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04 正面交手,无处可逃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对于媚骨老人的这种心理,此时正忙的陌殇跟宓妃倒是没功夫顾忌那么多,就随他怎么去折腾了,反正最终的结果不会让他太如意就成。

    自打陌殇接到十里村外的传信,他在带着宓妃赶过来的同时也下达了一系列的指示跟命令,从光武大陆带过来的人手几乎全都调集过来将十里村围了起来,防的就是媚骨老人动手屠杀这里的村民。

    有这些人在就等于是彻底斩断了媚骨老人的后路,绝了他的逃生之路,哪怕就是遇上东方云虎那样的高手也不会畏惧。

    至于陌殇的猎云骑这个时候压根派不上什么用场,只能给他们安排别的任务,让他们潜伏在十里村的外围地域,里面却是一步都不许踏入。

    不管是东方云虎还是媚骨老人,他们除了武力值比较高强之外,毒术更是使得出神入化,令人防不胜防,想要不牵连无辜将他们给生擒住,没有几手准备是办不到的。

    另一边星殒城寒王府中,寒王所中之毒已经被药王出手给清除了,从此以后寒王彻底恢复健康,再也不会有人拿寒王的身体来说事,这无疑也是给那些个心怀鬼胎的人迎头一击,既在他们的意料之中又超出了他们的意料之外,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以前就拥护寒王的人,现在只会越发的拥护寒王,以前保持中立的人,现在没了后顾之忧他们之中不少人都会靠向寒王,拥护寒王,而那些以前就对寒王各种防备忌惮算计,又各种手段陷害暗杀的人,现在他们只会对寒王更加的忌惮算计,巴不得谁能取了寒王的命,也能让他们高高提起的心安安稳稳的落了地。

    虽说药王替寒王解了毒,此时的寒王在众人的眼中还相当的虚弱,但只要寒王清醒了过来他就是一个对他们而言非常大的威胁,会影响到他们很多的计划跟行动。

    就算寒王需要卧床休养,身体也虚弱到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可他即便就是躺在床上下达指令,就他手下那群人动起来都会叫人相当的头疼。

    以前如何自不必再说,可历经了这次‘假死’险些被下葬一事,寒王又岂会一点变化都没有?

    他不争之时尚且都有那么多的人盼着他死,就怕他的存在对自己威胁越来越大,如今他不再退让隐忍要争的时候,试问又有几人能够争得过他。

    “王爷,咱们需要派人前去十里村支援吗?”若非因着媚骨老人,他家王爷体内的毒根本不会提前爆发,等不及郡主回来相救,幽夜可谓是恨毒了媚骨老人。

    盘龙湖媚骨老人与药王一战,他不知有多么期盼药王能杀了媚骨老人,也算是替他家王爷报了当日的一箭之仇。

    “世子他安排了多少人在十里村附近?”

    “这个…”一提到这个幽夜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据他收到的情报显示,十里村外楚宣王世子根本就没有调集多少人手好么?

    话说媚骨老人在盘龙湖可是重伤了药王,甚至还险些就要了药王的性命,按理说正想方设法讨好药王要向郡主提亲的世子爷不是应该倾尽全力生擒媚骨老人,将其带到药王跟前长脸,替药王出气的么,怎的世子他会做出这么不合常理的安排。

    对此,幽夜根本就想不明白。

    “说话吞吞吐吐做什么,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本王还能吃了你不成。”

    “属下只是心中有所疑惑罢了。”

    “说。”

    幽夜倒也没有藏着掖着,当着寒王的面将他心中的疑惑都说了出来,最后还不忘问道:“王爷,您说世子爷他是不是错过了这么一大好机会。”

    “以阿殇的性子怎么可能错过,你想太多了。”寒王淡漠的话音落下,修长好看的剑眉微拧,倒是很快就明白过来什么。

    从他第一次跟媚骨老人交手之后,寒王的心里就在怀疑什么,只是当时他并未太放在心上,直到媚骨老人在盘龙湖不计代价要除掉药王,他心中的疑虑大增,正欲着手调查之时,宣帝拿给寒王看的那些东西,也算是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想。

    如若媚骨老人的身后没有人,那么他的野心绝对膨胀不到这么的迅速,毕竟还有药王谷在压着,除非媚骨老人已经具备毁灭掉药王谷的强悍实力。

    然而,事实证明毒宗想要做什么,药王谷是挡在他们面前最大的绊脚石,不除掉药王谷他们根本就没有实现多年布局谋划所期盼的那一天。

    是以在媚骨老人的身后绝对有人,并且那人的身份还很是有些神秘,否则就不会惹得陌殇跟宓妃同时出手,想来与那另一片大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猜测到这些寒王也就不奇怪陌殇跟宓妃的举动了,即便他知道的不多,却也明白就算浩瀚大陆与光武大陆同处一个位面,但两片大陆却是完全不一样,也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比性的。

    最好就是两片大陆互不干扰各过各的,谁也不要出来打破这个平衡。

    “本王还住在梨花小筑之时,阿殇的人手大部分都随那位赫连公子回了璃城,只余他的亲卫猎云骑还在星殒城,那些人在什么地方?”

    “回王爷的话,猎云骑那些人都零星的散落在十里村的最外围地域。”

    “那好,你去调集一部分人,让他们去与猎云骑的人接头,他们做什么,我们的人就做什么,没有得到阿殇的明确指示,不许靠近十里村。”

    “是,王爷。”纵使幽夜心中还有很多不明白之处,但既然主子不说他也不会多问,他只要听命跟服从就好。

    “至于十里村的周边自有阿殇会处理,你们去了反而是给他添麻烦。”媚骨老人身后那人既是出自光武大陆,那么寒王又怎么可能让自己手下的人去白白牺牲。

    这就正如陌殇做出的安排一样,猎云骑全部退到了最外围,顶多就是事后负责清场,至于交战什么的还是交由光武大陆的人来办最好。

    那片大陆的人对那片大陆的人,谁也不占谁的便宜,真要派这片大陆的人凑上去,怕是再多都不够死的。

    “如果阿殇需要人手他不会跟本王客气的,既然没有接到他的求援信号,那就依照本王的吩咐行事即可。”

    “是,王爷,属下立马就去安排。”

    “让苍茫来见本王。”

    “是。”

    寒王是身体痊愈后回的寒王府,解毒后他整个人是好得不能再好了,偏偏形势所迫他不得不躺在床上装虚弱,在外面那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之下,他就算有所动作也不能做得太明显。

    毕竟大家都不是傻的,有时候戏演得过了头反而会得不偿失,寒王不是那会做亏本买卖的人,自然知道该如何取舍才是上上之策。

    他虽不能离开寒王府,甚至连落寒轩都尽量不要离开,但这一点都不妨碍他获得外面的最新情报,以及下达对他最为有利的种种指令。

    “属下参见王爷,王爷金安。”

    “起来吧。”

    “谢王爷。”

    “这次他们原以为本王是必死无疑的,又岂料最后会演变成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本王痊愈,想来对他们而言冲击不是一般的大。”寒王危险的眯起双眸,墨瞳中燃烧着森冷的杀意,那个位置他既已决定去争,那么很多事情他就不能再一味的退让了,就让他们以前欠他的,现在通通都还给他。

    “本王相信这个时候他们心中的疑虑必然很多,也会急于想要求证些什么,你传本王的命令吩咐下去,让手下人好生准备,务必要给他们一个完美的答复。”

    苍茫看着那嘴角带笑的自家主子,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下,后背蹿起一股凉意,但眼见自家主子再也不隐忍退让之后,他的心里又有着说不出的高兴跟激动。

    要是王爷早些时候下定这样的决心,又何至于被逼到现在这样的地步才奋起反抗。

    “请王爷放心,属下们早就等着这一天的到来了。”

    “太子跟明王他们不用盯得太紧,将太师府跟陈王府给本王盯牢了,尤其是那位庞太师。”寒王永远都不会忘记他的母后是怎么被逼死的,其中刘太后跟已废的庞皇后虽说出了最大的力,可真正躲在背后操控主导了一切的人却是庞太师。

    他为了庞氏一族的野心,也为了扶他的女儿上位,让他的外孙由庶转嫡,真可谓是做了不少的事情,这怎不让寒王在心中好好的替他记上一笔。

    若说寒王怨恨庞皇后,焉知寒王真正恨的,想要杀了的人却是庞太师。

    只可惜从小寒王的身上就背负了太多太多,很多时候他都不能由着自己的脾性行事,因此,庞太师才能在韩皇后死后又继续嚣张逍遥了这么多年不是。

    “是,王爷。”

    “冷宫里那个女人现在如何了?”庞皇后的野心是毋庸置疑的,不然她也不会跟幽莲教教主牵扯不清,更是不要脸不知耻的做下那么些令人恶心反感的事情。

    他的母后就算不是直接死于庞皇后之手,庞皇后亦是间接的杀人凶手,如今她既已然被废黜,那么寒王从不当自己是什么君子,他自是要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的。

    “回王爷的话,那个女人的武功修为被郡主给废了,如今呆在冷宫倒是掀不起什么风浪。”只是皇上虽说将庞皇后打入了冷宫,却又并未对庞皇后如何惩戒,苍茫也不知皇上是否还念着他与庞皇后的夫妻之间,因而有些话他也只能自己在心里想一想,真没那个勇气问出口。

    要是他说错话惹得王爷心中不痛快那就不好了,更何况苍茫一点都不希望有关庞皇后的事情来分散寒王的心神。

    “她若修为没有被废怕是不会甘心一直困死在冷宫,宓妃帮了本王一个大忙。”甭管宣帝留着庞皇后不杀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跟考虑,但有一点寒王是肯定的,他断然不会让那个女人好过。

    哪怕她已被废黜了皇后之位,哪怕她的后半辈子都只能呆在冷宫里渡过,又哪怕她的修为尽毁,可只要她活着一天寒王就不会让她好过。

    逼死他母后的人,既然已经倒下了第一个,那么剩下那些他又焉能不一个接着一个的送她们下去。

    如若寒王不能亲手杀了刘太后,那么他就毁了刘太后所在意的一切,他要让刘太后生不如死。

    而已经被囚禁在冷宫中的庞皇后,寒王当然也不会弄死她,死了她就解脱了,只有让她活着才能让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饱受痛苦的折磨,直至她寿终正寝的那一天。

    “调动几个本王在宫中的暗棋,让她们替本王好生关照关照那个女人,只要每日留下她一口气不死就成,至于怎么关照她就由她们自己看着办。”

    “王爷,如此的话皇上那边……”

    “不用瞒着他,宫里是他的地盘,他还不糊涂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寒王没有说出口的是,他的本意就是要当着宣帝的面折磨庞皇后,要是没了宣帝这个看客,他会寂寞很多也会失望很多。

    “是,属下明白了。”

    “不用拘着什么,只要能让那个女人活下来,就算拿着上好的药养着那个女人都行。”

    “是。”

    ……

    太师府・书房

    “父亲。”

    “进来说话。”

    书案后一身常服的庞太师正提笔飞快的写着什么,他的脸色并不好看,浑身都散发着一股病中的颓废气息,房间里的药味甚至都盖过了那凝神用的檀香之气。

    近来的几次交锋庞太师可谓是一败涂地,他心中的怒气那是压都压不住,甚至都将他自己给气得吐了血,想好都好不了。

    他中毒之事除了他自己以为,也就唯有陈府医知晓,别说庞太师的孙子们不知晓,就连庞太师的两个儿子都尚不知情,可见庞太师的防备有多深。

    “发生何事了,怎的就急成这般模样。”直到落下最后一个字,庞太师才放下笔抬起了头,却见大冬天的骁勇侯庞正额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这不免就令他心生诧异了。

    也是亏得陈府医再三提醒过庞太师,让他保持心绪的平和莫要生气动怒,否则就会压制不住他体内的蚀血魔蛊,因而即便再如何的恼怒,庞太师都死守着他的底线,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虽说庞皇后是被庞太师主动给舍弃的,明明庞太师有能力相助庞皇后一把,可他却选择了放弃庞皇后以稳固自己的势力,但不能否认失去庞皇后对庞太师而言,几乎就等同于丧失了三分之一的战斗力,庞氏一族的损失不可谓不小。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本该被庞皇后给除掉的寒王却还好好的,不说寒王没死,竟然还让寒王好命的被药王给解了毒,只要想到这一点庞太师就又有想吐血的冲动了。

    一个寒王可以改变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他的痊愈足够改变整个朝堂的格局,这让庞太师如何能不忌惮。

    以前寒王兴许还会有所顾忌,凡事都不会做得太绝,可现如今寒王已无后顾之忧,那么在他真正踏上那个位置之前可以做的事情就太多了。

    庞太师可以毫不犹豫的说,寒王除掉庞皇后,他的下一个目标就将是整个庞氏一族。只要庞氏一族被连根拔起,朝中其余的势力也就不足为惧,彻底清除不过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此时的局面混乱不堪,却也并非对庞氏一族完全无利可图,细思下来还有很多事情是庞太师可以做的,庞太师也绝对不会承认他会斗不过寒王那样的一个小子。

    “父亲息怒,是儿子失态了。”

    “说吧,怎么回事。”

    “是,父亲。”庞正扯着袖子抹了把脑门上的汗水,他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又深吸一口气之后才开口说道:“父亲,媚骨老人从盘龙湖逃走之后一直都藏身在一个小山村里面,只可惜我们的人晚了一步,那里如今已被楚宣王世子跟安平和乐郡主给盯上了。”

    庞正畏惧媚骨老人那手下起毒来出神入化的功夫,却也惧怕陌殇跟宓妃强悍的实力,若有可能的话他是一点都不想跟这三个人有交集的可能。

    后面两个就不说了,他们生来就是敌对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是宿命。

    而媚骨老人与他们庞氏一族可以算得上是盟友,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故而,庞正对媚骨老人倒也不是怕得那么厉害。

    “能将堂堂毒宗之主逼得逃至一个小山村藏身,可见盘龙湖一战媚骨老人是真的伤得极重。”

    “父亲说得是。”

    “十里村已经被围了起来?”

    “那倒没有。”庞正摇了摇头,他也不敢对庞太师隐瞒什么,只得很直白的将他知道的都转述一遍给庞太师听,“也不知楚宣王世子跟安平和乐郡主在搞什么鬼,他们的人发现媚骨老人的踪迹后根本没有直接围困十里村,而是退守在非常外围的地域。”

    说到想不明白的地方,庞正的眉头都皱成了两座小山,反倒是庞太师似是听懂了,阴沉而苍白的脸上露出几分骇人的深意,“你忘了媚骨老人的看家本领是什么了吗?”

    “父亲的意思是……”想到那个可能,庞正不禁又惊出一身的冷汗,他怎么就忘了媚骨老人是个用毒的高手。

    咳咳…要说陌殇的人应该不会惧怕媚骨老人下的毒,毕竟动手之时陌殇肯定会准备好一切,将危险降至最低,谁让陌殇是个极其护短之人。

    可十里村的那些普通村民就没有那么好的气运了,媚骨老人真要一把毒粉洒下去,那他们就将分分钟毙命,就连挣扎求救的余地都没有,思之怎不令庞正惊恐。

    “不过一些村民罢了,死也就死了,要是他们因此而错过了擒住媚骨老人的绝好时机,本太师才应该好好的庆祝一番。”

    “父亲所言极是,那些村民的生死与他们何干,也就他们多事。”

    “可他们要是不多事的话,又怎会给咱们留有机会,那个老毒物什么时候都可以死,却偏偏不能是现在。”庞太师眸色渐深,可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满,只得对庞正吩吩道:“让咱们的人全都撤得远远的静待时机,如若媚骨老人能从十里村逃出来,那么就出手助他一臂之力,可若他逃不出来那就命他们谁都不许妄动。”

    “是,父亲。”

    “那两人都不是傻的,你让手下人都放机灵点儿,别让人抓住把柄。”

    “儿子明白。”

    “行了,时间紧迫你且抓紧去办。”

    “是。”

    待庞正转身飞快的离开后,庞太师将书案上写好的三封信分别折起来装好,厉声道:“分别将信送到指定的地方之后就立即回来复命,途中一旦察觉异常本太师不管你们在做什么,务必第一时间将信给毁了。”

    “是,太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04正面交手,无处可逃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