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23 怒火,血溅摘星台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穆家兄弟三人跟温绍轩兄弟三人在凉亭与宓妃分开之后是走在一起的,他们因为身份不同,倒是不能像宓妃似的那么随意找个地方躲一躲,避一避就万事大吉,等着时间一到出了皇宫就算解脱。

    他们几个明面上瞧着就是穆国公府的公子们跟相府的公子们,既未入朝为官替皇上效命,身上又就连一个闲职都没有的权贵之家公子哥,可实际上暗地里他们都是有替皇上办差的。

    只可惜时机未到,他们暗处藏着的那一层身份是不能曝光的,真要遇上有人奚落嘲笑讽刺他们,除了忍耐他们根本别无他法。

    柳清池晏‘指婚宴’结束之后,他们就统一接了宣帝的传信,要他们分散开注意进入摘星台的每一个可疑之人,显然宣帝也是收到某些情报的。

    只是事情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宣帝就算心中有所怀疑也拿不出证据,没办法他就只能采取这个最笨却也最为实际的办法。

    好在并非只有温绍轩跟穆昊宇他们参与这件事情,寒王也安排了不少的人手混进来协助他们,倒也让他们轻松了许多,行事也就随意了几分。

    柳清池宴内指婚宴上,这个时候明明应该有不少动作的时候,庞太师却什么都没有做。

    不,庞太师也有做过点什么,那就是要了庞烟的太子妃侧妃之位,其余几王除了陈王之外,无一例外全都是皇上给指的正妃,庞太师就算有意见也不能质疑皇上的决策,但就连后面太子跟几王挑选侧妃,这里面竟然完全没有他的手笔就让人不免心生疑惑了。

    暗道:莫不是庞太师觉得前段时间庞氏一族太过打眼,近段时间只想好生休养一番?

    按道理来讲,庞烟是太子的表妹,而太师府则是太子的外祖家,是支持太子最大的那一股势力,不管太子喜不喜欢庞家女他的太子府都必须要有一个庞家女,并且这个庞家女入太子府之后的位份还不能太低。

    别说宣帝不喜欢看到庞氏女成为太子妃,就连太子自己也是避讳这一点的,不管庞太师会不会信服太子说的话,至少在太子坐上那个位置之前,庞家女入太子府最高的位份只能是侧妃,绝对与太子妃之位无缘。

    想来庞太师对这一点也是心如明镜,故而,从一开始他的动作就仅仅只是让太子求娶庞烟为侧妃,只字未提让太子立庞烟为太子妃一事。

    且不说庞太师要顾忌宣帝的想法,与此同时他还要顾及庞氏被废后,他这个外祖父与太子之间的关系,成大事之前万万不能与太子心生了隔阂,让得太子打心眼里疏远了太师府。

    除夕指婚宴之前,宣帝就对庞太师起了疑心,可那老狐狸精明得很,从头到尾一点马脚都没有露,很是让宣帝苦恼却又理不出头绪。

    除了宣帝对庞太师近段时间的一系列举动持怀疑戒备态度之外,温绍轩跟穆昊宇表兄弟几个也是如此,昨个儿他们就得了宣帝的信,务必要将庞太师给盯死了,防的就是怕在摘星台出事。

    以前每逢除夕皇帝率领群臣登摘星台观赏烟花,过了那么多年宣帝也没觉得有什么,可唯独今年是不一样的,许是指婚宴进行得太过顺利,没有一点波折反倒令他心生不安,总觉得这个除夕夜不会让他过得这么舒坦。

    在此之前,针对这天晚上所有参加除夕宴的人,无论男女皆可登上摘星台观赏烟花一事,宣帝曾在早朝上提出过错开时间男女分散入摘星台的提议,结果却被朝中半数以上的大臣给否决了。

    那个时候他们倒也不惧宣帝,搬出一些条条框框,还有历代祖制什么的来堵宣帝的嘴,更直白的例举,细数历代帝王在位期间举行的除夕宴摘星台观赏烟花,君臣同乐,普天同庆从未发生过什么失礼之事,不好之事,怎的就要改变祖制,这是对祖宗的大不敬。

    宣帝有想过他的这个提议会被否决,只是没想到群臣的反应会这么大,言语之间还给他这个皇帝扣了一顶对墨氏皇族历代帝王大不敬的罪名,还真是堵得他哑口无言。

    为了彻底打消宣帝的念头,他们还一一细数了宣帝在位期间这十余年,每年除夕宴登摘星台观赏烟花都顺遂平安喜乐得很,哪里有半点不妥之处。

    事后对男女错过时间分别登摘星台赏烟花一事,宣帝没办法也只能作罢,更何况有些幕后黑手藏得很深,他总要给他们出手的机会才能抓得住把柄不是。

    于是就有了温绍轩穆昊宇表兄弟几个的特殊任务,不然对于摘星台那个危险聚集之地,他们还真想有多远就躲多远以免惹得一身的腥气,洗都洗不干净。

    别以为在这样的场合只有女人才危险,他们身为男儿也同样的很危险,要是一个不小心被别有居心的女人给盯上,然后再上演一出被看了胳膊手臂,又或是被意外抱了一下的烂戏,他们也就麻烦上身了。

    为了他们各自的安全起见,他们表兄弟六人因不能全都聚在一起,就只能分成两两一组,万一真遇到不好的事情,至少有另外一人在场说话都能说得清楚一些不说,还能有个求救跟想办法的对象。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行动之前他们千算万算,究竟是没能算到自己都躲得那么辛苦了,最终还是掉进了别人早就挖好的陷阱里。

    纵观这整个局,打从柳清池晏就已经开始了,并且指婚宴结束之后,就他们这些个人的心理活动都被对方揣摩得透透的,只需一步步引他们上钩即可。

    柳清池晏指婚宴太过顺畅,必然就会引起上位者心中的各种猜疑,继而做出相应的安排,而那人就是牢牢的抓住了这一点,随后才安排了摘星台内的一切。

    为了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也为了左右他们的视线,温雪莹跟温紫菱两姐妹率先出场,她们的目的当然不是毒害宓妃跟穆家姐妹,一则是为了声东击西,二则是为了拖住她们,三则当然也是为了将她们都拖入泥潭之中。

    古代女人最重视什么,除了贞洁之外宓妃不作他想,倘若她们的算计得逞,便是逼着穆家姐妹去死。

    至于用这个来算计宓妃只是顺便,她们也不可能想到即便失了贞洁,宓妃也不可能懦弱的选择去死,她只会活得比以前更好。

    烟花在夜空中盛放那一瞬,此时回想起来就是一个看似大胆却并不会引人怀疑的暗号,不然温雪莹跟温紫菱明明还没有达到目的,看到烟花后跑那么快做什么。

    她们逃走也就说明摘星台内事情成了,而很快宓妃必然会被引去摘星台,她们不逃难道是等着送死?

    后面发生的事情也就越发的分明,瞧得清楚了,无论穆家姐妹跟不跟宓妃一起去摘星台,好似都逃脱不了她们被算计安排好的命运,又岂料宓妃的反应那么快,就算不清楚整件事情是怎么回事,却也当机立断做出了最有效的判断,采取了最有用的措施。

    凉亭外被她布下禁制,可以说是谁闯谁就倒霉,死是不可能的,但被生擒却是分分钟的事儿。

    暂时护住了穆家姐妹的安全算是解了宓妃的后顾之忧,摆在她眼前的就是怎么从摘星台的一团乱麻中将穆昊宇给摘出来。

    “这美人儿垂泪梨花带雨的模样可真是俏丽至极,瞧得本郡主这心都要酥了,真是个可人疼的。”宓妃毫不在意在她第一句话出口后就整个冷场的摘星台大殿,接下来明显画风突变的说了一句令人想要喷茶的话。

    这这这算是调戏吗?

    宓妃不开口说话的时候会给一种极冷艳,如冰山不易近人的傲然距离感,但此时别说神经本来就敏感的人能清楚的感受到宓妃浑身压抑着的那股怒气之外,就连神经向来粗大的人也有一种即将大事不妙的感觉。

    明明站在他们面前这位绝色倾城,论容貌几人能出其右的安平和乐郡主笑颜如花,灿烂明媚,可为何他们透过她的笑容却只感觉到了刺骨的冰寒,好似要将人给冻成冰棍。

    “皇上不给我介绍一下,这几位我瞧着面生得很。”

    闻言,宣帝对上宓妃那双笑意盈盈的眸子,不知怎的就突然打了一个寒颤,这丫头邪魔附体了吗?

    怎的那么可怕,笑得他心肝乱颤,有些想逃怎么办?

    从宓妃踏进摘星台宣帝就感受到了从她身上散发出来一点都不加以掩饰的怒气,可摆在眼前的事情他也不想发生的啊,也只能咽了咽口水给旁边伺候的张公公递了个眼色,让他回话给宓妃听。

    这丫头给人的压迫感虽无形却有如实质,明明心中的怒火都快要压不住了,偏偏她脸上的笑容简直无懈可击,实在让人后背寒气流蹿,控制不住,控制不住想逃啊!

    “回郡主的话,这位是荣王爷,旁边跪着的是荣王妃,中间跪着的是荣王爷跟荣王妃的嫡次女心灵郡主,但心灵郡主品阶不高,见了郡主是要行大礼的。”

    张公公前面大半句话听着还行,后面那半句可就听得荣王夫妇跟那心灵郡主要吐血了。

    特么的你回话就回话,怎么回到最后还不忘踩上本郡主一脚,说什么本郡主品阶不高,见了这么个外姓郡主还要行大礼。

    这不是‘啪啪’在打她的脸么!

    “荣王府的,唔,本郡主知道了。”

    “另外这位乃是先帝爷在位时因他祖上有功特意册封的封定伯,因封地远在西北的春风城,郡主不清楚也很正常。”

    “春风城?”

    “是奴才话没说清楚,郡主莫怪。”

    “那春风城的城主本郡主见过,倒不是面前这一位,张公公你这话还真说错了。”

    “是是是,是奴才口误,这位封定伯的封地就是春风城管辖下的一个叫做封定的小县城。”张公公扯着袖口抹了把脑门的汗,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可皇上不管他,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应付宓妃,“半年前封定伯治理封定城外的水利有功,皇上就许了他一个诺言。”

    “听起来很有意思的样子,张公公继续往下说。”

    “郡主素来聪慧过人,想来也猜到封定伯所求是什么了。”

    “本郡主就是因为脑子不太好使,不然怎么还有人胆敢算计到本郡主的头上,张公公你说是也不是?”

    张公公瞪大了双眼,微张着嘴,“……”

    哎哟我的好郡主耶,小祖宗行不行,奴才可没有得罪过您呀,您有火别往奴才身上撒,奴才承受不起。

    虽说瞧了摘星台大殿上的情景,大多数人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的,可敢把话说得这么直白的人,大概也只有安平和乐郡主这一家了。

    什么叫做她的脑子不太好使,她的都要不好使,别人的脑子就更不好使了。

    “咳咳…宓妃丫头也瞧见了,这封定伯此番是携女进宫想让朕给他的嫡长女指一门好亲事,就算兑现了朕许给他的诺言。”

    “所以呢?”

    宣帝,“……”

    “二嫂三嫂你们都别担心,既然妃儿来了,她肯定不会让宇哥儿吃亏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又当场被那么多人给撞破,温夫人也是急出了一脑门的冷汗。

    她相信她娘家的孩子就像相信她自己的孩子一样,断然是不会做出那等于礼不合之事来的。

    只是凡事讲求证据,偏偏出了这样的事情,舆论一下子全都会偏向事件里的女子,就算宇哥儿是受害者,却也成了施凶者。

    “只是苦了大嫂。”

    “也别太担心了,你没见妃儿进来之后,大嫂的脸色都好看一点了,咱先别着急,指不定妃儿还有后手呢。”

    “好了别愁眉苦脸的,为夫不会坐视不理的,这么明显的算计傻子才看不出来。”温老爹拍了拍温夫人的手,那漆黑的眸子也是落在宓妃的身上,不知他家这丫头要如何解决这次的事情。

    此事最坏的结果也就只有一个,让宇哥儿娶了荣王的嫡次女为穆国公府世子妃,而那封定伯之女崔婉则纳为贵妾。

    只是这样的结果怕是宇哥儿接受不了,但以温老爹对穆昊宇的了解,事情倘若真走到那一步,哪怕就是为了大局着想,穆昊宇咬着牙也会认下这次的事情。

    “刚才宓妃进来的时候就听到外面在议论我这位世子表哥一男驭二女的事情,真可谓是各种版本的都有,听得我都犯了糊涂。”

    一男驭二女?

    怎么这话从这丫头的嘴里吐出来,宣帝觉得那么脸红,那么尴尬呢?

    话说,这丫头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吧,她怎么说起这事儿来一点都不羞涩的?

    “为了弄清楚这整件事情是怎么回事,我想着问他们当事人最明白不过了,问完了既能给这两个都*于本郡主表哥的女人一个交待,又能解了皇上的烦忧,此乃一举两得之事,不知皇上以为如何?”

    “朕也是正准备询问的时候你这丫头就赶巧进来了,你在旁看着也行,不然真要叫你这世子表哥吃了亏,你怕也是不服的。”

    “皇上所言甚是,那我就看着。”

    眼见宓妃这么好说话宣帝心里反而不踏实,这丫头该不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既是要询问当事人,荣王跟荣王妃,封定伯跟封定伯夫人还有穆国公跟穆国公夫人不若就先起身吧,全都跪在那里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也不好看,毕竟今个儿是合家团圆的除夕夜,总得讨个好彩头。”

    “宓妃丫头说得不错,朕知你们做父母的关心自己的孩子,但在事情弄清楚之前,你们都先平身退到一旁。”

    “臣谢皇上。”

    “张公公给安平和乐郡主搬张椅子。”

    “既是皇上的恩典,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宣帝没好气的瞪了宓妃一眼,旋即转过头看着殿中跪着的三个人,满目威严的厉声道:“就从心灵郡主开始,你们一五一十的将当时的情景都描述一遍,不得有丝毫作假否则朕决不轻饶了你们。”

    “求皇伯父给心灵做主,心灵……”

    “心灵郡主有话就说话,刚才你的父王跟你的母妃那么理直气壮的要穆国公世子对你负责,想必你就妥妥是个受害人,既然如此你就好好说说穆国公世子是怎么欺负你的,至于只要你所说全部属实,不用皇上替你做主,本郡主可以向你保证,穆国公世子必定十里红妆迎你过门,并未今日对你所做无礼之事三拜九叩求你原谅。”

    心灵郡主猛地抬头看向那此刻正掏着耳朵打断她话的宓妃,似是在想她话里的真实性,宓妃见她看着她一脸的不相信,便难得好心情的扭头对穆昊宇道:“大表哥,我想由你来说,比我说的对她有信服力呢。”

    “心灵郡主不必怀疑,倘若本世子当真做了对不起你之事,自当十里红妆迎你过门。”

    随着穆昊宇坚定有力的话音一落,整个摘星台再度陷入一片沉寂之中,众人不禁又想,该不会这件事情里面真有隐情,不然穆国公世子这话一出口,真到打脸的时候岂不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当然,心灵郡主也要想清楚了再说话,否则你荣王府莫不是欺穆国公府跟相府没人,真以为你荣王府乃皇亲国戚就没人动得了你们。”

    “你…”

    “别你啊你的,本郡主只是实事求是的告诉你,一会儿你所说的每一句话但凡有一句是假的,今夜这摘星台怕是会溅上一点血。”

    话锋一转,宓妃冰冷的目光又落到封定伯的女儿催婉的身上,冷声道:“你也跟心灵郡主一样,说错一句本郡主就断你们一根手指头,两句就两根,要是手指不够数的话,那你们的脚趾也不要想要了。”

    心灵郡主跟催婉都被宓妃的狠戾给吓到瑟瑟发抖脸色发白,整个人颤抖得就跟秋风中的落叶一样,看起来可怜极了。

    “安平和乐郡主你放肆,你这分明就是在威胁她们,如此她们哪里还敢说实话。”

    “威胁吗?如果你们真要那么认为的话,本郡主还就是威胁她们了。”

    “皇上,安平和乐郡主实在太过放肆不逊,还请皇上治她……”

    “你想治本郡主什么罪,既然本郡主许了她们天堂,怎么你们就忘了还有地狱呢?”宓妃整个人像是没有骨头一样的窝在椅子里,“只要她们心中没鬼,说的全是真的,那么她们就可以十里红妆入穆国公府,除非她们当真心中有鬼,不然何至于惧怕本郡主后面所言。”

    “这…”

    “本郡主感激这位大人的肺腑之言,常言道凡事有赏就有罚,本郡主只是陈述了利与弊罢了,究其根本什么都没有变,还是说这位大人觉得这两位姑娘演了一出绝佳好戏,将上至皇上,下至群臣的眼睛都蒙骗了过去。”

    “启禀皇上,微臣不敢。”那人自己话没说几句,却全被宓妃给堵死,一张脸拉耸着难看得要死。

    “好了,安平和乐郡主说得也没错,在除夕宴上闹出这样的事情,朕这心里本就压着火,若是真的朕就看在几位爱卿的身上算了,可若是假的话,不给予严惩简直不能泄朕这心头之怒。”

    整件事情其实是很狗血的,穆昊宇跟温绍云分在一组行动,期间他们发现了一些行踪可疑之人,当时也没有多想就尾随跟踪了上去,等察觉到这可能是个陷阱,他们想要脱身的时候已经晚了。

    逃离的途中他们两个都中了招,意识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混沌,不知何时穆昊宇就跟温绍云走散了。

    当穆昊宇在意识混沌之时被人扶住并推入一个房间的时候,他只来得及发求救信号给他的近身侍卫穆泰跟穆晃,随后他就陷入了短暂的昏迷之中。

    等他从浑身炙热的状态中被折磨醒来,便看到一个赤果果的女人正要往他的身上爬,而他身上的衣服却是早就被脱干净了。

    那时穆昊宇只觉一股羞恼涌上心头,整个人无比的愤怒却也使得他清醒的时间稍长了一点,他虽未娶妻也未曾有过女人,但他毕竟年纪摆在那里,对于男女之事还是知晓一些的。

    他的身体反应在告诉他,他怕是吸入了一些下作的东西,偏偏眼前还有一个女人在诱惑他,穆昊宇只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快要爆裂开。

    可到底理智占了上风,穆昊宇为了保持清醒,也为了不与那个女人发生关系,只得拔了自己束发的紫竹钗划向自己的手臂或是大腿,让疼痛来刺激他的神经,保证他不会犯下连他自己都觉得恶心的错事。

    就在穆昊宇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穆泰寻了过来,来不及多说什么的穆昊宇便吩咐他去找宓妃,却也正是这个时候穆昊宇感觉自己的头被砸中,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他看到了一片绿色的裙角,那分明就是另外一个女子的身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23怒火,血溅摘星台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