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22 烟花绚丽,算计落空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妃儿表妹你走慢一点儿,我们都跟不上你的脚步。”从初听闻出事那一瞬间的怔愣过后,穆月依到底也不愧是穆国公府的嫡长女,很快冷静下来的同时也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眼见宓妃当真停了下来,穆月华赶紧喘着气低声的说道:“妃儿表妹你你是长了四条腿吗?怎么走得那么快,一眨眼的功夫你就走出去那么远了。”

    宓妃无语的看了穆月华一眼,这个时候的关注重点不是她走得快不快吧!

    她走路之所以能那么快,那是因为她施展了特殊的功法之故,若非她一边走一边在想事情,就凭穆月依她们那点三脚猫防身的功夫,压根就捕捉不到她的身影了好伐!

    “本郡主记得你是昊宇表哥身边的侍卫穆。穆什么泰来着?”

    穆泰抽着嘴角看了宓妃一眼,他就名叫穆泰,不是穆什么泰好不好?

    “回郡主的话,小的名唤穆泰,是大公子的贴身侍卫。”

    “等会儿你再详细给本郡主讲一讲当时的情况,不不不,你现在就好好给本郡主回想当时的所有情景,切记任何一个细节都别漏掉了。”

    “是,郡主。”穆泰是非常相信宓妃本领的,出事之后大公子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叫他去寻宓妃,将宓妃领到事发现场去,其余的都别管。

    得了穆昊宇的命令穆泰也是一刻都不敢耽误,冲出摘星台就直奔宓妃所处的凉亭而来,好在宓妃从跟温绍轩他们分开后就一直呆在这座凉亭里,不然穆泰就当真寻死的心都要有了。

    “慢慢的想,仔细的回忆,不要着急。”

    “是。”

    “摘星台内目前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尚不明确,我的意思是月依表姐你们三个都留下,哪里敢不要去就呆在凉亭里等我回来,以免你们再发生点意外,那我就分身乏术了。”

    “这…”穆月依听了宓妃的话有些犹豫,一时之间她就迟疑起来。

    大哥出事了,她这个做妹妹的哪里还坐得住。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的话,就算你们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那躲在幕后出手之人要是设的是个连环计,你们若是随我一起去了,岂不是全都要掉进陷阱里面。”

    真要发生那种糟糕情况的话,宓妃纵有三头六臂也一个个顾不过来,此刻,她好像隐约明白温雪莹跟温紫菱为什么出现在她的面前来闹上那么一出了。

    只是她们的目的仅仅只是声东击西那么简单吗?

    “大姐,咱们还是听妃儿表妹的话暂时留在这里吧,要是我们跟着去能帮得上忙还好,要是帮不上忙还要连累妃儿表妹替我们操心的话,那岂不正如了某些人的意。”

    “是啊,别的咱们都不怕,就怕他们打的是这样的主意,算计着让我们成为妃儿表妹的拖累。”

    穆月依看了看两个妹妹,又看了看宓妃那张越发沉静的绝美脸庞,可当她看进宓妃那双眸色逐渐加深的墨瞳时,只觉整颗心仿佛被一只手紧紧的掐住,那种窒息的感觉真的太可怕了。

    妃儿表妹竟然生气了,她生气了……

    “大公子他撑不了多久,郡主咱们还是先去解救大公子要紧。”穆泰心里也是不赞成三位小姐跟着一起去,只是他毕竟只是个属下罢了,哪里敢质疑主子们的决定。

    唯有宓妃是不同的,在他们这些人的眼里,宓妃她几乎无所不能,比起男儿都毫不逊色。

    这普天之下,大概也找不出第二个宓妃了,是以他们对宓妃简直有种近乎于盲目的崇拜。

    “你们把手伸出来。”宓妃这时也没功夫理会穆泰,她要通过替穆月依她们诊脉来确定一个她心中的猜测。

    倘若证实一切如她所猜想的那样,那么不管温雪莹跟温紫菱是谁,背后又有什么靠山,她绝对轻饶不了她们。

    胆敢在她眼皮子底下对她在意之人动手,她们当她是死的吗?

    这种挑衅她的行为她绝对不允许,最令宓妃恼怒的是她竟然直到现在才稍稍明白过来那么一点点,这于她而言简直奇耻大辱有没有。

    “什什么,妃儿表妹?”

    “我怀疑温雪莹跟温紫菱过来闹那么一出是别有目的的,把你们的手伸出来给我诊一下脉,我要确定她们没有对你们下手,否则……”

    后面的话宓妃虽然没有明说,但穆月依三姐妹哪里还有不明白的,旋即她们又不禁想到,如果连她们都已经被算计了的话,只怕再跟着宓妃一同去看穆昊宇,真的就无异于是送羊入虎口了。

    “怎么郡主,大小姐她们没事吧!”看着一一替穆月依三姐妹诊完脉,脸色越来越难看的宓妃,穆泰简直就是硬着头皮鼓足了勇气才问出这么一句话的。

    “妃儿表妹,难道她们刚才对我们下了毒,我们全都中毒了?”穆月华见宓妃没有开口,那脸色是她从未见过的幽深难测,她这心里就七上八下的难受得紧。

    “妃儿表妹就是用毒高手,那两个女人要是刚才就对我们下了毒的话,没道理妃儿表妹会毫无所觉的,你就不要多想了。”

    “月兰说得不错,月华你凡事要多动动脑子。”穆月依倒也不着急着问宓妃的脸色为何如此难看,她的这个表妹嘴巴紧得很,只要是她不想说的,任你怎么着都没用。

    对付这样的人,也只能耐着性子等她自己主动开口说了。

    “我当然知道妃儿表妹很厉害,但有时候凡事皆有个意外什么的,也不能排除有什么古怪的毒药就连妃儿表妹一时也觉察不出来的。”穆月华对自己的看法持着很是坚定的态度,如若不是中毒的话,表妹的脸色也不会这般难看啊!

    “月华表姐说得很有道理。”

    “呃…那咱们这是当真中了毒?”

    “可,咦,不对啊,咱们姐妹几人一直就呆在那凉亭之中,在温雪莹跟温紫菱过来之前从未与任何人有过接触,如果我们真的中了毒,那她们铁定是下毒之人。”

    “那个妃儿表妹,她们没有这么傻的吧!”这种事情一旦捅出去,不单单温雪莹两姐妹要遭殃,就连相府都要跟着一起倒霉。

    倘若再因此而牵连到相府与穆国公府的关系,那有可能发生的后果简直让穆月依不敢继续往深里去想。

    好在她们穆国公府与相府的关系不一般,不是那等容易挑拨的,否则倒真要叫他们称心如意了。

    “她们确实没有那么傻,也没有那个胆量敢对你们下毒药。”宓妃半眯着眼冷漠的说出这句话,那强大的气场震得穆月依三姐妹脸色有些发白。

    可同时她们也从宓妃的话里听出了几分别的意味儿,既然没有给她们下毒,那就只能是给她们下了那种‘脏东西’了。

    且不说因着宓妃之故,她们穆国公府一众兄弟姐妹都拥有了自主婚姻的权利,单就是她们三人已经订了亲,只等婚期一到就要行礼成婚,断然做不出那等悔婚另嫁之事,为了自己的颜面那些个仍旧打着她们主意的男人,不敢公然点了她们,便只能使这些下作的法子,打着让她们自己扑上去的主意。

    想明白这其中的关键,甭说穆月依气红了眼,就是穆月兰跟穆月华也气得快要憋不住眼眶中滚烫的泪水,她们这是招谁惹谁了。

    明明都退开,避让到这样的角落里了,怎的还能惹来他们的算计。

    “现在本郡主倒是明白过来她们来闹上一场打的是什么主意了,真真是好算计。”这一步步的算计得恰到好处,连带着她都没有瞧出端倪,若非她始终觉得温雪莹跟温紫菱的出现太过诡异,让她心中难安,临时决定要替穆月依三人诊一下脉。

    那么,只待她一离开,穆月依三人就必定会出事,而且还是众目睽睽之下出事,让人想遮都遮掩不了。

    最后摆在她们三姐妹面前的路就只有两条,一则就是一根白绫死了干净,二则就嫁给毁了她们清白之人,当然什么名份都不会有,地位卑贱得很。

    要是她们三姐妹一直不与宓妃分开,等到了摘星台,宓妃的精力必然会放到穆国公世子穆昊宇的身上,届时,穆月依三姐妹再出事的话,结果绝对会比之前宓妃猜测的要凄惨上数倍。

    “好,好得很,既然算计到本郡主的头上,那想必他们也做好被本郡主报复的准备了。”

    “那妃儿表妹,我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你有没有办法帮我们……”

    “你们体内那东西诡异得很,目前我也解救不了你们,只能暂时将那东西压制在你们的体内,让它们延迟一个时辰再发作,等一会儿出了宫我再想别的办法。”

    “既是如此,那也只能这么办了。”

    即便穆月依三人听了宓妃凝重的话心都凉了一半,但至少还能暂时给压制住,不让她们失去控制做出将会令她们难堪丢脸之事,心里也就暂时安定下来。

    “放松心情别想那么多,就算我要离开也会护你们周全的,断然不会让任何人靠近你们。”非常时期就得用非常手段,此时宓妃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处理幽莲教跟已废庞氏的时候,乃是陌殇跟宓妃在浩瀚大陆刚刚接触到不属于这片大陆,而属于光武大陆的东西,从那个时候起他们就有所警觉的。

    后来宓妃师傅药王与媚骨老人一战,同样让宓妃瞧见了一些本不该出现在这片大陆的东西,再到擒住阴鬼门大公子东方云虎,宓妃跟陌殇才猛然意识到,原来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之下,光武大陆之上竟有这么多的人偷偷潜藏至了浩瀚大陆。

    也是亏得那些人还知道要有所收敛,否则浩瀚大陆哪里还能这么的平静。

    只是这份平静也持续不了多长时间了,有那些人在这里战争是迟早都要打响的,这片平静详和了数百年的大陆,大概也是时候优胜劣汰一番了吧!

    “我们相信你,妃儿表妹。”

    “什么都别说了,一会儿你们就呆在凉亭里面,我会在凉亭外布下一个防御阵法,外面再让我的侍卫来守着,一旦有人擅闯凉亭必然会触动我布下的阵法,到时擅闯之人非死必伤,也让本郡主瞧瞧到底是什么人胆子大得敢在本郡主的头上动土。”

    “表妹如此安排,最是妥当不过了。”

    待穆月依三人分别服下宓妃递给她们的一粒青色药丸之后,便什么也没有多说的走进凉亭,现在她们的危机算是暂时解除了,但她们的大哥还尚处于危险之中,多耽误宓妃一分钟她们的大哥就多危险一分钟,而且她们的身上仿佛揣着一颗不定时炸弹,还是不要跟去给宓妃添麻烦才好。

    “大姐,这次事情过后你别拦着我,温雪莹那两个臭不要脸的女人,等出宫之后我非揍得她们没脸见人才肯罢休。”

    “我也是,她们简直欺人太甚,难道她们不知女儿家的清誉重过性命吗?”

    “你们这性子如此急躁可该如何是好,这么快就忘了妃儿表妹交待给你们的话,那两姐妹怕是用不着你们动手,妃儿表妹就会替我们报仇的。”

    “那怎么能一样。”

    “大姐,妃儿表妹一直与我们在一块儿,虽然妃儿表妹没有明说我们中的是什么东西,但我们的身上不是都佩戴着妃儿表妹给的避毒丹么,这东西可是宝贝,不仅能防毒,就连蛊毒都不在话下,明显那两姐妹用到我们身上的东西不简单,妃儿表妹她会不会也中了招?”

    “月兰你的意思是……”

    “刚才全都只顾着我们自己了,却忘了妃儿表妹跟我们也是一样的。”

    “那怎么办?”穆月华性子急一点,一听这些俏脸都急白了,手心更是被汗水给浸湿了去。

    “凉亭外已经被妃儿表妹布了阵法,咱们现在别说出不去,就是出得去也不能给妃儿表妹添麻烦,她若是也中了招的话,服了刚才那药丸顶多也就能撑上一个时辰,咱们只能盼着妃儿表妹尽快助大哥脱险,然后咱们赶紧离开皇宫这鬼地方。”

    穆月兰穆月华一听也是这么个道理,便只能焦急的按捺住心中的不安,祈祷宓妃跟她们的大哥都平安,不要中了那些小人的算计。

    “剑舞红袖你们守在外面,但凡有可疑之人靠近这里务必给本郡主生擒了。”将整个凉亭笼罩起来的可不是什么防御阵法,而是宓妃用自己的神识撒下的一个禁制,任何触到这个禁制的人,属于他的气息便会被宓妃给牢牢的锁住,任天下之大也无他藏身之地。

    “小姐放心好了,真要有人敢来,我们就叫他有来无回。”

    “嗯。”

    “小姐你没事吧!”剑舞的神经可没有红袖那么粗,她的心思相对细腻很多,即便知道宓妃很强大,却还是忍不住要担忧宓妃。

    “本郡主无事。”面不改色的撒谎过后,宓妃又一本正经的冷声道:“待本郡主揪出那个胆敢算计本郡主的人,本郡主定要叫他好好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悔不当初。”

    话落,宓妃的身影便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一直候在一旁急得跟热锅上蚂蚁一样的穆泰也只能等着,毕竟宓妃留下来护卫的可是他们穆国公府的小姐,就是他家世子知道了也不会说宓妃半句不对。

    世子重要,穆国公府的小姐们也很重要,于是穆泰就说不出的煎熬了。

    “郡主您慢点儿,属下跟不上你……”只见宓妃如一道轻烟消失在他的视线里,穆泰整个人都傻了,赶紧飞一般的追了出去。

    可就他那速度,却是惹得在他身后的剑舞跟红袖喷笑出声,她们家小姐的轻功举世无双,他就是多长出四条腿来不定追得上。

    赶往摘星台的途中宓妃也在暗暗反省自己,到底是她在面对温雪莹跟温紫菱的时候大意了,否则她们也没那么容易就算计到她。

    不过那两个女人对自己也挺狠的,竟然会想到将那东西先下到自己的身上,待那原本就极淡的味道彻底消散之后才出现在她的面前,拉着她说那些有的没的,跪求什么原谅不原谅的。

    最终的目的就是让她跟穆家三姐妹与她们接触的时间长一点,再长一点,从而神不知鬼不觉的中招。

    好,好得很,真是太好了,宓妃难得有栽这么大跟头的时候,可见她都快要气疯了。

    是的,穆家三姐妹全都中了招,宓妃还近距离的接触过温雪莹温紫菱,涌入她体内的那东西也最浓郁,若非她的体质相对一般人要特殊许多,又是百毒不侵的体质,怕是真就情绪失控,发疯又发…呃,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但愿他们能承担得起她的怒火。

    皇宫这地方之于宓妃果然是克星,每每都遇不到好事,尤其这次最叫宓妃火大。

    体内那下作的东西压制得越狠,反弹的后劲就越大,留给宓妃的时间不多,她得抓紧时间才行,不然丢脸可就丢大发了。

    “该死的,别让姑奶奶抓到做出那东西的人,管他有几条腿姑奶奶就折了他几条腿,叫他不要脸。”

    长长的吐纳几口气,宓妃勉强冷静下来,想到她自身情况不妙,就算面上不好看宓妃也只能给陌殇发了求救信号,让他来助她一臂之力。

    要是她什么都不说都不做的话,保不准那个小心眼的男人会秋后算账,那什么她还是乖一点比较妥当。

    “郡主,事情的全部经过就是如此。”在进摘星台之前穆泰总算追到了宓妃,把之前宓妃吩咐让他想仔细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一遍。

    “可还有什么遗漏的?”

    “回郡主的话,没有了。”再仔细的在脑海里回想了一遍所有的事情,穆泰语气坚定的回道。

    “行了,本郡主大概知道里面都发生什么了,你先去找你家世子,告诉他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也不敢本郡主说了什么,让他只管顺着本郡主的话说,剩下的事情全都交给本郡主,你可都听明白了?”

    “回郡主的话,属下听明白了。”

    “赶紧去吧。”宓妃揉着眉心,许是脑子里想的事情太多,有些混乱的思绪扯得她脑门抽抽的直疼,“把这个给你家世子服下,动作隐蔽一些莫要让人发现了。”

    “是,郡主。”

    送走了穆泰,宓妃也没有立马就走进摘星台去,她闭目倚在栏杆上想了很多,直到摘星台内好些个女人的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亮,宓妃方才睁开那双如水却又幽深若静谧寒潭般锋芒毕露的眸子。

    在摘星台伺候的太监宫女们看到宓妃从外缓步而来,微怔之后立马福身向宓妃行礼,至于摘星台内那些个大臣还有他们的家眷也不知怎么的,在看到宓妃之后竟然一个个全都往大殿两边让开,给宓妃留出一条宽敞得不能再宽敞的道儿来。

    宓妃身上无形却有如实质般的杀伐之气顷刻间笼罩了整个摘星台,感知敏锐一些的人不禁全都怕怕的缩了缩脖子,心中不免默默吐嘈,招惹谁不好,偏偏要招惹上这个脾气不太好的煞星。

    有人畏惧宓妃,当然,也就有人不畏惧宓妃,在他们看来宓妃就算再怎么大胆,再如何得皇上的喜爱,总归不会在这样的场合动手。

    如此,她就是在打皇上的脸,皇上岂能容得下她。

    “啧啧,这里还挺热闹的,本郡主是不是错过了什么精彩好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22烟花绚丽,算计落空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