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02 一曲终了,东方云虎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一阵笑闹过后,终是陌殇败下阵来,没有得到宓妃的香吻也就算了,还被宓妃狠踢了几脚解气。

    那几脚踹过去宓妃真是一点都不温柔,直到踹完了她才皮笑肉不笑的问道:“疼吗?”

    陌殇哪敢儿喊疼啊,果断的摇头回道:“不疼。”

    “那我再多踹几脚?”

    “不,我疼。”

    “以后不许用这个来威胁我,引诱我知道不知道。”

    “知道了。”陌殇乖乖的点头,他这本是想要逗逗宓妃,哪曾想直接就把他家小女人给惹炸毛了。

    虽说他家宝贝儿炸毛的样子很可爱,但架不住他家女人是个武力值强悍的,那一脚接一脚踹在身上真挺疼的。

    眼瞅着陌殇那可怜兮兮又一脸哀怨委屈偏又极力忍着的样子,宓妃简直就是又好气又好笑,最后实在瞧得不忍心了,干脆就直接扑进他怀里,然后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果断在他左脸跟右脸都亲了一下。

    “现在高兴了吧!”

    “宝贝儿,为夫真是爱死你了。”陌殇将宓妃搂了一个满怀,他就知道宓妃最受不住他这一招,每每都是屡试屡爽的,一次失误都没有。

    唔,果然一个男人还是非常有必要长一张超级俊酷好看的脸的。

    这样用起美男计来,他家这小女人想不接招都难。

    就算明知道他是装的,可还是会忍不住心疼他,然后只要他的要求不是太过份,宓妃都会没有原则的满足他。

    “贫嘴。”

    “为夫哪怕就是贫嘴这一点,也只是针对阿宓你一个人的。”

    “媚骨老人是个宁可错杀也不愿放过的人,更何况以他的小心跟谨慎,哪怕手中什么证据都没有,也不曾察觉到十里村外有何异常,但他绝对不会在十里村久留。”

    “他早就打定主意要膈应膈应你我,从他踏进十里村并且决定暂时将那里作为藏身之处开始,他就没有想要放过那里所有的村民,他要的是屠村,以此来警告咱们,他不会就这么算了,他誓必要报仇的。”

    “那么在他离开十里村之前就肯定会下手,咱们也得抓紧时间才行。”

    “放心,那村子里的人怎么说都是金凤国的子民,为夫不会罔顾他们生死的。”

    散落在额前的银白色发丝落到宓妃的脸上微微有些痒,她就将头扭开了去露出雪白的脖子,看得陌殇没忍住就轻轻咬了一口,浓密的眼睫挡住了陌殇眸底的深思。

    媚骨老人近乎挑衅的举动已然触及到了陌殇的底线,他是说什么都不可能让他得逞的。

    想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屠村,真要让媚骨老人做到了,那他这张脸也没什么地方可摆了。

    “老毒物身边除了那个影子之外,貌似没有别的什么手下,十里村再怎么着也有几十户人家,一个个动手去杀这不现实。”

    “阿宓都叫他老毒物了,他又怎么可能辜负了自己的这个名号,毕竟用毒才是他的看家本领。”

    “这倒也是。”

    杀人不过头点地,用刀用剑杀人顶多就是身上被多砍几刀多刺几剑,可若是用毒的话,却能达到一个正常人无法想象的凄惨程度。

    媚骨老人既是要膈应她跟陌殇,那么那些村民死得越凄惨就越能达到他的目的,这就是让宓妃感到头疼的地方。

    只因事先他们不知道媚骨老人会下什么样的毒,纵然他们想要早做准备也是不行,一旦那些村民中了毒,就算他们能替村民们解毒却也难以保证没有任何的死亡。

    可既然媚骨老人要杀人,他们要救人,那么一百个人你救了九十九个,还有一个死了,那也是媚骨老人成功了,他们脸上就被狠煽了一巴掌。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咱们只能抢在他们的前面换了他们要下给村民的毒。”

    闻言宓妃猛地睁大双眼,眨着水润的大眼睛软糯的道:“是啊,咱们可以先下手为强。”

    “那熙然你都安排好了?”

    “还没有。”

    “那…”

    “我们现在亲自去一趟十里村,路上为夫把一切知道的都告诉你,也好不影响你的判断,不然你也安不下心来做其他的事情。”

    “知我心者,非熙然莫属。”

    “为夫在这里等你,你去跟岳父大人说一声,等晚一点事情处理好了,为夫亲自送阿宓回相府。”

    对于陌殇在她面前顺溜无比的自称‘为夫’这件事情宓妃表示相当的无语加无奈,自打她出海,再到光武大陆与他重逢,他好似就这么称呼自己习惯了。

    不管宓妃怎么纠正他都坚决不改,好在他也就只是跟宓妃单独相处的时候才这样,不然搞不好她爹得拿着扫帚追着打他好几条街。

    “不许胡乱称呼,否则小心被爹爹给你穿小鞋。”

    “阿宓确定为夫是在胡乱的称呼?”

    “呃…”

    “快去吧,为夫等着你。”

    宓妃抽着嘴角无语的瞪了他一眼,倒是没再开口说什么直接转身去找温老爹。

    虽然满心欢喜可以领着宝贝闺女一同回家的温老爹突然被宓妃告知了这么一个情况,心中不爽的同时也知道不是闹脾气的时候,他轻揉了揉宓妃的柔顺黑亮的发,沉声交待叮嘱道:“常言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是去救人爹爹不会阻止你,但妃儿你要切记,在爹爹的心里任何人都比不得你重要,救人的同时保证你自己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爹爹安心回家等妃儿就好,妃儿保证怎么去的就怎么回来,绝对不会让那老毒物动妃儿一根头发丝儿的。”

    “那就好。”那是一整个村子的人命,温老爹亦是狠不下心肠不去救那些无辜的人。

    今日救得他们的性命就全当是替宓妃这个孩子祈福,盼着她就像她的郡主封号那样,一生都平安喜乐,和和美美。

    “爹爹就算不信妃儿的,您也要信熙然的不是,还有他在呢,要是他敢让爹爹的宝贝女儿受伤,爹爹就狠狠的收拾他,让他娶不到妃儿为妻就是对他最大的惩罚了。”

    “你这丫头到底知道不知道害臊的,这样的话也是你一个大姑娘能说的。”温老爹好笑的点了点宓妃的额头,心中只道:女在不中留啊,瞧瞧这丫头开口就是娶不娶,嫁不嫁的,一点都不体谅他这个做爹的心情。

    自己好不容易养大的闺女,还没留在身边多陪他几年呢就要谈婚论嫁了,往后出了相府的门,虽说还是他闺女,可到底跟没出阁前不同了。

    想想这落差温老爹的心里就更不得劲了,看向宓妃的眼神儿也不禁幽怨起来。

    “这里又没有外人,谁知道妃儿说了什么啊!”

    “你告诉那臭小子,他要保护不了你,那就别指望娶本相的宝贝闺女了。”

    “是是是,女儿保证把话带到。”

    “行了,十里村在城外你们赶过去都要花不少时间,就别在这里耽误了。”

    “爹爹,回府的路上你自己小心,要是察觉到什么异常的话,可别舍不得动用暗处的影卫。”

    “嗯,爹爹还有你娘要照顾,还要看着你出嫁,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相互叮嘱完父女俩儿又说了几句亲近话,宓妃这才足尖轻轻点地飞身离开,而温老爹也唤来铁卫统领刑编,离开寒王府坐上马车回相府。

    出了寒王府后,为了节省时间陌殇直接将宓妃抱在怀里运起轻功赶路,他的速度非常的快,快到即便有人瞧见也只当自己眼花,又或是有一颗流星自天空飞快的划落。

    途中陌殇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向宓妃详细的说起那个紫金面具男人的身份跟背景。

    那个紫金面具男人确是从光武大陆来到浩瀚大陆,并且主动联络媚骨老人,许诺了媚骨老人诸多的好处,让其为他效命,做一切他在浩瀚大陆不方便做的事情。

    阴鬼门东方氏一族并不属于光武大陆十大一流势力之列,他们的前身跟已经覆灭的幽莲教很是有些相同之处,只是彼此之间的根基与实力却是天与地的差别。

    据陌殇收集到的情报来分析,六百多年前东方氏一族在光武大陆那是凶名赫赫,就是当时名望很大的势力都要避其锋芒,轻易不敢与之为敌。

    只因阴鬼门中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都极其擅长用毒下蛊使用巫术,得罪了阴鬼门的人即便当时不会被报复,事后也都会死得莫名其妙。

    久而久之阴鬼门的名头就越来越大,名号也越来越响亮,闻之叫人色变。

    后来也不知因为一件什么事情,阴鬼门遭到几乎光武大陆上所有势力的围攻,最终由繁盛走向了灭毁。

    在那一场大战之后,阴鬼门看似覆灭了,实则却保住了东方氏一族的嫡系血脉,也为他们将来某一天重现光武大陆留下了契机。

    只要东方氏一族不灭,那么阴鬼门就永远都不会灭。

    然而,当参与了那次围攻的人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东方氏一族的人已经在光武大陆消声灭迹,再也没有关于他们一丁半点儿的线索。

    至此,阴鬼门由明转暗,东方氏一族经过两百余年的休养生息也渐渐发展成为一个隐世大族,其实力虽说比不上阴鬼门最为鼎盛强悍之时,却也能够碾压光武大陆上的诸多势力了。

    若非陌殇已经接手‘绝望深渊’紫晶宫,否则有关阴鬼门,有关东方氏一族他也什么都查不到。

    三大秘地虽说都座落在光武大陆那片土地上,却又与光武大陆是分隔开的,因此,除了一些光武大陆上最为古老的势力,不然他们是不知道三大秘地存在的。

    要知道当初阴门鬼被灭门之时,三大秘地都曾派出过高手去助阵,可见当时的阴鬼门有多么的繁盛,东方氏一族在毒术跟巫蛊之术方面的造诣又有多高,否则以三大秘地执掌者的高傲,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将区区一个阴鬼门放在眼里。

    虽然当时从三大秘地中派出去的人并非是什么三大秘地的高手,又或是核心层人员,但单凭能让三大秘地派人出去这一点,就足以证明那个时候的阴鬼门只差一步之遥就有了让三大秘地正视他们存在的资本了。

    “竟然还有这么一回事,可真是叫我意外。”

    “别说阿宓听后觉得惊讶,就连为夫初闻这一段往事之时也跟阿宓是一样的,若非是接手了紫晶宫,只怕想要弄清楚那人的身份根本就不现实。”

    当然,除非他们回光武大陆,否则长的不说,短则需要两三个月才能弄清楚事情大概的来龙去脉。

    “这么说来关于阴鬼门的资料记载云雾仙山也有?”

    “有是有,可阿宓并没有带云雾仙山的人在身边,就算能弄过来瞧瞧,少说也要花费大半个月左右的功夫,真要等到那时候怕是黄花菜都凉了。”

    陌殇揉了揉宓妃的脑袋,仍是将她半揽在自己的怀里不舍得松开,“不过咱们也不用那么麻烦,直接把人给抓住也就什么都可以问出来了。”

    “说了这么半天你都还没有告诉我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他在阴鬼门又是何身份呢,快说。”

    要不是知道宓妃的心里只有他,别的男人是半点都看不进眼里,听着宓妃这焦急的语气,陌殇不禁都要怀疑他家小女人是不是对那个男人感兴趣了。

    “阿宓觉得他该是什么身份?”

    “呃…别转移话题,是我在问你的话。”

    “那个戴紫金色面具的男人名叫东方云虎。”

    “东方云虎,难道他是东方氏一族的旁系血脉?”但凡真正的名家世族是非常重视嫡系血脉的,对于嫡系血脉的保护也非常的严密,如若没有特殊的理由嫡系血脉应该不太会出现在浩瀚大陆。

    遂,宓妃才会拧着眉头有此一问。

    “别皱眉头,都不好看了。”

    “那个…他不会是东方氏一族的嫡系血脉吧!”见陌殇脸上的表情略有古怪,宓妃不由得有些狐疑的开了口。

    “东方云虎的确是东方氏一族的嫡系血脉。”

    “那他……”

    “正如阿宓心中所想,他是个在家族并不受宠的嫡系血脉。”并非陌殇要贬低浩瀚大陆,而是浩瀚大陆跟光武大陆没什么可比性,对于光武大陆上的人来说,浩瀚大陆无疑就是一个贫民窟,是以真正受家族重视跟重点保护的嫡系血脉再怎么着也不会被打发来这么一个地方。

    即便阴鬼门对浩瀚大陆有所企图,东方氏一族能派来浩瀚大陆的人选有很多,为何就非得派东方云虎这个嫡系到此地坐阵,这样的做法难道不是等同于将东方云虎给流放了吗?

    “东方氏一族素来子孙兴旺,尤其到了东方云虎这一代,整个家族单就他自己的亲兄弟就足足有十二个之多,这还没有算上他的那些个堂兄弟们,比起那些子孙单薄的家族他们真可说是庞然大物了。”

    “人多心眼就多,斗争也多,除非他的天赋极其卓越出众,否则他根本就得不到家族的重视。”

    这就是选择多了的弊端,若像别的家族嫡系血脉就那么一个两个,又或是多一点三到五个,不管成不成器都看得很重,但偏偏东方氏一族最不缺的就是家族的嫡系血脉,那些天资不出众的自然而然就会被舍弃掉。

    纵然顶着嫡系血脉的名头,过的日子却连旁系血脉都不如。

    “非也,这个东方云虎的天赋其实是非常好的,在东方氏一族年轻一辈中,他的天赋虽说不是最出挑的那一个,却也不会掉出前七去,甚至跟许多的同辈人放在一起,他简直就是天才一般的存在。”

    “哦?既是如此,他被派来浩瀚大陆要么是阴鬼门谋求的东西必须要有一位能力出众的子孙来坐阵,要么问题就出在东方云虎的身上,他是受到排挤才会被以这样一种方式给‘流放’到这里的。”

    “我家阿宓就是聪明。”

    “别说那么多的废话,到底怎么回事你快给我说清楚。”

    “东方云虎的父亲东方腥是现任的阴鬼门门主,而东方云虎则是东方腥的嫡长子,他的母亲是他父亲的发妻,也是他父亲的青梅竹马,深得他父亲的宠爱。”

    宓妃靠在陌殇的怀里听他讲关于阴鬼门的一些事情,任由陌殇带着她如清风拂过般的赶路,耳畔还有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突然就会想要是前面这条路一直都走不到尽头那该多好。

    “在东方云虎的母亲怀上他,不能伺候东方腥的时候,东方腥也跟这世上许多男人一样纳了一个又一个的女人到他的后院里面,这是东方云虎命运转折的开始。”

    看着怀里一副‘我安静听故事’表情的宓妃,陌殇的眼神更温柔了几分,低沉而富有层次的暗磁嗓音邪魅惑人真令人受不了,“后院里各色美人多了,东方腥虽然对他的发妻还有几分爱意犹在,却也不似刚成婚时那么蜜里调油,恩恩爱爱了,有时候一连两三个月都不去东方云虎母亲的院子就成了常事儿。”

    “这样的情况真到东方云虎出生才开始好转,毕竟东方云虎是东方腥的嫡长子,这是其他女人肚子里孩子所不能相比的。”

    “后来呢?”

    “东方腥对东方云虎很是疼爱了几年,直到那件东方腥引为此生最大耻辱的‘红杏出墙’事件发生并被诸多的人亲眼目睹,从此,东方云虎的日子顿时从天堂掉落地狱,而东方云虎的母亲更是被东方腥在盛怒之下给一剑杀了,连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那个女人。”

    故事听到这里宓妃差不多明白东方云虎身份尊贵却被贬来这里的原因了,撇了撇粉嫩的小嘴儿,颇为无语的嘟囔道:“这可真够狗血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02一曲终了,东方云虎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