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17 你争我夺,花落谁家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夫人怎的脸色这般难看,可是哪里不舒服?要真不舒服的话夫人可别硬撑着,没得会让相爷跟三位公子和小姐担心的。”

    前四场两两对战已经结束,且胜负已定,再不可能生出什么变数。

    只是将比赛从头看到尾钱嬷嬷心里总觉得什么地方有些古怪,可她一时又说不出到底什么地方透着古怪,心下有些不得劲就是了。

    那四位胜出的小姐赢面都不大,堪堪只是压过她们的对手罢了,也许正是因为她们之间胜负的差距并不大,给人一种‘我还留了一手’的感觉,钱嬷嬷才觉着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吧!

    “不行,夫人这样奴婢委实担心得很,奴婢还是去告知小姐一声。”男宾席毕竟在对面,钱嬷嬷冒然跑过去极不妥当,倒是找同在女宾席上的小姐还方便些。

    尤其不是钱嬷嬷对温老爹不相信,而是在这皇宫里,又是在这样的场合,明显找她家小姐解决问题的速度最快。

    “本夫人没事,你莫要大惊小怪的,别的不说你也得记着这是什么场合。”温雪莹晋级决赛倒是没坐在温夫人的身后,可已经被淘汰下来的温紫菱此时却是在的,是以温夫人对钱嬷嬷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不仔细都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好在钱嬷嬷也不是不长心眼的人,她因忌讳着温紫菱即便发现了温夫人的异常也没有大声的说话,周围的人也只能从她之前过激的神色来判断揣摩发生了何事。

    “奴婢真是该死,越活越回去了。”

    “放心吧,本夫人拿什么开玩笑也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本夫人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打从宓妃好后,温夫人的心结渐渐解开,哪里还能像以前那样没什么活下去的意念,若非是怕她死后口不能言的宓妃会受欺负,那几年温夫人早就趁不下去了。

    如今她的长子就快娶亲,要是幸运的话顶多明后年她就可以抱孙子了,最小的女儿虽说还未订下亲事,可眼瞅着也快了,未来女婿她也算是一路瞧着过来的,越瞧那是越满意不过的,剩下的那两个臭小子早晚也会给她娶两个儿媳妇回来,她与夫君亦是恩恩爱爱的,她是傻了才会不爱惜自个儿的身子。

    未来的日子那么美好,她可不得牢牢的抓在手心里才放心。

    莫不真要像妃儿当初开解她的那样,她就那么傻乎乎的去死了,让别的女人来霸占她的丈夫,享受她的尊荣,也让别的女人来管教欺辱她的儿子跟女儿,还让她的儿子跟女儿管别的女人叫母亲?

    哪怕温夫人知道宓妃描绘的那些不太可能发生,可只要往上那么一想,温夫人就控制不住自己要发狂。

    她若真死了,那温老夫人怕是立马就得给温老爹抬一个继室进门,她的儿子女儿岂不真就要受气,还得唤那个女人一声母亲?

    毕竟她的儿子跟女儿都大了,虽说不至于会被一个继室欺辱,但单单就是让她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儿子跟女儿管别的女人叫母亲这一点,温夫人就死也不能接受。

    遂,温夫人哪里还有那份闲心去想那么多,她只想着无论如何她都要顽强的活着,坚决不能让人抢了她的位置去,直到心结全解身体日渐痊愈,温夫人方才了悟,她这个做娘的当初根本就是中了宓妃的计,而那父子四人也根本就是跟宓妃一伙的,还配合得挺像那么回事。

    如今一提到她的身子温夫人不由得就想了起来,那温婉柔美的脸上就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来,那就连笔墨都无法描绘的风情,简直瞧得对面的温老爹眼睛都要直了。

    “夫人的脸怎么越来越红,该不是发热了?”到此时都没有搞清楚状态的钱嬷嬷真是要急死了,偏偏她还不能表现得太过急切,不然岂不被周围的贵夫人笑话了去。

    倒是意外将她老爹看她娘的眼神收进眼底的宓妃听了钱嬷嬷的话,着实差点儿没忍住就喷笑出声。

    她娘那是被她爹给瞧得不好意思害羞了,怎的到了钱嬷嬷的嘴里,她娘就成染了风寒发热了?

    “嬷嬷朝对面瞧瞧。”台上的比拼进入决赛之后,宓妃便用她的神识将整个柳清池晏都笼罩了起来,只要她有那个心的话,这殿里殿外她能听见不少的悄悄话。

    只是宓妃倒没有这样的习惯,她这么做也无非就是留一手,目的为的也不过就是护她家人周全罢了。

    即便今夜宣帝替太子跟那几位王爷指婚的麻烦事儿落不到相府跟穆国公府的身上,但他们这两府总有那么些个拎不太清的,为免闹出事来由不得宓妃不小心谨慎一点。

    “呃…”听到宓妃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钱嬷嬷先是一惊,而后立马淡定下来,对于她家小姐的本事钱嬷嬷心中还是有数的,不过只是跟她说了一句而已,没什么好惊讶的。

    平静下来钱嬷嬷就朝着宓妃的位置看了一眼,只见宓妃朝她笑了笑,又冲她努了努嘴,顺着那方向一瞧,钱嬷嬷的脸亦是爆红一片。

    哎呀,她家小姐那个鬼灵精,怎么连她这个老嬷嬷也打趣。

    她的这张老脸哟,真真就要无处安放了。

    怪不得她家夫人的脸一瞬间变得那么红,敢情是被相爷那过于炙热的眼神给瞧的,亏得她还以为夫人身子不适,吹了风发热了呢。

    丢脸,真是太丢脸了。

    “嬷嬷不必觉得不好意思,那真正不好意思的人是我老爹呢。”

    闻言,钱嬷嬷直接拉耸着一个脑袋,简直哭笑不得好不好。

    话说有这么打趣自己爹娘的闺女么,小姐这般脾性大概除了楚宣王世子也没人能压得住了。

    “咳咳…”温老爹意识到自己失态,又被温夫人秋水般的眸子警告的瞪了几眼,尴尬得收回目光,以手抵唇轻咳了几声,频频惹得温绍轩三兄弟目露关心的看向他。

    “爹没事,就是喉咙有点痒。”为免真把自己的娇妻给惹毛了,温老爹便再没有朝对面投去一个目光。

    “那爹多喝点水。”

    “哦,好。”

    温绍轩蹙了蹙眉,怎么瞧都觉得他们这父亲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旋即便沉声问道:“爹当真没事?”

    “爹能有什么事,反倒是你们三个要格外小心一些,虽说轩哥儿已经订了亲,也快成亲了,但该防备的就要防备仔细了,切莫给人钻空子的机会。”

    “我知道。”温绍轩是长子,他对幼时的记忆就要深刻很多,也亲眼目睹过他爹在祖母的逼迫算计下纳了两个姨娘后,他的母亲是怎样的伤心难过。

    故而,当时还小小年纪的他,心中便有一个念头在悄然的萌芽,直到后来宓妃又灌输了他们这三个哥哥一些现代一夫一妻的观念,更让温绍轩绝了纳妾的心思。

    就如宓妃说的那样,要娶就娶一个自己喜欢心爱的女子为妻,若是没有遇到那样一个能让自己付出真心的女子,却又娶了那女子为妻,那么至少在她还是自己妻子的时候,做到不背叛她不负了她。

    “你素来沉稳,爹倒是不担心你,云哥儿跟宇哥儿你们格外要注意些,虽说爹相信你们没有那个心,但也不要觉得你们拥有婚姻自主之权就大意了。”

    后面有些不太好听的话温老爹并没有说出口,他也不想抱着恶意去想有些人,但他自己曾经就是受深此害之人,岂能让自己的儿子再走上他的老路。

    这个世上并非所有人都坦坦荡荡,还有着很多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

    你既不愿主动娶的话,谁敢保证他们不会逼着你不得不娶呢。

    “爹放心,我们都记下了。”

    “嗯,绝对不会让人算计到我们身上的。”

    温绍云跟温绍宇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握了握拳头,一想到温老爹话里的言外之意,他们俊脸就黑了几分。

    “真要有人胆敢算计你们的话也别客气,爹定不会让人欺了你们去。”好歹他也是当朝丞相,要是连自己的儿子都护不住那才是笑话。

    更何况还有一个极其护内又护短的宝贝闺女在,温老爹可是一点都不惧的,谁要不怕死尽管凑上来,他接招便是。

    “知道了,爹。”

    这边温老爹在提醒自己的儿子,那边穆国公也在叮嘱他的儿子跟侄子,怕的可不就是意外中招,落进别人的圈套里面。

    他们这还是拥有自主婚姻之权的人都要小心谨慎的防备着,更别说像韩国公世子韩靖跟他二弟韩枫,还有理郡王世子这些个没有自主婚姻之权的人,那样防备的就更多了。

    “本夫人只是担心大姑娘跟二姑娘会生出事来,心中担忧才会如此,嬷嬷把心放宽便是。”

    “那是大姑娘跟二姑娘自己作死,夫人与其把心思用到她们的身上,倒不如多关心关心小姐呢。”

    “若她们不是有着相府的这个出身在,你以为本夫人乐意搭理她们。”大殿中央舞台之上,对对子比拼已经结束不说,就连第六组斗舞的都落下帷幕,待最后一组比拼完,越是临近最后那一刻,温夫人的心里也就越发不安。

    “相爷不是说了么,路是她们自己选择的,不管什么后果也要她们自己担着,夫人就当她们不存在吧。”

    “话是这么说可外面的人不会这么想,她们两姐妹即便是庶出,那也是相府的姑娘,是相爷的女儿,本夫人怕的就是那些人拿着她们的身份大作文章。”

    听了温夫人这话,钱嬷嬷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半晌后紧抿着嘴道:“夫人还是莫要想这么多,您想的这些事情不说相爷,就是三位公子跟小姐肯定也都想到了,您瞧相爷他们都不着急,夫人又何苦难为自己。”

    “倒是我钻进了牛角尖。”揉了揉眉心,温夫人扯唇浅浅一笑。

    “夫人只是太在意自己的家了。”

    “大姑娘那边你是盯不上了,二姑娘务必盯紧了,她要做些什么本夫人管不着,就算将她自己搭了进去也无妨,可本夫人绝对不允许她拿相府的脸面跟声望来折腾。”

    “夫人放心,奴婢会盯紧二姑娘的。”

    “嗯。”

    ……

    “郡主怎会突然注意到那个栾瑗君,她虽一路过关斩将表现可圈可点晋级到决赛,但明显另外几个才更值得注意不是吗?”跟在宓妃身边时间长了,樱嬷嬷也算摸到宓妃的一些脾性,心中的疑问也没藏着,直接就这么问了出来。

    “莫名就是瞧着她觉得有几分熟悉。”宓妃好看的眉头拧成一团,如水般澄澈却又如海般幽海的眸子里掠过一抹深意,想了想接着又对樱嬷嬷吩咐道:“既然她让本郡主生了疑,嬷嬷便去仔细查一下她,当然也别忘了那位应州知府栾大人。”

    “是,郡主。”

    “速去速回。”

    樱嬷嬷躬身退下,就算有人瞧见了,也不太有胆量去触宓妃的霉头,还是老实呆着比较妥当。

    “那个栾君瑗有问题?”

    闲得发慌把玩酒杯的手微微一顿,陌殇抬起那双魅惑众生的紫色眸子,直盯着宓妃瞧了一会儿摇了摇头,“阿宓何以为她有问题?”

    “你我就是在她身上决断有歧义的。”

    “应州知府这个时候被调回京述职,晃眼一瞧的确没什么问题,但令人心疑的地方也就在此处,是以为夫要仔细调查一番才知结果。”

    “嗯。”宓妃点头表示了解,又道:“那栾君瑗你可觉得她熟悉?”

    “唔,为夫只对阿宓一个人感到熟悉。”

    宓妃,“……”

    “为夫的眼睛里素来只瞧得见阿宓一个女子,别的女人于为夫而言就跟路边随处可见的石头差不多,为夫哪里记得住。”

    水灵灵的大眼睛眨了眨眼,宓妃抽着嘴角不知该笑还是该哭,特么她需要表现出一副很感动的样子吗?

    她压根就是他曲解的那个意思好伐!

    “宓妃丫头,宓妃丫头…”

    “呃,皇上您叫我?”

    宣帝翻了一个白眼,瞧不出喜怒的对她道:“你这丫头刚才在想什么,台上舞斗得那么厉害的时候你居然还能走神儿,朕也是挺佩服你的。”

    “……”宓妃僵着脸,两只耳朵可爱的抖了抖,她能告诉皇上她跟她家男人在说悄悄话吗?

    “你这丫头嘴巴素来紧得很,你若不想说的朕看就是对你用刑你也不会开口,朕也就收起好奇心了。”

    “呵呵…皇上您可真了解我,我真是太喜欢皇上您了。”

    “哈哈哈…”虽然瞅着宓妃那样说喜欢他不过就是在忽悠他,宣帝还是觉得很开心,没忍住就朗笑出声了,“朕瞧着举行这场才艺比拼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至于名次什么的也不太重要,毕竟朕也从未说过夺得第一名的就指给太子为太子妃,再斗下去也没意思。”

    “皇上说得不错,今夜这上台一展自己才华的千金贵女们,个个都姿容艳丽,才华横溢,哪怕就是之前被淘汰的谁又知道她们不是谁心目中的第一名呢。”

    “最后晋级决赛这十五个都不错,品貌才情皆为女子之表率,既是皇上要替太子跟几位王爷指婚,倒不如皇上就再给一个恩典,就让太子他们自己挑选自己的正妃,皇上再意思意思给他们指一两个侧妃。”

    “众卿以为楚宣王世子所言如何?”如今仍有资格站在台上的十五个女人,跟宣帝早前做出的统计出入不大,即便有所出入也不过三两个罢了,主动权还握在宣帝自己的手里面,根本不怕太子等人能翻出什么浪来。

    若让他们自己择正妃也无妨,正好借此宣帝也能瞧出更多的问题。

    “皇上,自古以来儿女的婚姻大事都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太子殿下,明王殿下等几位殿下的正妃,老臣以为还得皇上亲自来指方为妥当。”

    “众卿跟太师也是一样的看法?”

    “皇上,微臣以为几位殿下的正妃应由皇上亲自指定,倒是几位殿下的侧妃可以由殿下们凭着自己的喜好来挑选一两个。”

    “臣附议。”

    “臣等也附议。”

    “温爱卿。”

    “皇上,微臣在。”庞系一派的开了口,温老爹就知道他躲不了清静了,今个儿晚宴皇上一直没有搭理他,原本他以为自己可以清闲点呢。

    “温爱卿也觉得太子他们几个的正妃应由朕来指,这般才显得慎重?”

    “回皇上的话,不若就问问几位殿下的意思,看看这台上的千金贵女们,可有他们自己愿意求娶为正妃的。”踢皮球谁不会,温老爹这一脚踢得更是高明。

    抚了抚根本没有蓄长胡子的下巴处,宣帝悠然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威严的目光从太子几人的脸上一一扫过,沉吟半晌后才道:“朕今夜替你们指婚,你们可有想要求娶为正妃的姑娘,若是有朕就成全你们,若是没有朕就直接给你们指一个。”

    眼见他这几个儿子都垂眸不语,宣帝神色不变的继续补上一刀,“都想好了再回答朕,正妃比不得你们府上后宅里的那些女人,不想要了还可以扔,正妃是要与你们相守一辈子的,只有挑个合你们心意的成了婚,定了你们的性子朕也好放心。”

    “儿臣等谢父皇为儿臣等如此操心。”

    “朕替你们指婚是起的好心,还真不想瞎指一通,万一全都指成了一对对怨偶,朕这心里也着实难安,怕是日后你们心里都会怨怪于朕,倒不如就让你们瞧着喜欢谁就娶了谁做正妃,不管怎么样左右都是你们自己挑的。”

    话落宣帝也不着急让太子兄弟几个回答他,而是扭头看向他身后的妃嫔,沉声道:“你们是他们的母妃,也都帮着他们几个长长眼,瞧瞧有没有合心意的就选了做儿媳妇吧!”

    “臣妾等谢皇上。”按照品阶的高低,七八个风格各异的美人儿优雅的起身向宣帝谢恩。

    在她们的眼里自己的儿子千好万好,哪哪儿都好,要娶为正妻的女子身份绝对不能太低,最好那女子的家族势力还能成为她们儿子前进道路上的助力。

    可这当着宣帝的面她们又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否则君心难测,搞不好就引火烧身了。

    “如何了,怎的全都沉默不说话,难道这些个姑娘没有一个合你们心意眼缘的?”左右由他亲自来指跟他们自己挑选都影响不到大局,宣帝也就耐着性子等着,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蹙着眉头看到大殿中央舞台之上,个个有如娇花般的美丽女子,好比货物一样任人观赏挑选,宓妃就觉得一阵压不住的恶心跟反感。

    难道对她们而言只有嫁进皇室才能享受荣华富贵,才能高人一等?

    有着她们那样的家势跟背景,何愁找不到一个如意郎君,为何就非得这般作贱自己。

    可当宓妃看到站在台上的她们不觉这样被人挑来挑去是种侮辱,反倒觉得这是天大的殊荣,宓妃简直无力吐嘈无语之至。

    “郡主何必为了她们伤神,左右决定要走什么路都是她们自己选择的,而且她们既然出身比别人好,享受了富贵与尊荣,那么她们肩上也有她们该要履行的责任与使命。”

    “你说得有道理,倒是本郡主着相了。”

    “郡主只是一时没转过那个弯。”

    宓妃笑了笑没有说话,她的确忘了身为世家女,官家女身上所背负的东西了,毕竟在这个时代不是每个做爹的都像她家老爹一样对她发自内心的疼爱与纵容,不会牺牲她去为家族谋取利益。

    只能说她投生在温夫人的肚子里,做了温老爹的女儿是她的福气,因为她的爹娘兄长即便伤害自己,也断然不会委屈了她半分。

    至于此刻站在台上的这些个女人,宓妃无权评判她们的对与错,毕竟她不是她们,又怎能体会到她们的所思所想。

    “奴婢说句不当说的,郡主你瞧瞧她们的神色,她们的眼睛,虽说她们今夜站在那里有一部分是她们各自家族的问题,但她们自己其实也是愿意的吧,否则哪怕强颜欢笑也没这般自然吧。”

    “你的这张嘴倒是越发的利索了。”

    “奴婢就是见不得郡主伤神,尤其是为了台上那些个女人。”

    宓妃含笑拍了拍她的手,嗓音清冷的道:“你家郡主我只是替她们觉得可悲罢了,自是没有那么伟大去阻她们所选之路的。”

    这厢宓妃跟婢女的谈话暂告一个段落,宣帝那边也总算有了第一个站出来请旨的人。

    “咦――”

    “怎么了郡主?”听到从宓妃口中溢出的轻咦之声,刚回到宓妃身边的樱嬷嬷就下意识的问出了声。

    “只是没想到第一个站出来的人竟会是陈王。”纤细的手指轻敲着椅背,宓妃粉唇轻勾,眸底掠过一抹深意,“那位栾小姐如何了?”

    “回郡主的话,栾君瑗她没有问题。”

    “没有?”

    “是的郡主。”

    “那便先这样吧,等晚些时候回了府再详谈。”

    “是。”

    身着罗兰紫缕金古香缎玫红色绣大片芍药花宫装的林淑妃,只见她的头上不过几点素色珠翠,在灵蛇髻上斜插着一支飞凤金钗,那清丽的容颜就如珠光熠熠,清月皎皎,端得是姿容出众,气质若兰。

    她的娘家势弱,进宫后她的位份也不高,处处受人排挤跟刁难,后又被刘太后给盯上,她想继续活下去就由不得她不做选择。

    就算林淑妃也有野心,但她对陈王还是非常疼爱的,只是她却阻止不了刘太后藏在暗处教导她的儿子,不让她与陈王过多亲近,终是让她们母子离了心。

    眼见陈王从自己的座位上起身走到殿上,恭敬的对着宣帝单膝跪下,郑重其事的说道:“父皇,儿臣心仪德兴伯府的嫡长女季佳音,想要求娶她为儿臣的正妃,还请父皇替儿臣做主。”

    德兴伯府既不高也不低,陈王求娶德兴伯府的嫡长女为正妃,倒是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之外,有如在平静的湖面投进了一粒石子进去。

    “哪个是季佳音,上前两步抬起头来让朕瞧瞧。”

    “臣女季佳音给皇上请安。”季佳音提着长长的裙摆上前两步,恭敬的向宣帝福身行礼,嗓音清脆如黄莺轻啼,给人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倒是个不错的,陈王可是确定要她为你的正妃?”

    “回父皇的话,儿臣很确定。”

    “林淑妃你以为季小姐如何?”

    “既是易儿喜欢的,臣妾并没有意见,只要皇上再给他指两个可心的侧妃就好。”陈王迎娶德兴伯府的嫡长女为正妃乃是刘太后的意思,林淑妃哪敢不同意,她之前那么紧张就是怕陈王会违逆刘太后的意思。

    可当陈王按照刘太后的意思请旨之后,林淑妃却发现她的心里更加难受了,连带着对刘太后的恨意都不知不觉加深了几分。

    “那就指季佳音为陈王正妃,着令礼部筹备择日便让他们大婚。”

    “儿臣谢父皇成全。”

    “臣妾谢皇上替易儿指了这门好亲事。”

    “臣女谢皇上恩典。”

    “侧妃之事容后再说,你们先退下吧。”

    “是,皇上。”

    “太子,你可有合心意之人要求娶为太子妃的?”

    “回父皇的话,儿臣并没有合心意之人,请父皇赐儿臣一个太子妃。”太子目光坦荡的迎视着宣帝的双眼没有一点退缩,倒还真令人刮目相看。

    ------题外话------

    呼呼,荨总算将14号欠下的两千字补齐了,明天更新时间仍旧为下午六点,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17你争我夺,花落谁家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