莫着急着动武以免伤了根基。”

    “宓妃放心我会记下的,不到万不得已短时间之内我不会动武提气。”

    “你心中有数就好。”

    亲耳听到寒王平安无事,完全恢复了,宣帝不禁激动得险些落泪,虽是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心中也是不断的喃喃道:华儿你听到了吗?咱们的儿子好了,以后他再也不会受剧毒的折磨,他会健健康康的就你所期盼的那样。

    “时间差不多了,寒王你准备一下,最后这出戏唱完咱们也好收场。”

    听得这话宣帝嘴角一抽,沉声道:“寒儿,你是用替身还是……”你亲自上阵,后面几个字还没吐出口,就听药王开口道:“不能用替身,最好由他自己来,其他人可受不住本谷主的金针过穴。”

    “这…”

    “皇上把心放回肚子里就好,师傅的金针过穴对寒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要不是师傅看在我的面子上,寒王可没有这等好运。”

    “宓妃丫头,朕不是那个意思。”

    “皇上的意思宓妃明白,您也是担心寒王,可怜天下父母心嘛,宓妃懂的。”

    “那寒王就交给药王了,需要朕做什么,宓妃丫头你尽客说,朕保证会做得好好的。”

    宓妃眨了眨眼,药王还是冷哼一声别过脸去,他是真不想插手皇族这事,可不就是看在宓妃的面子上才甘愿出的手?

    “咳咳…等会儿皇是就让那些大臣们全都候在院子里,只允许太子明王他们进房间里面来,他们都是熟悉寒王之人,因此,这般近的距离用替身不妥。”

    “朕明白了。”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了,你这小子赶紧准备一下,咱们就开始。”

    “多谢药王前辈。”

    “宓妃丫头,庞太师能让他进来吗?”

    “对对对,我差点儿将那个老东西忘了,皇上就让他进来,但注意把握好一个度,别让他以为自己进来得及容易。”

    “放心,朕懂的。”

    “皇上不妨也让我爹进来,那样那老东西就不会想太多了。”

    “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98寒王露面,各凭演技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