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09 除夕之夜,几王指婚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腊月三十・除夕

    丞相府・碧落阁

    “今日又下雪了,夫人您可不能大意,多穿一些也暖和一点。”

    “那嬷嬷就回去把那件纯白狐皮毛斗篷给拿过来,我穿上那一件就足够了。”那件斗篷是用宓妃亲自狩猎而来,专门请人给她量身定做的,温夫人极是喜欢。

    不是白狐难求,单就是宓妃的一番心意,温夫人都是受用无穷的。

    “那夫人进院子后可别在外逗留,还是得进屋子里才暖和。”

    “嗯。”

    钱嬷嬷见温夫人点了头,又细心的叮嘱了两个大丫鬟晓碧跟晓芸,这才安心又跑回观月楼去一趟。

    刚走到碧落阁院门外,白梅就迎上来向温夫人恭敬的行了礼,院子里的丫鬟婆子也早就起来在各处打扫,见到温夫人皆一一行了礼,问了安,待温夫人往正房而去她们才又低头接着干活。

    “小姐起了吗?”温夫人是了解自己宝贝女儿的,往常这个时辰早就已经起身在花园里练功舞剑,也是近段时间宓妃着实太忙太忙,她这个做娘亲的才会有此一问。

    每日清晨早起练功那是雷打不动的事情,不管刮风还是下雨,便是下雪都不会有更改,她那三个儿子也是一样,起初温夫人还很担心宓妃,时间一长她也就习惯了。

    偶尔早起过来看看宓妃,若是遇上宓妃在舞剑,温夫人瞧瞧还挺高兴,有时候眼底分明流露出几分羡慕。

    虽说温夫人出自行伍之家,她的父亲跟几位兄长,甚至是她的母亲都会武不说还能领兵打仗,但许是因她是他们那一辈唯一的女儿,爹娘兄长对她都保护过度,加上原本她自己也不喜欢,这才养得身上一点功夫都没有,丝毫没有自保的能力。

    也正是因着穆国公府出了她这么一个姑奶奶,让得她兄长的那些女儿也都被强制性的学了功夫。

    那功夫兴许算不得好,但在发生意外之时,或多或少拥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也增加了活下去的希望。

    “回夫人的话,郡主这些天忙里忙外都累了,这两日难得慵懒一些,现在还未起身。”郡主忙的事情白梅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只能尽心尽力的替宓妃打理好碧落阁,也好让宓妃回来的时候住得舒服。

    红袖剑舞他们五个与她们这些奴婢不同,因此,在宓妃受封安平和乐郡主之后,樱嬷嬷让她们这些在宓妃跟前伺候的奴婢们都改了口,不能再称宓妃为小姐,而是要尊称宓妃为郡主。

    除了红袖他们就连丹珍跟冰彤也跟她们一样改了口,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适应,她们称呼起来也都习惯了。

    “本夫人猜她也尚未起身,且让她多睡一会儿,你带本夫人到西暖阁坐坐。”

    “是,夫人。”

    温夫人前脚随白梅刚走进西暖阁,温绍轩,温绍云跟温绍宇三兄弟也聚在一起来了碧落阁,白梅倒也不含糊,直接请了三位公子到西暖阁稍坐。

    一个主子是伺候,四个主子同样也是伺候,放在一起还能伺候得更周到一些。

    “娘是来看妹妹的,怎的来得这般早?”兄弟三人先是给温夫人请了安,温绍宇这才坐到温夫人的身边,抱着温夫人的胳膊撒娇般的问道。

    他虽是宓妃的兄长,也跟二哥温绍云是一样大的,但他确确实实是温夫人的小儿子啊,哪怕都已经这么大了,真要向温夫人撒起娇来那也是毫无压力,毫无违和之感的。

    “怎么就许你们这么早来见你们妹妹,娘就不能来这么早了?”温夫人挑了挑眉,再说了她也不是第一次来碧落阁这么早,有什么可奇怪的。

    “儿子可不是那个意思,娘你误会了。”

    “哦,那宇哥儿你说说你是什么意思,让为娘好好听一听。”

    “娘,你是故意的。”

    “嗯,娘还是有意的呢。”温夫人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那神情认真得不能再认真了。

    坐在一旁的温绍轩跟温绍云听着母子俩这毫无营养的对话,嘴角控制不住的直抽抽,他们还能不能再幼稚一点。

    “行了行了,你不许跟娘闹了。”温夫人感受到大儿子跟二儿子鄙视的小眼神儿,温婉柔美的脸上也挂不太住,拍了拍温绍宇的脑门制止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听娘的。”

    “今个儿是除夕,晚上宫中有宴会,咱们一家全都要出席怕是不能坐下来一起吃顿团圆饭,娘来找你们妹妹就是想说这事儿。”

    “这些事情不是一向都是娘拿主意的么,娘怎么安排我们就怎么配合。”每年除夕宫中都有宴会,身在他们这样的家庭也早就习惯了。

    也正是因为除夕这天宫中有宴会,因此,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各个世家都会提前一天将团圆饭给吃了。

    本来昨个儿他们一家就该围在一起吃顿团圆饭的,结果最后需要善后跟处理的事情太多,偌大的相府除了温老爹还闲着能陪温夫人吃一顿饭,他们兄妹四人都是后半夜才从外面回的府。

    也不怪温夫人今个儿一大早就来碧落阁等着,她担心的可不就是又跟宓妃错过了去。

    “娘的意思是团圆饭还是得吃,既然晚上要到宫中参加宴会,那咱们就改在中午吃,娘多准备些好吃的,真要到了晚上宴席虽好,怕是你们也没什么胃口。”

    “娘你说得太对了,宫里摆在桌上那些吃的都是用来看的,儿子中午肯定多吃一点,省得晚上还得饿肚子。”

    “你呀,怎么还跟没长大孩子似的。”温夫人点了点温绍宇的额头,看他这个样子,只怕她想让他早点娶妻的愿望又得落空了。

    这性子都尚未定下,不娶妻还好,真要娶了妻她这个做娘的怕是更得头疼。

    “妃儿呢?”

    “你们妹妹这段时间累坏了,难得偷偷懒就让她多睡一会儿,咱们母子几个也好长时间没有坐在一起说说话了,你们就当陪陪娘亲。”

    “那娘想听什么,我们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包娘亲满意。”

    “娘,以后我们一定多抽点时间陪你说说话。”

    “这段时间让娘为我们操心了,是儿子们不孝。”

    “说什么傻话呢,娘每天只要看到你们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就比什么都好,往后时日还长着呢,总有你们闲下来陪娘的时候,娘现在还年轻等得起你们几个。”温夫人看着面前孝顺的三个儿子,脸上眼里满满的都是笑意,整个人都舒心得很。

    如若没有那些个烦心事,她的心情只会更好,也会更舒心。

    只是人生在世有些事情是在所难免的,她已经比这天下绝大部分的女人都要过得恣意了,哪里还能再奢求更多,人活着还是得知足才能常乐。

    “娘可是有什么烦心之事?”

    温夫人对上大儿子温绍轩的双眼,柔声摇头道:“娘哪会有烦心事,你们都很听话,外面的事情也不需要娘操心过问,只是处理一些府中内务而已,谁还敢给娘难堪不成。”

    要说在温老夫人被送走之前,温夫人哪个年都过得不好,受些气受些委屈都是轻的,有时候温老夫人对她做的简直异常过份,只是温老夫人极会做人,绝对不会把她针对她的一面展露在温老爹的面前,而她也是吃定了温夫人不会在背后告她黑状。

    总之一提起温老夫人,温夫人就是打心眼里惧怕的,可温老夫人不管怎么说都是她的婆婆,温老爹可以不待见温老夫人,但她这个做儿媳妇的却不能那么做,哪怕她的心里觉得委屈,也更是不想再见到温老夫人。

    即便今年过年时发生这么多的事情,温夫人也觉得比往年好,至少有些她不想提及的事情被忽略了,她也不禁松了一口气。

    只是这些事情她如何好对自己的儿子们提起,也只能憋在心里自己折磨自己。

    “等忙完这阵子你们都好好歇一歇,别让娘整日连你们的影子都看不到。”

    “是,娘。”兄弟三人默默的对视一眼,便是知道他们母亲有话没有说出口,也全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既然母亲不愿意说,那他们就当不知吧,反正跟娘亲有关的事情,还是交给爹去操心比较好。

    柔软的大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宓妃觉得自己整个人又活过来了一样,白净的小脸蹭了蹭枕头,慵懒的眯着眼睛还有些不想起。

    又随着性子赖了一会儿床,宓妃这才睁开双眼自床上坐了起来,清冷的嗓音悠然响起,“丹珍,冰彤。”

    “郡主起了。”

    “嗯。”

    俩丫鬟端着洗漱用品进来动作利落的替宓妃梳妆打扮妥当,冰彤这才对宓妃说道:“郡主,夫人一早就来了碧落阁要见你……”

    “娘亲来了。”

    “夫人听白梅说郡主还在睡就吩咐奴婢们不要吵醒你。”冰彤话未说完就被宓妃给打断,她倒也没受什么影响的接着开了口。

    “夫人说要留在西暖阁等郡主,郡主现在是直接过去吗?”丹珍从衣柜里挑了一件赤红色的斗篷过来,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斗篷在宓妃的背后比了比,“今个儿外面下着雪,郡主就穿这件斗篷可还行?”

    “嗯。”对于穿什么宓妃并不太挑剔,更何况她房间里的东西就找不出一件不好的,风格款式颜色这些也都是按照她的喜恶去准备的,随便穿哪件她都没有意见,“将早膳摆到西暖阁,你们两个随本郡主过去。”

    “是,郡主。”

    “郡主,三位公子也在西暖阁呢。”

    “呃…”宓妃眨了眨眼,脚下的步子却未停,红唇微微上扬,道:“今个儿是什么日子,怎的娘亲跟哥哥们聚得这么齐?”

    丹珍冰彤哪里知道今个儿是什么日子,也就不好回宓妃的话,难道要她们说今个儿是除夕么!

    西暖阁内温夫人看到一样样精致的早膳摆上桌,描绘得精致的柳叶眉微拧了拧,半晌后才出声道:“先把早膳撤下去,等妃儿醒来再摆。”

    “回夫人的话,郡主已经起了,等奴婢们把早膳都摆上桌,郡主刚好就能过来。”

    “既是妃儿吩咐的,那你们就摆吧。”

    “是,二公子。”

    “还是妃儿这里的厨子做出的早膳美味,正好我这肚子早就饿了,一会儿我可得多吃一点。”

    白梅听了温绍宇的话眼里流露出笑意,她恭敬的道:“那三公子一会儿可得多吃一点,小厨房还准备了很多,就怕三公子吃得少了。”

    “还是妃儿的院子里会养人。”自打碧落阁那些有心思的丫鬟们全被打发掉以后,温绍宇是挺喜欢来碧落阁的,他那宝贝妹妹调教下人很有一手,纵使这些个丫鬟容貌都各有秋色,眼睛却是非常的干净。

    也亏得是如此,否则他们兄弟也容不得怀有异心的女人留在碧落阁这地方。

    “咦,我怎么听见有人在说我的坏话。”宓妃走进西暖阁就提着裙摆坐到了温夫人的身边,顺带没好气的瞪了她家三哥一眼,直到后者心虚的避让开她才收回那得意的小眼神儿,“早膳都摆上桌了?”

    “回郡主的话,都摆上了。”

    “退到外面伺候吧,有事本郡主自会叫你们。”

    “是,郡主。”

    “娘怎么不让丫鬟叫醒我,是不是等了很久。”宓妃抱着温夫人的胳膊就是一通撒娇逗乐,见温夫人被她逗得笑容满面,她才偏着头又依次喊道:“大哥,二哥,还有三哥早上好。”

    “妃儿早上好。”

    “西暖阁里暖和得很,娘也没等太久,你这些日子都累坏了,多睡会儿没事。”

    一听这话宓妃更是赖在温夫人的怀里好一阵的撒娇,嘟着嘴糯糯的道:“还是娘亲心疼我。”

    “娘心疼你是没错,可你爹跟你三个哥哥也很心疼你。”温夫人点了点宓妃的鼻尖,又想到他们兄妹四个每聚在一起都要斗一斗嘴,她还有正事要说便提前制止即将发生的事,柔声道:“应该都饿了,赶紧吃早点。”

    见得温夫人些举,温绍云跟温绍宇就算想说点什么也憋了出去,不能不给他们娘面子不是,这个时候还是乖一点的妥当。

    “那咱们就吃东西。”宓妃扫了一眼桌上摆的这些早点暗暗决定,等晚一点她要好好表扬手下那些个丫鬟们,实在很是贴心有没有。

    她娘跟她哥哥们来的时候她正睡得香甜,可是不曾吩咐她们准备这么贴心又符合他们胃口的早点,单就这点心思也值得她表扬跟打赏了。

    他们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在这样的氛围下谈事情效果也是出其不意的好,温夫人便将她之前跟三个儿子提过的事情又更为详细的说了一遍给宓妃听。

    “娘亲这主意不错,昨个儿咱们一家本该聚在一起吃顿团圆饭的,结果要善后的事情太多,爹跟哥哥们还有我都没在府里陪娘亲,不若就改在中午咱们一家人坐下来吃一顿好的,也省得晚上饿肚子。”

    即便就是在宫宴上,宓妃真要饿了要吃东西,那也丝毫都不会顾忌旁人的眼光,说这话也不过就是为了安温夫人的心罢了。

    “妃儿也同意这么做?”

    “不然呢,娘亲总不会是说来玩玩的。”宓妃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的肚子给填饱了,对外沉声吩咐道:“丹珍,你去小厨房端几样爹爹喜欢吃的早点送到观月楼去。”

    “是,郡主。”

    从昨个儿开始官员们就休沐在家了,这就跟现代大公司放年假一样,大臣们要等到正月初四之后才会开始上早朝。

    她娘那么早就跑来她这里,怕是这段时间也累得够呛的她的爹压根还没起,可不能他们母子几个吃了,就把温老爹给忘了。

    “咳咳…你爹真没白疼你。”想到自己把夫君给搞忘了,温夫人就一阵脸红,好在闺女还记得,不然可就真要尴尬死了。

    “噗嗤――”

    “你们三个臭小子笑什么笑,不许笑。”

    温绍宇憋着笑,温绍轩跟温绍云也紧抿着嘴唇连连摆了摆手,可那抖动的肩膀却是泄露了他们真实的情绪,实在憋得好辛苦。

    不过他们的母亲还真是可爱呀!

    “娘亲在担心什么?”

    “我…”

    突然对上宓妃那双似能看透人心的眸子,温夫人想要否认的话就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略有些不自在的垂下头去,久久都没有出声。

    “娘亲可是在担心那个老妖婆。”在宓妃的眼里她可从来都不曾将温老夫人当成是她的祖母,有个那样的祖母她倒宁肯没有,省得一言不合她就想一把掐死她。

    想她刚魂穿到原主身上,还没有弄清楚她魂穿的原由之时,回忆起温老夫人对原主做过的那些事情,她都恨不得亲手了结了她。

    现在她已经弄清楚了自己为何会魂穿到原主身上的原因,知道了原主即是她,她即是原主,她没有主动去找温老人的麻烦就够了,还想让她待见她,原谅她,这简直就是做梦。

    “妃儿,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你的祖母,你怎么能叫她老妖婆呢,就算不看别的,看在你爹那么疼你的份上,她到底是你爹的亲娘。”

    “她是爹爹的亲娘没错,可她也仅仅只是生了我爹爹那么简单而已。”无比庆幸她还有一个好爷爷,不然她爹真要被老妖婆教养长大,宓妃简直都不敢去想象。

    那画面委实有些惊悚,她这小心肝承受不起。

    “你这孩子。”

    “娘打心眼里是不想接老妖婆回来的,但娘亲又觉得你作为妻子,作为儿媳妇,想着那老妖婆毕竟是你夫君的亲娘有些事不得不做,有些话不得不说,所以心里都快纠结矛盾死了。”

    温夫人听着宓妃的话,一双温柔如水的眸子瞪得大大的,她这个做娘的那点心思竟被自家女儿说得透透的,还真是叫她无比的汗颜。

    也是直到此刻,之前没明白过来的温绍轩三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总算明白他们娘那欲言又止是为什么了。

    “这事儿要说容易也容易,要说难其实也难。”宓妃光滑细嫩的小手摸了摸下巴,眸底却快速的掠过一抹狡黠,偶尔逗逗她可爱的娘亲感觉还不错。

    “你这丫头就忍心娘亲这么着急难安的?”

    “娘亲犹豫要不要接老妖婆回来,也觉得这个时候你该拿出一个态度,不然会影响到娘亲跟爹爹的夫妻感情?”

    “哎呀,臭丫头你就别再逗娘亲了,快些把话给娘说清楚。”

    “既然娘亲拿不定主意,何不把决定权直接扔给爹爹,至于接与不接都由爹爹拿主意,娘亲烦恼那么多做何。”

    “这行吗?”

    “行与不行不试试怎么知道。”

    “可是你爹要是……”

    即便温夫人话没说完,宓妃兄妹也都明白了她想表达的意思,“据女儿所知那个老妖婆在那个地方比起以前在府里还要不安份,爹爹就算心中对她有所心生不忍,也断然不会接她回府的。”

    若是温老夫人肯真心诚意的认错,又或是承认自己做错了,那么作为儿子的温老爹绝对不会放任她不管,怎么着都会接她回府的。

    但偏偏时至今时今日,温老夫人仍旧不觉得她有错,错的都是别人,她会落得今日的下场也全都是败温夫人所赐。

    一旦等她回到相府,第一个倒霉的就必定是温夫人,如此温老爹怎么可能松口接温老夫人回来,除非他是觉得送走温老夫人后,这相府的日子过得太太平。

    “妃儿你的意思是……”看着直冲她眨眼睛的女儿,温夫人也聪明的领悟过来,知道她自己该如何做了,连那脸上的笑容都明媚了几分,“你个鬼精灵的丫头,看来娘是一点都不担心你以后嫁出去会吃亏了。”

    就这丫头这七巧玲珑的心思,不知怎的温夫人竟开始替她未来的女婿担心了。

    “娘亲这是在心疼熙然?”

    温夫人,“……”

    看着温夫人那怔愣住的僵硬表情,温绍轩三兄弟看着宓妃那挑眉的娇俏模样,也是没忍住大笑出声。

    “未来妹夫最好被妃儿压着欺负一辈子,否则休怪我们对他不客气。”

    “就是就是,他要敢欺负妃儿,小爷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妃儿在嫁过去之前,定要将妹夫调教得乖乖的。”

    然后,宓妃跟温夫人就抽着嘴角,“……”

    呜呜呜…熙然娶她貌似还真相当的危险,宓妃抿着小嘴半晌后又实在是忍不住偷乐起来。

    “你们三个也别太欺负陌殇。”

    “娘,妹妹还没嫁过去呢你的胳膊就开始往外拐了,我们才是你的亲儿子。”

    温夫人自知她一张嘴说不过三张嘴,默默的败下阵来神情很是忧伤,暗暗决定下次见到陌殇的时候,她要对他好一点。

    好在她的心思三个儿子并不知晓,否则搞不好陌殇又要莫名穿小鞋了,他不过就是想要娶个媳妇儿,怎么就那么难那么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09除夕之夜,几王指婚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