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14 宴会开始,比赛规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酉时正,在宣帝一番话后除夕宴正式开始,柳清池晏内灯火通明亮如白昼,歌舞升平,气氛好不温馨热闹。

    刘太后一袭司衣坊*的金黄色太后华贵凤袍,精致的妆容衬得她既端庄雍容又充满威严不失气魄,端得是后宫里最尊贵女人的风姿仪态。

    她坐在宣帝的右手边,虽说从走进柳清池晏开始她就一直没有开口说过话,但她到底还是明白这是什么样的场合,容不容得她在此时与宣帝闹脾气,几日未曾露出笑容的脸上挂着大方得体,优雅从容的微笑,倒是让她周身的威严在那微笑之下变得温和慈祥,容易亲近起来。

    因着皇后被废,别说宣帝没有要重新立后的意思,就是有也不可能在目前这个时候,遂,宣帝的左手边并没有安放椅子,其余的嫔妃则是坐在宣帝的身后。

    替众皇子指婚虽说不过只是宣帝一句话的意思,但宣帝还算是个厚道人,本着儿子不是他一个人儿子的态度,后宫中但凡育有皇子的妃子都获得了资格出席今晚的除夕宴,以往除夕宴可是没有这样的优待。

    宣帝原本就不好女色,自先皇逝后他登基为帝,后宫里的妃子仍是原来他潜邸后院的女人,新晋的那是一个都找不出来。

    于他而言除了已逝韩皇后,其他女人大概都长一个样,他也从不曾放在心里过,只是既然他与她们之间还有一个儿子,那么替儿子指正妃这样的大事,虽不至于让她们来做主决定挑哪个,但或多或少也让她们瞧着。

    端坐于正中高位之上,左右两边一边坐着的是他的文武大臣,另一边就坐着大臣们的家眷,中间完全空出来以便稍后各府的姑娘们表演才艺,而座位的前后则是按照品阶的高低来排列的,越靠前的品阶就越高,越靠后的品阶自然也就越低。

    宓妃是金凤国自建国以来为数不多的享有四字封号又拥有封地的正一品郡主,可以说她在众女眷中除了太后以及皇后之外,她的身份是最高贵的。

    已废皇后庞氏育有太子名下却无公子,是以也没有嫡出的公主可与宓妃争锋,其他的妃子育有的公主虽是金枝玉叶身份贵重,却也架不住是个庶出的,品阶倒也是越不过宓妃去。

    除非是极其得宠享有特殊封号的,否则宓妃也是很不客气的能压上公主一头,这也绝对是金凤国的头一份了。

    “咳咳…皇上这么看着我,难道是我脸上脏了没洗干净?”

    宣帝被宓妃的话给问住,摇头道:“那倒是没有。”

    “那皇上盯着我瞧,将这殿上绝大部分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我的身上,莫不是我的脸上开了一朵花儿?”要是可以选择的话,宓妃才不乐意坐在如此靠前的地方,宣帝一眼看下来瞧见的就是她。

    想她不过只是来除夕宴上打个酱油而已,一点想出头的意思都没有,所以尽可能忽视她的存在不要紧的,这位置谁喜欢谁要去。

    孰不知被宓妃这般嫌弃的座位,在这殿上的千金贵女又有多少个争破了脑袋都想得到,也只有她不屑一顾。

    “哈哈哈…宓妃丫头还是这么逗乐。”宣帝瞅着宓妃那微拧的眉头,突然心情极好的朗笑出声,半点没想到他这一时是痛快了,可后果貌似弄得有点严重。

    宓妃默了默,心说:我逗乐你妹!

    坐在宓妃对面的某世子奇迹般的竟然没有生气,清绝出尘的脸上依旧是如清风明月般温柔的浅笑,只是那上挑的嘴角越瞧越是邪气,看得人小心肝直打颤有没有。

    皇上您这么调戏本世子的女人真的好么?

    蓦地,宣帝似是感应到了什么,小心翼翼的用眼角的余光瞄了陌殇一眼,见后者似在垂眸沉思什么,那颗提起的心方才落了地,讪笑着对宓妃又道:“宓妃丫头本就生得人比花娇,朕那御花园里百花的颜色也不及你一分,朕瞧你看着歌舞倒是一派享受的样子,怎的吃点水果还挑挑拣拣的。”

    “皇上不是说除夕宴上君臣同乐,不用讲究那么多的礼数么,我这性子也是个拘不住的,素来自在惯了,便嘴巴就是有点挑剔。”此时宓妃抬头望向宣帝,手里还提着一串颗粒饱满的葡萄,粉唇勾起颇为不好意思的嘟囔道:“这个有点酸,我是瞧着皇上跟各位娘娘跟前摆着的比我这个好看还好吃。”

    “敢情你这丫头就惦记上朕桌上这两盘水果了?”

    “对于美食我是素来经不住诱惑的。”宓妃俏皮的眨了眨眼,一点不客气的道:“这宫里的好东西,一是要紧着皇上,二是要紧着太后,三是要紧着各宫娘娘,这一轮轮下来我这桌上的自然就比不得皇上桌上的美味了。”

    眼瞅着宓妃那盯着他桌上水果两眼放光的模样,宣帝一头黑线的抽着嘴角,对张公公吩咐道:“赶紧的,将朕桌上这两盘水果给郡主端过去,莫要把她给馋坏了。”

    “是,皇上。”

    “多谢皇上,宓妃便不跟皇上客气了。”笑眯眯的接过张公公送到她手中的果盘,宓妃整个人都柔和起来,少了几分清冷之意。

    “你要跟朕客气起来,朕反倒还觉得奇怪。”

    “如此的话,一会儿再有好吃的好喝的,皇上可得都给宓妃留上一份。”

    “张公公听到郡主的话了吗?”

    “回皇上,奴才听到了。”

    宣帝自宓妃的身上收回目光,抬眸扫向大殿上所有的人沉声道:“朕金口玉言,今晚你们就尽管像宓妃丫头一样都自在一点,别那么拘紧,桌上摆放的东西原本就是用来吃的不是用来看的,喜欢吃的就多吃一点,全都别给朕客气。”

    “臣等谢皇上。”

    “借着除夕宴朕要替太子以及其他几位王爷指婚一事你们应该也都知道了,那朕就开门见山的直说,众卿家中但凡未出阁适龄的姑娘都可以参选,表现最为出挑的几位朕便做主替她们赐婚了。”

    太子侧妃几乎是内定的,宣帝为了安抚庞太师,怎么着也要赐一个庞姓女子入太子府,剩下太子妃的人选也是令人有些头疼呢。

    指得太高的话,太子是高兴的,可宣帝就不怎么高兴了,可若指得太低的话,未免又会失了太子的身份。

    还有明王,陈王跟武王的正妃以及侧妃的人选抉择起来都让宣帝很是头疼,里面牵扯的东西太广,一个地方出错难保对以后就没有影响,这些全都是宣帝在指婚的时候要考虑到的。

    这次说是这些位置没有内定人选,说白了怎么可能完全没有呢,只是面子上做得很隐蔽罢了。

    “臣等谢皇上恩典。”殿上,没有将女儿嫁入皇室之心的大臣们自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进宫之前他们也仔细叮嘱过自家的闺女,一会儿该如何表现她们心中有数。

    倒是那些一门心思要攀上皇亲的大臣们,此时看着女眷席上那一朵朵娇花,还真不免忧心自家女儿被别人家的给比下去。

    一时间整个殿上风起云涌,暗流涌动,别看平时交情好得跟穿同一条裤子的大臣,这个时候都是有着自己小心思跟小谋算的,说出口的话十分也只能信三分。

    你若全信了,也就栽了。

    “多的朕也就不说了,虽说这个消息传出去的时间并不长,但朕相信即便只有这么短短两三天,你们也都准备好要展露出自己最完美的一面了。”

    宣帝带着笑意的话刚落下,女眷席那边就发出低低的议论之声,一个个盛装而来的姑娘们都羞红了脸,但眼神里却透着对她们渴求的那个位置的势在必得。

    “臣女等谢皇上美意,一会儿自当好生表现,定不让皇上失望。”

    “哈哈,好,朕就等着看你们的表现了。”宣帝摆了摆手,殿中跳舞的舞姬此时有序的退下,悦耳的丝竹之声连绵不绝听在耳中不禁令人有些昏昏欲睡。

    相对于那些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到恨不得一蹦三尺高表达自己喜悦心情的女人们而言,宓妃也是唯一一个对这些完全不感觉,如同游离在这个世界之外的人。

    任凭刘太后盯着她恨不得吃了她的眼神不时落在她的身上,她压根就是无关痛痒的忽视刘太后的存在,反正越是这个时候这位太后娘娘就越发不敢找她的麻烦,除非她真能舍得下她的颜面,拼着自己下不来台也要给她难堪,否则刘太后除了愤恨的瞪她几眼,别的什么都做不了。

    “皇上,宓妃瞧着这殿上适龄的姑娘们没有六七十也有三四十个,既是要同场竞技的话,这先一步出场跟后一步出场学问还挺大的。”

    “哦,听你这丫头这么说来似乎有比较好的主意,说与朕听听,若是得用就照你说的来。”除夕宴变成选妃宴,要说宣帝也挺无辜的,只是谁让他签下了不平等条约呢。

    每年除夕宴上的歌舞都是顶好的,绝对可以让人大饱眼福,今年那些节目除了开场两个以及最后那压轴的一个,其余的全都取消了,为的可不就是给这些贵女们上场表现的机会。

    “表演在前的必然占据优势,表演在后的也不免才情被埋没,不若一会儿上台表演之时便先将家势背景嫡庶身份抛一边儿去,就比比她们这个人。”

    在这皇权至上,男尊女卑,人分三六九等,高低贵贱的古代,但凡有什么事情必然是身份尊贵,品阶在前的排在前面,身份低的就越发往后挪,甚至有嫡女在的地方,庶女压根别想出什么头。

    后宫里的女人母凭子贵,官家后宅内的女儿家却是凭父凭母贵,常言道官大一级压死人,这话可不是没有道理的,父亲官位高,母亲诰命大,她们做女儿的也跟着沾光,这就好比她们坐的位置一样。

    那些在身份上不如她们的,自当识趣的往后退,且莫碍了她们的眼。

    宓妃这话一出口,官职高的大臣们都不禁对她怒目视之,而那些官职低一点的则是觉得宓妃说了一句公道话,至少给了他们的女儿上前公平竞争的机会。

    在他们看来他们的女儿才情相貌这些,也是丝毫都不逊色于上封家女儿的。

    “诸位大人这么看着本郡主做何?莫不是本郡主说错了话,还是你们觉得你们的女儿没那个本事,比不过别人家的?”

    那些被宓妃冰冷目光扫过的大臣们都惊出一身冷汗,这个女人的眼神太过锋利,他们只得狼狈败退,却又不得不开口服输。

    “郡主说得一点都没错。”

    “郡主所言有理,不过是些女儿家的切磋比较,实在较不得真。”

    “是啊是啊,郡主说话最是公道不过。”

    宓妃垂眸未语,这些个食古不化的老家伙还挑不起她的心火,便是又吃了几颗鲜美多汁的葡萄,抬头笑眯眯的望着宣帝,嗓音清冷的道:“皇上既然准了各位大人将家中庶女也带来参加宴会,想来对她们也是一视同仁的,不若就放她们在一起比比?”

    “除夕宴的时间并不长,可她们人数却不少,宓妃丫头有什么好意没?”

    “这个简单,这场比拼总共分为三场,第一场为初赛,第二场为复赛,最后一场自然就是决赛。”顿了顿,宓妃接着又道:“先统计参加比赛的人数,随后每一场都采取抽签的方式决定出场的先后顺序,这样很公平,谁先谁后不过只是各人的运气问题。”

    “主意不错,朕很满意,众卿以为如何。”

    “郡主的主意甚好,臣等但凭皇上做主。”

    “第一场初赛过后场上只能有四十人进入复赛,而复赛过后只能有十五人进入决赛,本郡主相信能够进入决赛的小姐们都是才华横溢的,然后通过决赛来选出成绩最好的前十名,同样本郡主也相信笑到最后的那十位,皇上定会替你们指下一门好亲事,给你们一个好姻缘。”

    “如何,你们对郡主这样的安排可有异议。”

    “回皇上的话,臣女等没有异议。”殿上大部分的女人对宓妃还是感激的,只有少数一部分觉得宓妃多管闲事,可架不住宓妃身份太高,就连她们的父亲都不敢招惹的人,她们哪里还敢自己送上去挨凑。

    虽说宓妃不一定会打她们,可就算只是被宓妃当众下面子也足够她们难堪一阵了。

    “晚宴时间有限,她们人数太多,由着她们一个一个的一场一场的表演太过耗时不说,难不成今夜就坐在这里过一晚?”时刻注意着宓妃一举一动的陌殇可不相信宓妃会有闲情坐在这里看一晚的猴子唱戏,那鬼丫头肯定还有别的主意正等着人给她铺设一下,好让她继续往下说。

    “楚宣王世子说的也不无道理,宓妃丫头你以为呢?”宣帝果断将皮球又踢回给宓妃,哪怕就是他也坐不了这么长时间,看着这么些女人你争我夺。

    宓妃对上宣帝的眼神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特么的真以为是在踢皮球呢,你踢一脚我也踢一脚,然后果断全往她这里踢?

    “考虑到人数有点多的问题,也为了试探你们的一些品性,遂,第一场跟第二场都采取团队晋级的方式,成功进入第三场的十五个人,先全部坐下来比一场琴技,弹得最好的那一个胜出待定,剩下的十四人两两pk对决,胜出者同样先待定,直到从失败的七个人里面再决出两个优胜的与待定的八人再次两两pk,胜出的五位以比赛时间的长短排名,输掉的与另外五人同样再次pk,六到第十名的名次也以比赛时间的长短来判定。”

    殿上殿下包括宣帝在内都在琢磨宓妃说的这个比赛的方式,这么一来的确节省时间,“众卿以为郡主定下的比赛规则如何,若有不同的异议可以提出来说与朕听。”

    “回皇上的话,臣等没有异议。”

    “当真没有?”

    “没有。”

    见他们答得肯定宣帝也懒得多作计较,微拧着眉头沉声问道:“丫头,你说第一场跟第二场团队比试是怎么一回事?”

    “张公公可统计好要参加比赛的人数了?”

    “回郡主的话,奴才统计好了,不多不少正好七十位小姐要参赛。”得了宣帝指示的张公公对宓妃那是有问必答,态度好得不得了。

    倒是听了张公公的话,宓妃整个人都有一瞬间的懵,敢情之前还是她算得少了,撇开殿上那些不争太子妃之位及那几个正妃之位的女人,竟然还有足足七十个女人要去争?

    显然宓妃有点儿被吓到,睁着水灵的眸子扫过对面坐着的那些大臣,额角滑落三条坚黑线,心说:这些大臣还真是能生,她算是开了眼界了。

    只是转念一想,这些个女人里面庶出的女儿并不多就占据了一半江山,顿时,宓妃又觉得这没什么了,毕竟这个时代的男人别说在朝为官的,就是家中稍微有点富余的大户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

    后院女人多了,男人不只就女儿多了,儿子必然也是少不了的。

    “既然刚好七十个人,那就分成七个组别,每个组十个人,与谁一组抽签决定,出场的先后同样也抽签决定,分配好之后就算你的那一组里面有你特别不喜欢,又特别厌恶瞧不起的人,本郡主告诉你们,你们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郡主这么说会不会太霸道了,既是要分组参加比赛为何就不能让我们自己选择跟谁一组呢?”

    “就是。”

    “要是什么都郡主你说了算,那我们……”

    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后面就会有一个接着一个敢吃螃蟹的人,眼见第一个出声反问宓妃的人没有被宓妃责问,后面就有一个接着一个的声音冒了出来。

    “在家做姑娘容易,出嫁无论是做一府主母还是别的都不容易,尤其皇室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嫁进去的,你们既然一门心思想要做皇家的媳妇,就该明白一个道理,喜欢拉帮结派可不太好。”

    “嘶――”

    宓妃话音一落,那些以为自己占了上风的女人们齐齐变了脸色,双腿隐隐有些发软的倒抽一口凉气。

    “你们喜欢谁就跟谁一组,是不是觉得那些被你们所排挤的人就会被淘汰,你们就能顺利晋级?”

    众女沉默,之前她们心中的确抱有这样的想法,可心思被宓妃直言戳破,就算她们脸皮厚也是有些顶不住。

    “由此可见你们的人品还真一般。”

    若说宓妃之前的话有些令她们难看,后面这句话那就可轻可重,甚至有些打脸了。

    “说来也是本郡主多管闲事,这本该是皇上的事情,如此本郡主也懒得搭理你们。”话落,宓妃从容优雅的放松了身子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最后更是干脆闭起双眼悠闲的打起瞌睡来。

    宣帝见此又是好气又觉好笑,反倒是太子率先站出来恭敬的对宣帝道:“父皇,儿臣以为郡主的法子极好,她们与谁一组都由抽签决定,既是团队合作比赛,倘若她们连顾全大局都不懂,这等女子要是混水摸鱼的嫁入了皇室,那才是给皇室摸黑。”

    “皇上,老臣觉得太子殿下所言有理。”

    “皇上,郡主虽然说话是直了些,不太好听霸道了一点,不过郡主的心是好的,能入我墨氏皇族的女子可不能是些个不三不四的。”

    “老皇叔的话朕记下了。”

    “皇上,微臣以为皇室女子也好,皇室宗妇也罢,都该当为天下女子之表率,相貌才情皆是次要的,唯有品性一定要挑好的。”

    “嗯,朱爱卿所言有理。”

    不过几句话而已就发展成现在这样,之前跟宓妃呛声的几个女人完全傻眼了,整个人吓得面色惨白,哆嗦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见此情景还得让宓妃消了气才行啊,那得了自家男人暗示的夫人们赶紧拉着自己的女儿就要向宓妃请罪,结果宓妃‘睡着了’,压根就不搭理人。

    “宓妃丫头素来不是个小气的,你们也莫要做出这般姿态,赶紧去抽签分组别耽搁时间。”

    “是,皇上,谢谢皇上。”

    抽签的速度非常的快,不仅在场的姑娘们快速的分好了组,就连出场的先后顺序也都决定了出来。

    因着预留的时间不多,姑娘们能整体表演的选择并不丰富,无非就是弹琴,跳舞这些节目,半点新意都没有。

    到底是时间仓促了些,这些个女人聚在一起商量表演什么节目,彼此之间也没有什么默契,好不容易将就着磨合一下,若非是她们自幼功底就好,怕是一上场就要闹不少的笑话。

    一个时辰之后,第一场淘汰赛宣告结束,排名前四的四个组分别晋级,另外三个组则是直接淘汰,其中不泛有星殒城内素有才名的千金贵女。

    比赛就是这么残酷无情,纵使她们心有不甘却也只能含泪败退。

    早知会这样,她们也就不端着架子不肯配合了,自己表现得再好有什么用,这第一跟第二场比得就是一整个团队的优劣。

    如今后悔有何用,她们都被淘汰了。

    “进行第二场的抽签,只是要留下十五人,淘汰二十五人,这组该如何分才好。”宣帝说话的时候目光自然而然的瞄向了宓妃,结果他看的人却是一个眼神儿都没给他。

    话说,他这皇帝很挫败很郁促有没有。

    “让之前被淘汰的三十个人再抽一次签,然后就由太后抽取五个签出来,若有与太后抽中相同号码的女子,便幸运的参与这第二场比赛吧!”

    陌殇话落宣帝觉得有道理,沉吟片刻出声道:“三十个里面抽取五个,但愿你们有幸被太后所抽中。”

    看着张公公捧到她跟前的箱子,刘太后在抽取的时候也是动了点心思,因着她的动作极快倒没人发现异常。

    “你们五个很是幸运,一会儿好生表现。”

    “臣女等谢皇上。”

    “四十五个分为十五人一组共三组,朕给你们一刻钟时间准备,便先退下吧!”

    之前宣帝还不觉得,倒是借着宓妃的这个提议发现了不少问题,脸上虽是带着笑,心里却是积压着熊熊怒火,若非他自控力极强怕是得当场发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14宴会开始,比赛规则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