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03 一曲终了,东方云虎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的确是很狗血,但不管是黑猫还是白猫,只要能抓得住老鼠那就是好猫,而东方腥后院那些女人其实并不需要太聪明,她们只要牢牢抓住那一点就可以了。”

    不管是多大岁数的男人,哪怕就是他们不喜欢又或是被他们自己给舍弃了的女人,只要你敢给他戴上绿帽子,那么他都会受不了。

    说受不了还是轻的,失控发疯杀人都再正常不过,那口气无论如何都是咽不下去的。

    在东方腥迎娶东方云虎母亲的时候,他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亦是因两情相悦而结合在一起的,即便是东方腥最先违背了他对东方云虎母亲的誓言,纳了一个又一个的女人回家给他的发妻添堵,让他的发妻痛苦欲生又能如何,若是东方云虎的母亲接受不了有意见,那就是她善妒,那样的女人他如何还能宠着?

    饶是如此种种,东方腥都不会认为他自己有错,他只会认为是他的发妻不够大度,没有容人之量,一点都不知为他这个男人着想。

    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他会有很多的女人这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么?

    就算是因着那些女人东方腥冷落了东方云虎的母亲,那也是东方云虎的母亲应该受着的,她只需要温温顺顺的守在自己的院子里面等他偶尔想起她的时候去宠爱她就行了,至于别的她管不着。

    东方云虎没有出生的时候,他的母亲虽为正妻却在家族中没有多大的存在感,又因倍受东方腥的冷落,是以后来进门的那些女人也都纷纷不将她放在眼里,觉得她空有一个主母的名头,实则是人人可欺的。

    直到东方云虎出生,作为东方腥嫡长子的他自然是要被重点培养的,这个时候东方腥似是也想起了自己曾经深爱过的女人,对她很是宠爱了几年。

    然而,东方云虎的母亲一个人终究是没能斗得过他父亲东方腥后院十多个联起手来对付她算计她的女人们,因此,她落得个众目睽睽之下被捉奸在床的下场。

    “也是这么个理,只要死死抓住了那个梗,难道还怕东方云虎的母亲有能力逆转乾坤么。”宓妃冷笑着嘲讽出声,对那样的男人最是瞧不上眼也最为不耻。

    亏得他们自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不是照样被一群女人玩弄在鼓掌之间么?

    他将那些女人当作是他的附属品,又焉知他在他那群女人的眼里扮演着怎样一个角色。

    “在那样的情况下,即便东方云虎的母亲跟床上那个男人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被脱光了衣服就那么抱在一起,东方腥都会将其之视为他毕生的奇耻大辱。”

    “阿宓可别一杆子打翻一船人,为夫才不是东方腥那种没脑子的人,活该他被一群女人耍得团团转,还自以为自己多聪明。”

    “我有拿你跟他比较么?”

    陌殇摸了摸鼻子,讪讪的道:“没有。”

    “东方腥视东方云虎的母亲为他的毕生耻辱,若非他很确信东方云虎是他的亲生儿子,只怕东方云虎也老早就没命了。”

    “确是如此,在光武大陆的大家族里面都有能够确定血脉的东西,东方云虎能活下来没有如他母亲那般当场就被赐死,说来差不多有三个原因。”顿了顿,陌殇继续接着往下说,“一则东方云虎的确是东方腥的亲生儿子,虎毒不食子他可以折磨东方云虎却不能杀了东方云虎;二则东方云虎的天资很高,东方氏一族的有些老家伙出面保他,东方腥不能一点顾忌都没有;三则阴鬼门出世之际,身为嫡系血脉的东方云虎可以代替他们站出去当试路石,本着有总比没有来得强,东方云虎的存在还是挺有价值的。”

    “这样的价值,换作是我宁可不要。”宓妃撅着嘴,语气中嘲讽更深了几分。

    陌殇温热的手掌轻揉了揉宓妃的发,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意味不明,邪气横生的浅笑,柔声道:“你我都不是东方云虎,又焉知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明明从记事开始就清楚的知道他之所以能活下来,不过就是一颗被家族拿捏在手中可有可无的棋子,一旦他的存在可以替家族谋取到更大的利益之时,他就将被毫不犹豫的舍弃。

    然而,东方云虎即便背负着他母亲的冤死大仇,东方腥从小到大对他的漠视之恨,他乃嫡子却死死的被庶子碾压在脚下,这种种屈辱他就当真一点怨恨都没有?

    要说没有陌殇是不信的,便是宓妃也不会相信,每个人的心里都有非常阴暗的一面,不曾触碰到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旦将那扇邪恶阴暗之门打开,哪怕就是一个小小的不满都会被无限的放大,甚至疯狂的偏执到无法逆转的极端。

    “唔,虽说东方云虎心里是怎么想的我们不得而知,也无法站在他的立场来想问题,但是不可否认他对我们而言将是一个很不错的突破口。”

    阴鬼门既然已经沉寂,那又何必冒出来兴风作浪,乖乖固守着他们那一亩三分地不是很好,省得给他们弄出这么多的麻烦。

    倘若阴鬼门只是在光武大陆搅风搅雨,宓妃压根就懒得去搭理,偏偏他们千不该万不该将主意打到浩瀚大陆,这简直就是对她跟对陌殇的挑衅。

    要是他们放任不管,只怕用不了多长时间,整个浩瀚大陆就会沦为阴鬼门的统治之地,届时宓妃守护着的家人还能落到什么好下场。

    既是如此,尚还不曾跟阴鬼门面对面的碰上,宓妃跟阴鬼门的梁子就已经结下了。

    “阿宓说得不错,咱们手上所掌控的消息跟情报,无非就是对阴鬼门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罢了,有关阴鬼门真正的一些近况咱们却无从知晓,是以抓住东方云虎对咱们而言倒是非常的重要。”

    虽说东方云虎的嘴巴不一定敲得开,但像有着他那样经历的人,本身就有着一个致命的弱点,只要他们利用得好就不怕他不开口。

    “那就让我们好好会一会东方云虎,试一试阴鬼门的水到底有多深。”宓妃水眸危险的眯起,嘴角的笑意怎么看怎么令人后背生寒。

    “阿宓不是正愁无人练手么,东方云虎倒是不错。”

    “熙然是指他的毒术么?”

    梨花小筑外陌殇用的那些‘好东西’可全都是出自宓妃之手,就连媚骨老人所中之毒也是宓妃的手笔,换句话说那种毒在浩瀚大陆根本无人可解,倒是光武大陆有着那么一部分人有解毒的能力。

    东方云虎只用了那么短的时间便解了媚骨老人身上的毒,可见东方云虎是个用毒高手。

    当用毒用到一定境界之时,千万别以为唯有医术高明才能研制出解毒之法,实则并非如此,宓妃研制出来的各种毒药可不是医术好就能解的,相反对毒术精通之人还相对容易解毒一些。

    碰上宓妃花了心思用的毒,会医者的解毒之法不但解不了毒还会加速毒药的发作,高明的医术反而成了催命符,倒是通晓毒术之人颇能发现其中的奥妙所在。

    “能在那么短时间内解了阿宓下的毒,这就证明他还有几分值得宓妃看上眼的地方。”不是陌殇要夸赞宓妃,而是即便他不曾跟东方云虎交过手,却也知不管是他还是宓妃在武力值方面都可以碾压对方,但在用毒这一方面,陌殇还挺好奇宓妃跟东方云虎到底谁更胜一筹的。

    “那他便是我的猎物了,熙然就收拾那个媚骨老人,千万不要跟我抢。”

    “媚骨老人也是阿宓的猎物,为夫只负责盯死他不让他跑了。”

    “师傅这次可是恨毒了媚骨老人的,熙然真不想借此机会在师傅面前好好表现表现?”

    “为夫想到了更好的办法在师傅他老人家的面前表现,所以宓妃不用担心,只管等着为夫上门提亲就好。”

    闻言,宓妃直接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撇嘴道:“那我就等着了。”

    “不许让自己受伤,否则阿宓你是知道后果的。”

    一路两人就这么交谈着,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陌殇就抱着宓妃在十里村外停了下来,不甚放心的对宓妃再三交待道。

    哪怕明知他家小女人不是温室里的花骨朵儿,很经得起风吹雨打,但若她伤了一丝一毫,陌殇心里都不会好受。

    “放心好了,保管谁也伤不到我。”

    “但愿如此。”

    “你少打击我,村子里面那些村民熙然是怎么安排的,可以确定来得及救他们吗?”宓妃皱着好看的眉头,还是有点不放心。

    “为夫办事阿宓就把心放回肚子里,为夫不会让老毒物得逞的,那样会显得为夫非常的无能。”要是在他的地盘上被媚骨老人得了手,陌殇的面子要往哪里摆,那种情况坚决不允许出现。

    “路线是怎么决定的,咱们引他走哪一条路?”

    “其他的路都封死了,他根本没得选,就只能走咱们替他规划好的那一条路。”

    宓妃眨了眨眼,怔愣了片刻很快就回味过来陌殇指的是哪一条路,旋即也是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道:“那成,我先到那边等着,这边就交给你了。”

    冬日里宁静得有些诡异的小村庄莫名给人一种风雨欲来的味道,这种压抑阴霾的气氛之下,媚骨老人只怕很快就会有所行动了。

    “安心过去那边等着,为夫会尽最大努力保证那些村民安全的。”

    “嗯。”

    目光温柔的凝视陌殇片刻,宓妃冲他点了点头,身影一闪就消失在原地。

    “世子爷。”

    “原定计划保持不变,行动之时都给本世子机灵一点,灵活一点,不要墨守成规切记随机应变,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证那些村民的安全,明白吗?”

    “属下等明白。”

    “分散行动,媚骨老人一现身你们就立即动手。”

    “是,世子爷。”

    陌殇缓缓举起右手比划了一个手势,几道身影自他面前闪掠而过,紧接着他自己也原地消失不见,好似在这个地方根本什么人也没有出现过一样。

    ……

    十里村内,林家小院之中,媚骨老人越琢磨就越发觉得不对劲,心情浮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眉宇间尽是焦躁之色。

    他的这番模样落在东方云虎的眼里,让得东方云虎都不禁额角隐隐作痛,疲惫的伸手揉了揉眉心,冷声道:“此地不宜久留,去留你自己拿主意。”

    话落,东方云虎起身就要离开,仿佛是对危险靠近天生的本能警觉反应,他觉得他要不尽快离开的话,搞不好就再也走不了了。

    他承诺媚骨老人的已经做到了,剩下的事情他不能再插手,事情没有办妥之前,他万万不能现身,更加不能暴露他的身份。

    在他没有做完那一件事情之前,他还不能去死,他必须要好好的活着。

    为此,不管要他以什么牺牲为代价,东方云虎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你要离开?”

    “不然呢,本尊的去留不是你能左右的。”

    “你要去哪里本宗主并不想过问,只是你这次离开了本宗主要如何再联络你?”

    东方云虎给媚骨老人的联络信号他已经用过了,也就等于他用掉了唯一一次可以主动联络东方云虎的机会,那往后该如何联络东方云虎,媚骨老人可不就得早做准备。

    光武大陆那个地方媚骨老人实在太想去了,否则当初东方云虎出现之时,他也不会那么痛快的就选择了跟东方云虎合作。

    近两年时间,媚骨老人发现不但他的武功修为到了瓶颈无法再进一步,就连他在毒术方面的研究也到了瓶颈,若是没有什么机缘那他就将永远停在这一步,这是媚骨老人不想看到的,遂,他无限的渴望去到那个对他而言全新的天地之中。

    “你不需要主动联络本尊,有需要的话本尊自会联络于你。”虽说东方云虎还不曾跟陌殇和宓妃打过照面,但他对那两个人都防备得很,断然是不能允许媚骨老人有第二次主动联络他的机会了。

    小心方能驶得万年船,东方云虎可不想因为媚骨老人这个蠢货而暴露了他自己。

    可他现在又哪里知道,就是那么一次联络的机会,就让陌殇抓住了他的小尾巴,从而锁定住了他,让他插翅也难飞了。

    “这…”

    “别说你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联络本尊,本尊已经兑现了自己的承诺,除非你希望本尊在你身上动点什么手脚,否则你就收起你的小心思。”

    “你我可是合作伙伴,本宗主的担忧也未必就是没有道理的,防着一手总没有错。”

    “呵呵…”东方云虎冷笑三声,突然语气森冷的道:“若非你要托大,你会落到现在这样的下场,让得毒宗都险些被药王谷给吞了,嗯?”

    明明有那么好的机会杀了药王,触发药王谷大乱,偏偏媚骨老人这个蠢货要跟药王决什么斗,他若不这样的话,毒宗之危又怎会有。

    “你当真不给本宗主一个联络你的方式?”

    “本尊素来说一不二,别怪本尊没有提醒你,在本尊面前你最好是收敛着点,否则本尊难保你不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感受到从东方云虎身上释放出来强大的杀意,媚骨老人瞬间就怂了,干枯的脸皱纹都深了好多,那脸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他怎会忘记东方云虎那只手掐在他脖子上的感觉,媚骨老人还不想死,既然在他这样的要求之下,东方云虎都不肯松口,那他也只能死了那条心。

    罢了,大不了真遇上解决不了的麻烦,他不恋战逃跑就是了。

    只要他还活着,就有一次两次甚至是三次重新来过的机会,总有一天他会一雪前耻。

    “黄衫。”

    “主子,属下在。”

    “之前吩咐你的都准备好了吗?”

    “回主子的话,属下都准备妥当了,只待主子下令属下便可依计行事。”

    “本宗主有非常不好的预感,你赶紧动手先杀了这一家五口,另外将毒放出去,本宗主不希望这个村子有一个活口存在你明白吗?”

    “属下明白。”

    “抓紧时间动手,下毒之后你也立即离开,本宗主现在就走。”东方云虎离开之后,媚骨老人心里那把怒火是怎么压都压不住,原想将黄衫叫进来骂一顿泄泄火,结果黄衫处处都办得妥妥的,他是想骂都骂不出口。

    是了,之前他身边有那么多的人跟随,可那些人全都死了,眼下就这么一个得力且还用着放心之人,媚骨老人又哪里舍得寒了黄衫的心。

    于是乎那口气就是咽不下去,他也逼着自己咽了下去。

    有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且先隐忍着,总会让他找着机会讨回一切的。

    “是,主子保重,属下保证完成任务。”

    “你是本宗主最信任之人,你可莫要让本宗主失望。”

    “属下只忠于主子,断然不敢违背主子的命令。”

    “去吧!”

    不管黄衫会不会按照他的命令行事,媚骨老人都有着第二手准备,他根本就是有恃无恐。

    屠杀了这个村子所有的人,就是他送给陌殇跟宓妃的礼物,就算伤不到他们,他也要膈应膈应他们,恶心恶心他们心里才痛快。

    ------题外话------

    不好意思了妞儿们,荨的存稿用光了,今天更新晚了,抱歉。

    明天更新时间仍旧是在下午,谢稿大家一路的支持与陪伴,祝大家新年快乐,在新的一年里财源广进,事事顺心如意,身体健康笑口常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03一曲终了,东方云虎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