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20 烟花绚丽,算计落空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纵使温雪莹跟温紫菱有想过宓妃对她们不会有好的态度更不会给她们好脸色瞧,但她们万万也没有想到宓妃会这么直接的下她们的脸面。

    虽说此时绝大部分的人都跟随皇上太后的脚步登上了摘星台准备观赏烟花,但御花园里面还是有不少的公子跟小姐们,宓妃那毫不客气只差喊她们滚的话,多少让她们份外的难堪,两张脸立马就憋得通红。

    也许是真的,又或许只是她们的错觉,总觉得在宓妃话落之后,她们就仿佛浑身赤果果的站在光天化日之下任人观赏,那脸简直就是打得‘啪啪’作响。

    “可别在本郡主的面前掉金豆子,毕竟就算你们掉了也没人敢站到本郡主的面前来替你们申冤,更何况本郡主也没有叫你们跑到本郡主跟前来找骂,你们是自己滚蛋还是让本郡主亲自送你们一程。”

    并非宓妃容不下她们,只是架不住她们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在不知道她与原主温宓妃本就同为一体,宓妃只当自己是灵魂穿越至原主的身体里,那个时候不能否认,宓妃的的确确恼过温雪莹跟温紫菱,只因她们欺负羞辱过原主。

    但瞧在她们对原主做的事情不算罪大恶极,穷凶极恶的前提下,只要她们不妨到她的眼,那么宓妃并不会对她们做什么。

    只可惜她们从来都觉得她要害她们,她在算计她们,甚至于准备给她们订一门好亲事的温老爹也被她们以极大的恶意去揣摩了,半点瞧不见温老爹对她们的真心,着实令宓妃对她们颇有些厌恶的情绪。

    即便温老爹对温雪莹姐妹两人不似对她这个女儿的各种纵容与疼爱,也从来都不关心她们生活得好不好,但温老爹从不曾想过牺牲她们的终身幸福来巩固相府的权势与荣华,他给她们谋的不过只是一份平凡简单的安康喜乐罢了。

    “温宓妃你别太过份。”温紫菱嫉妒宓妃嫉妒得快要发疯发狂,凭什么所有美好的一切都是属于温宓妃的,凭什么她那么努力的只是想要过得好一点,不受人欺一点就那么的难。

    “你上赶着过来找骂是本郡主请你过来的,求着你过来的?既然都不是的话,那本郡主瞧着你不顺眼叫你滚又怎么过份了。”

    “你…你你你…”反复的深吸几口气又吐出去,温紫菱只觉得跟宓妃对上整个人都是无力的,足足好半晌她才平静下来,却仍是怒视着宓妃恶狠狠的斥道:“就算我跟大姐都是庶出的,但你别忘了我们的身体里都流着父亲的血,你就算再怎么不喜欢我,你也要尊称我一声二姐。”

    呼――

    心里憋屈着的话终于肆意的吼了出来,温紫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看向宓妃的眼神甚至都带着挑衅的光。

    “紫菱你别跟小妹这么说话。”

    “大姐你就惯着她吧,你看都把她惯成什么样了,眼里还有没有长幼了。”

    “她是妹妹我们是做姐姐的,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应该让着她。”此刻的温雪莹还当真是入戏很深,真把自己当成一个好姐姐了。

    只是即便她演得再如何的深入人心,也还得宓妃愿意配合她演才行。

    “妃儿表妹,她们这是唱的哪一出,我怎么瞧不太懂?”穆月华扯了扯宓妃的衣袖,凑到宓妃的耳朵小小声道。

    她对温雪莹跟温紫菱姐妹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只要她们不触碰到一些底线,穆月华其实更乐意忽略她们的存在。

    不是她看不起庶女,而是憎恶她们认不清自己的身份却总是贪图一些并不属于她们的东西,然后各种卖弄心机不择手段的去达成自己的目的,那样的行为才是真正令得她厌恶的根源。

    这前来缠着妃儿表妹阴魂不散的两姐妹就跟她们府中那同样拎不清的庶女一样的令人讨厌,明明家里给她们安排了更好的路,但偏偏她们就是固执的认为她们自己选的路才是最好的,白白将他们的好心给糟蹋了。

    “月华表姐用不着懂,我也不会让她们靠过来。”宓妃微垂着眸子拍了拍穆月华的手,示意她把心放回肚子里,这恼人的两姐妹自有她来应付。

    “妃儿表妹你你多少也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她们到底是你的庶姐,要是做得太张扬怕是不好。”穆月依了解宓妃的脾性是一回事,可就宓妃应付温雪莹姐妹那大开大合的架式,旁边的人瞧了还指不定怎么摸黑她,时间长了还不知要将她传成什么样儿。

    “月依表姐放心,你家表妹现在又不愁嫁人了,就算被外界的人传成是个凶悍的母夜叉那又能如何。”

    穆月依嘴角猛抽,“……”

    穆月兰,穆月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两双眼睛再齐刷刷的看向一脸从容淡定,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她也什么都没有说过的样子。

    顿时,一群乌鸦自她们的头顶飞过,顺便掉下一地的黑毛,再一股寒风拂面而过,她们都下意识的抱紧自己的双臂狠狠的打了一个寒颤。

    “妃儿表妹你你可真不害臊,姑娘家家的怎么能把嫁人什么的常挂在嘴边来说。”穆月依羞红了一张脸,她承认她的脸皮没有宓妃那么厚。

    起初宓妃出海的消息她们姐妹是不知道的,直到后来她们才慢慢的知晓,也是从那个时候她们就知道宓妃会出海全都是因为楚宣王世子。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们知道楚宣王世子陌殇跟她们的表妹是一对儿的。此时,听着宓妃这么大大咧咧的说自己不愁嫁人,这叫她们说什么好。

    “月依表姐不愧是个绝色大美人儿,瞅瞅这脸红娇羞的小模样,让我恨不能将你抱在怀里亲上一口。”

    “噗――”

    穆月兰跟穆月华脚下一滑,两个人险些被自己给绊到摔倒,惊恐的望着对方的眼睛,慢慢领会了一个事实,那什么貌似她们的大姐被妃儿表妹给调戏了?

    嗯,是的,就是被调戏了。

    “妃儿你这丫头真是…真是叫表姐好想咬你一口。”就是咬你一口也出不了气,穆月依见自己跟宓妃完全就不是一个段数的,最后只得败退避开,“那个妃儿表妹多少拿捏一点分寸,下手别太狠。”

    “妃儿表妹,大姐说得没错,就算妃儿表妹不在乎可也要明白人言可畏的道理,就怕会坏了轩表哥娶妻的大喜事。”

    “妃儿表妹打人不打脸……”话刚开了一个头,穆月华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呸呸呸,她怎么把自己的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嗯,月华表姐之言甚得我心,我保证不会打她们那张令人恶心的脸。”宓妃捏着拳头一副准备要开打的架势,吓得温雪莹跟温紫菱连连后退,连带着那张妆容精致,五官艳丽又不失秀美的脸都惨白惨白的,双腿还控制不住的直打颤。

    “你你想干什么?”

    “怎么温大姑娘不继续装小白花了,你是吃定本郡主在宫里不敢揍你,还是觉得这四周的观众有那个胆量站出来阻止本郡主揍你们。”

    这姐妹两人比拼落败,太子也好,其他几位王爷也罢,好似故意将她们给遗忘了一样,默契的谁也没有挑选她们入自己的后宅。

    按理说她们今夜是孤注一掷进宫要为自己挑一个好夫婿好靠山的,既然第一次机会已经与她们失之交臂,那么摘星台这个机会,她们又岂有再错过的道理。

    “妹妹你听我解释。”温雪莹不敢与宓妃的目光对视,她怕她极力隐藏的那点小心思被宓妃一语道破,自己就将里外不是人。

    “你那么着急做什么,就算你要判我们死刑,至少也让我们把想说的话说完不是。”

    “妹妹你就给我们一点时间,只耽误你一点点时间就可以了,要是…要是我们说完妹妹仍旧不肯原谅我们,那我们就离开不再来打扰妹妹。”箭在弦上已是不得不发,若还有回头的机会,温雪莹绝对不会天真的以为她真的能对宓妃下手而不被宓妃所察觉。

    “温宓妃你就是不看别的,就单单看在我们有同一个父亲的份上,不过听我们几句话你莫不是怕了?”

    “温紫菱,你可知往往喜欢自作聪明的人通常都死得非常的快。”

    “你在威胁我。”

    “如果你那么以为的话,就当本郡主在威胁你,你又能如何?”越是与这两姐妹接触宓妃发现的破绽就越多,只是倘若她们当真要对她做什么,又焉能露出这么多的破绽来给她发现?

    时时刻刻紧崩着脑海里的那根弦,温雪莹只觉得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到达极限,当她注意到宓妃的眸色在渐渐加深,内心深处那股不安顿时有如火山喷发一般无法抑制,只能睁睁的看着却又无能为力。

    “妹妹,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有些事情想一千次,不如亲自去做一次,这世间原本是没有路的,然而我们每个人所走的路都不相同,但却又真真实实的是我们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那条路只有我们自己能走,别人想帮都帮不了。”

    闻言,宓妃黛眉轻拧,短暂的沉默过后才黛眉轻拧声音淡淡的道:“你想说什么?”

    “我跟紫菱选择了自己想要走的话,可在没有走之前,我们如何知道那条路是走不通的,唯有自己亲身去走了尝试过后,我们知道错了才能回头不是吗?”

    温紫菱看似跟温雪莹同穿一条裤子,两人要好得很,可骨子里有些东西即便就是有所遮掩了,无形中也会不自觉的流露出来。

    哪怕她与温雪莹有着共同的目标,想要达成的目的也是一样的,但温紫菱又怎会甘心头功被温雪莹抢了去。

    “都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在我们没有走上那条路摔得头破血流,深知自己错了之前,无论你跟父亲母亲对我们说得再如何的好又有什么样,前路都是未知的,我们也不想走那条崎岖的路不是吗?”温紫菱知道宓妃不好骗,可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她也当真没有退路可走,唯有拼死一搏了。

    “听你这话的意思,貌似还有点道理,你们是在责怪爹娘没有给你们机会?”

    “没没有,妹妹怎么会如此曲解我们的意思,我们只是说只是说……”遇上比自己还要难缠的宓妃,温雪莹只觉自己舌头打了结似的,连说话都说不清楚。

    “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经过刚才那一场指婚宴,我们看清了一些东西,觉得自己当真错得离谱,所以就想求得妹妹的原谅。”在宓妃的面前低下自己高贵的头,温紫菱是满心不甘的。

    然而,形势比人强,怕只怕终其一生,她也没有机会能压过宓妃一头去。

    “对对对,妹妹我们是真的知道错了,还望妹妹能原谅我们,我们以后再也不会曲解父亲跟母亲的意思,我们会乖乖听话的,妹妹就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求求郡主就原谅我们家小姐吧,小姐她是真的知道错了。”

    温雪莹的贴身婢女哭着跪下向宓妃求情之后,温紫菱的婢女也不甘落后,两个丫鬟痛哭流涕趴在地上不住的磕头,还意欲伸手抱住宓妃的腿。

    四周议论之声悄然响起,别人或许听不清楚这些声音在说什么,但架不住宓妃耳朵灵得很,那些议论一字一句她都听得清楚得很。

    “求求郡主了,小姐她真的知错了,求求郡主再给小姐一次机会。”

    “妹妹你就原谅我们一次吧,哪怕就看在我们姐妹身体里流着相同的血液,我们都同为父亲的女儿的份上,这次就原谅我们好不好?”

    “或者妹妹你说,你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跟大姐,是要我们跪下求你吗?”

    只见温雪莹跟温紫菱两人可怜兮兮的注视着宓妃,两人的婢女跪在地上哭得不能自抑,她们脸上精致的妆容早就因为落泪给花掉了,看起来格外的狼狈不说,还相当的楚楚可怜。

    尤其是她们那副委屈求全的表情被她们演绎得入目三分,此情此景任谁瞧了,不知前因与后果都会同情她们,彻底将宓妃当作是恶人,恨不得以一切他们能用的方式来讨伐宓妃,责怪宓妃。

    “妹妹是身份尊贵的嫡女,又是皇上御封的安平和乐郡主,就算我们是妹妹的亲姐姐,左右也不过就是个身份卑微的庶姐,妹妹是当得起我跟紫菱一跪的。”

    说完也不等宓妃有所反应,温雪莹就要拉着温紫菱向宓妃直直的跪下去,一直被宓妃护在身后的穆月依三姐妹见到这一幕也是不由得瞪大了双眼,只是她们还来不及出声阻止那两人就已经跪了下去。

    也正因为如此,穆月依心里那种怪异的感觉越发的强烈起来,看向温雪莹两人的目光不禁都变得憎恶起来。

    “求妹妹原谅我们吧!”

    冷眼扫过跪在她脚边温雪莹跟温紫菱的脸,在有人蹦出来替她们说话之前,宓妃冰冷刺骨却又淡漠到了一定境界的声音幽幽的响起,“你们姐妹是对本郡主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需要在这个时候跪在本郡主的脚下,恳求本郡主的原谅,不妨就说出来本郡主听听,也好让本郡主评判一下你们值不值得被原谅。”

    “正如妃儿表妹所言,你们一见到妃儿表妹就又哭又跪的求妃儿表妹原谅,总该说清楚你们为了何事来求妃儿表妹的原谅吧!”

    穆月依话音一落,穆月兰接过话头柔柔的又道:“你们什么都不说明白,就跪在这里做出一别这么狼狈可怜的样子是想搏得谁的同情,是欺负妃儿表妹顾及你们是她庶姐这一点,吃定了她不敢对你们怎么样是不是?”

    “今个儿可是普天同庆的除夕宴,你们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就这般闹又这般作的,知道前因后果的看到你们这样会觉得是你们做错了事,为了求得妃儿表妹的原谅才弄得这般姿态的,可那不知前因与后果的人,猛地见到这样一幕指不定要怎么数落妃儿表妹的不是,你们这是存了心想要摸黑妃儿表妹,让妃儿表妹背个心狠手辣,冷酷无情,残害庶姐的罪名?”

    穆家三姐妹的话一个比一个狠,一个接着一个的砸向温雪莹姐妹两个,打得她们措手不及,完全有些反应无能。

    “噗哈哈哈…”宓妃则是一点都没有掩饰自己愉悦的心情,这种被人全心全意维护着的感觉真不错,只是以前她对穆家这三朵金花的了解太少了吗?

    不曾想这气势全开的三朵金花,啧啧啧,那威力简直杠杠的。

    “如果你们真是对本郡主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只要你们说出来本郡主也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你们了。”话锋一转,宓妃沉声又道:“可若你们没有做对不起本郡主的事情,那么原不原谅你们可轮不到本郡主来做主,你们可以去求父亲跟母亲,他们自会替你们做主。”

    名声那种东西宓妃素来不在乎,可若她们要借着这名声来设计她,她也不能坐视不理。

    “更何况说得直白一点,本郡主是个女儿家,早晚都是要嫁人的,相府还轮不到本郡主一个女子来当家,温大姑娘还有温二姑娘你们是不是求错了人,哪怕就是去求本郡主的大哥也比求本郡主容易啊!”

    哗啦啦――

    宓妃的话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周围吃瓜看戏的群众也瞬间明悟了一个事实,之前还正义感爆棚的诸位立马就跟泄了气的气球似的,蔫了。

    是了,安平和乐郡主就算再如何得温相爷的宠爱,她终究是个女儿家,那早晚都是要嫁人的,相府怎么着也轮不到她来当家。

    那偌大的相府,待温相爷退下之后,能够当家做主的人可不就是郡主的嫡亲大哥温大公子。

    这两姐妹要是真做错了什么,的的确确是去求温大公子比求郡主要妥当呀!

    “本郡主是个什么性子你们都明白,这种低劣的把戏不要在本郡主的跟前卖弄,真要惹毛了本郡主对你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宓妃嘴角勾起邪气魅惑的浅笑,白皙纤细的手指捏住温雪莹的下巴,强迫温雪莹与她对视,温热的气息扑洒在温雪莹的脸上,后者惧怕的缩了缩脖子,一颗心仿佛就要从胸口跳出来。

    “你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砰!

    砰!砰砰!

    宓妃质问的声音淹没在此起彼伏的烟花冲上天空的巨大声响之中,看着一朵接着一朵相继在夜空中耀眼绽放的绚丽烟花,她好看的眉头紧紧的拧成一团。

    早不放,晚不放,偏偏选在这个时候,还真不是一般的恼人。

    “哇!”

    “好美的烟花…那一朵竟然是金色的耶!”

    “快走,我们赶快去摘星台看烟花。”

    “好,走快些…”

    “……”

    一阵喧闹过后,只见御花园中人影蹿动,两两成双,三五成群的直奔摘星台而去。

    穆月依三姐妹不由得也忽略了其他,仰着头观看那绚丽无比的各色烟花。

    而原本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温雪莹跟温紫菱眼见自己的目的达成,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妹妹说得不错,我们这便去求父亲跟母亲原谅。”

    “大姐我们赶紧走,务必要求得父亲跟母亲的原谅才行,我我是真的知道错了。”

    “嗯。”

    目送从地上爬起来就连自己婢女都顾不上,只顾着逃也是跑走的两姐妹,宓妃虽然没有去追,可心里那股挥之不去的诡异感却越发强烈的。

    该死的,到底哪里不对劲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20烟花绚丽,算计落空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