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06 正面交锋,无处可逃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虽说媚骨老人是早就听说过宓妃有多狂有多傲,不知多少人惧她怕她,看到她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但媚骨老人却一直都不曾将宓妃放在眼里的。

    一来他是堂堂毒宗宗主,比起宓妃高的可不单单只是他的辈分;二来宓妃是他老对手的徒弟,他又怎么可能看得上眼,即便宓妃真的很优秀,在他的眼里宓妃也是不好的;三来宓妃的年纪摆在那里,不过一个区区黄毛丫头片子罢了,何至于让他将其放在与自己同等的位置对待。

    那不但是在抬高宓妃也是在他自己的脸,媚骨老人会做那样的事情,显然他不会。

    这也就使得媚骨老人刚与宓妃正面碰上,短短一两句话就把他气得不轻,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倘若是药丹那个老家伙站在他的面前,用这样轻蔑的态度和不屑的语气跟他说话,媚骨老人还不会被气个倒仰,毕竟药王有让他正视的资格。

    而宓妃这个黄毛丫头她凭什么用这样的态度,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难道只是因为笼罩在她身上的光环太多,以至于让她看不清自己的斤两?

    “狂妄的小丫头这般不识好歹,莫不真以为本宗主不敢代你师傅教训你吗?”媚骨老人被宓妃气得不轻,熊熊怒火在胸中也烧得正旺,但他的理智还是非常清明的,没有冒然出手的意思。

    像他这样的人自小就拥有一种极其敏锐的感知,这种感知终伴随着他让他成长到今时今日这样的身份跟地位,在很多次危机之时救了他的性命。

    因此,就算以前媚骨老人真没将宓妃看在眼里,但从宓妃发现他的踪迹,继而再追到他,媚骨老人对宓妃的认识就更深了一步。

    这个丫头能得药丹那样的看重跟喜爱绝对不会只因她生得好看,而是这个丫头的气息竟然连他都看不透,怎不令他心生惊诧。

    “即便就是你的师傅跟本宗主对上也不敢这样跟本宗主说话,你是觉得你可以出师了,并且都凌驾到你师傅之上去了。”

    “你少挑拨离间的,说这些根本就帮不了你什么,更何况本郡主与师傅之间的关系可不是你能挑拨得了的,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的蠢么。”宓妃冷笑一声,寒着一张绝美的小脸厉声说道。

    老毒物能走到今天,稳坐毒宗宗主之位,无人胆敢挑衅他的权威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的,单是他的这份敏锐到近乎凌厉的警觉就不是谁都有的。

    为了不出意外的抓住媚骨老人,宓妃也很是花了一些心思的,老毒物太狡猾,一旦让他察觉到什么,搞不好他真会狗急跳墙,自己死不算数还要拉着周围所有人全都给他陪葬去。

    是以宓妃将自己的气息跟修为都收敛了三分之二,防的就是媚骨老人鱼死网破,除非宓妃率先有近媚骨老人身的机会,否则任凭宓妃的武力值高于媚骨老人,也绝对无法阻止这老毒物自己弄死自己。

    他死了不要紧,要紧的是宓妃的大师兄他们就要有麻烦了,如此宓妃也只能将所有的有可能都掐灭在萌牙状态,打造对于她最有利的局面。

    可饶是如此媚骨老人对她的防备试探也不少,这让宓妃还颇为烦恼。

    “呵――”媚骨老人阴沉着脸邪戾的冷冷一笑,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非常的尖锐刺耳,好似被什么撕裂了一道硕大的口子,“小丫头你想擒住本宗主给你师傅报仇。”

    “是又如何?”宓妃黛眉轻挑,眸光饶是在这个时候都清澈无尘,实难让人从她的脸上,她的眼睛里看出什么能方便判断的讯息。

    而透过她那双干净到无尘的水润明眸,仿佛能在她的眼睛里瞧见灵魂深处那个最肮脏,最可怕,也最为狰狞可怖的一面。

    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只怕与她对视一次之后,心有邪念恶意之人,怕是再也不愿与她对视。

    每每遇上她看过来的目光,都将下意识的躲避吧!

    “连你师傅都不是本宗主的对手,就凭你也想将本宗主给留下,你岂不是痴人说梦。”虽然宓妃表现出一副很无害的样子,但媚骨老人看着宓妃就有很不好的预感,故而他没有冒然出手阻止宓妃紧追他不放,偏又不动手。

    他的心里非常的矛盾,巴不得掐死宓妃的同时,又担心一招不慎就在阴沟里翻了船,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老毒物只要担心你自己就好,至于本郡主如何倒是不用你来操心。”

    “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今日本宗主就代你师傅好生教训教训你,也好让你……”

    “虽说老毒物你是毒宗之主,不过你可是没有一点资格代本郡主师傅教导本郡主的,你,没有那个资格。”冷着小脸毫不客气的打断媚骨老人的话,宓妃毫无压力的继续朝媚骨老人心口上捅刀子。

    “臭丫头你在找死。”

    “谁找死还说不定呢,既然本郡主有这个胆量独自来追杀你,你该不会真以为本郡主手里一点倚仗跟底牌都没有?”有时候说真话别人会当成假话来听,有时候说假话一眼便被识破,如此一来宓妃就真真假假的说话,就让媚骨老人自己去猜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这么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糊弄着他,才没有那么容易被识破。

    你要试探本郡主就让你试探,至于对试出多少就看你的本事。

    “论单打独斗,你药王谷能胜本宗主的加起来也不过只有三个,撇开你师傅药丹不说,另外两个的年纪怕是比你爷爷还要大上许多。”顿了顿,媚骨老人的目光锁定在宓妃的脸上,不错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冷声又道:“就算你的天赋奇佳,是百年千年都难得一遇的学武奇才,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你就是打出娘胎开始就修炼功夫又能高到哪里去呢,如此你还妄想能打败本宗主。”

    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媚骨老人始终试探不到宓妃的底线在何处,那他就宁可拖着时间,也不冒冒然就跟宓妃动手。

    虽说他这样拖着的风险很大,一个算计失误让宓妃拖来了陌殇就糟了。

    别说现在他对付一个宓妃心中都不太有底,真要再来一个陌殇,不知媚骨老人会不会有想哭的冲动。

    “本郡主不是说了么,打不打得过光在嘴上说说是没有用的,这得打过之后才知胜负输赢。”

    眼瞅着宓妃这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媚骨老人不禁脑子里想的更多了,这黄毛丫头莫不还有什么后手没使出来,她究竟为何迟迟不动手。

    还是说她的背后有人,根本就是在刺激挑衅他,让他先出手?

    “老毒物你在害怕么?”

    “本宗主岂会惧你一个黄毛丫头。”

    “那你可是觉得本郡主在有意拖延时间,又或是本郡主身后有人,这不主动手攻击你呢,其实就是想试探试探你有多少底牌?”

    媚骨老人,“……”

    “要说老毒物你是个聪明人啊,怎么就想不明白本郡主身边现在根本调不出什么人手,毕竟要对付你可不是有几个身手不错的侍卫就行,你说对吧!”

    瞥了眼依旧保持沉默却戒备更深了的媚骨老人,宓妃反倒是一点都不着急了,陌殇要安抚十里村的村民,想来也不会太快赶过来,她的时间还很充裕。

    “本郡主的大师兄二师兄还有小师兄他们都在冥谷外驻扎着,为了一举歼灭毒宗,谷里还有两位长老去了冥谷与大师兄他们会合,而我师傅重伤之后则由三师兄一路护着回了药王谷,本郡主的身边还能有什么人是拿得出手的。”

    宓妃说的这些媚骨老人从东方云虎的嘴里都得知了,倒也相信宓妃没必要说这些来糊弄他,且不说他相信不相信,这摆在明面上的东西任谁一瞧就会明白。

    “本郡主倒是有几个哥哥也挺不错的,但老毒物你觉得本郡主会让自己的亲嫡兄置身危险中吗?要知道你可是名副其实的毒物,万一有个什么损伤本郡主还不得心疼死。”

    “你到底想说什么?”这个危险之地呆得越久就越危险,媚骨老人可没功夫陪宓妃在此处闲聊天。

    “本郡主其实也是有帮手的,只不过他被你弄出来的事情给拖住了脚步,短时间之内怕是赶不过来。”

    媚骨老人眉头一拧,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现声音,心里已是猜到了什么。

    “老毒物就是甭管走到哪里都不负你这老毒物的称号,对十里村那些无辜的村民你竟也下得去手,他们可是一点都没有妨碍到你,仅仅就是为了给本郡主还有楚宣王世子添添堵么。”说到这里宓妃就有些难以压制心中的怒火,留着这个祸害不除,简直有违天和。

    “哈哈哈…”

    大笑过后媚骨老人阴戾幽深诡异的目光在宓妃绝美的脸上转了一圈,他厉声道:“盘龙湖一战之后,本宗主被你们逼得犹如丧家之犬一样的四处逃蹿,你们害得本宗主那么狼狈,不过只是屠杀一个村的村民给你们提个醒,算作是利息本宗主有何不对。”

    怪不得黄衫一直都没有跟上来,原来他竟是遇上了楚宣王世子吗?

    那个男人比起寒王还要深不可测,黄衫真要遇上他怕是根本一点活路都没有。

    只是在遇上陌殇之前,黄衫可有按照他的吩咐去做了,那些卑贱的村民可都死了。

    “怕是要让老毒物你失望了,本郡主跟楚宣王世子来得很及时,赶在你那个手下大开杀戒的前一秒打断了他,你怕是再也见不到他了。”

    “鹿死谁手尚不可知。”

    目光淡漠的扫过媚骨老人那闪烁着诡异光芒的眼睛,宓妃再接再厉又一刀子捅向媚骨老人的心房,“你其实不太相信你的那个影子吧,吩咐他向村民下毒的同时,你自己还留了一手。”

    “你……”

    “啧啧啧,老毒物你的运气还真不怎么样,虽然你方方面面都准备到位了,可到底棋差一招,要是你出手的时间再早上那么一盏茶的功夫,本郡主跟楚宣王世子还真就无力回天了。”

    “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十里村的村民们死不了,你的毒计没成功,非但没有恶心到本郡主,反倒损失了一员手下大将。”宓妃眯着晶亮的明眸,琢磨着怎么才能崩断媚骨老人脑海里最后的那根弦。

    冷静,冷静下来,不要动怒,不要正中她的下怀,跳进她的陷阱里面。

    那些村民没有中毒影响不到他的大局,仅仅只是没能出掉他心中那口气罢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星殒城不是他的地盘,就算他有真本事也无法压过宓妃跟陌殇的风头,倒不如以退为进,待他回到冥谷,再慢慢与这些人清算他们之间的仇与怨。

    “本宗主正愁胸中的怒火无处发泄,既然你个黄毛丫头主动送上门来,那本宗主就不客气了。”心中打定主意之后媚骨老人整个人都沉寂了下来,头脑也越发清明了,这对宓妃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

    粉嫩的嘴唇轻轻抿成一条直线,嘴角微微上扬着,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带着些许邪气,却又透着几分神秘的诡异,“一直窝在这么个小山村里面想必老毒物的消息也闭塞了不少,你想知道冥谷的近况么,你若求求本郡主,兴许本郡主会好脾气的告诉你一点。”

    “臭丫头你当本宗主是三岁小儿,你说什么都会相信?”毒宗被攻破之后,媚骨老人之所以还能安心留在这里养伤,就是因为他对冥谷有着绝对的信心。

    若无人带领又没有充足准备的话,进冥谷一个就会死一个,进两个就会死两个,否则他岂能一直稳坐到现在才生出回去的心思。

    毒宗毕竟是媚骨老人的心血,他是割舍不下的。

    “信不信由你,冥谷的确是个好地方,本郡主大师兄他们都不敢擅闯,短时间之内外面也的确没人能进得了冥谷探路,但是……”

    “你什么都不必说了,本宗主是不会相信你的,不管你说的是什么。”

    “本郡主原本也没打算要说的,但既然你不许本郡主说,本郡主就偏要说,你又能奈我何?”

    “臭丫头你是在找死。”

    “外面的人的确进不了冥谷,可整个冥谷都被封锁了,你说被困死在冥谷出不来的人,他们会不会很害怕,会不会很想从那个满是毒气毒物的鬼地方走出来。”

    即便明知宓妃的话不可信,媚骨老人却仍是受到了些许影响,本就阴沉可怖的脸色越发的阴戾骇人,周身都涌起滔天的杀意。

    眼见自己的目的达到,宓妃更是没有压力的捅下最后一刀,“就在本郡主来十里村收拾你之前,刚刚接到本郡主大师兄的信函,冥谷内有人递了东西出来要与本郡主的大师兄他们做笔交易,老毒物你说他们求的是什么?”

    “本宗主杀了你。”

    “正好,本郡主也有此意。”

    砰――

    四掌相对,媚骨老人跟宓妃都倒退数步,漆黑的眸子里战意涌动。

    “不愧是药丹那老东西看重的关门弟子,你,倒是有些本事。”

    “那本郡主就全当这是老毒物你的夸赞了。”

    “放心,本宗主不会让你死得太难看的。”只见媚骨老人掌风所过之处,不管是什么东西都瞬间被毒气腐蚀成散发着刺鼻味道的黑炭。

    可见他的毒功再次精进不少,那种毒气沾上一点非死即伤。

    “啧啧啧,真毒。”

    “天下人都说你在药王谷只学了武,没学过医,你可是将天下人都骗了去。”以药丹那个老东西的性子,能让他那般看重跟在意,怎么可能会是个对医毒之术都不通的。

    宓妃的那套说辞可以骗到世人,却骗不了他。

    “既然老毒物这么看得起本郡主,那本郡主也不妨直白的告诉你,比起医术本郡主更擅毒术,所以咱们不妨比比看到底谁下的毒更毒。”

    闻言,媚骨老人怔愣了片刻,而后便仰头畅快的大笑出声,沉声道:“好,好得很,本宗主就与你比比毒术。”

    接连几次出手媚骨老人都给宓妃下了毒,但宓妃的反应也极为迅速,一一都干净利落的避开了去,身上那是半点都没有沾到,让得媚骨老人的眸色渐深。

    “也该轮到本郡主出手了,老毒物你就好好接招吧!”能让宓妃拿出手的必然都是好东西,小打小闹那一套她可不喜欢。

    起初媚骨老人对于宓妃要跟他斗毒术还挺感兴趣的,然而,当宓妃将那些毒用到他身上的时候,他却猛地脸色斗然大变。

    怎么可能?

    她怎么可能配制出不属于这片大陆的毒药,她到底是什么人?

    “你是谁?”

    “老毒物难道糊涂了,竟然问本郡主是谁。”宓妃没有回答媚骨老人的提问,而是一鼓作气的攻击他,再攻击他,逼得他退无可退。

    到底这次她是打定主意要生擒住媚骨老人的,因此,为了防止发生意外,宓妃可一点都不敢托大,处处都小心谨慎得很。

    用药王的话来说,宓妃的毒术早就练就得出神入化,便是媚骨老人怕也逊色三分。

    尤其是在光武大陆走了那么一遭,又在云雾仙山接受了传承,宓妃的医毒之术可谓是真正的双绝,无人能及。

    “该死的,管不了那么多,先逃命要紧。”虚晃一招过后,媚骨老人丢下一颗霹雳弹,身影瞬间爆射出去数十米,眨眼之间就失去了踪迹。

    宓妃拂开那些黑烟,冷笑着锁定媚骨老人逃走的方向,似笑非笑的道:“想逃么,别说没门就连窗户都没有。”

    ……

    “噗――”

    无悲的长剑自黄衫的胸口对穿过去,后者瞪大双眼喷出一口鲜血,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世子爷,属下完成任务。”

    “不错,前段时间的训练还是很有用的。”

    “是,属下会继续努力的。”

    “嗯。”陌殇淡漠的点了点头,暗磁的嗓音低沉悦耳,如山涧里的徐徐清风,似是带着凝神静气的香气,“十里村内所有的事情都交由你跟无喜负责,本世子去会一会那位东方公子。”

    “是,世子爷。”

    东方云虎从媚骨老人的房间离开后,便有些心神不宁的飞身离开十里村,就怕自己心中那不好的预感应验了。

    他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仿佛有一对他威胁极大的强敌正在暗处潜伏着,静待着他主动送上门去,这种感觉太过诡异他是又怒又恼。

    直到离开后距离十里村越来越远,东方云虎那颗提在嗓子眼的心才渐渐的落了地,只是越走他就觉越是不对劲,他好像被困在阵法里面了。

    “该死的。”

    黑着脸低咒一声,东方云虎不得不停下脚步,凌厉的目光四处探查了一遍,还不得不将神识放出去感知更远的距离。

    到底是谁有这样的能力能布下如此大阵,还让他进入阵中而不自知。

    “阁下既然将本尊困在此处,又何必还要藏头露尾的,不妨出来一见。”

    “呵呵…”陌殇淡淡的轻笑出声,隐在暗处透过东方云虎脸上的面具好似就看进了他的灵魂里,“你乃阴鬼门的嫡出大公子,却又并不是阴鬼门的少主,不知你对东方腥可怨可恨?”

    “你到底是谁?”东方云虎可以很肯定浩瀚大陆之上绝对不会有人知道他的身份,哪怕就是光武大陆上也极少有人知晓。

    可暗处那人却轻轻松松,浑不在意的说出了‘阴鬼门’还有‘东方腥’几个字,这就让东方云虎心中有些惊疑不定了。

    来人,到底是敌是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06正面交锋,无处可逃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