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08 表明身份,双方交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光是被困阵法之中,东方云虎倒也不惧,只要给他时间总能把这困阵给破了。

    偏偏他运气不好,身后还有一个像是猫戏老鼠般近乎玩闹的狩猎人赤焰神君。

    当然,在这场游戏里面他是狼狈逃蹿的老鼠,而赤焰神君就是那只并不着急着抓住他的猫。

    这种仿佛身后紧紧跟着一个幽灵的感觉非常的不好,也让东方云虎异常的焦躁,面具下整张脸都阴云密布,显得狰狞可怖,哪怕隔得老远似是都能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去的无尽怨念。

    陌殇对自己布下的阵法还是相当有信心的,因此,东方云虎既然不与他交手就直接逃了,那他倒也不着急把东方云虎给抓住,而是掐算着时间等宓妃过来。

    兴许他家小女人心情一好就决定不出手了,那他不就有表现的机会了。

    哎,不怪陌殇这么眼馋东方云虎这只猎物,实在是技痒难耐,很想活动活动筋骨啊!

    好在此时正急于寻找出路的东方云虎丝毫不知陌殇心里真正的想法,否则估计都用不着打了,他就能被气得吐出几大口血来。

    还能不能更侮辱人一点,还能不能了?

    “既然赤焰神君执意要留下本尊,那本尊索性就与赤焰神君一战。”眼见自己确是甩不掉陌殇,也寻不到出路,就算找到了出路背后跟着一个陌殇他也逃不掉,东方云虎干脆就停了下来语带寒冰的道。

    纵使他当真不敌赤焰神君,可他东方云虎也是有着他的骄傲的,焉能受得了此等侮辱。

    他要堂堂正正的跟赤焰神君打一场,若赢,他自潇洒离去,相信赤焰神君也不会再阻拦他;若输,那就是他技不如人,就算落到赤焰神君的手里也不亏。

    再这么被陌殇耍着玩,东方云虎有理由相信,都不用等陌殇站出来收拾他,他自己就要被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给逼疯了。

    “此一战,你我生死各方天命。”一再被陌殇给无视的东方云虎当真是怒火中烧,整个人气得都要跳脚了。

    回他一句话很难么?

    这么无视他的存在,不将他放在眼里很爽么?

    一个个念头盘旋在东方云虎的脑海里,刺激着他敏感的神经,也让他越发抑制不住胸中焚烧着的怒火,咬牙切齿的道:“莫不赤焰神君还怕了本尊这么一个小人物,竟是要一躲到底。”

    “东方公子想见本君直说便是,倒是用不着把话说得这么决绝。”聪明如陌殇他能没听出东方云虎不逃了约他一战的言外之意?

    他是听明白了没错,可这不代表他就需要有所回应,更何况越是刺激得东方云虎失去冷静,对他跟对宓妃都越是有利。

    如此一来,陌殇只担心他对东方云虎的刺激还不够多,不够凶猛。

    “赤焰神君又何必屈解本尊的意思。”东方云虎冷哼一声,他压根就不相信陌殇没听明白他言下所指,不过就是为了给他难堪罢了。

    “有时候枉做聪明人并不好。”

    “本尊一向都不聪明,还望赤焰神君多多包涵担待。”

    “不聪明都险些将四大国掌控在手,东方公子若是再聪明那么一点点,只怕这整个浩瀚大陆都已然成了阴鬼门的囊中之物了。”

    对于陌殇此话东方云虎并未反驳什么,他之所以受命来浩瀚大陆,也正是他那个父亲一手安排交待好的,要他务必在规定时间之内掌握这整片大陆,否则他就将接受族中最残酷的一种刑罚。

    而他那个爹,半点都不会念他们之间的父子亲情。

    光武大陆的平衡早在鬼域殿出世之际就已然被打破了,其他那些势力撇开老牌的势力不谈,就是那些新冒出头的实力都相当不错,不是那么容易被拿下的。

    阴鬼门在光武大陆的名声那是极其不好的,遂,哪怕现如今的阴鬼门经过那么多代的休养生息已经有了资格重新出现在世人的眼中,但为了杜绝一切的意外,东方氏一族的掌族之人都没有轻举妄动。

    直到东方云虎父亲东方腥这一代,他们老早就忍不住要站到阳光下去,让光武大陆之上所有的势力都臣服在他们的膝下,宣告阴鬼门东方氏一族才是大陆上真正的强者。

    说起来阴鬼门跟鬼域殿乃是死敌,十余年前鬼域殿出现的那个时候,原本也是阴鬼门要出世之际,但却被鬼域殿给抢了一个先。

    因着计划被打断,又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东方腥不得不暂时打消了将阴鬼门推到人前的决定,而是选择了隐忍的蛰伏下来。

    随着鬼域殿在光武大陆的名声越来越响,赤焰神君之名威震大陆之后,在第七个年头的时候,东方腥的目光就落到了浩瀚大陆之上。

    这片在光武大陆所有人心中无比贫瘠落后的大陆,却给了东方腥不一样的期盼。

    哪怕这片大陆再怎么不令他满意,可这片大陆到底是一片完整的且对他阴鬼门而言,完全没有任何敌手的大陆,为何不能收归己用。

    待他称霸浩瀚大陆之后,再徐徐图之,便是当初参与了毁灭阴鬼门的三大秘地都不得不正视他们的存在。

    便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东方腥在与族中数位地位极高的长老商议过后,最终制定了一个完整的计划出来,随后东方云虎也就这么被安排了出来。

    他三年多的苦心谋划,用心经营,眼看着就要到收获成果之时,竟然就这么暴露了。

    甭管东方云虎对他的父亲,对东方氏一族,甚至是对阴鬼门有着怎样复杂的感情,但这些他花费了那么多心血谋划而来的所有就这么面临被毁灭的局面,他的内心里其实是相当挫败的。

    “本君所言你既没有否认,看来事实跟本君推测猜想的差不多。”

    “开弓没有回头箭,赤焰神君应该明白这个最为浅显的道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到最后一刻东方公子焉知本君无法阻止事态的发展。”

    东方云虎与陌殇说了那么多的话,哪怕他一直都在有意的引导,想要诱使陌殇大意而暴露自己的位置,只可惜一山还有一山高,陌殇压根就不上他的当。

    直到刚才这一句从他正对面传来的话响起,东方云虎抬头望去,只见缓步迎面朝他走过来的赤焰神君身着一件明紫色的暗纹印松柏锦袍,劲瘦的腰间系着紫金玉腰带,一块白玉镂空龙凤佩悬挂在腰带之上,随着他迈动的稳健步伐微微晃动。

    他,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深邃立体,俊美绝伦,挑不出一丝瑕疵,一头银白色的长发仅以一条紫色的发带轻束在脑后,颊边有两缕头发随意的垂落,一双修长的剑眉之下,有着一双宛如璃琉星辰般风华潋滟,勾魂夺魄的紫色幽深凤眸,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挣脱不出。

    行至距离东方云虎不过六七米距离时,陌殇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寒风拂过他的俊脸,卷动他的衣袂猎猎作响,那长身玉立,龙章凤姿,清贵出尘,风姿绝代的姿态,端得好似翩翩然而来的谪仙一般。

    无疑陌殇的容颜那是极其令人惊艳的,哪怕东方云虎也是个相貌出众的男子,初见陌殇之时也被重重的惊了一把。

    生得这般相貌的男子,别说是让女人为之疯狂了,就连男子见了也无不羡慕嫉妒恨。

    只感叹有了他,还让他们这些男人怎么活。

    “你…你真是赤焰神君?”东方云虎缓过神来,目光落在陌殇的脸上,语气带着几分难以置信。

    是了,他虽长时间不在光武大陆上行走,但他也有着自己的消息渠道,因此,关于外界对赤焰神君的描述,东方云虎还是知晓的。

    相传,鬼域殿的赤焰神君常年戴着一张薄如蝶翼的玉制面具,无人识得他的真面目,只知赤焰神君生得极其俊美。

    又传,赤焰神君是个银发紫眸的男人,光武大陆之上无人胆敢冒充他。

    银发紫眸,这人当真是赤焰神君,东方云虎都不禁想要感叹感叹他这逆天的运气了。

    不,不对。

    银发紫眸的男人,是了是了,楚宣王世子陌殇也是一头银发,一双紫眸,他不会记错的。

    有那么一瞬东方云虎的脑海里猛地闪过一道什么,速度太快他没能抓得住,只得懊恼的拧紧了双眉。

    赤焰神君,楚宣王世子,银发紫眸…不不不,这根本就不可能,还是说他们两个人当真就是同一个人?

    答案呼之欲出那一瞬又被东方云虎给否决掉,赤焰神君是十余年前突然出现在光武大陆,一手建立起鬼域殿的,当时的楚宣王世子才不过是个十岁出头的孩子,并且还先天体弱随时一副要死的模样,他怎么可能是赤焰神君。

    如果真相就是如此,那么陌殇这个男人就真的太可怕太可怕了。

    “本君是谁东方公子还不清楚么。”陌殇没有正面回答东方云虎,后者明明就已经猜出了他是谁,是何身份,偏偏自己不肯相信,如此怪得了谁。

    此番他亲自现身来抓他,也就没想隐瞒自己的身份,只是对手不相信,他有什么办法呢。

    “本尊只是有些不敢置信。”半晌后,东方云虎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算是接受了某个残酷的事实。

    就他之前那副惊疑不定的模样,哪怕就是脸上戴着面具只怕也没能藏得住他心中所思所想,让陌殇只透过他的眼睛就探知了他不断变化的情绪。

    既是如此,东方云虎还有什么可藏可躲的,直接伸手摘下脸上的紫金面具露出一张棱角分明,气质冷绝,容貌如画的精致脸庞。

    “现在你可是信了?”陌殇看着东方云虎摘下面具后的这张脸,紫色的眸子眯了眯,神色倒是越发高深莫测起来。

    这张脸倒是跟送到陌殇手里的那张画像一模一样,此刻算是彻底确认了东方云虎的身份。

    “赤焰神君果然不愧是赤焰神君,招惹上你的人就没一个讨得到好,本尊算是切身体会过了。”光武大陆之上,人人都对赤焰神君的背景好奇至极,却又无一人能查到赤焰神君的出处,又有谁会想到在光武大陆那几乎能呼风唤雨的赤焰神君,竟然会是浩瀚大陆上一个小小的异姓王世子。

    虽说楚宣王世子在金凤国的地位真要说起来比起皇子都不差,但谁让光武大陆就是比浩瀚大陆要好,对那片大陆上的人而言,别说是这个地方的世子皇子什么的了,就连一国之主在他们的眼里都是区区的,小小的。

    要是这个消息传回光武大陆,何止是掀起惊涛骇浪那么简单,怕是将有热闹可瞧了。

    “东方公子这话倒是不假。”

    “呵――”东方云虎冷笑一声,既已决定不跑,那他也只能孤注一掷,一拼到底了。

    即便今日他就要折在陌殇的手里,他也万万没有退缩的道理,左右不过就是一个死,只是可惜了他的大仇还未能亲手去报。

    “你想死,本君还不见得会让你去死。”看来想要撬开东方云虎的嘴并不容易,这人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借助外力去夺回属于他的一切,他想靠的唯他自己而已。

    陌殇倒是不曾想到,一步步被逼至这般地步的东方云虎竟然还想着维护他的家族,谨守着家丑不可外扬这块有也似没有的遮丑布。

    “如果这就是你楚宣王世子要打的主意,本尊怕是会让你失望了。”他虽恨不得要杀了包括他父亲在内的那些所有人,但这并不代表东方云虎也想毁掉整个阴鬼门。

    倘若他当真想要毁灭的是阴鬼门所有的一切,也不会至今都没有找求外援,事实是他压根就不想那么做。

    “你该不会当真以为东方氏一族那块蒙在头上的遮羞布遮得很严实,以至于外界无人知晓?”

    “你…”

    “先听本君说完,你也别着急着动怒。”陌殇的表情并不严肃,甚至他的脸上还带着笑容,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阴鬼门近三十年发生的所有事情,外界虽说不是人人都知晓,却也或多或少都是知情的,你们应该庆幸当年没有打着阴鬼门的旗号站出去,否则本君敢肯定的说,阴鬼门估计又得被灭一回。”

    猛地想到些什么,东方云虎张了张嘴仍是没说什么反驳陌殇的话。

    毕竟陌殇的话说得很客观,并未带有什么个人的情绪在里面,他就是驳也驳不了。

    “至于那些人为何一直放任着你们不管,本君相信东方公子应该心中有数。”

    “楚宣王世子说了这么多,是想劝服本尊吗?”

    “也可以这么说,本君其实挺不想与你为敌的。”

    “只可惜天意如此,楚宣王世子也别客气,出手吧!”

    闻言,陌殇云淡风轻的摇了摇头,沉声道:“你的对手可不是本君。”

    “你什么意思?”听得陌殇果断拒绝的话,莫不在他陌殇的眼里,他压根不配成为他的对手,以至于连让他出手的资格都不具备。

    “字面上的意思。”

    “楚宣王世子你欺人太甚。”

    “呃…”陌殇表情无辜的眨了眨眼,有点没闹明白东方云虎这是生的哪门子气,他有刺激他吗?

    东方云虎,“……”

    “熙然,我来了。”宓妃人未至,声先到,当东方云虎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望去,宓妃已然如一只灵巧的鸟儿般落在陌殇的身边。

    “阿宓可是来得迟了些,不过你的猎物还在。”陌殇一边柔声对宓妃说话,一边习惯性的伸出手轻揉了揉宓妃的脑袋,紫眸里满是对宓妃的宠爱之情。

    “别提了,那个老毒物真不愧他老毒物的称号,差点儿他就自爆自身,要拉着这方圆百里范围内所有的生灵给他陪葬。”

    “怎么样,你有没有事?”

    “别动手动脚的,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么,就是略微有点脏乱罢了。”宓妃果断跳开离陌殇远一点,咳咳,是离陌殇那双在她身上乱摸乱捏的大手远一点。

    女孩子的身体怎么可以随便乱摸,这家伙该不是故意趁机吃她豆腐。

    “真没伤到?”

    “我保证,真的没有受伤。”

    “那老毒物呢?”

    “让人带去你的别院了。”

    “这就好,等为夫晚点回去好好给阿宓出一口恶气,保管让他求生不能,求死无门。”

    听着陌殇的话宓妃嘴角一抽,看着某世子脸上邪气横生的微笑,宓妃的小心肝猛地颤了颤,心下不禁对媚骨老人充满了同情。

    哎,老毒物你可得挺住啊,但愿你还能好好的吊着一口气。

    “你们…”从宓妃一出现就被忽略的东方云虎很心塞很心塞,他的存在感有这么低?

    这两个旁若无人聊天的家伙,到底有没有正视过他的存在,简直气煞他也。

    “咳咳…不好意思,竟把这么一大帅哥给遗忘了,抱歉抱歉。”宓妃痞里痞气的样子,嘴里说出来的话不免带了几分调戏的味道。

    陌殇一听俊脸就黑了,他抓住宓妃的胳膊,笑眯眯的问道:“阿宓,你说他长得帅?”

    “有吗?我怎么可能说这样的话,肯定是你听错了。”

    “那为夫跟他谁更帅?”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我男人最帅,谁也别不上。”宓妃抖着嘴角安抚某世子,心里都快吐血了,陌殇得了这个回答心满意足,也就把宓妃给松开了。

    而东方云虎看着这一男一女,则是无语凝噎,站在寒风中凌乱,再凌乱……

    “都说阴鬼门不但毒术乃天下一绝,巫蛊之术更是使得出神入化,本王妃便来领教一二。”

    陌殇都没有隐藏自己的身份了,看到宓妃出现,想来东方云虎也不会不知她是谁。

    “能与鬼域殿君王妃交手,倒也是本尊之幸。”

    “但愿。”

    “君王妃请。”

    “没想到东方公子还挺绅士。”宓妃眨了眨眼,水润的粉唇向上勾起一抹浅笑,很是严肃的道:“对战之时东方公子可别当本王妃是女人,否则你会吃大亏的。”

    绅士是什么意思东方云虎不懂,但宓妃后面的话他却是听懂了。

    “与君王妃一战,本尊自当歇尽全力。”

    “如此甚好。”

    两人一出手就是真功夫,谁也没有试探的意味,目的非常明确就是想速战速决。

    既然宓妃出了手,那么东方云虎就一点不担心在宓妃落败之后,陌殇还会出手对付他,虽然交手之前他们并未定下什么约定,但不管是陌殇还是宓妃,绝对都不屑做出那等趁人之危之事。

    遂,他只要击败宓妃就行,对付一个女人总比对付陌殇要来得容易。

    此刻,东方云虎好似已经忘了宓妃在战前对他的那一句忠告。

    又许是那烙印在骨子里的大男人主义在作祟,故而,让得他栽了大跟头之后,方才回过味来终得明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08表明身份,双方交手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