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00 一曲终了,东方云虎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准备给世子爷发信号,那老毒物怕是在这小山村里呆不久了。”

    “那你盯紧一点,我去传信。”

    “嗯,别闹出什么动静,你小心着点。”

    “我心中有数。”

    正当那人准备起身走远一点去传信,却突然被自己的同伴给拽住了,他扭头就想说话,后者却冲他使劲的眨眼睛比划了一个‘嘘’静声的手势。

    那人领会的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蹲回原地,顺着同伴手指的方向看去,整个后背都惊出一层冷汗。

    呼――

    好在同伴反应迅速,否则他们两个就暴露了,回去指不定要被世子爷怎么收拾。

    “那媚骨老人真是太狡猾了,他那个影子也是。”

    看懂同伴的唇语,那人也是僵着脸嘴角抽了抽,回道:“我们不傻,他们也不是傻的,看来咱们要更加小心才行。”

    “坏了世子爷的事顶多挨一顿罚,可若坏了世子妃的事咱们就要生不如死了。”那媚骨老人可是世子妃指定要生擒的人,他们要是将其放跑了,别说世子妃不能饶了他们,就是世子爷也不能饶了他们。

    “知道就好,咱等半个时辰之后再行动。”

    “也只能先这样了。”撇了撇嘴,两人纵使不甘也只能又老老实实的趴在茂密的草丛里挺尸,一点响动都不敢发出来。

    许是出于天生对于危险的灵敏感知,黄衫靠近十里村的时候就总有一种被盯上了的感觉,可他非常仔细的四处查探过都一无所获。

    难道真的就只是他的幻觉?

    可如果只是幻觉的话,又岂能那般真实?

    心里打了一个突,黄衫丝毫都不敢托大,又小心翼翼的将他觉得有异的地方都搜查了一遍,确定没有被人给盯上他才飞身离开。

    “以那人的小心跟谨慎,他肯定还会再回来,你我都闭气吧!”

    “嗯,咱们还是防备着点好,小心驶得万年船。”

    很快躲在草丛里的两个人就闭了气,随之他们的气息也消失得干干净净,恰好这个时候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的黄衫又换了一条路返回来。

    他本以为他离开了那么长一段时间,周围倘若真有行踪诡秘的人肯定会放松防备,他再回来必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只是等他再回到这个地方又仔细的搜查了一遍,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那颗提在嗓子眼的心算是安稳的落了地。

    “看来真是我疑神疑鬼的,这附近根本没有任何可疑的人出现。”

    孰不知就在距离黄衫不远的地方,险些就暴露在他视线里的两人正躲在那里,只是他们用了特殊的闭气方法,别说武功比他们低的黄衫发现不了,就是换了媚骨老人背后那人来都不一定察觉得到他们的存在。

    有资格追随陌殇左右的人,甭管怎么着都会一些自家独门的功夫,好巧不巧的这两人的隐匿功夫绝对是一流的。

    “虽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要防范于未然,还是尽快让主子离开此地方才妥当。”毒宗剩下的残余势力虽说被逼得退入了冥谷,外面又有药王谷的人在密不透风的困守着,但冥谷却是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主子与其在外流浪,还是回到冥谷更有安全保障。

    黄衫想了想心里就拿定了主意,对于他今日察觉到的这些他觉得很有必要告诉媚骨老人,至于要如何决定仍不是他能左右得了的。

    “此地不宜久留,但愿主子不要固执己见,坚持不离开才好。”收敛了心神黄衫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这次才是真正的离开。

    “必须马上发信号给世子爷,以媚骨老人的小心跟谨慎他肯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顶多等到夜里他就会离开,届时这个村子里的村民就危险了。”

    “不能让他们跑了。”

    “发信号这事儿很急,可为了以防万一咱们再等一等,确定没有危险了再冒头。”

    “嗯,刚才可真是惊险,好在咱们多等了一会儿,不然那人折返回来就刚好咱们面碰面。”

    “世子妃说过不要小看任何一个出现在媚骨老人身边的人,更何况咱们遇上的还是媚骨老人的影子,在媚骨老人不方便出面的时候,他可是就能代表媚骨老人的人。”

    “别贫了,没有抬高他人贬低自己的,咱们再趴一会儿。”

    “趴一会儿就趴一会儿,虽说是趴着但也别把五识也给封闭了,还得留着观察情况来着。”

    果不其然在他们两个的谈话刚刚告一上段落,一道墨色的身影就映入了他们的眼帘,两人不禁骇然的瞪大了双眼,后脑勺滑下三条黑竖线。

    那人可不正是世子爷吩咐他们要牢牢盯死的男人,他果然又来十里村见媚骨老人了。

    只见那人到了这里也像黄衫似的停了下来,放出神识搜查过后没有发现异样,紫金色的面具下他的眉头微微拧了起来,倒是跟黄衫的看法很一致。

    此地不管有没有被人盯上,都不是什么久留之地,必须尽快的离开。

    要是媚骨老人执迷不悟的话,他说什么都不会再搭理他由着他去生去死。

    待紫金面具男人离开后,草丛里的两人还是趴着一动都没动一下,他们不动也是担心那紫金面具男人就跟黄衫一样去而复返。

    他们倒是不惧跟紫金面具男人一战,可他们一旦跟紫金面具男人开打之后,一来打草惊蛇媚骨老人铁定会逃,二来为了膈应世子爷跟世子妃,媚骨老人绝对会屠村。

    届时,他们两个别说立什么功了,引发了这样的后果不被罚都是好的。

    又是漫长的一刻钟过去了,只见在他们的神识感应范围之内,整个十里村附近都风平浪静的,两人才敢稍稍活动一下僵硬的手跟脚。

    “赶紧去发信号,速去速回。”

    “嗯。”

    ……

    林家小院・正房

    “属下无能,请主子责罚。”打从媚骨老人从盘龙湖逃脱之后,整个星殒城的防御跟守卫比起以往加强了数倍,身份不明之人根本就进不了城。

    黄衫制造的假身份虽说让他顺利的进入了星殒城,但也大大限制了他的诸多行动,他就是打探消息也只能打听到一些边缘消息,而且真假还有待商榷。

    为了不引起过多的关注,他不得不一再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让自己隐没在那些人群里面。

    药楼售卖药品的规矩原本就非常的严格,这几日就更是严格,所卖出去的各种药品不但要记录是什么身份的人买的,还要更为详细的记录药品的去处,这简直没有一点空子可以钻。

    虽说自药楼建成以来,但凡胆敢擅闯药楼的人都有去无回,个个都成了一个死人,药楼记录的那些东西也是重点保护的隐秘,但只要有那么一份东西存在,就会有泄露出去的可能。

    因此,黄衫并不十分的放心。

    他在药楼转了许久,也分散的找药楼里的侍者套过不少的话,最终看着那些让他垂涎的药品黄衫仍是选择了空手而归。

    “你已经尽力了,本宗主又岂会罚你,先起来吧。”

    “也不知那药楼是不是真跟药王谷有什么牵扯,以前在药楼购买药品的规矩虽说严格,却也没有这几天的要求那么苛刻,不然属下也不会空手而回。”

    为了不让药楼的人注意到他真正想要买的是疗伤药,是以黄衫罗列了满满的一张纸,上面不但有疗伤药,保养药还有各种常用不常用的毒物,甚至就连一些罕见的药材都写了上去。

    只可惜白瞎了他这么多的脑细胞,他所有的准备根本就没派上什么用场。

    他的假身份药楼一时半会儿查不到,可光是他要买的那些东西的去处,黄衫就是撒谎也很费劲,一旦出错的话他还不能确保他能不能把谎给圆回来。

    既是如此,他就越发不敢出手。

    “不管药楼与药王谷有无牵扯,那无情公子都不可能跟咱们成为朋友,倘若药楼没有这么些限制,就是你成功买回了治愈内伤的药本宗主也是不敢服用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依属下之见主子还是尽快离开此地,退回冥谷养伤才最为妥当。”

    “你是发现了什么吗?”

    对上媚骨老人阴戾的灰色瞳孔,黄衫僵着身子硬着头皮道:“回主子的话,属下回十里村的时候感觉到了一些异常,总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人给盯上了一样,可属下反反复复的搜查了多遍都没有任何的发现,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属下以为主子还是尽快离开比较安全。”

    “竟有这样的事?”

    “回主子的话,属下不敢胡言。”

    “如果十里村真的被人给盯上了,并且连你都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只能说明他们的身手在你之上。”

    “是,属下很惭愧。”

    “但若他们身手在你之上,又怎么可能会引起你的警觉,总不可能是他们故意的。”

    “难道当真只是属下的错觉?”

    “如果十里村真的被盯上了,暗处也藏了人在监视这里,那么他们不会傻到让你有所察觉,毕竟大家都不是傻的,一旦你将自己的疑虑说出来,不管你有没有找到证据来证明,本宗主都不可能继续留在这里,那他们引起你的警觉意在何为?”

    黄衫眉头皱头紧紧的,他紧抿着嘴半晌后憋出几个字,“这个属下不知。”

    “此地的确不宜久留,本宗主也没打算继续留下。”

    “主子怎么安排属下就怎么做。”

    “想来你也应该瞧出来本宗主的内伤已经完全恢复了,回到冥谷去对付药王谷才是眼下最紧要的事情。”

    “是,属下确是察觉到主子的内伤好了,但不该属下问的属下不会去问。”

    “这个村子里的所有人本宗主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留下他们的性命,所以你该知道要如何去做。”

    “是,主子。”十里村的村民都不过只是普普通通的农户,怪只怪他们运气不好遇到了媚骨老人,黄衫动手的话那些村民还能死得痛快一点,真要等到媚骨老人亲自动手,只怕他们连一个全尸都落不下。

    熟知媚骨老人脾性的黄衫不会开口说什么村民无辜,让媚骨老人放过那些村民的话,他真要那样做了,非但救不了那些村民,还只会让他们死得更凄惨。

    “村子附近的动静你也多注意些,一旦有什么异常立即回禀给本宗主知晓。”

    “是。”

    “等本宗主解了体内的毒就离开村子,你且将那两个孩子带出去,送他们一家五口上路吧!”

    “主子。”

    “怎么,你想求这一家五口求情?”

    “回主子的话,他们的生死属下并不关心。”

    “哦?”

    “属下只是以为不到最后一刻,暂且留下他们的性命,要是村子里有其他村民上门总是需要有人去应对,反正他们都是要死的,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的。”

    媚骨老人想了想也是不想节外生枝,轻点了下头阴戾的道:“那就按你说的办,将他们给看紧了。”

    “请主子放心,他们要敢坏主子的事,属下第一个取下他们的人头。”

    “你退下吧,本宗主有事自会叫你。”

    “是。”

    内伤痊愈之后媚骨老人经过一晚的调息,内力隐隐还提升了不少,对外的感知能力就敏锐了许多,再加上紫金面具男人又故意留有破绽,他想不察觉都难。

    “你失言了。”媚骨老人也是知道紫金面具男人不喜有第三个人知道他的存在,因此,他很识实务的将黄衫给打发走了。

    “本尊要如何还轮不到你来质疑,你最好牢记自己的身份,别让本尊再动手又提醒你一次。”

    提到这个就特别伤媚骨老人的自尊,打不过紫金面具男人简直就是他的奇耻大辱。

    “除非你有绝对强的实力,否则别再挑衅本尊,那样你只会自取其辱。”

    虽然紫金面具男人说的都是事实,但这个事实却不是一般的打脸,也让媚骨老人听了不是一般的憋屈,可他除了忍什么都不能做。

    与其说他将黄衫打发走是因为紫金面具男人不想有人知道他的存在,倒不如说媚骨老人一直被这个男人压制着太过丢脸,他不想这么狼狈不堪的自己被自己的属下看到,那样他还有何威严。

    “多谢你的忠告。”媚骨老人冷哼一声,心里有再多的不甘与愤怒都得咽下,谁让人家比他强大呢,哪怕昨晚他空等了紫金面具男人一个晚上又能如何,谁叫他打不过人家呢。

    “替你解毒需要用到的药材本尊已经采了回来,一会儿就动手替你解毒,也不算失信于你。”

    “你说过昨晚来的,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改变了主意,虽然不知道你会不会回答,但本宗主还是很想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呵…”紫金面具男人冷笑一声,他沉声道:“你倒还挺死心眼的。”

    “咱们彼此彼此。”

    “本尊行事小心一些并无不妥,更何况今日那些要抓你的人都齐聚在寒王府,这说明这个小村子现在非常的安全不是吗?”

    只要不是陌殇跟宓妃亲自来围堵媚骨老人,那么他就有那个自信,他若想走谁也留不住他。

    “药丹那个老东西去给寒王解毒了?”

    “听说那个寒王所中之毒跟你还有些牵扯,你现在是不是很生气,觉得那药王就是喜欢跟你做对。”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本宗主跟药丹之间的仇怨用不着你插手,他所带给本宗主的耻辱,本宗主会亲手讨要回来。”

    “好,那本尊很期盼。”

    “需要本宗主做什么,其他的先不说,赶紧解了本宗主体内的毒。”

    “本尊替你解毒之后,你立即离开这里不得逗留。”

    闻言媚骨老人先是一怔,接着若有所思的道:“难不成你也发现了什么?”

    “本尊发现什么,只是你确定要留在这个小山村里面窝着,就算他们现在找不到这里来,却不代表往后他们也找不到,一旦冥谷那边有消息传过来,你说他们会怎么做?”

    既然你都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又凭什么以为刚开始别人想不到,等回过味来的时候也想不到。

    “你替本宗主解毒,只要本宗主体内的毒解了,本宗主立马离开这个地方。”

    “哼,本尊承诺过你的事情自是不会忘。”紫金面具男人倒是想在解毒的时候做点手脚,却架不住媚骨老人也是个用毒的行家,更何况这个老东西还是修炼的毒功,不管他用多么高明的毒,只要进入媚骨老人的体内却不能与他体内的毒血相融合,那么就会引起他的警觉。

    罢了罢了,反正就算不对媚骨老人用毒他也翻不出他的手掌心,又何必费那个神让媚骨老人对他加深防备。

    “解毒的过程会很是痛苦,你且忍着一点。”

    “本宗主什么痛苦受不住,你动手吧!”

    得了媚骨老人这话紫金面具男人也就笑了笑,既然他不怕痛,那他也不怕下手。

    半个时辰之后,紫金面具男人刚一收手,媚骨老人就狠狠的吐出几口浓墨般的黑血,那血散发着极其刺鼻的味道,被血染过的地方直接被腐蚀出一个大坑。

    “你且自己再调息几个周天,本尊就留在这里替你护法吧。”他若走了要是这个时候闯进来一个人,毫无反抗能力的媚骨老人只有一个死。

    “嗯。”

    十里村这边媚骨老人所中之毒被紫金面具男人给解了,寒王府那边寒王短暂清醒后,无比虚弱却毫不迟疑异常坚定的告诉药王,哪怕九死一生他也要解毒。

    在那般凶险的解毒过程中,但凡发生一点点的意外寒王都会一命归夕,只是也正因为如此寒王被守护得密不透风,就是药王也有天山老人护着,外人根本出不了手。

    虽然呆在这房间里的人,至少半数以上都盼着寒王撑不过药王的金针过穴,但奇迹般的寒王几经艰险硬是撑到了最后。

    当药王抹着额头上细密的汗水笑着宣布寒王体内火毒与寒毒清除了那一刻,真真是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心里说不出是种什么滋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00一曲终了,东方云虎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