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21 烟花绚丽,算计落空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呼――”

    “真没出息,居然吓成这样。”许是为了缓解自己心中那股可怕的惊惧感,温紫菱看着温雪莹来回轻抚胸口不住长长吸气又吐气的样子便控制不住的冷嘲出声了。

    仿佛她这样做了,心里便不会觉得害怕。

    “我的确是没出息,也的确是被吓到了,可你要是没被吓到的话,那你怎么跑得比我还要快。”嘲讽她,温紫菱你还不够资格。

    她温雪莹这辈子除了被宓妃死死的压着一头,也除了始终无法反抗反驳宓妃之外,其他嘲笑讽刺过她的人向来都讨不到什么便宜。

    “你…我那是怕你露馅。”无论如何温紫菱都不想承认她被宓妃给吓住了。

    是的,也许她这一辈子输给谁都不会觉得难堪,但偏偏要是不如宓妃的话,她就特别容易产生连她自己都无法抑制的恶劣情绪。

    “什么露馅不露馅的,你当她是傻的吗?”温雪莹冷哼一声,语气里有着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焦躁。

    但凡算计宓妃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可她们姐妹偏偏就是算计了宓妃,等她回过味来之时,就有可能是她们接受报复之时。

    只是她们被逼得退无可退,除了一直不停的往前走,她们什么都做不了。

    “呵…”满眼冷嘲过后,温紫菱沉着脸冷笑一声,半晌后语气幽冷的道:“与其说她傻,倒不如说我们自己傻。”

    “你倒是看得很透彻。”从气场强大的宓妃身边逃也似的跑开,直到现在温雪莹才舒缓过来,那颗原本换去节奏跳动的心脏也总算是慢慢的恢复过来。

    经历过之后,她们貌似才意识到什么叫做一步走错,步步皆错。

    她们何尝没有想过回头,可是她们还能回得了头吗?

    不不不,她们已经回不了头,也只能继续走在这条不归路上面,直到她们咽下最后一口气的那一刻。

    至于她们生命中最为渴求的那些权势,财富,地位以及荣华,也只能在行走这条路的途中,一一拼了命的去求,去搏。

    除此之外,她们没有任何的捷径可走。

    “彼此彼此。”温紫菱目光阴戾的盯着温雪莹,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么四个字。

    想当初她就是因为对温雪莹心软了那么一次,结果就害得自己也被卷进这样没有后路的绝境之中不得脱身而出。

    她恼过,恨过,怨过…可这又能如何呢?

    她的反抗根本微不足道,她的挣扎也根本没人会放在眼里,有的只是她自己的自我折磨罢了。

    “我们做得那么明显,她一开始不明白,但等她转身就会明白过来的。”若有可能温雪莹不想跟宓妃对上,只因她知道跟宓妃对上是没有好结果的。

    然而,上天就是这么喜欢开玩笑,愣就是要将她们给凑到一起。

    “她给人的报复素来血腥又残酷,大姐你说她会怎么对付我们?”倘若死可以得到解脱的话,温紫菱倒是不怕的,她只怕要生,生不得,要死,生不得才最是痛苦。

    “你疯了。”

    “是啊,我可不就是疯了吗?否则我怎么会疯到跟你一起去算计温宓妃,她是那么容易算计的吗?你知不知道她的眼里是揉不得一粒沙子的,我们算计了她,她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似乎还没有发泄完,温紫菱此时神情癫狂,已然好似不记得这里是御花园,而不是她在相府的紫玫院。

    “你以为她会顾及你我同她都是父亲的女儿而对我们手下留情吗?你以为疼她如珠如宝的父亲会站在我们这边维护我们吗?还是你以为这次我们对她做的事情,父亲仅仅只会罚咱们禁足数月?又或是你觉得三位兄长不会跟咱们女人一般见识,可你想过你动的人是谁吗?”

    温宓妃是谁啊,她是整个相府的宝贝,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

    她一出生就是夫人所生的嫡女,是在父亲满怀期望中的诞生的幺女,生来就带着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各种光环,让人连去嫉妒她的力气都没有。

    可即便就是宓妃那样一个哪里都好的人,不也命运相当坎坷,几经生死,最后才华丽蜕变成如今这般模样姿态的吗?

    “你疯了,你是真的疯了,你小声点儿,你给我闭嘴。”眼见温紫菱彻底失控,那癫狂的表情看得温雪莹那是心惊肉跳,赶紧扑过去伸手捂住她的嘴,制止她继续往下说话。

    她承认她无法反驳温紫菱刚才所说的每一句话,可也正是因为那些她全都无法反驳,她这心里才越发的难受,越发的想要活出一个全新的人样来。

    “唔…放放开我…温雪莹你个贱人,放放放开我。听到没有你放开我…”断断续续的嘶哑着声吼完,温紫菱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将控制着她捂着她嘴的温雪莹甩了出去。

    “你…”

    “呜呜呜…”温紫菱无法抑制内心中的悲伤捂着脸蹲下去痛哭出声,只是她将自己的哭声压得很小,仿佛只是猫儿的低低呜咽声,唯有那不停抖动的双肩,可以瞧出她的情绪崩溃得有多么的厉害。

    见此情景温雪莹足足怔愣了好半晌才面色古怪的低声呢喃了一句什么,有些不忍心再看蹲在地上痛哭的温紫菱第二眼,她转身走开观察着周围的动静,也算是替温紫菱把风,以免她这副模样被人瞧了去。

    说起来温雪莹对温紫菱的确心存愧疚,如果不是她的设计,温紫菱应该会走上她自己想要走的路,也是父亲跟那个女人替她铺好的路。

    只是她打破了温紫菱的梦,不顾她的意愿将她拖进了她这满是泥泞的世界里,不该只有她一个人承受苦难的,她温紫菱凭什么能逃。

    一朵朵绚丽的烟花在夜空中璀璨的绽放,那朵朵如花般盛放的姿态美得令人屏息,烟花冲上天空的巨响伴随着赏烟花人的欢呼声,真是热闹得不行。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直到身后传来的压抑的哭声越来越小,温雪莹这才转身又走向温紫菱,语气很是平静的道:“既然哭够了就站起来吧,你我打出娘胎开始就没有哭的权利。”

    “温雪莹你知道吗?”

    “什么?”

    “温雪莹,我很恨你。”

    闻言,温雪莹身体猛然一僵,但很快她又放松下来,一双眼睛平静的注视着温紫菱,淡淡的道:“我的确是欠了你一个人情,但也仅仅如此而已。”

    恨她么!

    呵呵,你就恨吧!

    你越恨,那么你在这条路上就会走得越远,那样距离成功也会越来越近。

    兴许当某天你成功了,你对我的恨也就不在了。

    “温雪莹你欠我的一切,早晚我会连本带利的讨要回来,届时你别怪我心狠手辣。”哭只能宣泄心中压抑的坏情绪,但却一点用处都没有。

    然而,温紫菱这一通大哭之后,她的心境仿佛豁然开朗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既然她已经走上了这样一条不归路,那就一直这么走下去吧,也许待她走到尽头之时,就是她报仇雪恨之时。

    “你要用那样本事的话,我随时奉配。”这一刻,温雪莹突然对温紫菱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畏惧感,不不不,这肯定只是她的错觉。

    虽说当初算计了温紫菱让得温雪莹内心不安了许久,但她能算计温紫菱一次,就能算计她第二次,她如何能被自己手中的棋子给吓到。

    “但愿真到那一天的时候,你还能如今日这般一样。”

    “你想要讨回一切我不阻止你,甚至我还很期待,但是在那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想想,如何渡过刚才那一关,否则父亲知道后咱们怕是连相府的大门都甭想踏得进去。”

    那些想要娶她们为妻的男人以及男人背后的家族,又有哪一个不是冲着她们相府小姐的身份来的呢?

    倘若失去相府小姐的这一重身份,温雪莹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放眼这星殒城的上流圈子内,没有一个男人会甘愿娶她们为妻或是为妾,只除了那些平民百姓,或许会有真心求娶她们不为名和利的。

    这个现实虽说残酷了一点,但不可否认这就是摆在她们眼前的事实。

    尤其她们想要嫁去的地方不是普通的地方,要是她们连相府的大门都进不了,谁还会要她们。

    “现在才来想这些,你答应算计她的时候不就应该想到了吗?”

    “都这个时候了你能不能不要跟我唱反调。”

    “麻烦是你惹出来的,大姐难道不该负责解决这次危机跟麻烦。”她倒是有办法可以逃过一劫,但她凭什么无条件的告诉温雪莹呢。

    要知道她会有这一天,还都得拜温雪莹所赐。

    “你别忘了,我们现在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我要落不得好你也跑不了。”

    “大姐这是求人的态度?”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温雪莹烦躁的抓了抓头发,那双瞪着温紫菱的眼睛都快喷出实质性的火来,那弱柳般的身体里竟涌动出几分凌厉的杀气。

    “只是这样你就恼羞成怒了,看来你也没有看起来那么自信淡定啊。”只要想到温雪莹对她做过的一切,温紫菱就控制不住会竖起全身的尖刺,恶狠狠的去刺痛对方。

    她之所以陷入这样的境地,活得这么的痛苦,游走在夹缝间寻求生存下的一丝丝可能,那么她为何还要任由温雪莹压在她的头上。

    对于害了她的仇人,难道她不应该狠狠的将她踩在脚下肆意的欺辱,方能泄她心头之恨吗?

    “温紫菱你别以为我非你不可。”从温雪莹算计温紫菱的那一天开始,她就知道早晚有一天她跟温紫菱会走到对立面,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即便她们现在有着同一个目标,可实际上温紫菱从来没有将她当成是盟友,而她也从未真的信任过温紫菱,是以让她们暂时联合起来的不过只是利益的驱使罢了。

    一旦她们之间的利益发生冲突,那么她们之间的战争也将一触即发。

    “既然你不是非我不可,那么我也不一定就非得要配合你。”不过跟她一样就是个出身卑微的庶女罢了,还真当自己是一盘菜,可以肆意的指使她做这做那不成?

    你既然不敢服软,呵呵…那本小姐还不奉配你了呢。

    “站住。”

    “温雪莹你休想命令我。”

    “承认吧温紫菱,你也是个怕死之人。”温雪莹手里可谓是捏着温紫菱的命脉,她压根就不担心温紫菱不听她的话又或是违背她的意愿。

    只是不到万不得已她并不会采取这一招,毕竟温紫菱已经恨她到了一定程度,要是知道她还控制了她,那样的后果就连温雪莹自己都不太敢去想象。

    “好,算你赢了。”水袖中的手握了又松,松了又握,足足反复了数十次温紫菱才面色平静的吐出这句话。

    她的确怕死,她是怕她死后不能亲手宰了温雪莹替自己出那一口恶气。

    当然还有那个毁了她的男人,她又怎么可能放过他,他必须要为他对她所做的一切付出惨重的代价。

    是的,她温紫菱就是要以自己的方式去报仇雪恨,谁也不能阻止她复仇的脚步。

    “说,你刚才想到了什么办法,就算我们跟父亲的关系已经降至冰点,但无论是我们出嫁前后都绝对不能传出我们与相府已经关系淡泊这种事情,你该知道一旦这种事情传出去,我们也就丧失了主动权,往后的日子不但会无比的被动不说还将过得无比的辛苦。”

    受人欺压的日子她已经过够了,出嫁后哪怕她不能做正妻,也绝对不想再被那所谓的正妻压上一头。

    要想获得此特殊荣的办法也不是没有,只要她的手里握着男人不惜一切都想要获得的东西,那么即便她就是个妾又能如何,她所钟爱男人的正妻不也要避开她的锋芒,不敢欺压于她么。

    “我知你钟情于靖王,做梦都想成为他的正妃,只可惜他的王妃伍雨浓好似天生就跟你不对盘,你若真有那个本事入得了靖王府,想必你们会斗得相当的精彩。”

    “闭嘴。”伍雨浓她算什么东西,她的父亲不过只是区区的左副都御史罢了,比起她父亲的官职可要低上许多,若她不是好命的投生在伍大人正妻的肚子里是个嫡女,她有什么资格跟她争靖王妃,靖王侧妃之位。

    同时温雪莹阻止温紫菱继续往下说也是因为她无法抑制自己心中的愤怒,明明在除夕宴之前靖王承诺过她,就算不能给她正妃之位,也会给她一个侧妃之位的,但是刚才在柳清池晏靖王他做了什么,他全然将她抛之于脑后,眼里竟然半点都没有她。

    他的正妃是皇上给指的,温雪莹就算心有不甘也只能就这么忍了认了,可他要挑谁做他的侧妃却是能够完全自主的不是吗?

    但他偏偏挑了两个侧妃,里面哪一个都不是她,靖王他到底将她当成是什么了。

    此刻温紫菱哪壶不开提哪壶,可不就是瞧着温雪莹哪里痛就踩她哪里,一点都没有要客气的意思,她分明就是故意为之。

    “靖王毕竟不是太子,他的靖王府也只能有两名侧妃,啧啧,靖王说来也挺狠的,他连一个侧妃之位都没有给你留下,看来从一开始他就只当你是一个可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低贱侍妾罢了。”

    想当初温紫菱就有劝过温雪莹清醒一点,靖王那个对她没有心,对她做的事情对别的女人也同样做过,可是温雪莹执迷不悟,最后更是为了那个靖王将她也拖下了水。

    如今她落得被靖王轻贱的下场,说实话温紫菱很高兴,非常高兴。

    “我的好大姐你真可怜,你嫁放靖王府若为侧妃的话,虽说也是做妾,但父亲不至于太生气,可若你入靖王府只能做个上不得台面的侍妾的话,妹妹相信你根本等不到从相府出嫁的那一天。”

    闻言,温雪莹猛地抬头看向温紫菱,冷汗浸湿了她的整个后背,“即便是他骗了我,已经走到这一步的我也没办法回头了,这一点二妹妹应该很清楚才对。”

    “的确是这样没错,所以妹妹给大姐的建议是这样的,你先别着急着反对跟拒绝,听一听对你没坏处。”

    深深的吸足一口气,温雪莹故作平静的道:“你说。”

    不是温紫菱要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而是她以为只有这样的方式才能保护她自己,遂,她这样去揣测别人的同时,自己就感觉安全多了。

    “当真只能如此做了吗?”

    “我的好大姐若有别的办法,那么妹妹我听你的也无妨。”

    “是了,你分析的局势没有错,既然我们已经不能嫁入皇室,也就只能嫁到对他们有所助益的家族里面去了。”

    “大姐能想明白,还真是不容易。”任何一个把她当作棋子来玩弄的人,早晚有一天她会让他们知道,谁才是那个下棋的人。

    不到最后那一刻,谁输谁赢尚未可知,而她温紫菱也必将得到她所渴求的一切。

    “你与我不同,你是可以入华王府的,华王他还有一个侧妃之位,难道你……”

    “你以为父亲是那么容易取信的吗?还有咱们那个嫡妹她是那么容易忽悠的?”

    “你的意思是……”

    “大姐是个聪明人,不会不知道妹妹指的是什么,既然戏已经唱到这个份上,又岂有不继续下去的道理,想要取信于他们,首先咱们自己就要入戏。”

    沉默半晌后温雪莹看着温紫菱冷声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先离开片刻。”

    “大姐请便。”

    直到温雪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温紫菱的视线里,后者脸上的笑容才收敛起来,只是看她紧紧蹙成一团的柳眉,也知她的心情非常的糟糕。

    “小姐,时间不多了,奴婢已经准备妥当,可小姐当真要这么做吗?”

    “绝处方有可能逢生,你家小姐心中有数,不会真的伤到自己。”

    她的大仇尚还未报,怎能甘心去死。

    “小姐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那么奴婢会全力配合小姐行事的。”

    “你做得很好,本小姐是不会亏待你的。”

    “能为小姐效命是奴婢的福气。”

    “正如你所说,留给本小姐的时间不多,咱们也是时候该出场了。”

    温雪莹,本小姐就要出招了,你准备好要接招了吗?

    还有太子,华王跟靖王,你们既然将我温紫菱当作棋子一样的摆弄,那么当你们被一颗自己从来就瞧不起的棋子祸害之时,不知你们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

    本小姐对此还真是很期待,很期待……

    ……

    “妃儿表妹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快些别想了,过来咱们一起看烟花。”

    “对啊,那烦人的两姐妹都走了,妃儿表妹就不要为她们的事情烦心了。”

    “哇,妃儿表妹你快看那朵金色的牡丹花,真的好形象逼真,简直太美了对不对?”

    宓妃的胳膊被穆月华给抱住又晃又摇的,宓妃表示很不适应,倒也没有伸手推开她,只是抿了抿粉嫩的嘴唇,淡淡的道:“三位表姐应该不是第一次看烟花吧,怎么高兴得跟个孩子似的,只差没有手舞足蹈了。”

    “呃…”

    这是形容她们三姐妹的?

    “妃儿表妹看过比这还要好看的烟花?”

    “嗯,看过。”宓妃好歹也曾是个现代人啊,什么样的烟花她没有见过,但在这个相当落后的冷兵器时代还能瞧见七八种颜色的各种花奔形态的烟花,她还是表示相当惊讶跟惊喜的。

    除了除夕这一天夜里,皇宫中会足足燃放半个时辰的烟花之外,其他的节日能够奢侈的连续燃放一刻钟就算非常了不得的了。

    “楚宣王世子真的会给妃儿表妹准备烟花吗?要是真有的话,燃放的时候妃儿表妹可不能小气,一定要带上我们才可以。”

    听到穆月兰这话,宓妃嘴角猛抽了两下,她红唇轻抿笑着道:“好,一定不能忘了你们。”

    “嗯,那就这么说定了。”

    摘星台上的人越聚越多,天空中绽放的烟花也越来越多,场面越来越热闹,各种说话谈论之声不绝于耳,偏偏吵闹的同时又给人一种欢欣愉悦的新年气氛,还真不是一般的矛盾。

    只是还没容得宓妃好好的享受一下,那种气氛就被一道急呼声给打断了。

    “郡主不好了,出出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21烟花绚丽,算计落空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