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01 一曲终了,东方云虎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这小子是条汉子,本谷主现在倒是庆幸来寒王府救了你一命。”体内毒素全部清除之后,寒王整个人就清醒了过来,只是非常虚弱的靠在床上休息。

    如果说一开始药王只是因为对宓妃的疼爱,答应她来寒王府配合着演一出戏的话,那么经过给寒王金针过穴这事儿之后,药王就是真的对寒王这个小子欣赏起来。

    “咳。咳咳。多谢药王前辈救命之恩。”

    “你的命是你自己救的,若是你在解毒的过程中撑不下去,就算本谷主有通天之能也救不了你。”想当初宓妃替他解毒之时,药王虽说没有出手却也是在一旁观看的,他是知道这小子骨子里有多坚韧的。

    当药王对寒王充满感叹之时,又不免对他多生出了几分怜惜之情。

    小小年纪身中火毒与寒毒,换了意志不坚之人早就化作一堆白骨,哪里还能坚持到现在。

    “老家伙谢谢你了,寒羽这孩子能好起来真是多亏了你,算是老夫欠你一个人情。”

    “难得你这老家伙也是有欠人人情的时候,那本谷主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跟寒羽比起来,一个小小的人情老夫还欠得起,你也不用担心老夫会赖账。”

    “哈哈哈…你这老家伙别的不说,但为人讲信用这一点本谷主还是有信心的。”药王与天山老人相视一笑,那份喜悦还是很难感染人的。

    要说宓妃对于药王真给寒王来了个金针过穴简直超出了她的意料之外,什么时候她家师傅这么大方了?

    原本她还觉着药王提出要对寒王施展金针过穴只是虚晃一招,毕竟这世间见过真正金针过穴的人少之又少,药王要糊弄人的话非常容易。

    用不着全用真的,只要有几招用真的就行,不懂行的人瞧了还就会以为他用的是药王谷金针过穴的绝学。

    “小妃儿。”

    “呃…徒弟在呢,不知师傅有何吩咐?”宓妃这么献媚的一开口,直接惊掉好多人的眼睛。

    咳咳…那什么安平和乐郡主平时在他们面前那是多么的高贵冷艳啊,这画风转变得太过突然,他们的小心肝一时承受不住。

    “虽说为师最后应的是你诸葛前辈的请求,但你也在为师的面前替这个小子说话了,现在为师替他解毒累了个半死你不觉得你要替为师做点什么吗?”

    “这个…那个…”宓妃顾左右而言他,断断续续就是想溜的意思。

    “小妃儿你在打什么坏主意,嗯?”

    “师傅您看妃儿这么乖,哪里会打什么坏主意。”

    “为师要报酬,你得拿出诚意来。”

    “行行行,看在师傅辛苦了的份上,未来三天师傅的早中晚三餐我都包了。”

    “不能再多两天?”

    “不能再多了,妃儿亲手做的饭菜可不是谁都有资格吃的,师傅别讨了便宜还卖乖。”

    药王咂巴咂嘴,手指抚了抚下颚,觉得自己不算吃亏之后就点了点头,沉声道:“好,就三天,必须得是小妃儿亲手做的饭菜才算数,不然就要加罚三天,不不不,要加罚七天。”

    算算看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吃过宓妃亲手做的饭菜,药王默默表示他很想念,非常的想念。

    “成交,就依师傅的。”宓妃咬了咬牙,又好气又无奈的道。

    “你这小子虽说体内的毒已经完全清除干净了,但你这身体还虚弱得很,还得好好的调养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内切记不能动武明白吗?”

    “是,药王前辈的话晚辈都会谨记于心的。”

    “好了,本谷主也不废话了,有你师傅跟你的两个师兄在,想来也会把你照顾得妥妥当当的。”

    “药老头儿这还用得着你说。”

    “不用本谷主说,那你刚才怎么不开口,现在又来马后炮也不嫌讨人嫌得很。”

    天山老人被药王的话堵得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他黑着脸冷哼道:“你个药老头儿放心,老夫的徒弟老夫会照顾好的,等寒羽好了你也别忘了咱们还有五华山之约呢。”

    “五华山之约,本谷主可没忘,反正不管你怎么折腾也是赢不了的,本谷主才不跟你一般见识。”

    “你你你这个老东西想打架是不是?”

    “怎么你以为本谷主还怕了你不成?”

    “好好好,你不怕,那咱们现在就出去打一架,看看到底谁厉害。”

    寒王活过来了,寒王体内的毒解了,正当庞太师等人被这个消息炸得头脑发昏的时候,谁曾想药王会跟天山老人吵起来,两人还差点就要出去干一架。

    就这么一闹,什么压抑紧迫的气氛都没了,本不冷静的人反倒是冷静了下来。

    “师傅,小师弟身体还虚着,咱们别太影响他休息。”燕如风从头到尾都皱着眉头,对那两个老顽童之争,他一点都不想去淌浑水。

    倒是溥颜无语的抽着嘴角,又得了寒王的眼色不得不硬着头皮的开口,甚至还顶着要被波及的风险挤到了药王跟他师傅的中间。

    “师傅,您不妨去药房给小师弟调配一些滋养身体的好宝贝,也好让小师弟早日恢复元气啊!”扭过头溥颜嘻笑着又道:“药王前辈您替小师弟他施针解毒也累了,不如晚辈给您安排一个房间,让您好好的休息休息?”

    听了溥颜的话,药王跟天山老人怒视对方一眼,前者开口道:“本谷主在寒王府住不习惯,还是回穆宅去休息,就不劳你这小子操心了。”

    “哼,老夫也没功夫跟你瞎耗,我去药房替寒羽配药。”

    “小妃儿你是留在寒王府还是跟师傅回穆宅?”

    “师傅跟三师兄先回穆宅吧,等晚上的时候妃儿再去穆宅给师傅请安。”

    “也好,你这丫头这段时间也忙坏了,回相府去陪陪你的母亲也好。”

    “师傅放心吧,等晚上的时候妃儿指定把美味的饭菜双手奉上。”

    “那好,为师可就等着你了。”

    云锦走到药王的身边,回头又看了看宓妃,嗓音温润亲和的道:“小师妹,我跟师傅就先走一步了。”

    “嗯,三师兄记得照顾好师傅,我晚一点就去穆宅看你们。”

    “师兄会的,你就安心好了。”

    送走药王跟云锦,天山老人就甩下一群人一溜烟就跑去了药房配药,宓妃看着那些僵着脸表情古怪的大臣们实在是憋不住笑,“寒王身边不能离人,燕师兄跟溥师兄就要辛苦一些,细心照料他一段时间了。”

    “宓妃师妹放心,有我们师兄弟在,保管谁也别想打小师弟的主意。”

    溥颜话音刚落,就听燕如风冰冷刺骨的道:“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

    “本郡主相信这个时候也没什么人胆敢顶风作案的,让寒王府的守卫再加强一点也就差不多了。”

    “宓妃丫头不用担心这个,等朕回宫后就安排一队御林军过来护卫寒王府,朕好不容易才留下这个儿子,谁要胆敢触朕的逆鳞,朕倒不介意大过年的添上几分红。”

    “皇上能这么安排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个时候的寒王可没什么自保的能力,凡事都小心为上才妥当。”

    也真是难为宣帝了,等到这个时候才有他开口说话的会儿,再没哪个皇帝能像他这样能忍,能憋的。

    “朕知道你们也很关心你们七皇弟,但他现在需要的是休息,你们要探望他就等他痊愈了再说。”

    “是,父皇,儿臣等省得。”

    “行了,那就别都围在这里了,赶紧都散了。”

    “是,父皇。”

    “老七你好生休息,父皇过两日再来看你。”虽然宣帝现在很想留下来陪寒王多说说话,但他也知道不行,他若不离开这些人都不会离开,外面还堵着一堆大臣,想着他就无比的烦躁。

    寒王抿了抿唇,俊脸惨白没有一丝血色,声音也是有气无力的,“劳父皇操心了,儿臣会好生照顾自己的。”

    “什么都别想,撑过了最难的那一关,往后啊老七你都会顺顺遂遂的,什么苦难都不会有了。”

    “嗯。”

    接着宣帝又跟寒王说了几句话,这才起身收敛了自己所有外露的情绪,又恢复成那个莫测高深的帝王,“太子,八皇子跟九皇子随朕一同回宫,你们几个就都先回自己的王府静待朕的传召。”

    “是,父皇。”

    “温爱卿,庞爱卿你们也跟着朕操劳忧心一整天了,就各自回府好生休息吧,若还有什么事的话就等明日早朝再行禀报。”

    “是,皇上。”从现在开始跟寒王有关的这些事情就算彻底了结了,温老爹那颗不安的心也算是落了地。

    陌殇出手一次就拉下了一个庞皇后,断了庞氏一族一只臂膀,外加其他几位也没有讨到半点便宜不说,还各有不同程度的损失,也不怪乎皇上要拖着陌殇下水,有这么一个强而有力的帮手在,何愁肃不清野心勃勃的庞氏外戚。

    只是想要陌殇出手不容易,下一次皇上可没什么筹码能请得动陌殇了。

    “老臣在此先恭贺寒王殿下恢复健康,等老臣回了府就让拙荆去菩萨面前还个愿,也算全了她的一片心意。”

    谁听了庞太师这话都知道他没有半点诚意,但他话说得好听,宣帝非但不能动怒,还得好好的夸奖他。

    做人能做到庞太师这个份上,也是厉害了。

    “太师夫人有心了,有赏。”

    “谢皇上。”

    “行了,你们都跪安吧,让外面的大臣们也都跪安。”

    “是,皇上,臣等先行告退。”临退出寒王的卧房前,温老爹冲宓妃眨了眨眼,又伸手指了指外面,宓妃会意的点了点头。

    一切碍眼的人都退下之后,那靠在床上一点精神都没有的寒王立马就精神百倍了,哪里还看得出虚弱的样子。

    “药王前辈给我金针过穴之后,提起气来更加顺畅,周身经脉似乎也更加凝实了,宓妃你说我要怎么谢谢药王前辈才好。”

    “是你自己得了师傅的眼,他才给你金针过穴的,而且在过穴的过程中你的表现更是让他欢喜,你倒不必刻意去为师傅做什么,不然反倒讨不了好。”

    “以后药王谷若有能用得着我的地方,宓妃你可别跟我客气。”

    “放心,我保证不客气。”

    寒王见宓妃认真的点下了头,心下也就放宽了,这才出声问道:“阿殇他去哪儿了?”

    “对啊,那小子刚才还在的。”要不是寒王提起,宣帝还真没意识到陌殇不见了。

    宓妃无语的看着这对表情都一模一样的父子,撇了撇嘴道:“怕是有媚骨老人的消息了。”

    至于媚骨老人背后那个戴着紫金色面具的男人宓妃却是只字未提。

    那人是光武大陆的,而不管是陌殇还是宓妃,他们都不希望浩瀚大陆的人接触到跟那片大陆有关的东西或者说是人。

    被宓妃废掉武功的庞皇后,她修炼的武功功法来自光武大陆,是以宓妃抹掉了她一段记忆,算是斩断了线索,就算宣帝再审问她,也问不出跟那片大陆有关的知言片语。

    而坤宁宫地底下的庞大地宫,那个跟光武大陆还颇有渊源的幽莲教教主方霸天,陌殇留下了他的性命将他交给宣帝处治,在此之前他又何尝不是抹掉了方霸天的一段记忆。

    为免地下那座地宫引来窥探,在宣帝领着人亲自探查过一遍后,陌殇就在那里布下了禁制,从此那个地方除非有武功比陌殇更为高强之人,否则就再也没有人能够找得到那个地宫。

    至于那些四通八达的密道,也经宣帝最后敲定,只余下了几条可有的通道为他所用之外,其他的全部填实密封了。

    “有把握抓住他的,需不需要我们帮忙?”

    “媚骨老人不管怎么说都是毒宗宗主,他属于江湖人士朝廷中人最好不要与他正面相碰,不然难免会引起不必要纷争的。”媚骨老人是个善于借势之人,宓妃不会给他机会挑起江湖人士与朝廷的纠纷,在此之前她就要将他给生擒了。

    “那阿殇掺和进去妥当吗?”

    “他在暗,我在明,而我虽是朝廷的郡主,却也是药王的徒弟,算是半个江湖中人,更何况我师傅跟媚骨老人的恩怨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对媚骨老人穷追猛打谁也挑不出个错来。”

    寒王点了点头,沉声道:“那我们也跟阿殇一样在暗处帮你,毒宗无论如何是不能存在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

    “宓妃丫头,等朕给你看一样东西你就明白了。”叶影带回那份东西宣帝看过之后就打算找陌殇跟宓妃进宫商议的,只是他们两个都忙得没有时间,这才拖到了现在。

    这几日叶影是跟在暗处保护宣帝安全的,因此,宣帝只是发出了一个特殊的信号,叶影就如一道影子般的出现在房间里。

    “叶影,把那份东西给郡主看看。”

    “是,皇上。”

    从叶影手中接过那份资料,越看宓妃的眉头就皱得越紧,脸色也越发的难看,“看来他是真的留不得,我会尽快知会熙然一声,让他配合你们行事。”

    宣帝跟寒王对视一眼,无疑有陌殇从旁相助的话,他们会更有把握。

    “你们父子再说会儿话吧,我得去找熙然,那个老毒物怕是准备要跑了。”

    “你自己小心。”

    “嗯。”

    目送宓妃的身影眨眼间就消失在房间里,宣帝拍了拍寒王的肩膀,沉声道:“朕先回宫了,你也要小心,千万别让自己受伤明白吗?”

    “父皇不用担心儿臣。”换了以前寒王在宣帝的面前从来都是自称本王的,如今他们父子的感情倒是好了不少。

    “在朕没有把路给你铺平之前,谁也打倒不了朕,我们父子一起努力,一起战斗。”

    “好。”

    既然那个位置注定是他所要背负的,那么寒王不会去推卸什么,他只会迫使自己做到最好。

    ……

    “熙然。”

    “终于舍得出来了,为夫还以为阿宓呆在里面不愿意走了呢。”

    “胡说什么,可是收到跟媚骨老人有关的消息了?”宓妃上前挽住陌殇的胳膊,也不计较他酸溜溜的语气,这家伙要是一天不吃醋就奇了怪了。

    见宓妃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小模样,陌殇也是感到深深的无奈了,修长的手指轻点了点她的鼻尖,声似清泉悦耳动听,“嗯,正是收到了那老毒物的消息。”

    “怎么说的?”

    “老毒物的那个影子危机意识挺强的,等他传了话给媚骨老人,那老毒物定然会在今夜就离开十里村。”

    “那他必然会对十里村的村民下手,咱们要早做准备才行。”

    “还有那个面具男人也去了十里村,媚骨老人体内的毒也肯定被解了。”

    “咦――”

    陌殇暖和的手掌覆在宓妃瞪大的明眸上,他爱怜的浅吻了两下宓妃的眸子,“那个面具男人是个用毒高手,解那种程度的毒难不住他。”

    “熙然你既由着他解了媚骨老人体内的毒,是不是已经通过这一点醒到那面具男人的身份了。”

    看着宓妃水灵的大眼睛,陌殇笑说道:“的确是查到了他的身份,而且也确定了他有无帮手。”

    “快说快说。”

    “别着急,你若亲为夫一下,那为夫就告诉你,保证把为夫知道的全都说给阿宓听。”

    闻言,宓妃瞪怒陌殇没好气的低吼道:“你休想。”

    话落犹不解气,更是趁着陌殇不注意一脚踹在陌殇的小腿上面,只听陌殇倒抽一口凉气,委屈万分的道:“阿宓你这是谋杀亲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01一曲终了,东方云虎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