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12 除夕之夜,几王指婚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御书房

    张公公躬身走进御书房,似是有事要向宣帝禀报,看到静坐在一旁的寒王又面带犹豫之色,不知该不该当着寒王的面说。

    “时间也差不多了,本王这便动身先去柳清池晏。”宫里宫外的消息还真没有多少是能瞒过寒王耳朵的,张公公这个时候进来要禀报宣帝的事情,或多或少寒王许是知道一些的。

    他呆在御书房足足半个时辰,该说的想说的,要清楚表达给宣帝的意思,寒王相信他已经表达得非常的明确,既是如此他也用不着为难张公公,先离开一步又有何妨。

    “等等。”眼见寒王就要走到门边,御案后的宣帝也顾不得生寒王的气了,赶紧黑着脸叫住他。

    “还有何事?”

    “你老老实实的回父皇一句话,你不同意朕给你指婚,那好,朕就不给你指婚,那你就按照自己的喜恶来挑一个王妃,朕直接赐婚于你便是,可你就连这都不乐意,你告诉朕你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早知会有这样一日,宣帝就异常的后悔,当初他刚刚察觉到寒王对宓妃丫头有不一样情愫之时,他就应该当机立断替他将宓妃丫头给定下来的。

    如此,也就没了现在的烦恼,他这个儿子也能得到一段好的姻缘。

    只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他纵使现在把肠子都给悔青了也无可奈何了啊!

    尤其宣帝又想到宓妃那性子,顿时脑门就疼得厉害,那丫头可不是一个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主儿,你要她做的事情,她若不点头谁也甭想强迫她去做。

    哪怕当初他这个皇帝真有先见之明将她定给了寒王,要是她没跟寒王瞧对眼,在他看来这段极好的姻缘也成不了。

    头疼,真头疼。

    “你也别给朕闷着不说话,就想着沉默是金就谁都拿你没办法,朕就要你的一句话。”既然他这儿子跟宓妃丫头已无可能再在一起,那么宣帝就仍是希望能有一个好女人能陪在寒王的身边,这样一边可以照顾他的生活起居,一边也好让他尽早从那段感情里走出来。

    更何况寒王年纪已经不小了,早就过了娶妻年纪,以前他还能借口身中剧毒活不长久,不愿再牵连一个或者多个女人进他的世界里。

    但现在他体内剧毒已解,人也恢复了健康,那些曾经顾忌着不敢把自家女儿嫁给寒王的大臣们,如今是巴不得把自己的女儿嫁进寒王府,对此宣帝固然有些恼怒,可也不愿在这种事情上面计较太多。

    虽说那些个女人都不一定全都心性单纯,品性纯良,但在那么多的女人里面,总不会全都是不好的,精挑细选怎么着也能出一个好的吧!

    偏偏他的一番苦心寒王压根不待见,坚定又直白的告诉他,他不允许他这个做父皇的插手他的婚事,也就是拒绝了他在今晚替他指婚。

    短暂的恼怒过后,宣帝到底还是顾忌寒王的感受,儿子既不愿退步,便只能他这个做父皇的让一步,莫要将他逼得太紧,更担心他的反弹太大。

    瞧瞧,有他这么憋屈的皇帝,有他这么委屈求全的爹么!

    “时候到了,儿臣自然会娶妻,父皇便不要插手儿臣的婚事,儿臣是很认真的在跟父皇说这件事情。”第一次动情是刻骨铭心的,寒王如今才刚刚放下宓妃,且不说以后会如何如何,至少目前他是绝对无法成婚的。

    即便他以后真的要成婚生子,也必然是经过深思熟虑慎之又慎的,他若娶了一个女人回来,哪怕他不爱她,也断然不会让她受委屈。

    别跟他说什么日后待他登基称帝后,他将会有三宫六院众多妃嫔,他是不会允许自己走上那条路的。

    届时他既为君为帝,他的后宫是养一个女人还是养一群女人那是他的家事,又岂容那些朝中大臣来质疑他,挑衅他的帝王之威。

    “时候到了再娶?那你告诉父皇什么时候才算是时候到了,你就真这么铁了心的要一直拖着。”

    “现在没有合适的。”以前寒王身中剧毒,一条命都是悬着的,哪怕他身份尊贵就连太子都不及,相貌更是众位皇子中最为出挑的那一个,但是人就都会怕死,那些女人自然不乐意亲近寒王,哪怕就是在宴会上遇到了也是躲得远远的生怕被寒王给看中似的。

    那时候寒王身边的异性算起来,除了寒王的那个不知所谓的师妹之外,也就是让寒王给爱上的宓妃了。

    前者虽然是个女人,可寒王对她并无男女之情,更多的时候只怕也没有将她当成是个女人来对待。

    现如今寒王彻底恢复,往日不愿亲近他的女人就跟蜜蜂见了蜜糖似的,说是成群结队的向寒王靠拢都丝毫不夸张。

    “那在你的眼里谁合适,你都不愿试一试,怎么就知道不合适。”宣帝此刻一点帝王形象都没有的,很是焦躁的抓了抓头发,那瞪向寒王的目光真真是恨不得将他给瞪出一个洞来。

    寒王被宣帝那形象给惊了一下,墨瞳里掠过一丝浅笑转瞬即逝,嘴角亦是跟着一抽,他揉了揉眉心,冷声道:“本王很清楚自己的肩上担负着怎样的责任与使命,所以皇上也不用担心本王以后会做个清心寡欲的和尚。”

    “这……”心思就这么被寒王不客气的给戳破,宣帝僵着一张威严的脸,怎么都觉得有些窘迫。

    “还有本王既然已经做出选择放下了宓妃,那么皇上就应该相信本王就算还会维护着宓妃,不计得失的对宓妃好,这如此种种并不表示本王还将心放在她的身上,那样对宓妃不公平,也对阿殇不公平。”

    “哎!”宣帝听了寒王的话不禁重重的叹一口气,他以往只盼他这个儿子的情路可以走得顺畅一点,不曾想他在这一条路上走得比他这个做爹的还要艰辛。

    “以后本王与宓妃之间只有友情,只有兄妹之情,绝对不会有爱情。”话落,寒王目光沉静的看向宣帝,喜怒不辨的道:“如此,皇上可还有何疑问。”

    宣帝看着他摆了摆手,好半晌后才幽幽的道:“好,朕相信你,也不会逼你,今晚便不给你指婚。”

    “嗯。”

    “你也别让父皇等太久知道了吗?”

    “嗯。”

    “以后再遇到喜欢的姑娘,别管她对你如何,先牢牢将她抓在手里再说,省得又……”

    寒王嘴角猛抽,份外无语,“……”

    “朕话都还没有说完,那臭小子跑那么快做什么,真是不孝子,气煞朕也。”

    “……”张公公充当背景墙整个人都快僵掉了,心说:皇上您真的气到了吗?奴才怎么瞧着您这都被气得头冒青烟了呢?

    这也亏得是寒王殿下,换了别的哪位殿下敢如此顶撞于您,怕是真要吃不着兜着走了。

    “张公公。”

    “奴才在。”

    “你刚才要禀报什么?”

    “回皇上的话,庞太师今个儿进宫也挺早的,他还请了在柳清池晏的太子殿下过去谈话。”至于谈的是什么,张公公多少也能猜到几分。

    太师府的姑娘入太子府即便不能做太子妃,怎么着也得坐个太子侧妃的位置,否则岂不惹人笑话。

    这段时日以来庞氏一族颇受打击,如今皇上也不会将庞太师逼得太紧,是以将庞烟指给太子做侧妃是必然的,倒也用不着庞太师图谋什么。

    皇上此举意在安抚庞太师,同样也有警告庞太师的意思,后续又将如何发展张公公猜不到,却也做好了准备去一一应对。

    “哼!”闻言,宣帝先是冷哼一声,接着就嘲讽出声的冷嘲道:“寒王一早就进了宫,他们来得早那是闲的。”

    对此张公公没有回话,他也知道宣帝说这话根本就没要他回的意思。

    “暂时不去管他们,总归说的也就那么回事儿。”

    “是,皇上。”

    “楚宣王世子呢?”

    “回皇上的话,楚宣王世子尚未进宫。”

    “这倒符合他的性子,如若不是宓妃丫头会随她爹出席宴会,咱们怕是也见不着这位世子爷。”

    “皇上说得是。”

    “那丫头呢?可也还未曾进宫,要掐着点儿才出现?”

    “皇上这回可是猜错了。”

    “哦?”

    “相爷现在已经到了柳清池晏,郡主是随同相爷一同进的宫,只是听下面的人说,郡主一进宫门就不知溜到哪里去了。”

    宣帝看着张公公,见他很肯定的点了点头,旋即一边起身一边轻笑出声,道:“那丫头素来就不是一个合群的,半点没耐心应付那些公子小姐们,她要不躲着朕才觉得奇怪。”

    “那可不,能得郡主真心相待之人,放眼这宫里宫外可不多。”

    “先回潜龙殿伺候朕更衣,然后摆驾柳清池晏。”

    “是。”

    ……

    “王爷,柳清池晏在那里,走这条路的话会不会绕得太远了……”幽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苍茫给扯住了衣袖,又冲他一通挤眉弄眼。

    呃…这几个意思?

    原谅他实在没瞧懂,脑子更是没有转过那个弯。

    “你那么多话做什么,只管跟着王爷走就没错了。”这个时候苍茫简直对幽夜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很想揍他有没有。

    这宫里哪条路是通向哪里的,走哪里到哪里有捷径,王爷比他们清楚好伐,怎么就那么没有眼力劲儿呢。

    “我只是…啊,苍茫你掐我做什么,疼,疼死了。”咧着嘴,幽夜差点儿没疼得跳起来,这下手也忒狠了点。

    “闭嘴。”

    “好你个苍茫,想打架是不是,等出宫咱们就单挑,看我不揍扁你。”

    “你仔细瞧瞧走这条是通向哪里的,瞧仔细了再说话。”

    “这这…这是通向…”

    “懂了?”

    幽夜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寒王修长挺拔的背影,又扭头看了看苍茫,总算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掐了,真是掐得太好了,呜呜呜。

    “你们两个从这边先去柳清池晏外面等本王,本王想一个人走一会儿。”幽夜跟苍茫在他身后的小动作,就算寒王后脑勺上没有长眼睛,却也就跟长了是一样一样的。

    “是,王爷。”弄清楚他家王爷是要去冷宫之后,幽夜也就不敢多说了。

    倒是苍茫略显为难的皱起了眉头,他倒不是担心在宫里有谁对寒王不利,而是怕有人撞见寒王却见寒王身边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要知道寒王现在的身体可还是很虚弱的,身边如何能没有人跟着。

    “这样会不会不妥当,要是被人给撞上……”

    “本王不会让人撞上的,你们在宫中也别放松了警惕,凡事都多留一个心眼。”寒王微眯着眼说完,身影顿时化作一道残影急掠出去,眨眼之间就不见了踪影。

    “是,王爷。”苍茫自知无法阻止寒王,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别看了,咱们先过去。”

    “王爷这速度真是越来越快了,真不想让咱们跟上的话,咱们还真跟不上。”幽夜撇了撇嘴说道,语气中难免带了几分幽怨的味道。

    主子太强属下太弱这滋味,莫名有点不好受。

    “既然发现了与王爷的差距,那咱们就该更加勤奋的练武了。”

    幽夜抽着嘴角看了苍茫一眼,没好气的道:“这不是勤奋不勤奋的问题吧!”

    “别废话,赶紧走,虽说王爷不会对那些女人生出心思来,可也难保那些女人不会算计咱们王爷,你我这时候过去也好多防备一些。”

    “说得有道理。”

    “除了要防着那些女人,其他几位王爷也要多加注意,以免他们将主意打到王爷的身上。”

    “哼,就连皇上都不能送女人到王爷身边,他们想安插女人到王爷的身边简直痴人说梦。”一想到那几位惯用的伎俩,幽夜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面色颇有几分难看。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他们家王爷不巧正是那个被诸多人给惦记上的宝贝,真真让人防不胜防。

    “你能心中有数就好,这样也方便咱们做出适当的安排,以免招惹来过多的目光注视反倒不美。”

    幽夜跟苍茫一边动作讯速的往柳清池晏赶去,一边低声商议着接下去要做的事情,场面相当的和谐。

    另一边寒王也是遵从自己的本心一路隐藏行踪潜藏到了冷宫里面,即便在他的授意之下,废后庞氏已经每天都过上了生不如死的日子,但他似乎更想亲眼目睹庞氏的凄惨与狼狈。

    那时他的母后虽贵为皇后,执掌六宫,却也从未难为过如庞氏她们这一类的女人,亦不曾独霸过父皇的恩宠,然而,他母后的隐忍退让在她们的眼里就是好欺负,就为了那所谓的凤位,一步步的将她残忍的逼迫致死。

    在寒王憎恶的那些女人里面,庞氏无疑就是那一个领头之人,若是没有她在其中扮演的那些角色,他的母后根本就不会死。

    遂,庞氏可以说成是寒王幼年丧母孤苦的开始,她也注定要承受寒王最大也最凶狠的报复。

    “咳咳…咳…你既然来了又何必这般躲躲藏藏,如今本宫不过只是废人一个,难道你还会怕本宫不成?”纵然她一生修为皆被宓妃所废,可还算敏锐的感知却没有消失,又或是她对寒王记忆太深刻,总之寒王出现在这里没多久,她便察觉到了。

    “当年你做下那些恶事,可曾想过你也会有今日。”

    话落,寒王倒也没有继续藏在暗处,而是从黑暗的阴影里缓步走了出来,漆黑的眸子冰冷刺骨的冷凝着趴在地上根本撑不起身子庞氏。

    “呵呵…本宫记得今个儿是除夕夜,宫里的除夕宴应该快要开始了吧,寒王你来仅仅只是要质问本宫有没有后悔过吗?”

    悔吗?

    也许吧!

    当她被贬入这冰冷阴森的冷宫,原本高高在上,尊贵无双的皇后娘娘竟然落得连个卑贱的粗使宫女都不如,什么人都敢对着她踩上一脚,那时她是恨的,是怨的,是愤怒到想要杀人的。

    只是想象很美,现实很残酷,她已不是皇后,甚至就连她的武功都被废了,虽然她活了下来却沦落到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的下场。

    就算她没有日日都被严刑挎打,凭她现在的体质也是奈何不得一个小宫女,一个小太监的,他们一个就能打得她爬不起来,更何况他们一出手就是好几个,她只有被打被欺凌侮辱的份。

    每到结束一天的痛苦折磨,似是没有休止的无情鞭打到夜深人静,她趴在冰冷的地板上也会不住的反问自己,对于她曾做下的那些事情,她可曾有后悔过。

    其实韩皇后挺好的,她除了占着皇上的正妻之位,除了她是皇上最爱的女人之外,在她们这些女人一个个被先皇赐到皇上身边后,便是满心的酸楚跟折磨,也未曾仗着她的身份以及皇上对她的宠爱对她们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

    甚至在她们刚到皇上的身边,皇上压根就不碰她们,若非是因为韩皇后,怕只怕她们多半还都会保持完璧之身吧!

    只是她嫉妒韩皇后,发了疯一样的嫉妒着她,明明她也跟她一样的深爱着皇上,为何皇上的眼里只有她,为何就看不到她的存在。

    在那日日都求而不得的疯狂中,她终于彻底的弥失了本心,不计代价不择手段也要除掉韩皇后,似是只有韩皇后死了她才能得以解脱,才能得到皇上的爱。

    至于皇后之位?

    呵呵…但凡皇上肯分一点点的心给她,眼里有一点点她的存在,便是没有后位她也满心欢喜的。

    可是什么都没有,她既得不到皇上的怜爱跟恩宠,那么她就要得到至高无尚的权利。

    “既然寒王想知道,那本宫就告诉你,本宫不悔,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只是为何说出这句话,她竟无法自抑的落下泪来。

    “激怒本王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只有活着才能饱受折磨,他如何甘心如了庞氏的愿让她一死而解脱。

    “不过一场成王败寇罢了,本宫输了落得这样的下场是本宫该受的。”往日里结束一天的鞭打庞氏往往只剩一口气在吊着,绝对没有精神也没有力气说这么多的话,她完全是不想在寒王的面前示弱,一直都在硬撑,“咳咳…这是本宫落到你的手里,你怎么折磨本宫都没人敢有意见,假如是你落到本宫的手里,本宫折磨起你来也不会有丝毫的手软,所以本宫有什么可悔的。”

    便是她当真后悔了,又岂能让寒王瞧了出来。

    “看来不管怎么折磨你都达不到让你痛苦的目的,本王或许应该换一个法子。”

    庞氏听到寒王冷得深入骨髓的声音不知怎的心下一颤,本就惨白如鬼魅的脸色更是‘刷’的一下又苍白了几分,颤着嘴终是压下了她即将破口而出的质问。

    “你说得没错,今晚有除夕宴,并且皇上会替太子还有几位王爷指婚,你说本王要不要送太子一份大礼。”

    “你…咳咳…你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庞氏,“……”

    “本王留着你的命就是要你日日夜夜都受尽折磨却不能死去,你也别想就这么一直咬牙撑着,撑到太子顺利上位的那一天,他能来这冷宫救你出去。”

    许是心思被寒王无情的戳破,庞氏惨白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煞是好看。

    “就凭你做下的事情,便是有朝一日太子真坐上那个位置,他若胆敢放你出去,那便是与整个天下子民为敌,你说他会放了你,还是杀了你这个令他一生都屈辱的女人呢?”

    “不…不会的,不会的…”

    冷眼扫过庞氏癫狂的样子,寒王皱了皱眉头冷声道:“今个儿除夕宴,柳清池晏热闹得很,本王瞧着庞氏也精神得很,你们好好招待她,让她也畅快畅快。”

    着重咬得极重的‘招待’两个字听得庞氏浑身一阵冰冷刺骨的僵硬,抬起双眼愤恨的紧盯着寒王,心中却是一片凄冷冰凉。

    “她的眼睛本王很不喜欢,不若就挖了吧!”

    “是,王爷。”

    “别太着急着挖掉她的眼睛,暂且缓上一缓,待太子大婚之日本王岂能不送他一份精心准备的礼物。”

    “是。”

    简短的交待完之后,寒王转身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任由庞氏在他身后凄厉的大喊大叫。

    恶魔,寒王就是一个恶魔,直到今日她才明白这个事实却是太晚,太晚。

    “熙然,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有吗?”

    “怎么没有,好像是从冷宫方向传来的,啧啧,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情去冷宫找庞氏的麻烦,看来他的准备想必很是充足了。”

    陌殇好似浑身没有骨头一样的赖靠在宓妃的身上,修长有力的双臂紧紧将宓妃环抱着,撇了撇嘴没好气的道:“他若这点本事都没有,还是别在这宫里混了,什么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宓妃眨了眨眼,那什么她竟无言以对。

    ------题外话------

    么么哒,今个儿元宵节,荨在这里祝大家元宵快乐,鸡年大吉大利,事事顺心如意,身体吉祥安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12除夕之夜,几王指婚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