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16 你争我夺,花落谁家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此刻柳清池晏的偏殿内整整聚集着四十五个正值青春妙龄相貌出挑并且才华横溢,焦急等待第二场比赛后结果的姑娘们。

    常言道只要有女人的地方就必然会有‘战争’,更何况这偌大的偏殿内还或坐或站着好几十个女人,真要一点口舌之争才显得奇怪。

    好在她们也知道注意场合,就算发生一些口角争吵起来也将自己的声音压得相对较低,又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略显焦躁的情绪,遂,场面倒也不至于失控。

    温雪莹跟温紫菱姐妹两人到底是没有听温夫人的话,很是坚决的选择了她们自己所认为正确的道路,全然不顾及温老爹对她们的一片苦心。

    这两个女人出生在相府,即便她们的头上顶着相府庶女之名,却也因遇到温夫人那样一个好的不苛责她们的当家主母,是以她们自出娘胎所有的吃穿用度,甚至是礼仪教养等等这些,无一例外不是按照嫡女的规格来制办的。

    所幸她们不但生得有一副好的容颜,就是连脑子也好使得很,再加上她们虽有野心,虚荣心也强,但却对自己都很狠得下心,又是舍得勤奋吃苦下功夫的人,因此,她们是有真才实学的相府小姐,可不是空有美貌的草苞。

    否则她们姐妹也没有那个资格在宓妃穿越过来之前,每每都代表相府去各府参加各种宴会,也替自己挣不下那么些好名声。

    自打宓妃在她们的眼里变‘好’,一次又一次的交锋她们落得惨败收场之后,两人也就彻底认清了自己的身份,不敢再在宓妃的面前称大了。

    尤其是能替她们撑腰做主的温老夫人被送走,连带着她们的娘也被送走之后,原本她们都做好准备要在相府缩着脑袋数着时间过日子的,结果却发现是她们自己脑补得太多太多,不只宓妃懒得搭理她们,就连相府里其他的人也没有任何要为难她们的意思。

    当然,她们还能享有以前待遇的前提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乖乖听话,否则府里能给她们的自然就可以再收回去不给她们。

    第一场比赛抽签她们姐妹的运气不错,跟她们抽到同一组的女人眼界都还算宽的,没有因为组里有她们不喜欢有成见的人就甩脸子,统一决定表演什么之后就积极的排练了一遍,找出不足之处再加以练习。

    果不其然最后一上场,直接被淘汰出局的那三个组,好巧不巧就是之前在偏殿准备时吵得最厉害,也表现得最不和谐的三个组。

    有了前面几乎是血的教训的残酷现实摆在那里,第二场抽签分组后,根本不需要有人站出来提点什么,她们个个都心里明白,与其有时间用来争争吵吵,倒不如抓紧时间多演练一次,毕竟她们同为一组就有着一个相同的目标,那便是取胜。

    要是她们这一组无法取胜无疑就是给了别的组取胜的机会,该要如何取舍也就不难做出抉择了。

    是以跟第一场的团队比赛的混乱相比起来,第二场姑娘们在团队比赛中的表现简直就要亮瞎你的眼,为了晋级决赛她们可谓都是下了血本的。

    时间在等待的过程中总是过得无比的漫长,可正殿内未做出哪一组晋级的宣判之前,不但她们不能闯进去,就连她们的贴身丫鬟行动也是受限的。

    最后一场比赛由哪十五个胜出晋级改由殿内所有人都参与评选之后,张公公就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了,要准备的东西实在太多,他感觉自己脑袋都要不够用。

    好在宓妃看他实在慌乱得很就给他提了一个点子,素来脑子就活泛的张公公顿时茅塞顿开,对着宓妃谢了又谢之后就退到正殿之外去忙活了。

    不过这次他的速度明显就快了好几番,节省了不少时间出来,宣帝对此表示非常满意。

    如此将正殿内的一切都安排妥当,张公公这才挤出那么一点时间安排了两个小太监到偏殿去传话,沉着脸很是直白的吩咐道:“刚才在殿上的话你们也都听得很清楚,一会儿去到偏殿也别绕什么圈子,就把晋级决赛的评定的规则跟里面的小姐们讲解一下,让第一个上场的那一组十五位小姐准备一下,领了牌子就到殿中舞台上来。”

    “是张公公,奴才们省得了。”

    “要是偏殿内那些小姐们吵闹的话,你们也别顶撞了她们,就让她们有什么不服的到殿上对着皇上说,若真是不想参加晋级赛就让她们直接说弃权即可。”

    “是张公公。”

    “抓紧时间赶紧去吧!”

    当两个小太监到偏内将新的评判规则一说,短暂的沉寂过后,立马就爆发出各种各样尖锐的声音,见此场面两个小太监都下意识的抖了抖,暗忖:这不管多美的女人发起疯来都委实太恐怖了些。

    “还请各位小姐注意自己的仪态,自己的形象,你们吵成这样是想将房顶给掀了吗?”纵然心中害怕,以他们卑微的身份也不敢得罪这些个千金小姐,但张公公交给他们的差事也万万不能办砸了。

    “虽说殿内此刻正上演着歌舞,但若你们声音再大一点的话,可是生怕皇上听不到诸位小姐的心声?”

    当这两句话一出口一落下,吵闹得最厉害的几个的脸猛地就是一僵,接着就跟被掐住了脖子似的没了声音,变来变去的脸色好不精彩。

    “毕竟整个殿上那么多人都要对小姐们进行投票,小姐们取胜的机会还是很大的,何必要闹得失了自己的风姿仪态白白惹人笑话。”

    “更何况刚才每位小姐的表现都是极好,顶完美的,这样评选也很公平,莫不是小姐们对自己没有信心,觉得自己不如别的小姐?”

    激将法这种东西只要掐准了位置,不论是对男的还是对女的都非常有用。

    这些女人不管是嫡出的还是庶出的,她们生来就是官家千金,个个都是是极骄傲的,也从来都不缺自信,如何能承认她们自己不如别人。

    “有劳两位小公公过来传话了。”即便庞烟太子侧妃的身份是板上钉钉之事,可她身为庞氏女也绝对不能够坐享其成,只能也参加竟技争取夺冠的机会。

    第一场跟第二场她的运气都不错,与她组队的小姐们也都很是出色,可这给了庞烟便利的同时,也让庞烟有了浓浓的危机感。

    优秀的女人那么多,可那尊贵的位置却没有几个,大家都在争夺那个位置,她若不努力岂不就要被压下一头去,这既丢她的脸面,也将辱没了太师府,祖父断然是不会轻饶了她。

    “两位公公辛苦了,这是我家小姐的一点点心意,不多也就是个茶钱。”得了庞烟示意的贴身婢女珠儿笑容得体的上前给过来传话的两个小太监各塞了一个算不得小的荷包,为的就是给后面的评选先铺路。

    皇宫是个不能小瞧任何人的地方,哪怕就是挣扎在最底层的小太监跟小宫女都有着自己的人脉,更别谈这两个小太监是跟在张公公身边伺候的。

    要是给这两个小太监好的印象,等会儿进了殿投票之时,运气好的话没准儿就会多好些个太监宫女投给她的晋级票,庞烟怎么可能错失这个良机。

    “奴才们多谢庞小姐赏。”

    “两位公公不必客气,我们也没什么可准备的,随时都可以领了牌子随公公进殿参加评选。”庞烟原本就生得很是好看,虽不及庞菲的艳丽,气质却更胜庞菲一筹,尤其当她微笑着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异常的亲切,让人不由自主的对她会产生某种信服。

    能在偏殿里留到现在的女人谁都不是傻的,眼瞅着庞烟抢占了先机,她们错失了机会,心中虽说不满又生气,可也没有做出别的过激事情来了。

    至于像庞烟那样给小太监塞荷包这种事情她们也没有再去做,本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就是她们给了也弥补不了什么,还不如留着那点银两做别的。

    “第一组的小姐们都排好队,然后领取代表你们身份的牌子,然后依次走进正殿参与评选,第二组跟第三组的小姐们也都抓紧时间准备好,很快就将轮到你们上场。”

    半柱香过后,由庞烟暂时带领的一组小姐们手持一张还算精致的桃木牌依次走入正殿,所经过之处必然刮起一阵香风,倒是引得不少人都深深的吸了吸鼻子。

    “两盏茶的功夫考虑,然后将你们选定的五个号码写下来,张公公亲自负责收取,速度务必要快。”

    “是皇上,臣等明白。”

    照宓妃的意思弄什么号码牌啊,直接写名字不就成了,可她却忘了在古代一个女子的闺名又岂是能随意外泄的,不过就是一个名字而已,有时候往往都能跟一个女人的清誉扯上关系。

    “阿宓你都写了哪五个?”

    发觉陌殇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低沉的响起,宓妃抬头看了对面的他一眼,用入密传音反问道:“熙然又写了哪五个呢?”

    “是为夫先问阿宓的,阿宓得先告诉为夫才行。”

    “你又想玩什么?”

    “没玩什么,就是想要看看为夫跟阿宓之间到底有多默契。”

    宓妃挑了挑好看的眉,手上写号码牌的速度丝毫不减,语气倒是颇为不屑的对陌殇道:“唔,熙然确定写下不会再改了。”

    “小坏东西你当你夫君是什么人。”陌殇冷哼一声,对于宓妃不相信他很是有些生气,明明是在隔空交谈,莫名却让宓妃有种陌殇此刻就贴着她的耳朵在说话一样的错觉,白净的小脸不禁染上一抹嫣红之色。

    “说就说。”

    听完宓妃念出口的五个号码牌,陌殇修长的剑眉先是一蹙,接着又松散开,而后带着一丝不甘的道:“咱们选了四个相同的,对最后一个却是有不同的意见。”

    “不用着急,下面不是还有两组么,咱们继续比。”

    “好。”

    很快评选结束,第一组退下之后,第二组的十五位小姐又依次上场站到舞台中央,上至宣帝下至臣子以及殿中女眷都再次提笔飞快的在纸上写着。

    不多时第三组的评选也宣告结束,众小姐又怀着忐忑的心情退回到偏殿静待结果,张公公则是领了宣帝的旨意,指挥着一群人负责统计最后的结果。

    除了第一组里面挑选出来的五个人,宓妃跟陌殇对最后一个有所分歧之外,在第二组跟第三组里面,他们挑出来的五个号码牌倒都一模一样,仅仅只是排名的先后有所不同而已。

    “启禀皇上,最后的评选结果统计出来了,请皇上过目。”

    宣帝接过张公公递到他手边的册子翻开看了看,将这些成功晋级的闺秀的名字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眸底划过一抹深思。

    “嗯,不错。”看过后宣帝将册子合上,又沉声对张公公吩咐道:“为了以示公平,张公公你将她们每一位的评选票数都公布一下。”

    “是,皇上。”

    “秦公公。”

    “奴才在。”

    “你去偏殿公布成功晋级的十五个名单,然后一柱香的时间给她们准备,如若有质疑评选结果的,稍后就将她们每个人的票选结果送一份到偏殿让她们自己瞧。”

    “奴才这就去偏殿公布。”

    眼见秦公公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宣帝就对身边伺候的小太监沉声道:“让司乐坊将准备好的琴都搬到台上来安放妥当。”

    “是,皇上。”

    “等等。”

    “宓妃丫头这是……”

    “皇上,并非每个人都颤长弹奏古琴,既然只是较量琴技的话,何不让那位小公公多跑一趟,到偏殿问问那些小姐们各自都擅长什么乐器之后,再令司乐坊将准备好的乐器搬上台。”

    “挑选她们最擅长的乐器?”

    “只有挑她们最拿手的才能分得出胜负,不然那第一个就胜出待定的人也忒容易过关了些,怎么着想胜出也得拿点真本事吧!”

    “按郡主说的去办。”

    “是,皇上,奴才这就去传话。”

    很快,大殿中央就有司乐坊的人捧了各种各样的乐器上场,其中古琴五架,古筝三架,琵琶四个,箜篌一架,长萧跟玉笛各一支。

    宓妃看到这六样乐器之后好看的眉头就微微一拧,那萧声跟笛声一出场怕就会被压制得死死的,除非吹萧跟吹玉笛的人可以一直坚守本心,半点不受其他声音的影响,否则绝对是上场一发声就要被淘汰的。

    “既然她们都挑了自己擅长的乐器,不若皇上就指定一首曲子让她们同时演奏吧。”

    “指定一首曲子,宓妃丫头有没有好的建议,朕倒是想听听你的。”

    “皇上可别为难我,我就不是那风雅之人,这种事情还是皇上决定的好。”

    “你这丫头朕可真是拿你一点办法没有。”宣帝笑着摇了摇头,幽深的目光落到寒王的脸上,一本正经的道:“寒王,就由你来指定一首曲子。”

    “凤求凰。”寒王本就被殿上某些个女人的目光盯得脸色很是难看,又见宣帝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他的身上,旋即便冰冷淡漠的吐出这么三个字。

    这不是变相的指婚宴么,那些个你争我夺抢得厉害的女人们都恨嫁得很,既然如此寒王有理由相信,这个时候弹奏凤求凰绝对不是他在为难她们,不过只是成全了她们的初心罢了。

    “咳咳…嗯,这首曲子不错,很应景。”宣帝抽着嘴角颇有几分言不由心的道。

    这混小子唱哪一出呢?

    他怎么有种即将要被自己儿子给算计了的即视感,这太诡异了。

    “众卿以为如何?”

    “寒王殿下出的曲目很好,很不错。”虽然出席了这个宴会的人都知道这个宴会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但像寒王这么直白点出来的人也是没谁了。

    没见楚宣王世子跟安平和乐郡主都没有这么直接的戳破么,寒王殿下真是令人尴尬症都要犯了。

    “母后以为呢?”

    “就弹奏这首凤求凰吧,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没什么可不好意思的。”一次交锋就让她险些下不来台,刘太后就是心里憋屈得要死,也不敢轻意作死了。

    “你们可都准备好了?”

    “回皇上的话,臣女等已经准备好了。”

    “那就开始吧!”

    只见宣帝说完开始,凤求凰的曲调就同时奏响,为了不被自己的对手所扰乱她们自己的琴音,台上的十五个女人谁也不想被挤下去,都想将领头的位置给夺下。

    庞烟的舞跳得没有她的姐姐好,可她却弹得一手好琴,一手好筝,放眼星殒城的贵族圈子里面,除了宓妃的表姐穆国公的嫡长女穆月依能与其争锋之下,其余无人能掩遮她的锋芒。

    至于同样晋级了最后一场决赛的宓妃的庶长姐温雪莹虽有舞画双绝的名头,琴技却是普通得不得了,而琴技很是不凡的温紫菱却在第二场评选之时被淘汰出局。

    若是一对一的比拼琴技温雪莹还不至于这么快就落败认输,至少她还能搏上一搏,可十数道琴音交织在一起,她的手指放在琴弦上都不知道该怎么动作才好。

    弹错一个音紧接着就会弹错第二个音,然后她的气势跟琴音就越来越弱,直到完全被压制,找不到一丁点儿的存在感。

    想着后面还有两两pk的取胜机会,温雪莹也不想继续这么丢脸下去,干脆眼睛一闭就收了手,维持着端坐在凳子上的姿势,静待这一场琴艺比拼结束。

    有了第一个放弃的,不多时就有了第二个,第三个,那位吹奏长萧跟吹奏玉笛的陈小姐跟马小姐倒是让宓妃颇感意外。

    原想着她们两人会败得最快,没曾想她们还挺能坚持的,愣是前面都退出了五个,她们二人方才相继落败退出比拼。

    剩下的八个是古琴与古筝之间的较量,战况就要相对激烈许多,可庞烟一直表现得非常的稳,牢牢的占据着首位,只要她不出错的话,那么她率先胜出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后面的越不过她去。

    当最后一个音符悠扬落下,庞烟落落大方的起身,含笑柔声道:“承让了。”

    “恭喜庞二小姐率先进入待定席,可以就在殿内入座观看其他十四位小姐的pk对决赛。”

    庞烟先是笑着对宣帝施了一礼,接着又对殿内众人施了一礼,这才优雅大方的退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好,她的母亲孙氏拍了拍她的手背,柔声道:“烟儿你做得很好,你祖父他非常满意。”

    “烟儿不会让祖父失望的。”拢在长袖下的手紧紧的屈握成拳,庞烟从不认为她不如庞菲,也绝对不会再给庞菲压在她头上的机会,遂,哪怕要她以牺牲自己为代价,她也会让庞太师觉得她比庞菲更有可培养可利用的价值。

    即便就是做一枚任人摆弄的棋子,庞烟也要做有价值的那一颗,绝对不允许自己沦为可悲又没有前途的弃子。

    “你自小就是个聪明的,母亲相信你自己会做出最好的选择。”

    “嗯。”

    “接下来将你们最擅长什么告诉张公公,他会先做出一个统计,然后按照你们最擅长的来进行分组,为了公平起见也为了不让你们留有遗憾,两人pk采取以舞对舞,以棋对棋,以琴对琴的方式进行。”

    难得陌殇心情极好的接了一句宣帝的话,暗磁的嗓音轻柔得好似能掐得出水来,却又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感,令人不敢轻意靠近他。

    “所以到了这个时候你们可要做出最正确的选择,看家本领什么的尽快使出来,不然后面怕是没机会再用上了。”

    “呵呵…唔,前面两场都是过过家的游戏罢了,这一场的对决本郡主倒是很感兴趣。”宓妃笑眯眯的摩挲着自己的下颚,心情看起来极好的样子。

    “张公公分好组了吗?”

    “回皇上的话,奴才已经分好组了,不知皇上可要过目?”

    “不用了,你宣布一下哪两个为一组,再让她们抽签决定出场的先后。”

    “是,皇上。”

    约莫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左右,沐王府嫡长女冉润月与左副都御史伍雨浓第一个出场,双方较量的是棋艺。

    随后第二个出场的是温雪莹跟太常寺少卿嫡次女耿丽光的比拼,温雪莹舞画双绝的名声不是吹虚出来的,她的舞跟她的画都是自幼由名师教导,自己又勤奋刻苦日积月累练出来的。

    可以说这两项对温雪莹而言,不管她的对手挑哪一项,对她都不会造成什么负担。

    “郡主,这是您要的东西。”樱嬷嬷离开的时间并不长,也亏得宓妃有个强大的情报站,否则短时间内她想看到这份资料还很是困难。

    “那个耿丽光过去在星殒城是什么名声?”

    “回郡主的话,耿大人有两个嫡女,嫡长女在圈子里名声很响亮,可自幼就是订有婚约的,嫡次女一直养在深闺非常的神秘,就连参加宫宴的次数也少得可怜,但奴婢却听说这位耿小姐的牡丹花,却是画得神乎其神。”

    “竟是个擅画的,有意思。”

    “这位耿小姐擅画这一点外界几乎没有人知道,此次她与雪莹小姐对上,谁的画技更胜一筹倒是尚未可知。”

    “不着急,咱们慢慢看。”

    “是的,郡主。”

    后面的五组,一组比书法,一组比诗词,一组比对对子,剩下那两组其中一组斗舞,另外一组则是增加了新的难度,一边斗舞一边踩着节奏给屏风上的诗进行填词。

    这七组对决看起来最后一组是最难的,若成功的话必然受全场瞩目,可若失败的话,怕是后面的比试也都不用继续进行下去了。

    下棋,画画,书法跟诗词四场比拼都可以同时进行,对对子跟斗舞就放到最后。

    棋艺,画技,书法跟诗词都很好评定胜与负,遂,这几场比拼也结束得相当的迅速。

    “樱嬷嬷,那个栾君瑗可有什么问题?”宓妃眉头紧皱总感觉那个女人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由得对她的关注就多了一点。

    并且她跟陌殇产生了分歧的人,可不正是这个名唤栾君瑗的。

    ------题外话------

    今天先补一千字,明天再补一千字,么么哒亲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16你争我夺,花落谁家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