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07 正面交锋,无处可逃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陌殇是答应过宓妃的,这东方云虎可是宓妃的猎物,他的任务仅仅只是拖住东方云虎,等宓妃收拾完媚骨老人再赶过来收拾东方云虎罢了。

    既是他承诺过宓妃的事情,就算同样很长时间没有真正出过一次手的陌殇也手痒的想跟东方云虎一战,但只要想到这是他家小女人老早就惦记上的猎物,他就着实伸不出那个手去。

    “你是谁?”

    “……”

    回应给东方云虎的除了腊月冷冽呼呼作唤的刺骨寒风之外,便只剩那无边无际的沉默了。

    “尔等藏头露尾之人既不愿现身,那就休怪本尊对你不客气了。”来人的强大即便对方未曾在他面前表现出来,东方云虎仍是心有所感,他自认修为不弱,可他分明感知到了一股气息,但他的神识竟然无法锁定对方。

    这样的结果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来人修为在他之人,想必这人即便就是浩瀚大陆本土之人也跟光武大陆有着某些关系,否则他怎么可能被压制得这么无力。

    “真要说谁是藏头露尾之辈,本君又哪里比得上东方公子呢。”陌殇倒也不怕将东方云虎给吓跑了,倘若他表现出来的实力太弱,又怎留得住东方云虎。

    现在这样刚刚好,只要他不主动露面,就凭东方云虎的神识还无法锁定他的位置,陌殇也就乐得自在。

    阴鬼门的神秘虽说赶不上三大秘地,但阴鬼门却比起光武大陆上任何一个势力都要来得让人头疼,哪怕瞧着东方云虎不如他,陌殇也是一点轻视之心都没有的。

    “本君…”听着不知从何处传进他耳朵里的声音,东方云虎紧锁着眉头轻喃出声,一会儿之后只见他的眉头越皱越紧,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的凝重异常,若非脸上仍旧戴着那张紫金面具,不然他的情绪变化就全都要直接落入陌殇那双慑魂夺魄的潋滟凤眸了。

    他既自称本君,那他究竟是何人?

    如此说来他就必然不是浩瀚大陆上的人,毕竟东方云虎来到浩瀚大陆的时间算不得短了,在这片大陆之上他还从未听过有谁自称‘本君’的。

    这样的称呼唯有光武大陆才会有,而且据东方云虎所知在光武大陆有资格有胆量敢自称本君之人,仅有幽冥城的鬼域殿之主赤焰神君。

    难道这挡住他去路之人,当真就是鬼域殿之主赤焰神君不成?

    可。可赤焰神君怎么可能亲自跑来浩瀚大陆,他有什么图谋?

    “如果来人当真就是赤焰神君,那……”东方云虎被自己推测出来的答案惊出一身的冷汗,要是没有面具的遮挡陌殇完全可以将他惨白的脸色尽收眼底。

    幽冥城那个地方,以及座落在幽冥城的鬼域殿,那是一个比起曾经消失如今仍在的阴鬼门还要神秘莫测的地方,尤其是赤焰神君的来历更是比起他们东方氏一族都要神秘。

    世人只知赤焰神君,却不知赤焰神君姓什么叫什么,他是从何处而来。

    只知道当幽冥城,鬼域殿,赤焰神君几个字响彻整个大陆之时,所有人就记住了赤焰神君这个名号,半点都不敢小看轻视他,甚至于对赤焰神君还有一种发自骨子里对他莫名的敬畏。

    是的,就是敬畏。

    便是赤焰神君刚在大陆上展露头角,威望还不足以赶上那些老牌的势力,但就是他这么一个人,胆敢上门去挑衅他的人几乎就不存在。

    哪怕就是有那么些个不怕死跑去挑战赤焰神君的家伙,最后也是落得惨败,甚至是身死的下场。

    此后,光武大陆之上,赤焰神君之威,再也无人胆敢去挑衅。

    宽大的袖袍中,东方云虎双手紧紧屈握成拳,手心不禁被汗水给打湿,若是遇上别的人,即便来人与他是同一片大陆的,他也丝毫不惧。

    可若这阻拦他离开之人,要真是赤焰神君的话,东方云虎不禁在心里替自己捏了一把冷汗,只怕遇上这么个煞神他想要全身而退就难了。

    “本君就在这里,既没遮也没掩,不像东方公子你还戴着面具不敢以真面目视人,你说本君与你到底谁更像是藏头露尾的卑鄙小人。”居高临下将东方云虎锁定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陌殇似是一点都没有瞧出东方云虎的情绪变化,说起话来越发的随意。

    他都已经给出线索,要是东方云虎还猜不到他的身份,陌殇就颇有些怀疑他的智商了。

    “你……”陌殇仅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差点儿噎得东方云虎忍不住喷出一口老血来,听听他那话,还能再埋汰他一点吗?

    这是在暗讽他修为太低,以至于他就站在他的眼前,他却看不到他的存在?

    东方云虎气得抓狂,整个人都有些焦躁起来,但他极力的控制着自己,没有让自己像个疯子一样的让隐在暗处的陌殇看他笑话。

    “呵呵…你这就恼羞成怒了?”

    “本尊不与你一般见识。”

    “说起来你与本君无冤无仇的,你的事情本君不该横插一手,但你既坏了规矩就莫怪本君要找你的麻烦。”

    “你当真是鬼域殿的赤焰神君。”实在无法锁定陌殇位置所在的东方云虎也没有勉强自己,他的目光只是随意的看向一个地方,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开口问道。

    唯有确定陌殇的身份之后,东方云虎才能果断的做出决定,以免他身上的破绽越露越多。

    “本君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别说什么本尊坏了规矩,这片大陆既然你赤焰神君来得,凭什么本尊就来不得,你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么。”

    “你与本君从来就不相同,也无必要放在一起比较。”

    东方云虎闻言眉头再次皱得死紧,他紧抿着嘴唇冷声道:“你是何意?”

    “光武大陆之人来到这片大陆本就不该,你若只是无意到此,要说也没什么,只要注意不惹事端牵连此地的人也就罢了,偏偏你是怀着其他目的来的这片大陆,你自己做了什么无需本君再直言点破,如此你该明白本君为何阻拦你的去路了。”

    无论如何这片大陆都是帝养育了他跟宓妃的故土,此地的安宁与详和,他们绝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尤其是这片大陆是分是合,万万不能有光武大陆之上的人插足,否则一旦气运被毁,可就真的有大麻烦了。

    “赤焰神君你不也在此,怎的本尊就不能是来这片大陆游历,而是怀有不良目的的,你呆在这片大陆就是拯救天下苍生的?”东方云虎拧着眉语气满是嘲讽的道。

    “你有无不良目的你心知肚明,本君早晚也会弄个清楚明白,谁也跑不了。”送到陌殇手上的资料上可没有写东方云虎还是个能言善道的,果然传闻什么的都不可信。

    “本尊与你既是同来自光武大陆,算起来也是老乡,今日之事便全当没有发生过,你走你的阳光道,本尊就过本尊的独木桥,咱们谁也别妨碍着谁。”不到万不得已东方云虎并不想跟陌殇交手,即便他有信心甩掉陌殇逃脱,怕是也会落个重伤的下场。

    只是东方云虎想不明白,堂堂鬼域殿的赤焰神君怎会跑来区区金凤国这么个小地方,难道是觉着呆在幽冥城给闲的?

    反正东方云虎是怎么也想不到,那在光武大陆威名赫赫的赤焰神君,实则就是浩瀚大陆之上,金凤国最为尊贵的楚宣王世子陌殇。

    “你这如意算盘倒是打得不错。”

    “本尊不管你的事情,你也别管本尊的事情,毕竟本尊可不相信堂堂鬼域殿之主来这片贫瘠的大陆是闲得发慌过来游玩的。”

    无论是山水风景,还是天地灵气,浩瀚大陆这个地方压根没办法跟光武大陆相提并论,因此,陌殇跟宓妃回到这里真要是说看什么风景的话,那才是瞎扯淡。

    “本君竟是此时才知,东方公子这般能言善辩。”

    “彼此彼此。”

    “在那一战之前,阴鬼门自知不敌,便将族内年轻一辈天赋好的嫡系血脉悄悄送走,而在那一战之后,整个阴鬼门随之覆灭,从此消失在光武大陆的历史舞台之上。”

    东方云虎惊愕的微张着嘴,喉咙里似有什么声音,但最终他没能发出声来,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极其阴沉难看。

    这些消息可不是什么烂大街的消息,而是东方氏一族的隐秘,那些在阴鬼门覆灭后还留存于世的各大势力,哪怕代代相传也不会如陌殇说的这么详细。

    他,到底是谁?

    赤焰神君是怎么知晓这些事情的,那鬼域殿当真就强横到这样的地步?

    那么他那个父亲的宏愿还能有实现的一天吗?

    有那么一瞬间东方云虎整个脑子都是懵的,不知该高兴还是愤怒。

    “那以后阴鬼门好像真就消失了,东方氏一族也灭族没有后人了,随着时光的流逝,阴鬼门也渐渐被世人所遗忘。”虽说那张碍眼的面具阻挡了陌殇观察东方云虎,但陌殇还是很有自信,无论眼前这个人怎么挣扎都别想逃出他跟宓妃的手掌心,“原本只要阴鬼门不再冒出头,就那么乖乖的守着自己那一片隐世之地,没有那野心勃勃的权欲贪婪之心,即便就是知晓东方氏一族势力发展迅猛,也不会生出要打压你们之心。”

    当年若非阴鬼门的行事之风太过乖邪霸道,冷血无情,丝毫不将人命当成一回事儿,肆意的到处屠杀其他势力也不会犯了众怒,逼得三大秘地为了维护光武大陆的平衡派了人站出来解决阴鬼门。

    如今阴鬼门再生事端又撞进他跟宓妃的手里,他们又岂有不管之理。

    他们一个乃‘绝望深渊’紫晶宫之主,一个乃云雾仙山之主,三大秘地就占了两个主事之人,除开东陵皇岛尚不知情之外,陌殇跟宓妃就算不为他们身在浩瀚大陆所在意的人着想,也无法置身事外。

    “别告诉本君你们那些动作做得很小心谨慎,这么多年来谁也没有察觉到异常,又焉知你们东方氏一族的一举一动有没有被三大秘地看在眼里。”

    嘶――

    三大秘地四个字自陌殇口中吐出,东方云虎心下一紧猛地倒退一步,更是颤着手倒抽了一口凉气。

    是啊,还有三大秘地呢?

    亏得他那位好父亲自以为他所做的一切都天衣无缝,甚至已经瞒天过海了,孰不知他在别人的眼里就只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

    “你怎会知晓三大秘地的?”

    “本君如何知晓的你不必知道,本君也没有义务要回答你这个问题。”

    “你到底是谁,当真是赤焰神君?”

    “鬼域殿确是本君的。”陌殇没有正面回答东方云虎的问题,倒也毫不吝啬的给出了答案。

    “鬼域殿在光武大陆的名声虽响,但到底根基不深,你是如何知晓三大秘地的。”

    “本君说了,东方公子不必知道那么多,你只需认清一个事实就行了。”

    “既是如此,本尊便恕不奉陪了。”话落,东方云虎假意连发几个攻击之后,身影便灵活的暴退离开。

    打不过不跑那是傻子的行为,东方云虎在失去母亲的庇佑之下,若非小小年纪就深知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个道理,哪里还能活到现在。

    风轻云淡的轻挥了几下衣袖,化解掉东方云虎的攻击之后,陌殇的身影缓缓的露了出来,性感的薄唇危险的勾起一抹邪气至极的浅笑,意味不明的道:“想逃,本君可未曾同意。”

    另一边宓妃跟媚骨老人之战也接近尾声,擒住媚骨老人对宓妃而言仅仅只是时间问题了。

    媚骨老人接连在宓妃手上吃了两次亏,他就知道他被宓妃给耍了,那哪里是个黄毛丫头,她分明就是一个让他恨得牙根直痒的夺命小煞星。

    那变态的死丫头说不定就是个还在娘胎就在修炼的超级变态,不然怎么解释她那逆天的强大武力值,还有那一手玩得比他还要溜的毒术。

    一想到他每每就差那么一点就要栽在宓妃的手里,媚骨老人就恨不得掐断宓妃的小脖子,让她那双晶亮的黑眸再也睁不开。

    可悲催的是,特么他打不过宓妃。

    于是,他只能狼狈的逃了。

    偏偏那死丫头就好像在他身上装了什么能够锁定他位置的邪物似的,不管他往哪里逃都能很快被宓妃找到,一来二去的媚骨老人几乎就要疯掉了。

    实在被宓妃逼得无处可逃后,媚骨老人也是发了狠,下定决心要拉着宓妃同归于尽,既然让他不痛快了,那他就让这方圆百里顷刻间沦为寸草不生的死地。

    “是你逼本宗主的,你既不让本宗主好过,那么就让这方圆百里范围内的所有生物都给本宗主陪葬吧!”

    听到媚骨老人疯狂的叫嚣声,紧跟在媚骨老人身后的宓妃暗叫一声,“不好。”

    她这是将媚骨老人给逼得发疯发狂了,早知道就该收敛一点,不玩这么疯了。

    “老毒物你真不跑了?”

    “不跑了。”媚骨老人死死的盯住宓妃,那浑浊的眼睛里掠过一道诡异的幽光,旋即只听他阴戾的笑声在宓妃的耳畔响起,“你想要生擒了本宗主,你做梦。”

    说时迟,那时快,本该异常惜命的媚骨老人竟然真的舍得去死,最后一个字落下那一瞬,他就不顾一切孤注一掷的出了手。

    “本郡主还年轻不想死,要死你死吧!”宓妃一直都在防着媚骨老人这最决绝的一招,动作宛如一道划过天际的闪电般挥洒出数十根闪烁着冷芒的银针,惊险的将媚骨老人刺晕。

    “呼――”看着软倒在地的媚骨老人,宓妃抹了把额上的冷汗长长吐出一口气,拍着胸口喃喃道:“还好还好,真要让他爆体成功,就他身体里那些毒血,简直不要太毒。”

    “老毒物,常言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既输了就别怪本郡主心狠手辣。”一边说着话,宓妃一边踢了躺在地上的媚骨老人几脚,见他什么反应都没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不怀好意的道:“为了安全起见只能先废了你的武功,但愿你再次睁开双眼后不会愤怒到想自我了结。”

    随着宓妃拿起银针在媚骨老人身上一番动作,一代赫赫有名的毒宗宗主就这么被废了一生的武功修为,连带着媚骨老人体内的毒血也被宓妃灌了几粒药丸给暂时抑制住。

    “小姐。”

    “世子妃。”

    “你们来得正好,将老毒物带回梨花小筑,一路上小心谨慎一点,他的武功已被我废了,体内毒血也暂时被抑制住,但千万也别小瞧了他。”

    “是,小姐(世子妃)。”

    目送几人带着媚骨老人离开,宓妃也是垂眸看了看自己身上略显凌乱跟脏乎乎的衣服,最后撇了撇粉嫩的小嘴,没好气的嘟囔道:“老毒物不愧是老毒物,真要让他去了光武大陆,迟早也会混出名头,威震一方的。”

    好在一则她身上宝贝多,二则她的身体老早就已经百毒不侵,不然搞不好还真得在媚骨老人手上吃大亏,想想心里就颇不是滋味。

    “罢了,不想那么多了,也不好让熙然等太久,这便去会会阴鬼门的大公子去。”

    ------题外话------

    抱歉今天更得有些晚,荨有事外出直到晚上才回来,明天依旧是傍晚更新,谢谢大家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07正面交锋,无处可逃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