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28 陌殇之怒,神秘人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正如穆昊宇所推测的差不多,他们六个人分为两两一组负责追踪调查之后,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被算计了,其余五个全都被算计了。

    只是他们五个遭到算计的深浅跟情况不一,有的局面尚可掌控,有的局面逼得他们狼狈逃蹿,唯独就穆昊宇比倒霉一点,未能及时脱身被抓了一个正着。

    便是在最后才跟穆昊宇分开的温绍云,他也不过是掉进了敌人早就布置好的迷幻阵里面,刚开始温绍云并没有察觉有异,只因那迷幻阵就跟真的御花园一模一样,可以看到高高的摘星台,也偶尔可以看到三五几个穿行在御花园中的女子,以及夜空中绚丽绽放的烟花。

    只是随着一点一点的深入迷幻阵,鼻翼间传来令人沉醉的丝丝幽香,以及好似有越来越多的或熟悉或陌生的美丽女子朝他走过来时,温绍云猛然惊醒。

    虽说他不精于奇门阵法,阴阳术数,但好歹他有一个还算相当精通此道的妹妹,迷幻阵这样的阵法想要破除兴许不容易,但只要他坚守本心便不会迷失自己,也终将可以从这里走出去。

    打定主意之后,温绍云开始静下心来屏住呼息,防的就是不要吸入那些可能对他有危害的香气,然后再次睁开双眼不管看到了什么,他都只当什么都没有瞧见,将那些容颜极其美丽的女人当作不存在。

    为了验证他心中的猜测,在做足准备之后,温绍云朝着向他迎面走来的一个女子身上横穿了过去。

    当他的身体跟那个女子的身体一接触,后者便如镜花水月一般消失无踪,温绍云就越发坚定自己是被困于迷幻阵之中了。

    藏在暗处那双盯着他的眼睛好似也不着急要对他出手,只是非常认真的在观察他,也不知过去多长时间之后,当温绍云漫步在御花园内,终于察觉到一个正常女子的气息,他幽深的眸底掠过一抹亮光。

    他被困于阵中不知多长时间,也不知外面都发生了些什么,眼前这个真的,有温度的女子便是他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

    只要攻破了她,他便能顺利的离开这个迷幻阵,反之就是他被困阵中若不得人来解救,最终落于算计他那人之手。

    与此同时温绍轩,温绍宇跟穆昊天,穆昊铮的处境也不太好,四人都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没有惊动他人,制住纠缠他们的女人逃走的。

    也不知那些女人都被灌了什么药,一个个力气大得惊人不说,从她们的身体上还散发出一股奇异的香气,好在他们都守紧了心神,一察觉异样就屏住了呼吸,拒绝去闻那个香气,不然怕是想脱身都难。

    “谁?”

    “二哥,是我。”穆昊铮是穆温两家几个表兄弟里面年纪最小的一个,尚未及弱冠,经此一次他对女人都快有心理阴影了。

    一想到那三个如同八爪鱼一样疯了似的往他身上扑的女人,他就浑身直冒冷汗,感觉非常不好,估计就算回了穆国公府都得连做好几天的噩梦。

    “铮哥儿?”穆昊天挥出的拳头在听到穆昊铮声音的时候猛地顿住,当他看清楚眼前那张的确是穆吴铮脸的时候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真的是铮哥儿?”

    “我的境遇也很惨,二哥也遭遇了?”

    “嗯。”

    “看来今个晚上咱们全都被算计了,好在咱们有先见之明将妹妹们都交给了妃儿表妹照看,不然我们穆国公府怕是全得折在这里。”

    那背后黑手的手段实在太过下作,直令穆吴铮恨得牙根直痒不说,还相当的羞恼。

    混蛋,最好不要落到他的手里,不然嘿嘿…他们且先走着瞧。

    “好在依姐儿她们是安全的,咱们虽说暂时脱离危险却也不能掉意轻心,还得小心防备着些。”

    “我是多亏了妃儿表妹的药丸才逃出来的,若是可以杀了那些女人,我真不乐意憋着自己。”

    瞅着穆昊铮那张难看得不能再难看的脸,穆昊天又何尝不是如此,可即便是如此又能怎样,局势未明之前他们都得忍着。

    毕竟那些女人个个都是出身不凡的,要是全都死了一清查下来,他们能逃得掉?

    便是在他们看来他们有千种万种理由,也是抵不过那些人的歪理一堆。

    “先不说这些了,咱们先把大哥跟轩表哥他们找到再说,时间拖得越久他们就越危险,对方得手的机会也就越大。”

    穆昊天点头表示认同小弟的话,探出头去观察了一下环境,低声道:“跟我走。”

    另一边同样是匆忙脱身的温绍轩跟温绍宇自己人打自己人,还差点弄到两败俱伤,画面也真是够虐的。

    “大哥你怎么样?”

    “绍宇你怎么样?”

    “没事。”兄弟两人看着狼狈不堪的自己皆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为了对方都隐瞒了自己身上的伤势。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离开去别的地方再从长计议妥当后再行动。”

    “我听大哥的。”

    不一会儿走在前面带路的温绍轩就停下了脚步,他面色凝重的道:“难道我总觉得这御花园瞧着古怪,原来是这么回事。”

    “怎么了大哥,你倒是把话给说清楚呀。”

    “我们被困在一个阵法里面了,而且这个阵法非常的大且完善。”许是之前一路奔逃让得温绍轩心神过度紧崩,以至于他是何时陷进这个阵法里面的都不知道。

    他这个跟随宓妃学习过一段时间阵法的大哥要是都不明白他们是怎么被困在阵法里面的,那么温绍宇这个双眼摸瞎的就更不清楚怎么回事了。

    “为了对付我们,算计我们,对方也是下足血本了。”温绍宇深吸一口气,却是掩藏不住周身那肆意流泄而出的锐利杀气。

    “假如我们从一开始就被困在阵法里面了,我们眼睛看到过的,还有经历过的那些事情,到底是真还是假呢?”

    听到这样的疑问温绍宇难得对他这个聪明绝顶的大哥翻了个白眼,不甚客气的道:“大哥也有犯糊涂的时候,这可真是难得。”

    “我在跟你说正经事,你也正经一点别瞎胡闹。”

    “不管大哥觉得之前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是真还是假,反正我是相信自己直觉的,那几个女人绝对假不了,甚至我都已经记下了她们的脸,只要把她们的样子画下来,不愁查不到她们的身份。”

    温绍轩拧眉沉默,一时陷在自己的思绪里缓不过神来,见此情景温绍宇想了个既简单又直接粗暴的办法,看着他家大哥的眼睛道:“要是大哥仍是怀疑她们的真假,不妨看看小妹给你的药丸还剩下几粒。”

    宓妃给她的哥哥们分配东西从来都非常的公平,谁也不会比谁多,当然谁也不会比谁少。

    他跟温绍轩身上都揣着相当数量的药丸,为了应对那三个女人,温绍宇足足用了三粒,费了一番功夫近她们的身才喂进她们的嘴里,最后得以逃脱。

    遂,只要温绍轩看看自己身上药丸还剩几粒就知道之前所遇之事是真还是假了。

    毕竟从头到尾他们的意识都清醒的,并未曾受袭晕倒过也就不存在他们的记忆出现混乱,如此,他们不会将自己身上保命用的东西丢掉,更加不可能将宓妃给的药丸随意的扔掉。

    “怎么样,还剩几颗?”

    “一颗。”

    闻言,温绍宇嘴角抽了抽,原本他以为他遭遇的‘女色狼’是数量最多的,没曾想他那压根不算多。

    唔,他家大哥就是受欢迎,但他却半点嫉妒不起来怎么办?

    “先不想那么多了,这个阵法里面危机重重,我们还是尽早离开为好。”

    听着温绍轩的话,温绍宇拉耸着双肩摊了摊手,目光幽怨的道:“破阵这种事情我不会,还得辛苦大哥了,顺便看看大哥跟妃儿学阵法学得怎么样了。”

    温绍轩,“……”

    不知道他能不能说他跟宓妃学习阵法学得不怎么样,倒是将宓妃那手催眠术学得相当的顺溜。

    但眼下,貌似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最要紧的还是想办法离开这个地方。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大哥尽管使唤我,目前我大概也就这么点用处了。”

    “你我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为免突发什么意外,我们一定不能分开,只能挨在一起走。”

    “我明白。”之前的遭遇告诉他们,就算老天也向着他们,可运气那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并非时时刻刻都有,事到临头之时他们还得靠自己才能脱身。

    能幸运的避开一次,并不代表他们还能继续一直幸运下去,不将他们这两只‘猎物’逼进猎人挖好的陷阱里,不得挣脱之法,那些人绝对不可能收手。

    “眼下不管行不行,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你要看清楚我落脚的地方,紧紧跟着我的脚步,咱们先试试能走到何处。”

    “嗯。”

    许是温绍轩他们运气的确是非常的不错,正当他们反复试了几次都无法离开这个困住他们的阵法之时,受宓妃所托的陌殇到了。

    这设在摘星台外,尽半个御花园中的连环阵法在别人的眼里繁复无比,就算懂得如何破解之人,满打满算没有六七个时辰是解不开的。

    但不幸的是偏偏遇上了陌殇这么个变态,这园子里堪称精妙绝伦的阵法于他而言如同摆设,根本无法阻隔他的视线与感知。

    不出一盏茶的功夫,陌殇进入阵法就如入无人之境一般进去将温绍轩几个分明拎了出来。

    当那股无时无刻不萦绕在他们周围的香气消失时,温绍轩几人怔愣过后回过神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呃…他们这是全都从阵法里出来了?

    那个…那个什么他们是被拎出来的?

    拎他们的那个人是楚宣王世子?

    “今夜的事情有些出乎意料,已经上升到不是你们能应对的局面了,摘星台上观赏烟花进行到一半就取消了,文武百官也都携家眷出了宫,你们先不必去向皇上回话,各自回府再说。”

    陌殇的耐心一向只对宓妃才有,他能跟温绍轩他们解释这么多已属难得。

    “昊宇呢?”

    “是啊,怎么没看见我们大哥。”

    陌殇紫色的眸子在夜色下是一种非常幽深的紫,仿佛有着吸人灵魂一般的魔力,当他定定的注意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就会感到有如泰山压顶一样的窒息感。

    “他的运气没有你们好,身上的伤势较重,此时应该到了穆国公府。”

    “什么?”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现在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不管你们心里有什么疑问都先憋着,赶紧离宫回府。”正是因为宫里无人善后,即便天山老人来了也不能完全解决,陌殇被迫不得不留下来应付,无法陪在中了招的宓妃身边,某世子简直有些控制不住他心中奔腾的杀人*。

    是的,他的怒火,必须要有鲜血才能浇灭。

    “是不是妃儿出事了?”温绍轩对陌殇也算有比较深的了解,此刻见他脸色这般难看,连语气都带着戾气,除了事关他妹妹,温绍轩几乎不作他想。

    除了他妹妹,谁还有那个本事将这位爷气成这样,偏偏对着他们还发不得火?

    “她在穆国公府,至于你们不管是回穆国公府还是相府都随你们。”陌殇知道即便宓妃就算中了那样下作的招数除了自身难受一点,别的事情不会有,但她强忍着自己的不适去救别人时,他就难免怒火烧心。

    虽然他明知道那是宓妃的大表哥,还有她的表姐们,可他就是恼她不爱惜自己,尤其她还将他赶走,这是陌殇最无法忍受的。

    若非此时面前站着的除了他未来的嫡亲大小舅子之外,还有他未来嫡亲的表舅子,陌殇哪里能忍住不揍他们,他非揍扁他们不可。

    要是事后阿宓不找他算账的话,陌殇真想给这几个家伙套上麻袋,然后揍一顿泄泄心火,也不怕他们事后给他穿小鞋,找麻烦。

    “你放心,我们现在立马就出宫。”穆昊宇不在,温绍轩就是这里最大的兄长,另外几个自然听他的话。

    他既开了口,陌殇便不担心他们会在宫中久留,更何竟此时陌殇没时间搭理他们,而他们留下不仅帮不上忙,搞不好还会成为拖累。

    如此,倒不如他们顺了陌殇的意,几人赶紧回穆国公府或是相府去瞧瞧,兴许摘星台上发生的事情他们就知晓前因跟后果了。

    “替我带一句话给阿宓。”

    “你说。”临走前温绍轩听到陌殇的声音就停下脚步扭头看向他,瞧着陌殇那隐在阴影里很是别扭的脸,心下不由觉得好笑。

    能让堂堂楚宣王世子憋屈成这样,他那个妹妹也真是个人才。

    “她若一点都不珍视自己身体的话,看本世子回去不收拾她,就算有你们几个护着,她也甭想躲得过去。”

    话落,陌殇的身影便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温绍轩几人的面前,“告诉她,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要是等本世子处理完宫里的事情,回去发现她有任何损伤的话,哼哼,她就完蛋了。”

    人已远去,唯余其声,久久不绝于耳。

    “他他他…他是当着他们这些哥哥表哥的面,说要教训妃儿的意思?”

    这世子胆儿够肥啊!

    “你别跟着瞎起哄,以他对妃儿的纵容跟宠溺,保管妃儿冲他一撒娇他就什么也不计较了,难道你还真担心他会舍得揍妃儿一顿。”

    穆昊天拉住冲动就要去追陌殇让他把话给说清楚的温绍宇,沉声又道:“他是妃儿喜欢的人,你也别让他的脸上太过难看,就算不是为着他,咱也是为了妃儿开心快乐呀。”

    “陌殇素来纵容妃儿,怕是妃儿这次做的事情真的太过以至于都越过了陌殇的底线,不然怎么会把他气成这样。”温绍轩拍了拍温绍宇的肩膀,清楚表达他这个做兄长的意思,不许他去找陌殇的麻烦。

    “先别说那么多了,我们赶紧出宫,直接去穆国公府看看大表哥跟妃儿究竟怎么样了。”

    “嗯。”

    ……

    先一步离开摘星台,体内的躁动越发频繁,宓妃的脸色也越发的难看,水袖中手指甲都掐进肉里了却不自知。

    “小姐你…”

    “先出宫再说。”定了定心神,宓妃将凉亭外的禁制收了起来,低声吩咐道:“红袖,你去接三位表姐出来。”

    “剑舞,你照顾好小姐。”

    “嗯。”剑舞跟樱嬷嬷准备一人扶宓妃一只胳膊的,宓妃却摇头拒绝了,“宫里眼线层出不穷,那人指不定还在暗处盯着本郡主,本郡主岂能向他示弱。”

    听了宓妃的话,两人即便还是很担心宓妃的情况,却也收回了手安静的站在宓妃身后,坚决不能让人瞧了她们的笑话。

    “只要本郡主在出宫前不露出破绽,他们就拿不定主意本郡主到底有没有中招,对我们的防备也会多几分,这样从出宫到踏进穆国公府这段时间,咱们才会越发的安全。”

    这个时候宓妃不得不分出大部分的精力来抑制她体内乱蹿的邪气,要是此时再与人交手的话,局势于她非常不利,尤其她的身边还跟着穆家三姐妹,宓妃万万不能冒一丝丝的险。

    适当的示弱倒也不丢人,早晚她今天损失在这里的东西她会一一讨要回来。

    “妃儿表妹你…你还好吧,大哥的事情解决了吗?”穆月依姐妹三个从凉亭出来,看到的便是脸色苍白的宓妃,可在收到宓妃的眼神暗示之后,穆月依到了嘴边的话又转了个方向。

    “大表哥已经回了穆国公府,我是来接你们的。”

    “宴会已经散了?”

    “嗯。”

    “大姐,妃儿表妹,我们赶紧回府吧,一边走一边说话也是可以的。”

    “嗯嗯,我一点都不想在宫中久留了。”

    宓妃瞧着这很是上道的三个表姐笑了笑,低声道:“宫外马车已经备好了,很快就能回到府上的。”

    直到确定宓妃已经远远走出了御花园,之前藏身在暗处的几个人才缓缓的现出身形,五个黑衣男人以一个身穿墨青色锦袍的男人为首,脸上都戴着厉鬼面具,露出尖尖的锐利的獠牙,看起来异常的恐怖。

    “你们说那位绝色美人儿是不是发现我们了?”

    “左使大人何出此言?”

    “以那位郡主的脾性,她今晚被算计得这么惨,要是真发现了我们,怕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站在首位被尊称为左使大人的男人伸手碰了碰鬼面具上的獠牙,嗓音阴戾的道:“那依你们之见,她有没有沾染上她那两个庶姐身上的东西?”

    即便仅仅只是短时间的接触,墨青色锦袍男人也察觉到了宓妃的危险,那是个锋芒毕露却又极度隐忍的女人,明明是两个极端,偏又让人轻视她不得。

    “这…”

    “有什么可迟疑的,心里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本使不怪罪你们便是。”

    “那位郡主有着百毒不侵的体质,而且根据目前路们追踪到的种种线索,可以确定她也是从那个地方出来的,想必咱们用上的东西根本伤不了她分毫。”

    “这片大陆上所有人都被她给骗了,说什么她不精通医术,实则她的医术比起药王都还要胜上一筹。”

    “听你们这么说来,不但她没有中招,就连她那三个表妹也被她给救了。”

    “左使大人不必恼怒,主上的游戏今夜才刚刚开始,咱们总会将他们一个个都拖进坑里的。”

    “如果她当真没事,以她的脾性难道不该抓出你我直接开战吗?”不知为何宓妃走了他这心里反倒不安,还不如宓妃直接跟他动手呢。

    “左使大人,那位郡主虽说厉害,可属下等也是不差的,没道理会被她识破藏身之法。”

    “呵,你们说得也有道理。”

    眼见他们的左使大人喜怒不明起来,黑衣鬼面人们都提着一颗心不敢轻意再开口说话,直到另外一个黑衣人飞身过来打破了这等诡异的气氛。

    “出了什么事?”

    “楚宣王世子在搜查整个御花园,外面已经被封锁了。”

    “所有人全部撤走,能抹去的痕迹以最快的速度抹掉,赶不及的就此丢下,谁若是落到那人的手里,你们就自行了结。”

    “是。”

    “撤。”往后如何这位高傲的左使还不知道,但眼下他是绝对不想跟陌殇正面碰上的。

    来日方长,这个游戏才刚刚开始不是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28陌殇之怒,神秘人现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