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99 寒王露面,各凭演技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远远瞧见陌殇领着庞太师等人向落寒轩走来,太子垂了垂眸掩去眼底的深思,冲华王跟靖王道:“既然楚宣王世子来了,那咱们就先进去吧,也不算违背了父皇的旨意。”

    “听太子皇兄的,我们先进去。”

    “走。”

    明王跟武王来的时候太子就候在落寒轩外面,他们也想起了宣帝在府外说的话,因此,就算明知走进去就能看到寒王,也是不敢冒然擅闯这个院子。

    而且从他们踏入落寒轩的范围就感觉到暗处有好几道强大的威压,可见整个寒王府此地是守卫最为严密的地方,谁知道除了暗卫在暗处潜伏着之外,还有没有藏着别的?

    要知道单单就是守卫在落寒轩明处的这二十多个寒王亲卫,就是他们也很眼红好伐!

    那些亲卫就已经让他们那么的眼红,寒王府真正的精锐势力就更让他们眼馋了,只是寒王将那些人藏得很深,极少有出动那些人的时候,他们根本就摸不清具体的人数,也无法探知到那些人的整体战斗力。

    但就透过幽夜跟苍茫这两个人,他们就隐隐可以知晓那支精锐的战斗力有多强,比起他们自己手中的暗卫强的可不只一星半点,又怎不让他们忌惮。

    为了不提前走到落寒轩遭受太子明王等人的奚落跟嘲笑讽刺,也为了不跟陌殇走到一起,陈王将时间掐算得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刚刚好的样子。

    等他前脚走到落寒轩,陌殇领着其他大臣后脚就到了落寒轩,在这个时候太子他们不管为了什么都不会为难他给他难堪,否则谁的面子上都不好看。

    在外,他的这些皇兄皇弟还是很在意自己形象的,都会尽可能的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

    “二皇兄,里面请?”

    “五皇弟,同请。”

    武王对上明白戏谑的眼神儿也不恼,两人谁也不跟谁客气,肩并着肩的走了进去,谁也不落后谁半分。

    院子里响起太子几人向宣帝请安的声音时,陌殇领着其他大臣们也走了进来,只听他淡漠的道:“皇上,我可是将他们都给领过来了,至于怎么安排就不关我的事了,皇上您自己看着办。”

    话落,陌殇轻掀了掀袍子拾阶而上,直接朝寒王的卧房而去,张公公冲陌殇恭敬的行了一礼,轻手轻脚的推开紧闭的房门,嗓音尖细的道:“世子爷,里面请。”

    “无悲无喜,你们就候在外面。”陌殇浅笑着冲张公公点了点头,这家伙老而成精,倒是越来越会来事儿了。

    “是,世子爷。”

    “朕请药王过来之后,药王已经替寒王诊了脉,确定了寒王三个多月前的的确确是服食过一味类似于假死药的珍贵奇药,这才让得寒王侥幸捡了一条命回来。”

    宣帝此话一落,这寒梅争相绽放的院子里,以太子明王他们为首的诸位皇子大臣们脸上都是一片哗然之色。

    此刻他们脸上不敢表现出其他的情绪,嘴里也不敢冒然说什么,只是心里都不免感叹寒王的好运,寒王的命大,这种‘死而复生’的事情都能让他赶上。

    这气运也真是没谁了,真真是想不服都难。

    “若非有那味奇药在寒王毒发之际护住了寒王的心脉,保得他一息尚存处于假死的状态,朕就要失去寒王这个儿子,你们也要失去寒王这个兄弟了。”不动声色的将在场所有人的神色都尽收眼底,也间接促使宣帝做了一个犹豫许久都没能做下的决定。

    许是一下子想明白了,看透了以前想不明白,看不透的事情,宣帝整个人都豁然开朗,有种拨开云雾见明月的感觉,浑身上下有种说不出的轻松之感。

    “父皇,七皇弟福大命大,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儿臣相信经此事过后,七皇弟一定会大吉大利,健健康康长命百岁的。”

    寒王之所以遇刺那是庞皇后谋划的,而庞皇后是谁,她是太子的亲生母亲,这个时候太子万万不能站出来说话,否则宣帝难免就要怀疑他的用心。

    倒是陈王很会把握时机,他说了这一番话果然让宣帝的脸色好看了不少,看着他的目光也柔和了一些,“老四说得好,父皇对你七皇弟也没有别的期盼,就盼着他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

    “寒王殿下洪福齐天,定会平安无事。”

    “寒王殿下历经生死自得天佑,往后必然福泰安康,一生顺遂。”

    “寒王殿下…”

    “好了,众卿都不用再说这些好听的来给朕听了,寒王虽说暂时保住了一条命没死,但他的情况不容乐观,朕这一时间也很难做出决定。”

    瞅着宣帝那不掩担忧又很是难看凝重的脸色,谁也不会怀疑宣帝这是在演戏,他们的心也跟着七上八下的,怎么都不得劲儿。

    到底是怎么回事,皇上您别只说一半,您倒是全都就出来啊!

    这让他们猜来猜去的算是怎么回事?

    “那奇药保了寒王一线生机,却也让寒王体内的火毒与寒毒彻底爆发,若是不解毒的话寒王也是必死无疑,可就算有药王亲自出手,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将寒王从阎王爷那里抢回来,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

    宓妃替寒王解毒之时也曾说过没有十足的把握,且解毒的过程异常的凶险,可以说是九死一生,但寒王他咬牙撑了过来,虽说当时宣帝并不在现场,但那种揪心的滋味宣帝却是深有体会。

    倘若没有先前宓妃替寒王解毒,寒王痊愈,现在摆在他眼前的就是寒王最后的生机,这一刻就不再是演戏了,而是宣帝的真情流露。

    是以,哪怕就是庞太师那个老狐狸看着宣帝的神情,也丝毫都没有怀疑宣帝在做戏。

    “皇上。”

    “温卿有话直说便是,都这个时候了,朕还有什么是承受不了的。”

    “皇上,不知药王替寒王解毒能有几分的把握?”这是在场所有人都想问却又不敢问的话,温老爹倒是不介意开这个口。

    要是他们都不问,皇上又不好直说,那后面的戏要怎么唱?

    “不到四成。”

    “竟是连一半的把握都没有吗?这这也实在太过凶险了一些,难道就没有温和一点的办法,哪怕就是不解毒,只是温养寒王殿下的身体这也不行吗?”

    温老爹话里的意思是非常直白的,也是在场所有人都很关注的。

    既然解毒的风险那么大,是否就有温和一点的办法,解不了寒王的毒,能抑制他体内的毒,让寒王多活几年的办法呢?

    “寒王的身体已经破败得不能再破败,任何温养的办法对他都起不了作用,不然朕也不会这般难以下决定。”

    “那…皇上,微臣以为要是皇上实在难以下决定的话,不妨问问药王有没有办法让寒王殿下短暂的清醒片刻,至于是否要赌一把解毒,何不问问寒王殿下的意思?”

    “皇上,老臣也有话要说。”

    “韩老国公你是寒王的嫡亲外祖父,现在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你的意见朕也要听一听。”

    “身体是寒王的,命也是寒王的,这么多年来寒王他都饱受剧毒的折磨,每每都在生死的边缘徘徊,老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受苦受折磨却什么都不能为他做,有谁知老臣这心如刀割一般的疼呐!”

    想当年韩皇后死的时候,寒王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也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孩子身中火毒寒毒,若非好命的遇到天山老人,怕是早就毒发而亡了吧。

    以前朝中的大臣们不觉得,可此时听着韩老国公的话他们的脸上不由得露出羞愧之色,同时都不禁鼻头发痒心下微酸。

    “皇上,老臣做梦都想让寒王摆脱剧毒的折磨,哪怕就是死也好过那样日日受折磨的活着。”

    “父亲您别太激动,寒王要是看到您这样,他会担心的。”韩国公扶住情绪过于激动,浑身都发颤的韩老国公,他又看向皇上沉声说道:“皇上,就像温相说的,让寒王自己拿主意,我们都尊重他的决定。”

    “若生,那是天佑寒王,亦是寒王之福;若死,那是寒王命该如此,老臣谁也不怨,他能从此解脱去与他的母后相聚也是好事,但愿来世他能投生在一个平凡普通的家庭,过平平凡凡的生活。”

    “韩国公,你也是这么想的?”

    “回皇上,微臣的想法跟父亲一样,就让寒王自己选择,不管他的选择是什么我们都支持他。”

    闻言,宣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目光从这些人的脸上一一扫过,握了握拳头沉声道:“那就赌一把,赢了,寒王从此身体康健,输了,也不过是最坏的结果。”

    “不解毒的话,寒王现在就会没命,给他解毒虽说成功的几率并不高,但好歹也是一线生机,老臣相信上天是有眼睛的,寒王是个好孩子,他也不会忍心看着老臣白发人送黑发人。”当年,韩老国公悲痛的送走了韩皇后,他是无论如何也承受不起再送走寒王了。

    “诸位爱卿以为如何?”

    “皇上,就像温相说的,让寒王殿下自己拿主意吧。”

    “对,让寒王殿下自己拿主意,老韩国公是这个意思,韩国公也是这个意思,臣等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原本宣帝也没指望他们能说点什么好听的出来,此刻听了这些心中更是烦闷,不过怕是有些人的如意算盘要打错了,他的儿子好得很,从未有过的好。

    “寒王的卧房不算大,也容不下太多的人,这次朕也不知道寒王能不能撑过来,太子,明王,华王,陈王,武王,靖王,以及八皇子,九皇子你们兄弟几个都随朕一同进去看着,若是寒王不好你们兄弟也能送他最后一程。”

    “儿臣等遵旨。”

    “其他爱卿关心寒王之心朕就心领了,你们便在院子里等候消息吧!”

    “是,皇上。”有了温老爹站出来回话,紧随其后也有几个大臣回了相同的话。

    剩下那些大臣他们来寒王府的本意就是要亲眼看一看寒王,确认一下某些事实,但现在他们直接被宣帝一句话阻挡在外,可想而知心里有多不得劲儿。

    然而,宣帝的话他们要是说不出一个合情又合理的理由出来,怕是一开口就得被宣帝收拾加重罚。

    “怎么?庞太师对朕的安排有不同的意见?”宣帝凌厉的目光紧紧锁定在庞太师的脸上,不错过他一丝一毫细微的表情,倒是很让庞太师感觉到了些压力。

    “回皇上的话,老臣没有其他的意见,老臣只是……”

    也不知庞太师都跟宣帝辩驳了些什么,反正最后庞太师如愿的可以跟随宣帝一同进入寒王的卧室,亲眼见证药王救治寒王的整个过程。

    当然,宣帝就按宓妃之前所交待的那样,没有让庞太师太过容易的得逞,拖了许久才点头同意。

    与此同时宣帝表现得很防备庞太师,因此,在听了庞太师的提议后,宣帝指名钦点了温老爹也一同进去,他才最终默许了庞太师的行为。

    宣帝防备庞太师是对的,要是宣帝对他一点都不防备,庞太师才会觉得有鬼。

    “时间紧迫,你们都随朕走吧!”

    “是,皇上。”

    卧室里面寒王躺在床上一切准备就绪,不该出现在房间里面的人也都悄悄隐藏在了暗处,按照药王的吩咐,幽夜苍茫将解毒需要用到的东西也一一摆放整齐,就等宣帝把观众给请进来了。

    天山老人因为要做药王的助手,所以他跟药王一前一后站在寒王的床边,陌殇从外面进来就牵了宓妃的小手坐到了窗边的软榻上,燕如风跟溥颜师兄弟俩一左一右站在寒王的床前替他护法,而云锦则是守在内室的门口。

    等到宣帝领着太子等人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情景,庞太师倒是想靠得近一些,也好方便他瞧清楚一点,只是云锦焉能让他如得了愿。

    “云公子这是……”

    “师傅能允许这么多人围观他施展药王谷绝学金针过穴之术已经很给皇上面子了,难不成皇上还想领着他们围到寒王床前去?”

    “朕没有那个意思。”

    “皇上没有那个意思就好,你们什么都不懂还想凑那么近,要是一个不小心影响到师傅的正常发挥,那也用不着解毒了,他直接就可以去见阎王了。”

    “有劳云公子提醒了,朕也不靠近,朕就守在这里看着就好。”对宣帝而言,当然是怎么对寒王好就怎么来,至于太子等人心中是怎么想的,宣帝压根就不管。

    他这个皇帝都站在这里了,难不成他们还敢越过他去?

    “这个地方也不错,你们都可以看到寒王,就陪着他一起坚持到最后。”

    “是,父皇。”

    “是,皇上。”

    “你做出决定了吗?到底解毒还是不解毒?”

    宣帝没有直接回答药王的话,他的目光看向了软榻上的宓妃,将他的想法跟宓妃说了一遍,只听宓妃软声道:“唔,皇上考虑的也不无道理,那我先跟师傅沟通一下。”

    “好,宓妃丫头你去说说。”

    “师傅,皇上他的意思是……”宓妃将宣帝的话又转述了一遍,这其实都是他们之前商量好的,现在不过只是演练一遍罢了。

    药王听完宓妃的话眉头皱了起来,他看向天山老人冷声道:“老家伙你是怎么想的?”

    “哎,寒羽这孩子活得太苦,他父皇说得也没错,就让他自己选择是解毒还是不解毒吧!”

    “罢了,本谷主就看在你的面子上,再帮他一次。”

    “多谢了老伙计。”

    “哼!”药王冷冷的看了天山老人一眼,又扭头对云锦说道:“臭小子你过来帮忙。”

    “知道了师傅。”云锦撇了撇嘴,目露警告的扫过太子明王等人的脸,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云公子放心,朕会看好他们的。”

    “嗯。”

    “小妃儿你也来帮忙,你修习的内力相对我们这些大男人来说要温和许多,你来为他护住心脉。”

    “是,师傅。”

    “你也过来。”

    “药王前辈,你你是说朕朕也可以过去?”

    “对,就是你,你是他的父皇,等会儿我们合力让他醒过来,时间大概也就一盏茶的功夫,你尽量长话短说让他自己做出选择。”

    “好,好,朕明白了。”宣帝看着药王的眼睛点了点头,刚往前走了两步又停下脚步对太子吩咐道:“太子你是朕的长子,也是他们的长兄,你要肩负起为人长子,为人长兄的责任知道吗?”

    “父皇放心,儿臣不会辜负父皇期望的。”宣帝的意思那么明显又直白,太子岂有不懂之理,却也正因为他懂,心里才越发的难受。

    为什么同样都是儿子,宣帝对寒王就那么的偏疼,那么的看重,难道他们不是他的儿子,只有寒王才是吗?

    只是这样的想法也只能深深的埋在心里,万万不能说出口,否则倒霉的还是他自己。

    此时太子心中的想法又何尝不是明王武王他们心中的想法,只是他们的这个疑问大概只有某一天,等他们坐上那个位置之后,才能得到答案吧!

    “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我好了。”

    天山老人话音落下,云锦跟宓妃也低声道:“师傅,我们也好了。”

    “他的身体实在太差,说他命悬一线都是在夸他,等会儿你们听本谷主的口令,务必要同时出手,切记一点差错都不能有,否则就给他准备棺材下葬吧!”

    闻言,宣帝的心紧紧的揪成一团,脸上的表情异常的凝重,他的脑子几乎都是一片空白。

    反倒是听了药王的话,见寒王的情况如此严重的太子明王等人,他们真就一点心思都没有?

    其中表现得最为明显的那个人就是庞太师了,只是他究竟会不会出手还未可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99寒王露面,各凭演技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