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31 世家传承,不容背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相府・观月楼

    卯时初,窗外虽还大雾迷弥,却隐隐透出些许微亮的晨光,当太阳刚刚开始露面,冉冉初升就又迎来了新的一天。

    温绍轩三兄弟策马狂奔回到相府,草草将穆国公府的护卫们安置了一下,就直奔温老爹跟温夫人的观月楼而来,想来没等到他们的消息,爹娘也是不可能安心上床睡觉。

    与外面的寒冷不同,正房里温暖如春,可即便是这样也没能让这几个极其困倦的人疲惫的睡过去,反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的思绪越发的清晰。

    “我对她们还不够好吗?她们吃的用的穿的我有苛责过她们吗?即便就是给她们的不如给嫡女妃儿的,那她们享有的份例也远远高出了庶女的规制,到底她们还有什么可不满的,非得这么算计我的女儿,你们的妹妹,她们的心是什么做的,怎么就这么狠,这么狠呐!”

    “夫人你没错,是她们太不知足,你要当真有错,也是错在对她们太好。”温老爹将情绪彻底失控的温夫人抱进怀里不断的安抚着,他也真是后悔为何要将那两个祸害留到现在。

    倘若早知会有这样的一天,他真恨不得早早就将她们给溺死。

    等到温绍轩三兄弟你一句我一句将除夕宴上前前后后发生的,他们自己亲身经历的以及从穆国公夫人那里知道的都说完,天就已经亮了。

    外面府中的下人已经早早的起来,都不用谁安排谁吩咐,规规矩矩的干着各自的活儿,偶闻几声清脆的鸟啼之声,为这冬日增添了几分生气。

    “妃儿尚不知情况如何,你们三个孩子也真是的,怎么不留在那里守着你们妹妹,至少要看到她平安才能放心回来啊!”

    一想到那种下作不干净的东西下到了她女儿的身上,温夫人就心如刀割,果然真不愧是那两个下作姨娘所生的女儿,不管怎么教导骨子里还是遗传了她们的姨娘,就干不出什么让人高看一眼的事情。

    “娘,我们要是不回来,您跟爹不得在这房里转悠到天亮啊。”

    “你个混小子,那那也不用三个全跑回来,好歹留一个在那里盯着也好。”温夫人没什么威慑力的怒瞪温绍宇一眼,手也顺势戳了戳他的脑门,深吸好几口气才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你们大舅母当真说了宓妃没甚大碍,一点危险都没有?”

    “说了说了,不然我们怎么都是要守着妹妹的。”

    眼见温绍云说着怕她不相信都只差举手发誓了,温夫人也就勉强放过他,却脑中忽闪一道雷光,惊恐的抓住温绍轩的手颤着声道:“那好个陌殇那小子在不在穆国公府,你你们妹妹没跟他呆在一块儿吧!”

    就算她认了陌殇做女婿,没有大婚之前她这个做娘的也不许那臭小子占她闺女的便宜。

    闻言,温绍轩兄弟三个都脑门上竖下一道道的黑线,嘴角狠狠的抽了抽,最后温绍轩顶着他娘的压力轻咳两声安抚道:“娘放心,妃儿不是那等没分寸的姑娘。”

    “楚宣王世子在宫中善后,不到天亮怕是脱不了身的,娘就放一百万个心。”

    也不知他们母亲这反射弧是怎么长的,思维跳跃性也忒大了,想什么不好居然想到那种事情上面,叫他们要怎么回答。

    “你们确定没有骗娘?”

    温绍云默默替躺枪的陌殇点了一根蜡,话说某世子真要有机会陪在妃儿的身边也就好了,偏偏某世子被宓妃强留在宫中脱不开身,一张脸臭得要死也就罢了,如今还要被他娘给防备惦记着,真是可怜,太可怜了。

    “咳咳,娘实在是想太多了。”

    “妃儿是我们的妹妹,要是要是…娘觉得我们会不护着妃儿吗?”

    仔细看了看两个儿子认真的表情,温夫人忽而松了一口气,喃喃道:“那就好。”

    一旁充当了好一会儿背景板的温老爹总算找到说话的机会,对于自家夫人的想法他也很是无语,他们家三个小子不都说了陌殇那混小子被宓妃留在宫中善后了吗,又哪里来的时间去纠缠他的女儿。

    更何况同为男人的他,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必然不会去占自己心爱女人的便宜,那样只会令他们自己瞧不起自己。

    虽然他们会更想得到,但这也要讲究在何种情况之下得到。

    “依你们之见,安排了这么一出好戏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出入皇宫竟然有如出入无人之境。”温氏一族乃是传承了近千年的名门贵族,远远不是那些只有两三百年传承的家族可以相提并论的。

    至于那些只历经了三五代传承的家族,真可以说是连在温氏一族跟前露面的资格都不具备。

    别的家族兴许觉察不出什么,可即便温老爹不知具体的情况如何,近乎接近真相的一些东西温老爹还是能猜测揣摩到的。

    “他们不是普通人,应该是从那个地方来的。”温绍轩乃是温老爹的嫡长子,亦是温氏一族下一代的继承人,族中的顶极隐秘温绍云跟温绍宇可以不知道,温老爹却是没有对他有过隐瞒。

    再加上温绍轩跟温绍云和温绍宇两个嫡亲的弟弟自幼感情就极好,兄弟之间并没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因而,当温绍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也没有想过要避开温绍云和温绍宇。

    “像他们那样的人绝对不是庞太师指使得起的,但看庞太师的样子貌似也没有跟那些人达成合作关系,晚上发生的那些事情更多的怕是意外,也是巧合。”

    那个地方的人素来骄傲,更是瞧不起他们这片大陆上的人,若非必要他们绝对不会自降身份跟庞太师合作,而庞太师也还不具备让那些人高看一眼的资格。

    然而,庞太师却是一个非常懂得借势的人,虽不知他是从何处得知那些人要在除夕宴上动手这个消息的,但显而易见的他牢牢抓住了这个时机。

    “我赞同二哥的说法,听大舅母讲述摘星台大殿内发生的事情,妃儿虽说一直都是那样的脾性,但她的举动也太怪异了一些,好在皇上兴许也是瞧出了异样,对妃儿保留了几分,不然怕是要出大麻烦。”

    哪怕当时温绍宇没有亲自在场,单单就是从穆国公夫人嘴里听到宓妃嚣张狂妄的怒骂了群臣,险些犯了众怒引得群臣围攻于她,他就惊出了一背的冷汗。

    臭丫头胆子真是越来越大,明明已经发现了问题所在,偏还要以身犯险,将自己陷入乱局,难道是奢望那藏在背后之人会站出来吗?

    “你们妹妹胆子也着实是太大了些,是得好好教训教训。”同时被三个儿子的目光注视着,温老爹有些窘迫的摸了摸鼻子,难道这是怪他宠女儿宠得太过头了?

    当时他在殿上是想说话来着,可他好几次要开口都被宓妃的眼神示意给打断,好多话都憋在了喉咙口,他也很无辜的好不。

    “不是为父不想出面,只是你们妹妹那脾气一上来谁也拿她没办法,不信你们问你们的娘,看看为父有没有说谎。”

    看着温老爹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温夫人也是嘴角一抽没忍住就笑了,柔声道:“妃儿确实没给我们说话的机会,就连你们大舅舅跟大舅母都被她阻止过,现在回想起来她当时好像有意在试探些什么,昊宇那孩子当时也在配合她,只可惜到最后都没有一个结果。”

    “妃儿在试探什么也只有她才知道,现在她没有回来咱们说再多也是白瞎。”温老爹可不认为那个地方的人只单单出现在金凤国,其他三国也必然有从那个地方过来的人,唯一不清楚的只有,他们是不是一伙的人。

    若是的话,那么那些人的目的是什么?

    又或者说浩瀚大陆有什么是他们图谋的,至于要说金凤国有什么是他们想要的,温老爹压根就不相信这样的说法。

    即便金凤国各个方面的条件比起其他三国都要好,然而还不足以让那个地方的人看时眼里,令他们重视。

    “一旦那些人插足了进来,就不是我们能应对了的。”也不知当初妃儿出海是对还是错,早知如此的话温老爹一定会阻止的。

    然,他这个做爹的却是在宓妃出海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方才知晓他的宝贝女儿出了海,甚至到了另外那片大陆,便是当初他有心阻止,怕也改变不了宓妃的决定。

    “爹,别人可以置身事外,我们怕是不行的。”

    温老爹幽深的目光落到长子温绍轩温润如玉的脸上,半晌才幽幽的开口道:“妃儿跟陌殇那个混小子都身在局中,他们是不会坐视不理的,但我们却不能插手,否则怕是会坏了气运。”

    闻言,不只温绍轩三兄弟的目光都‘刷’的一下看向温老爹,就连坐在温老爹身边的温夫人也是一双美目直勾勾的望着他,期待着他的解释。

    “不是为父狠心不顾妃儿,而是即便妃儿在此,她也不会让你们被卷进去的。”看着他们一脸不相信的样子温老爹也很是无力,只得抿唇耐着性子又道:“便是皇上应该也会被告之只要做好自己份内之事即可,其余的不得插手,我们也是一样,你们都要记得牢牢的,别以为你们掺合进去是帮妃儿的忙,不知其中深浅你们的行为会害了妃儿而不自知的。”

    “这这么严重?”

    “你们觉得为父在吓唬你们。”他们兄妹感情好温老爹自是高兴,可也正因为他们兄妹感情好,温老爹才担心他们好心办了坏事。

    身为温氏一族这一代当家主母的温夫人,她也是知晓族内一些顶级隐秘的,其中就有温老爹提到过的关于那个地方的一些文字记载。

    之后宓妃出海再到宓妃回来,虽不曾讲过有关那片大陆的事情,却也隐晦的提及了一些奇闻异事,只是没有点明是发生在何处的罢了。

    如今既然他们插手会给宓妃带去危险,那么即便就是她担心宓妃的安危,也绝不会让温绍轩三个孩子再掺合到里面去,好在除了宓妃之外还有陌殇,温夫人相信两个孩子不会让她失望的。

    “听你们爹的安排,你们心里解答不了的疑问,就等妃儿回来再让她给你们一个答案。”

    “我们知道了娘。”

    “这些事情暂且放在一旁,那两个不知好歹的庶女竟然胆敢算计我的女儿,你们的妹妹,娘是说什么也不会放过她们的。”

    知道温雪莹姐妹用那样下作的手段算计了宓妃之后,温夫人对她们的恨意就上升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高度,就因着她们是她夫君的女儿,哪怕是不受重视的女儿,她这个做嫡母的不能杀了她们解恨,但温夫人却是知晓温雪莹姐妹这一生最在意的是什么。

    想要折磨一个人有很多种办法,对付像温雪莹姐妹那样的人,只要催毁她们最想得到的,哪怕没有要她们的性命,于她们而言也是痛不欲生的。

    “那两个女人毕竟也是爹的女儿,我们纵使怒极了她们对妃儿做的事情,却也不能擅自处理她们。”伤害他妹妹的人,温绍轩一个都不会放过。

    上一辈人的恩怨温绍轩从未想过要算在温雪莹跟温紫菱的身上,毕竟十多年前她们也没办法选择自己的出身,更无法决定自己的母亲是谁。

    因此,温绍轩虽不喜马姨娘跟柳姨娘,也不关心她们生的女儿,可在温绍轩的心里只要温雪莹姐妹谨守自己本份的话,那么他也是将她们当成是妹妹一般对待的。

    “哼,要不是因为考虑到这一点,刚踏进大门的时候我们就去听雪轩跟紫玫院找她们算账了。”也不看看她们是什么身份,竟然胆敢将手伸向他的宝贝妹妹,温绍宇真恨不得手撕了她们以泄他心头之怒。

    “要怎么做爹拿个主意吧,反正我跟大哥还有三弟是容不下她们的。”那两个女人爱慕虚荣,贪恋权势,想要攀高枝做金凤凰,这些他们都不觉得她们所求的有什么不对,可她们不该忘了她们是温家人,骨子里应该有温家人的血性,绝对不能背叛自己的姓氏,也绝对不能算计自己的亲人。

    让温绍云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一家子人的种种忌讳,那两姐妹全都犯了。

    明明她们的荣辱皆系于她们的姓氏,她们身为相府千金的这个身份,然而,她们明知她们的算计很打眼,还是不管不顾的算计了宓妃,是吃定了他们不敢拿她们怎么样,还是背后有强大的靠山,根本就是有恃无恐才向宓妃下的手?

    “夫人莫要气坏了自己的身子,还有你们三个那是什么眼神,为父这什么都还没有做就让你们失望了?”

    “哼!”想到自己的女儿遭这么大罪都拜温老爹那两个庶女所赐,温夫人就很不想给温老爹好脸色瞧。

    “爹心中明白就好,我们一家人的中间,果然还是不适合有外人插足。”原本他们一次又一次给了温雪莹她们机会的,结果对方根本不领情。

    要是他们早做防备的话,也不至于发生后面这诸多的事情,说起来就是她们心太软,顾忌太多。

    温老爹目光幽幽的看了看他们母子四人,揉了揉眉心没有说话,而是转身大步朝着房外走去。

    “娘,爹这是……”

    “就算那两个丫头再怎么不成器,都不能抹去她们是你们爹亲生女儿的这个事实,他知道该如何做,你们也别将他逼得太紧。”

    任何一个背弃自己的姓氏,背叛自己家族的温家人,无论是嫡出还是庶出都会受到严惩,她的夫君是个公正无私的人,断然也不会有半点的徇私。

    约莫一刻钟之后,温老爹从外面进来,漆黑的眸子如大海般深邃却又闪烁着高深莫测的暗光,“发生什么事了?”

    “那两个丫头没在她们的院子里。”听到温夫人的问话时,温老爹才嗓音暗沉的开了口。

    “什么?”

    “更确切一点的说,她们是知道如相府落不到好,是以她们根本就没有跟着我们一起回府。”当时温老爹跟温夫人的心思全都不在温雪莹姐妹身上,温绍轩三兄弟又根本没有现身,从皇宫出来他们的脑子也是一团乱,什么都没想就想着赶回相府,哪里会想到温雪莹姐妹没有跟上他们。

    回府后他们夫妻更是直接就回了观月楼,什么都不想理就关在屋子里想事情,更是没能顾得上温雪莹跟温紫菱,现在回想起来温老爹都不知她们是何时不在他们夫妻身边的。

    “那她们会去何处?”

    闻言,温老爹冷笑一声,目露嘲讽的道:“怕是为自己寻找靠山去了。”

    温夫人,“……”

    温家兄弟,“……”

    这话说得如此直白,叫他们该如何接口。

    “她们莫不是天真的以为只要她们找到拥有足够资本的靠山,本相为了相府的颜面就不能拿她们怎么样,虽说本相不能杀了她们,却至少有数十种办法让她们后悔生出了那样的想法。”

    这样的温老爹很是有些陌生,但温夫人却不觉得害怕,即便她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过露出这副神色的温老爹。

    但愿某一天那两个白眼狼不会后悔她们的所作所为,抛开那如过眼云烟的荣华富贵之后,若能发现平平凡凡,普普通通过一生才是真正的幸福,或许她们就还没有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本相已经安排了铁卫去寻找她们的下落,一切等找到她们在说。”

    “妾身听相爷的安排。”

    “我们也听父亲的。”

    “准备一下,用过早膳我们就去穆国公府。”自己的一个女儿被另外两个联手算计,温老爹焉能不怒,也不知经过这么长时间等到天都亮了,他的妃儿脱离了危险没有。

    母子四人默默的对视一眼,无条件的听从温老爹的安排,就算温老爹不开口提去穆国公府,他们也会提出来。

    别说什么事情商量完了就各自回房好好睡上一觉养精蓄锐,没有亲眼看到宓妃安好,他们才没有那么大的心睡得着好伐!

    ……

    穆国公府・出云阁

    正房里面穆月依姐妹三人经过反反复复数次的冰冷刺骨雪水泡身,总算达到了宓妃的要求,经由剑舞红袖诊脉确定可以将她们给捞出来放到床上躺好才算完。

    一番手忙脚乱的忙碌过后,穆国公夫人跟穆二夫人看着床上三个丫头浑身僵硬青紫,脸色更是惨白到有如一张薄薄的透明的纸,三个做娘的就忍不住眼泪直流。

    那该死下作的小人,怎么就狠得下这样的心,真让她们的女儿吃足了苦头。

    穆国公夫人的手触摸到穆月依的脸,指尖刺骨的冰冷直接让她缩回了手,本就憔悴的脸色越发的憔悴了,她含泪看向剑舞跟红袖,低泣道:“两位姑娘,依姐儿她们真真的没事吗?”

    “外面天已经亮了,小姐想必也苏醒过来,有小姐在三位表小姐不会有事的。”

    “三位表小姐都很勇敢,她们的意志很是坚定,三位夫人就把心放回肚子里。”红袖说完眼见她们还是一副担忧的样子,不免皱了皱眉头又道:“待小姐替三位表小姐讨回公道,三位表小姐也就不算白吃这番苦头了。”

    “既然这三个丫头的情况还算稳定,大嫂,二嫂,我们便去厢房看看妃儿怎么样了?”

    “依姐儿就劳烦两位姑娘照看了。”

    “嗯。”剑舞倒是想去守着宓妃来着,可她却没有忘记宓妃的交待,因此,在宓妃过来之前,她是万万不会离开这个房间的。

    从正房出来,穆国公夫人就听到铮哥儿的怒吼声,走近一些才发现宓妃所在的左厢房房门竟然是打开着的,吓得她们妯娌三个顿时脸都白了。

    “铮哥儿你在吼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妃儿她……”

    “娘,大伯母,二伯母,是楚宣王世子闯进去了,他他还将我给丢了出来,简直太过份了。”穆昊铮那个气,那个恼啊,他明明是守在宓妃的房外给宓妃护法的好伐,居然那么丢脸的直接就被陌殇一巴掌给拍飞了。

    太丢人,真是太丢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31世家传承,不容背叛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