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27 怒火,血溅摘星台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想那一日城北狩猎场,宓妃为护兄而废了琉璃国镇南王之女明欣郡主,不仅在明欣郡主的身上刺了字,更是当着镇南王的面将明欣郡主弄得从此往后再也无法站得起来,说是人不人鬼不鬼都不算辱没了她。

    但凡那一日在狩猎场欺辱过温三公子的人,管你父亲母亲是何身份,即便你就是皇子公主,只要你在场,只要你欺了她的兄长,那么你就得准备好接受她残酷而血腥的报复。

    犹记得那一日狩猎场边上的雪依兰被鲜血浸染过后开得如火如荼甚是妖艳,迎风绽放在漫天的白雪之中,美得仿如遗落凡尘的红衣仙子。

    在那之后星殒城大半的公子小姐们不但被吓病了,更是因为失血过多而不得不卧床静养足足半年有余,至此,甭管你是谁,平日里你有多么的霸道嚣张,遇上宓妃之时你是龙得卧着,你是虎就得趴着。

    为了您的生命及财产的安全,敬请远离煞星温宓妃,以免祸及全族。

    那是宓妃自药王谷归来第一次在星殒城贵圈里露面,也是自那一天起,宓妃之名响彻底整个星殒城。

    要知道即便就是当时太子在狩猎场上也是要避开宓妃锋芒的,生怕将他极力拉拢的相府推得更远。

    而那个时候宓妃也尚未被宣帝册封为安平和乐郡主,可胆敢欺她兄长的那些公子小姐们,无论身份高低贵贱统统都险些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如今宓妃的身份显然比起相府嫡出千金之尊要高出好几倍,不仅金册金印在手,还享有完整的封地,更是手握金令拥有领兵之权,放眼整个金凤国细论起来怕是就连皇后也没有她来得尊贵。

    此时只见她以雷霆手段惩处了封定伯之女崔婉,不但命人以金簪十倍偿还她害穆国公世子划伤自己来保持清醒的债,还毫不留情的将其贬去蛮荒之地充作军妓。

    于崔婉一个伯爷之女而言,再没什么比沦为青楼妓子一般,一双玉臂千人枕,一点朱唇万人偿来得生不如死了。

    只可惜她愿与不愿由不得她做主,宓妃已经替她安排好了后半生的路,便岂能由得了她选择生又或是死。

    起初的震惊过后,摘星台上的诸位大人以及他们的夫人儿女也渐渐都缓过神来,隐晦看向宓妃的眼神都带着丝丝惊惧跟回避。

    是的,许是那过去发生在城北狩猎场的事情,如时光消逝一般过去得有些久了,以至于他们这些人都忘了安平和乐郡主到底是个多么护短的人。

    你的剑尖若是直接对上她,她兴许抿唇一笑半点都不会与你计较,左右对她而言不过就是一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争斗罢了。

    可你的算盘若是打到她至亲在意之人的身上,那么多的不用说,你直接就可以洗净脖子准备迎接她不死不休的疯狂报复了。

    “为免脏了郡主的手,这人郡主还是交给奴婢来处理吧,倘若奴婢有哪里处理得不好,郡主只管责罚奴婢便是。”

    “许是近来本郡主脾性变得好了,竟让好多人都忘了本郡主原本是副什么性子,既然他们想要见见鲜血是什么样子的,本郡主岂有不满足他们的道理。”

    “这……”

    “别挡着本郡主的路,退到一边去。”

    “是,郡主。”

    “真是太久没有动过手,都让这里里外外的人瞧着本郡主空有这副美貌,却不知本郡主这颗心那是石头做的,冷酷无情得很,谁若犯到本郡主的头上,那么想来他也必将做好了一只脚踏进鬼门关的准备。”

    墨心灵虽未曾亲身经历过当初城北狩猎场的事情,但她从她的手帕交那里听说过,初闻之时她只觉得是她们夸大其词,不过一个年纪比她还要小上一些的女人罢了,她哪有那么大的本事。

    可是后来她了解得越多,一边对宓妃怀着好奇之心,可另一边她又对宓妃怀着畏惧之心。

    在宓妃说出要亲手用金簪刺她一百二十道口子的那一个瞬间,墨心灵的脑海里竟然诡异的浮现出当初狩猎场上,那些公子小姐们以鲜血浇灌雪依兰的情景。

    看着那殷红的鲜血不住的自那些公子小姐们的手腕间涌出来,然后滴滴答答的滴在雪依兰上,将白色的雪依兰染成耀眼的鲜红色,墨心灵就控制不住的抱住自己的脑袋惊恐的尖叫出声。

    “你你…你别过来,不要过来……”

    “父王,母妃你们救救灵儿,灵儿不要看到她,不要看到她。”

    “你你们快阻止她,你不要过来。”当心中的恐惧达到一定的境界,倒是能够激发出潜藏在一个人身体里最深的潜能。

    这就好比现在的墨心灵,她竟然挣脱了制住她的人,衣衫凌乱披头散发的就要往摘星台外跑。

    “本郡主叫你走了吗?”随着宓妃淡漠的声音有如鬼魅般的在墨心灵的身后响起,已经跑出一段距离的墨心灵愣是被宓妃伸手一抓就给拉了回来,重重的摔落在地,嘴角也流出血来。

    “本郡主不会杀了你的,你又何必怕成这样。”

    众人:“……”

    话说他们都知道郡主您不会杀了她,可这心灵郡主分明就是怕落在您的手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

    “我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这个时候知道错了,之前在偏殿里意欲对穆国公世子用强的时候,你怎么没有觉得自己有错,嗯?”

    墨心灵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她花着一张脸又惊又惧的看着宓妃,瑟瑟发抖的道:“我我只是太过倾慕穆国公世子,太想要嫁给他了,所以我才犯了糊涂,铸成大错,你就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次。”

    “那你可真犯贱。”

    “我真的知道错了,郡主你就饶了我好不好,我我再也不敢了。”

    “如果对不起跟我知道错了有用的话,金凤国的律法要来何用?但凡杀了人只要一句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难道他就可以不用接受律法的制裁杀人偿命了,墨心灵,你是将本郡主当成是傻子,还是自己太过天真烂漫?”

    且不说被宓妃施了禁制保护在凉亭内的穆家姐妹以及她自己中的迷情药不属于这片大陆,就连穆昊宇身上中的催情药也极其特殊,怎不令宓妃心中震怒。

    好在穆昊宇没有忘记她交待给他们的话,一旦发现异常或是自己已经中招,尚能自主就喂了对他下手之人她给的药丸,若已失去行动能力,那也切莫慌乱,找准机会服下她给的交待过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服用的药丸。

    那是宓妃在除夕宴之前临时制出来以防万一的,她曾有预想过这场宴会上会发生的种种事情,但绝对没有想到会迎来这么一场直接且不加掩饰的算计。

    究竟是幕后操纵之人太过有势无恐,目中无人,还是真把她当作善类了?

    “挑衅我金凤国国威者,虽远必诛;伤我亲人者,我必令你生不得,死不得,哪怕多喘一口气都觉得是这世间最大的奢望。”似乎觉得墨心灵受到的刺激还不够,宓妃脸上的笑容越发明艳,声音却越发冰冷刺骨,“你自诩出身高贵目下无人,那我便摘了你的身份将你贬做庶人;你自持美貌绝世无双,那我便让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天天三千青丝转眼变白发,满脸长满深深的皱纹;这世间但凡你在意的,你所渴望的,无论是身份,地位,权势,财富,亲情,友情,甚至是爱情,只要是你曾经不顾一切想要得到的,那么我都将一一毁之。”

    “啊――”

    宓妃的声音仿佛由地狱传来的魔音,每听她说一个字墨心灵就控制不住的瑟缩一下,越是听到最后她心中的恐惧就越大,最后无论是她的精神世界还是她的心理世界,如大厦倾覆不过转眼一瞬。

    “灵儿…娘的女儿,呜呜呜…”

    眼见荣王妃失控的向墨心灵扑过去准备抱她,却不知墨心灵哪里来的神力,竟将整个荣王妃给甩飞出去。

    “你们都是地狱里跑出来索命的恶魔,不要过来,谁都不要过来。”

    “咳咳…噗…”

    “王妃。”荣王就算再如何贪恋权势,对发妻荣王妃还是非常爱重的,见她吐血之后也是对宓妃怒目而势,怒吼道:“温宓妃你也适可而止一些。”

    “荣王说错了,并非本郡主不愿适可而止,而是你们三番两次冲本郡主下手,真当本郡主是病猫不成。”

    “你你在说什么,本王听不懂。”

    “听不懂没关系,只要心如明镜就行,至于那些已准备好又或是即将冲本郡主下手的人,本郡主好心的友情提醒你们一句,动本郡主你顶多就是一个死,但若将手伸到本郡主的家人身上,今日这摘星台上的两个女人便是前车之鉴,还望诸位切记,切记。”

    以宣帝对宓妃的了解,这丫头即便就是被算计,甚至还有家人牵扯其中,愤怒失控大开杀戒是有的,但却绝对不会这么锋芒毕露。

    哪怕她狂,她傲,她嚣张,她霸道,她杀伐决断,却始终都谨守着自己的底线,如今夜这般近乎将大半朝臣命妇全给得罪了的举动,实在有些奇怪。

    当然,打从宣帝初次在宫中见到宓妃,他就从未觉得这个小丫头会惧怕于谁,真若疯起来的时候,怕是那天都要被她捅出一个大窟窿来。

    即便就是她在城北狩猎场为温绍宇出气,对他臣子们的那些儿女做的事情,也是留有很大余地的,甚至她除了亲手收拾了琉璃国的明欣郡主,对那些欺辱她兄长的人却是连手都没有沾。

    那一仗,便是连宣帝都觉得她打得极漂亮。

    可眼下宣帝的直觉告诉他,这丫头分明有其他办法破解穆昊宇身中的局,但她却选择了最为下乘的一种,就连穆昊宇身上的伤,竟然都令她暂且压下了。

    “皇上,您看寒王殿下。”

    耳旁传来张公公压得极低的声音,宣帝就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寒王,只见寒王的目光落在宓妃的身上,剑眉紧紧的拧着,神情很是凝重,显然是不赞同宓妃这样的方式,然,他却又没有出声阻止。

    虽说他这个儿子对宓妃一再打破楚忌底线,但该有的原则他却不会不遵守,既然他明知宓妃如此行事有失妥当却没有阻止,是不是就间接证明了他的直觉是对的。

    只是究竟这个局的后面隐藏着什么,竟让这丫头不惜自己身陷局中,她这是要引蛇出洞?

    满心的疑问得不到解答宣帝也是颇为烦躁,但就目前的这情况,他就是想询问寒王也不妥当,罢了,他还是先静观其变,莫要负了宓妃丫头的这番心血。

    若非事出突然怕是那丫头也不会一声招呼都不给他打,对于这一点宣帝还是很有自信心的。

    “本郡主手下不杀庸人,你倒是不用如此惊慌恐惧,况且本郡主从未说过自己是好人,你若喜欢叫本郡主妖女,恶魔,修罗,女夜叉皆可。”

    “你是个疯子。”

    “呵呵…难道本郡主不是你们逼疯的吗?”

    “你你杀了我吧,都是我,都是我算计穆国公世子的,我就是要得到他,哪怕不择手段。”

    众人:……不是你哭着求着让人饶你一命,怎么都要活着的吗?现在态度转变这么大,所以心灵郡主您这是又想死了?

    “人生在世难免会有些不能被破坏的规则,既然有人明知故犯,那么必然也会有人出手阻止,这一局就算本郡主输了,就看他日谁会笑到最后。”

    话落,宓妃也不管这些人跟不跟得上她的思维,手掌运起一阵劲风直接将墨心灵凌空托起,引得墨心灵惊恐的凄厉尖叫,想要挣脱却又挣脱不开。

    “你不要折磨我了,你杀了我吧,求求你杀了我吧,杀了我…”

    砰――

    宓妃没有理会墨心灵的叫喊,动作干净漂亮的将一个装满了酒水的酒瓶抛到空中,然后将其击碎,顷刻间香气浓郁甘淳的酒水四溅,却又在众人肉眼可见的速度下凝聚成一根根尖锐的冰棱子。

    “去――”

    嗖嗖嗖!

    足足一百二十道冰棱子穿过悬浮在半空中墨心灵的身体,鲜血犹如喷墨画般的四处喷溅而出,那妖冶绝美却又凄惨无比的画面足够亲眼目睹之人,深刻的铭记一生。

    砰――

    前后不过三次挥手,宓妃就连衣袍都没有被墨心灵触碰到一下,她就完虐了墨心灵,又将浑身都是血窟窿的墨心灵如掉线风筝一般抛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大殿之下,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

    这一刻,摘星台上众人依稀仿佛透过什么瞧见了当初城北狩猎场上那一幕,再一次重温了宓妃的残酷杀伐。

    “荣王荣王妃带她走吧,今夜她与穆国公府的恩仇算是两清了,本郡主虽未曾取她性命,但她能不能活就看你们夫妻对她有几分真心了。”

    虽与穆国公府的仇清了,但与她之间的仇还在,也就总有她找她清算的时候。

    算算她进摘星台的时间,宓妃心知她不能再久留于宫中必须尽快的离开,体内被她暂时压下的东西,此刻正在疯狂的暴动。

    心中邪火猛蹿,再不离开的话,宓妃真担心她会控制不住屠杀这整个摘星台的人。

    “皇上,我所剩时间不多,体内毒素快要压不住,不得不让您来善后了。”

    宓妃给宣帝的是传音,宣帝微怔过后心中便是惊怒,这除夕宴上他知会出事,却不料竟然宓妃这百毒不侵的丫头都中招了?

    “事情的前因后果我目前也三分清楚七分糊涂,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待我解了体内的毒再入宫给皇上一个交待,另外今夜出事的怕是不只一个穆国公世子,穆家三姐妹在御花园也中了招,我大哥他们尚且情况不明,待我出宫之后,皇上务必命寒王即刻领了天山老人入宫,将你常去的几处以及这御花园摘星台彻查一遍,怕是埋了不少好东西。”

    说到最后那‘好东西’三个字时,宓妃可谓是咬牙切齿愤恨至极,宣帝毫不怀疑要是那布下这般大局的人就在宓妃的面前,宓妃能扑上去一口咬断他的脖子。

    得了宓妃的传音宣帝总算不再抓瞎,对于宓妃的异常举动也有了几分了解,他对宓妃暗暗点了点头,示意他都知晓了。

    “再过两个半时辰天就该亮了,大表哥虽被送回了穆国公府,此时却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还请皇上允了宓妃先行告退一步。”

    “朕准了。”群臣想要反对的时候,宣帝已经准了宓妃的奏话,又收到宣帝警告的目光,他们憋在心里的话在舌头上绕了三圈又给咽了回去。

    “多谢皇上。”宓妃转身之际也给温老爹传了话,让他跟温夫人莫要担心,出宫后立即回相府,别的等她回府再详谈。

    温夫人虽不知他们父女说了什么,但见宓妃脸色有异,自家夫君也一脸凝重的样子,她就越发想要快些离开这宫里,也好回去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殿内发生这大的事情,按理说她那三个儿子跟穆国公府的另外两个孩子没道理不出现的,可她却连人影子都没瞧见一个,尤其依姐儿跟兰姐儿她们都没有看到,她真快被心里那块石头给压得透不过气来。

    发现温夫人异常的温老爹只是神色淡定的投给她一个安定的眼神,温夫人浮躁的心算是暂时落回原处。

    “好好的除夕宴就这么毁了,朕甚为恼怒,便先到此为止,待朕命禁卫军彻查清楚再说,都散了吧!”

    “臣等恭送皇上。”

    ……

    宫外

    “噗――”

    穆昊宇从摘星台就是被他的贴身侍卫穆泰先扶又后背着走出来的,好不容易出了宫门刚坐上马车,他憋着的那口血总算是吐了出来。

    “宇宇哥儿。”穆国公夫人的眼睛本就已经哭红了,现在又见自己的儿子连吐好大几口血,她是又担心又心疼的再次落下泪来。

    洁白的手帕擦去穆昊宇嘴角残留的血,穆国公夫人看着他惨白的脸,想到他是中了那么下作的东西,偏宓妃说的话穆国公夫人也没忘,这可要怎么办才好。

    要是…要是真遭了算计,她回国公府倒是可以找个清白的女子救救穆昊宇,偏偏现在你就是找到女人也不顶用,这是一直要让她的宇哥儿就这么憋着?

    “身上的伤很痛对不对,宇哥儿别怕,等我们回府上了药就好了啊,要是身体也不舒服你别瞒着娘,娘什么都承受得起,绝对不会拖你后腿的。”

    “母母亲别替儿子忧心,儿子没事。”

    “怎么会没事,你瞧瞧你都把自己弄成什么样子了,那两个可恶下作的女人不能放过,就是荣王府跟那封定伯府也不能放过,不然他们伤吾儿这口气,为娘怎么咽得下去。”

    宓妃给他药时虽不曾说过那药有何作用,刚到摘星台大殿之间他的确难受得快要死了,慢慢的他渐渐发现,分明他的伤势那么重,也不过就仅仅只是看起来那么严重罢了,其实半点都没有伤到内里。

    只是他到底中了招,身上的警报尚未及时解除,那股一直在小腹烧灼的邪火,真的令穆昊宇异常的难受,好在他的意识还非常的清楚。

    “母亲放心,妃儿是什么性子您还不了解吗?”

    “就算妃儿给了他们惩罚,母亲也不能原谅他们,这样的手段亏得他们拿得出手,真真是丢人。”穆国公夫人发现自己有些词穷,竟然不知该如何咒骂那些人。

    “咳咳…娘,马车速度稍慢,儿子急需有人替儿子解毒,不若就劳烦沧海跟悔夜用轻功带着我会穆国公府,您由穆泰跟护卫送回府。”

    “这…”

    “娘不用担心,沧海悔夜都是妃儿表妹手下最得力之人,有他们保护儿子安全得很。”

    “娘也不忍你多受折磨,那便麻烦他们两位跑一趟。”安排好穆昊宇之后,稍稍得了一丝喘气空隙的穆国公夫人才猛然想起,“宇宇哥儿,依姐儿她们三个呢?还有你弟弟跟你表弟他们呢?”

    顿时,穆国公夫人有如被一盆冰水当头浇下,若非一门心思全扑在了穆昊宇的身上,她早该发现一直都没瞧见几个孩子。

    怎么办?

    要是他们也被算计了…越往下穆国公夫人越是不敢想,光是这么一想她都吓白了一张脸,身体直打哆嗦。

    “依姐儿她们自有妃儿表妹护着,母亲不必担忧她们的安全,至于二弟跟三弟还有表弟们,他们应该也都出了一些意外,但局面他们应该尚能控制,是以母亲才没有看到他们。”

    那些人真要算计的话,不会把目标对上他一个,他们兄弟应该都在他的算计范围之内,只是他的运气大概差了点儿被抓了一个现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27怒火,血溅摘星台5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