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18 你争我夺,花落谁家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陈王站出去的时候太子的心里着实担心了一把,就怕陈王将主意打到他预定好的那位太子妃身上,好在陈王没有跟他作对,否则太子倒是不介意先收拾了陈王,再去跟他的老对手明王还有武王相斗。

    虽说太子确有跟他的未来岳父大人提前做好交涉,但若这个时候真有变故发生,难保他不会反悔,舍弃他转而去支持陈王。

    毕竟他要册立为太子妃的女儿心可大得很,对他这个太子也不见得有多真的心,因此,父皇圣旨未下之前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由不得太子不紧张。

    好在陈王就如太子收集到的那些情报里写的那样,至少短时间之内他的手伸不到他这个太子的身上,可一旦他的太子妃尘埃落定,太子也不会再给陈王扑到他身上撕咬他的机会。

    “母后素来疼爱太子,不知可以合母后眼缘,讨母后喜欢的姑娘,不若就将母后看中的指给太子做太子妃。”

    “哀家相信皇帝的眼光,定然会指一个最好的姑娘给太子做太子妃。”刘太后以前很疼爱很看重太子是没错,可自打她跟已废皇后庞氏撕破脸,刘太后不待见庞氏的同时也将太子给深深的厌恶上了。

    那个女人不是好东西,她的儿子又能是什么好东西,更何况如今太子已然知晓陈王的背后是她这个太后在扶持着,那么她也没有再纵着太子的必要。

    “更何况哀家瞧着这些个姑娘都挺不错,不管皇帝指哪一个给太子都不亏。”

    宣帝听了刘太后的话不置可否,漆黑的眸底快速的掠过一抹自嘲,他早就明白他的母后是怎样一个女人,又如何还能奢望她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即便她已经舍弃了太子选择了陈王,这个时候又何至于表现得那么明显。

    还是说在他母后的眼里陈王就当真比太子强了,在庞氏被废之前,宣帝也是那么认为的,可在庞氏被废之后,宣帝方才猛然惊觉,貌似他自以为很了解的太子,其实他一点都不了解。

    论心机城府之深,显然太子比起陈王还要更胜一筹,只是他们两个跟寒王比起来又当如何呢?

    他的这个位置注定不会交给无能之辈,便让他这个父皇看看他们都有什么本事,能最终让他放心将这个位置交到他们的手上。

    没有真正坐上过这个位置的人不会明白,也体会不到那种孤独,若是太子跟陈王两个人之间有一个能够堪当大任让他放心,那么宣帝还当真不希望他最疼爱的儿子寒王坐上皇位。

    他只盼这个他与心爱女儿所生的儿子可以活得平凡一点,自在一点,恣意一点,身上不要背负那么多,甚至于宣帝的内心深处是极其反感先皇替他安排好这条路的,只因在先皇做这个决定之时,半点都不曾考虑过他的感受,更没有问问他是不是愿意。

    将他禁锢在这个冰冷的皇位上也就罢了,偏偏先皇还替他的儿子选择了这条路,别看宣帝平时那么教导寒王,嘴上说得多么的义正言词,事实上他心里想的跟嘴里说的完全就不一样。

    若是寒王走不上这条路,那样也好。

    “皇祖母说得不错,儿臣也相信父皇会指给儿臣最好的。”殿下站得笔直却半垂着眼的太子,他眼底的神色没人能看到,当然也不会有人瞧见他对刘太后那怨毒的眼光。

    总有一天他会让这个他要称之为皇祖母的老妖婆,为她对他的态度而感到后悔,总有一天他必将她踩踏于脚下,让她痛不欲生。

    “那朕要是没有指给太子最好的呢?”

    “能入得父皇眼的女子,自然而然就是最好的。”太子这话回得很圆滑,倒是谁也不得罪。

    “明王,华王,武王,靖王还有寒王,你们也都跟太子一样让朕替你们指婚吗?”

    既然宣帝已经答应了他,那么寒王倒也不怕宣帝给他搞突然袭击,从容淡定的站起身对宣帝道:“父皇,不管台上还是台下都没有儿臣中意的女子,是以儿臣的寒王妃还是往后再立吧!”

    寒王乃已逝韩皇后替皇上生的嫡子,论身份就连太子殿下都没有他尊贵,以前身中剧毒那是谁也不会把宝押在他的身上,即便寒王最得皇上的欢心,但现在不一样了,寒王殿下他好了,想要将女儿嫁入寒王府的人可就多了起来。

    那些人看着寒王的眼神儿就跟恶狼看到美味,那一双双眼睛都放着绿光的。

    纵使想过千万种可能,也没想到寒王会这么直接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咔嚓…咔嚓…

    那些个对寒王有所企图的大臣们听到这里,那一颗凉嗖嗖的心顿时碎裂成无数瓣,拼都拼不起来。

    “更何况儿臣刚刚大病初愈,身体更是虚弱得很,药王前辈也曾交待过,儿臣需要清心寡欲的静养两三年,就算父皇赐给儿臣再多的女人,那也不过就是放置在寒王府后院落尘堆灰而已。”

    “噗――”

    寒王话音一落,宓妃刚喝到嘴里的酒立马就喷了,她瞪着寒王嘴角直抽抽。

    她家师傅有说过这样的话?

    丫的,她怎么不知道。

    就算你丫的不想娶妻,也别这么自黑啊,这跟直接说你不举有什么区别。

    “咳咳…咳…”作死的被酒给呛到喉咙好痛,宓妃真是控制不住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反应过来寒王说了什么的宣帝也是直接黑了一张脸,他怒瞪着寒王,而寒王则是目光平静的直视他,父子两人的交锋又再一次以寒王取胜宣帝落败宣告结束。

    “混账小子,真是混账小子,朕也没说要替你指婚啊,朕都答应过你的事情如何还会反悔,你个混小子倒好直接给朕搞这么一出,你你你…你这是要昭告天下未来几年你堂堂寒王不能人道?”

    熊熊怒吼只能憋在心里吼,宣帝真是一张脸都憋红了,方才没有失控的对着寒王吼出他的这些心里话。

    混账,简直气死他了。

    “父皇若真心疼儿臣的话,那便允了儿臣过几年再成婚立妃吧,更何况父皇也是知道儿臣的,即便就是有女人甘愿入寒王府做摆设,儿臣也不待见,要是哪天儿臣心情不太好指不定就摘了她们的脑袋当球踢了。”

    “放肆。”

    “儿臣只是实话实说表达自己的心意,父皇何需如此动怒。”

    “朕体谅你大病初愈,既然不想现在立妃也就暂时不立妃吧,不过朕顶多给你两年时间,到时候朕不管你有什么理由都必须给朕立妃,否则你别以为朕真就治不了你。”

    “两年就两年,就按父皇说的办便是。”

    临时提出这个两年之约时宣帝原本以为寒王会跟他翻脸的,但见寒王没有生气还顺势认同了,宣帝这心里提起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两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了,如果能让寒王彻底从对宓妃的感情里走出来,这两年时间宣帝自认他还是等得起的。

    只要两年后他乖乖的娶妻生子,宣帝也算对得起泉下的爱妻韩皇后了。

    “你们几个都比寒王年长,他是事出有因所以特殊化了,你们也别告诉朕这里没有你们的心仪之人,便以此为借口不立正妃,朕是不会同意的,你们都给朕想清楚了再开口。”

    太子明王几人默了默,眼底毕是闪过一丝苦笑,他们不是寒王,又哪敢跟寒王一样违逆宣帝的意思。

    撇开这一点不谈,以他们的年纪也的确早就应该册立正妃了,只是因为之前一直在观望,想要挑一个对他们而言助益最大的来结亲,但现在看来那个于他们最有助益的女人是绝对没有可能娶回府的。

    如此,他们又岂能再浪费别的资源,册立正妃一事刻不容缓,必须尽快确定下来。

    “回父皇的话,儿臣等但凭父皇做主。”

    “好,既然你们都是这个意思,那朕就替你们指定正妃,侧妃便由你们自己挑选吧。”

    “儿臣等谢父皇。”

    等待的时间总是特别特别的漫长,尤其这个时候大家都盯着宣帝,静待他开口说话的那种紧崩的心情简直不要太酸爽,真让人坐立都不安,心里七上八下的怎么都平静淡定不下来。

    终于等到宣帝沉声开口那一刻,时间对他们而言仿佛眨眼逝去千百年。

    “皇上有旨,沐王府嫡长女冉润月赐予太子殿下为太子妃,刑部尚书之嫡长女陆叶晴赐予明王殿下为正妃,通政使嫡次女郁明兰赐予华王殿下为正妃,毅国公府嫡长女苏彩凤赐予武王殿下为正妃,左副都御史嫡长女赐予靖王殿下为正妃,着钦天监择选吉日,礼部筹办早日完婚。”

    “儿臣等谢父皇。”

    “臣女等谢皇上隆恩。”

    太子跟几位王爷的正妃之位一落定,真可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人笑来有人哭。

    只是让宓妃觉得意外,却又在陌殇意料之中的这六个女人,貌似以前在贵圈里面名声都不是很响亮的那种,那些个美名在外的女人,却是很不幸的在第一场跟第二场的淘汰赛中一一落败。

    若说这其中没点儿什么,宓妃是压根不相信的。

    “既然正妃已定,你们便各自挑选侧妃吧,长幼有序就从太子率先开始。”接过张公公递到手里的酒杯畅快的喝了一杯,宣帝的心情显得越发的好了。

    殿上的众人许是感觉不到那么明显,坐在宣帝身边的刘太后以及宣帝的那些个妃子,此刻感受绝对是最为明显的。

    “太子皇兄请。”

    “嗯。”于挑选侧妃一事之上,太子倒也没有跟他这些个皇弟客气,直接吩咐贴身伺候他的小太监替他摘来两枝梅花,并让小太监将梅花给分别送出去。

    如此,殿上众人一瞧有哪家小姐收到了梅花,便明了这是太子殿下挑中的侧妃了。

    庞烟不负重望得了一枝太子所赠的梅花,另外一枝梅花则是被小太监送到了兵部右侍郎之女薄柔雨的手里。

    “启禀父皇,儿臣挑好了。”

    闻言,宣帝抬头看了眼手里拿着梅花的庞烟跟薄柔雨,状似满意的点了点头,沉声道:“嗯,都不错。”

    接下来轮到明王挑选正妃,他也选择了跟太子差不多的办法,只是命小太监摘的花有所不同。

    一朵给了工部尚书之女彭子娴,一朵则是给了礼部郎中之女裴雅真,而这两女都是在第二场被淘汰掉的,且工部与礼部一样比起六部中的其他四部,这两部简直就是弱爆了。

    至于明王为何挑了这两个女人做侧妃,怎么琢磨都有些匪夷所思呢。

    毕竟以明王的权欲之心,能入明王的女人必将是对他有所助益女人,像这种没什么家势背景的女人,总不能说是明王看中了她们的美貌,又或是对她们才是真爱,这种话说出去骗鬼都没人信。

    “明王这么做是不是有鬼?”眨巴着水灵的大眼睛,宓妃又开始跟陌殇说悄悄话了。

    “阿宓此刻怎么对什么都阴谋化了。”

    “有吗?”她只是想得有点多吧,至于瞧什么都阴谋化了,就算真的有也是皇宫里这恼人的环境给逼迫的,才不是她本来便如此的。

    “论官职工部尚书的品阶跟兵部,刑部,吏部,户部那些尚书是一样的,看似工部没什么作为,其实这里面也是藏有学问的,那位彭大人在工部尚书这个位置上稳坐了那么些年,愣是谁也没有将他给挤下去,阿宓觉得他会是个简单的?”

    真要简单的话,怕是也入不得明王的眼。

    要说宣帝的这几个儿子,论相貌个个都不差,论才华学识也个个都还瞧得过去,心机谋略也有,没有比较的时候他们很好,可一旦将寒王放过去比一比,啧啧,那些藏着的问题也就随之暴露了出来。

    “还有那个礼部郎中瞧着什么作为都没有,但却是个极为难缠的人物,手中倒是也握有实权的。”

    “咳…熙然查得真详细。”宓妃笑着打了个哈欠,继明王之后华王也利落的替自己挑了一个侧妃,那速度分明就是提前便相看好的。

    “为夫查到的也不过就是皮毛罢了,阿宓若想看真正详细的,有个人倒是可以满足阿宓的这个愿望。”

    “呃…”

    “小女人你这是什么表情,你家男人至于那么小气?”

    “没没有,我家熙然最好了。”

    “哼,算你识相。”顿了顿,陌殇接着又沉声往下说道:“对朝中这些大臣们阿宓若有想深入了解的,寒王是真能帮你的忙,解你的困惑。”

    “嗯,不说了不说了,咱们接着往下看戏,看戏。”宓妃笑盈盈的抓了抓头发掐断她跟陌殇的交流,闪掠着丝丝精光的眸光落到华王挑的那位新晋华王侧妃太常寺少卿之女耿丽光的身上。

    两两pk对战那一场,别说宓妃对这个耿丽光印象还挺深的,只是瞧着华王跟她这分明就两情相悦的样子,怎的华王只给了她侧妃之位而非华王妃之位?

    “阿宓该不是忘了,华王是属太子一脉的,他要娶谁做正妃还由不得他自己一个人拿主意。”

    “哦!”听得陌殇这句话宓妃顿时明悟,撇了撇嘴暗骂自己傻。

    “你两位皇兄都是挑的两位侧妃,你就挑一个?”

    “回父皇的话,儿臣王府里姬妾还有不少,如今有一个正妃一个侧妃已是足够了。”

    “这既是你的意思那朕也就允了你,陈王到你了。”宣帝话落便不再看华王一眼,华王也会意的自己乖乖退下,尽量不惹宣帝的注目。

    “启禀父皇,儿臣与表妹自幼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请父皇将表妹林静书赐给儿臣做陈王侧妃。”陈王倒是一如既往的直接,挑正妃直接,挑侧妃也理直气壮。

    前一刻陈王站出来请旨求娶德兴伯府嫡长女为正妃,说是他心仪季佳音,此刻他又站出来说让宣帝将他青梅竹马的表妹赐给他做侧妃。

    啧啧啧…这个陈王他有真心吗?

    特么就这样的男人真不知道有哪里好,竟还惹得那么多女人发了疯似的朝他们身上扑,宓妃皱着眉头觉得简直可笑至极。

    “你的表妹,你舅父家的女儿?”

    “回父皇,是的。”

    “朕也不能厚此薄彼,既然金口玉言说了让你们自己挑侧妃,那么不管挑中哪个朕都准了。”

    “儿臣谢父皇成全。”若非他那表妹对他还有些用处,陈王又何至于为她如此委屈自己。

    “臣女谢皇上恩典。”

    宣帝看了林静书一眼,林家是陈王的外家,若是陈王府没有一个林姓女子,他这个皇帝才会觉得奇怪,“陈王的姬妾是少了些,除了这一正妃一侧妃之外府中也就还有两个,不若朕再替你指一个?”

    “儿臣但凭父皇做主。”

    “那个身穿粉蓝长裙的上前几步来。”

    经过两场激烈的比拼,栾君瑗身上的衣服早就换了整整三次,此刻这舞台之上也只有她一个人穿的粉蓝色长裙,压下心中的异样,她莲步轻移仪态端庄的上前几步站定,嗓音如水般轻柔细腻却又不失恭敬的道:“臣女栾君瑗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

    “栾君瑗,你父亲是哪个?”

    “回皇上的话,臣女的父亲乃是前应州知府。”

    “嗯,不错,朕将你指给陈王为侧妃你可愿意?”堂堂皇帝之尊,说出口的话即便就是带着询问,谁又敢把这当成真正的询问,觉得自己还有拒绝的资格呢。

    “能为陈王侧妃是臣女的福气,臣女谢皇上恩典。”水袖中栾君瑗的手紧紧的屈握成拳,圆润的手指甲掐进肉里而不自知,心里怒火熊熊,面上却是半点都不显,整个人柔美得仿佛一幅画。

    到底哪里出了差错,她怎么会被指给陈王,该死的,她的计划被打乱了。

    陈王眼见他的另一位侧妃人选落定,甭管心里有什么想法,面上都是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上前两步恭敬的行礼向宣帝谢恩。

    “退下吧。”

    “是。”

    “武王,靖王你们兄弟也挑吧。”

    “是,父皇。”武王跟靖王先是应了声,接着便听靖王不甚客气的道:“五皇兄先请。”

    “如此,本王就不客气了。”

    “无妨。”反正他们会挑中同一个女人的几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谁先谁后最后的结果也不会有所改变。

    既是如此,靖王还挺乐意表现出这么一副兄友弟恭画面的。

    当武王指了京卫指挥佥事之女章露茗为侧妃,靖王指了马修贞跟康心彤为靖王侧妃,巧的是这两位千金的父亲的官职都是从四品的。

    她们的出身一样,进入靖王府后的位份也一样,不知是会斗得你死我活,还是处得相亲相爱。

    至此,除夕宴上的指妃宴尘埃落定,太子跟几位王爷的正妃侧妃都板上钉钉,只要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总体落定的大局就是这样了。

    只是这些个或为正妃或为侧妃的千金贵女们,宓妃表示她几乎没有很熟悉的,甚至她还很好奇,怎的除了一个沐王府之外,像是永定侯府,虎国公府,章庆伯府…等等这些家族的女儿就没出现一个,他们在筹谋什么呢。

    “程妃,齐妃,八皇子跟九皇子年纪尚小,也还未曾离宫封王,朕的意思是待他们封王之后再行册妃,你们以为如何?”

    在宣帝开口之前,程妃跟齐妃还当真以为宣帝将八皇子和九皇子给忘了,此时一听这话两大美人赶紧起身,对宣帝柔声道:“皇上这样的安排极好,八皇子如今自己都似小孩儿,现在娶妻的确太过早了些。”

    “皇上,臣妾的意思跟程妃姐姐差不多,九皇子还是孩子心性,这都没有定性呢,还是等他再长大一些皇上再给他指一门好婚事吧。”

    因着八皇子与九皇子年纪尚小,又从不参与皇位之争,且这两个幼子又与寒王关系亲近一些,宣帝对他们就多了几分疼爱与纵容,连带着对他们的母妃也宽容许多。

    好在程妃跟齐妃都是拎得清的,心里如明镜一般,也不在宣帝的跟前卖弄心机手段,倒是颇得宣帝的心。

    “小八,小九你们对朕这样的安排满意吗?”

    “儿臣都还没长大呢,不着急娶妻,不着急的,父皇的决定很好,多谢父皇。”八皇子跟九皇子对视一眼,说实话他们还挺怕被指婚的,毕竟他们可没有七皇兄那样的气势,有胆量否决父皇的旨意啊!

    这要不是场合不对,他们没被指婚简直都要高兴得蹦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18你争我夺,花落谁家5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