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13 除夕之夜,几王指婚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阿嚏――”

    正离开冷宫的寒王突然觉得后背一凉,似有冷风直往他骨头里钻,不禁僵着一张俊脸眸色幽深的摸了摸鼻子,喃喃道:“谁的怨念那么重。”

    那感觉仅是短短一瞬,待寒王皱着眉头仔细琢磨寻思之时又消失无踪,好似之前那一刻什么都没有发现,当真叫他郁挫不已。

    提着气运着轻功赶往柳清池晏的路上,寒王抬头看了眼天色,俊脸上神色未变但那漆黑的眸色却是越发的深了,脚下的步子当然也迈得更快了些。

    “一会儿走到柳清池晏外面我们就分开走。”庞氏已被废黜,她借助幽莲教所建立的那些势力也被陌殇一一连根拔起,最后连个渣都没有剩下,本身武功又被废了,贬入冷宫对谁都造不成威胁。

    只除非庞太师并不是真正放弃她这个女儿,对她还有别的安排,否则庞氏想要翻身根本再无可能。

    可即便就是庞氏能力出众,还隐藏着他们所不知道的一面,但庞太师想要再动用她这枚棋子所要承担的风险太过巨大,一个不小心就会将整个庞氏一族牵连其中,给宣帝动庞氏一族送上一个大把柄。

    如此,宓妃宁可相信庞太师会另谋一条新路子,也断然不信他还会再起用庞氏。

    “为夫就那么见不得人?”陌殇猛地拉住宓妃的胳膊,一双潋滟而深情的紫眸就那么委屈的看着宓妃,似有水光要溢满出来。

    他们听到的奇怪声音是从冷宫里传出来的,也是他们的听觉异于常人,否则也发现不了什么异常,不然寒王安排人在冷宫做的事情怕是早就传遍整个金凤国,以至于整个浩瀚大陆了。

    寒王对庞氏有着怎样的恨,他们不是寒王是以也理解体会不了,如今正是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之际,寒王能把积压在心里那么多年的仇怨憎恶给发泄出来,这对寒王是非常好的事情。

    毕竟一直留着那些情绪对寒王往后修炼有害,弄不好成了他的心魔就更为糟糕,因而,对于寒王的举动陌殇跟宓妃还是很乐见的。

    也是好在宣帝那边明知寒王的动作却未曾有过阻拦,看来为了以保万全,陌殇没得还要去提醒一下宣帝。

    至于庞氏究竟能撑到哪一天,她还有没有别的谋算,陌殇百分之百相信寒王,若能瞒得过寒王的眼睛做下令他们都头疼的事情,那也算是庞氏的本事。

    “我没那个意思,你莫要瞎想。”什么叫做他见不得人啊,丫丫个呸的,她又没有偷人好伐,宓妃顶着一头的黑线没好气的瞪了陌殇几眼。

    “既然阿宓没有那个意思,怎么还不许我跟阿宓走在一起,阿宓你嫌弃我了。”

    宓妃嘴角微抽,黑着脸道:“你给我正常一点,不然仔细我抽你。”

    “嘤嘤嘤,阿宓果然不爱我了。”

    “噗――”宓妃那个汗啊,她面前这货到底是打哪里学来这些的。

    “要是阿宓不能给为夫一个合理的解释,为夫死都要跟阿宓走在一起。”好不容易阻碍在前的烂摊子就快收拾完,他也可以心情愉悦的去相府提亲了,结果他家小女人连跟他走在一块儿都不乐意了,这叫他怎不心伤又委屈。

    于是乎,某世子看向宓妃的眼神越发的委屈可怜了,那目光瞅着宓妃,就好似宓妃是个负心汉一样。

    “我爹说了不许我跟你一块儿,难不成熙然是想得罪我爹?”

    “呃…你爹,温相爷?”

    “嗯嗯。”

    陌殇好看的眉头拧了一个结又拧了一个结,他目露哀怨的瞅着宓妃,那绝代风华的模样染上这样的情绪神色,只瞧得人恨不得朝他扑过去。

    “爹爹醋意可是大得很,今个儿宴会上你便忍忍,莫要惹了我爹生气,不然待你上门提亲之日,他若将你拒之门外的话,我可就呵呵哒了。”

    “好,那咱们一会儿就先分开。”一想到他逞一时之气将会造成的后果,陌殇还是不敢去冒险,万一真把温老爹给惹毛了,就算对方心里满意他这个女婿,也必然好一通为难他。

    罢了罢了,他就先忍一忍,待他跟宓妃定下亲事,往后再成了亲,保管他把宓妃给拐得远远的,让温老爹羡慕嫉妒恨他去。

    “往后阿宓可得补偿我。”

    “好好好,补偿你。”好在宓妃不知陌殇之前心里在想什么,否则她还补偿过毛线啊补偿,没喷他一脸的血就对得起他了。

    “听声音柳清池晏里面已经很热闹了,阿宓是现在就进去还是再等一会儿。”

    “我呢今晚乖乖当个小透明就好,压轴出场这事儿还是熙然你来吧。”

    “阿宓就不想跟为夫在一起多呆一会儿。”那么着急着进去陪她爹,陌殇越想怎就越觉心塞呢。

    “你我要呆在一处往后有的是时间跟机会,熙然就那么小心眼?”

    “才不,这只是阿宓才有的特权。”

    “别生气了,我先进去到我爹娘身边打个招呼,然后你别忘了我还有个郡主身份,你想看着我那还不容易。”并非宓妃着急要嫁人,而是她跟陌殇的亲事先定下能省很多的麻烦不说,她与陌殇来往也更明正言顺,她也更是不想有些人总是惦记她打她的主意。

    宓妃安平和乐郡主的身份比起中宫嫡出的享有封号的一品公主都不逊色,她参加除夕宴坐的位置也非常的靠前且显眼,这么一来陌殇倒是可以坐到宓妃的对面。

    毕竟宓妃是个有封号又有封地的郡主,在这样的宴会上她可不仅仅是相府千金,一旦露面她所代表的更多的则是皇室。

    “好,阿宓先进去,为夫晚一点再进去,正好趁这个时候也安排一点别的。”

    “嗯,你自己小心。”

    陌殇突然凑到宓妃的面前,性感的薄唇吻上宓妃水润的红唇,虽只是一触即离,却让陌殇高兴得宛如一个抢到心爱玩具的孩子,看得宓妃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唔,亲吻他家小女人的感觉就是好,要不是场合不对他所求的又怎会是一个浅吻,怎么着也得来一记深吻才能得到满足不是。

    “莫失莫忘。”

    “世子爷,属下在。”

    “给本世子盯紧了庞太师,但凡出现在他身边的人,无论是什么身份的都仔细的查,哪怕就是小太监跟小宫女,又或是小孩子都不要放过。”反复来回的转动着拇指上的青玉扳指,陌殇语气清冷的吩咐道。

    “是,世子爷。”

    “另外传令给莫离莫弃,让他们去证实庞家大小姐死亡的真假。”

    庞家大小姐指的自然是庞菲,在庞菲没有被送走之前她是庞太师的嫡长孙女,方方面面都是经过严格的调教和残酷的训练出来的,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庞菲乃是庞太师手中一张异常完美的牌。

    只可惜中途意外出了差错,导致庞菲这张完美的牌就那么毁了。

    庞太师当初没有选择将庞菲给随便下嫁出去,而是将她远远的送走,还不惜外放消息称即便就是他死的那一日,庞菲也不能离开家庙半步。

    言外之意那么明显,就是寻常百姓也懂庞太师的意思。

    过了这么长时间之后,庞菲早已经淡出所有人的视线,没有主动提及庞菲的话谁还记得有那么一号人物,陌殇奇就奇在那庞菲早不死晚不死,怎么偏偏就选了这么一个时候莫名其妙的死了。

    咳咳…莫名其妙的死了这是陌殇自己的说法,事实上庞菲在家庙是怎么死的,前因经过跟后果都合情又合情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一点都不怕有人去调查一样。

    这能说明什么?

    这能说明的东西实在太多,让陌殇有如被卷进一团迷雾之中,反倒有些瞧不清楚真相。

    “世子爷是怀疑那庞大小姐是诈死?”莫失瞪大双眼看着陌殇,略显夸张的表情让他看起来就是一副很难以置信的样子。

    话说那个庞大小姐不是已经沦为弃子被庞太师所厌弃了么,否则她的位置也不会被她的妹妹庞二小姐所顶替,怎的她的死还另有隐情?

    “笨蛋,那庞菲什么时候死不好,偏偏要选在这个时候死。”

    莫失,“呃…”

    “你们能想明白这一点还不错,庞菲的死就是越没有问题越像有问题,那庞太师的心思可是深得很。”陌殇心中有几分猜测是没有说出口的,毕竟在此之前,他还有几个问题需要弄清楚,不然内心难安。

    待正月里温绍轩大婚之后,他必然要上相府提亲,在这期间陌殇不会允许任何意外情况的发生,处理掉庞氏之后陌殇也没有想过再与庞太师对上,可若是庞太师不那么认为偏要与他做对的话,陌殇倒也不怕麻烦。

    “请世子爷放心,属下等定将其中利害向莫离莫弃说个明白,相信他们不会让世子爷失望的。”

    “你们一直都是在暗处跟随本世子的,宫里不比别的地方,切记莫要暴露了自己的行踪。”

    “是。”

    “去吧,不要打草惊蛇,不管他要做什么都先由着他,只要不牵涉到本世子即可。”

    “世子爷,那若他算计的人是世子妃或是寒王殿下呢?”不怪莫失要多嘴,他们拿不定主意的还是率先问一问方才妥当。

    “算计世子妃就来禀报本世子,若是算计寒王么,找时机知会寒王一声就行。”

    “是。”莫失莫忘得了指示立马就消失在陌殇的眼前,再不离开等着被世子爷收拾?

    女人如衣服这话用在世子爷身上不合适,当改成女人如手足,兄弟如衣服才对,寒王殿下那个表哥在世子爷的心里真真是比不上世子妃一根手指头,颇有几分活该被抛出去的意思。

    “真以为本世子不知道你们心里在想什么,本世子只是懒得理你们,不把差事给本世子办好了,看本世子怎么收拾惩戒你们。”陌殇收回看着莫失莫忘离开的目光,笑得阳光明媚的道。

    今个儿除夕宴明里暗里打寒王主意的人不少,自然关注陌殇的目光也不会少,但愿没有人会不开眼的撞到他这枪口之上,不然他可不保证宴会上不会见血。

    “阿嚏――”

    “莫忘,你有没有觉得冷?”

    “少说两句,赶紧走。”

    “对对对,咱们赶紧盯着庞太师去,千万不能让他算计到世子爷头上去,要不你我万死难辞其罪。”

    “要我说世子爷你就别护了,咱只要将世子妃护得妥当就成。”

    莫失眨眨眼,手指摩挲着下颚,片刻后双眼发亮的道:“这话说得对,咱就护好世子妃。”

    “……”莫忘微怔,话说莫失这风风火火的性格到底像谁,真是世子爷训练出来的吗?

    ……

    “主子,太子殿下的话可信吗?”

    “无论太子可信与否,本太师都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你可懂?”

    “请主子恕罪,是属下多嘴了。”

    “家庙那边可都安排妥当了,务必要保证不留后患跟尾巴,任何胆敢不听指令的不必留手全都杀了。”

    “一切都是按照主子吩咐行事的,不敢有丝毫的纰漏。”跟随庞太师那么多年,他对庞太师的手段了解得不能再了解,自然不敢在他的面前阳奉阴违。

    只是大小姐死遁这事儿,骗骗某些人有用处,可在明眼人的眼里庞菲假死怕是疑点重重,尤其是在这个时候死了岂不越发惹人疑心。

    他纵使心中有疑问却也不方便对着庞太师直言不讳的明说,毕竟他不过只是区区一个下属,如何敢质疑主子的命令跟决断。

    “本太师知道他们不好糊弄,可本太师既然玩了这么一出计谋,倒也丝毫不惧他们去详查,反正查到最后到底对谁有利还尚未可知。”此番他在陌殇跟宓妃的手上栽的跟头太大,让得庞太师心中始终憋着一口气不吐不快。

    庞菲是他精心培养出来的,就那么舍弃了他自是不会甘心,既是如此何不让庞菲发挥她的作用,只要她能为他这个祖父所用就好。

    “他们要是不查的话,本太师心中反而不安,可只要他们去查,细细的查,方能最终达成本太师所愿。”

    “主子英明,属下知道该如何做了。”能成为庞太师的心腹,专替庞太师做些隐蔽之事的人也不是没脑子的,稍稍领会一点庞太师话里的意思,他的心里就有了一个即将破土而出的答案。

    既是不能言明之事,那还是让它保持神秘感最为恰当,他只当自己什么也不知晓就行。

    “再有小半个时辰宴会就开始了,本太师也该去柳清池晏了,你且代本太师传一句话给她,就说‘让她认清自己的身份,乖乖的听话,否则本太师既能将她高高的捧起,亦能将她重重的摔下,莫要违背本太师的意’。”

    “主子放心,属下务必将主子的原话一字不漏的传达给她知晓。”

    “嗯。”庞太师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光掠过窗外数棵寒梅,嗓音仍旧阴戾的道:“太子近来与本太师疏远了不少,好像想法也比较多了,你让手下的人将太子给本太师盯牢一些,但切记不要让太子有所察觉。”

    “是,主子。”

    如今太子已是庞太师能握在手里最后的筹码了,他是断然不会让太子翻出他手掌心的,否则庞氏一族的荣华岂不要败落在他的手里?

    这是庞太师万万不能接受的,甚至为了不让太子与他这个外祖父离心,庞太师不介意主动赠予太子一些财富与势力。

    然,从太子能否掌控那笔财富跟收服那些势力来看,便足够庞太师将太子看透,也足够庞太师设计好一个坑引太子入局了。

    ……

    金凤国御花园的绝艳景致据说乃是四大国之最,哪怕就是在寒冬腊月里也能瞧得见春日里百花争相艳,姹紫嫣红的奇景。

    红,黄,蓝,紫四色妖娆的伊雪菱花在雪地里开得颜色正艳,浓郁的花香散发着一种令人沉迷其中的气息,茂密的花丛之下,恰有一处低洼隐蔽其中,正好能遮住两个人的身影,从外面看什么都瞧不出来。

    “你且回去告诉主子,君瑗不会让他失望的,能从那个牢笼里走出来,是君瑗最大的渴望,哪怕要以生命为代价,君瑗也不会再想回到那个地方去。”

    “你能这么想最好不过,只是主子也说了,只要你乖乖听话,你的身份仍旧尊贵得很,待有朝一日你能光明正大站在阳光下之时,谁也越不过你去。”

    “有主子这句话君瑗心中就安定多了,不过如今君瑗还得习惯现在这个身份,以免节外生枝。”

    “主子给了你最大的权限,但这最大权限的前提是什么你该当明白,在此我也就不再多言,你自己明白就好。”

    “让主子等我好消息,君瑗不会让他失望的。”

    “宫中不比寻常地方,你自己小心。”顿了顿,这人又想到面前女子的身份,沉声补充道:“你该明白若是发生意外谁也救不了你,主子更不会相救于你,一切便要看你自己的了。”

    “是,君瑗明白。”

    “如此你抓紧时间进入柳清池晏,莫要太过引人注目,必要之时我会隐在暗处助你一臂之力。”

    “好,君瑗会依照形势伺机而动,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寻求你的帮助,你也多多注意一些,莫要被人发现了。”

    两人在伊雪菱花花丛中的简短谈话暂告一个段落,当那道黑色的影子消失之后,只见一个弱柳拂风的女子,身着一袭烟青色拖地长裙,面上蒙着一张似透非透的青纱,虽是极简单的装束,举手投足间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优雅娴静,白皙纤细的玉手莹莹似渡了一层朦胧的月光在上面,伊雪菱花被她拿在掌中赏玩,衬着她欲露不露的容颜,莫名有种动人心魄的神秘美感。

    微冷的寒风拂过她的面颊,遮面的青纱随风摇曳,隐约可见浮动的发丝之下清纯与妩媚相结合却不给人怪异,反倒份外和谐的乌瞳,明亮得好似夜空中璀璨的星辰,引人迫切的想要探究青纱之下究竟藏着怎样一张迷人的脸。

    “原来小姐是到花丛里摘花去了,奴婢还以为小姐不见了,可真是吓死奴婢了。”栾府的丫鬟红儿找不到栾君瑗之后急出了一脑门的冷汗,这可是在宫里,要是小姐闯去了不该去的地方,那她也就甭想活了。

    “你瞧这花可漂亮?”

    “这蓝色的伊雪菱花最配小姐了,不若奴婢将小姐摘的这朵别在小姐的发间?”

    “也好。”

    “小姐咱们赶紧进去吧,莫要让夫人等急了。”她们家老爷也不过堪堪刚有入宫参加除夕宴的资格,要是在小姐这里出了差错,回去有她苦头吃的。

    栾君瑗也明白她现在的身份就是这么低下,罢了,凡事过犹而不及,她还是收敛一些比较好。

    “可别着急了,崩着一张脸不好看。”

    “小姐就别打趣奴婢了。”

    “也是我一时贪玩儿,咱过前边游廊时见这花开得最是好看,实在没忍住这才差点闹出事来。”面纱下栾君瑗笑颜如花,眼神纯美真挚,站在花丛中的她仿佛落入凡世间的精灵,美得令人心生怜惜。

    这么一朵娇花,自是惹人注目的。

    “爷,该进去了。”

    “嗯,给本王查一下那位小姐是哪家的小姐,怎的本王一直未曾见过。”

    “是,爷。”

    察觉到那注视她的目光消失了,栾君瑗这才缓缓转过身来,拍了拍红儿的头,心情颇为愉悦的道:“走,我们也进去。”

    太子妃位与她无缘,便是太子府有了庞烟也再无她的容身之地,剩下几位王爷的正妃之位也断然轮不到她,说来挺可笑的。

    只是以她如今的身份,正位是不能肖想的,不过侧妃之位倒是可以努努力。

    ……

    柳清池晏

    “皇上驾到,太后娘娘,姚妃,淑妃,熹妃,程妃,齐妃娘娘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娘娘与各宫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卿平身,今日乃是除夕宴,意在君臣同乐,你们都放轻松一点,莫要如此严肃。”

    “谢皇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13除夕之夜,几王指婚5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