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19 烟花绚丽,算计落空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主子。”

    “找机会去告诫告诫她,不许轻举妄动,否则后果不是她能承担得起的。”

    “主子放心,属下定会将话传到。”

    “速去速回别让人察觉到了。”

    “是。”

    隐蔽处黑衣人化作一道黑影迅速的消失,借着微弱的月光一个人又小心警惕的靠了过来,压低声音唤道:“父亲。”

    “可有人跟踪你?”

    “父亲放心,儿子过来的时候很小心,也安排了人混淆视听,扰乱那些人的眼线,只要咱们长话短说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整个人身子都掩映在大片阴影里看不清神色的人,月光散落在他脸上那一瞬,这人可不赫然就是庞太师么,着实叫人惊叹他的大胆。

    身处皇宫还这么的肆意妄为,也不知他是从哪里来的自信,就那么肯定他的所作所为天衣无缝,谁也发现不了他的秘密?

    “宫里不比其他地方,你行事务必小心谨慎再小心谨慎一些,不然一步错步步错,真到了那个时候就连为父都保不了你。”

    “是,儿子知道。”

    “事情办得怎么样?”

    “都办妥当了,期间任何异常都没有,她的身份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为了做到这一步,他们用了差不多一整年的时间来谋划跟准备,庞统焉能允许自己计划失败。

    家族花了心血培养出来的每一颗棋子,哪怕就是死也必须实现她自身所有可利用能利用的价值,否则他们花费的那些心血又该由谁来买单。

    “好,先就让她适应适应她新的身份,静静的潜伏在那里什么都不要做,尽可能的低调方能活得更长久一些,这些你可都告诉她了。”

    “父亲放心,即便这些儿子不提,她素来是个聪明的,自是知晓该如何做才对家族,对她自己更好,不然她也当不得父亲对她那般看重。”

    “嗯,她是为父那不容易训练出来的一把杀人利刃,就该发挥出她最大的作用才算不负本太师对她的期望。”

    “她这一生最为渴求的东西就握在父亲的手里,不怕她不听话。”

    “呵…”听着庞统略显自信得意的话,庞太师眸色深沉的冷笑一声,半晌后才淡漠的出声道:“你别小瞧了她,若她是个男儿身,待为父百年之后,她定能撑得起我庞氏一族的门楣,只是可惜了,可惜了。”

    既没有那个福气生为男儿之身,那么自她诞生那一刻开始就注定她要为庞氏一族战斗到最后一刻,流尽身体里的最后一滴血,否则她哪怕就连死也都死得不能闭眼,永不得安宁。

    “怎么你听了为父这番话不服气?”

    “儿子没有不服气,只是没有想到父亲会对她的评价这么高。”庞统就因为晚出生三年不是嫡长子,自小就处处被他的嫡长兄庞正给压着,虽说他也是嫡出的,可在太师府里的地位明显没有庞正那么高。

    尤其他庞统的能力分明就比庞正强,就因为庞正是嫡长子,所以宣帝下旨封侯之时,庞正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骁勇侯,便是他的手中没有多大的实权,身份却也比他尊贵了许多,仍旧死死的压着他。

    而他呢,想要得到什么都要自己去谋,自己去求,表面上他跟庞正的兄弟感情很好,可事实上呢,庞统其实是恨不得庞正去死的。

    那样一个草包兄长与其这样没用的活着,还不如早点去死了,也好给他腾地方。

    “她也是儿子看着长大的,初一闻父亲的话,儿子很是有些惊讶罢了。”他这一房一直被庞正那一房压着,莫不是连带着他的子孙也还要被庞正那一房的子孙给压着吗?

    庞统怎么可能甘心,又怎么可能不嫉妒,不愤怒,他根本就是恼怒得发狂。

    只是他的父亲庞太师多么精明的一个人啊,哪怕就是在他的面前做戏也要做得十足的逼真,否则一旦被他给识破再想挽回你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可就难了。

    “嗯,烟姐儿也是个好的,你且多提点着她,若她有什么满要的不用请示为父,尽可能的满足她,莫要让她受了委屈。”

    想当初大孙女儿庞菲还在的时候,庞太师的的确确是没有注意到自己这个二孙女儿的,不过现在注意到了也为时不晚,无非就是他再花点心思罢了。

    “自你妹妹被废黜之后,太子就与我们疏远起来,烟姐儿以侧妃的身份入太子府若不能讨得太子的欢心,她在太子府后宅怕是寸步难行,让你媳妇好好教导烟姐儿一番。”

    “父亲放心,此事儿子省得。”

    “等再过些时日,你让翔哥儿他们多约太子出来走动走动,联络联络感情,他是咱们死都必须抓在手里的牌面,半点差错都不能有明白吗?”

    “儿子谨记父亲的教诲,只是太子如今疏远我们究竟是有人在背后捣鬼还是太子他发现了什么?又或者说太子他完全靠向了皇上,为了向皇上表明他的决心,这才日渐撇清他与我们的关系?”

    可若当真如此的话,太子就不可能纳他的女儿庞烟为侧妃,允许庞烟入太子府。

    但若不是如他猜测的这般,那么太子现在唱的又是哪一出,难道他当真就不怕将太师府给得罪了,以后他上门求助之时会吃挂落?

    “以前是我们小瞧看轻了太子,太子那份隐藏跟伪装的功夫比起陈王都不逊色,往后在对待太子的这个问题上,你们都给为夫谨慎认真一点。”

    “是。”

    “烟姐儿若想抓住太子的心,如何去抓的那个度就看她怎么把握了,否则甭管为父如何看重她,一旦她入太子府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那么她就将是下一个被舍弃的对象。”

    耳朵里响起庞太师阴冷刺骨的声音,庞统不禁有瞬间的失神,昏暗的阴影里倒不清他的脸色如何,却不难感受到他强烈的不安。

    当了真正要做出决断之时,他的父亲就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可以舍弃,那么舍弃起自己的孙女儿来又有什么可为难的,动作怕是会更加的干净跟利索。

    “烟姐儿是个有野心的孩子,她隐忍着入太子府只为侧妃的这份屈辱,倘若无法在太子府谋求到她想要的东西,她是不会甘心的。”只要庞烟有着那样一颗随时都充满斗争的好强之心,斗倒太子府里那一个一个的女人却也并非难事,顶多就是要耗费的时间长一点而已。

    “为父等着看她的表现。”

    “烟姐儿不会让父亲失望的。”

    “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先离开回到人群里去,为父走另外一条路。”

    “那儿子先行告退,父亲小心。”

    柳清池晏内选妃宴结束之后,宣帝并没有命张公公宣布除夕宴结束,而是命殿内所有人都随他一同到御花园中最高的一处建筑摘星台观赏烟花。

    这个时代可不比现代,各种各样的烟花几乎家家户户都买得起,放得起,观赏得起,在这个时代烟花的制作工艺极其复杂,且价格高得离谱,种类还非常的稀少。

    一般来说普通人是燃放不起烟花的,就连购买烟花的渠道都找不到,只有皇宫跟世家贵族们买得起烟花也放得起烟花。

    但也因烟花的制作工艺实在太过复制且成品每年都不是很多,除了固定数量供应给宫里的之外,贵族们每家也分不到多少,顶多只能在过年过节的时候燃放一次。

    住在星殒城周边的百姓还是挺幸运的,他们虽然买不起烟花,也没有近距离的看过烟花,但每到除夕这一天晚上他们就能瞧见,笼罩着皇宫的那一片天空,开满了璀璨绚丽的烟花,那画面美得令人屏息。

    按照以往的惯例,群臣随宣帝一同登摘星台赏完烟花之后,除夕宴即宣告结束,文武百官们就可以陆续携带家眷离开皇宫,乘上马车各自回府。

    “这个时候你怎么来了,要是因为你而让本小姐暴露了你负得起这个责吗?”自己的计划落空已经让栾君瑗异常的恼怒了,偏偏又因着她如今身份不高,总有那么些个女人来找她的麻烦。

    想到从柳清池晏出来到御花园这短短的距离,她就明里暗里被使了数次绊子,栾君瑗就快压制不住心中那把熊熊燃烧的怒火。

    只是她也知道自己这次的机会得来不易,要是因为她而搞砸了,太师绝对不会轻饶了她,那股一开始怎么都压不下去的邪火,在想到任务失败她将承受的后果之时,竟顷刻间消失殆尽。

    “我是奉主子之命而来,断然不会给你惹麻烦。”

    “主子有什么吩咐,你说。”隐在水袖中的手紧紧的拽着一方手帕,栾君瑗不得不认清楚她现在是什么身份,对于主子派来给她传话的人,她还真不敢得罪狠了。

    若想再次翻身自己给自己做主的话,栾君瑗知道她还有很长的一条路要走。

    “格局有变,主子让属下转告你不要轻举妄动,需静待时机。”

    “我知道。”武王也曾上过战场,曾领兵打过仗,在战场上虽不及寒王那么声名赫赫,却也算是小有名气,而且他的手里还握有兵权。

    栾君瑗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武王,接连几场的比拼中她也不是没有给武王暗示,但那个武王不知怎么回事压根就没搭理她。

    为了恰如其份的扮演好她要扮演的角色,栾君瑗既不敢表现得太好,太过引人注目,又不能表现得太不出彩,让人连记都记不住她。

    这于她而言不可谓不难,好在她也挺能耐的,将那个度拿捏得恰到好处,从头到尾的表现可以用完美二字来形容,既不打眼也足够出彩。

    她是冲着武王去的,她的任务就是入武王府为侧妃,继而谋取武王手中的兵权,就算她无法掌握那一部分兵权也要想办法让武王惹得宣帝震怒,从而收回武王手中的兵权。

    如此,武王失去手中最大的筹码,也就等于替太子铺平了一段路,方便太子往后的路走得更为平顺。

    可最终人算不如天算,栾君瑗竟被宣帝指给了陈王做侧妃,这简直就打了栾君瑗一个措手不及,但偏偏她又不能拒绝。

    “主子的意思是进了陈王府也好,陈王不比武王好对付,而且陈王的背后还有刘太后坐阵,未入陈王府之前你先安静的等着,什么动作都不要有,待主子制定出具体的计划你再行动。”

    “是,君瑗明白。”

    “皇上已经登上了摘星台,很快就要燃放烟花了,你也赶紧过去,莫要引人怀疑。”

    “是。”

    “陈王原本没有再另一个侧妃的打算,偏生皇上将你指给了他做侧妃,以陈王的脾性必然会调查于你,试探于你,你且做好准备。”

    “嗯,他不会有机会瞧出什么来的。”

    “给你的联络信号不到万不得已不得使用,你且记牢莫要忘了。”

    “君瑗谨记于心,莫不敢忘。”

    等到栾君瑗感觉不到那股气息抬起头来,那来传话的黑衣人已经彻底消失,仿佛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切不过只是她的幻觉。

    “我是不会认输的,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夺回属于我的一切,谁也不能阻止我。”栾君瑗垂眸喃喃低语出声,那张艳丽的脸上表情很是有些诡异,尤其嘴角勾勒出的那丝丝浅笑竟有种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只要她进的不是太子府,那么就不算她任务失败,没能如计划那般顺利进入武王府做武王的侧妃也罢,陈王倒也不失为一个好猎物。

    ……

    “阿宓在想什么,可知你的眉头皱成这样为夫会很是心疼。”不知何时陌殇出现在宓妃的身侧,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抚平宓妃的眉头,暗磁的嗓音满是温柔与宠溺。

    “这么多人挤在一起看烟花确定不会出事?”

    御花园很大,究竟大到一种什么样的程度宓妃也没有确切的丈量过,同样位于御花园北面的摘星台,建造得也非常的宏伟壮观,占地面积可以说是御花园中最大也是最高的一处。

    只是这摘星台再怎么宽敞,里里外外那么多人聚在一起宓妃也不太喜欢,总觉得这人一多起来就特别容易出事,尤其还是这个只要跟女子身体有过接触,或是看了眼女子衣袖下手臂就算有了肌夫之亲,损失了女子清誉要对那女子负责的时代,人多拥挤起来难保不会有所触碰。

    关键这个时候发生的那些触碰,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呢?

    “金凤国史上历年的除夕夜都是如此登摘星台观赏烟花的,这可不是皇上故意为之。”

    宓妃眨了眨眼,撇了撇嘴没好气的道:“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我心意相通,为夫怎能不知阿宓心中所想。”陌殇温柔的点了点宓妃的脑门,风轻云淡的又道:“往年在摘星台也未曾闹出过什么丑闻,想必皇上他也是忘了很重要的一点。”

    “今年不同往年啊!”

    “对。”陌殇赞同的点了点头,却见宓妃的眉头仍是拧得死紧,不由就开解她道:“阿宓要实在不放心的话,不如就想办法让你在意之人都避开,最好是不进摘星台。”

    “这。这会不会不太好,也太不给皇上面子了吧!”

    “要是皇上明白你的苦衷,应该不会与你计较的。”陌殇一本正经的安抚宓妃,心里却在想着他家小女人就是知他心意,果断离摘星台远远的,让他很是高兴。

    不就是放烟花么,只要宓妃喜欢他可以专门替宓妃燃放一次,保证一点都不会逊色给今年燃放的这些烟花。

    “摘星台上的热闹还是不凑为好,真要喜欢看烟花为夫就赠阿宓一场绚丽的烟花雨。”虽说以他家小女人的警觉谁也近不得她的身,但只要一想到会有别的男人找死的往他女人的身上靠,陌殇就很想杀人有没有。

    “就算不站到摘星台上,这御花园中哪一处不能欣赏烟花,何必要弄得那么麻烦。”

    “宝贝儿说得对。”

    宓妃送了陌殇一个白眼,然后就看到她家哥哥们跟表哥表姐他们向她走来,抿着粉唇道:“熙然先离开吧,等晚一点我再来找你。”

    “不用,阿宓就留在相府乖乖等为夫来找你,夜里为夫可不放心你到处溜达。”

    “行,听你的。”

    “真乖。”速度飞快的凑到宓妃颊边落下一个浅吻,陌殇身影一闪消失无踪。

    等到温绍轩等人快步走到宓妃的身边,哪里还有陌殇的影子,温绍宇就抓着宓妃的胳膊,佯怒的道:“妃儿,那个混蛋是不是偷亲你了,他真是太不要脸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就偷亲你,不行,等我抓到他非揍他一顿不可。”

    宓妃抽着嘴角满头黑线,什么那个混蛋啊,那是你妹夫好不好。

    “三哥别生气,等你下次遇到他,使劲儿揍,狠狠的揍没关系。”

    温绍宇瞪着宓妃嘴角直抽抽,一时间他竟无言以对有没有,“妃儿,你确定他是你喜欢的男人?”

    “确定,怎么不确定啊,可他竟然敢惹我三哥生气,当然就要狠狠的揍一顿才行。”

    “妃儿别以为你当着我们的面不护着他,我们就不收拾他了。”

    “呵呵…嘿嘿嘿…”小心思被二哥温绍云戳破,宓妃也只剩下干笑的份。

    “大哥,二哥三哥他们欺负我。”只要搞定了她家大哥还怕什么二哥跟三哥啊,果断要抱住温绍轩的大腿有木有。

    “他敢抢我们的宝贝妹妹,揍他难道不是应该的吗?”随着温润如风的温大公子一句话落下,一旁的穆天昊等人都没忍住直接笑喷了。

    宓妃,“……”

    她怎么就忘了,她家大哥比她家二哥三哥还要不待见陌殇啊,找他求助确定不是她脑子抽了?

    “行了,咱们言归正传,我们过来找你这丫头可不是来找你闲扯的。”温绍轩捏了捏宓妃白净的小脸,又习惯性的揉了揉宓妃的脑袋,宓妃万分无语的忍受着她家大哥的恶趣味,心中小人狂吼。

    “唔,有可能的话我不希望哥哥姐姐们上摘星台,万一有个磕碰什么的,你们就是浑身都长满了嘴也说不清楚,真喜欢看烟花的话不若就等上几天,熙然那里有不少的烟花咱们可以慢慢的看。”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看穆月依穆月兰三姐妹欣喜的表情,宓妃就知道她们是很喜欢看烟花,好在她们还知道跟在自家兄长的身边,不然麻烦肯定少不了。

    “真好,那我们就不去凑热闹了,这样也能安全一些,真要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咱们还能提前给避开。”

    “这个位置也是不错,咱们就站在这里观看也是一样,那烟花在夜空中绽放,就连宫外的老百姓都瞧得见,更何况咱们还是身处皇宫之中。”宓妃任由穆月兰跟穆月华这对双生姐妹花抱住她的胳膊,难得说话的声音软软糯糯的煞是好听。

    穆月依听了就不住的点头,美丽的脸庞染上几分羞红之色,让她看起来格外的娇艳动人,“虽说我跟你月兰月华表姐都已经订下了亲事,只等婚期到了就出嫁,但在我们未出嫁之前还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就怕那些不安好心的人剑走偏锋。”

    “月依表姐的担心有道理,接下来你们就跟在我的身边,哥哥们跟表哥们肯定不能留下来,可你们也要小心的防备小人,切莫大意了。”

    “嗯,我们心中有数。”

    “这个你们一人拿一粒带在身上,如果真要发生了意外情况,务必记得第一时间把这个给那人吃下去,然后你们随机应变。”

    但愿那些人不会真这么丧心病狂,否则休怪她对他们不客气。

    “原来妹妹在这里,可真是让姐姐们好找。”温雪莹跟温紫菱朝着宓妃走过去的时候完全一副跟宓妃很亲近熟络的样子,就好像她们跟宓妃当真情同姐妹,彼此间好得不能再好。

    “什么姐姐妹妹的,你们是什么身份,本郡主又是什么身份,可当不起你们一句妹妹,又一句姐姐。”温雪莹晋级到了决赛,但她最后谁的侧妃也没有做得成,还有那个温紫菱,既然她们两个决定走上这条路,又怎么可能这般轻易就放弃了。

    宓妃对她们有防备,自然不会与她们虚与委蛇,她还懒得浪费那份精力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19烟花绚丽,算计落空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