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29 今日之辱,他日必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穆国公府

    “倾颜公子,不知小儿……”

    “母亲你别这样,我真的没事,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穆昊宇靠在床上开口打断穆国公夫人的话,他体内好几种东西混合在一起,怕是只有等妃儿来了才有办法解,他母亲这么问溥颜,让溥颜如何回答她,没得弄得两个人都尴尬。

    “你倒不用替我遮掩什么,你体内混了好几种东西,脉象更是奇怪无比,我替你诊脉虽是能确定两三种,但也不敢冒然出手替你解毒。”

    “那该如何是好,这样一直拖下去会不会不太好。”后面三个字穆国公夫人说的声音很低,低到她自己都要听不清自己在说什么。

    可架不住穆昊宇跟溥颜都是习武之人,他们的耳朵灵得很,听得清楚得不能再清楚。

    虽说在穆国公夫人眼里的宓妃的确是个有时候玩笑开得有点大的孩子,但她应该不会拿宇哥儿后半辈子的性福来开玩笑吧!

    她的宇哥儿还没有娶亲,要是当真不能人道了,穆国公夫人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咳咳…那个国公夫人不必担心,就算您舍得您的儿子不能那啥,某人也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虽然穆国公夫人的话说得很隐晦,但溥颜好歹也是一个大夫,解不了毒还不兴他瞧出点秘密?

    自己的心思被点破,穆国公夫人窘迫的红了脸,摆了摆手道:“本夫人没…不是那个意思。”

    “是是是,了解了解。”为了不把穆国公夫人给惹毛了,羞得只差找条地缝钻进去,溥颜还是很厚道的把话题给转移了,“国公夫人若是放心的话不妨到外面稍等片刻,我别的做不了,倒是可以先将穆世子身上的外伤清洗处理包扎一下。”

    “好,那就劳烦倾颜公子了。”儿子已经长大了,穆国公夫人就算再如何的担心,留下来也不甚妥当,交待了照顾穆昊宇日常起居的两个小厮后,穆国公夫人就退到了外面。

    穆昊宇长到这么大,可以说是第一次落得这般的狼狈,身上的伤不重,可精神跟心灵上受到的伤害,就远不是以前所受重伤可相提并论的。

    “好在你那个宝贝表妹手里顶极好药多得很,要不你这手上跟腿上比较深的那几道划伤铁定要留疤。”溥颜一边说着一边拿过药箱,从里面拿出一样又一样处理伤口必须用到的东西。

    “我一个大男人又不是女的,身上留下点疤算什么。”穆昊宇庆幸他坚持到了最后,也始终坚守住了自己的本心,至于身上留下的这些伤会不会留下疤痕,他是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闻言,溥颜先是认同的点了点头,接着又不怀好意的说道:“但你确定这一次的疤痕要留着?”

    以前不管受多重的伤,留下多深的疤痕在身上,那是属于男人荣耀的勋章,但穆世子您确定每次脱下衣服看到身上这些疤痕,不会勾起你不太美好的回忆?

    “……”穆昊宇看着溥颜那古怪的眼神,还有他明显带着其他意思的话,无语又无奈的抽了抽嘴角,半晌后憋出一句,“那还是不要留下疤痕好了。”

    “用上我的技术,再加上你那表妹的好药,保管一个月后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就跟没有受过伤一样。”

    穆昊宇听得满头黑线,没好气的道:“你这是在夸你自己还是在夸我表妹?要是夸你自己的话,那你尽可能的夸尽可能的赞,若是夸我表妹的话那就不用了,即便什么赞美之声也没有,我表妹都是最好的。”

    “……”这么自恋真的好吗?

    “寒王传信给你想必也说过你来此地的用意,一会儿怕是得劳烦你了。”

    “知道知道,你把自己顾好就行,我来穆国公府就是个幌子,混淆视听的我明白得很。”

    “在妃儿表妹来穆国公府前,你就先留在我的房间,宫里的情况趁着我现在意识还很清醒,也就长话短说跟你说一遍,待你回寒王府后再跟寒王细说。”

    “嗯,你要实在难受的话也别逞能,晚一点跟我也没关系。”

    “我是担心越往后拖越没时间跟你说,若是你能想到办法压制一下我胸中翻腾的血气,我应该就能坚持得久一点。”

    “办法不是没有,只要替你扎上几针就可以办到,但你确定这样不会伤害到你本身?”溥颜有办法归有办法,但他表示宓妃是他得罪不起的,可不想将她的大表哥拿来当作小白鼠试验。

    “你不是大夫吗?”

    接收到穆昊宇投给他的大白眼,溥颜抽着嘴角低声喃喃道:“你太尊贵了,我这不是不好冒然下手么。”

    “废话少说,赶紧动手。”

    溥颜给穆昊宇诊脉的时候就发现,他的脉象飘浮不定,气血更是翻涌得厉害,若不及时压制的话,搞不好他还得受很重的内伤。

    死就死了,赌一把吧!

    等溥颜给穆昊宇施完针,穆昊宇体内的情况稍稍好上一点,他就将在宫里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简洁的陈述了一遍给溥颜听,再由他转述给寒王。

    他虽是替宣帝办差的,可他跟寒王是好友,也是拥护寒王的,因此,穆昊宇替皇上做的那些事情,他几乎从未隐瞒过寒王。

    在这段时间里宓妃领着穆家三姐妹进了穆国公府,在她们的身后穆昊天跟温绍轩他们速度也不慢,可以说是一前一后进的穆国公府。

    “噗――”

    前脚刚踏进穆国公府后院的垂花门,宓妃就再也忍不住吐出一大口血来,本就苍白的脸色越发的惨白没有一丝血色,吓得扶着她的樱嬷嬷跟剑舞手心都汗湿了。

    “妃儿表妹。”

    “小姐。”

    “郡主。”

    “咳咳…先进去再说。”宓妃的脑子有片刻的眩晕,她使劲的摇了摇头让自己保持清醒,然后才摆了摆手道。

    樱嬷嬷压下心中的担忧,低声道:“剑舞红袖你们来扶着郡主,奴婢走最后面。”

    “嗯。”

    穆月依三姐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脑海里同时闪过一个念头:果然当时在凉亭外妃儿表妹也中了温雪莹姐妹的诡计,可她仍是固执的留下她们呆在安全的地方,自己强撑着不适的身体去解救大哥了。

    纵然她们的眼里对宓妃有着难以掩饰的担心,见樱嬷嬷进了国公府还防备那么紧,便知眼下不是说话的时候,她们绝对不能再拖宓妃的后腿。

    “郡主你受内伤了?”

    “咳咳…并非是受了内伤,只是强行将体内乱蹿的东西压得太狠遭到了反噬。”宫里出现的那些东西,果然是针对她跟陌殇的吗?

    原本她跟陌殇都以为,浩瀚大陆之上一直都是阴鬼门在搅风弄雨,那东方云虎就是目前为止领头的那一个,却原来不是只有东方云虎一个。

    也怪她跟陌殇虽然在十里村抓住了东方云虎又生擒了媚骨老人,却没能抽出时间去审问他们,以至于遗漏了这么些重要的情报。

    “月依表姐你们都过来。”

    “妃儿表妹你都受伤了,赶紧想办法救治你自己,我们都没事。”

    “是啊妃儿表妹,我们没事你先紧着自己。”

    “不然妃儿表妹是想急死我们,又内疚死我们吗?”要不是为了护着她们,又为了去救大哥,以妃儿表妹的本事怎么会伤成这样,这个时候她们万万不能让宓妃再只顾着她们而不顾自己了。

    换在以前宓妃也是不惧一张嘴对战三张嘴的,但她现在着实没有那个精力,只能放任她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等她们说完她再开口。

    “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清楚,你们以为你们体内那东西又能压制得了多长时间。”

    穆月依三姐妹张了张嘴,无力的拉耸下双肩,想反驳却无力反驳什么,“……”

    她们自己身体的变化别人瞧不出来,难道她们自己还感觉不到么?

    只是亲眼看到宓妃还没走进房间就吐了血那副画面,她们无论如何也不能自私的只顾自己。

    “都把手伸过来给我看看脉,别愣在那里耽搁时间。”

    “妃儿表妹我们……”

    “就算我没有把话说得很明白你们也该知道自己中的是什么东西,不愿让我替你们诊脉确定你们现在的情况,还是说你们想要提前跟你们的未来夫君洞房花烛?”

    这个时代对于女子有着太多太多的苛责跟不公,即便是未婚夫妻,又哪怕事出有因,只要女子在未前失了贞,清白的身子便是给了自己的未婚夫,待嫁过门去也会低人一等,始终都直不起腰杆说话。

    宓妃也是懒得与她们多费唇舌才用那样的话去激她们,却见这三姐妹全都红着一脸望着她,她也真是倍感压力山大啊!

    “依姐儿,兰姐儿还有华姐儿,你们若真是替妃儿着想的话,就赶紧将手伸过去让妃儿替你们把脉。”

    “母亲。”

    “大伯母。”

    “感谢大舅母来得及时,不然我都忍不住要动粗了。”宓妃好似全身没有骨头一般的瘫在椅子上,听到穆国公夫人的话双眼猛地一亮。

    门房的人到穆昊宇的院子禀报,说是小姐跟表小姐回府了,穆国公夫人交待自己身边的一个嬷嬷守在穆昊宇的院子里留意情况,她自己则是大步赶来了穆月依住的院子。

    来的路上穆国公夫人就将大概的情况了解清楚了,这一天晚上真是过得惊心动魄,她也真是庆幸自己的儿子跟女儿侄女儿都得了宓妃的护佑。

    “大舅母可能调动府里的暗卫?”

    “能倒是能,只是数量有限。”

    “那好,将能够调动的暗卫全都调到这个院子外面将这个院子密不透风的守住,但明面上的守卫还是跟往常一样,不必有特殊的安排。”

    “你怎么安排,大舅母就怎么做。”

    “表姐她们身上的东西能解,只是眼下我自身难保,想一鼓作气替她们解了那药性怕是不行。”

    从穆国公夫人听宓妃开口询问能否调动暗卫开始,她就隐约猜到宓妃要做什么,因此,即便宓妃不提出这样的要求她这个做大舅母的也会阻止她。

    毕竟只有宓妃好了,穆月依三个才好得了,要不还真能给她们姐妹三个配一个男人不成?

    那种事情光是想想,穆国公夫人就是打心眼里拒绝的。

    “准备三个大浴桶里面装一半的冷水,然后将表姐她们的手脚捆住放进浴桶里,接着将院子里的积雪往浴桶里放,直到只留一个脑袋在外面。”

    还没有在自己的身上实施,光是听宓妃这么一说,穆月依三人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不知那该会有多冰冷刺骨。

    “待浴桶中的积雪融化过后,立即将浴桶内已经变热的水再度换成冷水,再往里面加积雪,如此反复六次方可收手,但切记不能中断。”

    “妃儿,这是唯一的办法吗?”

    “眼下这的确是唯一的办法。”

    “大舅母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担心她们会受不住,毕竟大冬天的那样实在太冷了。”

    “妃儿表妹不用担心我们,我们一定可以坚持住的,只是今日之辱,他日一定要百倍奉还才能甘心。”

    宓妃抬头看着穆月依姐妹三个坚定决绝的眼神,她勉强勾唇一笑,低声道:“我相信你们。”

    即便宓妃自己没有中招,让她们这样做也是她的救治步骤之一,除了那最简单直接的男欢女爱之外,解这相思缠绵蛊就是这么繁复又残酷。

    没有毅力的人,绝对是无法坚持到最后的。

    “当然,这次栽了这么大的跟头,又焉能不找回场子以泄心头之怒。”

    “娘,你去安排吧。”

    “是啊,大伯母的动作越快越好,这样咱们才能给妃儿表妹多争取一点时间。”

    穆国公夫人到底经历的事情更多一些,想得也要深远一点,只是看几个孩子都这样,她欲言又止的话就咽回了肚子里。

    罢了,剩下的事情还是等过了这一关再说,反正家有妃儿那个小神医在,就算时间长一点也会调理过来的。

    “大舅母不用担心,待事后我调配一些滋补身体去寒气的药,并不会影响表姐们的生育。”

    “呃…好。”穆国公夫人下意识的应了声,而后意识到自己应了什么,立马窘迫的转身就逃。

    “扑哧――”

    “咳咳…”

    樱嬷嬷拍了拍宓妃的后背给她顺了顺心,满是担忧的道:“郡主您就消停消停吧!”

    “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我不说了,我我就闭上眼睛养养神。”实在受不了房间里好几个女人灼热目光注视的宓妃果断选择了闭嘴,只是她说错什么了吗?

    穆国公夫人的动作很快,里里外外不外小半柱香的功夫就被她打点妥帖,“妃儿,都准备好了。”

    “接下来大舅母就安排信任的人守好三位表姐就好,我得先解决自己身上的麻烦。”

    “好,大舅母不会让你失望的。”

    “嗯。”

    不过眨眼之间就见宓妃消失在了穆国公夫人的视线里,若非知晓宓妃的本事,她不禁都要尖叫出声,是人还是鬼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剑舞跟红袖是毒人,跟了宓妃这么长时间她们的医术也进步得很快,因此,留下来守护穆月依三姐妹就是宓妃新交给她们的任务。

    也正是因为有她们两个在场,穆国公夫人的心才更安定了些。

    这厢穆月依三人刚刚在穆国公夫人的注视之下完全泡在了冰冷的雪水里,院外就有人传话进来,说是二公子跟表公子他们要见穆国公夫人。

    “国公夫人放心去吧,这里有我们盯着。”

    “劳烦两位姑娘了,我会快去快回的。”

    剑舞红袖也不介意穆国公夫人不回来,她们只是更担心宓妃的情况,偏生她们又什么忙都帮不上,真是可恼可恨可气又可怒。

    别让她们抓到那背后下黑手的混蛋,简直太恶心太不要脸了,只会使这等下作手段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比起那什么阴鬼门的家伙还要上不得台面。

    “大伯母。”

    “大舅母妃儿是不是在里面?”

    穆国公夫人知道他们着急也就长话短时,将里面的情况该说的都说了一遍,让他们安安心,事情总算还在可以掌控的范围内。

    “果然是妃儿出事了么,怪不得那家伙的脸色那么难看,语气又那么冲。”

    “呃…”那家伙,谁?

    “大舅母,妃儿她有没有危险,什么时候能出来?”即便很是不满陌殇交待他们那些话,可看在陌殇也是担心宓妃的份上,温绍轩倒是很乐意给他传个话的。

    他那个妹妹能压得住她的人少之又少,尤其是在这样的事情上,温绍轩还挺愿意让陌殇收拾收拾她,也好让宓妃长点记性。

    “妃儿跟依姐儿她们中的是一样的东西,危险倒是没有危险,只是也受了些内伤,怕是得调息一阵子才能出来见你们。”

    温绍轩点了点头没出声,温绍宇接过话头问道:“昊宇表哥他怎么样了?”

    “有溥颜在盯着应该没什么大碍,你们可以去他的院子瞧瞧,妃儿要是出来了,我就派人过去通知你们。”

    “既然昊宇没事,那我们兄弟就先回相府一趟,明日再过来相商其他的。”

    “大哥不是说……”

    “这眼看着就要天亮了,他们几个孩子全都脱不了身说不了话,想要商谈什么也只能等人聚齐了才能说,你们兄弟三个先回相府也好,省得你们爹娘担心。”同样都是为人母的,怕是小姑子早就担心死了。

    温绍云跟温绍宇想了想也是这么回事,便同声道:“那妃儿就有劳大舅母照顾了。”

    “说什么傻话,要不是有妃儿在,不说他们几个孩子就是整个穆国公府都要掉坑里,爬都甭想爬出来了。”说到这个穆国公夫人也是怒的,可她再如何生气恼怒也不过只是一个妇道人家,真要拿主意也轮不到她。

    “我安排一些护卫护送你们回相府,先别急着拒绝,放在身边以防万一都好。”

    “对对对,天哥儿你去安排。”

    “那就这样。”

    穆国公府里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温绍轩兄弟三人带着穆国公府的二十个护卫也顾不得会不会扰民了,直接骑了马就朝相府而去。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不夜。

    温老爹带着温夫人按照宓妃给他们的传话,从宣帝说散了开始就什么都没有管,甚至为了安全起见更是随大流一起走到的宫外,然后才登上相府的马车,一路急驰回到相府。

    灯火通明的观月楼内,温老爹靠坐在软榻上,手里虽说拿着一本书却是一个字都没有看到眼睛里去,抬头只见温夫人不住的走来走去,嘴里还喃喃自语不知在说些什么,他就觉得脑门隐隐作痛。

    “夫人你别走了,坐到为夫身边来,你转得为夫眼睛都快要花了。”

    “哎呀,我都快要急死了,你怎么还坐得住,还真能看得进去书吗?”

    听着温夫人连珠炮弹般的问话,温老爹有瞬间的怔愣,他抿唇道:“这书也就是个摆设。”

    “……”她还以为就她心里这么不安焦躁呢,敢情这家伙也是故作镇定,亏得她还想让他给她分析分析局势,“夫君,你说今晚的宴会到底是怎么回事,几个孩子是不是全都出事了。”

    许是因着温夫人做为女人天生的直觉,还有她与自己儿子跟女儿心灵间的微妙感应,没见着面的那三个孩子就不说了,必然也是陷入了险境,单单就是看起来什么事情也没有还在殿上解救了昊宇的宓妃,温夫人就觉得肯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妃儿她很奇怪。”

    “嗯。”

    “夫君也感觉到了?”

    “嗯,只是那丫头嘴巴紧得很,她不说就是我这个做爹的也猜不到,尤其这个时候我们夫妻也不能不管不顾的冲去国公府啊。”

    “那要怎么办,我我真是快担心死了。”

    “相爷,夫人,大公子他们回来了。”

    “什么?”

    温老爹拉住一惊一乍的妻子,安抚性的拍拍她的手,柔声道:“是轩哥儿他们回来了,我们叫他们进来问问就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无论是在柳清池晏还是后面在摘星台上,温老爹都嗅到了阴谋的味道,怕是星殒城又要闹得腥风血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29今日之辱,他日必讨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